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一切有我给你撑腰/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下来的几天聂然的生活顿时悠闲了起来。

因为自从霍珩得知她每天都是吃外卖后,索性将王姨拨给了她,每天中午过来替她做两顿饭,然后再将屋子收拾一番后就离开。

聂然也不跑出去,就窝在这小小的出租屋里,寒冬越发的临近,她索性每天下午就坐在椅子上晒太阳喝茶。

日子过得就好像与世隔绝了一样,平淡、安静。

直到一个星期过后,霍珩给她打了电话,要她明天一早去上班后,她挂了电话后这才懒懒地伸了个腰,看了眼窗外已经只剩下最后一缕光线的天际,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明天开始,她又要忙碌起来了。

霍珩的贴身秘书?呵,她都快成秘书专业户了,再这样下去她倒是不用考虑退役后的工作方向了。

就凭着自己霍氏大秘书这个头衔,她能在A市随意挑选任意一家公司。

当天空尽头的光线彻底被黑夜吞噬,当天空第一缕阳光又驱散了夜色中最后一缕黑暗后,预示着新的一天将正式到来。

聂然早早的将自己整理了一番后,下楼打算去坐公交,却在楼梯口看到那辆熟悉的车子。

黑色的商务车内敛而又沉稳,却又在这老旧的小区里格外的扎人眼球。

聂然走到车前,惊讶地看了眼车里的霍珩,“霍先生你怎么来了?”

面对她的疑惑,霍珩倒是显得很平常,“送你上班啊。”

随后,他让阿虎将另外一边的车门打开。

聂然看了眼正站在另一侧车门边上,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的阿虎,不知为何聂然突然觉得他倒是和厉川霖挺像的,两个人都是冷冰冰的,像个大冰块一样。

她对阿虎轻点了点头,钻进了车内,微笑着道:“我一个秘书让老板亲自来接送上班?我这也太荣幸了吧。”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每天来接送,这样将会成为我的荣幸。”

不得不说霍珩这一身翩然贵公子的气度和温和谦卑的形象真是讨女人欢心的杀手锏,特别是他带着温柔却又宠溺的话语,一般女人根本无法招架。

“别忘了,我现在可是在追你。”

耳边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让聂然怔忪了几秒,随即她为了活跃气氛不由得笑着道:“……霍先生,办公室恋情可不太好哦,会大大降低工作效率的。”

霍珩更为得寸进尺了起来,“没关系,我愿意为你放慢脚步。”

聂然觉得,但凡是个女孩子,在霍珩这几句话的攻势下几乎应该会全盘皆输地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吧。

这种甜言蜜语的*也不知道他和多少女人说过,才连成今天这番信手拈来。

聂然心里满是不屑,但表面却还是微笑着道:“时间不早了,快去公司吧。”

车子一路疾驰,车窗外的景象在不停地快速往后倒退,周围的高楼大厦一栋栋的进入了她的眼帘。

终于当车子稳当地停在了总裁专用车库后,聂然想要推门下车,却听到身旁的霍珩淡淡地对她说了一句,“进了公司你先去人事部报道,然后再上来找我。”

在进入公司之后聂然明显感觉他的神情和气场就有了些许的改变,他现在是在以一个老板的身份在通知她。

聂然急忙点头,“好。”

“还有,在霍氏一切有我给你撑腰,你不需要对那些秘书们毕恭毕敬的。”在她临下车之前,霍珩对她补了一句。

隔着车门,聂然弯着腰对车内的霍珩道:“嗯,放心吧我会努力做好的。”

“如果有问题你可以直接来找我。”

这回聂然倒是没有再乖乖点头了,反而摇了摇头,“你那么忙,我会努力争取不来找你的。”

霍珩挑眉一笑,似乎是对于她的话很是讶异,“这么有骨气?好吧,我期待你的表现。”

他倒是挺好奇,毕竟在刘震的公司里她用自己的命取得了卫薇的信任,这才让她借助于卫薇的威慑力在公司安然无恙。

但这回,她在整个秘书室里最大,也没有人来护着她,她会怎么做?

