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命悬一线,意外电话/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回事?”

在门把拧下只剩推开的那一瞬,突然门外另外一道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是霍珩!

他怎么也来了?

难道是他把刘震他们给引来的吗?

在屋内的聂然脑海中一系列的想法像连锁反应一般冒了出来。

“我的房间有声音。”握着门把的刘震神色凝重地看着霍珩。

“有声音?”霍珩眉头拧了拧,眼神里忽而闪过一抹异样,那速度快得转瞬即逝,随即淡然地道:“会不会是你太小心听错了?”

刘震摇头,“不可能!我还没老到出现幻听!”

他可以肯定刚才里面有声音!

说着,就要推门而入。

霍珩手不自觉地捏紧了一下,立刻出声道:“罗特先生可是特意为了这笔单子从国外飞过来的,等候你已经多时了,刘总!”

最后那句话特意重了三分,刘震刚要推的手滞了滞。

他看着这扇门,思索再三后,看了眼走廊里的霍珩,冷冷道:“我不检查下屋内的情况,我不放心!”

说罢,用力推开了办公室的大门。

霍珩眼神一紧,看着他走了进去,心里却不知为何跳动的厉害。

他立刻推着轮椅跟了过去,在办公室门口里外打量了下后才说道:“看来刘总是真的工作太累出现幻听了。”

刘震握着门把,仔细环顾了一圈屋内的情况。

真的没有人。

屋内连个鬼影都没有!

“不可能啊,我明明听到……”

他分明听到了一些声响,怎么可能现在又消失了呢?太奇怪了。

看着还在发愣的刘震,霍珩冷冷地道:“刘总,我的诚意已经摆在这里了,如果你还是这样的话,那我就不打扰了。”

刘震一见他推着轮椅往外走,当下回过了神,“霍二少别生气,我只是看看屋内是不是遭贼而已,你不要想太多了。”

“那现在可以走了吗?”霍珩神色淡淡,可语气里明显是不悦了。

“可以,可以!”刘震忙不迭地点头,然后对着一旁的卫薇命令道,“把文件去拿好。”

今天是他们重新洽谈交易合作的日子,这些天因为霍旻的出现而动摇的刘震在得知了霍珩随后枪杀了一名董事后,彻底歇菜了。

他手上是有东西,要求来接头交易的也不少,可霍珩不行!

当初若是拒绝了霍珩那倒也没什么,可现在已经和霍珩达成了协议,结果却因为霍旻的出现而想要反悔,那就是毁了江湖道义了。

到时候就算是霍珩黑吃黑,也没人会说上一句。

更何况霍珩还是经常黑吃黑的主!

看上去微笑从容,但从来没有人知道他的底线在那里,可以说是深不可测。

现在好不容易三方开始继续交易了,他怎么可能会去去破坏。

“咔哒——”门再次被关上了。

脚步声逐渐越来越远,直到彻底消失。

而一直躲在刘震那张宽大办公桌下的聂然在听到脚步声远去后,她那口一直憋在胸腔里的气才缓缓地吐了出来。

太险了,幸好刘震只站在门口查看,如果真走进来,她就只能先杀了刘震,再射杀霍珩了!

不过没想到,最后居然是霍珩无意间救了她一命,真不知是幸运呢还是幸运呢还是幸运。

聂然蹲在桌子底下静静地等待了两三分钟后,然后急忙将电脑桌面全部还原。

正打算从刘震的办公桌下闪了出来,却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内突然所有角落内的红外线仪器全部被打开了!

该死的,一定是刘震不放心,所以才开启的。

聂然看着周围的红外,一动都不敢动,生怕会触及警报系统。

她的身上没有带红外夜视镜,无奈之下只能将自己的手机拆开,将照相机的镜头卸了下来,然后再反过来装上。

打开照相机的应用,聂然就可以透过手机屏幕看到办公室内的红外情况。

这是一个简易的红外可视镜头。

幸好,她带了一个手机,而不是军刀,不然就彻底毁了。

狭小的屏幕里密密麻麻的分布着红外线,还好办公桌下没有被波及,她轻松地从办公桌下钻了出来。

但脚却不敢随意走动。

她可没有忘记当时厉川霖所说过这地板下的秘密。

可不走难不成等着刘震来亲自抓人吗?!

