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这是有预谋的!/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阵寒风将地上的枯叶打了个旋儿,聂然耳边的几缕发丝随风飘扬,云层忽然之间压了过来。

霍珩坐在轮椅上,似乎是在沉思,并没有感觉到背后的异样。

聂然一步步地靠近,每走一步眼底的冷意就蒙上一层,直到站在了霍珩的背后,她那只手已经抚上腰间的手缓缓抽出,一道银色的冷光乍现。

倏地,她耳朵微动,远处像是有什么异样的响动。

聂然连忙松手,用衣服遮盖住,站定在了霍珩的身后。

就在此时,阿虎步履匆匆而来,走到了霍珩的面前,恭敬地喊了一声,“二少。”

霍珩好像被惊醒了一样,回神过来,抬眸看了他一眼,“回去吧。”

“是。”

阿虎恭敬地点头,然后接手将霍珩推了出去。

聂然站在那里看着主仆两人往园子外头走去,心里只觉得一阵懊恼,如果刚才阿虎能晚一点进来,或许……

就差那么一点点!

心里暗自恼怒的聂然很是不甘地跟了上去。

站在门口等待的村长早已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看到他们三个一出来,马上就扑了过去。

“霍总,霍总您看这……这其实就是个误会,我不是有意要骗您的……其实是……”

村长还想要解释,但被霍珩冷声打断。

“不是有意,难道这钱是自己跑到我秘书的手上?这茶园外头干净整洁,可里面却破败不堪,这些表面文章难道是大风吹的?”

面对霍珩的严厉质问,村长立刻就慌了起来,“我……我……我真不是……霍总,您听我解释解释。”

“我想我不需要听你的解释,这眼前的一切就是最好的解释。”霍珩一个眼神,阿虎立刻推动着轮椅打算离开。

村长一看,急忙跑了过去,“噗通”一声就给跪了下来。

“我求您听我一句,就一句!”

霍珩眉头轻轻皱了皱,虽然面色还是冰冷,但却没有再要求阿虎推着自己离开。

村长急忙解释着,“我真不是故意要塞钱给这位小姐的,如果不是没办法,我也不这样做!”

霍珩见他又有推脱的意思,眉宇之间又沉下三分,“办法?你们有塞钱的办法,不如好好整顿茶园。”

“你以为我们不想吗?”村长苦着脸,一脸无奈又痛恨的模样,“我们的茶叶根本运不出去,每次等新茶采摘好运出去,结果都坏在了半路上,本来那儿还有那儿全部种的是庄家、瓜果,可有什么用!最后都被耽误在那条该死的路上!村里的年轻人不得已都离开这里去城里打工,就剩下些老的了。”

他指着不远处几处已经彻底荒芜败落的园子和田,满脸的痛心。

霍珩看了看远处,眉头拧成一个川字,“地方上不作为吗?”

“作为?你让他们作为?那和往狗嘴里塞肉包子有什么差别!”村长好像是破罐破摔了,恨恨地回答。

那语气完全和刚才进村时说的所谓的拉不到投资人截然相反。

另一边的霍珩沉默地坐在轮椅里,没有说过一句话。

村长见他拧着眉头思索,那不说一句话的样子让他的心里有些七上八下了起来,“霍总,我知道我这塞钱是不好,可是我真的……我真的没办法了,我求求您,我求求您帮帮我,帮帮咱们村吧!”

村长跪在地上声嘶力竭地喊着,那满是皱褶的脸上带着期盼和渴求,看的人心头有些发酸。

风吹的越发凛冽,厚重的云层压在人的头顶,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过了半响,终于霍珩开口了。

但,他只是淡淡地对阿虎说了一句,“送我回村里休息一下吧。”

然后又转头对着聂然说道:“你替我去将这合约上的那几个地方都去审查一次,记住一定要仔细的查看,务必要将损失降低到最小。”

