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警局一日游,霸气侧漏/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副局一听顿时恍然大悟。

那个当兵的姑娘!据说当初想要利用梁斐这条线的时候,就是这个姑娘执行的任务,而且听他们教官的评价,这就是一匹半路杀出的黑马,迅猛而刚烈。

但是……想想评价再看看真人,怎么一点兵味都没有啊?

倒是一股子的痞味!

“可是档案里可没有写她会破译密码这种东西啊。”李副局有些疑惑道。

这个新兵的档案他是看过的,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么,功勋这块是个大写的无字。也没有任何着重的介绍,怎么现在居然会有破译密码这种特长呢?

是教官忘记写上去了吗?

“我知道。”

厉川霖也是因为在车上看到她在键盘上流利的敲打后,才刚刚得知这一消息。

“你确定她可以?”李副局实在是不放心,“这次的任务是高度机密的,万一做错了哪一步那都会毁了整个任务。”

“她可以!”

听到厉川霖完全肯定的回答后,李副局开始犹豫了。

屋内一片凝重的沉默,反倒是屋外却热闹非凡。

“你等着吧,李叔叔一定等会儿就把你赶出去!”余巧巧笃定而又肯定地仰着下巴,一脸趾高气昂地说道。

其他警员们看着这阵势已经不是年度大戏了,而是硝烟阵地了,一个个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乖乖忙碌着,生怕自己会有一丁点的殃及。

“嗯,我等着呢,都不耐烦了。”聂然一动不动地坐在位置上,在电脑上不知道做些什么,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

“你!”气得余巧巧不知如何是好。

看着屡屡吃败仗的余巧巧,坐在那里装作忙碌的围观群众们又没忍住,“噗哧”一声哼笑了起来。

那一声细微的声音响起后,就像是连锁反应一样,断断续续有闷哼地笑声响起。

“你们笑什么笑!”

余巧巧听着那些笑声,感觉自己在聂然面前就像是个小丑一样,气得立刻将怒火发泄了在了那群小警员身上。

瞬间笑声全部消失。

看着那群小警员埋头做事不敢再发声后,余巧巧这才刷到了些许存在感,得意地转回头来想要让聂然也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结果发现……

“你在干什么!”

余巧巧看着电脑屏幕里警局的系统正在被侵入,忍不住提高了声音质问。

“还原啊,顺便看看你们自己的系统有些什么。”

聂然那理所当然的话气得余巧巧恨不得跳脚,“不许动!这是警局里的最高机密,你怎么能随意去触碰,你就不怕死吗?”

“刚差点死了呀,幸亏被厉队给救了,正打算以身相许呢。”说完,聂然还特意冲她一笑。

如果不是余巧巧从小的良好教育告诉自己不可以打人,估计她现在应该早就冲上去扇聂然一个大耳刮子了。

这辈子的怒火加起来都没有今天这一天的多!

她指着聂然的鼻子,气得直发抖,“你!你!你!”

“口吃对女孩子不好,去治治吧。”此时聂然好心地说了一句。

余巧巧瞬间战斗力一路冲到沸点,然后爆表了。

一旁的警员们看着余巧巧一个人气得像猴子似的上蹿下跳,不由得出来解围,毕竟是李副局的侄女,闹太僵到时候估计没办法收场了。

“那个巧巧啊,你喝口水休息一下,等会儿李副局马上就出来了。”其中一个年长点的警员倒了杯水递给了余巧巧。

余巧巧一看是前辈,这点道理还是懂的,接过茶杯就站在一边冷着脸不再吭声了。

没有一会儿,休息室的房间被打开了,余巧巧丢下茶杯就走了过去,连局长都不喊了,直接缠着李副局的手喊道:“李叔叔!”

李副局勉强笑着轻拍了她一下的手,然后转过头对着也已经将视线移到自己身上来的聂然说道:“源文件我不能给你,我无法相信你,万一毁了,可就把所有证据都毁了。”

聂然无谓地说道:“毁了就再去拿一份好了。”

见缝插针的余巧巧有了靠山,底气都足了很多,“你当拿白菜啊,口气那么轻飘,为这东西我们警察局里都折进去了好几名警察了!不用你自己冲锋上阵,所以你就可不把别人的命不当回事吗!”

