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传说中的男友力,我是他的人/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件破译了。”

当厉川霖将这件事告诉聂然的时候,聂然眼底明显闪过一丝亮光,可还没来得及欣喜,就被接下来厉川霖的一句话给打入了谷底。

“但却是假的。”

聂然皱起了眉头,“你说什么?”

假的?怎么可能,她虽然没有直接破译,但是这份文件是自己拷贝下来的,其中花了多少的心血别人不知道,但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

这份文件被刘震藏匿的这么深,假的可能性特别的低。

厉川霖知道她不会相信,当警局里的人破译出来时得知这个消息时他也无法相信!

辛苦了这么久居然是一堆乱码,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

现在的时间对于聂然来说就是自己的前途,每浪费一分钟都觉得奢侈,更何况他浪费的又何止是她的一分钟。

想到因为自己这里的不给力,导致聂然前途未卜,心里那种无力感让他觉得烦躁。

立即让人找了那台公告电话的位置,随后驱车赶了过来,但却没想到看到了她被枪杀的那一幕。

那种眼睁睁看着子弹从枪膛里射出而自己却没有任何的用处时,那种惊骇感让他的一颗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儿。

就是此时此刻,他心里还是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破译组的人破译出来,一堆乱码,根本没有用。”厉川霖努力的压下自己的情绪,说道。

聂然果断摇头,“不可能,我不相信。”

“是真的,我看过那堆乱码,的确是废码。”厉川霖虽然也不想相信,但事实的确如此。

聂然站在小巷口,想了又想最终抬头问道:“你有没有复制品,给我一份让我看看。”

“有,在车里。”厉川霖带着她立刻往自己的停车地走去,聂然一溜烟的钻进来车内,将厉川霖的电脑打开。

她指尖飞快的在电脑键盘上来回敲打着,莹润的手指在硬朗的黑色键盘上十分流畅的敲打,犹如在钢琴上弹奏一曲。

屏幕上一条条代码和字母跃然而出。

厉川霖没有想到,一个刚刚从高中毕业的小女孩儿,一个才进新兵连三个月的女兵居然会对这些枯燥的代码系统有着如此熟练的操作。

而且最重要的是档案里并没有提到过这些,不过仔细想想好多档案里没提到的又何止是计算机。

她当初在出租屋内和方亮大打出手,就那凌厉的招式很显然不是出自部队。

他静静地等待着。

没过多久,电脑上突然跳出了一个异常窗口,让聂然的眉忍不住的拧紧。

“怎么会是这样?”她看着电脑屏幕上提醒的显示窗口,思索了好久,这才看了眼身旁的厉川霖,“你们是不是损坏了文件了,所以变成这样?”

厉川霖知道她不想承认,但这已是事实。

只是再次提醒道:“聂然,我找了警局里最尖端的破译高手来破译的。”

也就是说,破坏文件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不,这不对!聂然暗自摇头,随即指尖再次飞快的敲打了起来。

厉川霖看着她逆向操作的似乎是要将文件复原。

不一会儿,文件已经顺着破译的程序开始渐渐复原,但在最后复原的关键时刻,又是一个异常的对话框跳了出来。

果然如此!

的确是文件里面有问题!

“我想去警察局一趟,看看你们是怎么破译的。”聂然立刻要求道。

这里的文件是复制版,如果真要看问题还得要在看看源文件才行!毕竟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源文件才是最主要的!

“你要去警局?”厉川霖因为惊讶而皱起了眉头。

“怎么,不可以吗?”

警察局虽然普通人不能随时出入,但是她不一样,她好歹也是个兵啊,又是和厉川霖合作,怎么说也算得上同一战线的。

厉川霖沉思了片刻,然后点头,“好吧,我们现在就去。”

他启动了车子,接着一路朝着警察局驶去。

大街上的人流量开始渐渐多了起来,等开到警察局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厉川霖带着聂然进了警察局的时,那些已经被破译工作连续折磨了一个多星期的警员们立刻连觉都不睡了,八卦好奇的开始问了起来。

“这是谁啊?厉队。”

“不会是嫂子吧?”突然一个人出声打趣,顿时众人的附和声接连响起。

另外坐在一旁的一个人像是恍然大悟一般地道:“哦!怪不得刚才厉队接完电话以后那么紧张的要求信号定位,原来是去接人的啊。”

