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 亲自照顾,两手准备/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不是因为感冒,所以脸颊绯红,呼吸灼热,心跳也有些加快,不知道的还以为真被他的话给说害羞了。

午后的阳光照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看上去岁月静好,温柔一室。

聂然定定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那发烧而变得晶亮的眼眸在霍珩的眼中格外的心痒,忍不住就想要低下头对着那双红唇吻下去。

可惜,聂然只是发烧而已,在看到他某种行动时,原本只是小小地挣扎变成了直接从他腿上跳了下去。

某人一时不查被她推开,扑了个空。

霍珩看着她敏捷的身手有些懊恼自己怎么能因为感冒,就反而放松了对她的警惕呢。

真是失策。

不过,转而一想,又觉得来日方长,不急,不急。

霍珩看着她,眼底闪过一抹深意地笑,但这抹笑在聂然的眼中却格外的诡异。

感觉自己好像被他算计了一样,让人瘆的慌。

“我们现在去哪儿?”

出了警察局后,聂然规规矩矩地坐在霍珩的车子里,看着外头不停往后倒退的街景,不由得问道。

“回家。”霍珩应了她一句后,随后对着驾驶座上的阿虎问道:“医生准备好了吗?”

“已经在家里等候了。”阿虎目光笔直地望着外面,语气恭敬。

“我不要去你家!”聂然一听回家,下意识地拒绝,随后生怕威慑力不够,手抓着车把补了一句,“不然我跳车。”

去他家,这不是开玩笑嘛!那简直就是入了狼窝了!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自己又还是个病号,还不被他给活吃了。

而身旁的霍珩在她说完那句话后,转头看了她一眼,嘴角笑意不变地突然冒了一句,“锁上。”

阿虎按了下车盘上的一个键,顿时,车门上响起了“咔擦”一声清脆的弹簧声。

“跳吧。”此时,霍珩眯着眼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聂然看着车门被上了锁,愣愣了两下才醒悟了过来,她有些气愤,“霍先生!”

但这时候霍珩却已经俯身过来,捏住了她的下颚,他半眯起的眸子里带着一丝的薄怒,“我不惜一切代价救你,你现在却告诉我你要跳车?嗯?”

随着那一声的语气词稍扬,聂然感觉自己下颚的手紧了三分,她的眼神也似乎有些发沉。

她还是头一次被人这样捏着下巴说话。

车后座的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开始有些微妙了起来。

霍珩看着她的黑白分明的眼睛,那看似平静的眼眸却在最深处却渐渐酝起一股不易察觉的,他在心里轻叹了口气,随即松开了钳制,对阿虎吩咐着,“让他去医院等我。”

聂然没想到霍珩居然会在这个时候退让,她沉默地扭过头去,一言不发,藏在身后的那只随时准备废了他手腕的那只右手微微松开了些许。

她现在已经完成任务,没什么可受牵制的了。

车子一路沉默着送到了医院的停车场,三个人直接坐上了直通医院VIP楼层的电梯。

才一开电梯门,就看到有护士已经站在电梯口等候着。

“霍先生好,刘医生已经在办公室等候了。”

“嗯。”因为刚和聂然生完气,所以霍珩的脸色并不好,即使在面对如此甜美可人的小护士,他也只是发出了一个语气词。

那么小护士虽然年轻,但来这里看病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所以她十分有眼力见的搀着身后的聂然。

一路上小护士对着聂然各种嘘寒问暖,她有种自己残废了的既视感,嘴角不禁抽搐了两下。

到了办公室后,那名刘医生在看到霍珩后立刻起身笑着迎了上去。

霍珩也不和他家常了起来,干脆利落地说道:“她腰部有伤,还有重感冒,并且伴有发烧。”

刘天牧是霍珩的家庭医生,年纪轻轻就在骨科方面有着极高的天赋,和霍珩有着七八年的交情,一听到霍珩的话后,就不自觉的将视线转移到了那位被护士搀扶着的聂然身上。

他被火急火燎地召唤了过来,还以为是霍珩的腿怎么了,可没想到最后居然看感冒,他一个骨科大夫看感冒是怎么回事?!

而且最重要的是给一个女人看,啧啧啧……

刘天牧双手插在口袋里,用头示意了下后面的病床,“那就先躺那里看下伤口吧。”

聂然被护士搀扶着往病床上走去。

等趴好在那里后,刘天牧将聂然的衣服卷了起来,里面刚敷完药的纱布出现在了他眼前。

“这都已经看完了,你让我看什么?”

