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 难得好心,不请自来的某人/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着村长在风头里渐渐响亮的哭声,她生怕把其他人给招来,低低地冷呵了一声,“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别哭了!”

村长哭得跟泪人儿似的,不停地抹着眼泪,“我哭自己个儿倒霉不行啊!村子没被收购成功,还烧了个仓库,这下子可怎么和村民们交代啊!”

他越想越伤心,哭得不能自己。

聂然看着他哭得眼泪鼻涕一大,不像是表演的样子,“所以这把火真不是你放的?”

村长两眼汪汪,悲痛万分地道:“我疯了吗?好不容易辛辛苦苦造出来的仓库,我为什么要放火!”

聂然认真思索,考量着村长话语里的真实程度。

“最好是这样,如果被我发现,你就死定了!还有,我们两个人现在对话不许泄露半分!听到了没有!”最终,她还是将手里的刀晃了晃,冷声威胁。

村长看到她冷酷的表情,以及那把寒气逼人的军刀,憋下了哭声点点头,“听到了。”

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后,聂然这才转身想要离开。

只是刚才小巷口,她却忽然停下了脚步,从怀里掏出了那一个破旧的牛皮纸,接着干脆利落地丢进了村长的怀里。

“这钱给你,那么点都不够我喝一瓶酒的。”

她语气里满是嫌弃,随即头也不回地就离开了。

村长有些发傻地看着自己怀里的钱,他没想到这丫头会把钱还给自己,他还以为今天要死在这里了呢!

夜越来越深了,漆黑的天幕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

聂然走在荒野的小路上,眉头拧紧。

如果不是村长的报复,那么会是谁放的这把火呢?

在这个偏远的山村,谁会想要她的命呢?

难道是那位好夫人在背后搞的鬼?!

当初她派冯英英溺死自己不成,后来又估计出任务给自己,甚至到后来设计要除名了自己,这次……难保不是她做的。

更何况,这里偏僻异常,人烟荒芜,的确是个下手的好机会。

只不过,这么远的路还要安排自己的人手过来,可见她想杀自己的心有多么的强烈。

这算是为了她儿子扫平障碍吗?

寒风凌冽,聂然的眼眸微微半眯了起来,倾泻出了一丝戾气。

……

一场大火将村里搅了个天翻地覆,仓库变为了废墟不说,还差点把霍珩这位权贵给差点烧死,这让村民们各个提心吊胆。

生怕霍珩一个生气,不仅不收购村子,甚至会直接毁了这里。

每个人对霍珩和聂然都是小心翼翼,努力地讨好,餐餐都杀鸡给他们两个病患炖鸡汤喝。

聂然想到老村长蹲在角落里哭着和自己说那包钱可以给整个村民们用半个月,她总觉得喝这汤有些不是滋味。

“你怎么不喝?”霍珩看她盯着那碗鸡汤就是不动,以为是不喜欢喝,“是不是喝腻了?”

“腻了?那要不然我让我家老婆子给你换成骨头汤?我们家杀猪了,可新鲜了呢。”老村长就像是把那天晚上的事情给忘记了一样,站在一旁笑呵呵地道。

“你把猪杀了?”聂然听了眉头当场拧了起来。

这都什么时候了,仓库被烧成了废墟急需要钱来修缮,这老头竟然还把值钱的猪给杀了?疯了吗?!

那天他蹲在角落里嚎啕大哭都给忘了?

村长笑着点头,“是啊,早上刚杀的,这会儿应该煮的差不多了。”

聂然气得恨不得拍桌,可转而一想,关她什么事,人家愿意杀猪就杀猪呗,反正花的又不是她的钱,用得着她自己个儿在一旁咸吃萝卜淡操心嘛!

聂然面色冷然地不再言语,坐在那里喝起了鸡汤。

在旁边的霍珩一直留意着她的神情,看着她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咬牙切齿的模样,只觉得好玩儿。

这妮子是怎么了,杀只猪也能让她有这么多表情?

霍珩可不认为她是什么善男信女,杀只猪会让她不忍心。

“霍总,这次的收购案……还继续吗?”坐在对面的村长在绕了一大圈的各种话题后,终于耐不住的,搓着手讪讪地问道。

聂然喝鸡汤的勺子顿了顿,呵!原来是在这里等着霍珩呢。

怪不得,明明当初已经告诉霍珩自己的村有多么穷了,还要杀鸡宰鱼的,合着是在打同情牌啊。

但对于霍珩这种杀人跟杀鸡似的人,这种同情牌就是不知道会不有用。

霍珩收回了视线,把玩着手里的勺子,淡淡地回了一句,“鉴于你们村里有很多地方和合约上多处不符,所以公司需要商讨才可以做最后的结论。”

“其……其实也算不上不符吧,就,就该有的我们还是有的,只是……其实……也……我们可以打理一下就,就可以了。”村长一听,觉得不好,当下慌忙的解释起来,力争能够改变霍珩的心意。

但霍珩这种人哪里是几句话就能扭转过来的,更何况在看到了村子里真实现象以后,他这几天几乎没有再提起过收购这两个字。

“可你们的所有产业链全部没有盈利,甚至每年的亏损都处于负增长,收购这样的村庄对于霍氏来说,这是负担。”

