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 威慑,收购意!/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回到公司已经是两天之后的事情了。

当霍珩一回到公司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并不是让公关部发消息解释关于那张照片的问题,而是开会,宣布收购计划暂停。

那群董事们一听暂停,其实心底都开心的不得了。

原本他们在看到这个收购计划的时候就是不同意的,那么偏远的地方要开发,先不说那路要修几年,就只提这个村子里面破破烂烂,荒芜的很,什么东西都没有。

一看就是个穷乡僻壤,而且道路难走,就算开发出来也没什么用,根本不会有人去买那里。

可偏偏霍珩就是不听,压制住了所有的非议要收购那块地皮。

为此那群董事们都去霍启朗那里告状,结果没想到霍启朗竟然同意霍珩的做法。

无奈之下只能同意了这份收购案。

现在却听到霍珩说要暂停,都纷纷觉得要趁着这个机会,压一压霍珩这小子的气焰。

“什么叫暂停?”其中一位董事绷着脸,十分不悦的说道。

“阿珩,你这来来回回反反复复的,拿我们这几个人当猴儿耍呢?”

“就是啊阿珩,当初你说要收购那里我们本来是不同意的,后来你非要一意孤行,我们也就相信你了,可你现在又说不收了,我们年纪大了,可经不起你这么折腾啊。”

另外几个也纷纷附和了起来,整个会议室里的气氛有些凝重。

可霍珩却依然神色不变地坐在最首位,噙着笑,“我只是认为要暂停一下,并不是终止。”

“可你这样,会耽误后面的进程。”

霍珩望向了那名董事,挑了挑眉,“那刘董事的意思是,明知道地不好,也要收购下来?”

那名被指名的刘董事就是刚才第一个站起来反对的人,此时他如同长辈一般训斥着,“我的意思是,你当时就不应该决断!你要知道,现在所做的每一个举动,都会影响到整个公司。”

在座的几个董事继续附和着,“刘董事说的没错,阿珩啊你这次实在是太让我们失望了。”

“失望?我没有让公司损失一分一厘,请问你们的失望是从哪里来的?”霍珩嘴角勾着笑,可金丝框的镜片因为他抬头的动作,而反射出一丝冷光。

“但你的武断决定让我们很失望。”那名董事不知死活地继续说道,脸上表现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那你们可以选择退股走人。”

霍珩薄唇轻启,语气轻飘的好像在和他们说,今天天气很晴朗一样。

但却让在座所有人的董事们惊得跳了起来,齐刷刷地瞪大了眼睛看着霍珩。

“你这是什么态度!”那名刘董事被他轻视,十分的恼怒,这些年在公司里被人捧惯了,就是当初霍旻在面对自己时也是恭敬有礼的。

哪里像现在这个样子,才说了霍珩几句话,居然敢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甚至还让他退股。

真是太过分了!

“态度?”霍珩靠在了椅背上,笑得宁静安然,“这份文件刘董事不妨看了之后再和我提态度吧。”

身后的阿虎将一份文件拿了出来,递给了刘董事。

刘董事看了眼那个红色的文件夹,很是不屑地冷笑,“你少神神秘秘地吓唬我。”

他才不相信这霍珩能给他什么东西。

刘董事一把接下那个文件夹,翻开一看。

文件上其实并没有什么吓唬人的东西,只是银行账号的汇款时间密码以及银行卡号。

刘董事在看到那张熟悉的卡号后,脸色骤然剧变,唰的一下就白了起来。

这……这……这不是他的卡号吗?

这些都是公司底下人孝敬给他的,怎么会被霍珩全部翻了出来?!

不可能,这不可能啊!

霍珩才进公司多久,怎么会知道呢!

“怎么样,还要态度吗?”霍珩像是很满意他脸上的表情,微笑地问道。

众人见刘董事那惨白的脸色,虽然不知道那份文件上写了什么,但是可以看得出,不是什么好东西。

甚至是很大的危险!

他们此时此刻才想起来,坐在那个位置上的霍珩据说掌管着霍氏另一半的势力,他的手段和霍旻完全背道而驰。

因为,他是游走在黑暗中的人。

那笑容里带着的是嗜血的味道。

顿时,所有人面面相觑了一番,却都不敢开口说话,就怕一说话,下一个文件夹丢到自己的面前,或许里面会带着一把阴森寒气的匕首。

“公司的决策人是我,告诉你们只是因为你们是公司的老董事,仅此而已。”霍珩气度悠然地坐在会议室的首位,含笑的面容看上去春风一般和煦,“现在,我想要暂停收购,可以吗?”

