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有人动手脚,反常的聂然/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是不是很聪明啊?”聂然得意地冲他挑眉一笑。

厉川霖摆着那副酷酷的冷脸,“你就不怕到时候被戳破吗?”

万一局长和副局长当面聊天,那这个电话可就被拆穿了。

聂然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认识我这么久,你看我像是会打无把握之战吗?”

她早就算好副局长完不成了这件事了,一个完成不了的人哪里有脸见局长,估计看到就恨不得直接躲了吧,他又不傻,没完成任务还跑上去。

等着局长骂人吗?!

厉川霖在她的笑容中慢慢的醒悟了过来,不得不说她的确对于副局的想法拿捏的到位。

兵行险招,好像一贯是她的作风。

两个人并排着一路走到了三楼破译组办公室,一行人看到聂然后自动自发地就给让开了。

只是聂然还没来得及说第一句话的时候,余巧巧的声音就从门外响了起来。

“厉队,这份文件你来看一……”

然而在踏进门口后,当她看到坐在主机前的聂然,原本笑颜如花的脸瞬间石化了,没说完的话瞬间消音了。

“哈喽,又见面啦。”聂然看着她那副惊呆到僵硬的脸,歪着头笑着对她挥了挥手。

余巧巧立即回过了神,一脸惊悚地指着她,“你,你,你……你怎么又来了!”

“你说呢?”

“你,你……胆子还真大啊!你们几个把她给我弄出去!”余巧巧又气又怒,连忙指挥着办公室里的其他人说道,完全不顾厉川霖在身边,把本来面目全部展现了出来。

“……”

“……”

可惜,屋内静寂无声,一个人都没动。

余巧巧看到后顿时怒火中烧了起来,连声音都提了几个调,“你们别忘了,这个女人把你们的副局气到医院,你们怎么能放这种人进来呢!你们是不是不想干了!”

“怎么了?”

突然一道声音插了进来。

余巧巧一听这声音,立刻对着来人说道:“叔叔,这女人又来了!你放心,我立刻叫保安把她丢出去。”

副局长看到歪坐在主机面前对他笑着招手的聂然,忍不住沉下脸来。

要不是当初局长的电话,他才不会同意让她过来接手!

副局长冷声道:“不用了,是我让她来的。”

原本打算跑出去喊人的余巧巧一听,立刻急了,“什么?!叔叔你疯了,这个女人当初是怎么训斥你的,您老这一辈子可从来没被人这么训过!”

他当然知道自己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被人当众驳面,可现在前有警员无法破译,后有局长再三催促,他除了退让和忍耐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一切以任务为重,其他的暂时放一边吧。”

副局长板着脸,虽然话是对身旁的余巧巧说,可那双眼睛却一直盯着聂然看。

很显然,这话是说给聂然听的。

余巧巧听他这样说,急得直跺脚,连声抗议道:“叔叔!”

怎么会这样,明明前几天叔叔被她都气晕了过去,醒过来的时候还发了好大一通火,为什么现在会改变主意了呢?!

“好了,你快点出去工作吧。”副局长皱着眉头,催促了一声。

“就是嘛,副局都不介意了,你那么介意干什么?”聂然那吊儿郎当的声音好死不死地插了进来,气得余巧巧涨红了脸。

她气愤地哼了一声,随即扭头就走了出去。

屋内重新归于平静。

副局长走到了她面前,神色冷漠地问道:“可以开始了吗?”

“随时可以。”聂然一笑,重新将视线放在了电脑屏幕上,

副局长立即一个眼神甩了过去,周围的警员们纷纷聚拢,围住了聂然。

聂然感受到了周围的压迫,不禁停下了敲键盘的手,左右看了一圈他们。

“你们干什么,全都围在我身边打算抱团取暖吗?”

副局长坐在另外一张椅子上,“我让他们好好学习学习,不然总是麻烦你也不好意思。”

这话说的冠冕堂皇,可聂然又不是傻子,前几天吵成这幅德行,怎么可能会是因为不好意思。

她朝着副局长冷笑了一声,“是好好监视监视吧。”

“……”

副局长没想到她这么直白的说出来,会连场面话都懒得说,当下也不知道要回她什么话,

“那你们可要好好看了,我手速快,一不留神可别怪我。”

聂然那自傲的模样让副局长十分不屑,他在心里冷冷的嗤笑了声,手速再快能快到哪里去,总不能像无影手一样吧!