余巧巧这番话说得义正言辞,可聂然却笑了,“东西是我拿的,我这个当事人都不在乎,你们倒是宝贝的紧啊。”

“什么?”余巧巧瞪大了眼,震惊了。

“如果不用源文件破译,那它就是一堆废码,毫无价值。我真搞不懂明白,一个没有价值的东西,你们那么紧张它干什么?”

“我相信,他们会来解决。这位小姐,你还是先离开比较好。”李副局板着脸说道。

“他们是解决不了的,如果能解决急不会花那么长时间都没有完成!我是身带任务的,完不成的结果是你和我都无法承担的!”

李副局冷着脸,下了逐客令,“总之,我需要开会研讨,再没有研讨出结果前我不会把源文件给你。所以还是请你赶紧离开。”

“你不给我再开会都没有,我看过你们的系统了,源文件里我设置的软件系统等级比你们的系统高出一个等级,你们解不出的。”

原本还以为他们的设备不会有问题,现在想想果然是她太天真了,以为只要拿到文件她就能功成身退,结果还要等破译出的文件真假啊确定后才可以。

早知道当初她自己找个地方破了算了,也白浪费这么些时间了!

李副局看到自己警局的高层系统当场被聂然给破了,脸色剧然冷了下来,“请你离开!”

那食古不化的老顽固模样气得聂然跨步走到了他面前,厉川霖以防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马上挡在了李副局的面前,皱着眉低低地喊了一声,“聂然!”

聂然眼神锐利得如同锋利的箭头,让李副局不由得胆寒。

这气息……不过是个新兵,怎么会有如此骇人的眼神和气息。

强忍着上去暴揍一顿的心,聂然一道凌厉眼神射向了厉川霖,“我给你三天时间要么搞定这个老家伙,要么搞定密码,不然你给我等着,我不把你们警察局闹得人仰马翻,我名字倒过来写!”

“聂然……”厉川霖无奈地喊了一声。

“厉川霖,这些天下来你应该知道我什么个性,你们不让我好过,你们还想好过?做梦!”聂然冷笑着又看了眼对面的李副局一眼。

已经气傻了的李副局站在那里眼神充满了错愕,显然是没有想到聂然会说出如此荒唐的话!

毕竟军警一家人,她怎么可以这么说!

可对于聂然来说,让她无法完成任务,就是亲爹她都照打,更何况是一个破警察。

而一旁已经被打击过有了心理承受能力的余巧巧这时候连忙跳了出来,“你这个女人说什么,你,你真是没家教!”

厉川霖眼神一冷,当下呵斥了一声,“余巧巧!”

现在这个场面已经够混乱了,如果不是聂然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就按照聂然的心现在的警察局早就闹翻天了。

可偏偏余巧巧这时候还冒出来加点火!

“她说李叔叔是老家伙!不分尊卑!”余巧巧委屈地解释。

她就不明白了,明明这一切都是这女人害得,怎么最后挨骂的是她?!

刚打算离开的聂然在听到了没家教三个字后,缓缓转身看向了她。

那嘴角冒着寒气的笑容让厉川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当初他去营地给她道歉的时候她见面时就是这张脸。

有过前车之鉴的厉川霖当下默默扭过脸去,不再看接下来惨不忍睹的画面。

只见聂然一步步地走了过去,余巧巧看着她那模样,不知道为什么腿有点发颤,下意识地就往后面倒退了一小步。

聂然心里头的那股子邪火正巧没地方发,没想到余巧巧这么勇气可嘉。

她挂着讥笑走到余巧巧面前,慢悠悠地一字一句地道:“这回你算是说对了,我真的很没家教。难道你有?不可能吧,要是有家教也不会姑娘家家的跑警局里腆着脸来倒追男人,怎么,礼义廉耻四个字你爸妈没教吗?”

受了气的聂然嘴巴利得就像是刀子似得,句句毒得钻人心,噎得余巧巧目光含泪,连连往后退了三四步。

倒追,礼义廉耻……每一个字都像是一巴掌打得她鼻子发酸,眼眶发热。

“你,你!”余巧巧这回连火气都没了,直接被说哭了出来。

面对这种话,只要是个女孩子基本上一句KO,反攻几率绝对是零。

聂然泄了火,整个人感觉都神清气爽了起来。

本来吓得愣住了的李副局在看到自己侄女被说哭后,那股反射神经线比较长的怒火蹭蹭蹭地冒了起来。

“你,你太过分了,还有没有把我这个局长放在眼里头!”人到中年的李副局气得原本就不怎么多的头发根根竖起。

“李副局是吧,给你三天,到时候再破不出来,大不了我重新再去拿一份自己破。不过等那时候估计你得换身皮去大马路上当人工吸尘器!”

