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黑吃黑,留了后招/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嗯。”聂然不敢多解释,就怕说得越多他反而看出什么破绽。

他的眼神太过犀利,心思又缜密的可怕,她不敢轻而易举地做出任何的决定。

“哦,那就好。”

对此霍珩并没有太多的纠缠,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就自顾自地拿起手边的水杯抿了一口。

可聂然心里却有些不淡定了,那就好?好什么?

他现在不应该刨根问到底吗,怎么会点到为止呢?

是不是还有后招?

一时间聂然有些捉摸不定他心里的想法。

坐在对面的霍珩此时却忽然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说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这算完了?

聂然看着他拨动自己的轮椅,打算往门外走去,立刻回过了神上前帮了他一把,“哦,那我就不留霍先生了。”

然而就在她的手刚搭上霍珩轮椅的那一瞬,轮椅里的霍珩却突然猛地握住了她的手将她拉入了自己的怀里。

聂然一着不慎,又被他给拽进了怀中!

她坐在霍珩的腿上,两个人就这样四目相对着。

这家伙不会又要耍流氓了吧!

“霍先生,你要干什么?”她警惕地望着他,全身紧绷着,犹如一只竖起毛的小野猫。

霍珩看了她几秒钟后,这才松开了手,“我忘记上次在花园里你那小气的模样了,算啦,暂时放你一马。”

聂然从他的腿上站了起来,率先开了门,面无表情地示意他离开。

“真不可爱。”霍珩失笑着摇了摇头,推着轮椅离开。

坐在车内的阿虎看到二少自己一个人下了楼,马上下车去接,将他安顿好在车上后,车子从小区里倒了出去。

聂然站在窗口,冷冷地看着那辆车缓缓地行驶出了小区。

暂时放自己一马?呵!鬼才信呢!

霍珩这种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怎么可能会半途而废!

她分明感受到他刚才那只手握着自己的两只手臂,那两个地方是唯一当时穿着裙子被袖子遮住的地方。

他在检查当初那个男人说话的真实性!

这个该死的腹黑男人,真是够小心翼翼的!

还好自己的伤口被厉川霖包扎的及时,这些天来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都已经不需要纱布包着了。

就算他再怎么用力握,都不会有流血。

这一劫她算是逃过去了。

而在车内的霍珩看着车外的街景,神色却有些沉沉。

她当时穿的那条裙子那么紧身,如果有纱布一定会看得出来,身上的可能性别排除,手臂虽然自己刚才也亲手验证过了,但这么多天过去,不排除伤口已经愈合的可能性。

所以,如果真的是她……

该死的,竟然是枪伤!

当时听到的时候,他恨不得拿刀把那个人的手直接给剁了!

“二少,是不是该带叶小姐回一趟家里。”在车上的阿虎看到自家二少为了这个叶澜几次三番的突破自己底线,甚至连霍家二少的未婚妻这个头衔都拿了出来,他小心地询问道。

霍珩这时转过头,幽幽地看了后视镜里正望着自己的阿虎一眼,“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我的主了?”

阿虎立即低下头,“对不起,二少。”

“那边的事情办好了没有?”霍珩重新将头转到了窗外,漫不经心地问道。

阿虎严肃恭敬地点头道:“已经办好了。”

“藏匿的地点都找到了?”他的手无意识地叩着车沿边,一下又一下。

“是的。”

过了好一会儿,霍珩继续道:“人手全部安排好了吗?”

“安排好了,一切准备就绪,就等行动了。”

“嗯。”

最终,霍珩轻点了下头,没有下文了。

等了这么久,终于该来了!

星期五的一大早天气格外的冷,据说是三十年难遇的寒潮要来袭了,天阴沉的不像话,似乎随时会被那大片大片浅灰色云层压境的感觉。

聂然听着办公室外那些白领们叽叽喳喳的探讨着这一恶劣天气,手上的动作却越发的快了起来。

今天就是合约签订的日子了,一切只要等到合约签下,就全部尘埃落定了。

这几个月的卧底生涯到今天总算是即将要结束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忍不住轻舒了一口气。