露出本来面目吗?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霍珩这才在阿虎的搀扶下下了车,坐在了轮椅上,被推着往自己的直属电梯内走去。

而另外一边的聂然则绕了个圈子从公司的正门走了进去,直接坐上电梯到31楼的人事部。

当她走进去时发现,这里的世界和刘震的公司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办公室里只有打字声和打印机的机器声,每个人都自顾自地忙碌着眼前的电脑,连头都不抬。

她径直走到了最里间的独立办公桌前,微笑着对那名人事部的经理说道:“你好,我是叶澜。”

人事部经理还在埋头打字,只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并不搭理。

但过了两三秒后,似乎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突然之间,他脑海里响起了一个星期前霍总亲自致电给他,说是有新人会进公司,希望他能尽快做好工作牌,而那个人的名字好像就叫什么叶澜。

那时候挂了电话后,他整个人都还处于懵呆的状态。

霍总,霍氏总裁居然给他亲自打电话给他,天啊!这种感觉就像是中了五百万一样。

脑海中瞬间像是有两道雷炸响,叶澜?叶澜!

他猛地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惊呼了一声,“你就是叶小姐?”

被他这番动作吓了一跳的聂然点头,“是的。”

确定下眼前就是那位能让霍总亲自致电的女孩儿后,他马上连称呼都变为了尊称,“您……您好叶小姐,欢迎您进入霍氏成为霍总的大秘书。”

他原先想要伸出手,结果想想自己不过是区区一个部门经理后,急忙弯腰给她鞠了个90度的躬。

原先都在自己位置上忙碌紧张工作的人事部员工们在看到自己的经理对一个女孩儿这么毕恭毕敬后,当下纷纷停下了手中的活儿,各个伸长了脖子看。

“呃,谢谢。”聂然看他对自己那么尊敬,一时也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是您的工作牌以及进出门牌,您可以乘坐总裁的专用电梯直达52层楼。”人事部的经理从抽屉里拿出了早已做好的工作牌,弯着腰双手递了过去。

“好的。”

聂然接过后,点头致意了一下后,离开了人事部。

“大秘书?霍总什么时候更换大秘书了?”

“夏秘书被炒鱿鱼了?”

“不知道啊,没有消息传下来啊。”

“那怎么又会有新的大秘书啊?”

随着聂然的离开,人事部却像是炸开了锅一样,私下议论纷纷,当然这一切聂然都不知道。

她已经坐在霍珩的专用电梯直达52层楼面。

因为刚才霍珩有嘱咐她,一旦人事部那里结束后就直接上楼找他,所以她连自己的办公室都没有去熟悉,第一时间进了秘书室后,找了身边最近的一位秘书。

“抱歉,我想找一下霍总。”

安静的办公室在聂然的这一句话中,齐刷刷地抬头,带着打量的目光看着她。

“你是哪位?”那名小秘书看了看聂然这个陌生人,问道。

能来这件见总裁的都不是一般人,所以她们需要问问清楚,再做决定。

聂然安静地回答:“我是新来的秘书。”

众人一听,原来只是秘书啊,那搞得那么神神秘秘的,一份高姿态的样子。

在场的人在心里不屑地“切”了一声,继续低头做自己手上的事情。

“那你应该去秘书室,而不是坐着霍总的电梯上来找霍总!”不远处突然一道声音不悦的横插了进来。

接着聂然就看到一个穿着米白色职业西装,卷着大波浪,脚上踩着五公分的标准职白领的女人走了过来。

聂然才张口还未来得及说,就看到那女人高傲的用手一挡,丢了一句:“抱歉的话我不想听,请你现在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好好熟悉工作流程。”

那个女人训斥完毕后,手里拿着文件往走廊尽头的方向走去。

聂然眉头稍挑起,颇有些玩味儿地笑。

可她笑容还未收起,就看到那位转身的高傲女又快速的转回身来。

“等等!我并没有发出招聘启事,你是从哪里应聘来的?”

秘书室的人不知道这件事吗?聂然眉头轻皱了下。

不可能啊,人事部都知道的事情,怎么会秘书室的人不知道?

难不成这是霍珩给予自己的一个考验?

“我是……”聂然第二次想要开口说话,结果再次被一个小秘书的声音给打断了。

“夏姐,这份文件很急,需要霍总马上亲自批示。”那名小秘书看上去十分的匆忙,就连最基本的招呼也没怎么打,就直接将来意说明。

那名夏姐接过文件,“好的,我等会儿会亲自交给霍总的。”

夏姐?