顿时,办公室里此起彼伏的哦哦哦声。

厉川霖有余巧巧这位经常来献殷勤的,早已被这群家伙打趣给打习惯了,可聂然不是,他下意识地就去看聂然的反应。

但她……毫无反应。

甚至连被女孩子调侃后应有害羞和解释都没有,直接忽略那群人。

是的,忽略,她的眼里只有那些电脑。

但这也不能怪她,除名之后任务的压力更大,好不容易偷出了文件,结果是假的。

她费劲千辛万苦,差点在死亡边缘走了一回才得到的东西居然是假的,这让她还有什么心情去听那些无聊人的玩笑。

“东西呢?”她指着桌子上十七八台电脑,想要知道哪台是主机。

不知道为什么,厉川霖的心底没由来的一阵空落感。

这种感觉他第一次经历,很奇怪,很不舒服,好像自从认识聂然开始,他的情绪开始变得越来越多了,就如同一潭平静无波的水面上被投了一颗小小的石子,泛起了层层的涟漪。

这种感觉不好,非常不好!

被一个人的情绪所影响,是此生厉川霖所没有感受过的,所以他努力地将这种压制了下去。

于是那群正嘻嘻哈哈的属下们就感觉到向来冰冷的厉队此时变得更冷了,眼神所到之处一群人立刻噤声。

“在那里。”

整个屋内安静了之后,厉川霖指了指身后那一台电脑,聂然径直走了过去坐下,开始细细检查起屏幕上的代码。

压根没注意到屋内丝毫的变化。

那群人看聂然坐在原本厉川霖才做的主位上,甚至手指还在键盘上敲打,惊讶的各个瞪大了眼珠。

这……这……这……厉队可从来不允许别人碰他的东西啊!更何况这还是机密中的机密,就连警局内部也不能说的东西,厉队怎么能让她碰呢!

“厉队!”其中的一个人看她在键盘上手速飞快,立刻喊了一声。

显然是不同意有外人的插手!

这些文件是他们花了好多时间破译的,这会儿莫名其妙来了个女人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开始这么随便修改,万一坏了怎么办!

“哪来的血腥味啊?”突然身边的一个警员皱着眉头出声。

“你这狗鼻子,警局哪来的血啊!”另外的警员才笑着反驳了一下,却在转头后看到眼前聂然袖子口滴落下来的一滴红色血液犹如花朵绽放在了地上,顿时大惊失色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啊!你,你,你!血……血!”

厉川霖的视线立刻顺着那名警员的手一看,皱眉,快步走到了聂然的面前!

“你受伤了?是刚才那一枪?”他半蹲在地上,检查着聂然手上的右手,因为是黑色的长袖,所以厉川霖这一路上都没有发现。

他仔细地检查了一下。

是擦伤,应该是那个男人开枪时,她来不及躲闪所以擦到了一点。

该死的,他怎么会没有发现呢刚才!

虽然是擦伤,但不比刀伤,子弹的威力太大,而且伤口不及时处理容易感染。

聂然的手臂上的伤口还在渗出血,但已经半凝固了,所以她并没有去管,反正只要不致命的伤,她都可以无视。

“小伤而已,没事。”

听着聂然轻飘飘的一句小伤,厉川霖忍不住眉头拧成了个“川”字。

他很想反驳,但看到聂然的视线压根没从屏幕上移开,知道自己说了也是白说,索性对着身旁的人吩咐道:“去拿急救箱来。”

“没关系的,血已经凝固了,别管它了,先看看怎么破译的。”

聂然发现文件的破译密码有些奇怪,好像并没有到最核心的部分,应该是随手被隐藏起来了。

“厉队,你刚去哪儿了,我给你买的早……”

当余巧巧笑颜如花的拎着自己做的爱心餐过来时,餐字还没从余巧巧的嘴里脱口而出,她就看看到厉川霖竟然半蹲在一个女人面前,正小心地拖着女孩子的手。

这是什么情况!