“你这儿好了吗?好了就赶紧上车!”卫薇将一切都整理完毕后,快步走进了聂然的办公室内,脸上的神情紧张而又焦躁。

“嗯,已经全部整理好了,所有的东西都带齐了。”聂然将电脑放入了电脑包内,然后拿着自己的工作包,跟在卫薇身后走了出去。

上了车后,这一路上卫薇都在不停地嘱咐着,直到到了目的地,她依然不停地反复来回的叮嘱,“记住了,等会儿签合约的时候你就站在门口,有事的话自然会叫你进去。”

“知道了。”聂然被她拽拉着不放手,无奈之下只能借尿遁想要逃离,“那个薇姐,我想上厕所。”

卫薇一听立刻皱起了眉头,“你怎么这个时候……去吧去吧,快点啊。”

一等她放行,聂然马上就像是撒脱了的兔子,一溜烟儿地跑进了女厕所。

她先是谨慎的将所有隔间都看了一遍,确定没有人后,锁上了门,接着把水龙头都开到了最大。

这才用手机打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才通,她低声就问:“怎么样,你的人安排好了吗?他们马上就要签约了。”

那头厉川霖地声音随即响起,“已经全部安排好了。”

“那就好!”聂然这才稍稍放下了些许的心,但很快她又想到了什么,连忙问道:“对了,那边交易点你们安排人手了吗?”

厉川霖的声音却在这时候停顿了两秒,这才继续说道:“已经在去的途中。”

在去的途中?这是什么意思?

聂然明显听出了厉川霖话语中的异样,“为什么不事先安排好?”

“布局的是副局,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现在已经加派人手赶过去了。”厉川霖解释了一句。

正在派人赶过去?

那也就是说,交易地点那里现在连人都没有了?!

那如有此时他们提前交易,或者说出了什么意外,那岂不是被他们成功逃脱了?!

聂然听到后,忍不住怒声低咒了一句,“该死的,你不是总指挥吗?!”

可一想到他这个总指挥也只是指挥而已,那位可是局长,当下也只能烦躁地说道:“行了行了,你们那里抓紧时间!我挂了。”

随即就合上了电话。

厉川霖那句你自己小心都还么说出口,就听到电话里头已经变成了嘟嘟嘟——的忙音。

“厉队。”

一群人正坐在车内开小型会议,听到电话里那熟悉而又暴躁的声音后,原本安静的车内更加寂静了几分。

“继续开会。”厉川霖放下手机,冷冷地道。

一群人马上低头,“是。”

那头的聂然匆忙挂了电话以后,冲了马桶,然后洗了个手,装作上完厕所的样子走了出来。

卫薇看她甩着手上的水珠,一路小跑着过来,不悦地问道:“怎么去了那么久?”

“紧张,我每次一紧张都会这样。”聂然装作很无措地样子。

卫薇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她一眼,“你啊,真是的!”

聂然缩了缩脑袋,站在一边不敢吭声。

走廊上四五个保镖全部严阵以待,而卫薇和聂然两个人则站在包厢的一边,静静地等待着霍珩的到来。

然而当时间一秒秒的过去后,终于有一队人马走进了包厢内,但来的人却不是霍珩也不是阿虎。

刘震不由得皱起眉头,“怎么意思?霍二少为什么还不来?”

那个男人面无表情地说道:“抱歉刘总,我们二少身体突发状况,可能需要您耐心等一下。”

身体突发状况?

也是,霍珩的身体向来不好,病少的名号可不是虚传的,刘震也只能干坐在那里继续等待着。

时间随着墙壁上的挂钟慢慢流逝后,直到又过了一个小时后,刘震这回彻底绷不住了。

“怎么那么长时间,霍二少还没来?”他神情隐隐有些烦躁了起来,

站在对面的那名男人公再次恭敬的说道:“我们的霍总已经在路上了。”

刘震敲了敲桌子,“还在路上?我们约好的可是九点,现在都已经十点半了,你们搞什么!”

“还请刘总稍安勿躁!”

男人的话音才刚落,刘震手里的电话就响起了。

“嘀铃铃——”那一阵阵刺耳尖锐的铃声,打破了屋内焦躁紧张的气氛。

刘震按下通话键,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电话的那头喧闹到了极点,而且还夹杂着一个属下惶恐不安地大喊,“刘总,我们的货没了!”

刘震当场直接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脸色唰的一下就苍白了起来。

“怎么会货被抢了?是谁?”