“知道了,霍先生。”聂然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点了点头。

村长听到这话,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他觉得这次的收购计划是没有希望了。

阿虎推着霍珩往村子里走去,而聂然则是根据合约书上的一条条收购清单去仔细地核对。

其实说实话,就连所谓的最挣钱的茶园都破败成那副鬼德行,更别提其他那些附带在条例里的地皮了。

不过走了三四处,不是大门已经杂草丛生,就是大门上的锁已经锈迹斑斑,唯独只有那间仓库看上去好像有人出入过几次的样子。

她打开了仓库,一股腐朽的铁锈气息迎面而来,周围大片的蜘蛛网横隔在半空中,桌子上积着厚厚的一层灰尘。

聂然用手捂着自己的鼻子,往里面走进了几步。

“砰——”沉重的铁门却在此时突然关上了。

聂然猛地回头,急忙跑到了门口拉了几下,大门纹丝不动。

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急忙走到窗户边上,却发现窗户早就被木板牢牢地封死了!

难道是风大太?

就在她沉思之际,隐隐一股烧焦的味道从角落里传来出来,聂然仔细嗅了嗅,终于发现那味道是从一堆推被叠加在一起的木箱子里散发出来的。

而且随着气味的挥发,呛人的黑烟也从里面飘了出来。

聂然环顾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可以用来浇灭火光的东西,而且不仅如此,她发现仓库的四周都有木箱子,而且相继都燃烧了起来。

聂然忍不住低声爆了个粗口,这如果真是天干物燥的话,她出了这破村子后立马去买彩票!

木箱子在越来越多的黑烟下终于被烧得爆开了,火“呼”的一下就腾升了起来。

聂然连忙拍门叫嚷着,四处寻找着可以逃跑的地方。

可无奈火一旦挣脱了木箱子的禁锢后,窜得越来越高了起来,甚至将旁边的木质的桌椅也一起吞噬了。

火势越来越大,浓烈的滚滚黑烟从屋顶的隙缝和门窗隙缝中散了出去。

聂然已经被烟熏得已经有些看不清仓库里的路了。

“咳——咳咳——咳咳咳——”她捂着自己的鼻子,半蹲着走,尽量少呼吸到烟火气。

“救火啊,快来救火啊!”

“着火啦着火啦!”

终于,门外响起了村民们的呼喊声,可这有什么见鬼的用!

等他们扑完这场大火,自己估计已经烧成炭了!聂然闷咳了几声,将自己的嘴巴紧紧地闭上。

浓重的黑烟遮盖住了她的视线,无奈只能凭着自己刚才走过的记忆认真地回想了一遍。

身旁是炙热的火舌肆虐,耳边还有无数被大火而摧毁倒下的桌椅,甚至还有掉落下的瓦片声。

“哐当——”又是几片瓦片从高空掉落了下来。

情况越发的紧急,聂然却在这时候突然想到了当时村长的话。

这个仓库连通着茶园的地窖……

地窖?

对,地窖!

她尽量将自己的身体弓起,缩小范围,趴在地上用手触摸着,还好仓库并不是特别的大,她在各种瓦片掉落的袭击中来回穿梭。

再来回摸索之际,最终她发现自己手感有些异样,仔细摸了摸,是铁的门把!

地窖的大门!

聂然心头一喜,急忙将盖子打开。

一股腐烂的味道从里面冒了出来,但对于现在的聂然来说,这地窖里腐臭的清冷味就如同清新氧气一样。

她丝毫没有犹豫地快速钻了进去,然后把盖子重新合上,将地面上的最后一丝炎热给隔绝了。

聂然快步朝着地窖的出口走去,越往里面走发现里面越深,越冷,身上的热气瞬间被地窖里的温度给吹散了。

她双眼被烟火薰的已经有些睁不开眼睛,只能用耳朵听从另外一处的地窖通风处传来的微风,根据听觉和微风拂过的强度来判断自己距离出口还有多久。

过了没多久,聂然感觉到有一丝微弱的小白光打在自己的眼皮处,通风口的风声也呼呼地吹了过来。

到了!

