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好戏开场,后花园的吻/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五叔,你早这么答应不就好了。”霍旻笑着又重新坐回了沙发上,悠悠地为自己倒了杯酒。

老五看着他的样子,皱着眉头压低了声音问:“你确定这些东西会在这件事完了之后,立刻烟消云散?”

“我保证。”

看到他这自信的样子,老五想了又想,大不了鱼死网破好了,反正有霍旻的教唆,到时候好歹还能拿他来挡老爷子的枪子。

他一拍大腿,话语里带着一丝的决绝,“好,我信你一回!你说吧,要怎么干!”

可他忘记了,他只是霍启朗的拜把子兄弟,而霍旻却是霍启朗的亲生儿子。

这两者之间,根本没有可比性!

只要霍旻不是杀霍启朗,他哪怕是把整个霍氏闹得个天翻地覆,老爷子也不过只是嗯一声,再了不起就是架空了他的权,只让他做霍家大少,绝对不可能杀掉他的。

但老五这个拜把兄弟就不可能了,他哪怕是危害了霍氏的一分一厘,他这条命就算是彻底交代给了阎王爷了。

霍旻将两个酒杯里的酒都倒满,然后将其中的一杯递给了老五,“很简单,我要他证明这个霍珩根本不姓霍!”

老五接过杯子猛灌了一口,冰冷的液体将他焦躁不安的心稍稍压下去了些许,“你小子够狠啊,黑白两道你打算通吃啊。”

霍旻冷冷地瞥了他一眼,“通吃?这霍氏里所有的一切本来就应该是我的。”

老五看着他有些压抑地怒火,知道自从老爷子让霍珩接手做这些偏门生意后,霍旻就各种不舒服,这一压制就压制了近乎十年之久,现在好不容易有个通泄口,那必定是势不可挡的。

此时的他只希望霍旻能真的撬开阮良芫的嘴,并且那份DNA的单子是真的,否则这后果他连想都不敢想。

“难道五叔不想大富大贵?”霍旻看老五一声不响地坐在那里,眉头皱得死紧,问了一句。

他才不相信老五会不要钱呢,不然也不会让自己找到私吞的把柄。

老五很摇头,是坦诚地说:“可我不想为了那笔私扣巨款,搞得最后没命享。”

“五叔,险中才能求富贵,更何况我现在已经有了有力证据了,这笔买卖我包你只赚不赔。”霍旻对于老五这种贪生怕死的模样很是不屑,但那也只在心里而已,眼下他需要老五的帮忙。

老五坐在那里,神色凝重地说:“希望如此。”

“是一定如此!”霍旻胸有成竹地回答。

漫长的黑夜终将过去,可迎来的是否是光明还是混沌去却无法知晓。

但可以知道的是,看似平静的隐藏在厚重云层中的汹涌已经越发的强烈了。

秋末已经被初冬的冷风吹散,浅灰色的天空和光秃秃的枝桠预示冬季的到来。

一个星期后的下午,卫薇破天荒的什么资料都没有带,而是拿着包走到了聂然的办公室。

“叶澜,你可以下班了。”

“啊?”聂然一脸错愕地看着她,接着又看了看手表,才下午三点,离下班时间还有三个小时呢。“我没请假啊。”

“我替你请了,赶紧的。”卫薇将她电脑桌前的文件保存后,按了关机键。

聂然看她这么反常的行为,不解地问:“为什么啊?是有什么事情吗啊?”

刚拿过她的包正打算拉着聂然走的卫薇面露诧异地问:“怎么,霍二少没和你说吗?今天晚上是霍氏的周年庆,你要出席啊。”

“今天晚上?霍氏的周年庆?”

当初霍珩只是说要她陪着去参加一个晚宴而已,可并没有说是霍氏的周年庆啊!

周年庆她这个非员工的人跑进去算怎么回事啊?!