厉川霖向来冷淡,对女孩子更是如此,自从厉川霖进入警局工作后,她就天天如此献殷勤,警队里哪个人不知道自己对厉川霖的心思。

可偏偏厉川霖从来没有在意。

她一直以为他性子就是如此,可没想到……没想到他……

“不消毒会引起细菌感染的。”厉川霖甚至没有看一眼门口的余巧巧,声音依然冷冰冰的说道。

但任谁都的听得出,那话语里的关心。

余巧巧感觉心口像是被捅了几刀一样。

坐在一旁的围观群众看了看门口的余巧巧,又看了看厉川霖和他身边的那位女孩子,总觉得马上一场年度大戏要开播了。

虽然各个都是男儿,可那颗八卦的心怎么也止不住。

恨不得一个个拿个小板凳坐在一旁嗑瓜子喝茶看戏。

“呵呵,这是新来的女警员吗?”余巧巧强扯着笑容,走了过去。

那温柔亲切的笑意是个人都会被感染,可惜她遇到的两个都不是人。

大冰山向来以冷酷著名,所以这点小小的春风压根撼动不了,他完全无视了余巧巧的存在,半托举着她的手,以防聂然大动作下再次伤口裂开。

而聂然呢,满心满眼都在那串破译密码里,连厉川霖这座大冰山都不想搭理,更何况是个和自己完全没交际的女人。

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了起来。

余巧巧站在那里看着那两个人一个人都不搭理自己,身边又有一群警员这么看着,脸上瞬间像是被打了两巴掌似的,火辣辣的。

也不知道哪个不知死活的警员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余巧巧就又气又怒,尴尬之余狠狠地瞪了那名警员一眼。

那名警员立刻收起了笑。

开玩笑,这可是李副局的侄女,他可得罪不起。

“来了来了,急救箱来了。”门外一阵慌乱的脚步声渐渐响起,没过多久一名小警员拿着药箱子急急忙忙地跑了进去,然后将药箱子递给了厉川霖。

厉川霖看她的血已经凝固,袖子和伤口的血液黏连住了,又加上她的手在键盘上敲打,根本无法处理伤口。

这个人真是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身体!

厉川霖忍不住皱了皱眉,随即抓住她另外只没有受伤的手,将她从椅子上拽起。

“我真没事,厉川霖你别打扰我。”聂然那只受伤的手死死拉着桌子的一角,非常不愿意从椅子上站起来。

原本凝固的伤口在她的用力之下再次崩裂开来,血又开始渗出来了。

厉川霖看着那鲜红的血液,眼神一寒,随即走到了聂然的面前,做了个惊世骇俗的动作!

震傻了当场所有人!

“啊!你干什么,放我下来,喂!厉川霖!”

只见他面无表情地单手将聂然一把扛在了肩上,另外一只手拿起药箱,扛着她往里间的休息室内走去。

肩上的聂然被这一边变故给弄懵了,她还从来没有被这样对待过啊,混蛋!

她单手敲打着厉川霖的背部,那紧实雄厚的肌肉发出了“咚咚咚”的敲打声。

可厉川霖就像是毫无知觉一样,任她敲打的走进了房间内,用脚勾上了休息室的门。

“砰——”的一声关门声响起,这才震醒了已经石化了的众人。

“这是我们厉队吗?”一名警员带着诧异到发颤的声音弱弱地问道。

在旁边的一个人也是一脸迷惘地看着那扇已经紧闭的大门,“好像是的。”

“我的天,这就是我女朋友说的那个传说中的男友力吧?”

瞬间,屋内一群少男心膨胀开来。

厉队,好帅!

当然唯独另外一个少女的心却碎了一地。

余巧巧看着那扇被关上的门,气得恨不得用眼神将那扇门给戳出几个窟窿眼子!

“喂,你别撕我衣服啊!”

门内突然响起聂然一声叫声,顿时所有人精神一震,自动自发的一溜烟儿贴着大门开始偷听起来。

余巧巧心里头一惊,最终还是没忍住,扒拉开那群人,贴在门上听着。

生怕他们两个做些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那是袖子。”屋内的厉川霖语气有些无奈。

门外的众人立刻松了口气。

“那也是衣服的一部分!”聂然理直气壮地说完后,又是一声叫喊,“啊——厉川霖你大爷的,我疼啊!你会不会处理伤口啊,不会就滚边儿玩去啊!”

外面扒门偷听的小警员们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这姑娘可真敢骂啊!

“别动!”厉川霖低喝了一句。

“你轻点!”

“忍着!”

“你忍个给我试试看,这种扯肉的痛楚。”

“闭嘴!”

虽然所有人明知道那只是一个简单到不能在简单,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处理伤口,可对于门外的那群人却听得各个春心荡漾。

只有余巧巧拳头握紧,就连指甲都嵌入肉里浑然不知,显然已经是愤怒到了极点!