似乎是在回应一样,电话那头的声音却在此时戛然而止了,但随之换成了那温润含笑,平淡冷静的声音,“刘总,谢谢你的货,我十分满意。”

刘震的心从原本跳到嗓子眼,一下子又沉了下去,他因为太过气愤和惊讶,有些结巴道:“你,你,你……霍珩!”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他明明全部藏好的货,怎么会被霍珩全部发现了呢?!

而站在角落里的聂然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满是愤恨,妈的,霍珩到底还是黑吃黑了!

她早在晚宴上看到刘震对霍旻的热络劲儿就已经觉得不对了,又加上霍珩骨子里就不是个善茬,能这么忍受刘震一次又一次的停摆,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可这有个什么鬼用,警察一个都不到场,霍珩吃饱喝足就走人,到时候只留下一个空空的仓库,这几个月的卧底等于白干!

就在她内心焦躁不已的时候,

“砰——”一声巨响过后,门突然被撞开了!

“警察,统统不许动!”

在听到这一声暴喝声中,聂然心底这才缓缓地松了口气。

屋内顿时所有人全部都慌乱了起来,聂然立刻抓住了卫薇的手,十分害怕地喊道:“薇姐,救我!”

可这时候卫薇哪里还顾得上聂然,用力地甩开了她的手,跌跌撞撞就要往后门走去。

聂然算准了身旁警察的追击速度,果然很快卫薇因为被自己牵绊了一下,一把被其中的一个男警员给抓住了。

“啊——!”卫薇一声惊慌失措的大喊后,就是拳打脚踢地挣扎。

“不许动!”警察将她反手制服在地上。

而一旁的聂然因为和刘震的距离太远,原本想牵制完卫薇后再去绊住刘震的,可没想到刘震竟然趁乱之际从后门慌忙溜走了。

该死的。居然没抓到他!

聂然正懊恼着,突然她感觉自己的膝盖处被人踢了一脚,还不等她说话,就被死死地压制在了地上。

“不许动!”一个女警干练的声音响起。

聂然被反手压在墙面上,动弹不得。

想她好歹也是杀手界的传奇,居然有一天会被一个小警员压在墙上,简直丢脸!

要不是她的身份不能随随便的戳穿,她早就一脚把那小警员就踹飞了,哪里需要脸贴着墙这么窝囊。

“怎么样,抓到几个人?”副局长穿着防弹衣,胖乎乎地从楼底下坐电梯上来。

“报告副局,除了刘震,其他人都抓获了。”其中一名警员对着副局长说道。

“那你们厉队呢?”副局长在环顾了屋内一圈后,皱眉问道。

“厉队刚带人去追刘震了。”

副局长点了点头,大手一挥道:“全部带走。”

“是!”

卫薇和聂然两个人被一前一后地押了出去,才刚下楼就看到厉队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两个人一个对视,聂然看到他神色并不太好,心里也有些沉重了起来。

难道……没抓到?

她因为思考而脚下的步子有些慢,却没想到被那名女警冷冷呵斥了一声,“赶紧走!”

随手就被推了几下。

从远处走过来的厉川霖看到女警那样简单粗暴的对待方法,虽然知道聂然这人根本不能以女孩子来看待,但他还是没有忍住地说了一句,“对她轻点。”

女警颇有些讶异地看了眼自己的领导,这么一座大冰山这么会温柔起来了?

但她还是应答了一句,“是……”

然后带着聂然进了警车。

车子很快行驶到了警察局门口,聂然又被带了下来,直接送进了一间宽大审讯房间。

里面所有的器材全部都亮着灯,她一个人坐在里面。

时间像是被静止了一样。

没过一会儿,两个警员从门外走了进来,坐在了聂然的对面,神色严肃而又冰冷。

“姓名。”

“叶澜。”

“性别。”

“……女。”

聂然坐在那两个人警察的对面,一问一答了好几次后聂然开始就有些不耐烦了起来。

要不是刘震还未抓到,她也不至于会被抓进来还要在这里受审。

这帮废物!

“在ML公司里担任什么职位?”

聂然深吸口气,回答:“……大秘书助理。”

“那么你……”

那名警察还未问完,就听到审讯室的门被打开了。

两名警察在看道厉川霖的时候,立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齐齐地喊了一声,“厉队好!”