这个女伴做不好,可是要被戳脊梁骨的。

“是啊。”卫薇点了点头,接着就拉着她往门外走去,“走吧,挑选衣服化妆可是很花时间的。”

压根都不等聂然回过神来,就这样被拉了出去。

卫薇开着车子载着她去挑选衣服,车子停下的时候聂然一看,居然是上次霍珩带她来过的店里。

一进门,还是老样子,一群人全部等候在门口,看到她和卫薇出现,立刻鞠躬喊了一声:“叶小姐好。”

碍于卫薇在场,聂然只能装作很害怕的样子往卫薇的身边躲。

卫薇笑着安慰似的拍了拍她的手,然后让店面经理领着她们往里面走去。

依然是那间屋子。

只是里面的衣服全部变成了女款的晚礼服,各式各样,完全和上次看的那一批截然不同。

有几件她曾经在女同事看着杂志里见过,都是连国外都还没上市的最新款。

“这条裙子怎么样?”卫薇从众多的裙子里挑出一件白色的长裙,给聂然看。

聂然看了那无袖抹胸的长裙,想到自己受伤被子弹划伤的伤口还未痊愈,于是摇头,“太暴露了。”

“那这条?”卫薇随即又从那堆裙子里挑选了一件粉嫩色的蓬蓬裙。

聂然看到那款式顿时恶寒了一把。

“我想要点保守的。”

她手臂上还用着纱布,穿这种短袖的无袖的很容易被人发现,所以还是长袖比较好。

可卫薇却想到了上次在罗特先生家里,聂然穿得那一身裙子,好看是好看,可那张脸和头发配那身裙子,真是怎么看咱们别扭。

“你不会还想和上次一样,穿成那副鬼样子吧?”

聂然扭头,弱弱地提醒了一句,“是霍二少给我选的。”

卫薇立刻捂嘴,看了看不远处的店面经理,在确定他没有听到后,这才小声地问道:“不会吧?那天的造型是霍二少让人给你设计的?”

是霍二少的审美眼光有问题,还是这是国外的流行款啊?

把罪名理所当然的全部推给了霍珩后,聂然在众多华丽的群里里挑选出了一件烟灰色的长裙。

“所以啊,不能穿那么暴露的,我觉得这件露肩的蕾丝长袖就挺好的,薇姐你说呢?”

正好可以这住她的纱布,而且颜色也的确让她觉得舒服。

卫薇仔细地看了看,点了点头,“嗯,如果按照霍二少的审美,这件的确是挺不错的。”

不会过分高调,但是呢低调中又透着些许的独特的清冷味道,看上去比起白色红色的裙子更有味道。

“那我去换。”聂然在胸口比了比裙子的长短,不算太长,穿上高跟鞋也不会绊倒。

“行,你抓紧,我等你。”

聂然看她转身正着位置坐下来,惊讶地问:“你不换吗?”

按理来说,刘震出席各种晚宴晚会,向来都是带着卫薇出席的,这次按照惯例也应该是卫薇啊。

上次去罗特先生那里,不就是带着她的吗?

“这是霍氏的周年庆,我既不是霍家人,也不是合作伙伴,是没有资格进的。”卫薇微笑地解释。

“员工不可以吗?”聂然不解地问道。

卫薇摇头,“霍氏的晚宴除了自家人和非常熟悉的合作伙伴之外,没有任何人有资格进入。”

她这种身份根本进不去的,再者说了她也不想进去。

听说参加晚宴的都是各家的大佬,手里有枪有刀的,一不小心两队人马干架,小命不保也是正常的。

她可还想活下去呢。

“这么严?”

聂然没想到只是一个晚宴居然门卫这么森严,而且这算什么公司周年庆,公司周年庆不应该是和员工一起庆祝的吗?

“对啊,你这次是以霍二少的女伴进去的,这可是史无前例头一遭啊。”

头一遭?她明明是第二次做霍珩的女朋友了,哪里是头一遭啊。

“虽然是周年庆晚宴,但是会遇到他的家人哦。”卫薇似乎早就看出了她心里所想的,好心地提醒了一番。

聂然一听会遇到家人,马上就想起了上次在电梯口偶遇的事情。

“霍旻?”