而门内这两位却完全不知。

聂然坐在沙发上,手上的袖子已经被厉川霖用刀给割开了,将凝固了的地方全部小心翼翼得挑开,接着整个袖子全部给扯了下来。

白嫩细洁的手臂就这样展现在厉川霖的眼前,看着那如白瓷般细致的肌肤上鲜红的血液蜿蜒而下,看上去触目惊心。

厉川霖用温水将周围的血迹擦掉,然后用消毒药水擦在了伤口。

看着聂然那副眉头紧锁,一副心事沉沉的样子,完全不顾自己的伤口,这让他不知为何心里有些闷闷的,就连下手都重了些许。

“嘶——我说你是不是故意的啊?”疼痛感让她立刻回过神来。

这接二连三的钝痛让她终于不爽了!

厉川霖没有说话,而是低着头加快了手里的速度,直到全部处理包扎完毕之后,他这才起身,冷然地说了一句:“疼,是为了让你以后可以顾好自己的身体!”

聂然挑起眉梢看了他一眼,所以为了让自己疼就撕了自己袖子管不说,还下重手?

她不能对霍珩做些什么,可不代表对厉川霖不可以啊!

起身,走到厉川霖的面前,还不等厉川霖开口问她要干什么,只看到她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然后猛地一个用力。

“撕拉——”一声衣料破碎声响起。

“你干什么撕我衣服!”冰冷的话语里夹杂着一丝愠怒。

聂然将袖子管儿在半空中把玩了会儿,凉凉地道:“谁让你先撕我的!”

“你们在干什么!”

当聂然话音刚落的时候,门外的余巧巧终于忍不住直接开门闯入。

刚才那些疼啊轻啊之类的她也就忍了,可这会儿她明显听到了撕布料的声音之后就再也无法淡定了。

于是乎,一群警员呼啦啦地倒了一大片,然后赶紧从地上爬起来,纷纷往外头走去。

余巧巧面色怒色瞪着那两个人。

而聂然和厉川霖也同样一脸奇怪地看着余巧巧。

三个人三双眼睛就这样互看着,气氛实在是怪异的很。

聂然把玩着刚从厉川霖身上撕下来的衣服,看了看门口的余巧巧,了然一笑。

她十分欠揍以及欠扁地对那姑娘说道:“我们在撕衣服玩儿,你要来玩儿吗?”

说着,就丢下厉川霖的袖管,然后十只手指一收一放的想抓东西一样的朝她走了过去。

余巧巧看她一副色狼相一样的向自己靠近,吓得急忙护住胸口,“你,你要干什么?”

“撕衣服玩儿啊。”聂然就如同饿狼扑食般向她扑去。

余巧巧哪里见过这阵仗,脸色吓白了,还以为她真要把自己衣服给撕了,而且还是当着厉川霖的面,立即捂着衣服就逃了出去。

“这就跑了啊,不好玩儿。”聂然看着一溜烟跑的比兔子还快的余巧巧,砸吧了几下嘴,表示有些失望。

既然有胆子偷听,怎么就没胆子愉快玩耍呢。

另一边的厉川霖看了眼身旁的聂然,除了皱眉也就只剩下皱眉了。

他怎么就遇到了个这么奇怪的女人,她真的是女人吗?

无奈地走出了休息室,对着一旁那群装作看天花板实则却耳朵竖起来听八卦的警员们说道:“给她看那份文件的完整破译码。”

其中一个年纪较为年长的警员看了眼厉川霖的那只没有袖子的手臂,然后说道:“这不好吧,毕竟是警局高级机密的东西。”

给一个不知根不知底的陌生人看,这是违规操作啊!

刚从休息室里走出来的聂然听到那位警员的话后,笑了起来,“高级机密?就这一堆废码?”

一旁差点被调戏的余巧巧见她不屑,忍不住怒声道:“是这文件里本来就是这一堆废码!”