不走是死,走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这地板下的仪器她在前世也知道些,沉重率不能超过百分之零点三,可那是运用在国家级别的实验室和军用基地,就刘震这里应该不会拥有这种高级货,按照她的估算,应该最多也就不能超过百分之三。

百分之三的重量,应该是一个人落地到起跳,脚触碰地面的时间在两秒的间隔。

她透过手机观察了一下屋内的红外分布情况,虽然比秘书室的要密集一些,但对于她这个顶尖杀手来说,也不算太难的事情。

聂然理了理衣服,嘴角微勾。

现在是她的表演时间!

她凭着脑海中的红外分布情况,脚尖一点,身在半空穿过,在红外线中快速来回穿梭跳跃,偶尔徒然一个翻转,两根红色的的线条从她的脑袋上扫过。

她的右手轻轻借助了唯一一个地板空隙,将自己的身体稳稳当当的落下。

但同一时刻,她又一个利落的后空翻,拦腰处的红外没有一丝的波动。

快速而又果断的身影在办公室内来回了好几次后,她终于落在了门口的安全范围内。

她犹如狡诈的小狐狸一般用电子卡开了门,立刻溜了出去。

聂然回来了自己的办公室内,急忙打开了电脑将保安室的监控画面全部又切了回来。

一切全部结束后,她这才靠在椅子上深深地、深深地松了口气。

休息了片刻后,聂然重新为自己泡了杯茶,坐在办公桌前开始敲打着键盘,开始下一轮的工作。

而没过多久,午休结束的员工们也开始陆陆续续的回来。

窗外点点阳光透过百叶窗的缝隙倾洒了进来,一切如旧。

一个小时以后,卫薇跟着刘震回来了,还没回自己的办公室歇上一口,就到了聂然的办公室。

“你帮我去保安室一趟。”

“怎么了?”聂然停下了手里的活儿,奇怪地问道。

“刘总想要查看刚才一个小时内的监控,你去调出来,快点!”

卫薇催促着几声后,急急忙忙地进了刘震的办公室。

聂然看了眼那扇门,接着就往楼下的保安室走去。

在和保安们说了一下情况后,保安们立刻将刚才午休那一个小时的监控全部调了出来,聂然带着U盘就直接进了刘震的办公室。

刘震在详细看了四五遍后确定没有问题后,这才让卫薇和聂然两个人退了出去。

但在临走前,刘震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叫住了聂然。

“秘书助理,你等一下!”

聂然顿时立在了门口,心头微微发紧,可脸上却丝毫不敢泄露半分。

刘震细细地看了看她,然后问道:“你是不是上次跟着霍珩一起出国的那个女孩子?”

聂然愣了三秒后,这才僵着点了点头。

“你的伤好了吗?”刘震又问道。

聂然只觉得莫名其妙,没事提她的伤干什么?

虽然心里觉得奇怪,但该回答的还是要回答,“好多了,谢谢刘总关心。”

“嗯,下次商务合作,你和我一起去。”刘震说完后,就低下头开始处理文件了。

这算是被提拔了?

聂然错愕地盯着他,直到卫薇小声地提醒后,这才回过神低低地道了一声,“是。”

接着就退了出去。

“恭喜啊,刘总可不轻易带人出去的。你的好日子要来了。”卫薇在一旁笑眯眯地说道,可眼底却带着一丝戒备。

聂然懂她的戒备,自己的助理跟着自己的老板出去,这万一成了老板身边的得力助手,把她一脚蹬了,还顺便把她的病情告发一下,她就彻底死得透透的了。

聂然可不傻,当下就讨好着对卫薇说道:“要不是有薇姐我哪能和老板出去谈什么商务,我就是一个小助理,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成。”

卫薇这一听,才稍稍放下了点心,意味深长地和她说道:“你放心,有什么不懂的我会教你的,你的路还长着,好好学。”

聂然连连点头道:“嗯,我明白的,我啊一切都听薇姐的。”

最后那句话算是彻底压住了卫薇心里头那点点的小猜疑。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她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却陷入了沉思之中。

为什么刘震这个时候要求和自己一起出去洽谈商务?

她只是个小助理而已,要出去洽谈也是带着卫薇才对,带着她算怎么一回事?