幼稚!自大!

副局长一顺不顺地盯着聂然的手,果然那手速挺一般的,并没有她所说的那么快。

心里更加确定了她不过是在玩笑而已。

但……那边却很快传来了些许细微的声音。

“你等等,我这儿没看懂。”

“我也没看懂,这里为什么要用这串数字来代替。”

“这里的代码用的是什么解密法啊?”

“这种手法我没见过。”

众人们的窃窃私语让他顿时恍然大悟,原来她所谓的手速快不是指真的打字很快,而是就算用一般的速度,那些解密方法也不会有人看懂。

她到底是有多厉害,才会有这种自信和自负。

就在此时副局长看到聂然抽空转过头对他微微一笑,那是赤果果的挑衅和嘲笑。

顿时他的脸顿时像是被抽了一记一样,火辣辣的,索性恨恨地别过脸去,反正在局长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就已经输了。

“黑了黑了,屏幕怎么突然黑掉了?”一个人的声音从人群里发了出来。

这个人的声音如同热油里的一滴水,顿时炸开了所有人。

“怎么黑了?是不是坏了?”

“不会吧,源文件损坏了?”

“是不是中毒了?”

那群人就像是无头苍蝇一样慌乱了起来,副局长一听到屏幕黑了,源文件坏了,中毒了几个词后,马上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你在搞什么,为什么电脑会变成这样!”

那是辛辛苦苦才搞到的源文件,这才半个小时都没到连电脑屏幕都黑了!

他就知道这个人不靠谱,偏偏厉川霖非力荐她不可!

“你知不知道这个源文件有多重要,你竟然毁了!而且连警局的电脑也坏了,你这是损毁公物懂不懂!”副局长新仇旧恨一起爆发,声音恨不得直接冲破天花板。

所有人都站在一旁听着副局长的训斥,不敢发声。

聂然默默地看着他,也不发话,

反倒是厉川霖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神色平静地盯着电脑屏幕。

副局长看她一声不响,还以为是因为心虚,心里更加的有了发火的理由了。

“你现在把电脑弄成这幅样子,万一中病毒之类的,你让其他的电脑怎么办!”

“咦?屏幕亮了!”突然,又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是啊,电脑屏幕又亮了。”

“怎么会这样?”

众人纷纷围上来开始研究。

“凉拌呗。”这时候聂然才笑眯眯地回了副局长一句,噎得原本还有话要说的副局长肺疼。

他恨恨地瞪了一眼那群警员,这些臭小子话就不能好好一次性说完吗!

害得他停在这种尴尬的境地!

“那个,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上次和聂然说过话的那名王志警员挠着头,有些好奇地问道。

聂然为了故意气气副局长,所以特意解释了一遍,“屏幕黑了只能说明假死状态已经解除了,等重启就可以破源文件本身的密码了。”

副局长气得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原来她早就知道刚才电脑会黑屏,合着……合着她刚才沉默不说话,是拿自己当猴戏看呢!

“真的吗?”王志一脸讶异。

“是啊,那台电脑从开机开始就是假死状态,什么都能打开,但偏偏找不到文件。”聂然说了几句,手里的鼠标在各个窗口点击着。

王志弯腰半蹲在聂然的身边,继续问道:“那你怎么可以判定它是不是假死呢?”

聂然指了指电脑屏幕,“你见过哪台重要人物的电脑里没有密码锁的,越是平常越说明有问题。”

“原来是这样。”王志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有种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

“嗯哼。”聂然一边操作着电脑,一边敷衍地哼哼了两句。

站在身后的厉川霖将视线移到了聂然的头顶。

他就知道这女人不会那么容易就这样沉默的,就算真做错了她也有话来反驳,怎么可能会那么乖顺。

没过一会儿,屏幕跳出了一个程序,是文件本身的程序包。

“出来了,出来了!”

周围的人纷纷激动了起来。

那个程序包对于在座的每个人都非常熟悉,就如同当初那个假文件出来的时候,他们也一样高兴。

但他们知道,这次的这个一定是真的,他们有预感!

“这个系统是你自己设置的?”

“嗯。”

“你是不是学信息工程学的?”

“不是。”

“那你是什么大学毕业的?”