“嗯,我来给她做笔录。”厉川霖走了过去,坐在了其中的一把椅子上。

那两个警员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收起了自己的审讯记录,走了出去。

“还有,把摄像机全部关掉。”

正走到门口的警员听到厉川霖这句话后,不禁停下了脚步,有些不赞同地说道:“这不好吧。”

另一个警员也急忙附和,“是啊,这不符合规定。”

厉川霖坐在那里,神色冷酷地重复了一遍道:“关掉。”

那两名警员一听,厉队的语气有些不对劲,当下也就不再坚持了。

关上了审讯室的门后,没过多久屋内所有设备的红灯全部都被熄灭了。

聂然这才恢复了自己原来的性格,没有了刚才手足无措的担心害怕模样。

“刘震呢?”她神情严肃地看着厉川霖,见他没有反应,她挑了挑眉,“你别告诉我,刘震你们没抓回来。”

果然,对面厉川霖轻点了下头,“跑了。”

“那在交易地点抓到人了吗?”

“也没有。”

“连人带货全部没了?”聂然不死心地问了一句。

“是的。”

看到厉川霖点头后,她心里最后的一丝希望瞬间被冷风给呼的一下吹灭了。

她猛地站了起来,“砰”的一声,椅子因为聂然太过激动,被撞倒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声音。

“妈的!你们警局是吃什么长大的,这点事儿都干不好!”

一直在门外守候着的两个人警员听到里面的动静,忍不住隔着门问道:“厉队,你没事吧?”

厉川霖连忙大喝了一声,“不准进来!”随即又看了看眼前正要暴怒的聂然,对着门外的人补了一句,“离远点!”

门外的两名警察听到后,同时皱起了眉头。

离远点?

这厉队到底是在里面干什么呢?

但碍于厉川霖是领导,只能乖乖地走到了走廊里等候着。

屋内的气氛降至到了零点。

聂然双手撑在桌沿边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厉川霖,咬牙切齿地问道:“现在怎么办,你打算怎么办?!”

“我会给你一个交代。”厉川霖抬头看向她,肯定地回答。

聂然死死地把着桌沿,手指因为过度的用力而泛白,生怕自己一个冲动,把手往厉川霖的脸上招呼去,“你给我什么交代?刘震跑了,货物没了,你现在和我说交代?你拿什么给我交代!”

“所有地方都设了关卡,刘震跑不远。”

聂然冷冷地笑了起来,“你说,我应不应该再相信你?”

厉川霖看着她,薄唇抿紧,“三天,我一定把他缉拿归案。”

刘震跑了他倒不是特别的上心,可货没了,的确很头痛!

那一大批的军火不见踪影,是对警方一个巨大的威胁。

“那货呢,你打算怎么查?”聂然最担心的就是鸡飞蛋打,自己的努力全付之东流。

“我们的人正在那里仔细的搜索,看是谁下的手。”

什么?还在仔细搜索?

聂然听到这里简直觉得人生要无望了,警察局的人到现在还没查出来是谁干的!

当时霍珩给刘震电话都还没打完,警察就冲进来了,按理算的话这期间的时间差也差不了多少,就算那边是后面派过去的,可霍珩的没有出现也拖延了一个多小时了,居然到现在也没查出什么蛛丝马迹。

聂然扶额,“是霍珩拿走的,他黑吃黑了。”

黑吃黑了?

厉川霖在A市待了几年,霍珩这些年的地下势力越来越强劲,周围的几个市他也都渗透了过去,如果这笔货再给他吃了,那他的势力大的就该超乎想象了。

他立即起身,快步往门外走去,“我现在立刻去申请搜查令。”

但却听身后传来了聂然冷静的声音,“没用的,霍珩这个人在做第一步,就已经把后面的九十九步全部想好了,你现在后知后觉,早就晚了。”

厉川霖不由得停下了脚步,神色冷硬地沉思了半天。

聂然脚下一挑,将椅子扶起,坐在了下来,神色冷静地分析着,“现在当务之急,你一定要把刘震找出来,务必!我怕霍珩收到消息之后,趁着黑吃黑以后把人也给直接灭了。”

虽然她不怕刘震跑,但就怕霍珩的第二步就是杀了刘震,那最终的一切就真的化为乌有了。

“嗯。”

聂然看他现在就要出门去吩咐,又立刻吩咐了一句,“还有既然不能抓霍珩,就派人24小时盯着他!说不定可以从他这里做突破口,找到刘震!”

