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等待救援,一场告白/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的一声惊恐呼救让霍珩的眼神又寒了几分,他敛眸沉静地问道:“大哥为何这么想不开,去国外散散心不好吗?”

“散心?我怕我没那个命散。”

他霍旻又不是傻子,去国外万一出点什么事情,到时候倒霉的都是他自己一个人!

谁知道霍珩会不会在自己的身边安插些什么人,只等着风头过去就弄死自己。

霍旻冷笑着拉开了抢上的保险,那清脆的金属声音让聂然心头一凛。

保险已经拉开了,又是这么近距离,如果等会儿霍旻不小心扣动了扳机,她该怎么做才能躲过这一劫,而且还不让霍珩发现。

而在对面的霍珩在看到拉开保险的时候,眼神明显颤了一下,声音更是冷如冰窖,“大哥你要想清楚了,这原本不过就是家事,你现在如果开枪,那到时候我和父亲都没有办法帮你了。”

“帮?你别说笑话了行不行,都到这种时候,装什么好弟弟啊!”霍旻站在原地冷冷嗤笑着。

一旁的刘震看到他们兄弟两个人的对峙,那凝重紧张的气氛顿时上升了一个台阶。

他不露声色地躲在了霍旻的身后,就怕霍珩到时候开枪,这样也好让霍旻替自己抵挡一阵。

反正现在是他们兄弟两个人的内部矛盾,他就不要凑在这里面当替死鬼了。

“我告诉你,你如果不想让她死,拿出你腰间的枪顶在自己的太阳穴上,然后开枪。”霍旻手中的枪顶着聂然的太阳穴,威吓道:“不然,我就杀了她!”

聂然感觉到自己太阳穴上又加重了几分的力道,心里咬牙切齿的很。

她这辈子什么时候被人这么顶过枪,敢这样不知死活对她,简直找死!

而另一边的霍珩在听到霍旻地威胁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做出动作,而是坐在那里,神色沉沉地看着聂然。

霍旻冷笑了一声,“怎么,怕死啊?那行啊。”

说着,扳机上的手似乎是要发力了。

霍珩倏地瞳孔微缩,立刻应答道:“好!”

就这一声好,却惊得身后的阿虎忍不住出声喊了一句,“二少!”

二少是疯了吗?这个怎么能答应下来!

顶着太阳穴开枪,那不就是自杀!

为了个女人自杀,还是一个长得那么普通的女人,这要是传出去,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可惜霍珩像是没听到阿虎的抗议一样,眼神依旧紧紧地盯着霍旻手里的枪,“你别动她。”

霍旻得意地笑了起来,“既然心疼就赶紧拔枪啊!”

今天他非要让霍珩死在这里不可!

不然,无法消除他心头之恨。

更重要的是,只要霍珩死了,那霍氏就只有他这一个继承者了,不管好坏,老爷子都没办法挑选了。

到时候只怕老爷子得把他请回去了。

越想霍旻越觉得自己想的没错,正沉浸在自己幻想里的他却敏锐地感觉到对面霍珩动了!

他以为霍珩是要对付自己,急忙抓紧了聂然,说道:“你别想玩儿什么花样,你要是吓到我,手一抖……呵呵……”

拿笑声让霍珩的手微微一滞,之后的话显然就不言而喻了。

霍珩沉默地将自己腰间的枪拔了出来,然后慢慢地举起。

“拉开保险,开枪!”霍旻看到他果真为了这个女人不惜拿枪指着自己的脑袋,眼底兴奋的光芒越来越甚。

早知道要抓什么阮良芫,简直白费力气,还不如抓这个女人来得更有效果!

说不定都不需要什么阮良芫作证,霍珩自己就直接和霍启朗坦白了,真是浪费了他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

为了撬开阮良芫的嘴,他动用了各种办法才找到了她的侄子,后来竟然才知道原来是跑到了南城的私人贵族上学,不得不说这个阮良芫还真是挺疼爱这个孩子的。

只是可惜,再疼爱,最后还是被霍珩的几句话给软化了下来,导致自己现在这幅惨样。

阿虎看到自家二少真的举起枪来,当下低吼了一句,“不要,二少!”