聂然压根对他的怒火不在意,毫不客气的恐吓加威胁,唬得那位怒发冲冠的李副局一愣愣的。

“什,什么意思?”他转头看向了身旁厉川霖。

对此厉川霖只说了两个字:“交警。”

李副局瞬间脸色涨得通红,堂堂警察局局长就她一句话变成马路交警?

这个人,太放肆,太放肆了!

“胡闹!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给我我命令,你简直太无法无天了!”李副局砰的一下拍了下身旁的电脑桌。

聂然冷哼了一声,“那怎么着,你是打算拷我锁我还是拘禁我?”

“你以为我不敢吗?你随意出入警察局重地,我随时可以拷了你!”李副局指着她的鼻子呵斥道。

“那感情好啊,快点拷,这样我也不用每天风吹日晒的去上班了。”聂然说着就双手举过去,“不过丑话说前头,到时候请神容易送神难,你可别后悔。”

看着眼前痞气十足地聂然,李副局就气得胸口疼,看着身边的厉川霖道:“这就是你找的人,你找的人!”

说完,就觉得心口一疼,往后踉跄了几下后靠在了墙面上。

而办公室里那一群小警员看着聂然的玩世不恭地冷笑以及已经被气得快要倒地的李副局,不由得面面相觑了起来。

这女孩子也好彪悍!

和厉队很相配!

“李叔叔,李叔叔!”余巧巧看着身子渐倒的李副局,当场惊得大喊了起来。

聂然扫了眼李副局的脸色,凉凉道:“放心,他血压有点飙高而已,暂时死不了。”

“你!”余巧巧那双像兔子一样红的眼睛狠狠地瞪着她。

看着怒视着自己却已经发不出声的李副局,聂然冷笑地哼了一声,“不过李副局,你记住了,如果任务失败,那不是因为我,而是你们!到时候千万别把罪责推卸到我身上,我可承担不起!”

说完后,一个漂亮的摔门,震得屋内人的心都跟着颤了颤。

而李副局则气得当场晕死了过去。

“李叔叔!李叔叔!”余巧巧看着已经昏过去的李副局,吓得梨花带泪地看向了厉川霖,“厉川霖,快叫救护车啊!”

厉川霖当下检查了一下李副局的脉搏,然后沉声对着一旁的警员说道:“叫救护车。”

然后就走了出去。

余巧巧看他就这么离开,直接傻了眼,连哭都忘了。

这算完了?这一条活生生的人名就不管不顾了?!

而快步走出的厉川霖很快就赶上了聂然,他拦在聂然的面前,硬邦邦地说:“你别生气。”

他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为什么方亮这么要隐瞒除名那件事了,又为何事后被爆出来后各种求饶。

就她这种火力,要不是今天自己压着估计李副局估计就直接气死过去了。

看着聂然低头不说话,厉川霖以为她是太生气,也不知声,就这么站在她身边。

但聂然压根不是太生气,而是在想B方案!

“厉川霖,三天之内没有办法破译,你帮我把U盘源文件偷出来,不然我就只能再进一次刘震办公室了。”

她语气沉着而又冷静,完全没有刚才那副伶牙俐齿的模样。

“你……不生气?”厉川霖有些犹疑地问。

这变脸速度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生什么气,事情要紧!三天后你这儿没拿到,我就再进一次办公室。”

她火气都撒完了,还有什么好气的,接下来当然就该想正事了。

厉川霖眉头摇头,“那里太危险!”

“不然怎么办,难道真要被除名?”

她岂会不知道那里面的危险,但是如果东西不破译,她当初命悬一线的危险不就全都没有了意义了吗!

看着她皱着眉纠结,一副不愿意除名的样子,厉川霖的忍不住问,“你舍不得部队?”

不知为何,他竟心底有种隐隐的期待感,希望她能够点头。

“舍不得?哈,你想太多了吧!我是不想阴沟里翻船而已!明明完成了属于自己的任务,结果却死在你们警察局的手里,我憋屈不憋屈啊!”