问到这个问题后,聂然看了眼身旁对自己发问了好多个问题的王志,她笑眯眯地道:“我家里蹲大学毕业的。”

“加里敦?”

原来是加里敦大学的呀!海外留学生归来,王志心里默默地给眼前的人贴了个海归的标签。

“嗯。”聂然点了点头。

“怪不得那么厉害。”他一脸崇拜地看着聂然,那眼神几乎都发光了起来。

聂然用眼角余光看到他的样子,嘴角微翘。

厉川霖看着她憋笑的样子,又看了看半蹲在那里用一种看偶像的表情看着聂然,嘴角不自觉地抽动了一下。

“她高中才毕业。”他难得好心地对自己的警员说了一句。

“啊?那加里敦……”王志望了望聂然,又望了望厉川霖,不知道听谁的好。

聂然看他那一脸呆萌的样子,绷不住地笑了起来,“我是说家里面蹲着,你自己理解错误。”

“那你的意思是自学成才?”王志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唔……嗯。”

应该算是吧,前世她学这些东西的目的只是为了从基地里逃出来,她想要通过破译将基地的门卫密码破坏,然后逃出来。

但后来却失败了。

不过长官为此并没有惩罚自己,反而给了自己三次机会,如果这三次里她打开了门并且逃离了那个基地,那么她就自由了。

但如果没有,那她将会受到最残酷的惩罚。

她不想知道那是什么惩罚,也不想被惩罚,为此她拼命的努力学习,终于在第三次的时候成功逃了出来。

那年她才十一岁。

可惜最后却在离开基地后发现那居然是个与世隔绝的岛屿,但她不怕,为了自由她毅然决然的跳下大海。

五天,足足泡在海里五天也没有看到船只,最终她彻底晕了过去。

等再次醒来的时候,依然还在自己那张破旧的床上,她知道她又回来了,而她面临的马上就是那个残酷的惩罚。

五天吊在最高顶端的堡垒上,足足五天,没有饭吃,没有水喝,有的只是深夜里犹如刀片一样冷冽的海风和午后炽热到犹如烘烤一样的阳光。

甚至她还要忍受海鸟在自己的身体上啄叩。

五天之后,她整个人严重缺水到几乎休克,身上的皮肤因为海风和阳光已经爆裂开来,甚至最后海鸟已经在啄她的肉当做食物。

所有的器官都在急速的衰竭,如果再晚一些,她大概就真的要去见上帝了。

但幸好,她的破译本事学的不错,长官这才勉强放过了她一次。

“天才啊!”耳边王志的一句话,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聂然冷冷地勾了勾唇,眼底没有一丝笑意,“天什么才,当你发现自己命和这些密码牢牢挂钩,为了活命蠢材也会变天才的。”

“什么意思?”

虽然破译密码的确会救很多人的命,但为什么会关系到自己呢?

他不懂。

“意思就是,你话太多了,沉默是金不知道啊!”聂然敷衍着岔开了话题,继续着手里的活儿。

王志被她这样一说,再也不说话了,只是眼睛死死地盯着电脑屏幕。

那样子要多认真就有多认真。

时间慢慢的流逝过去,正午的太阳已经渐渐落下,警察局的人也早已下班回家,只有几个值班警察还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

“好累啊。”

终于到了晚上九点半,聂然松开了鼠标,大大地伸了个懒腰。

坐在不远处闭目养神到快要昏昏欲睡的副局长听到她的声音后立刻睁开了眼睛,看她摇头晃到地松动着筋骨,不由得问道:“好了?”

“没有,还需要点时间,我饿了想吃东西。”聂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却看到周围早已瘫倒了一大片的警员们,应该是连续这几天的工作让他们实在是累到了一个顶点了。

唯独王志和厉川霖两个人一个站在自己身后一动不动,一个蹲守在旁边也是紧紧盯着屏幕。

“我去买。”王志因为蹲的时间太长,一下子站起来的时候脚酸得让他龇牙咧嘴了起来。

随后瘸着脚一点点地走了出去。

“什么时候能破译出来?”厉川霖站在那里,摆着那张酷酷的冷脸。

“估计今晚上熬一下就可以破出来了。”聂然看到那群刚从梦里醒来的人听见要熬夜,那脸就根霜打了的茄子,蔫了。

她看了看时间,难得好心地说道:“你们累的话赶紧回家吧,时间也不早了。”