他的话里虽然还是那么的恭敬,但那气场却让人震慑。

会议室里安静无声,似乎连针头掉落的声音都能听得见,一群老家伙们站在那里低垂着头,却不敢随意说话。

“既然各位不说话,那我就当是默认了,散会。”

霍珩等了几秒后,自顾自地就敲定了下来,接着让阿虎带着他离开了会议室。

会议室的门一关上,那股压力自动消失了,原本定格着不敢动弹的几位董事这才大大地松了口气。

刚才他们好像感觉自己在死亡的边缘走了一圈。

……

而另一边同样刚回来的聂然在回到公司后,她明显感觉到公司里头的那些人对自己的态度都有些转变了起来。

有些还迟疑,但也保持了中立,不再跟着夏娜和自己作对了。

这让她减轻了不少的压力。

“叶秘书,这是等你签字的文件。”聂然刚从秘书室里走出来打算进会议室旁隔间的打印室,正巧遇到了手底下的小秘书过来送文件。

聂然一边走一边粗看了几下文件,确定没有什么问题后这才接过小秘书手上的笔签上了自己的大名,“嗯,好了。”

就在她将文件和笔一起还给那名小秘书的时候,却听到她低呼了一声,“叶秘书你的手……”

聂然看了眼自己手上那几个差不多快要愈合的伤口,淡淡地道:“不小心摔了一跤。”

“呀!那实在是太不小心了,瞧着伤口,当时一定很疼吧。”

那名秘书握着聂然的手,仔细小心地查看着,脸上那表情比自己摔了一跤的样子还痛。

而这时恰好夏娜也同样进了打印室,看到那名小秘书讨好的样子,不禁鄙夷地冷笑了一声,“狗腿。”

那名小秘书被夏娜这么不留情面地戳穿,有些讪讪了起来,“那个,叶秘书还是要好好休息才行,伤口别沾水。我去做事了。”

“好,你去忙吧。”聂然其实也不太想和这些小秘书们纠缠,听见她这样说,立刻点头让她离开。

“了不起啊,现在公司里的人都传疯了,说您可是未来霍氏的当家主母。”当小小地打印室里只剩下她们两个人之后,夏娜凉凉说了一句,话语里头满是冷笑和嘲讽的意味。

对此,聂然头也不抬的继续打印着下午要用的资料,毫不在意地回答,“只是照片而已。”

但没想到夏娜却打蛇上棍,很是理所应当地点头,“对了,就只是一张照片而已,所以你不用自我感觉太良好,更何况这霍氏的根本还是霍董事长的。”

聂然却笑了起来,“你也说了,只是根本,那么将来呢?霍氏的将来会是谁来主导呢?要知道,霍董事长现在膝下只有霍珩一个儿子了。”

她的提醒让夏娜脸上得意的神色稍稍褪了一些,“……这可不一定,董事局的人那么多,这霍氏本来就是有能力者上。”

“你这么知道霍珩不是那个能力者呢?”聂然嘲讽地勾了勾唇,继续打印着手上的文件。

夏娜也同样嘲讽的冷笑了一声,“你当然希望他是那个有能力的领导者,因为你要靠他上位嘛。不过,你这女人倒是为了钱真能忍,找一个残废,啧啧。”

聂然脸上的笑微微一僵,就连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你说,这种残废的男人能干什么,就是上床也吃力吧。”夏娜看到她的异常后,以为是戳中了她心里的伤疤,笑容更是扩大了几分。

小小的打印室里一时间只听到打印机发出的机器嗡嗡嗡的声音。

聂然慢慢转过头,眼神冰凉地看着她,“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什么话?上床也吃力吗?”夏娜挑衅一样地抬头看着她。

“不,前面的话。”聂然语气平和,但神色却冷得有些怪异。

夏娜看她那副样子,还真就不自觉地回想了一下,“为了钱找个残废?”

“啪——”突然,一个清脆的巴掌声在打印市内响起。

听得让人心头一惊。

夏娜被打歪了半张脸,用一种不可思议地眼神看着聂然,“你敢打我!?”

显然她是被打懵了。

聂然冷冷地提了提嘴角,“不能打吗?一个小小秘书,真当自己是根葱了。”

“我说了又怎么了,你凭什么打我!”夏娜一手捂着自己的脸颊,气得当下立刻举起另外一只手要报复回去。

“凭她是我的女人,可以吗?”而就在此时,外头一道声音横插了进来。

夏娜猛地转过头看去,只见霍珩从门外被阿虎推了进来,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霍……霍总?”