聂然冷冷地瞪了他一眼,随即往门外走去。

想到自己居然也有完不成任务的一天就恼怒不已,这个简直就是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厉川霖的心里呼的一下,那小小的期待火苗就这样吹灭了。

他快步跟了上去,保证道:“我一定会说服李副局。”

“别!你也别说服了,赶紧给我把源文件偷出来!我现在该死的后悔,早知道自己手里就备一份了,也不至于现在变得这么被动!”

向来独来独往完成任务的她来说,这次的合作见识可以用坑爹这两个字来形容,更加让她确定了要单枪匹马做任务的心。

“对不起。”厉川霖站在她面前,语气虽然冰冷,但态度看得出来十分诚恳。

聂然双手环胸地斜睨了他一眼,“自从我教你如何道歉以后,你倒是挺会运用啊。”

“我是真的。”厉川霖极其认真地说道。

“真的话就给我把U盘偷出来,现在霍珩他们又暂时把交易给延后的,我们这才得以喘息,可万一到时候他们说交易就交易,咱们两个人就真的白忙活了一场了。”

她冒着生命危险得来的东西居然没有权利拿回来,想想都呕得很!

厉川霖点了点头,“我知道,我会想办法的。”

虽然厉川霖已经连番保证,但是聂然还是不能放心,现在霍珩和刘震之间的合作没有了当初那么稳定,极有可能说翻脸就翻脸,这资料得速战速决才行!

“三天,我只给你三天。”她眼色沉沉,清冷声地说道。

厉川霖看她如此决绝,深深地看了她眼,点了点头。

因为自家局长被气昏过去,现在整个警察局里混乱不堪,厉川霖也不好一直站在这里,和她又聊了几句,嘱咐她回去小心后,就朝着警察局的大楼走去。

聂然看着厉川霖刚强的背影,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拨出去了一个电话。

电话刚被接通,还不等对话来得及说话,聂然就抢先说道:“方亮,你上次骗我的事还记得吗?”

“聂然……你……”

一上来聂然就这么气势汹汹,方亮背脊骨有点发凉,这是要秋后算账了?

还没想好措辞的他就又听到电话里头聂然继续道:“我这里遇到点麻烦,要你帮个忙,权当是还人情。”

遇到麻烦?

方亮立刻严肃了起来,“说!什么事!是不是被发现了?追杀了?”

聂然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咬牙切齿地道:“你能不能盼我点好的!”

不是关于任务的事情,那她需要自己做什么?

“哦,那你什么事情。”

沉默了几秒后,聂然才说了一句,“我刚把警察局局长给骂了。”

电话那头的方亮立刻就“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嗯,是你的作风。”

“然后气得晕死进医院了。”聂然随后飞快地补了一句。

结果把刚还在咧嘴笑的方亮给当场吓得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什么?”

幸好屋里没有人,不然就他这声音非得惹来异样的目光不可。

那一声咆哮从电话那端传过来,聂然立即把手机那远了些,揉了揉耳朵后才无奈地说道:“他不给我源文件,自己的手下又破译不出来,时间被他浪费了好多天,再这样下去我可就回不来了。”

一听到她要回不来,方亮立刻收了声,问道:“你要我怎么做?”

“能不能找个大一级的职位压压他,有了危机感也好让他们把U盘交出来。”

“可人家不会搭理我啊。”方亮说道。

他一个教官,人家警察局副局长怎么可能会搭理自己。

“废话,我当然知道!所以我要你装一下。”

“你让我装连长?”方亮的声音立刻就扬了起来,“这种我怎么假装啊,他只要上报一下,就全知道了。”

聂然听他这样直肠子,也顾不上他是不是自己的教官了,直接骂道:“你怎么那么笨啊,支开你们连长,然后用他的办公室的电话打一个过去,随便敲打敲打几句,你看他们敢不敢放个屁。”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你个丫头自己打肿脸充完胖子,就要我给你收拾。”方亮恨恨道。

听他这样说也就是默认了的意思,聂然笑眯眯地道:“谁让你是我教官呢。”

“……教官就活该给你收拾烂摊子啊。”方亮咬着牙一字一句地崩了出来。

“教官不收拾烂摊子,教官是保护爱护担心学员的将来和前途。”

这丫头发起狠来让人头痛,可这小嘴甜起来也让人受不住。

对话那头的方亮叹了口气,显然是拿她没办法了,“行了,就你嘴皮子利索,容我想个办法吧。”

“你抓紧点啊,我给他们三天时间,你最好也是这几天。”

得寸进尺说的就是聂然!

