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 离别一吻,变节?!/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有啊,只是在想你要走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聂然扯了个借口,垂着眸,看着碗里的鸡汤。

那低落失神的样子好像真的是在为霍珩离开而感到不高兴。

“这话说的,我好像不回来了一样。”霍珩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宠溺地道。

谁知却惹来了聂然好大的反应,“呸呸呸,胡说什么呀。”

霍珩漆黑的眼眸里满是笑意,“好好好,我胡说我胡说。”

见他那满是笑意面容,聂然想更担忧了似的,“那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

那小媳妇儿的模样让霍珩真是忍不住想搂在怀里亲上几口,但碍于上次连脸都没摸上,只能笑着道:“不会太长时间的,回来之前给你打电话报备,好不好?别担心了。”

“我才不担心呢。”聂然偏过头去,沉默地吃着饭。

霍珩见她忧愁的样子也不多说什么,于是一顿饭吃安静万分。

“临走前我有东西给你,你等我一下。”吃完了饭后,霍珩却突然神神秘秘地对她说道。

接着就转身往衣架那边走去。

他是背对着聂然的,聂然坐在餐桌旁,眼睛死死地盯着他的背部,手握紧松开了好几次后,像是纠结了好久之后。

终于咬牙从腰间将那把银色的枪支拔了出来。

只需要现在朝着后心一枪,她任务就算结束了。

“看,这是我亲自挑的,你觉得好看吗?”霍珩忽而转身,修长的手指上挂着一个晶亮的东西在半空中晃荡了两下。

聂然猛的回神,在他转过来的那一刻,连忙将枪支塞了回去。

她强装高兴的样子,点头,“喜欢。”

霍珩像是没发觉刚才聂然那一举动,推着轮椅回到了她的面前,“我帮你带上。”

说着,也不等聂然有什么反应,就靠了过去,将东西戴在了她脖子上。

“嗯,挺不错的。”他欣赏了片刻,自说自话地点头,“原本这东西我是想等追到了你之后再给的,可现在一想到要离开你那么久,没办法只能现在给了。”

聂然也不说话,只是捏着那根银色的链子细细地看。

那个锁骨链上坠着一个球,用极小的碎钻一颗颗的镶嵌上去,在光线下反射出了耀眼的光芒。

霍珩虚虚地半搂着她,“等这次回来,要不然真的换个职位,我觉得总裁夫人挺适合你的。”

聂然轻瞪了他一眼,“女朋友都没当,当什么总裁夫人啊。”

“哦,那就先当女朋友开始吧。”

“……”聂然看他回答的那么快,这才反应过来,这人根本就是故意那样说的!

看小妮子那愣愣了几分钟后回过味儿来要炸毛的样子,霍珩急忙补了一句,“你自己说的,可不许反悔。”

他笑得欢畅,聂然鼓着一张包子脸,怒瞪着他。

“二少。”门外的阿虎这时候敲了敲门,在外头轻轻地喊了一声。

霍珩嘴角的笑这才收敛了几分,看了眼手上的时间,拍了拍她的脑袋,“我走了,等我回来。”

他退了几步正想要往门外走去,却在即将转身的时候被聂然一把扯出了衣角。

“怎么了?”霍珩转头小小的诧异地看了她一下。

“早点回来。”聂然声音细如蚊蝇,低着头哦闷闷地嘱咐。

霍珩一听,立刻笑了起来,“嗯,我会的。”

可聂然依旧不撒手,紧紧捏着霍珩的西装一角,神色看上去十分纠结,眉间都已经拧成了一个深深地川字,唇都被她咬的有些发白了。

霍珩也不急,就这么坐在那里浅笑地看着她,似乎是在等待。

外面的阿虎见里面没有动静,擅自做主地就拧开了大门,而就在此时还在低着头作思想斗争的聂然,突然抬头靠了过去,轻轻柔柔地吻上了霍珩的唇!

阿虎一看,当下就愣住了。

不仅他愣住了,就连一直在笑的霍珩这时候眼里也闪过一抹惊讶。

这妮子从来没有这么主动过,这冷不丁的突然这么一下子,让他恨不得倒吸口凉气。

但眼前最要紧的是,那Q弹温热的红唇正碾在自己的唇上,他立刻想要将她拥入怀中,然后加深这个吻。

只是……还没等他来得及行动,那妮子就撤了。

霍珩皱眉,显然对于这么一个浅尝即止的吻有些不甘,还想要将她拉回来继续时,聂然只是朝着门外看了一眼,随后就坐在一旁,偏过头去,脸颊上还有些红晕。

霍珩顺着她刚才的眼神看过去,原来阿虎正傻呆呆地站在门口,打扰了他的好事。

他立刻一记杀气腾腾的眼神甩了过去。

阿虎瞬间清醒了过来,低下头,“二少,我们必须要启程了。”

没有吃到肉就算了,连难得的肉汤都没喝上半口就被搅和了,这让霍珩十分非常以及极其的不爽!