直到几天以后在商务合作的饭局上遇到了霍珩,聂然这才算明白了过来,刘震打得是什么算盘。

估摸着是因为上次霍珩把自己带去那么重要的晚宴上,所以刘震觉得自己一定对于霍珩来说有着特殊的存在。

又加上前几次两个人似乎为了交易吵架,所以这次拿自己来当做缓和交易的利用对象。

不得不说,刘震这小算盘打得还算精明。

可再精明也没用,他应该打死都不会想到自己在前几天就和霍珩之间做了了断。

这次带自己出来,只怕没缓和交易,反而让局势更紧张。

“霍二少,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刘震坐在了霍珩的对面,随后又安排聂然特意靠着霍珩的位置坐了下来,

果然,霍珩对于她的到来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只是喝了一口水,笑了笑,“没关系,我也刚到不久。”

“是嘛,那我们先点菜吧?”刘震看了眼聂然和霍珩之前,连个眼神交汇都没有,有些搞不明白了。

当时在罗特那里卫薇不过说了几句话,霍珩就出来护短了,怎么这回连句话都不说?

而且这几个月里头,公司里那些风言风语他也是听到不少的,现在怎么听到的和看到的对不上号了?

他看聂然乖乖地坐在霍珩的身边,低着头不说话,就好像真的是来听他们合作洽谈的。

“好啊,今天是刘总做东,刘总说了算。”

“我老了,现在的新菜式我也不太懂,还是让年轻人来吧。”刘震说完就把菜单递给了聂然,“来来来,替我们点些菜。”

这也太明显了吧!聂然忍不住默默地吐了个槽。

“我……我也不太会点,还是薇姐点吧。”聂然将这个菜单递给了卫薇。

卫薇连忙笑了起来,“刘总都让你点了,你就点吧!别客气了!”

可手上的力道却重了一些。

聂然感受到了手上的力度后,只能顺应了下来,“那好吧。”

她细细地翻看着手中的菜单,然后一一的说了下来,甚至还和服务员说了些忌口的东西,特别是一些川菜里面会偶尔放一下花生,所以她格外叮嘱。

等全部说完之后,刘震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怎么一点海鲜都没有?”

终于,一直低头把玩茶杯的霍珩稍稍抬起头看向了她,聂然干笑了几声,“哦,不好意思啊,我海鲜过敏,所以从来不点的,一下子忘记了,不好意思啊。”

刘震的眉头有拧了三分,“聂助理过敏的话,那等会儿就不要尝那几道菜就好了。”

“聂助理过敏的东西还挺多,奶制品过敏,现在连海鲜都过敏了。”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然后继续道:“好巧,我也海鲜过敏。”

暧昧的气息瞬间弥漫开来,其他两个人眼神同时集中在了聂然的身上。

刘震此时也明白过来了,什么海鲜过敏从来不点,分明就是替霍珩着想!

当下他哈哈大笑了起来,“居然这么巧啊,那行了,海鲜就不要了,免得一顿饭吃的聂秘书还得陪着霍二少一起进医院。”

聂然也应景的陪着呵呵笑了两声。

她是特意嘱咐服务员小心上菜,可那并不算完全是处于霍珩,只不过自己作为第一次出席商务聚餐不想弄出点意外而已。

这刘震到底是想到哪里去了。

一顿饭四个人吃的是各怀心事,好不容易吃的七七八八了,该聊正题了,卫薇和聂然当下找了个买单的借口退了出来。

聂然当时就郁闷了,整顿饭最关键的时刻和这压根没自己什么事,那她来到底是干什么的呢?

就一个单纯的陪吃身份?

“薇姐,你每次陪刘总出来商务聚餐,都吃一顿就这样出来了?”

卫薇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美得你,还吃一顿,我每次陪老板聚餐都空着肚子喝酒的!”

“那今天……”聂然指了指屋内那一顿残羹剩饭。

“还不是占了你的光。”说到这里,卫薇立刻笑了起来,“要不是你,我估计只能饿着肚子陪聊喝酒,哪里能吃上一口。”

“那现在你怎么不进去陪酒?”

卫薇付了钱,在大堂的休息室内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第一,你在还需要我陪什么。第二……”

卫薇顿了顿,然后刻意压低了声音,“第二,这次讲的是关于上次暂缓的交易,机密交易,就是我也不能进去听的。”

聂然了然地点了点头,“这样啊,那我们要等多久?”