她下意识地脱口而出,让卫薇小小地惊讶了一下,“你知道?还是说,你已经见过了?”

聂然如实地点了点头,“嗯,上次无意间有过一面之缘。”

“两兄弟的感情好吗?”

卫薇这种有意识的试探让聂然不敢细说,只是模模糊糊地一笔带过,“还行吧,小弟大哥的叫,看上去不差啊。”

谁知卫薇却冷笑了一声,“小弟,呵!弟弟就弟弟,非要叫小弟。摆明了就是嘲讽二少。”

“嘲讽?”聂然一下子没转明白。

小弟怎么就变嘲讽了?

不是挺好的吗?

卫薇不屑地哼了一声,“等会让在晚宴上你可以好好听听他喊二少时的语气,那刻意的咬字分明就是在说他是下等人。要知道,只有下等的服务生啊泊车的啊才会被称为小弟。”

她脸上鄙夷的神情,显然对霍家这位大少并不感冒。

“原来还有这个意思啊。”

被卫薇这么一提醒,聂然好像的确想到当初霍旻那奇怪的咬字发音。

“是啊,所以你现在还认为他们之间的感情很好吗?”卫薇将手里摆放的衣服又重新挂了回去,淡漠地斜睨地看了她一眼。

“我一定会注意的。”聂然像是乖乖受教了一样,站在那里。

卫薇将基本的一些注意事项也一并嘱咐了起来,“不只是注意,还要小心,里面都是大佬级别的人物,得罪一个就是死。”

最后那个字她说的语气森冷,聂然听得忍不住地就抖了一下身体。

看上去格外无辜和可怜。

卫薇看自己的效果也达到了,放软了语气,拍了拍她有些冰凉的手,安慰了几句,“不过谁让你有霍珩护着呢,就算做错事,那群人不看僧面看佛面,也不会怎么样对你的。放心吧!”

聂然干巴巴地点了几下头,可眼底的慌张卫薇却看得一清二楚。

她心里微微地叹息了一口,唉……谁让这丫头偏偏被霍珩看中了。

这是老板交代给自己的工作,她必须要完成才行啊。

“快去换衣服吧。”卫薇微笑着催促她进更衣室。

“嗯,我去换衣服。”

聂然拿着衣服走了进去,才关上门,脸上原本害怕畏惧骤然消失。

她静静地坐在更衣室的椅子上,开始深深的思索了起来。

这次的周年庆霍珩为什么特意邀请自己呢?

难道又有什么阴谋诡计在等着自己?

现在的聂然一点都不想靠近霍珩,因为霍珩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随时会带着自己,或者会殃及到自己一起跟着他粉身碎骨。

前段时间因为自己的一时好奇,而差点遭到枪击,成了霍珩的替死鬼。

就足以说明,这个男人时刻都游走在死亡边缘,她应该要完全远离才对!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门外的卫薇在长时间的等待后,终于走到更衣室门口敲了敲门。

“叶澜,你好了吗?”

屋内正想着有什么办法能在晚宴上离霍珩远一点的聂然在听到卫薇的呼叫声后,立刻将思绪拉了回来,应答了一句,“快好了,马上出来。”

“如果需要帮忙说一句。”卫薇好心在门外提醒。

“不用了,我马上就好。”

聂然朝着门外喊了一声后,压下了心里头的各种想法,先换起了礼服。

没过一会儿,她从更衣室里走了出啦。

一袭烟灰色的长裙衬蕾丝露肩中袖穿在她身上,掐腰的流线型使得聂然的腰肢更为细致,精致的锁骨和圆润光洁的肩膀露在外头,配着手臂上若有若现的蕾丝勾线,看上去格外高雅大方。