聂然看了看小秘书和这位夏姐的样子,终于明白她哪来的高人一等了。

想来这位就是她即将要取代的大秘书,马上就要变成历史的前任贴身秘书,夏娜。

这个人她有查过资料,并没有什么雄厚的背景,不过奇怪就奇怪在,没有雄厚背景却在短短几年里稳坐大秘书的位置。

不仅如此,哪怕在霍氏经历的朝代更迭,她依然没有受到波及。只不过是从原先霍旻的大秘书变成了霍珩的大秘书。

直到现在,遇到了自己,她才即将要步入历史。

可即使那样,她还是在公司里,只是从原来的大秘书变成二等秘书而已,并没有直接被解雇。

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来路,实在是让人好奇。

而且最奇怪的时候,她自己竟然没有接到被降职的通知,霍珩为什么要瞒着她呢?

就在她怔愣片刻的时候,正从会议室里走出来的霍珩在看到走廊上的这一幕后,淡淡地说道:“不用了,以后就让她亲自交给我吧。”

夏娜听到后用一种匪夷所思的声音喊了一声,“霍总?”

但霍珩并没有理睬,只是让阿虎将他直接推入了办公室内。

“你到底是谁?”没有等到霍珩关注的夏娜立刻将眼神放在聂然的身上,那眼神里充满的敌意。

此时的聂然微微一笑,“我想您就是夏姐了吧?从今天开始我会代替你的工作。”

然后她伸手想要将刚才小秘书给她的那份文件拿过来,可惜遭到了反抗。

“什么?!你凭什么代替我!”夏娜皱着眉,用一种近乎嫌弃和不屑的目光从头到尾把聂然洗礼了一番。

聂然并没有在意,将手搭在了那份文件上,但夏娜依旧不肯放手。

两个人立即僵持在了原地。

但聂然是谁,比起这些娇弱无力的白领来说,她手腕上的力量只需要轻轻一震,文件就轻而易举地落入了她的手上。

“就凭现在我是大秘书,而你是我的手下。”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神色也十分淡定从容,可说出来的话可以直接气死一个人。

“你,你!”夏娜颤着手指指着她的鼻子,却半响说不出其他的字眼。

“现在请你回去整理好东西空出那间办公室。”

聂然拿着东西就往霍珩的办公室里走去。

她知道她自己在这群小秘书眼里现在有多小人得志,但是那又怎么样,她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不,我要找霍总问清楚,这不可能,不可能!”夏娜率先往霍总的办公室大门走去。

聂然对此并没有去阻止,只是在她身后轻轻地说了一句,“你如果现在进去,可能就不只是抱着你的私人物品换一个办公室那么简单了。”

那只刚搭上金属门把的手瞬间停住了。

聂然视若无睹地从夏娜身边走过,替她拧开了门,却看到夏娜下意识地往后退去。

仿佛再往前走一步,就掉入万丈深渊一样。

聂然姿态怡然地走了进来,然后关上了总裁办公室的大门。

“我还以为你多厉害,最后还是让我收场。”霍珩应该是在等她,坐在椅子上手边的文件却丝毫未动。

屋内只有他们两个人,聂然无奈地耸了耸肩,“我还以为霍先生的手下应该和你一样温和有礼,原来人和人之间还是有差距的。”

霍珩愣了三秒,很快明白了她的意思,皱了下眉头,“你把我和那群女孩子放在一起比?”

“您不是自动加入战局的吗?”

这是怪罪了?霍珩没想到自己好心解救,结果这妮子不仅不领情,还被她调侃自降身份和秘书室的秘书们纠缠。

霍珩靠在椅背上,食指曲起轻敲了着桌面,脸上神情有些玩味儿了起来,“生了一场病后,你好像变得胆大了起来,知道顶嘴了。”

“说明霍先生人好,不和我计较。”

看到聂然语气里的讨好,霍珩嘴角轻漾起一抹笑意,随即故作严肃地道:“工作时候我可是很计较的。”

聂然当下立刻收起了笑,恭敬地将文件递了过去,“您的文件。”

然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走出霍珩的办公室后,夏娜已经不见了,那群秘书们虽然依旧一个个低头打字,可任谁都看得出她们的关注点还在聂然的身上。

她往自己的办公室里走去,发现办公室里极其有效率的空了下来,只有一个小秘书端了茶水进来,恭顺地笑道:“叶秘书好,您的工作间已经全部打扫干净了。”

“嗯。”

聂然自然而然地坐在了办公桌前。

“叶秘书,这些是要给霍总批复的文件。”那名小秘书将茶水放在了桌上,然后分别指着手边两侧读堆得犹如小山一样的文件道:“这里是您每天要批复的文件。”

天,居然这么多?!