刘震被他吃了那么多的货,又被警察追杀,说不定就跑去找霍珩报仇。

到时候一箭双雕也未尝不是好事。

“好。”厉川霖拧开了门把,快步往门外走去。

聂然看屋内又空荡了下来,很自然地就走了出去,但却被正站在走廊上的两名警员给挡住了去路。

“我们对你的口供还有没有录完,请你回到位置上去。”

“我录完……”聂然转身去找厉川霖的身影,可惜那人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了字就这样被她吃回了肚子里。

两个警员将她重新带回了审讯室,又经历了足足五个小时候,这才将她放了出来。

聂然当时的内心是崩溃的!

她真想一脚踹飞厉川霖!

饿着肚子的她无力地走在警察局里,正巧遇上了也已经审讯完毕的卫薇。

她急忙走了过去,担心地问道:“薇姐你没事吧?”

“我还好,没……没什么太大的事情……”她脸色有些苍白,手指都有些微凉,估计是刚才警察开枪的声音又勾起了她心里那些不好的事情,所以变成这幅样子。

但随即她又紧握了自己的手,虚弱的神情里带着一丝冷意,“你在警察局没说什么吧?”

聂然连忙摇头,“没有,我什么都没有说。”

“嗯,那就好。”卫薇当下松了口气,撑着墙面一步步地走了出去。

“可是,薇姐我们现在怎么办啊?”聂然压低的声音里带着满满的不安和无措。

“这个我也不清楚,反正到时候再看吧。”卫薇无力地摇了摇头。

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办,为什么警察会突然过来,听刘总的口气好像霍二少直接抢了货。

那会不会报警的人就是霍二少呢?

这些年她跟着刘震做了不少事,虽然刚才在里面她摘了个干净,说自己不过是个打工的,可只要等警察深入调查下去,她就算不是主犯,但也是个知情不报的从犯!

越想她越觉得心惊,整个人都止不住地哆嗦了起来。

只是还不等聂然说什么,审讯室里的几名警察又再次走了出来,看到蹲在角落里的卫薇后,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

“抱歉,你不能走。”

卫薇一看到四五个警察围堵在自己的面前,那居高临下的样子让她的心慌了起来,“为什么?”

“在刚才我们的警员在你的办公室里查到了一些资料,和你所说口供有些出入,我们有权在拘留你24小时。”其中一名女警察将她直接拽了起来,往审讯室里拖去。

卫薇看到那扇审讯室的大门,就想到刚才那几个人压着自己不停的发问,那种窒息感她不想再来一次了。

“不是,我……我是冤枉的……”她挣扎着解释。

那名女警没想到她竟然会反抗,对着身旁的几个警员说道:“把她带进去。”

聂然看着卫薇被直接扛了进去后,象征性地喊了几声,“薇姐,薇姐!”然后也就怕怕屁股走人了。

反正喊多了也没用,意思意思就成。

五个小时的审讯早已过了饭点,聂然从警察局走出来的时候,发现外头的天空已经阴沉地发暗,隐隐有暴雨的迹象。

她打开了手机,屏幕上显示出一条短信,她点开一看是一个地址,靠近A市海渔港的方向。

聂然冷然一笑,还好她有先见之明,给自己预备了一个后招。

知道不能光靠警察局里那群蠢货,所以威胁老三子让他暗自跟踪,这才有了这个地址。

她现在只要去探查一番,如果那批货真的在老三子所发过来的地址上,到时候再让厉川霖过来帮忙好了,不然她真怕到时候那群白痴鸣着警笛呜呜呜的跑过来。

拦了一辆出租车,她直奔海港而去。

在离到达目的地时,司机却突然停车了。

“姑娘,这儿没办法进去了,那儿在造指挥台,你只能自己走进去了。”

“好,谢谢师傅。”

聂然从口袋里正要掏钱,却听到那名司机师傅咦了一声,轻声自言自语地说道:“这儿怎么来了这么多巡逻人员啊?”