“哇,很漂亮啊!”卫薇见过她穿白裙的样子,所以知道聂然的身材不差,可现如今烟灰色的深色衣服穿在她身上更显得苗条而修长,“这裙子适合你,只要这张小脸在收拾一下,活脱脱就是大美人。”

“不用了,我自己化就好了。”聂然连连摆手。

化妆怎么能让别人来化,这一化就要露出马脚了。

“你自己能化?可我从来没见你化过妆啊。”卫薇惊讶地张大了眼。

这死板的黑框眼镜,厚重的刘海,以及有些黑黝黝的脸,一看就不像是会化妆的人啊。

“嗯,能化,就是懒又觉得工资不高,花那么多钱买高档品肉疼。”

面对聂然地诚恳,卫薇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轻戳了她一下脑门,“你这个财迷!我都加了你多少工资了,你还肉疼。”

“想在这儿买房,有多少工资都不够啊。”聂然撅了撅嘴,有些许小女儿的娇态。

“那简单啊,嫁给霍二少,A市最黄金的地盘上你可以全包。”

别说A市的黄金地盘,估摸着全球的任意一片黄金地盘都能随意让她挑吧!

聂然坐在那里,好笑地道:“嫁给霍珩?薇姐你别开玩笑了,人家是豪门,我这种草根怎么可能嫁进去。”

卫薇也跟着坐在了她的身边,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啧啧了两声,“这世道,男人靠钱吸女人,女人靠美吸男人。只要他的心在你身上,别说豪门了,就是老天爷都能被你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我还是算了吧。”聂然显然没什么想要继续探讨下去的心情。

霍珩不杀她就不错了,还嫁给他,这不是主动送上门找虐吗!

“相信我,打扮的漂亮点,说不定今晚就成了。”

卫薇想到临走前刘震的吩咐,说是一定要想进一切办法让聂然将霍珩稳住,不惜一切。

于是急忙催促着她再次往化妆间走去。

聂然就这样被推进了化妆间,她细细地观察一番,在确定没有什么其他的电子设备后,这才锁了门慢慢的将脸上的几处地方给擦干净。

接着按照原本叶澜的妆容稍加改动,将深色的粉底液改浅了一个色号,又把又粗又浓的黑眉毛拉长了些许,厚重的刘海直接抓起往后一夹,白嫩的小脸就这样露了出来。

她用发蜡将耳鬓边的碎发凌乱的一抓,然后把长发给高高挽起,修长而又洁白的脖子显了出来。

再次走出来的时候,卫薇有那么一瞬间错愕了。

随后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错不错,看不出你化妆水平还挺不错的。”

她没想到,聂然真的收拾打扮一番后,还是挺招男人喜欢的。

“行了,我的小美女今晚使出你浑身的本事勾住这个男人把。”她特意小声地在聂然的耳边促狭地调侃了一句。

聂然装作害羞的样子,跺了跺脚。

可心里头除了冷笑,也就只剩下冷笑了。

卫薇直接带着她走下了楼,一辆黑色的商务轿车早已停在了门口。

她恭敬地喊了一声,“二少。”

果然,窗口被降了下来,霍珩的脸出现在了车窗里。

“二少,叶澜已经准备好了。”

霍珩抬头看了眼身边的聂然,虽然那张脸只是小小的修饰了一下,改动不大,但比起原生态的样子已经好了很多,她穿着一袭烟灰色的礼服,白嫩的肩膀露在外面,蕾丝的袖子在肩膀下方处,让他顿时有种想要直接扯碎的冲动。

“谢谢。”他的声音暗哑了许多,眼神也变得有些深邃。

卫薇看出了霍珩的变化,不动声色地将聂然推到了霍珩的车门旁,然后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阿虎立刻将门打开,聂然上了车才坐下,霍珩就说道:“你今天很漂亮。”