她一只手半举在空中,另外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脸,眼睛里满是震惊地望着正走进来的霍珩。

夏娜心头“咯噔”了一下。

霍总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糟糕,刚才自己的话是不是被霍总给听见了?

她心头一转,立刻恶人先告状地道:“霍总,叶……叶秘书打人!”

霍珩将目光转移到了聂然的身上,只见聂然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似乎对于他的到来也十分的慌张。

“我的女人别说是打人,杀人都可以。”霍珩眼底带着薄薄地笑意,语气虽淡,可字里行间那维护的意思让夏娜当场就腿软了下来。

她作为霍旻的大秘书,又是霍启朗的眼线,霍珩什么身份她多多少少是知道那么一点的。

夏娜敢保证,霍珩那句话不只是说说那么简单,如果真的要做,他……他干得出来。

“霍总,我……我……”

“你被解雇了。”霍珩连她的解释都不听,直下了这么一句话后径直推着轮椅往聂然的面前走去。

“霍总!你听我解释,我真的……”

夏娜还想要继续纠缠下去,她好不容易成为了霍启朗的心腹,现在霍珩一句话就自己给抹杀了,那怎么可以!

“阿虎。”

可霍珩并不像和她纠缠,喊了一句阿虎后,夏娜只觉得自己的领子突然被提了起来,然后脚不着地,像只小鸡仔似的被阿虎给提溜了出去。

最后一丢,就把夏娜直接给甩了出去,手上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霍总,霍总!”夏娜踉跄了几步,站稳后想要再进门,但站在门口的阿虎却一个冷厉的眼神射过去,吓得夏娜不由得停住了那两只脚。

“没想到你气性这么大啊。”屋内,霍珩和聂然两个人面对面,笑得有些宠溺。

显然刚才聂然和夏娜的话霍珩已经全部听到了。

“你……你什么时候在门口的?”聂然站在打印机前,绞着食指,低垂着头。

霍珩也不知道她真假,只是刚才从会议室走出来的时候正巧路过打印室门口,就听到这小妮子恶狠狠的声音,让他顿时停了下来。

他还以为这小妮子凶相毕露要做些什么,可没想到的时候听了两三句话,才知道说的正是自己。

紧接着就听到了这小妮子掌掴夏娜的声音。

那一巴掌说实话,打得他心里有种别样的情绪在酝酿充斥。

自从车祸之后,这双腿几乎没人提及,有些是不敢提,有的是根本不在意。

渐渐地,他自己也不在意了起来,现如今突然有个人因在乎自己,他的手不自觉地握紧。

“就那句你再说一遍开始,那么凶狠的声音,感觉都快吃人了,我作为霍氏总裁好歹也要看看是谁啊,比我还凶。结果……”他目光专注地看着聂然每一个神情,这一刻他无比急切的想要知道她是真的还是假的。

从火场救出自己的时候,霍珩就对她的每个举动都上了心,现在她又这么护着自己……

“我不该打人的。”聂然还是低着头,呐呐地回答。

霍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嗯,公司的确有规定。”

眼前的小妮子像是又懊恼又惭愧的样子,恨不得把头埋在自己的胸口。

霍珩仔细地观察,可依然看不出她现在到底是做戏还是真情流露,突然有些后悔自己闲着犯贱逗她玩儿,玩儿着玩儿着把自己给玩儿进去了。

“不过,如果你请我吃饭贿赂我一下,我就当这件事不知道。”霍珩的语气里有着不易察觉的憋闷。

“啊?”聂然愣愣地抬头看了霍珩一眼,显然是有些不太相信,“就……就这么简单?”

“简单?那好吧,改成你给我做饭。”霍珩翩然一笑,可那意味却有些促狭。

果然聂然连连摇头,“不不不,不简单,不简单。”

聂然觉得,这世界上最让自己头痛的就是做饭,比摸枪都难!

“就这么说定了,过几天我要尝尝你的手艺,千万别在做酱油饭之类的给我吃哦。”霍珩笑了笑之后,也不管聂然答不答应,就推着轮椅走了出去。

打印室内顿时只留下了聂然一个人,窗外微风和煦。

她低垂着眼眸,风吹动着额前的发丝,看不清脸上的神情。

……

而刚出门的霍珩回想聂然那张听到要做饭后的苦瓜脸,心里这才有些平衡了些许。

还未来得及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阿虎就拿着电话恭敬地走到他的面前,“老爷的电话。”

霍珩停在了走道里,看着阿虎递过来的手机,屏幕上正发出震动的嗡嗡声。

他嘴角弯了弯,笑意里有着森然的意味。

这群老家伙们倒是挺会打小报告,这才过了多久,竟然让老爷子亲自给他打电话。

他接过电话,按下了通话键,温润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疏离,“父亲,有什么事吗?”