聂然吃力地睁开了些眼睛,果然地窖的通风口已经在自己的头顶上了,外头小小的光线透过隙缝穿了进来。

像是让人看到了生的希望。

聂然没有犹豫地试了试墙面上的梯子,生怕年久失修已经承载不了一个人的力道了。

不过还好,虽然握得满手铁锈,但梯子还算坚固。

她随即一点点地爬上了楼梯,然后将手顶用力的顶开了地窖的门,因为时间太久的缘故,门经历了风吹雨打已经有些变形。

聂然屏住呼吸,咬牙去推,好不容易将地窖口的门移开了一条隙缝。

不远处村民们的呼喊救火声随着风声就这样倒灌了进来。

她大大的呼吸两口新鲜空气,只觉得大脑在那一瞬清明了起来,继续咬牙推开地窖的门,接着从里面钻了出来。

聂然狼狈不堪,小脸上乌漆墨黑的,整个人倒在地窖口不停地喘息着。

她感觉到自己因为过了太久的小白领生活,把在几个月前的新兵连里好不容易训出来的体能又降回去了。

……

伴随着村民们的大喊,霍珩这时候正坐在村里唯一有客房的宗祠祠堂里休息。

看得出这些村民虽然荒废了田园,但是宗祠祠堂他们有每天打扫,里面是摆放着村里那些德高望重的老村长牌位,案板上放着两支白色的蜡烛,以及一些水果作为祭祀。

空荡的祠堂里安静的只有风吹过的声音,仿佛将一切都全部隔绝在了外面。

霍珩安静地坐在客房里,双眼沉沉地瞭望着远方那已经厚重有些灰冷的云层。

冷风吹打着窗户,将老旧的窗户吹得“嘎吱嘎吱”作响。

他似乎是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沉思中,眉头紧锁,一言不发,只是眼底的寒意随着这风声越来越甚。

门外一阵平稳的脚步声响起,阿虎敲了敲门,然后走了进去。

霍珩缓缓抬起头,声音里透着一丝清冷,“什么事?”

“仓库大火,叶秘书在里面。”阿虎恭敬地回答,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霍珩神色平淡,“多久了?”

他可不认为那小妮子逃不出一场小小的火灾,所以并不担心。

阿虎停顿了几秒,“……已经十多分钟了!”

原本还很淡定的霍珩,在听到时间后,整个人眼底止不住的错愕和惊慌!

怎么可能!

这妮子的本事不可能只是一场小小火灾就被困住的人!

“为什么还不去救?”霍珩马上推着轮椅往门外走去。

十几分钟,火势迅猛,正常人在几分钟的大火里都会被炽热的火焰烤干身体水分。

更别提浓重的黑烟和高空损毁砸落下来的危险品!

“一阵风刮起,将火势吹得迅猛了起来,已经进不去了。”

霍珩听着阿虎冷淡的声音,原本推着轮椅要冲出去的手僵住了。

他转过头看着阿虎,眼底深处翻涌起了一抹森冷的目光,但很快又随之消散。

他往事发地的仓库快速赶了过去,才出了祠堂就看到一片烟火腾升在上空。

霍珩的心头猛地一紧,手上的动作又加快了很多。

越靠近,听到村民们呼喊和泼水的声音,他的心都快颤了起来。

当最终看到那个已经被大火包围的仓库时,霍珩震惊地怔愣了一秒。

随即就想要往带着火光的仓库里冲去,但却被阿虎制止住了。

“让开。”霍珩冷声命令。

可惜阿虎并没有遵从,手紧握着轮椅的两个手柄,不放。

“二少,我要保护你的安危。”

霍珩的眼神终于从那个火光里缓缓移到了阿虎的身上,他深邃的眼眸里正剧烈的翻涌着,那迸发出的刺骨寒意犹如寒冰一般,好让人胆寒的眼神。

“让、开!”

只是短短两个字,阿虎的后背汗毛竖起,原本紧握手柄的手此时再他强大的眼神中慢慢地松开了。

霍珩在他松手的那一瞬,手上一个用力,轮椅便很快隐没在来了火光之中。

“那个人不是霍总吗?”正在灭火的村民无意间看到了一个身影冲了进去,有些不确定地问。

“霍总疯了吗,怎么能这样冲进去,会被烧死的!”