“谢谢。”聂然微微一笑,下意识地想要离他远点,顺便用手挡着自己的胸口。

刚才她可没有遗漏霍珩将眼睛落在自己的胸口,以及在盯着胸口看时要狼变的眼神。

看到她微小的举动后,霍珩这才不舍地移开了自己的眼睛,“等会儿你就待在我身边,不要乱跑。”

“嗯,知道了。”聂然虽然表面很乖地点头,但心里却在盘算着等会儿怎么才能远离霍珩。

到时候找个不显眼的地方看着刘震的举动,万一有什么再出手,如果没有就安静地蹲守在角落里直到晚宴结束。

车子飞快地在高速公路上行驶着,看着绿化带不停地往后倒去,她心里只觉得一片烦躁。

这又一个星期过去了,也不知道厉川霖那里找到文件里的蛛丝马迹了没有,她已经没什么心情在这里和这群人玩儿装菜鸟的游戏了。

一个半小时的车程过后,车子缓缓行驶进了一栋花园别墅内。

偌大的花园草坪看上去格外得阔气,一条宽敞的大路上铺着长长的红毯,两边整齐的排列着两列高大的梧桐树,地灯散发着小小的光线,一眼望去竟有些觉得在踩红毯的错觉。

车子刚停下,阿虎先将霍珩请了下来,安置在轮椅上,聂然则想要自己乖乖下车,却没想到搭上车门,就听到霍珩在对面轻轻地说了一句:“我来。”

接着自己推着轮椅到了她的车门旁,一如当初那般绅士地替她开了车门。

聂然刚想开口道一声谢,就看到突然一辆加长的林肯快速地开了过来,甚至还故意在霍珩的商务车前狠狠地别了一下。

“吱——”那紧急的刹车声,惊得周围的人纷纷侧目。

“哟,小弟这么早就了。”听到小弟这一声后聂然都不用去多想就可以确定,是霍旻来了!

那人今天的声音里透着愉悦感,走过来的时候先是拍了拍霍珩的肩膀,接着将视线转移到了聂然的身上,“还带着女伴,化了妆果然不一样。”

霍珩微微一笑,“大哥来的也挺早啊。”

“今天晚上对于我们霍氏来说,是最重要的一天,我作为嫡长子怎么样也要早点过来帮忙。”霍旻一副今天我是主场的表情。

虽然他说的没错,自己是嫡长子应该早点过来,可事实上霍启朗既然把霍氏的明面公司交给了霍旻,地下公司交给了霍珩,也就是说白天的员工庆祝的确需要他来主持。

但晚上应该说是霍珩主持,可现在他用嫡长子的身份膈应霍珩,还甚至堂而皇之的想要抢晚上的主场权,那其中的想法和挑衅就不言而喻了。

可惜霍珩装傻,平平淡淡地说了句,“大哥说的是。”

丝毫没有自己的权利被挑衅了的气愤。

霍旻早就习惯一拳打上去软绵绵的无力感,又加上今晚上又好戏登上,满脸都是兴奋感。

“我可是很期待今天晚上的宴会呢,小弟你呢?”他嘴角地笑笑得诡异,就就连话都说得意外深长。

聂然看和他那副样子,心里只觉得鄙夷。

高兴难过都表现在自己的脸上,这样怎么可能做的了大事,瞧瞧人家霍珩遇到事永远都是微笑淡定的样子,当初那名董事甚至举枪在办公室乱转,她都没见霍珩有想多的意图。

就凭这一点霍旻也早晚会在这场继承者的战争中随时牺牲掉。

“我也是。”霍珩温和一笑。

“行了,咱们就不要站在这里说话了,去见见几位叔父吧。”霍旻急忙催促着。

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将这台戏唱起来了。

昨天晚上阮良芫好不容易在自己的威迫下答应了下来,又有五叔的人可以作证,甚至还找了当时霍珩的几个亲戚,哈哈哈,这下霍珩是死定了!

霍珩抬头看了眼他,点头,“好。”

霍旻抬脚先走了进去,阿虎推着霍珩也随即跟了上去,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才走到别墅门口,霍珩却扭头朝身后一看。

“怎么不走?”