也不知道是不是阿虎的阻止让霍珩清醒了过来,他的枪举在半空中就停了下来。

霍旻阴狠地将枪指了指聂然,朝着霍珩大喊,“快开枪!不然我杀了她!”

“你希望我救你吗?”

霍珩坐在轮椅里,脸上的线条凌厉且冷硬,可他神色淡淡。

冬天的冷风卷起,立刻吹散了他的声音。

被挟持的聂然此时哭丧着脸,一副很害怕的样子,“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是不知道,还是不敢说。”霍珩的话依旧淡定。

聂然使劲地摇头,“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他一如当初哄骗聂然开枪时的声音,蛊惑着,诱惑着,“只要你说,我一定做到。”

聂然眼眸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暗光,随即猛地摇头,“不,不,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说吧,我不怪你,真的。”

“不,别逼我,别逼我!”

“说吧。”

“别逼我!”

因为两个人的语速越来越快,挟制着聂然的霍旻看着他们两个人不断的问题和回答,视线在他们两个人之间快速地来回移动。

终于,霍旻被这两个人的话给搅得头有些嗡嗡嗡了起来,他皱着眉头不耐烦了起来,对着聂然一句暴怒的冷呵,“闭嘴!”

白痴!

聂然看到他对着自己暴怒了一声后,心里默默地冷笑了一声。

而就在几乎同时就听到“砰——”的一声枪响,霍珩手里那把枪眼里冒出几缕黑色的硝烟。

原本还竖眉怒喝聂然的霍旻像是被定格了一样,随后松开了手中的枪支,犹如无骨的蛇一般软软倒下。

一切归于平静。

看吧,就是个白痴!

霍珩之所以逼迫自己,无非就是想来扰乱霍旻的心智,只要他的视线有一秒没有停留在霍珩的身上,那就给了他枪杀的机会。

霍珩将枪收了回来,幽幽地说了一句,“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就替你来做决定好了。”

聂然的思绪被他拉了回来,立刻也装作被枪声吓着了似得,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甚至在看到躺在地上的霍旻时,连连往后退了几步。

“已经没事了。”霍珩拨动着轮椅,走到了她面前,伸出一只手。

温暖的光线下他逆光而来,整个轮廓因为日光只看得出模糊的一片,但聂然听得出他声音里温柔得犹如春风。

那感觉真是披荆斩棘而来的王子。

如果她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或许真的要被他的几次三番的相救下,许诺出一颗真心。

可惜她不是,她的心里十分清楚他温润如玉笑容下藏着一个暴戾冰冷而又野心勃勃的灵魂。

聂然一脸劫后余生地看了眼倒在自己身旁不远处的霍旻,“他,他……是死了吗?”

“嗯,他死了。”霍珩弯腰,硬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

一触碰到她薄薄的睡衣,那带着异常高的温度从他指尖传来,他眉头顿时拧起,“你是不是发烧了?”

聂然将手立刻抽了回来,勉强笑了笑,“我没关系的。”

昨天她跟着卫薇去签约的时候可是活蹦乱跳的,不过一个晚上就烧成这样,难免会让霍珩疑惑自己昨晚做了什么。

对于这个男人,还是小心为上比较好。

霍珩将自己身上的西装脱下,披在了她的身上,声音虽然轻柔温和,可那说出来却气得人咬牙。

“把衣服披上吧,小心烧太久烧坏脑子了!”

聂然趁着所有人都没注意的时候,瞪了霍珩一眼,在心底默默腹诽了一句,你才烧坏脑子,你全家都烧坏脑子!

而霍珩这时候也因为将重点放在了还留在那边没有动弹的刘震身上,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她那几个小动作。

“把他给我带走。”霍珩看着刘震冷冷地吩咐。

阿虎恭敬地点头,“是,二少。”

然后朝着刘震走了过去。

刘震看到聂然已经站在了霍珩的身边,自己唯一的筹码已经没有了,而霍旻也已经被打死了。

当下他忍不住低咒了一声已经躺在那里不动弹的霍旻!