方亮刚一松口,她立马就催促了起来。

“知道了。”方亮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后,随即又想到了什么,说道:“那厉川霖呢?厉川霖没帮你?”

“帮了,可惜没什么用,他们的局长是个老顽固,长得胖还固执,所以才那么容易就被我给气晕。”

“不太可能,他们局长对厉川霖非常看重,基本伤不会有拒绝的时候,就连这次这么重要的任务都交给了他,足以可见重视程度。”

方亮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环节出了问题,才会导致局长的拒绝。

“你是不是在暗示我,因为我和局长吵架,才把这件事个弄僵了?”

“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啊。”方亮坦白地说道:“就你那嘴皮子谁说得过你啊,不气死也半死了,肯乖乖交给你东西才怪呢。”

好吧,她的确是气得李副局够呛,可谁让他死脑筋不肯给自己东西呢!

她的时间很宝贵好不好,哪够他们这么浪费啊!

“总之,你快点吧!”聂然模糊了这个话题后,又催促了一番。

“知道了,我会给你想办法的。”

挂了电话后,方亮坐在办公室里不禁深深地沉思了起来,该以什么方式才能让连长给自己打这个电话呢?

这一边在思考怎么完成任务,而另外一边的李副局已经被救护车拉进了医院里。

厉川霖作为重案组组长,又是李副局向来最看好的接班人,所以由他亲自护送。

“医生,我叔叔怎么样?”在救护车上余巧巧已经哭得像是个泪人一样,手紧紧地抓着李副局的手。

“病人怒火攻心,血压偏高,所以一时间晕厥了过去。”医生放下了听诊器后,将结论告诉了余巧巧,“没太大关系,好好休息,吃点降压药物会很快缓解的。”

“好,好,好,谢谢医生。”余巧巧听完医生的话后,这才慢慢地放下了心来。

一直坐在旁边没有发声音的厉川霖这时候出声问道:“那李副局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医生皱着眉,摇了摇头,“这个么,不太好说,毕竟人到中年了,李副局工作压力大,精神状态并不好,所以才会一着急起来就晕倒,虽然不是大问题,但是年龄摆在那里,你们还是要好好让他休息和慢慢保养身体才行。”

“那到明天早上可以醒过来了吗?”

“明天应该可以了,但还是要看他个人的体质了。”

医生多人精啊,反正不管有病没病生病装病凡是倒下的,就说些模棱两可的话糊弄过去。

这万一明天早上醒了那就是他估计准确,万一没醒他刚还后话要看体质。

两边不得罪。

余巧巧看厉川霖这么着急,以为是担心李叔叔,所以轻声细语地安慰道:“你放心吧,医生既然说没事了,那李叔叔肯定不会有事了,别担心了。”

可厉川霖哪里是担心李副局的病情,他其实是想早点盼着李副局醒过来自己好向他要U盘。

聂然可只给了他三天的时间,如果李副局一直不醒,那他就陷入两难的境地了。

不拿,做人没诚信,而且也会增加聂然的危险性。

拿了,不事先告诉李副局,擅自拿东西,那可是偷的行为。

他是个警察!

他不能这样做。

狭小的空间里车子一路的颠簸,余巧巧趁机在颠簸时有意无意地靠向正在沉思中的厉川霖,然后又红着脸说抱歉。

对面的医生看到后,眼睛都极其自觉地往别处看去。

厉川霖看着自己手臂上那时不时被触碰到的柔软感,终于将视线移到了余巧巧的面前。

看着眼前这个面色泛着红晕的女孩儿,厉川霖突然朝她身上压了过去。

身旁的气息瞬时笼罩在了余巧巧的身上,她当下小鹿乱撞了起来。

难道,难道厉川霖懂自己的心了?这是要在车上对自己有所表示了?

她看了眼周围那些在看车窗上花纹的医生们,羞涩的笑意怎么都止不住。

原来这男人到底还是把持不住女人这种诱惑的!

早知道当初就不用天天殷勤的送早餐中餐晚餐还有下午茶了,直接扑过去说不定这人早就是自己的了!

车子再次经过了一条缓冲带,车子连续颠簸了好几下,余巧巧趁此机会靠在了厉川霖的身上。

果然厉川霖没有动。

看来,这是要拿下了呀!