然后催促着让他们回家。

那群人睡得懵懵懂懂地,听到可以回家后也没什么想法,就起来打算往门外走去了。

只是还没走出去,就听到副局长一声令下,“不行,他们需要留下来好好学习。”

“你们学到了什么吗?”聂然也不吵,趁着那群人还没清醒过来,在他们耳边说了这么一句。

果不其然,众人无力地摇头。

“看到啦,他们看不懂,那有何必在这里苦熬着。”聂然指着那群人摇晃着的脑袋,副局长真是气得恨不得每个人都踹一脚,“副局长,你这么折腾这些警员,连续几夜不睡觉,是不是等倒下了你来养?”

副局长挺直了腰板,摆出了官腔,“这里是他们的管辖,他们必须要在这里。”

其实他觉得,就算看不懂破译,但如果聂然要做点什么小动作,他们也能及时认出来,所以这才不肯放他们离开。

可聂然怎么会不明白副局长心里头的那点小心思,她冷然一笑,“说真的,我破译的时候他们都看不懂,那我在电脑里中个木马程序你认为他们看得出?”

副局长拳头握紧。

刚才下午电脑黑屏事件看到自己属下那一个个问题,只叹自己的手下不争气啊,不然也不会接二连三的被她打脸啊!

“回去休息去吧。”副局长沉重而又忍痛地挥了挥手。

“谢谢副局长。”

一听到终于可以回家洗澡睡觉,一群人道了谢之后呼啦啦的全部跑了。

屋内只剩下了聂然,副局长以及厉川霖三个人。

副局长自己也又不会看密码,待在这里也只是纯碎的找罪受,于是他很是郑重地和厉川霖说道:“厉川霖,这个人我交给你,警局不能出一点乱子,我希望你明白!”

“知道了,副局长。”厉川霖点了点头。

得到了他的保证后,副局长这才转身离开。

聂然松了口气,倒在了电脑椅子上,一只手给自己的脖子按了几下,舒缓舒缓。

而另一边的厉川霖则坐在她对面,就这样看着她。

“吃的到了,吃的到了。”办公室门外王志的人影还没看到,声音却已经传了进来。脚步声越来越近后,接着王志那兴冲冲的声音就变成了一片惊讶,“诶?人呢?”

“嗯,他们都回去了,你把东西放这儿你也回去吧。”聂然闭着眼睛按摩着自己的脖子,眼也没有睁地说道。

“哦。”王志虽然嘴上答应,但是将几个塑料袋放在了茶几上后,脚却没挪动几分。

感受到屋内还有外人气息,聂然慢慢睁开了眼睛看向了他。

“还有事吗?”

在聂然的视线下,王志有些局促不安地说道:“我……我……能留在这儿看吗?”

聂然微微挑了挑眉,“嗯?你不累?”

“不累!”王志摇头。

“你看得懂?”

王志挠了挠脖子,憨憨一笑,“看得懂一点,但还没等我想通你就已经往下了,有点来不及。”

“那随便你。”

聂然从塑料盒里拿了一碗快餐吃了起来,很无谓地说道。

“那我能再重头看看吗?”

王志站在那里,一脸渴望的样子,聂然无谓地挥了挥手,“你随意。”

当下,王志一屁股坐在了电脑前,开始浏览了起来。

“坐了一天,累死。”聂然低头边吃边抱怨着,“我说厉川霖,你怎么能坐在那里一动不……”

却突然感觉自己眼角余光,人影一闪,还没抬头一双手已经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她下意识地全身紧绷了起来,“干什么?”

“给你按肩,你累。”冰冷的声音从她头顶响起,手上的动作不轻不重,力道正正好好。

聂然这才放松下了身体,怡怡然地靠在椅背上享受了起来,“你是不是去书店买了什么泡妞秘籍,所以打算在我身上当白老鼠做实验啊?”