“你现在回来一趟。”霍启朗在电话那头声音平淡,听不出有什么喜怒。

“怎么了父亲,我马上就要开视频会议了,如果不是很重要的事情,能不能等晚上我回来。”

电话那头的停顿了两秒后,霍启朗才再次开了口,“如果你不后悔,那就晚上在谈吧。”

说完,就挂了电话。

嘟嘟嘟——

霍珩听着忙音,眉头微微拧起。

“我要回家一趟。”

最终他还是决定回家一次。

阿虎点头将他送到了地下车库,开车朝着霍家老宅而去。

不过半个小时时间,车子已经停在了老宅的大门口。

霍珩被阿虎推进了老宅内,才走进书房就看见霍启朗坐在书桌前,书房内常年被窗帘拉着,屋内视线昏暗,只有几缕光透过窗帘的细缝照射进来。

“听说你把收购暂停了?”霍启朗的声音不轻不响,神色难辨。

霍珩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让阿虎退了出去。

等到门被关上之后,他这才回答道:“这块地我亲自看过后发现,虽然表面看上去荒芜人烟,破败的很,但是地处宽广,一旦那条路通了之后,很容易有外人进出。不适合用来收购充当军火藏匿点。”

没错,霍珩之所以以强硬的手段压下那些非议声来买这处偏僻的小村长,并不是真的要去开发,也从来没想过要去改变这个村庄。

而是要把这个村庄彻底封闭起来,来作为霍家的新军火库。

因为当初军火买卖的事情,让霍启朗觉得海港已经不再安全,所以他要霍珩去找一个隐蔽的地方建造一个军火藏匿的地方。

这也是他为什么会不顾董事局们的反对,站在霍珩这边的原因。

霍启朗倚在椅背上,食指轻叩着桌面,一下又一下,“那其他地方呢?”

“还有另外三处地方,我已经看过了,有一处海岛不错,四面环水,常年岛上雾气遮蔽,是个绝佳的藏匿点,只是周围海域偶尔有海盗出没。”霍珩在那一声声地敲击声中,声音平稳。

霍启朗坐在那里并不说话,屋内只觉得沉闷得让人压抑。

几分钟过后,霍启朗才继续道:“这件事你上任以来的第一件事,我不插手,你自己看着办吧。”

“是。”霍珩淡淡地应了一句。

“听说你这次去那边收购发生了意外?”正打算离开的霍珩突然听到霍启朗这么一句,神情微冷。

他不动声色轻点了下头,“嗯,一点小意外而已,没什么太大问题。”

“那个女孩儿冲进火场救你?”

霍珩猛的抬头,目光直直地看了过去,却没有回答。

他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霍启朗刚才不再继续追问,原来他是打这个心思。

这分明就是威胁!

“那么你冲进火场又为了什么?”

“救她。”

“你们两个倒是真心相爱的很啊。”霍启朗轻笑了一声,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份前几天把整个A市搅得沸沸扬扬的报纸,丢在了他的面前,“瞧瞧,向来不在公众面前暴露自己的霍家二少现如今为了一个女人,不惜这般如此。”

“父亲,别动她。”霍珩声音徒然低沉了几分,镜片下的双眸微凉了起来。

“我动她?我哪里敢啊,现在整个霍氏都是你说了算,我还有什么资格动她。”霍启朗满是皱纹的脸渐渐扬起了笑,而那种压迫感直扑而来。

显然是在针对刚才霍珩在会议室里对董事们的话。

屋里父子两的对峙让气氛紧张了起来。

霍珩握着轮椅的指节微微凸起,脸上的笑意淡了几分,“我会尽快把收购地皮的事情完成,让军火库在海岛落成。”

“嗯,那就好。”霍启朗满意地点头,意味深沉地叹息了一声,“现如今我还要靠个小姑娘,真是老了啊。”

------题外话------

现在懂为啥子霍珩拒绝收购村庄了吧,其实他还是心地八错哒,至少还给那群村民一条活路不是~一旦军火库在那里开启,这辈子村里的那条路都不会开通了。

爱男主的快粗来昂昂昂~!都说男主腹黑,男主可好了呢,哼~

PS:昨天咱们这儿暖和的要命瞬间进入春天模式,结果还不等小夏子把冬衣塞回衣橱,今个儿瞬间跌回到了冬天。好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