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刚才如果放了聂然,他说不定也就成功上了直升飞机离开了,而不会像现在这样被一群人围着,一把把黑洞洞的枪对着自己。

现在他再想做什么也不能做了,手里的美工刀根本没有任何的威慑力,威胁不到在场任何一个人。

于是,除了自杀,也只能束手就擒了。

他不想死,即使他知道落在霍珩手里的下场并不会好过,也没有勇气用刀划自己的脖子。

几个人将他架起往车内塞去。

“走吧,我送你去医院。”霍珩对着正看着刘震的聂然说道。

聂然回神,点了点头。

她走在霍珩的后面,看上去神色有些恍惚,不小心踩到了霍旻的手指,然而这一微小的动作并没有让人注意。

“怎么走那么慢,是不是很不舒服?”似乎是看到她的步子有些小,所以霍珩特意放慢了推轮椅的速度。

“没,没有。”聂然看霍珩转头看向自己,连忙快步走了过去。

“如果很不舒服,记得要告诉……小心!”

霍珩脸色骤然巨变,一声呼喊后,聂然只感觉自己的手被一个力道给拽了回去,脚本来就因为发烧而有些发飘,所以狠狠地被摔在了地上。

还没来得及感受到自己屁股上的疼痛,随后自己的身体就被强行地拖了过去。

聂然腰间的皮肤被直接和水泥地摩擦,瞬间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感传来。

她忍不住在心里爆了个粗口!

拖行了将近两三米之后,她被强行地拽了起来。

“别动!都别动!”原本已经倒在地上不起的霍旻此时胸口因为受到枪伤,血从他的胸口蜿蜒而下。

所有人被这突然的举动停滞了三秒,随后齐齐地将枪口对准了霍旻。

受了重伤的霍旻此时犹如困兽一般,一只手死死地勒着聂然的脖子,一只手拿着枪再次顶在了聂然的太阳穴上,穷凶极恶地说道:“霍珩你居然给我玩儿阴的啊!好,好!既然要死,那就一起去死吧!”

此时霍旻拉着聂然已经到了海港码头的边缘线,在往后退一步就是蔚蓝的大海。

聂然忍着腰间的疼痛,大喊着,“霍先生,救我,救我!”

她刚才已经揣测出霍珩要开枪,为了能够拖延时间,所以故意将霍旻的心脏和头部半挡着,为的就是让霍珩能打在那些不是致命的地方。

然后等所有人松懈的时候,再踩醒霍旻,这样子的话能为厉川霖争取到时间。

只不过她没想到这个霍旻居然发狂了一样把自己当拖把一样拖行,如果不是自己发烧,脚下有些飘然,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他拽到在地。

真是太耻辱了!

“你一个大男人总是用女人来威胁我,你还是不是霍家的男人了!”霍珩看到聂然那声嘶力竭地呼喊,手不自觉地握紧。

霍旻冷冷地嗤笑了一声,“我不是,你是行了吧!你多男人啊,为了个女人连货都可以拱手让人!”

“你到底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霍珩在说的时候,手却已经悄悄地伸向了自己的腰间。

然而被眼尖的霍旻看到,上过一次当的霍旻这次怎么可能还会被骗,他再次用力地勒紧了聂然的脖子,面目狰狞地道:“别骗我了!我不会相信你了!不会!既然你这么喜欢这个女人,那好啊,我就让她陪着我一起去死!”

说完他就要扣下扳机。

霍珩眼眶微瞠,心头一紧,立刻喝道:“等一下!”停顿了两秒过后,他继续说道:“拿我换她,如何?”

不远处的阿虎听到后,皱眉刚想要出声提醒,结果就听到霍旻的冷笑声,“你觉得在你痛快的死去和我要让你这辈子都活在失去和痛苦之中,哪个更得我心呢?”