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冷酷的声音再次响起,“没有。”

她当然知道这家伙不会买这种书啊,这人居然还真的回答自己,她好笑地说了一个字:“笨。”

两个人就这么一个坐着一个站着,一个偶尔问一句,一个简短地回一句,两个人的气氛不错,但这种氛围没多久后他们两个就发现身旁有一道灼热的视线围绕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

两个人同时看去,只见原本在看电脑的王志不知何时已经把视线转移到了他们两个身上,而且一副少女心满满的样子,脸上甚至露出痴汉地笑容。

聂然玩味儿地看着他,顿时王志醒过神来,收起了笑,连连表示,“那个,我继续看,我不打扰你们,你们继续,继续。”

聂然这才收回了眼神,继续吃了起来。

她今天不知为何话特别多,厉川霖向来不多话,对此也只是嗯啊点头这几个动作。

但一顿饭下来和厉川霖两个人愣是说得是有滋有味的,全然忘记了办公室里还有第三个人的存在。

那王志他们两个的眼神都没有看向自己,一个人坐在电脑前默默地浏览。

倏地,一个细微的声音响起,聂然耳朵轻动了一下。

“吃饱就有点累,我出去走走醒醒神。”她突然提议了一句,然后往门外走去。

但走到门口却发现厉川霖依旧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没有任何起来的意思。

聂然斜靠在门框上,对着厉川霖说道:“你不跟我一起出去啊?我孤身一人,你也放心的啊?”

“……”厉川霖听到后,嘴角下意识地抽搐了一下。

其实很想说,这里是警察局谁敢对你怎么样!

“破译文件。”他看了看那台电脑,有些不放心。

这份破译文件关系到她接下来的命运,这万一出现点什么事情,那就真的功亏一篑了。

反倒是聂然很是无谓地指了指王志,“不是有他看着嘛!走了。”

说着,就跑过来把厉川霖给拽走了,压根没让厉川霖说上一个字。

两个人在清冷的警察局走廊上晃荡着,聂然没由来地对着身旁正心思全放在办公室里的那份文档上的厉川霖问道:“你们警察局有屏蔽信号的系统吗?”

“有,怎么了?”厉川霖按压下心里的担忧,点了点头。

聂然前后看了看,问:“在哪里,带我去看看。”

“你要干什么?”

不就是破译个文件吗?怎么现在又要扯到屏蔽信号去了,厉川霖有些看不懂她。

聂然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一副让他安心的模样,“放心吧,我不做什么,就是做个小测验而已,反正你在旁边,我做不了什么坏事的。”

厉川霖对此抱着怀疑和不确定带着她走到了一间办公室里,里面的仪器和电脑比起破译组的多了很多,而且每台都在运作着。

“这是你们的警局屏蔽系统?”聂然坐在其中的一台电脑上,敲打了几下。

厉川霖站在她旁边,低声地“嗯”了一下。

聂然敲打了一连串的数字后,却发现屏蔽信号的无线并没有连接起来,她指着电脑屏幕问道:“为什么不开?”

没开?

厉川霖当下俯身看了眼电脑屏幕,然后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以前一直开着的。”

“哦,那可能谁忘记了吧。”聂然将屏蔽信号重新给开了起来,然后将电脑锁上,像是完成任务似得说道:“走吧,回去继续破译吧。”

厉川霖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又看了看桌面上的这台电脑,隐隐觉得好像并不是那么简单。

聂然不会无缘无故下楼第一句话就是要看警局的屏蔽系统,也不会进门查看结束后替他们警察局打开了屏蔽系统后又离开。

她从来都不是那么爱管闲事,或者说是好奇的人,她这么做一定有她的原因。

他一路沉思地走了回来,刚踏进门,就听到王志热情地笑,“回来啦?”

“是啊,走了一圈精神了,继续干活。”聂然也同样笑眯眯地回答,然后继续往电脑主前坐了下来,开始破译。

厉川霖看她的态度和善极了,可越是和善他总觉得越是哪里了问题。

“咦?”突然,聂然惊讶地张大眼睛。

厉川霖看到她盯着屏幕发出这种声音,还以为是文件出了什么问题,立刻快步走了过去。

“怎,怎么了?”而坐在聂然身旁的王志这时候听到她的声音,也小小地紧张了起来。

“电脑……”聂然指着屏幕,眉头蹙紧,停顿了几秒道:“屏幕好脏啊!快拿张纸巾给我擦一下。”

正走过来的厉川霖听到她后半段的话,立刻停在了原地。

冷冷地瞪了她一眼,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大惊小怪!