他有种被耍了的感觉!

霍珩坐在一旁,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那一圈圈的纱布上,神色有些寒冷,“别人我不放心,你重新看。”

刘天牧明晃晃地对此翻了个白眼,有女人了不起啊,秀恩爱!

他吩咐护士拿了医疗剪刀将纱布全部剪开,一片红色的伤口在她白嫩的腰间显得格外的触目惊心,有些伤口似乎为了清洗而不得已的重新将伤口翻开。

就是刘天牧看到也有些惊讶地张了张嘴,刚想问这是怎么弄时,在看到霍珩那半眯的眼眸里已经腾升起的冉冉怒火,冷冽的气息让他决定还是闭嘴比较稳妥一些。

他将敷在聂然腰间的药物全部擦去,将衣服又往上卷了几分后,终于身后的人终于看不下去了,冷冷地出声了,“你是打算把她衣服全部掀起来吗?”

“我不卷起来,怎么处理她的伤口啊。”刘天牧对于他这种变态的占有欲,忍不住反驳道,“而且,医生处理伤口的时候,请旁人回避。”

“我是旁人吗?还有,最好管住你的眼珠子。”霍珩冷如雕塑一般地回答后依然坐在那里不动,眼睛直直地落在聂然的腰间。

竟然伤成这样,该死的!他突然觉得只是给霍旻一枪真是太便宜了他了!

刘天牧看到他神色像是真的心疼了,也不敢在调侃了,手上的动作立刻加快了几分。

好在这姑娘实在是坚强,在他处理期间硬是不吭一声,连肌肉的紧绷都没有,像是没有知觉一样。

但等到将药全部擦好,用纱布包扎完毕后,刘天牧才发现这姑娘是睡着了!

居然在处理伤口的时候能睡着,也真是挺强悍的!

怪不得能入霍珩的眼,是和别的女孩儿不一样。

霍珩知道她这是吃了药后药效发作,于是让刘天牧将暖气开到最高,又拿来了被子给她轻轻盖上。

做完这一系列的事情后,霍珩这才退出去轻声问道:“怎么样,她的伤口严重吗?会留疤吗?”

他可没忘记上次在罗特的私家医院里她皱巴着小脸问自己的脖子会不会留疤的样子。

“挺严重的,都伤到真皮了,不过处理的不错应该不会留疤,伤口的清洁程度挺好的,没什么太大问题,只需要及时换药就好。”刘天牧洗好手后,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椅前。

霍珩望了眼里间的方向,“那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

“伤口不能沾水,需要三天换一次药,还有忌口!辛辣的东西都不能碰。”刘天牧将聂然带来的感冒药消炎药擦伤药筛选了一番,最后只留下了一盒感冒药。

“那她的感冒呢,严重吗?”

刘天牧将那和唯一仅存下来的感冒药递了过去,“吃药,出身汗就可以了。”

“好。”

霍珩坐在一旁仔细聆听着医嘱,那样子比自己的腿疾还认真三分。

刘天牧写好了药物清单交给了身旁的小护士,闲下来的他笑着凑了过去,很八卦地问道:“不过你什么时候有女朋友的,怎么没告诉我?”

“你可以回家了。”霍珩现在一点想聊天的心都没有,毫不客气地让阿虎把人赶出去。

“这是我的地方,喂!你不能这么……”过河拆桥四个还没说完,刘天牧就被阿虎提着衣领从屋内直接丢了出去。

屋内立即就剩下了霍珩,还有躺在里间正熟睡的聂然。

挂壁上的钟表滴滴答答地走着,午后的阳光慢慢的向西边偏移了过去。

终于,里间的人因为趴着的睡姿压地自己有些难受幽幽地转醒了过来。

“你醒了?”一道温和轻柔的声音从耳边响起,聂然猛地清醒地看过去。

只见霍珩坐在床边上,手里捧着一个白瓷碗,上面还飘着几缕热气,想来应该是刚做好没多久的。

这医院居然还能开小灶?!