“真是抱歉啊,这儿没扶手。”她含羞带娇地看了他一眼。

结果却见他的一只手搂了过来,余巧巧心里那叫一个激动啊!

恨不得在心里头乐开了花!

“没关系。”

听到厉川霖的回答后,余巧巧又惊又喜!

这可是厉川霖第一次和她说话,而且还没有拒绝自己。

一定是刚才自己哭得太可怜了,那梨花带泪的模样融化了这座冰山了!余巧巧非常自恋地想着。

突然就感觉自己腰间一紧,她身体一震!

这是搂上了?搂上了?

余巧巧害羞地低头看去,结果那充满娇羞的笑容瞬间僵硬了。

一根紧急保险带从她腰间穿过,然后她就这样被死死地固定了车座上,像是只乌龟一样,除了四肢是自由的以外,整个再也无法摇晃半分。

“这样你就不会东倒西歪了。”耳边传来了厉川霖冷冷的声音。

余巧巧的那颗少女之心顿时碎裂了一地!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A市的夜幕降临时,而这个时候霍氏大楼的顶层上霍旻正坐在椅子上,面色阴沉。

“人呢?”

跪在办公室中央的男人捂着自己受伤的手,血还从白色纱布里不断的渗出,“回霍总,那女人跑了。”

“跑了?”霍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步步朝着他逼近,“你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女人打成这幅鬼德行?”

“那个女人的功夫很厉害,而且心狠手辣,一刀就把我的手给捅了!”那男人现在一回想起来早上那副场景,以及那双阴冷戾气的双眸,就忍不住的打颤。

那手起刀落间,他只感觉到眼前一片血红。

这个女人实在是狠绝。

霍旻站在他面前俯视地看着地上的人,冷声地问道:“所以霍珩和那个女人之间的秘密你不仅一点都没有问出来,还打草惊蛇了?”

那声音听上去没有任何波澜,可在霍旻手下当了那么久的下属他很清楚现在的霍旻很生气,他颤着声音道:“对,对不起霍总……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下次……我下次一定会办得更好。”

“你还想有下次?”

“对不起,对不起霍总,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现在让所有兄弟都出去找人,誓要找到这个女人为止不可!”

霍旻咬肌上的肉因为愤怒而鼓动了几下,随即一脚就踹在了那男人的肩上,“滚出去,滚!”

“是,是!”那人吃疼被踹翻在了地上,连忙点头后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废物,一群废物!”

霍旻当场将桌上的东西横扫到了地上,文件漫天飞舞,酒瓶子和酒杯应声摔在地上,一地碎片。

门外走廊上正打算推门而入的何蔚佳在看到一个下属狼狈不堪的从屋内逃离了出来,很快听到屋内的响动声,敲门的手滞了滞。

然后拧开门直接走了进去。

何蔚佳看了到眼前一地的红酒渍和被染了酒的打印资料文件,温柔细语地道:“前几天不是还很高兴吗,怎么又生气了?”

霍旻怒火中烧地说道:“还不是这群废物太没用,连个女人都抓不到!真不知道养着他们是干什么吃的!”

“抓人做什么?”何蔚佳走到了霍旻的身边,用纸巾擦了擦他手上被滴到了红酒渍。

对于何蔚佳霍旻是百分之一百的放心,所以听到她问,也如实地一一道来:“我动用了所有的关系网终于收到消息,霍珩的身份的确有问题,据说霍珩这两天经常会出入一个饭店和别人接头。”

何蔚佳点了点头,“那很好啊!这是个不容错过的机会。”

“可就是那群人连个人都抓不到,气得我头都疼了。”说着,霍旻就皱着眉头一脸痛苦地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

何蔚佳搀扶着他坐在了椅子上,自己站在他身后,芊芊玉手搭在了他的太阳穴上,轻轻柔柔地按压了起来。

“抓不到人就抓不到,何必把自己身体搞坏了。”

“你不知道,这件事对于我还有整个霍氏都是非常重要的!”霍旻被按压的十分舒服,整个身体的重量全部靠在了椅子上,“再加上霍氏的周年庆马上就要到了,这是我可以当众拆穿他的绝佳机会。”

霍氏的周年庆是整个霍氏最重要的日子,而且霍氏的周年庆和别人有些不同,他们的周年活动是在白天,而晚上是不举行的。

但其实,晚上并不是不举行,而是各家那些弟兄们庆祝,可以说是霍珩的主场。

只是因为走得是见不得光的生意,所以放在晚上,顺便发红利。

可以说是自家兄弟的晚宴。

而这个晚宴对于霍旻来说,是可以得到哪些叔父们支持的最好时间点。

当然,也是扳倒霍珩的好时机!