王志听到后也将提着的心放回了肚子里,连连点头,“哦哦,好的,我去拿。”

擦完了屏幕后,聂然依然觉得不够,甚至把桌子,键盘,最后连电脑桌上的盆栽都没有放过,一一擦干净。

“行了,没什么问题了,继续开工!”把抹布丢在了窗台上后,她重新坐在了电脑前,安安心心地敲打起了键盘。

厉川霖将她这些反常举动全部收入眼底,却也不说话,只是静默地坐在她身旁。

夜色逐渐变得更加深沉了,原本窗外楼下的喧闹也渐渐归于平静。

王志早已支撑不住,倒在一边不停地小鸡啄米一般困顿地打着瞌睡,聂然在坚持到两点之后也最终没有熬过去,手还放在键盘上,但眼睛却已经闭了起来。

坐在她身边的厉川霖精神依然很好,他曾经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有时候几天几夜不睡也是常有的,所以只是熬一夜罢了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可他看着聂然已经渐渐歪下来的脑袋,那毫无戒备的模样完全和平日里截然不同。

那么的温顺,美好。

不知为何此时他看着聂然的白嫩的小脸,心里闪过一丝奇怪的感觉。

索性站起身将她轻轻地抱了起来,放在了休息间的沙发长沙发上,找了条毯子给她盖上。

一切都给她弄好了之后,正要站起来裤管却突然被什么力道给拽住了。

他低头一看,原来聂然在毫无意识之下抓着了自己的裤腿,他小心轻微地想要扯开那只手,却发现她拽的死紧死紧的。

厉川霖有些怀疑这女人是不是压根就没睡,按照这种力道除非是做恶梦,不然很难有这么大的力气。

他仔细地辨别了一下聂然的呼吸频率和绵长,确定她的确是睡着后的无意识反应后,他无奈之下为了不吵醒她,只能坐在她身边。

可时间一久,这么放松地枯坐让他慢慢地也有些困倦了起来,浓重的睡意袭来,最终他也歪在一遍睡了过去。

等到第二天的一大早,聂然和厉川霖两个人是被余巧巧尖锐的叫声所吵醒的。

原本她想要早点过来给厉川霖送早餐,却不想当她走进办公室却发现休息室门口围着一大帮的人。

余巧巧看他们一早上不上班围在一起窃窃私语,刚想上去说几句话,但没想到刚走进去,透过几个脑袋间隙隐隐约约看到了沙发上躺着两个人。

她心里头一惊,昨晚上可只有厉川霖和那个女人单独在一起啊!

当下也顾不上什么了,胡乱地拨开人群站在了最前面。

眼前的景象惊得她脸色唰的一下苍白了起来。

余巧巧看着沙发上聂然枕着厉川霖的大腿呼呼而睡,而厉川霖则一只手搭在了聂然的肩上,很自然的垂头闭眼睡觉。

那气氛和睦的让她觉得刺眼!

“你,你们在干什么!”顿时一声怒吼彻天动地地响起。

惊得窗外的小鸟扑棱棱地都飞走

顺便也惊醒了在沙发上睡得正香甜的两个人。

“你们,你们大白天的睡一起,你……你们……”余巧巧说到最后气愤的只能怒视着他们两个。

被吵醒的聂然满脸写着不爽,揉着睡眼朦胧的眼睛看着余巧巧那张一大早就因为发怒而有些发红的眼睛。

她看了看门外刚来上班就在数天花板上纹路的警员们,又看了看身旁也刚睡醒,但脸色不佳的厉川霖,瞬间了然起来。

她恶趣味地笑了起来:“你不是前几天还说我没家教嘛,那这样有什么好气愤的。”

“你!你!你!”

这边的余巧巧正和聂然两个人对峙,那边刚走进门来的副局长看到办公室里空空荡荡,所有人都聚集在了休息间里,不由得抬腿走了过去。

“如何,破译完……”

了吗这两个字还没从嘴巴里说出来,就看到休息室内的场景,顿时瞪大了眼睛。

这……什么情况?

