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惊爆消息!/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是这一细小的异常并没有让他们两个人发现。

霍珩带着金丝边框的眼镜下,那双眼眸在聂然靠近自己并且露出那一截白嫩修长的脖颈时,渐渐幽暗了起来。

因为太过靠近,他甚至能感觉到聂然鬓角的一缕发丝因为自己的呼吸而若有似无的在自己的鼻尖飘动,那种痒痒的感觉一路蔓延到了心头,像猫爪似的。

“好了。”聂然将他领口的纽扣重新扣好之后,看了看,感到满意后这才笑着打算将手抽了回来。

然而就在聂然站直身体的那一刹那,拐角的一抹黑影已经悄然离开。

霍珩抬头,眼底是还未彻底按捺下的汹涌,声线里带着一丝暗哑,“谢谢。”

“不客气。”聂然像是浑然没有发觉一般,浅笑着。

霍珩不易察觉的深呼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头的燥热后,这才温润一笑,“今天我们要去比较偏远的地方谈合作,甚至还要勘察地形,可能比较辛苦。”

“没事儿,我已经做好准备了。”聂然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装备,简单大方的米色风衣,和一条黑色紧身牛仔裤,加上一双平底鞋,看上去休闲普通但又不失职业装扮,的确是挺适合的。

霍珩原本还担心她又要穿那副当时在刘震公司里那副土里土气的职业装扮,现在看来完全多余了。

这妮子对于在职场从菜鸟到白领这一个进化过程倒是演的恰到好处。

霍珩点了点头,“那就好,走吧。”

“嗯!”聂然背着包推着霍珩朝着电梯走去。

霍珩看了眼走廊的方向,不由得问了一句,“你要去哪儿?”

聂然停了停脚步,疑惑地反问道:“不是去谈合作吗?”

霍珩当下了然,但嘴角却扬起了一个笑,微微转头看向她,“你早餐不吃了?”

聂然神情一怔愣,早餐?

自从从新兵连出来做任务之后,除了躺床上一日三顿要人看着吃之外,其他上班时间她就没吃过早餐,每次都睡到快要临近上班时间才会起床赶到公司。

她皱了皱眉,不言语的样子很快让霍珩明白了过来。

他叹了口气,似有些无奈却又带着宠溺的声调说道:“看来以为我每天来接你的同时,还要给你带一份早餐才行。”

“别!”聂然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但看到霍珩挑眉看着自己后,才发觉自己反应有点波动,她努力平稳了一下自己的语气,“我的意思是,太麻烦霍先生了,而且这样吃下去我会胖的。”

霍珩打量了她几眼,“你太瘦了。”

“所以这是在夸我身材很好的意思吗?”聂然想要将话题挑得轻松一些,故意站到他身边比了比自己的身材说道。

结果霍珩十分欠揍地摇头,“瘦的都平了。”

“……”聂然的脸立刻垮了下来,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霍先生,我可以拒绝和你说话一个小时吗?”

“可以。”霍珩很大度地点头,但嘴角却怎么也止不住的上扬。

于是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两个人果然没有再说一句话,安静地吃了一顿早餐后,出酒店朝着那个偏僻的小村庄出发。

车子开了将近二十分钟后,霍珩转头看着她问道:“文件都整理好了吗?”

聂然看了眼自己的手表,还真是不多不少正好一个小时时间结束。

可她的火气还没有消,闷闷地回了一句,“已经整理好了。”

“拿来给我看看。”

霍珩伸手,聂然将包里的文件递了过去。

他翻开一看,点了点头,“嗯,做的挺不错的,条理清晰,分析精准。”

驾驶座上的阿虎听完后,有些郁闷的想着自家二少真是陷阱去了,以前何时要求这么低,就是当初项目部用预算里最小的金额拍卖到了A市那块最黄金的地皮,也不过只是得到了二少一个点头和一声嗯而已。

哪里会想现在这个样子,不过整理一份文件而已,居然会用挺不错三个字来表示。

这个叶澜到底是什么来路,长的其貌不扬的,怎么就把自家二少吃的死死的呢?

那位被阿虎认为其貌不扬的聂然并没有对于霍珩的夸奖而高兴,只是硬邦邦地说了一句,“霍先生满意就好。”

霍珩看她沉着脸色,只能伸手握住了她的手,小声地在她耳边说道:“逗你玩儿的。”末了还补了一句,“小气鬼。”

小气鬼?这人是有多会倒打一耙啊!