他看着还站在原地的聂然,不禁眉头皱起。

聂然讪讪一笑,“我去不好吧。”

还不等霍珩让她跟上,就听到霍旻的声音响了起来,“有什么不好的,上次又不是没见过。”

“……”谁要你多嘴了!聂然在不经意间恨恨地瞪了一眼站在最前面的人。

原本她还想着怎么能和霍珩分开进去,谁想到霍旻这时候来了,简直就是天助她也!

但最后还是被霍珩眼尖的发现,功亏一篑!

天知道这里面有多少个女伴,她实在是懒得应付那些又和上次一样跟那个蠢女人一样的女人们。

霍珩招了招手,“过来。”

那语气就像是在喊小猫小狗似得,让人讨厌。

可迫于周围一群人都看着自己,她只能无奈地走了过去,跟着他一并进入了别墅内。

其实说是周年庆,但更像是聚餐,没有舞池没有音乐,只有一桌桌铺着红布的餐桌,就像是喝喜酒似得。

屋内井然有序的将冷菜一道道的送了上来,感觉有些沉闷。

他们三个人穿过空荡的大厅,推开了旁边的一间休息室,里面烟雾缭绕,只听到一声惊喜的喊声和麻将碰撞的清脆声音。

“清一色,我胡了!”

带头的老二笑着付了钱,“老五,你今天手气很旺啊,这可是第六把清一色胡啊。”

“没办法,运气来了怎么也推不掉啊。”老五得意地抽了口烟。

霍珩的轮椅并没有推进去,而是挡在了门口,这样聂然就只能站在他的身后。

不过也挺好,不用闻呛人的烟味。

霍旻走了进去,笑眯眯地揽着两个叔父们的肩,亲昵地打招呼,“各位叔父们好啊。”

“阿旻阿珩来了啊,都挺早啊。”老二摸了一张牌后,趁着空挡抬头看了一眼,笑着回应。

“大日子嘛,当然要早点来啦。”

“不错,到底人越大越成熟稳重了。”老五趁机夸奖了他一番。

众人纷纷点头。

“五叔这么夸我,我等会儿上场可得好好给五叔喂牌了。”

“你小子!”

不得不说,在讨人喜欢这方面好像霍旻做的更为出色,什么该讲什么不该讲,什么时候应该孩子气些来讨这些叔父们的喜欢。

相比起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甚至从进门后就没有开口的霍珩,真是好太多了。

聂然站在霍珩的身后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将这两位从到到尾比较了一番。

晚宴还有半小时就要开始了,而这期间霍旻开始满场跑了起来,看到来人就各种笑着应酬,完全把自己当成了一把手。

而真正在公司里当家做主的霍珩却被晾在一边。

这种诡异气氛下,其他和霍珩合作的不错的伙伴不禁先是下意识地看了眼坐在角落的霍珩,然后才和霍旻攀谈了起来。

当然,也会有例外,比如说刘震和罗特先生。

罗特先生刚下飞机赶过来之后,就立刻被热情迎接了。

那笑得彬彬有礼的霍旻对他又是递酒又是拥抱的,搞得他十分的别扭。

“罗特先生,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罗特被一把抱住了之后,透过人群看向正坐在角落里的霍珩,只见那人正像是看好戏一样地对着自己微笑。

“霍旻先生,今晚上不是霍二少来主持吗?”罗特这一句话瞬间让正笑得十分之灿烂的霍旻当头一棒。

笑容当场就凝固了。

罗特先生看他僵住了的笑容,只觉得一阵莫名其妙,点了点头后朝着角落里的霍珩走去。

“怎么回事?”罗特先生走就忍不住问霍珩这奇怪的状况。

“大哥看我身体不便,所以就亲自迎接。”霍珩微笑地解释了一句。

“是吗?”罗特先生转身又看了眼正在迎接别人的霍旻,最终摇了摇头,“我看不像吧,应该是司马之心路人皆知吧。”

刚学会几个成语的罗特先生连忙炫耀自己的中文水平,可惜惨遭无视。

他顺着霍珩望去的方向,霍旻正在迎接刚进门的刘震。

罗特暗自疑惑,这些年的动作大家都是看在眼里了,原本前几年还是有所收敛的,每次晚宴都是最后一个到,这样也索性眼不见心不烦。

可今年的晚宴他怎么变得这么积极了?