聂然手上的动作一停,顺势透过挡风玻璃看了过去,果然大门口里站着许多保镖。

她立刻把车钱给了司机师傅,然后想要下车。

“姑娘,这儿路很慌的,你自己小心点啊。”那个好心的司机师傅看到聂然正往港口码头走去,不由得提醒了一句。

聂然笑了笑,“好,我一定会注意的。”

她看着那辆车出租车倒了出去,又拐了个弯,随即驶出了港口以后,聂然这才回过头去,快步走到了一个角落里暗自观察。

港口的大门外聚集了十几个人在来回交叉的巡逻,可以看得出里面的戒备森严。

天空越发的阴冷了起来,没过一会儿豆大的雨水霹雳啪嗒的砸了下来,犹如兜头倒水一般,呼啦啦的一下就积起了水坑。

聂然微微一笑,这回连老天爷都帮她!

这种雨水天视线会因为雨水而受到一定的阻碍,只要她的速度够快,应该可以躲过这群人。

躲在一旁暗自观察了许久,雨下得越来越大,她看了眼远处天际线黑压压的云层,估算了下时间,这场雨应该会下到后半夜。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聂然觉得等天色完全暗下以后再行动比较好。

她静静地躲在海港不远处的一个小巷子里,这里的视线最好,隐蔽性也最佳,不容易会被发现。

但唯一的一个缺点就是,没有躲雨的地方。

她整个人都暴露在雨水下,那豆大的水珠狠狠地砸在她的身上,她不得不咬着牙在这寒冷的初冬之夜死死地抗住。

天色在时间的一点点的流逝下终于暗了下去。

在最后一丝灰暗的光亮吞噬后的那一瞬,聂然因为雨水而不得不半眯起的眼中光芒一闪,就是现在!

她身形一闪,快速地闪进了侧门的一个树丛之中。

那速度快得犹如微风吹过一般。

聂然谨慎地看了眼门口的那群人,好像并没有发现她的出现。

于是她看着比人高出一尺的墙头,她往后退了几步,随即一个助跑,猛地跳起,双手抓住了墙沿。

浓浓的夜色中,她用力一撑,整个身体翻墙而去。

聂然跳下之后,立即躲到了一旁的货车旁,仔细地勘察这周围的地形和巡逻的保镖。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巨大的港口却并只有十几个人零零星星的在巡逻,甚至手里连个手电筒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

外面明明摆出了那么大的阵仗,十几个人守一个大门,为什么里面却只有那么几个人?

难不成这里面有诈?

微微皱起眉头,她不敢继续行动,而是仔细的将周围的一切都看了个仔细,在确定这一切的确就如她表面上看到的那样后,她这才敢继续往里面走去。

轻松地避开了几个巡逻人员之后,她已经到了港口的核心边缘,而此时她才明白为什么里面的巡逻人员那么的少了。

眼前赫然出现了几百辆的吨位货车。

就这种架势,就是警局里所有的警察出动也需要排查搜寻好一会儿,又加上这种下雨天,所有的气味都被隔绝了,警犬估计都无济于事。

霍珩果然够绝!

聂然躲在角落里,瓢泼大雨就这样倾倒在她的身上一样,身体的温度在急速的流逝。

她明白,如果自己再不行动,极有可能会被休克过去!

这具身体的体能素质根本还没恢复到她以前的巅峰时态。

她无法一间间的去查,只能屏息凝神地蹲守在那里,一点点地将视线扫过。

这种大批量的军火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不可能被来得及搬动,东西一定都在车上,那么车子的重量会比一般货车的重量加重很多。

她突然想到那名司机师傅的话,那个离港口一段必经之路上的一个工地,正在建造新的指挥台,那里钢筋水泥弄了一地。

如果车的重量够重的话,轮胎上肯定会沾很多的水泥!

所以她只需要找轮胎上被冲下来的水泥印记,哪个多哪个一定有问题!

但她必须要抓紧时间才行,雨量太大容易冲刷走那些印记。

聂然在车辆中来回穿梭,可毕竟是几百辆的车子,那里那么容易就能找到!

她一天没有吃饭,体内能量不足,加上在冰冷的雨水中长时间的浸泡,聂然的唇已经开始有些苍白了起来。

如果不是在奔跑,四肢已经开始麻木了。

聂然躲在雨水中猛朝着自己冰凉的小手哈了几口热气,可这并没有什么效果。

她一边查找车辆轮胎,一边还有躲避这那些巡逻人员,两者兼顾加上这倾盆大雨,聂然渐渐有些力不从心了起来。

聂然粗粗地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正打算继续时,忽然之间听到墙边有异响!