“估计一两个小时也不止。”卫薇坐在那里,打开了笔记本开始做起了工作。

其实聂然也只是随意问一句,她才不关心呢,反正吃饱喝足了,管它几个小时呢。

这里遮风挡雨不说,还有咖啡甜品,没有工作,不用扣工资,要多惬意就有多惬意。

她一脸惬意地靠在沙发的靠垫上,歪着头静静地闭目养神了起来。

只是这闭着闭着,渐渐地就睡了过去……

等她耳朵里渐渐喧闹的声音越发响亮,偶尔听到登记房卡等字眼的时候,她脑海瞬间清明了起来。

不过不是因为环境,而是她嗅到一丝不属于自己的气味。

倏地一下睁开了眼睛,她依然还在大厅的休息区,但身上却多了一件男人的西装。

“醒了?”身旁一道温润的声音传了过来。

聂然猛地回过头去,只见霍珩坐在自己的身边,手里拿着一本杂志翻看着,很是悠闲。

冷芒锐意的眼神瞬间褪去,她立刻从沙发上弹了起来,连连抱歉,“对……得不起……,我不知道为什么就睡过去了……刘总呢?”

“都那么晚了,应该回家了。”霍珩淡笑着将杂志放在了一边,指了指外边的天色。

顺着他的手看去,落地窗外已是夜色初上。

天,她到底睡了过久了!

明明吃饭的时候还是午后阳光,现在怎么窗外已经快黑掉了?!

“送你回家,还是陪我吃饭后我再送你回家?”

霍珩抛出两个问题让她选择。

“不,不了,我自己回家就好。”

吃什么饭,她晚上还约了人,这会儿离约定地方最起码有一个半小时的路程。

“那我就当你陪我吃完饭,在送你回去。”霍珩擅自替她做了决定,随即朝着门口一个眼神,阿虎立刻点头去做了安排。

聂然轻轻地皱了皱眉,语气之中带着一抹淡淡地疏离,“我想霍先生当初说话应该不会那么快就忘了吧。”

“我说的话从来不会忘。”霍珩眼神中带着淡淡地笑。

“那就谢谢霍先生的好意,我可以自己回家。”聂然将那件黑色西装整理好,放在了沙发上,拿着自己的包就想往门外走去。

却不料在和霍珩擦身而过时,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腕,“可我话还没说完,我说过要还你一份平静,可现如今是你自己送上门来,怎么能怪我。”

话音刚落,他的手臂用力一扯,将她重新拽到自己的眼前。

聂然以一种要跌入他怀中的姿势半蹲在他面前,又因为距离太近,聂然甚至能从他的瞳孔里倒映着自己的面容。

她皱着眉艰难地解释道:“今天是个意外,我不知道刘总带我来见的是你。”

霍珩挑了挑眉,扬起了一抹笑,“哦?那也是刘总告诉你,我不能吃蛋,花生,还有鱼之类的海鲜?”

果然,被误会了!

“……我只是不想搞砸了这次的商务合作而已。”

霍珩看了眼聂然平静如水的眼眸中极快的闪过一丝懊恼,又扩大了笑容,“所以,你把刘总所有的合作伙伴的饮食结构全部背下来了?”

“……”在这只伶牙俐齿的腹黑霍面前,聂然再次败下阵了。

他们两个人其实都知道,刘震是不可能带着她出席所有的商务聚餐的,只有霍珩出现的地方,带着聂然才算是对症下药。

显然霍珩也在聂然出现的那一刻,看穿了刘震的意图。

聂然索性沉默地低着头不说话。

霍珩看她不吭声,只能退一步道:“好了,就算不吃饭总让我把你送回家吧。天太黑了,你一个女孩子走夜路不安全。”

呵,送回家?送回家了估计又想方设法赖着不走了。

今天晚上她和厉川霖早就约好了,不能失约,可没工夫招呼这位。

“真不用了,谢谢霍先生。”

聂然从他手里挣脱开来,接着就头也不回地冲出了酒店,上了一辆出租车后,很快地就离去了。

霍珩坐在大堂里,眼神一直紧紧地盯着那辆车直到消失在街头。

阿虎从楼上走了下来,才到了霍珩身边,就发现叶澜已经不见了。

“二少。”他喊了一声。

“回去吧。”霍珩最后看了眼远处已经成了一片灯影的街,对着阿虎吩咐道。

“……是。”阿虎立刻上前推着他往酒店的停车库里走去。

街头灯影重重,聂然坐着出租车往厉川霖约定的地方开去。

因为怕霍珩在后头有人跟着,聂然特意让出租师傅在高架上绕了几圈,在确定不会有问题后,才到达了目的地。

一家很有特色的小酒馆。

不得不说,厉川霖找的这些隐藏在街角的小店还真的挺不错的。

酒馆的楼上上,聂然刚一坐下,就将口袋里的U盘丢了过去,“给你。”

“拿到了?”厉川霖立刻接过U盘,眉头皱了皱。

他不是没有找人潜入过刘震的办公室,可每次派人去不是被红外警报困在门口,就是好不容易避开了那些警报系统,却在电脑里一无所获。

她怎么会如此幸运,一命击中?