明明是他调戏耍流氓在先,怎么最后变成自己小气了?!

难不成在明着被他调戏了一番之后,自己还要扭着腰肢说,没有啊,我有胸有屁股啊!

聂然气哼哼地想要抽回手,结果得到是霍珩更加用力的紧握。

在两个人的一拉一扯之间,他手上的茧子在聂然的手心里来回摩擦,有些粗糙感。

聂然见抽不回自己的手,索性用自己的指尖戳了戳了他手掌中的茧子。

“你手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薄茧啊?”

“练枪练的。”

聂然原本以为他会找点其他借口来掩饰,没想到他倒是坦然的很,这是因为信任自己?

还是说,他又要出什么鬼主意了?

“练枪辛苦吗?”

聂然看着他手上的薄茧,根据他手上那些茧子的大小和地方,霍珩还不只是练习普通枪支那么简单,重型机枪也练了不少啊。

“没什么辛不辛苦的,当你想要活下去的时候,根本不会想到辛苦两个字。”

头顶响起淡淡的声音,让正在看霍珩手掌的聂然顿了顿,不禁想到了自己的前世。

的确,在那段黑暗到如同地狱般的生活里,她从来没想过辛苦两个字,哪怕因为逃跑被惩罚的吊在塔上,她也只是想着怎么样保存体力让自己活下去。

而不是觉得自己活得好辛苦,想要放弃。

对于那时候的她来说,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以至于就算被救下来,她也只是更加努力的去训练,比别人更加拼命的训练。

为的就是有一天能逃脱那里。

恍惚之间,她不禁轻轻地“嗯。”了一声。

霍珩看她眼神有些放空,思绪有些缥缈的时候,眼底闪过一抹光,像是不经意地问了一句,“你也有过这段日子?”

还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聂然在那一刹那,脑海中如同一道闪电劈过,顿时清明了起来。

她手立刻握紧。

该死的,又差点被他蛊惑!

聂然立刻收拢了思绪,微笑着扭头看向他,“没有啊,我哪里有霍先生这么惊心动魄的生活,我只是觉得你说的对而已。”

霍珩在看到她手握紧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失败了。

没想到这小妮子警惕性很高啊,竟然能够在第一时间内回过神来抵住自己的套话,这种从心里就存在的警惕性可不是普通人有的。

虽然套话失败,但是霍珩依然含着笑,“我以为你听到我说这枪支之类的事情,会不言语呢。”

聂然笑了笑,“以前是啊,不过现在这不是在您身边待久了,胆子也大了点嘛。”

“嗯,我也发现了。”霍珩给了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聂然看到后,心里更是一紧。

呼……好险,刚才差点就露出口风了。

果然,对待这个男人必须要时时刻刻警惕才行,不然一不小心就踩入他制造的陷阱里面。

接下来的时间两个人沉默的没有一句话,倒不是因为聂然不想说话,而是车子越往村庄行驶,路就越是颠簸难走。

这具身体竟然……晕车了!

聂然当时只有一个想法,真是哔——了狗了!

以前她从高空跳下来都脸不红心不跳,跳伞就跟开车一样平常,但现在……竟然还晕车!

没有耐药性她已经忍了,可晕车……这具身体到底是有多弱啊!

“你还好吗?”霍珩看她脸色微微有些苍白,都已经是十一月的天,鬓角已经有一层薄薄的汗水。

聂然闭着眼睛,咬牙点了点头。

看着她有些扭曲的脸庞,霍珩立刻让阿虎停车,拿晕车药和水。

“吃了药休息会儿就好了。”

聂然接过药物,将药物含在嘴里了几秒,确定茶苯海明的苦味后,这才放心的吞了下去。

为了让她透气又同时不着凉的情况下,霍珩将自己身侧的车窗打开通风。

过了一会儿,霍珩这才问道:“如何,舒服点了没有?需不需要躺下来?”