是急不可待了吗?

又在心里头默默使用了一个成语的罗特先生倍感自豪。

“刘总怎么才来,我都已经等你很久了。”看到刘震进来,霍旻立刻第一个上去迎接的,甚至为此还特意从路过的服务生的餐盘里拿了一杯酒递了过去。

“路上堵车耽误了一些时间。”刘震笑着接下了红酒,但眼睛连看都不看霍珩一眼。

罗特扭头看了眼身旁的霍珩,发现他神色淡淡,没有什么表情。

“来,我给你再介绍一下咱们公司的几位董事。”那头的霍旻笑着将他迎进了那间包厢内。

“我说这个刘先生怎么回事?不是你的合作伙伴吗?”罗特看着那两个人进了包厢后,小声地对霍珩嘀咕了一句。

“大哥看我腿脚不便,帮帮我而已,罗特你不用这样。”

那话语里要多大度有多大度,罗特看了看他,突然冒出了一句,“我是不是在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啊?”

噗——聂然在听到罗特这句话的时候,硬生生的憋住了即将要脱口而出的笑声。

她刚才耳朵没出错吧?他把自己比成太监?

一个大男人什么不好比喻,把自己比作太监,还这么心甘情愿,她还真是头一回见。

这个罗特先生中文不好就应该再去修炼修炼,半吊子的中文拿出来丢什么人啊真是!害得她憋笑憋的那么辛苦。

此时的霍珩终于将视线移到了罗特的脸上,他慢慢地勾起了笑,“如果你觉得自己是,我没意见。”

“你很冷静,我不冷静,不就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嘛。”

罗特努力回想,没错啊,中文老师的确是这么教的啊,自己没有运用错误啊。

可为什么霍珩的笑容却那么的怪异呢?

感觉到霍珩那不怀好意地笑后,罗特觉得还是闪人比较好,于是拿了杯酒就冲进了人群里和别人高谈论阔了起来。

只是他讲到兴起之时会偶尔冒出几个成语,但随即场面一度尴尬,霍旻好几次努力地刚炒热气氛,可罗特随便一个成语就可以瞬间冷场。

这让霍旻不得不怀疑,这人是不是故意的,没事干嘛总把太监挂嘴边。

可其实罗特之所以喜欢用这个词语,只是单纯的觉得字长,显得好有学问而已。

“怎么样,适应吗?”一旁的霍珩看到聂然努力憋笑而有些发抖的身体,嘴角也轻轻扬起。

聂然努力清了清嗓子,坦白地说道:“还好,反正不需要交际应酬挺好的。”

“嗯,我也觉得挺好的。”霍珩看了看聂然因为憋笑而涨得有些微红的小脸,脸颊上飞出了两抹绯红让他心头痒痒的,很不走心地说道:“走吧,推我去后花园晒晒。”

“大晚上的晒不到太阳。”聂然被他那一句晒晒个晒回了正在听罗特将笑话的心思。

这人确定不是在逗自己玩儿?

霍珩也似乎发觉了,但他丝毫没有尴尬,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我晒月光。”

站在他身后的聂然无奈撇嘴,都初冬了天又那么阴,哪来的月光可以晒啊。

后花园那种鬼地方人少风大,出去不是活受罪嘛!

“可是这个晚宴不是很重要的吗?”聂然还想要将他劝下,毕竟他穿西装自己穿的是裙子,到最后挨冻的是她好不好!