聂然丝毫不顾自己一只袖子被撕扯掉,光明正大地坐在了主机的位置上用鼠标指着刚才看到的代码位置。

颇有种豪放不羁的感觉。

“这里,还有这里两处地方,我觉得有问题。”

“怎么可能有问题,在座的可都是破译高手!我说你到底是谁啊,竟然敢在警局里指手画脚的。”

余巧巧先有厉川霖和她亲热在前,后差点被她撕衣服调戏,新仇旧恨夹杂在一起,早就没有了刚才初次见面时的温柔细语了。

可聂然只要一对上电脑里的破译文件,余巧巧这个人就立刻完全从眼前消失了,压根不看她一眼,死紧着电脑屏幕看。

“你们用什么软件破译的?”聂然转头对着一旁的一位警员问道。

那位警员先一愣,随后回答:“是警局里的专用软件。”

专用软件这种东西好是好,方便是方便,等级高保密性好,但是如果遇到再高级点的密码就容易出现错误和异常。

“那破译时候有么有出现异常窗口。”

“没有吧。”那个警员挠了挠头,有些不确定地回答。

聂然轻眯下眼眸,神色严肃,“没有吧的意思是有还是没有。”

她需要一个肯定的答复!

如果没有异常那就是文件问题,可如果是有异常的话,那就是他们破译方法有问题!

“没有。”王志随后肯定地摇了摇头。

“不对!”另外一边的警员却突然出声说道:他开始努力回忆了起来,“我记得曾经破解的时候有过一次闪屏,但是三秒过后它自己就自动消失了。”

一旁被无视了的余巧巧立刻对那名警员说道:“王志刘隆,你们两个和她说那么多关于警局高度机密的事,难道就不怕被上头责罚吗?”

那两名警员缩了缩脑袋,不再啃声。

聂然懒得搭理,接着问:“除了这个还有别的情况吗?”

“那就没有了。”王志摇了摇头。

被三番四次无视的余巧巧带着怒火开始赶人了,“我说这位小姐,如果你不是警务人员的话,就请你离开,再不离开这里,我就喊警察把你架出去了。”

终于,聂然的视线转移到了她的身上,皱着眉头不耐烦地道:“你要是再叽叽喳喳,我就让厉川霖把你请出去。”

“你当你自己是谁啊,厉队怎么可能会听你的!”余巧巧冷哼了一声,随即在说到厉川霖的时候明显语气软糯了几分,甚至还脸蛋红红地瞟了一眼厉川霖。

看的聂然一阵膈应,这女人怎么可以这么变脸那么快!

简直鸡皮疙瘩掉一地了!

“厉川霖你听到了,反正你不请,我自己动手,但我肯定不会怜香惜玉的哦。”

聂然大喇喇地靠在椅背上,没有了袖子的手臂上还绑着绷带,整个人看上去吊儿郎当的很,一点女孩子的味道都没有。

厉川霖拧着眉头深吸了口气,然后冷冰冰地对着余巧巧说道:“这里是破译组,请你回户政科去。”

余巧巧没想到厉川霖竟然真的会听那个女人的话赶自己走,一点情分也不留,不止不留甚至说完就转身,太绝情了!

“那她呢,她算什么?她以什么身份进来?”余巧巧气得指着聂然就问厉川霖。

可厉川霖还没来得及说,聂然悠悠地插进来了一句,“厉川霖的女朋友行不行?”

余巧巧霍地转过头去,瞪大了眼珠看着聂然,进气没有出气的多,哆哆嗦嗦地问道:“你!你说什么?”

此时整个办公室里所有的人,包括厉川霖在内眼神齐刷刷地看着她。

聂然坐在那里,欣赏着余巧巧那副震惊的模样,完全就是一个失恋女人的模样,忍不住啧啧了两声,“瞧瞧这幅恨不得咬死我的样子,只有情敌才这样。”

接着她拍了拍厉川霖的手,对着他笑眯眯地小声道:“喂!我帮你激出了一个暗恋你许久的人,你快努力努力,争取夜夜有暖和被窝睡啊。”

原本被她那句话震得手心发汗的男人瞬间因为她刚才的那句话,整个人的气压顿时降到了最低,冰冷的气息瞬间扑面而来。

“你闭嘴!”他咬牙切齿地说道。

可聂然犹不自知,撇了撇嘴,“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早知道就不帮你了。”

说着,自顾自地看电脑屏幕研究文件去了。

而另外一边被这一句女朋友给打击的已经心碎满地的余巧巧终于忍不住在他们两个人旁若无人的窃窃私语中气愤地跑了。

看着她带着怒火中烧的脚步声噔噔噔走远,聂然一脸莫名其妙地问:“她怎么了?好好的跑什么?”