“嗯。”

听到她肯定的回答后,厉川霖的眉头拧成了个川字,“期间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如果聂然真的那么顺利,他就要开始怀疑这个U盘里面资料的真假性了。

但结果却听到聂然说:“有,差点别抓了。”

这让他不知为何,心头突地一提。

“被发现了?”

“差点,刘震居然杀了个回马枪。”聂然自顾自的倒了杯水喝着。

“那后来呢?”厉川霖又问。

办公室那些警报仪器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容易逃脱掉的。

“后来,霍珩来催他去见第三方交易伙伴,所以他只是在门口看了看。”

聂然喝完了水又觉得不够,拿起他桌上的酒杯喝了一口。

不得不说,这小酒馆里的高粱酒还挺正宗的,口感醇厚绵长,滋味不错。

而坐在对面的厉川霖在听到躲过一劫,绷直的身体这才松了下来,下意识地出口道:“你没事就好。”

聂然挑了挑眉梢,嘴角微勾地看向了他。

那眼底玩味儿的笑意让厉川霖立刻发觉了自己刚才说的话,轻咳了一声道:“我会尽快把这件案子给破了,让你回部队去。”

“随便,反正这东西我已经给你偷到了,任务基本完成,在外面游荡两天也挺好。”聂然又为自己倒了一杯,这酒是挺不错的。

对面的厉川霖听到后,抬头看向了她,“你不喜欢部队?”

“谁会喜欢一座监狱。”聂然嗤笑了一声,歪在椅背上,透过窗口看着一楼来来往往的人流。

厉川霖第一次听到居然有人会把部队描述成一座监狱?

对于他这种从部队里走出来的人来说,这是极大的不尊重!

“那不是监狱!那是让军人更为强大的地方!”他刚毅的的眼神在说完这句话后,显得尤为发亮。

但聂然对此只是意兴阑珊地“哦。”了一声,甚至连个眼神都没有赏给他。

厉川霖看到她不发表任何意见,也不提部队里的任何事物,“你不喜欢?”

“你说呢?”聂然冷笑着终于赏给了他一个眼神。

“那你为什么要进部队?”

厉川霖就不明白了,既然不喜欢为什么要进部队?

聂然何尝不无语问青天,为何重生在了一个兵蛋子身上。

如果可以,依然重生在杀手之类的身上,干回老本行,或者勉强走个黑道,肯定比部队这种又苦又累的地方潇洒快活几百倍啊。

“我……当时脑子犯混了,所以就进去了。”聂然找了个不是借口的借口搪塞。

顿时厉川霖深潭般幽寒的眼眸渐渐锐利了起来,半响才说道:“部队是个严肃的地方,你如果没有那颗想要保卫的心,还是下完部队退役。”

“嗯,我也是这个想法。”聂然十分赞同地点头。

赶紧做完这任务,有了功勋章怎么也能给这具身体长了脸,然后把那夫人给收拾一通,也算是给这具身体一个交代了,最后就彻底潇洒去了。

什么部队军人,那里怎么可能困得住她。

看着她随意的一点头,厉川霖的眼里就像是刀片一样刮着,只说了一句,“东西我拿走了。”

也不等聂然点头,就直接离开了。

说变脸就变脸,果然是座不可逾越的大冰山!聂然看他匆匆下楼,忍不住在心里暗暗腹诽了一句。

她把厉川霖座位上的一整壶酒都拿了过来,歪在椅子上慢悠悠地喝着酒。

可没多久,就听到“噔噔噔”一路脚步声,厉川霖又重新返回了。

“你怎么又回来了?”聂然掀了掀了眼皮,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厉川霖满脸严肃,“送你回家。”

“噗嗤——”看着他那张冷脸上写着不情愿,但又碍于作为男人应有的气度,那纠结的样子,忍不住让她唇角扬起,

“等会儿,我要打包点吃的回家。”