“不是已经有人满场跑了吗,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霍珩意有所指,推动着轮椅低调的往偏门出去。

不远处的霍旻看到霍珩如此落寞离开,心里更加得意了起来。

但其实他不知道,霍珩在看到聂然穿着那身裙子之后,早就已经心不在这儿了,现在霍旻自己跑出来替自己热场子迎客人,他巴不得呢!

果然,刚进了后花园,天空上连颗星星都没有,更别提什么月亮了。

霍珩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递了过去,“外面冷,披上吧。”

虽然他很喜欢聂然穿成这个样子在自己面前晃悠,但生病了就不好了。

聂然站在那里,下意识地拒绝,“我没事的。”

“你这算是在欺负我残疾,没办法给你披衣服吗?”他定定地半举着手,嘴角含着笑,自嘲地问道。

聂然被他问的语塞,这才不甘愿地身手想要去接衣服,“那……谢谢霍先生了。”

谁料,那人压根就没松手,一个巧劲将她拽了过去。

聂然顾及着自己的衣服会让自己走光,又怕用力太大被他看出点什么,就这么一个不小心后,直接跌入了他的怀里。

他怀中那股清冷气息随着自己的跌入,而漾了开来,瞬间将自己包裹。

“喂!”

聂然挣扎着想要起身,却听到耳边传来了男人的低语,“我更喜欢用实际行动来表示谢意。”

他鼻子的温度有些凉,触碰到自己的耳廓,让她小小的哆嗦了一下。

“这么敏感?”

男人的轻笑声让聂然有些恼怒了起来,

“霍先生你干什么!”

“我不想玩下去了,这个游戏。”

游戏?什么游戏?他对自己又设圈套了?

聂然下意识地惊讶抬头,却不料被他捕捉了到了自己的唇,他一口含住了她的唇瓣,手立刻扣住了她的脑袋。

这几个星期他因为有事牵绊,所以也就放任她去了。

可当刚才在车门外看到她时,他就觉得后悔,当初答应给什么平淡生活,害得他自从南城回来以后就再也没有尝过她那双红唇了。

那一刻他只想把她打包回家,然后狠狠地、狠狠地疼爱。

这什么见鬼的宴会他一点都不想参加!

“唔……唔!唔!”

被压在怀中的聂然努力抵抗着,可喉咙里发出的咽咽呜呜声让霍珩只觉得下腹发紧。

他重重的压着她,让她的手无法挣扎出来。

而另外一只手擒住了聂然的下巴,强行叩开了牙齿,舌头长驱直入,然后纠缠着那丁香小舌,口水发出的啧啧声让他听得头皮发麻,恨不得上下其手。

可惜两只手都不能放松,这小妮子就是只野猫,一不小心就会被挠花脸。

终于一个气息绵长的吻后,霍珩这才恋恋不舍地退了出来,看着身下那双带着薄怒眼神的聂然。

“霍珩!当初说好了各自归各自的,你出尔反尔!”

她因为刚才被堵着嘴亲吻了一番,唇有些肿,脸因为呼吸不畅而被憋的通红,声音里怎么听怎么觉得有些撒娇的味道。

霍珩低头看着怀里的人,轻笑了起来,“是啊,我出尔反尔了。”

“你这个披着狼皮的伪君子!”聂然咬牙,眼底一片怒火。

他抵着聂然的额头,两人四目相对。

“错,我是真小人,但对你的确是君子,只不过是瘾君子。叶澜,你让我上瘾了。”

聂然错愕间瞪大了双眼看着他。

这霍珩到底发什么疯,对自己这张脸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下得去嘴,心里不会有问题吧?

突然,后花园的的小径上响起一阵仓促的脚步声。

------题外话------

哈哈哈,今天是大年初一,夏夏还坚持万更,爱不爱我?而且我还特意给你们糖次~怎么样,这章甜蜜不?美滋滋不?哈哈哈哈!~

纨绔军妻的验证群:118771270~欢迎各位进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