“不用了,我好很多了。”聂然又喝了口水,靠在椅子上,虚弱地道。

可那样子哪里是好多人,分明是糟糕透了的样子。

霍珩看着她整个人歪在车子上,眉头紧皱,转头对着阿虎说道:“去看看这里有没有人家,问问可不可以借宿一夜。”

“可是今天下午的会议怎么办?”阿虎不由得问了一句。

“推迟到明天。”霍珩头也不抬替聂然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

阿虎立即有些急了,这次的合作案是二少是力压下公司各种议论声,才合作下来的,如果不能好好完成,公司里的那些董事们一定会对二少有看法的。

本来在清理公司的时候,二少都是在用强压的手段才勉强压住了那群人,这次的案子出了问题,说不定人心又要浮躁起来了。

他真想对二少说,把叶澜丢在这里,等工作完了再来接她,但他看了看自家二少那副心疼的样子,这句话还是吞了回去。

阿虎恨恨地看了看靠在车椅上的聂然,在看到她脸色惨白,呼吸不畅,像是半条命都没了的样子后,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说道:“是,我这就去找。”

荒芜的小路上,就他们这一辆车孤零零地停在路边。

霍珩看她靠在车椅上神色难看,紧咬着下嘴唇的模样,眉头不自觉地拧紧,索性一把将她揽在自己的腿上。

“你躺平一会儿,很快就会好的。”他说道。

聂然这时候也已经没什么力气和他纠缠这种事了,安静得犹如小猫似的乖巧地伏在他的腿上,闭着眼睛。

霍珩怕她着凉,将自己的西装脱下披在她身上,然后为了能让她舒服一些,手不停地顺着她的背部,一下又一下。

整个画面看上去很是温馨。

“二少,在东面有户农家乐,他们说可以让叶秘书休息。”从不远处跑来的阿虎站在车门外,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户人家。

霍珩一瞬不瞬的看着眼前的聂然,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那等她舒服点再开过去好了。”

“二少,我觉得还是将叶秘书送过去休息,我把你送到目的地的话比较好。”

霍珩摇了摇头,“不必了,我也很累了,休息一天再走吧。”

阿虎看了看时间,才到中午而已,二少怎么能为了个女人连工作都要放弃!

他有些急了起来,可看到自家二少那一副不容余地的样子,最终只能很不愿意地答应了下来。

过了一个多小时以后,聂然的情况似乎有些好转了起来,吃了晕车药的她神色渐渐开始有些清明了起来。

“怎么样,要不要再休息一会儿?”霍珩轻声地抚着她的背部,问。

聂然强撑着从他的腿上撑起来,虚弱地摇头,“不了,还是早点走吧,不然时间都要晚了。”

“不走了。”

看着她撑着自己的身体那副无力的样子,霍珩将她重新放置在了自己的身上。

“为什么?”聂然躺在霍珩的腿上,瞪圆了眼睛望着他。

“车子没油了,所以需要停一天。”霍珩一点也不心虚地扯了个谎,让坐在车前的阿虎不由得瞄了眼油箱表上那满格的信号。

“这样啊,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那巴掌大的小脸伤写满了担忧。

霍珩调整了下她靠的位置,想要努力让她变得舒服些,“那里有户农家乐,我们在那里住一晚,你如果觉得现在好点了我们开车过去。”

“嗯,我没什么太大问题了,走吧。”聂然伏在他的腿上,说道。

霍珩一个眼神示意过去,阿虎点头,立刻驱车往那户农家乐行驶而去。

可路上一颠簸,聂然的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起来,就像是白纸一般。

霍珩看在眼底,只觉心也被拧着似得,不停的安抚着她,让她撑住。但这时候的聂然连点头的力气都没有,只是紧闭着眼睛不说话。

好不容易到了农家乐,聂然被阿虎扶着进了自己的房间,那户人家因为知道有客人,早就打扫好了两间住处,早早地将暖气开了出来,连炕头也烧得暖乎乎的,甚至还准备了自家酿制的米酒。

聂然坐在炕头上,那种从天空到陆地的感觉让她这才感觉胃里那股翻江倒海稍稍平息了很多。

霍珩将她的鞋子脱了下来,把人放平,又盖上被子后说道:“你好好休息,不舒服要说。”