聂然看着那两堆已经超过自己脑袋的文件,真不知道霍珩每天是怎么熬过来的。

这种工作量完全超过了她在刘震公司里的工作量了。

“好的,我知道了。”虽然心中再怎么惊讶,但面子上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打发了小秘书后,聂然坐在办公室里看了眼那堆文件后,暗自叹了口气,有些认命地忙碌了起来。

好不容易到了午餐时间,办公室里陆陆续续空下人来后,聂然终于做完了手边的活儿,也打算下楼吃午饭时,却被霍珩的一个电话告知要求打两份午餐到办公室内,今天中午要加班。

聂然听到自己第一天上班就加班,只觉得自己命运不幸。

但手上的动作却十分麻利,连忙快速下楼拿了两盒午餐上楼,只是打开门后却并没有看到自己所预想的那样,霍珩被一堆文件埋在其中,不停的批阅。

而是姿态悠然的坐在那里,一张张翻阅着文件内容。

聂然当下就知道自己被耍了,明明是约饭还说什么要加班!

这个男人可真会使用老板的权利!

一顿饭吃下来后她才发现,其实霍珩挺忙的,光两个人面对面吃吃午饭时他的电话接几乎就没有断过,想来这顿饭应该是挤出时间吃的。

好不容易一顿饭吃完,看霍珩还在打电话中,聂然急忙收拾完东西后悄然出去来。

她将饭盒送到了楼下,然后去洗手间洗了下手,结果没想到冤家路窄的遇上了夏娜。

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她无意间听到了夏娜和一个人的对话。

最后的隔间里夏娜压抑却又焦躁的声音一点点地传了出来,“是的,董事长!总裁把我撤了我,换了一个叫什么叶澜的人。”

停顿了几秒后,她的声音又再次响起。

“我该怎么办?这样下去,我可能无法为董事长效力了……好的,我明白董事长的意思。”

站在门外的聂然把手一点点地洗干净,丝毫没有因为偷听而心虚的自觉性。

董事长,霍启朗?

怪不得这么屹立不倒呢,原来背靠大树好乘凉啊。

她就知道霍珩没那么好心,让自己做这个大秘书,原来是要铲除身边的绊脚石啊。

不过霍珩应该是知道夏娜的身份的,在明知夏娜的身份后还敢撤了她,难不成霍珩要对自己的亲身父亲下手了吗?

“你怎么会在这里?”不知何时,夏娜已经从隔间里走了出来,看到了正在发呆的聂然。

聂然回过神,透过镜子看向她,“我是个正常人,上洗手间应该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问题吧?”

夏娜走到了她身边,双手环胸,“那你应该也听到我刚才的电话了吧。”

“听得不是很清楚。”聂然甩了甩手上的水珠,抽出一旁的纸巾,擦了擦手,打算往门外走去。

却在门口被夏娜拦了下来。

“装什么呀,我可以正大光明的告诉你,我是董事长的人!你敢和董事长作对,小心到时候怎么死都不知道!毕竟这个公司,说到底还是董事长的。”

看她得意的高昂着头颅,只觉得好笑,这些秘书到底哪来的优越感啊。

“坐错电梯?真不知道你的脑袋里的结构是怎么长的。你觉得人事部的人会眼睁睁看着我进了总裁专用电梯而不告诉我吗?”聂然答非所问地睨笑了她一眼,将纸团往垃圾桶里轻轻一丢,凉凉地道:“就凭你这种智商还和董事长告状,我想董事长听完之后,第一个想法就是放弃了你这颗棋子了吧。”

“你!”被噎的夏娜气得脸色一白。

聂然在和她擦身之际,轻轻地丢了一句话,“人蠢不要紧,但要贵在有自知之明。”

------题外话------

霍珩童鞋表示:小然然,我真的只对你一个人甜言蜜语过!我是纯洁无暇的!

小夏子此时路过:呵呵哒,黑心黑肺黑肚肠的人也敢说自己纯洁无暇?你别玷污了那四个字好吗!

霍珩戳了戳自己的眼镜框,顿时一道冷芒闪过~

小夏子吓得连滚带爬的逃窜ing……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