可当一转头,看到聂然眉眼间那害羞的样子,不知为什么那火气就慢慢消散了。

“等我回来,继续!”他故意凑过身,在她耳边说了一句,那明明优雅的语调里却满是促狭的意味,接着马上遭到了聂然的一个瞪视。

只是那眼神在霍珩的眼里却带着别样的韵味。

他笑了笑,却不敢对她有什么亲昵的动手,生怕自己等会儿会延误了正事。

“走了。”他说完后,转身就朝着门外走去。

聂然一路送他到了楼下,直到他上了车,往小区外驶去后,聂然的笑容这才垮了下来。

她拿出刚才在厨房里摔得连电池都飞出来的手机,看了又看,已经是十二月的天,寒冷的大风吹过,她穿着家居服站在楼梯口,那单薄的身子就这样站在风口里。

像是沉思了几秒过后,只见她决绝地将手里的手机和电池一起丢进了垃圾桶里,然后上了楼。

……

接下来的日子,聂然就和其他的白领没有任何的差别,每天上班下班,偶尔心情好还买了些菜回家煮一顿。

因为霍珩出差,公司里需要有人掌舵,于是霍启朗这段时间来公司来的格外的频繁,只是有时候开会遇到聂然竟然会微微一笑,但并不说些什么。

这种态度让员工们看到后,更加对聂然恭敬了几分。

但聂然却觉得很是奇怪,霍启朗不应该对自己是这个态度啊。

当初在晚宴上的时候,霍启朗可没有对她有什么好脸色,甚至连半句话都没有说过,现在出了报纸上的事情他反而风轻云淡的很,现在还对自己微笑。

这里面应该有问题!

这个人和霍珩一样深不可测,还是尽量远离比较好。

其实霍启朗之所以这么时常出现在聂然的面前,最主要的是给在海岛上的霍珩一点压力,这是在无声的告诉霍珩,你的女人在我手上。

原本聂然以为就这样慢慢等霍珩回来就好,然而谁知还没过两个星期,当她下班买了一堆瓜果蔬菜回到家门口的时候,敏锐的感觉到屋里有人!

她放下手里的东西,手已经摸上了腰间的那把军刀,她拧开了大门,却见黑暗中一个人沉重如山的坐在沙发上。

“你终于回来了。”那声音里透着不复往日般的熟稔,有的只是冰冷。

聂然心里震了震,屋里漆黑一片,只有沙发旁的落地灯开着,暖黄色的灯光照在方亮的身上。

只见他坐在沙发上,神色冷漠地看着自己,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你,你怎么来了?”聂然紧张地站在那里。

“你不接我的电话,我只能亲自来了。”方亮沉着脸色,现在的他是以一位教官的身份在和聂然说话。

自从那个电话打完之后,他再打过去就发现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时间一久他心里那个不安的想法就越发的扩大。

他总觉得聂然不会是那种为情所困的人,她向来倨傲的很,对人对事又面善心冷,哪里那么容易被霍珩给骗去。

可现在她主动断了联系,不正好说明了……她,变节了?!

自己亲手训练出来的兵变节了,这让他身为教官,心里很是不好受!

先不说这件事被人知道后要遭到各种的冷眼嘲笑,说他训练处了个孬兵,就亲自抓她回来就已经让他不好受了。

这丫头是他一点点看着从倒数第一变成班级里的一匹黑马,也是他亲手将她推出去做任务的,现如今她变节……

这让他心里的滋生出了满满的负罪感。

“哦,手机信号不好吧。”聂然坐到他对面,眼神里神色躲闪着。

一眼看上去就能看出她在心虚。

“是你不想接吧。”方亮毫不客气地戳穿了她的谎言。

他是真的不希望自己把她给抓回去,他多么希望这次也只是个误会,就像第一次一样。

但现在光看她的眼神,方亮就知道,一切都完了。

“你不接电话,拒绝和我联系,你告诉我你到底要干什么?”

“如果,我想反悔可不可以?”聂然弱弱地问,那低眉顺眼的样子哪里还有当初那份恣意妄为的样子。

这让方亮再也沉不住气了,猛拍了下桌子,“你说什么?你别告诉我,你真喜欢上霍珩了?!”

“我不知道,但是……我下不去手……”聂然很是痛苦地用手捂着眼,一副无措的样子。

方亮双手握拳,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冲着她低吼了一句,“你疯了!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现在什么都不想知道。你饶了我吧。”

她低垂着头坐在那里,看上去颓废不堪,声音里是从来没有过的哀伤。

方亮震惊地看着她,爱情真的可以让人变成这样?

原先多么骄傲狂妄的人啊,怎么现如今为了爱情变得如此的低微苦痛。

看着自己的学员变成这副德行,方亮也很是痛心,房间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凝滞了起来,只听到墙壁上的钟滴滴答答移动的声音。

“你如果做不了,我可以帮你。”许久过后,方亮出声说了一句。

聂然倏地抬头,神色紧张地看着他,“你要干什么?”

“帮你完成任务。”方亮沉着眼色,回答。

却遭到了聂然地极大反应。

她“唰”地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大喝了一声,“不行!”