他得意而又猖狂的笑声听得让人心头发紧。

聂然深怕霍旻真的勒断自己的脖子,她装作一副感动却又悲伤的样子,“霍先生,能听到你这么说,我已经很开心了。”

霍珩看她脸色异常的难看,单薄弱小的身体在风中,像是随时都会被吹走一样。

眼底缓缓酝酿起了一股冰冷的风暴,他声音中充满了戾气,一字一句说道:“你如果敢动她,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你觉得我还会怕这些吗?”霍旻像是把一切都豁出去的样子,眼底有着疯狂而又暴动。

聂然听到枪支扳机要扣动时发出的轻微弹簧声,她眉头轻不可见地皱了皱。

难道真的撑不到厉川霖来了吗?

如果真的扣动板枪,为了活命她只能自我暴露了!那也就意味着,这几个月的努力可就全部白费了。

不,不行,再等等,不到最后关头,绝对不能轻易就这样做决定!

聂然将隐藏在自己背后的手慢慢抬起,只等着最后不得已的那一刻。

“好了,该和你的未婚夫好好说再见了。”霍旻狞笑着对聂然说道。

聂然在看向霍旻的那一瞬,突然眼角的余光瞥到了什么。

随即对着霍珩哽咽地说道:“霍珩,这辈子我从来没相信过你,总觉得我只是你一时高兴的玩具,可现在我才知道……是我没福气,竟然……会……会在这种时刻才知道自己的不珍惜,下辈子吧,下辈子如果还能再遇见,我……一定好好珍惜。”

那悲情到后悔的模样不禁让人动容,配上冬天的寒风,头发凌乱地飘起,那模样就真的好像要随时离开一样。

“霍珩,去死吧!”霍旻咬着牙,面露狰狞地笑了起来,当下就要扣动扳机。

时间像是被慢镜头了一样,所有的一切都被无限地拉长。

霍珩眼神半眯起,脸上的神情不复往日般温润,有的只是摄人心魄的寒冷。

就在那一刹,“砰——”的一声,又是一声枪响。

那响亮的声音让人心头一跳。

聂然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液体喷洒在了自己的脸上,那浓重的血腥味让她不禁闭了闭眼睛。

很快,那只掐着她脖子的手松开了,伴随的还有“扑通!”一声落水的声音响起,平静的海水顿时四溅开一朵朵水花。

“警察!不许动!”不远处立刻响起了呜呜呜地鸣笛声,和快速赶来的警察。

聂然第一个反应是,终于赶来了。

厉川霖从角落里跑了出来,满是紧张之色地上下打量着浑身是血的聂然,“你没事吧?”

而在同一时间听到警察的呼喊时,霍珩立刻对着阿虎丢过去一个眼神,阿虎随即点头。

“我……我没事……”聂然无力地挥了几下手,长长地舒了口气。

还好,这回没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不然的话她一个反抗,到时候就算不是在霍旻的枪下,也会死在霍珩的枪下。

“幸好你及时开枪。”聂然趁着霍珩还没过来的时候,飞快地对着厉川霖说了一句。

厉川霖眉头拧了拧,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到霍珩推着轮椅走了过来。

“还好吗?有什么地方伤到了吗?”他神色已经恢复平静,甚至嘴角已经挂起了一抹笑容。

聂然不得不佩服这人变脸的速度之快,简直让人咋舌。

“没有,幸好这位警察及时开枪。”她感激似地指了指身旁的厉川霖。

因为卧底的身份不能暴露,所以她只能故意装作不认识厉川霖的样子,格外友好地对他一笑。

但随即聂然在听到厉川霖的下一句话后,那抹笑容却僵在了嘴角。

“那枪不是我开的。”

------题外话------

这两天小夏子只能更辣么多啦,因为过年的时候白天要招呼亲戚不能码字,晚上一直熬夜,实在是有点撑不住了,所以……让小夏子缓口气儿,等过几天再继续万更~希望大家能理解一下小夏子!~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