霍珩这一句话算是彻底将村长的希望给打压没了。

“所以,真的没希望了吗?”村长满是失落的低垂着头,看上去仿佛好像一瞬间老了几岁。

聂然抬眸看了老村长一眼,随即放下了手中的勺子,“我看过各个厂房设备,年老失修,的确会给霍氏带来不少影响。”

因为有过一次被聂然落井下石后,村长除了心里更加难受了之外,脸上已经没有了什么当初第一次时的那种愤怒的表情了。

只是低着头,像是被老师挨骂过的小学生一样。

聂然停顿了三四秒后,轻咳了几声,故作冷淡地说道:“但是这几天我拜访过几位老人家,他们的茶艺的确不错,应该说还是有潜在的利润,而且村民们说只要霍氏肯收购,老人们就打算把孩子们都叫回来帮忙。是吧,村长?”

还处在低落情绪中的村长一听到聂然这么说,怔愣几秒,随即猛地点头,“是是是,没错没错,叶秘书说的一点都没错。”

霍珩没想到聂然竟然会替村长说话,不由得扬了扬眉。

他松开了手中的勺子,靠在椅背上,淡笑着问道:“那么投资回报利润和风险各占多少?”

聂然迟疑了一下,“……各占一半。”

“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得到回报呢?”

“在得到回报之前,我们需要将路全面修缮,可能需要两年时间。”

聂然越说声音就越轻,心也越来越往下沉。

先是问投资回报和潜在风险,然后是问得到回报的时间长短,唉……真不亏是商人,每一处都问到了最关键的点上。

“也就是说,这两年霍氏在这个村子里将得不到任何的利润,而且还要投资一大笔钱。”霍珩笑着得出了这个结论。

聂然这回也没辙了,算了算了,自己好歹是帮过了,如果是在以前她才不会管这种破事呢。

她点了点头,“是的。”

“我会让公司重新估算你们的资产,尽快给你们结果的。”霍珩喝了几口鸡汤后,这才出声说道。

本来已经放弃的聂然在听到霍珩这句话后,禁不住带着讶异的神色看了他一眼。

刚才的话不是已经说明要放弃这里了吗?怎么最后又要重新估算了?

这男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呢。

对面的村长在听到霍珩要重估资产后,心里当下再次燃起了一丝的希望,“好,好,好!谢谢霍先生,谢谢叶小姐!”

“这事情是霍先生说了算,我有什么值得好被谢的。”聂然喝着鸡汤,心不在焉地说。

村长憨憨一笑,老老实实地道:“如果刚才不是叶小姐的那番话,霍先生也不会再给咱们村一次希望,我怎么能不谢谢叶小姐呢。”

聂然扭头看了眼此时正看着自己的霍珩,那直白的几乎温柔出水的眼神让她眼神一颤,立刻错开了和他接触的视线。

村长是过来人,一看霍珩的眼神就立刻知道了。

“那个,我去看看我家老婆子的骨头汤熬好了没,你们先吃吧,哈哈。”村长打着呵呵就赶紧离开,不当这个大电灯泡。

“你的伤好些了吗?”

只留下他们两个人的屋子,霍珩握住了她的手,聂然立即挣脱开。

“还生气呢?你的气性怎么越来越大了。”

“我哪里敢生老板的气啊。”聂然不阴不阳地刺了他一句。

霍珩笑着重新将她的手握住,“我能理解为,你这是担心,所以才生我的气吗?”

“怎,怎么可能!我为什么要担心你啊!”聂然此时瞪大了眼睛,神色慌张的甚至有些结巴了起来。

“那你为什么要生气呢?”

“我,我怕你烧死了没人给我付工资不行啊!”聂然随口胡诌了一句后,就沉默地大口喝着鸡汤。

她强烈的反应都被霍珩看在眼中,这哪里是怕付不出工资啊,分明是心乱了的样子。

他无言地勾唇微笑,看着她时不时偷瞟过来的眼神,心里更加确定了几分。

“心口不一。”霍珩轻刮了一下她鼻尖,满满的宠溺感。

聂然捂着自己的鼻头,皱着眉头怒瞪着他。

两个人之间的互动充斥着一股莫名的温馨感。

“小伙子,你是谁啊,你来我们村有什么事情吗?”门外忽然传来一声村长惊讶的声音。

聂然在房间里听到后,不知为何总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是镇上派来了解关于前几天的失火情况。”一个冰冷却又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

聂然顿时心里一沉。

这人,怎么会跑到这儿来的?!

“哦哦哦,原来是镇上派来的啊,快请快请,没吃饭吧,正好煮了骨头汤一起吃点吧。”

“谢谢,不必了。”

两个人的对话声越来越近。

门最终被推开了,当聂然看到厉川霖走了进来时,她故作讶异地瞠了瞠眼眶,然后微笑着道:“厉队长,好久不见啊。上次你送我去医院,还给我买衣服那事儿我都没机会谢你呢。”

厉川霖的看到她手上缠着纱布,眼底滑过一丝异样。

她又受伤了!