不过想了想,他霍珩是谁,别说开个小灶,买下这里都可以。

“醒了的话就先吃点东西吧。”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汤勺,看上去温文尔雅的很,“我让厨房给你做了南瓜粥和小菜,先养养胃,等会儿要是不够我让他们给你再做一点别的东西。”

聂然瞅了他一眼,既没有张嘴也没有要接过去的动作。

她可没忘记刚才在车里两个人的气氛可不怎么融洽。

对面的霍珩看她皱巴着小脸,定定地望着自己,自知是刚才在车里对她的举动惹了她不快了。

他放下了汤勺,暗自叹了口气,真是上辈子欠了这小妮子的。

“还在生气?”

聂然并没有吭声,已经彻底清醒的她眼底却泛着一片冷意。

如果是陌生人,刚才他的手已经废了。

“刚才你不该那样说。”霍珩颇为无奈地说道。

不该那样时候?她说哪样了?

似乎是看出聂然眼中的迷茫,他解释着,“我花了那么大的代价救你,你却轻易的和我说跳车,你让我怎么想。”

聂然眉头轻蹙了一下。

怎么想?还能怎么想,她跳车而已又不是去自杀,有必要这么小题大做吗?

再者说了,花了大代价救她?不见得吧!

如果真的当时可以比霍旻早开枪,为什么要拖拉了那么久,非要到最后紧要关头了才开枪杀了霍旻,时间只是比警察早了那么一秒。

一秒,多么微妙的时间点。

聂然心里头冷笑了一声,接过了那碗粥呼噜噜地喝了下去。

命是自己的,她才不会和自己过不去。

看着她一言不发地喝完了粥,霍珩接过了空碗,又贴心地给她递了一张纸巾,“不过这次还是很抱歉,把你卷了进来,还让你受了这么重的伤。”

聂然不吭声想要跳下病床,却被霍珩半路截住,“等一下。”

随后弯腰从脚边拿出了一个盒子。

聂然看着他打开了盒子,一双保暖的短靴正躺在了鞋盒子里。

厉川霖当时因为时间比较紧只给她买了一套衣服和裤子,并没有买鞋子,但没想到这一点却被眼尖的霍珩发现了。

“你穿这双拖鞋容易着凉。”

说着,他握住了聂然的脚,然后拿着鞋子替她悉心妥帖地穿上。

他的大拇指有些薄茧,应该是握枪的时间太久造成的,握着她的脚心的时候聂然的眉头明显地拧了起来。

“走吧,我送你回家。”准备完毕后,霍珩这才让她下了地。

车子将她一路送回了家里,可这人一进了家门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一副男主人的架势忙前忙后着,先是把房间里开足了暖气,然后将床整理了一番。

聂然刚在医院睡了一觉出了一身汗,觉得腻腻的想要洗澡。

可还没走进浴室,就被霍珩给阻了下来,“你的伤口不能沾水,这两天就不要洗澡了。你现在赶紧好好上床休息一下。”

聂然看着他的轮椅堵了大半个浴室的门,她站了一会儿后决定还是算了,反正等会儿霍珩走了之后再起来洗澡也是一样的,何必跟他在这里浪费时间。

再说了,他留在这里,自己也不放心在里面洗澡。

谁知道这人会不会说狼变就狼变了。

她靠在床上时不时地瞥了几眼坐在床边的男人,最终还是没忍住地问:“你不走吗?”

“不走,我怕你一个人在这里没人照顾。”霍珩怡怡然地靠在轮椅的椅背上,就这么望着他。

“我没事的,还是不耽误霍先生了。”聂然因为腰上,只能侧身躺平,而恰好腰间的伤让她只能和霍珩面对面。

“不耽误,照顾你是重中之重的事情。”霍珩俯身替她掖了掖被角,然后又重新坐了回去。

那一夜霍珩就这样坐在床边看守着,没有挪动一下。

黑暗中,她睡得并不安稳,因为身边坐着一个人看着自己,那种闭着眼都能感觉到的灼热的视线实在让聂然心里有些发毛。

她睁开眼,就能看到他坐在那里,整个人仿佛一座雕像一般巍然不动,他的眼比夜色更加的沉静,深邃而又幽暗如同黑洞一样随时可以将人的魂魄吸进去。

他看着她,没有出声。

屋子里安静地直听到车外偶尔飞驰而过的车子引擎声。

聂然一个病号可没办法和他比持久力,索性又重新闭上眼睛,哪怕不睡闭目养神也是好的。

直到天际渐渐泛白,门口响起了门铃声,霍珩这才推着轮椅去开了门。

屋外的客厅有人在低声说话,随即霍珩又走了进来,嘱咐的说道:“我现在需要回家一趟,你吃完早餐就好好躺着休息,不要下床听到没?”