“呵,呵呵……”

众人一阵尴尬的笑声。

聂然看了看他们那副奇奇怪怪的样子,索性继续看了下去。

没过多久以后,她终于看出了一个最大的问题!

在那份文件的代码开头上面写着【COPY—1】,COPY?拷贝文件?

“我给你们的U盘源文件你们是拷贝下来再破译的?”聂然诧异地对他们问道。

王志点了点头,“是的,拷贝一份,以防会出现什么损坏,这样也好到时候能再改一次。”

这是他们警局里历年来老警察传给新警察的不成文的规则,拷贝一份这样等出了差错也好补救。

然而就是王志的这一句话让她顿时明白当时这份拷贝文件怎么就无法逆向操作复原了。

这份文件拷贝了,可源文件里自己用的是当初破解密码的软件,警察局的专用软件和自己设置的程序软件那是完全不同的,能破译的出来才怪呢!

“你们用源文件来破,不要用拷贝的。”聂然将鼠标一推,立刻命令道。

“可这……源文件上交了……”王志皱着眉头,将目标转移到了一旁努力维持自己冷静的厉川霖身上。

但此时的厉川霖看上去面色十分难看,难看到王志都不敢去问一句,生怕自己招惹到厉队。

“拷贝的和源文件有什么差别吗?”他问了一句。

王志是今年刚毕业的警察,算得上是这里年龄最小资历也最小的新菜鸟,所以他总是特别有很多的问题。

办公室的老人也早已见鬼不怪了。

可……源文件和拷贝文件有什么不一样吗?

难道有拷贝走样的说法?

聂然指着屏幕说道:“差别就是,一个可以破译一个变成乱码。”

“为什么?”

“它这里面有设置过密码保护装置,我当时用自己的软件破译下来的,这份文件的记忆形态还存在,所以你们拷贝下来的是死档,就是传说中的假死。”

“假死?我只听说过人有假死的,还没听说过文档有假死的。”他喃喃自语着。

聂然点了点头,“嗯,这种手法是用在那些高级档案中的,如果一旦有人拷贝下来,不是原主设计的形态存在,文件就会出现乱码,然后警察就认为这是乱码,是假的。”

这是聂然第一次那么有心情说那么多话。

主要还是看在这孩子当时在余巧巧的余威之下还敢回答自己的话,好少年!

“原来是这样啊,为什么你会知道那么多啊?”王志用一种崇拜的眼神看着她。

聂然想了想,笑眯眯地说道:“你猜呀。”

看着那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厉川霖想到刚才被聂然戏耍了一把,就恼怒到了极点。

偏偏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赢,顿时周围的冷气嘶嘶的往外跑。

秋末的季节已经有些泛着凉意了,这会儿一直在旁边围观的群众们表示想要加点衣服了。

半响,他冷着脸说道:“我去找领导要源文件。”

还没转身,就听到聂然没心没肺地催促,“哦,那你快点啊。”

脚下的步子微凝滞了几秒,握拳往门口走去。

只是还未来得及开门,门就已经自动被推开了。

眼前站着的是去而复返的余巧巧,以及她身边的一位中年男人。

办公室里的一看到那位中年男人后,立刻站了起来,整齐划一地喊打:“李副局好!”

“李叔叔你看啊,就是她,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这里!”余巧巧立刻指着办公室里唯一一个没站起来喊人的聂然。

“余巧巧!”

这是厉川霖第一次喊余巧巧的名字,可惜那语气里面满是冰冷,和她每次自我想象中那个低吟温柔的声音完全不一样。

余巧巧倔强地仰着头,气鼓鼓地道:“我这是为局里的安全着想,万一这个人有不轨企图呢?”

一直没有发声的聂然此时在听到余巧巧的话后突然笑了起来,“所以你这是在怀疑厉川霖咯?我可是他带进来的。”

果然,余巧巧马上就慌了。

才不是!她是想把这个奇怪的女人给赶出来所以才这么说的,怎么就扯到厉川霖身上了呢!

“不,不是的……我……我只是……”

慌乱之中她只是了大半天,也没只是出个什么结果。

聂然靠在椅背上,笑着摇了摇头,“做事不经大脑,这人确定是你们警察局的?简直拉低了警察局集体智商水平线啊。”

末了她还看了眼厉川霖,那眼神里写满了这个女人太蠢不能追!

气得厉川霖立即瞪了她一眼。

这女人是不是玩儿上瘾了!

