067 大冰山居然会关心人了?!/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轰——”的一声,车子瞬间犹如离弦之箭,飞快地弹射了出去。

与来人擦身而过。

直到驶出了一段安全距离后,厉川霖看了眼后视镜里逐渐变小的人影后,这才对聂然说道:“行了,已经过去了,你起来吧。”

聂然试探着抬头看了眼后视镜,在确定的确已经走远后,这才从椅子上坐了起来,“真是就差一点。不过没想到你车技还不错啊。”

她哥们似的拍了拍厉川霖的肩膀,笑着道:“下次咱两赛一场吧。”

“不要。”

聂然看他想都没想的一口拒绝,原本还洋溢着的笑容顿时消散无踪,撇了撇嘴道:“不要就不要,谁稀罕。”

说完,她扭头朝着窗外看去,没有再搭理身旁的厉川霖了。

车内一下子变得沉闷了起来。

厉川霖见她不说话,于是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直接递了过去。

聂然挑了挑眉,笑了促狭,“干嘛,这是要讨好我的意思?”

厉川霖趁着红灯的空挡,扫了她一眼,“你现在穿的是营队训练的迷彩服,你打算穿这身去?”

聂然看了看自己身上那套迷彩服,嗯,的确不能穿这身去。

“这是我的卡,你去买几件日常的衣服。”

聂然淡淡地看了眼他手上的卡,浑不在意地问:“你不是不想当我接头人了么,干嘛还给我卡。”

厉川霖顿了顿,说道:“这算是我作为接头人最后一次的帮助。”

“嘁!明明舍不得,还要装严肃,累不累?”聂然嗤了一声,笑着将他手里的卡拿了过去,“既然舍不得就别放弃,与其让自己痛苦,不然让别人痛苦,凭什么自己活受罪。”

厉川霖皱了皱眉头,没听明白意思。

不如让别人痛苦?这是什么意思?

侧目看了她一眼,厉川霖问:“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要牺牲自己,来成全我了?”

聂然狐疑地问:“为什么要牺牲我?”

“你不是说要别人痛苦吗,这里还有别的人吗?”

“……”

她说的分明是这家伙的杀父仇人刘震好不好,为什么转嫁到她自己身上!

这厉川霖是不是是真傻假傻啊?!

看着她拧着眉头错愕的样子,厉川霖收了会眼角的余光,嘴角没由来的勾了勾。

“你可别后悔。”

“……”

得,叫自己嘴贱吧!

很快,车子就到达了指定的地点。

聂然利落地下了车,“砰——”的一声,摔了车门,打算离开。

“有什么事情记得给我打电话,不要莽撞行事!”厉川霖拉下了车窗,仔细地嘱咐着。

“知道了。”

聂然不耐烦地应了一句,刚提步要走,却听到车子里又低低地飘出来一句,“还有……你自己注意安全。”

咦?天上下红雨了,大冰山居然会关心自己了?

她不会是听错了吧?

聂然惊诧地刚转过身,谁知就在这时候厉川霖一脚踩下油门,车子飞速离开。

于是乎,她,聂然华丽丽地吃了一嘴的尾气,眼睁睁看着车子离开。

妈的!厉川霖,姑奶奶和你势不两立!

不知道各位妹砸考试了木有,有没有拼命复习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