“这样啊,那如果人抓不到的话,那东西呢?”

正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霍旻舒服地享受着按摩,脱口问道:“什么东西?”

“既然是接头那就一定会留下什么蛛丝马迹啊,找到这个也能顺藤摸瓜的找到啊。”何蔚佳的声音从头顶柔柔地传来。

霍旻顿时睁开了眼睛,说道:“对啊!我光想到要抓人,没想到抓线索,宝贝儿你真是太聪明了!”

随即他一把抓住了何蔚佳的手,将她拽入了自己的怀中,猛亲了一通!

“别闹,在公司呢,会被别人看到的!”何蔚佳躺在他的怀里,小小挣扎了几下。

“看到怎么了,这是我的公司,谁敢说我!”

霍旻一副霸道的模样,惹得何蔚佳害羞地轻捶了他一下。

“不过啊,你要真想抓线索得快,不然等那个女的通知到了霍珩,说不定他会立刻叫人回去销毁。”

“没错,你说的一点都没错!”经何蔚佳一提醒后,霍旻立刻朝着门外嚷嚷了起来,“来个人,快来个人!”

何蔚佳听到他喊人,立刻就从他怀里跳出来,然后整理了变头发站定在了他身边。

“霍总,有什么吩咐。”一直站在门外的那个受伤的男人立刻走了进来。

霍旻立即吩咐道:“去,叫人偷摸的潜入霍珩经常出入的餐馆,凡是被他接触过的东西全部给我带回来,记住,是全部!”

“是!我马上去办!”

“对了,不要惊动菜馆里的人,你明白?”霍旻生怕这群人又把仅有可以找到霍珩身份的方法给搞砸了,特意叮嘱了一遍。

“明白明白!”那个男人忙不迭的点头。

“人抓不到,要是东西还弄不回来,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霍旻满是危险的话语,听得那人汗毛都要倒竖起来,“是是是,我一定保证完成任务,一定完成!”

接着就连忙跑了出去。

霍珩,这次我就不相信不能让你身败名裂!

这霍家的天下必须要在我的手里捏着才行!

霍旻咬着牙勾出了一丝冷冷地笑意。

“开心点吧,不然周年庆上你可就不是最帅的那一位啦。”何蔚佳轻戳了下他紧绷的脸,俏皮一笑。

霍旻回过神,看到她柔声浅笑的模样,脸上的冷意刹那退去。

“对不起啊,今年周年庆上还是不能带你去。”他将何蔚佳重新拽进了怀中,闻着她的发香,满含歉意地说道。

因为何蔚佳是个戏子的身份所以老爷子并不同意他们之间的交往。

虽然明面上从来不说,但是暗地里对何蔚佳已经警告了好几次,最终何蔚佳为了表示对霍旻的真心,毅然退出了娱乐圈,彻底被霍旻圈养在了身边。

虽然如此,老爷子还是不怎么同意,但至少没有了那些小动作,只是丢给霍旻一句,别拿出来丢人。

从此彻底否定了何蔚佳成为了可以和霍旻同进同出各种晚会宴席的可能性。

何蔚佳双手勾住了他的脖子,亲昵地在他的鼻尖蹭了蹭,“没关系啦,你每年都这么说不累吗?我都说了我不在意。”

“但是我发誓,我一定会让你做霍氏的总裁夫人,霍家的少夫人!”霍旻认真的许诺着。

“好好好,我说过只要你高兴就好,我会永远等你的。”

“嗯,你等我!等把那个霍珩给碎尸万段后,就再也没有人能挡我了,到时候我就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

霍旻想到那一幕就觉得心里舒爽无比,嘴角止不住的扬起,现在他只需要找到那些痕迹,然后静静地等待那一刻的到来就好。

殊不知,夜幕下有人也在蛰伏等待着,黑暗的天空里汹涌的云层正在滚滚压来。

到底谁才是那个最终赢家,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题外话------

马上要春节啦。妹砸们你们年货买了木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