“厉队怎么来这里了?”霍珩微笑着寒暄了起来。

厉川霖冷冷地回了一句,“执行任务。”

“那真是太巧了。”

霍珩笑了笑,他可没错过刚才厉川霖在看到自己身旁的人时眼神中流露出的一抹紧张之色。

看来他的小妮子有不少人惦记啊。霍珩眼色微凉了起来。

“你们都认识啊,这也太巧了吧!一看就应该是老熟人了吧,快一起来喝碗热汤暖暖吧。”站在旁边的村长看着他们几个人的寒暄,将手里的骨头汤端在了桌子上,热情地招呼了起来。

老熟人?聂然看了看厉川霖面无表情的冷峻面孔,又看了看身旁那张含着淡笑却波澜不惊的霍珩,他们两个最多就算得上是熟悉的陌生人吧。

“请问这个村的村长是谁?”

厉川霖并没有和霍珩同桌吃饭,只是问了一句。

正在盛汤的村长立刻放下手里的碗,走了过去,“是……是我……”

“镇子上要求我过来调查,问有没有什么损失。”

村长挠了挠头,“哦,损失不大,就是仓库烧毁了,其他的没啥子大问题。”

“人员有没有伤亡?”

“没有,都在呢。就是有点小伤。”村长指了指在场的两名伤员,“现在喝汤补着呢。”

厉川霖看了眼聂然的手,再次拧了拧眉头,继续问道:“那失火的原因找到了吗?”

“没找到,那仓库我们好久没开过门了,不知怎么了就突然着火了,估摸着这两天天太干了,不是都说天干物燥嘛……”

村长可没忘记当时聂然当时说的放火,因为他也觉得这个仓库着火着得太诡异了,时间什么的都太巧合了。

所以那天晚上他在那个废墟里转悠了好几圈,但还是什么都没找到,唯一找到的就是找到几个木箱子的残渣,从没有烧毁的迹象上来看是新做的,并不像他们放在仓库好几年的那种。

他可以确定,的确是有人故意纵火。

但他不敢说出来,他怕到时候会给村里再次带来灾祸,所以这才想要故意模糊视线。

但厉川霖并没有就此被糊弄过去,“带我去现场看一下。”

“哦,好的,在那边。”村长擦了擦手,回头对着聂然和霍珩说道:“那个,我先去,你们两位赶紧把汤喝吧,可香了。”

等到这两个人走了以后,屋内重新归于平静。

“霍先生我们什么时候回去?”聂然的勺子搅动着还未喝完的鸡汤,问了一句。

他们两个在这个村子里修养也修养了好几天了,再不走,聂然真的怕村长要把整个村子里所有的家禽给杀光了来招待他们两个。

万一到时候村子没收购成功,她都不敢想象村长到时候又一副老泪纵横的模样。

“再过两天吧。”霍珩坐在那里,一直盯着聂然看,那深沉的眼眸让聂然心头一顿。

这眼神,是什么意思?

好像从厉川霖进来的那一刻,他的神情就有了微妙的变化。

那他现在又看着自己的意思是……不会是从厉川霖身上看出点什么了吧?!

“好。”她装作平静的样子点头,继续喝着碗里的鸡汤。

可心里却对厉川霖恨不得能狠揍一顿!

这家伙每次都要妨碍自己,他到底存什么心啊?!如果不是因为相处过一段时间,她真的强烈怀疑厉川霖是不是那女人派来的奸细,专门搅和自己的。

她沉着心思和霍珩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没过多久,厉川霖又被村长给带了回来,并且进了隔壁的一间屋子。

村长将他一切安顿完毕后,这才回到了聂然和霍珩的屋子里。

“汤好喝吗?要不要再给你们盛一碗?”

“不了,我已经饱了。”聂然将碗推了过去,她现在肚子里全是水,再喝下去估计就真成水袋了。

“那明天再喝。”村长笑着将碗给收拾好。

霍珩微笑了着,“汤留给厉队喝吧,他这么匆忙赶来,一定很疲惫。”

村长想了想,也觉得霍珩说的有道理,点头笑了起来,“也对,我等会儿就让老婆子送一碗过来。”

可在这番笑语中,聂然却惊悚了。

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吧?!

就现在他们这层身份,霍珩给送鸡汤去,人家厉川霖也不会喝啊。

可霍珩却像是完全跳脱出了两个人的身份关系,几天下来对厉川霖像是多年未见的好兄弟一样,但凡他有口吃的,总要分出一份让村长给厉川霖送去。

这份兄弟情义让村长大为感动,可让聂然觉得越来越提心吊胆了起来。

霍珩是不是不仅在那场大火里砸伤了腿,连脑袋也被砸伤了。他现在到底是在干什么啊?

捉摸不出霍珩想法的聂然只能一直按兵不动,对厉川霖的态度不冷也不热,可心底却在流水般的日子里越是越焦躁不安起来,于是她趁着霍珩不注意的时候,对厉川霖的一个眼神,厉川霖微不可见地点头。

夜色初上,聂然趁着夜半无人时,极快的闪进了厉川霖的屋内。

------题外话------

咱们家的小然然心慌慌了~啧啧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