这头的厉川霖是气恼她的玩笑,而这头的聂然却误以为这是大冰山要开裂融化的节奏,不然怎么会开始怜香惜玉起来了呢?

“你,你!”余巧巧指着聂然,气愤地跺脚,缠着李副局撒娇着,“李叔叔你看她!”

“好了好了。”李副局安慰自己的侄女一番后,这才踏了进来问道:“我想请问这位小姐你是谁的人?”

“他的人啊。”聂然指了指厉川霖很理所当然的样子。

但又再一次遭到了厉川霖的怒视。

干嘛瞪她啊?她又没说错啊,厉川霖不就是自己的接头人嘛,算起来是属于他手下啊。

“你说什么!”

被刚才的女朋友三个字打击得体无完肤之后余巧巧又再一次的受到了暴击,气得声音都提高了八度。

“重案组最近好像没有招收新的女警,小姐还是不要开玩笑了。”到底是人到中年,在官场上混久了,李副局在听到那句话后显得稳重了很多。

“你看我那么认真,像是开玩笑吗?”

聂然歪着头,脸上虽严肃,可那副闲散模样以及一只已经没有袖子的衣服和手臂上的绷带,怎么看都不像个正经姑娘。

李副局下意识地皱紧了眉头。

“李副局,我想报告点情况。”这个时候厉川霖走了过来,站在了李副局的面前。

原本将关注点一直放在聂然身上的李副局此时转头一看他的衣服,瞬间瞪大了眼睛。

什么情况,怎么一向以沉着冷静的厉川霖的袖子也少了一边?

但碍于局长威严,他故作严肃地点了点头,然后率先走进了里间的休息室内。

“这是怎么回事?”李副局不悦地说道。

厉川霖站定在他的面前,面无表情地说道:“把U盘源文件给我。”

那口气哪里像是在和自己的领导说话,完全就是在和平级说话的口吻。

不过李副局是知道厉川霖的本事,都说本事大的人脾气性格古怪,所以只要他能为警察局多办几个案子,这种语气他也是可以忍的。

李副局疑惑地问:“你要那个干什么?这是要作为证据呈堂的将来。”

“拷贝的文件没有用,只有源文件才可以破译。”

“你确定?”

拷贝的和源文件有什么差别吗?李副局不懂,不都是一样的东西吗?他不禁怀疑厉川霖是不是在糊弄自己。

“是。”厉川霖点了点头。

“小厉啊,你是我最看好的接班人,所以我把这个案子给你负责,这源文件有多重要你是明白的,万一损坏了,怎么办?”想了大半天李副局还是无法同意。

毕竟源文件就一份,损毁了就全毁了,连半分后退的路都没有。

“我知道,但我相信她。”厉川霖满脸的坚毅之色。

“她?她是谁?就是那位小姐吗?”李副局想到了屋外的那个带着痞气的女孩子,眉头就忍不住皱起来。

“她是我找来破译文件的人。”

破译?就凭那个女孩子?

李副局的眉头这下皱得更紧了,“我们警局里那么多人都没办法破译,你确定她能破译?你开什么玩笑。”

“我信她。”

短短的三个字里,却充满着信任。

他知道虽然聂然看上去痞气的很,甚至爱玩爱闹腾,但是对于工作她有着百分之百的能力。

李副局看着他固执的样子,再加上刚才自己的侄女余巧巧跑来告状,立刻大怒了起来,“胡闹!你就因为一点儿女私情连工作都不顾了吗?”

厉川霖直直地看向李副局,声线没有一丝起伏,公式化地说道:“她是我请来破译的,没有私情。”

没有?

“可刚才巧巧说她是你女朋友啊。”李副局呆愣了一下。

“……不是。”

听到厉川霖的回答后,李副局这才放下心来。

毕竟他也不喜欢厉川霖在外面找女朋友,他希望自己的侄女余巧巧能和他在一起,这样好歹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不过既然不是女朋友,那么那个女孩子到底是谁,为什么李传林会把她带进来?

而且更奇怪的是,那个女孩还说自己是厉川霖的人。

“那她到底是谁啊,就算不是警局里的人,难道是警校的人?”除了这个地方,他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人有资格进警察局了。

沉默了几秒后,厉川霖这才说道:“她是这次执行任务的人。”

李副局一听,立刻大惊:“是她!”

------题外话------

厉川霖小盆友素不素好可爱?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