虽然那声音被大雨的声音覆盖着,但聂然还是听到了。

难道自己被发现了?

她躲在了一辆车后,警惕地望着那个发出声响的地方,静静地等待着。

脚步声踩在雨水中发出的“踏踏踏——”的细微脚步声。

聂然的心“砰砰——砰砰——”地跳动着,她屏住呼吸,将自己的存在感降低到最弱。

终于,脚步声临近到了她的身边。

聂然的手慢慢的滑落至自己的腰间,知道那一只鞋子出现在自己的眼帘时,她倏地拔出锋利阴冷的匕首,飞射了出去。

可来人似乎警惕性也不差,在聂然甩手将匕首飞出之际,似有所感应一般,在雨水中一个转身利落地就躲开了。

聂然当下急冲了过去,手里的匕首一横,冷芒的刀刃将雨水划破,飞溅了一地。

可就在她扎过去之际,那人眼明手快的握住了她的手腕,低喝了一声,“是我!”

熟悉的声音让她原本要扎下去的第二刀堪堪停在了半空中。

暴雨的倾斜让她几乎睁不开眼睛,两个人站在这天地间,浑身湿透。

“厉川霖?”聂然不确定地喊了一句。

那个人简短地回应了一句,“是。”

“你怎么会在这里?”聂然眯着眼问道。

虽然她是让厉川霖去24小时跟踪霍珩,但也不可能会这么快找到这里来啊?!

厉川霖松开了紧握着聂然的手,“这里是我的线人告诉我的。”

又是线人!

聂然将匕首放回了自己的腰间,眉头紧紧地皱起。

“你怎么会在这里?”厉川霖看着她,也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他当时是自己私下安排了线人,所以才会得到了这里的消息,那么聂然呢?

她怎么会知道这里,而且甚至比自己更提前来到这里。

刚才自己握着她手的时候,他分明感觉到她偏低的体温,应该是在雨水中淋了很久才会变成这样。

“我也有线人啊。”聂然显然不想和他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转身就打算继续查看轮胎去了。

可厉川霖明显不想放过这个问题。

他跟了过去,问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什么?”聂然漫不经心地反问了一句,眼睛却盯着身边的两辆车的轮胎,上面并没有过多的迹象。

“这个港口的消息。”

“我忘了。”聂然随口胡诌了一句,轻松地避开了不远处的两个巡逻人员后,继续重新换了辆车检查。

厉川霖神色沉沉,“你说谎!”

刚才明明在警局里的时候她还处于生气愤怒,而一转眼的功夫却又出现在这里!

他有种自己被戏弄了的感觉!

聂然转头看向了他,神色冷淡地说道:“那我说,我对你们警察失望了,行不行?”随即又转身查看。

厉川霖一窒,却又无力反驳。

的确这次的事件,如果副局长肯听从他的意见,也不至于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还好他让自己的线人盯着霍珩的动静,以防万一。

只是没想到,这个万一最终还是出现了。

他站在聂然的背后,沉默着没有了声音。

聂然扫了眼天空,不行,这雨势太猛,再拖延下去可不行。

“傻站在那里干什么,快帮忙检查轮胎下的水泥,如果异常的多,那车里说不定会有货!赶紧的!”聂然在大雨中,压低了声音对他说道。

厉川霖索性不问原因了,冒着雨点了点头,也开始搜寻了起来。

他相信聂然的能力!

不得不说,两个人的速度果然比一个人快了很多,过了将近二十分钟后,厉川霖终于到了有异常的轮胎。

聂然检查了一番,果然轮胎上的防滑花纹里深深嵌着水泥和泥土,就算是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依然还有很多。

两个人一个对视,聂然轻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紧接着两个人观察了一番周围的环境后,聂然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根铁丝,插进了货车的锁里,连番捅了好几下。

因为冰冷而冻僵发麻的手此时有些不听使唤,聂然狠狠地搓了几下手,又哈了几口气,哆哆嗦嗦地继续开锁。

站在下面观察环境的厉川霖见她弱小的身体在不停的打颤,嘴唇冻得已经没了一丝血色,索性将她轻轻推开,自己亲自上阵。

聂然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没想到这人居然也会做这种事儿。

等了没两分钟,锁被打开了,厉川霖将货车的门轻轻地拉开。

聂然急忙往里面一瞧,却顿时傻了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