“嗯。”聂然巴不得他快点走,胡乱地点了几下头。

霍珩哪里会不知道她心里的想法,当下只是嘴角微勾起,“还有这是王姨,我把她叫来是来照顾你的,你有什么事就直接告诉她。”霍珩指了指随后站在门口的王姨,“你要吃什么她也会给你做。”

原本以为重新自由了的某人在看到王姨的那一瞬,头重重地跌进了枕头里,病恹恹地“哦。”了一声。

“等会儿中午我再过来,你乖乖的。”霍珩就像是在和小朋友说话一样,听得聂然直翻白眼。

不过看得出霍珩真的像是有事一样,交代了王姨几句之后就匆匆离开了。

其实在刚才的时候阿虎上楼告诉他,霍启朗打了电话过来,要求他马上回去,好像是知道昨天早上的事情了。

阿虎又补了一句,说是老爷子言语中有些不悦。

当然会不悦了,那毕竟是他的儿子,就算不喜欢,不得意,但养在身边三十多年人说没就没了,还是被自己的弟弟给枪杀,心里总会不舒服。

刚一踏进家门,原本当初坐在客厅里欢声笑语的三个人,此时已经变得空空荡荡。

一个被自己杀了,一个被霍启朗关在了后院的小屋里。

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这光景就变的如此支离破碎。

偌大的霍家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霍珩的嘴角勾了勾,接着推着轮椅往楼上的书房走去。

才一推开门,霍启朗闭着眼睛深陷在椅子上,看上去苍老了几分,他的第一句话不是为什么杀了自己的大哥,而是……

“为什么那批货被警察给抄了?”

霍珩嘲弄地扬了扬嘴角,不知道霍旻的在天之灵听到这句话,会不会失望懊恼和怨恨?

或者感谢自己让他早已解脱。

“抱歉父亲,这次是我没有做好。”虽然是认错,可他的神色依然平淡,语气也是不温不火的。

霍启朗慢慢睁开眼睛,屋内的温度随之降低了下来。

“我听说是阿旻和刘震一起绑架了那个女孩子,你为了救那个女孩子,所以才被警察给请进去喝茶?”

“不全是为了她,也是希望大哥能够回头。”

“回头?你就是用枪杀这个方法让他回头的?”霍启朗眼底浮起一层阴霾。

“我劝了他很久,可惜他都不听,而且那时候警察来了,我怕那时候他为了报复我,不惜把霍氏也牵扯进去,所以才不得已这样做。”

霍启朗在听到他的解释后,终冷笑了起来,“你连你自己的亲大哥也杀,你还有什么不得已的!”

霍珩没有丝毫的怯懦,反而坦然地噙着笑,“自古成王败寇,他既然输了就应该要输得起。这句话可是父亲您自己说的。现在他输了,就要承受住这输了的代价。”

“好,好,好!”霍启朗怒极反笑的连说了三个好字,“我可以不要这个儿子,但你必须要把这批货给我弄回来!”

霍珩好心的提醒了一句,“如果不是大哥的插手,这批货现在已经运到T国了。父亲,我们现在被警察咬得很紧,我觉得还是过了这个风头再说吧。”

屋内瞬间沉寂了起来。

霍启朗没想到霍珩居然动作那么快,他当初是想借着那件事把霍旻送出去,在国外至少离开的霍珩的势力范围,只要人活着,就能钳制住霍珩。

可没想到那个没出息的东西竟然会自动送上门去,最后还是落了个这样的下场。

现在所有的天平全部倾向了霍珩这边,他一时间也拿这个儿子没有任何的办法。

良久,他才淡淡地说道:“你刚上任就出了这种事,别说我没提醒你,人心不稳这四个字。”

“父亲放心,这批货虽然被扣下了,但是我当初是做了两手准备的,还有一批货已经直接从国外运出去了,虽然数量不多,但是总比一批都没有好。”

霍启朗颇为意外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原来他还暗自准备了后招!

这种心计和谋划,呵!霍旻死在他手上……不算冤!

他似乎是累了,无力地挥了挥手,“只要那边没问题就可以了,出去吧。”

“是。”霍珩点了点头,风轻云淡地退了出去。

然而还没出霍家大门,霍珩的手机就突然响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