聂然看着门口那个的副局长,浅笑地道:“没有,估计要到中午才行。”

副局长看到刚才那两个人窝在沙发上的模样,又看了看站在对面的侄女,心里头全都了然了。

看来厉川霖这下是真的做不了自己的侄女婿了!他心里只觉得一阵悲痛。

可很快他就将这番情绪收了起来,退一万步就算厉川霖真做不自己的侄女婿,但只要他一天在警察局,就一天是自己的手下。

“不是说熬一晚上就可以了吗?”他硬忍下那种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的痛苦,冷声地质问道。

当然在他眼里厉川霖才是那朵鲜花。

“太困了,就睡了一会儿。”被视作为牛粪的聂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

“你!”她的那句话正巧戳中了在场两个人的神经线,气得余巧巧和副局长两个人直跳脚。

聂然掀了掀眼皮子,凉凉地说:“很快就好的,急什么,都被你浪费了小半个月了,何必急在这一时。”

接着她便走了出去,洗了把脸漱了几口水,重新坐回到了电脑桌前。

周围上班的同事也急忙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假模假样地认真工作了起来。

而副局长则坐在了一旁严厉的监督起来。

如果不是昨晚自己的一时松懈,也不会让他们两个有机会……

整个上午聂然和厉川霖两个人只要有任何的动作,都能听到办公室里响起一阵中气十足的咳嗽声。

不知道的还以为破译组有人得肺痨病了。

好不容易到了中午终于被文件搞定了,聂然敲下了最后一个回车键后,喊了一句:“好了。”

顿时呼啦啦一群人跑了过来。

“好了?”副局长看着电脑里的进度条,有些不确定地问。

这个东西都没到百分之百,怎么会好了呢?

“我是说现在就等更新了,更新完毕就好了。”聂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长时间的坐姿让她有些腰酸背疼,果然她还是喜欢体能训练,就算酸疼但出了一身汗,特别的爽快。

“不如吃饭去吧,反正等着也是等着,我还没吃过警局食堂的饭菜呢。”聂然提议道。

可副局长却明显不同意,皱着眉指着电脑,“那这里怎么办?”

聂然无语地翻了个白眼,“你怕什么,这里是警察局,哪个地方有比警察局更安全的地方。”

这话说的一点也没错,这世界上的确没有比警察局更安全的地方了,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平白间让人气势万丈。

“走了,我饿死了。你们要还是怕的话,门锁了不就好了。”聂然一边走一边催促地说道。

一行人的确也都肚子饿得咕咕叫,跟着她就往外头跑。

到了食堂里,他们围坐在一起,大家都是餐盒,聂然尝了一口,不禁点了点头,“警察局的饭菜还是挺不错的嘛。”

“那个……”一位年龄看上去和聂然差不多,长得也十分清秀的警员因为不知道聂然的名字,踌躇了半天也没下文。

聂然笑着说道:“叫我小然就好。”

那名点头,然后很八卦的问道:“哦,小然,我想问一下你和我们厉队是什么关系啊?”

早上他是第一个进办公室的,也是第一个看到休息室里的情况的,所以那颗八卦之心已经燃烧很久了。

众人们听他这么说,也立刻燃起了那颗八卦之心,纷纷竖起耳朵听。

“你猜猜看。”聂然对此只是微微一笑。

没有得到肯定答案小警员继续再接再厉地问:“上次你说,是男女朋友关系,是不是真的?”

他的眼神往正在走过来的厉川霖身上也打了个圈儿。

聂然缓缓勾起了笑容,“你是关心我呢,还是关心你家厉队。”

“有什么区别吗?”小警员没听懂她里的含义,不由得又问了一句,

此时,聂然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有啊,关心你家厉队呢,我只能说你厉川霖连女孩子都搞不定,更别提男孩子了,你注定要伤心了。”

正举起手里的汤打算喝的小警员听到这话,“噗——”的一下,咳得半死。

他急忙摇头,“不,不是的,我喜欢女的。”

“哦,那就是说,关心我咯?那我可不可以理解成你想泡我?”聂然的笑脸凑近了他一些,小警员瞬时羞得脸色通红。

“不是的不是的,我只是好奇你和我们厉队的关系,不是想泡你。”他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立刻解释着。

聂然看着刚坐下的厉川霖,捂着胸口一脸悲伤地道:“原来我连被泡的资格都没有,伤心。”

那小警员急得不知如何是好,连收带头不停的晃,“不,不,不是的……我……我……”

厉川霖一看聂然那促狭的笑眼,就知道她闲得无聊逗人玩儿。

真是个恶趣味。

“哈哈,开玩笑啦,我和你们厉队的关系,就是普通的上下级。”

聂然看他那纠结的样子好像真的要到崩溃了,这才放过了他。

那名小警员立刻松了口气,“原来是这样啊,那你现在刚进警校吧?一定在学校很优秀吧?”