于是,厉川霖不得已又坐在了那里看着聂然叫来了服务生,点了几道菜后,两个人就一言不发地等待着。

聂然还是那个样子,坐在那里一杯接着一杯的悠悠喝酒,厉川霖看着她这样一杯杯的喝,最终还是没忍住。

“你这样会喝醉的。”

聂然又为自己倒了一杯,摆了摆手,“就这么点酒哪里那么容易就倒。”

说着就要举杯往嘴里喝,却没想中途被一只手截住了。

“这酒的后劲大。”厉川霖板着脸一把拿走了她手上的杯子,那干燥宽大的手擦过她的手背有些茧子的粗糙感。

聂然看着手里的酒杯拿走,再次挑了挑眉,但也不再强求。

很快,服务生带着打包好的菜肴走了过来,说道:“一共是145元。”

聂然径直看向了厉川霖,而一旁的服务员也同时看向了他,两道视线齐齐看了过来,坐在对面的厉川霖冷冷地皱起了眉。

“什么意思?”

聂然毫不客气地道:“付钱啊。”

这人是榆木脑袋吗?吃饭付钱不是天经地义的吗?居然还问她什么意思,也是挺醉人的。

“不是你自己买的吗?”

厉川霖直来直去的思维里应该是谁买谁付。

聂然这才明白了过来,轻笑了一声,“您老既然知道要送我回家,难道不知道在饭桌上应该是男人掏钱的吗?”

“……”

厉川霖看了眼身旁的服务员,那名男服务员也正用一种很同意聂然说话的眼神看着他,甚至结账单已经有递过来的趋势了。

无奈之下,厉川霖只能掏钱了。

在这女人面前吗,他好像永远都只有认输的份儿。

两个人打包完了菜,一前一后地进了车内,聂然笑着替自己拉好了安全带,拍了下他的肩膀,“说真的厉警官,就你这样不积极的态度,找得到女朋友才怪呢!”

顿时,原本正默默启动车子的人猛地抬头,一脸讳莫如深地看着她。

聂然当下有些惊悚地住了口,然后小小地问:“你不会有女朋友吧?”

不可能吧,就这种连男人买单这种事情都不知道,怎么会有女朋友。

沉默了一会儿,厉川霖才吭声,“没有。”

聂然当下就松了神色,“看吧,我说得一点都没错!”转而又说道:“不过没关系,本姑娘教你几招,保证你抱上媳妇儿,让你夜夜有暖乎乎的热被窝睡,不用天天对着这些犯罪案件。”

明明是个姑娘,可说出来话总觉得有些粗,跟个男孩子一样,厉川霖心里直摇头,面上更是冷了三分,“不必。”

聂然一副哥两好的样子,“别害羞啊,你帮我买这多吃的,我好歹也要还你点什么啊。”

厉川霖扭过头看向她,半响说了一句,“你可以还我钱。”

当下,聂然默默扭过头去看向了窗外。

她一个新兵蛋子哪来的钱,上次请霍珩吃饭也是让厉川霖给报销的。

车外霓虹闪烁,没多久竟然下起了零星小雨。

“就在这里停下吧。”车子一路疾驰,还没到聂然住的小区外街角处,聂然就已经叫停了。

厉川霖看了下外头的淅淅沥沥的小毛雨,最终说道:“太远了。”

“近了容易暴露。”聂然说着就解开了安全带,只等着他停车就推车门。

厉川霖想了想,最终也没有反驳,找了个不容易沾到雨水的地方靠停了下来。

车子还没停稳,厉川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可这不关聂然的事,聂然推开车门就想往外走。

“在南路街。”低低的声音在车内响起,突然之间聂然感觉自己的手被抓住了,她不得已将脑袋探了回去,皱着眉看着那只握着自己手腕的大手。

只听到厉川霖继续对着手机里的人说道:“我们等你。”挂了电话后,转头对着聂然说道:“方亮来了。”

聂然顺势又坐回了,问道:“他来干什么?”