“你拒绝任务,还爱上任务目标,这件事传回去你知不知道你要受处分!”方亮被她气的不只如何是好,想揍醒她,却见她那副捍卫的模样,只能在屋子里团团转。

“我离开部队吧。”聂然看着他,语气里十分的冷静。

这句话触及到了方亮的底线,他知道聂然爱上霍珩之后,极有可能会离开部队,但他一直不敢想,他不敢!

现在见她如此口气轻飘地说出来,方亮暴怒,一脚踹掉了身旁的茶几,“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

他的学员居然为了个男人,离开部队,放弃大好的前途!不,这绝对不可以!

“我说过,大不了陪着他。”

这个时候的聂然像是已经下定了决心,脸上已经看不见了刚才的犹豫和痛苦,有的只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地决绝。

“你现在是要我亲自把你抓回去吗?”方亮的胸口来回地起伏,眼底的怒意已经噼里啪啦地燃烧了起来。

“对不起,教官。”聂然一字一句地说出了口,但语气里的意味已经十分明显。

她真的变节了!

方亮气得咬牙切齿,手死死地握拳。

只是眼神却在几秒之后微微起了些许的变化。

聂然瞟了他一眼,冷淡地说道:“找个更好的时间点来偷袭吧,现在这样你抓不了我的。”

方亮被她这句话气得一噎。

是的,聂然虽然体能说因为训练没多久,比不上他,但是要真的想抓她,可能会有些吃力。

上次在屋子里的那一架里他就感觉的到,她向来剑走偏锋,出的路数也让人措手不及。

正大光明的打,可能无法毫发无伤地将她带走。

他想了想,最终只能气势汹汹地往门外走去。

“砰——”

一声巨大的摔门声响起,整个楼道的公共灯在那一瞬间全部亮起。

屋内再次恢复安静,聂然疲惫地坐回了沙发上,地上狼藉一片。

这时,包里面忽然发出了震动的响声,她将包里的手机拿了出来,是霍珩!

“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来了?”她按下通话键后,声音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冷漠,反而有一丝甜蜜的感觉。

原先两个人打电话抖实在晚上十点左右,今个儿居然七点就打过来了,这倒是让聂然微微一笑。

“今天的工作做完了,所以来给你打个电话。”电话那头的霍珩优雅温和的声音透过电波传来了过来,“想我吗?”

聂然靠在沙发上,手不自觉地捏玩着霍珩送给她的锁骨链子上的水晶珠子,停了几秒后才轻轻地“嗯。”了一声。

那轻柔的语调一路传递到了霍珩的心里,感觉痒痒的,他低低地笑了起来,“今天居然这么坦白,可不像你啊。”

聂然并不回答,只是问了一句,“什么时候回来?”

“快了,下个星期一我准时到秘书室报道,好不好?”

聂然听到后,嗔怪了一句,“堂堂总裁到秘书室报道,像什么话。”

电话那头的霍珩立即变得有些委屈了起来,“谁让晚上我看不到你呢,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那要不然你挪挪窝,搬我那里去住,这样的话我星期一的凌晨就能在家里看到你了。”

聂然笑了起来,只怕前面想自己是假,让自己搬过去和他同住才是真的吧!

这个奸商!

聂然笑着哼了一声,“你想的美,我才不给你得逞呢。”

“唉……真是追妻路漫漫啊。”霍珩哀叹了一口气,在这冰冷的夜色中显得更加的可怜。

聂然紧紧地握着那颗锁链上的水晶珠子,轻轻地说道:“你快点回来吧,我在家等你呢。”

只是这一句话,电话那头正看着窗外浓重夜色的霍珩忽而眼底浮现出了一抹柔。

“好,等我。”

“嗯。”聂然小小地应了一声。

电话两端没有人说话,只剩下彼此的呼吸声在这宁静的夜晚。

“叩叩——”门外阿虎叩了叩门。

“二少。”

聂然在电话里听到后,立即说道:“是不是有事了?那你去忙吧。”

霍珩看了眼站在门口煞风景的阿虎,皱眉,复而对着电话里的聂然温和地道了声晚安,“好,我有空会给你打电话呢。”

挂了电话后,霍珩的神色再次冷峻了起来。

“怎么回事?”

阿虎简单明了地回答:“海上的人说要抽五成做保护费。”

“不是原本已经答应三成吗?”他眉头再次拧紧。

“他们反悔了,说要五成,并且放出话说如果不给,就别想在这片海域做任何事。”

霍珩的眉眼之间深沉如铁,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呵,胃口真大啊。”

“我们该怎么办?”阿虎问。

“应下来,我倒要看看他们怎么吃下去。”夜光中,他的金丝边框的镜片上反射出一道冷光。

“是!”阿虎见自家二少那森冷的气息,立刻点头着手去办。

夜色沉沉,像是浓稠的墨汁在天空中化开一般。

同样挂了电话的聂然将手机放在一边,在这混乱的房间里,她就这样坐在沙发上垂着眸一动不动的,细细把玩着脖子上那根锁骨链子,一点点地摩挲着。

落地灯照在她侧脸上,嘴角翘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正沉浸在恋爱里的幸福小女人样。

------题外话------

完了,然然沦陷了,两个人甜蜜的不要不要的,这章霍霍还有吃了口糖,甜不各位?快点不要大意的来爱我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