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 有人,是个陷阱?!/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正站在屋内,黑暗中她摸索着往前走去。

但还未走到客厅,一股浓烈的酒味扑鼻而来,但其中还夹杂着一缕极淡的铁锈般的血腥味。

血腥味?!

聂然的脚步微滞,再次轻嗅了下屋内的味道。

没错,是血的味道!

能在里屋就能闻到,这血液量应该不小!

难道说……

聂然猛的想起了什么,立刻走到了客厅内。

果然,黄毛正躺在地上,眼珠子瞪得老大,面部扭曲着,胸口上的窟窿里鲜红的血液蜿蜒而下,地上已是一片深红色的血迹。

她半蹲在地上,用一块纸巾拿起黄毛手边的酒瓶,放在血液里戳了戳,血液没有凝固住,并且没有凝重的腥臭,应该刚刚从体内流出来的。

也就是这人才刚死。

是谁,竟然会比自己快一步?

忽然之间,聂然想到早上霍珩那杀气浓重的狠戾气势。

难道说霍珩比自己先快一步,杀了他?!

仔细想想也不是不可能的,霍珩这个人虽然看上去温润无害,可毕竟是游走在黑暗边缘的人,骨子里的噬骨的气息是怎么也改不了的。

一旦爆发,那后果是无人可以承受的。

真可惜啊,本来她还想好好折磨折磨这个人一番,结果却这么轻轻松松地死了。

太便宜他了!

要知道,在来的路上,她可是想了几十种折磨人的方法,结果就这么落空了。

聂然颇为失望地看了地上的尸体一眼,然后起身正想离开,却突然听到门外响起了一阵细微的声音。

有人?!

这是个陷阱?!

她眼神一凛,下意识地隐匿在了门口的角落里,脑海中也已经勾勒出了好几种可能性。

难道黄毛是霍珩用来故意试探自己的?

早上那一场根本就是他自编自导演的戏!

为的就是让自己请君入瓮?

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要杀了黄毛呢?

这一点她想不通。

聂然全身紧绷着站在门口的阴暗处,静静地等待着开门的那一瞬间。

“吱呀——”门轻轻地被推开了。

声控灯因为老旧的门框变形而发出的声音亮了起来,过了三四秒后又灭了下去。

就在那电光火石之间,聂然倏地从门内闪出,一把带着寒光凛冽的薄刃直插来人的咽喉。

黑暗中,门外的人只觉得一阵厉风扫过,连忙往后退了三步,堪堪躲了过去。

然而却没想到,聂然这只是虚晃的一招,她以一种诡异的姿态扭身旋转,腿带着雷霆之势横扫了过去。

干脆,狠厉,又夹杂着浓浓的杀意。

那人当下也拍地而起,以手作为支撑,同样用右腿回敬了回去,凌厉之势丝毫不比聂然差。

劲疾的交锋,两个人互相抵着对方的腿,时间仿佛被定格了一般。

声控灯被刚才的那一掌发出的响声再次亮起了灯光。

橘色的灯光昏暗难明,可两张脸就这样互相暴露在对方的眼中。

“怎么是你?”聂然半眯着眼眸,气势凌厉骇人地看着眼前的——李骁!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干的?”

楼道的光亮将屋内的情况照亮,李骁在看到一具倒在血泊之中的尸体,眼神也变得冰冷锐利了起来,不答反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