“优秀吗?反正挺让老师头疼的。”聂然耸了耸肩。

自从除名这件事出来之后,方亮看见自己就跟看见领导一样,也不知道他心虚个什么劲儿。

“啊?”

头疼?让老师头疼的不应该差生吗?

“而且也挺让你们厉队头疼的。”聂然适当的又补了一句。

“不会吧……”小警员和同桌的围观群众同时将眼神齐刷刷地向厉川霖望去。

聂然大口地吃着饭,鼓着嘴说:“怎么不会,我和你们厉队吵过架,拍过桌子骂过娘,就差直接出去单练了。”

“那然后呢?”

“然后啊,你们厉队气的半死,但你知道他那脾气,就自己憋出了个内伤咯。”聂然大力咀嚼着食物,觉得警局里的饭菜比部队的更好吃。

更何况自从出任务开始,她天天吃便当,早就腻了。

“噗嗤——”不知道哪个胆子大的,当着厉川霖的面就这样笑了一声。

厉川霖半举在空中的手僵了僵,然后冷冷地道:“吃饭!”

饭桌上刹那间噤声吃饭。

“饭桌上干嘛还这么严肃啊,吃饭嘛就是要开心点,轻松点对不对。”聂然笑着眉眼弯弯地看着饭桌上那几个人,可惜聂然身旁有一座大冰山,没人敢应答。

她似乎也察觉了,半眯着眼睛一记眼神就射向了厉川霖,“对不对!”

厉川霖颇为无奈,硬邦邦地说了一句,“吃完了还要忙工作。”

“那也是吃完以后,在饭桌上还是要闹闹腾腾,快快乐乐的才行。”

当下厉川霖也不再说话了,算是默认的样子。

桌上的人立即蠢蠢欲动了起来。

“那吵完架之后谁哄啊?”一个好事者发问了起来。

“哦,他给我道歉。”聂然说的理所当然。

“噗嗤——”又是一声闷哼地笑。

虽然他们早就知道厉川霖给聂然道过歉,现在得到当事人的肯定回答后,他们实在是无法想象堂堂重案组组长,一座千年冰山居然给一个小姑娘道歉,到底是什么场景。

聂然理直气壮地说道:“我这是在训练他,提前让他知道有女朋友的感觉,防止他以后成了老光棍。作为下属,我也是操碎了那颗心啊。”

周围的一群人碍于厉川霖就在身边,硬生生的憋着笑模糊的嗯啊了一声。

而此时,在这欢乐气氛之下,有一个人却偷摸地退场了。

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只是一个劲儿地问聂然关于厉队的那些糗事。

聂然也非常捧场的抖出了不少料。

整个警队食堂里就属他们这桌欢笑声最多。

过了没多久,聂然看着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气氛也调动了起来,脸上还是洋溢着笑,“看来你们笑的挺欢乐啊,不如我让你们再乐乐好不好?”

“什么事?”厉川霖是第一时间发现了她语气里的不对劲。

这么长时间的合作下来,虽然不懂她玩儿的是什么把戏,但是她的那些变脸模式他几本已经熟悉。

“走吧,我帮你们去捉个鬼,免费让你们看一场戏。”她冷冷一笑,起身往破译组的办公室走去。

一行人看她这说变就变,一时间有些发蒙,就这样呆滞地看着厉川霖。

坐在位置上的厉川霖想到她昨晚上一系列的反常后,马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快步跟了上去。

有鬼?

这是什么意思?

------题外话------

我突然发现有些妹子好像看盗版居然自己不知道!

咳咳咳,科普时间一下哈,上架就是入V了,也就是说看文要钱了!如果你现在没有花一分钱就看到我这里的题外话,说明妹子你正在看盗版!

盗海无涯,回头是岸吧!~

夏夏每个章都是十几个小时的时间和精力写的,请善待我好咩?!毕竟就算我每天万更,一个月都花不了你们十块钱,亲爱的们,十块钱都不到啊!现如今这种物价,吃顿面也就这个价好吗,如果加块肉的话可能还要超过十块钱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