“完了完了,这霍总要是在这里出什么事,咱这些人可赔不起啊。”

“快灭火啊,快灭火救霍总出来啊!”

混乱的叫嚷声和火光噼啪声夹杂在一起,显得混乱不堪。

阿虎站在原地,死死盯着那巨大的火光看着,手不自觉地紧握了起来。

二少,是疯了吗?!

他不明白,不明白!

为什么自从那个女人一出现之后,二少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现在甚至还要进火场救火,这么大的火,如果有什么万一……

刚才,刚才他就不应该放手才对!他应该死死地抓着二少不放手,哪怕回去后会被处置,也不应该让二少进这么危险的地方!

好不容易解决掉了大少,坐上了继承人的位置,怎么能……怎么能为了一个女人就这样放弃?!

“你在这里干什么,二少呢?”

就在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之中时,突然身旁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让阿虎身躯一震。

他倏地扭头看去,只见聂然正顶着一张黑漆漆的小脸,头发杂乱地站在他身边,狼狈不堪。

阿虎有些惊恐地看着她,自己明明一直盯着大门口,怎么她出来自己都没有发现?

“你怎么这么快出来了?”阿虎又随即转身看了一眼大门口的方向,“二少呢?”

既然她已经出来了,二少应该也已经出来了吧!

正打算回去洗澡休息的聂然听到霍珩后,停下了脚步,“什么意思?”

“二少冲进去救你,你没看到?”阿虎这时候也有些急了起来。

“没有。”聂然神色冰冷地摇了摇头。

阿虎忍不住低低咒骂了一句,立刻就想往里面冲去。

可就在他转身之际,突然人群里爆发出一阵大喊。

“天啊!倒了倒了!”

“哐当——”一声,房屋的右边屋檐的砖瓦已经倒了下来,砸的人瞬间往后退去。

所有人顿时都惊慌了起来,冲天的火光让人感觉到了畏惧和可怕。

“二少!”阿虎被逼得无法进入,只能站在门口对着里面叫喊,但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那种无人回应的感觉让他的心里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都是因为那个女人,都是因为那个女人!

阿虎一个跨步到了聂然的面前,一把揪住她的衣领,眼底赤红地说道:“如果二少有什么问题,你不会放过你的!”

聂然看了眼火光滔天的房子,然后冷冷地拍掉了他的手,“眼睁睁地看着他进去,却没有阻止,你最好先不要放过自己。”

“如果不是因为担心你,二少能这样冲进去吗?二少有什么问题,也是为了你!”

阿虎怒斥地声音让她眉眼之间微冷了下来。

担心自己?

“天,再这样烧下去,整个仓库就完了!”身旁一位村民低声地叹息了一句。

就……完了?

聂然朝着仓库大门方向看了一眼,没有动静。

靠!见鬼的担心!

她恨恨的在心里咒骂了一句,随即深吸了口气,转身抢过村民们刚接过的水,兜头往自己的身上浇了上去。

这么冷的天,又是井水,这极低的温度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哎哟,小姐啊你这样干什么呀!”那村民本来就觉得这些水不够,现在这小姐还把这救命水当洗澡水用,心里就更疼了。

她冷着眼,丢下了一句话后转身就往火光里冲去。

“我进去找他!你在这里等着!”

聂然的身影随之快速的再次消失在了仓库大门内,惹得正在救火的村民们一个个惊呼了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仓库都快要倒了,怎么还有不怕死的冲进去!

又不是金库,他们这一个两个往里面冲到底要干什么呀?

------题外话------

小然然:听说小夏子群里的土豪管理员要求我给她撒个娇,所以我来撒娇了。感谢土豪陌哟,么么哒~

霍珩上线……

霍珩:媳妇儿你还没对我么么哒过呢,不能给这货!

小然然:那先给你,看在你冲进火场救我的份上,mua~

某人已醉死温柔乡里。

——以上是腹黑夫妇日常——

PS:爱我的都出来冒泡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