“不知道。”

两个人就默然地坐在车子里,直到水汽弥漫的挡风玻璃镜外出现了一个人影。

厉川霖立刻打了下大灯,特意闪了了几下。

那人马上就朝着他们的方向奔了过来,一打开车门带着一身水汽就钻了进来,“你们两个大晚上的逍遥快活,我一人却蹲门口蹲了半天。”

“活该!没让你蹲上一年我都觉得自己太人性了。”还记着上次电话里那件事的聂然冷冷地笑了一声。

“你这丫头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我教官了?”方亮被她气得龇牙咧嘴的瞪了她一眼。

聂然抬头看了眼后视镜里的方亮,勾起唇问道:“作为军人应该忠诚,作为教官更应该诚信对待自己的学员,不知道你做到哪一点了?”

方亮和厉川霖一样,从来都不是这个丫头的对手,只能尴尬地咳嗽了起来,“咳咳咳……我那不是……那不是一时情急嘛。”

“呵呵,你怎么不说你一时尿急。”聂然立刻回了一句。

瞬间,车内沉默了下来。

“……”

“……”

“去哪儿?”厉川霖率先开口问。

“找个远点的偏僻点的地方喝酒。”坐在后座的方亮举了举自己手里一箱啤酒。

“那你们去吧,我回家洗澡睡觉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聂然原本方亮特意从营地里出来是有什么要紧事,结果没想到却是跑出来找厉川霖喝酒。

她刚才在小酒馆里光喝酒没吃菜,还想回家填饱肚子,所以不打算搀和在他们两个之间了。

可方亮却从后座上倾了过来,抓住了她的肩,“你什么时候变这么乖了。”

“我这叫出淤泥而不染,做一位准点回家的诚信好宝宝。”聂然斜睨着来了这么一句,噎的方亮肝疼。

“得得,我说不过你行了吧,反正你不能走,今晚你是主角!”方亮举手投降地道。

主角?

聂然想了想,然后说道:“今天不是我生日。”

“你想得美吧,你生日还要我亲自给你过啊?”方亮哼了一声,接着气势降低了好几度,小声地道:“今天是新兵下部队的日子。”

原来是因为这个!

聂然轻扬了扬眉梢,“然后呢?”

“你不是做任务嘛,正常程序没有走,所以作为你的教官,来慰问慰问你。”方亮看她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反应,笑着指了指自己手里的一箱啤酒。

“哦,还有呢?”聂然继续问。

方亮稍稍地犹豫了片刻,摇了摇头,“没有了。”

没有了?怎么可能,只是一个新兵下连没听领导讲话的这么个过场没参与,需要方亮特地从营地里驱车三个小时,又蹲守在自家门口那么长时间?

但,最终聂然坐在副驾驶上,没有再继续说话了。

厉川霖看了看,重新启动了车子,驱车往郊外开去。

开了将近一个小时后,车子停靠了一个郊区偏僻公路旁,聂然坐在车子的引擎盖上,旁边放着刚打包的小菜,一口菜一口酒,好不惬意。

厉川霖和方亮两个人就各倚靠在引擎盖的两边,手里拿着啤酒,迎着毛毛细雨,在路灯的光影下,一个刚毅,一个潇洒,看上去犹如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这次你们的任务进度如何?”方亮喝了两口啤酒,问了一句。

“已经拿到明细账册了。”厉川霖简短地回答。

方亮一听,立刻来劲儿了,“真的?那聂然的任务算不算完成了?”

“还要等资料破译了,确定了才行。”

“那真是太好了。”

看着方亮那高兴的模样,就好像是他自己把任务完成了一样。

聂然看在眼里,灌了一口酒,凉凉道:“拿到资料而已,你那么高兴干什么?如果是假的,等于没用。”

“那怎么行,你最快这两天就破译了!”被聂然故意那么一激,果然方亮就着急忙慌地催促着厉川霖。

聂然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你怎么比我还急啊?”

方亮被她这么一提醒,发现自己好像的确有些激动过了头,此时就连厉川霖也把眼神落在自己身上。

方亮眼神闪烁,连忙补救道:“我的意思是,这样耽误你下连队。”

说完以后就开始靠在一边闷声不响的喝酒,但怎么看都觉得好像有些异样。

一时间,三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些闷闷的。

但这股沉闷还没持续多久,聂然口袋里手机发出了震动的声音。

这部手机是聂然这个身体原主的,从她出任务开始队里面就把她的私人物品还给了她,她一直带在身边,却从来没响过。

不知为何,今天却突然响了起来。

------题外话------

第一章v章节终于来啦~!哈哈哈,还有抢楼需满十五个字哈,么么哒,截止到晚上12点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