“嗯。”聂然靠在枕头上,蹭了蹭后这才安静地睡了过去。

这一觉直接睡到了晚上,等聂然醒过来的时候,看到霍珩正坐在自己的床边,手里拿着电脑,好像是在鼓捣wifi,但可惜因为实在是地处太过偏僻,没连接成功。

“霍先生。”她低低的一声呼喊,让霍珩立刻转过头看。

“怎么样,舒服点了吗?”他将电脑放在了一边,检查了下她有没有发烧受寒之类的状况。

刚才在车里,为了给她透气开了些许的窗户,这样最容易着凉。

不过好在,她并没有感冒发烧的迹象,除了头还有些晕乎乎的之外,其他一切都还好。

“我没事。”聂然摇头,乖巧地靠在枕头上,呐呐地抱歉道:“对不起啊霍先生,我害得你……”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门外的一个厉声给打断了。

“二少!”

只见阿虎从门外匆匆跑了进来,神色很是不对劲。

霍珩皱了皱眉头,问道:“怎么回事?”

“两个小时前公司打电话来说,今天下午有人在微博上放了一张你和叶秘书的照片,好多记者都围堵在公司楼下,公关部的电话已经被打爆了。”阿虎神色难看的很,手因为用力地握着手机而指尖泛白。

可以看得出,他现在有多么的愤怒。

“什么照片?”

阿虎将手机递了过去,屏幕上赫然出现了早晨在酒店的走廊里聂然弯腰给霍珩扣纽扣的场景。

不得不说拍照的狗仔挺会找角度的,窗外阳光倾洒,两个人在光线下,又靠的如此相近,很有情侣的感觉。

标题用大粗的黑体标明——霍氏总裁携未婚妻郊区游玩,感情甜蜜。

接下来就是几张霍珩看着聂然扣扣子时,那一张张凝视的眼神,更像是铁证一般。

“那不是早上我给你扣扣子的时候……”聂然毫无意识地说完后,忍不住捂嘴惊呼了一声,“有人在偷拍?!”

阿虎急忙说道:“二少,要不要马上让公关部发声明?”

这种照片拍出来,二少又推迟了合作时间,这很难不让合作人觉得二少是否有诚意来做这笔合作。

谁知霍珩倒是很淡然,“唔,拍的角度不错,你觉得呢?”

他笑着将手机递到了聂然的面前,聂然狠狠地皱起眉头,“霍先生,你打算怎么办?”

霍珩又看了看手机里的照片,并不接话,反而将她的枕头放平催促道:“你休息吧,时间不早了,明天我们还要继续赶路呢。”

然后就让阿虎将自己推了出去。

聂然躺在床上目送他离开的背影,时间滴答滴答地走去,当挂钟的指针指向十点还差五分钟的时候,原本躺在床上虚弱无力的人在此时却猛地翻开被子,利落地从床上跳了下来。

聂然小声地打开门,轻轻地走了出去,确定在没有惊动到任何人后,往院子里最偏僻的地方走去。

五分钟后,准时十点,手机震动了起来。

看着屏幕上的未知电话,漆黑的夜里屏幕闪烁的光在她脸上一现一灭,泛着些许的诡异。

她接通了电话,那头的男人迫切而又兴奋地道:“怎么样,我的邮件你收到了吗?”

聂然望着远处的天际线,神色冰冷,“钱在园福路上的那间超市的储藏柜里,密码是1209,自己去拿吧。”

“多谢老板,下次有这种单子依然来找我。”那头的声音更加激动了起来。

原本写霍氏的八卦他还迟疑了很久,后来看到雇主出的价格后他也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可没想到写了大半辈子的娱乐八卦而从未上过头条的人,竟然有幸能看到自己写的八卦置顶到了热搜榜排行第一。

现在还有钱可以拿,那种心简直和赢了彩票大奖一样。

“闭好你的嘴,不然下次你拿的就是冥币。”

瞬间,原本那激动万分的声音就被聂然冷酷无情的话给浇灭了,忙不迭地道:“是,是,我知道了。”

利落的挂了电话后,聂然快速地将手机里的太空卡拿了出来碾碎了丢在了草堆里,然后换上了自己的卡。

她站在黑暗里,浑然像是与这一片天地融合在了一起一样。

------题外话------

霍珩:媳妇儿你真的不平,你看我才平呢!

小然然:你给我去屎!

嘤嘤嘤……媳妇儿我说的是真哒~

作者:这种傲娇脸是肿么回事!说好的腹黑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