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 伺机偷袭/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间流水般的过去。

短短一个星期里聂然并没有发现方亮有对自己任何的行动,就好像这个人从A市突然蒸发了一样。

但那也只是好像而已。

她非常清楚方亮不可能就这样放过自己,他一定在伺机等待着,等待一个最好的时间点将自己带回去,然后接受连队的处罚。

但聂然自信自己不会被他抓到,所以依旧还是每天上班下班,悠悠闲闲地过。

直到星期六的早晨,她起了个大早,因为霍珩明天就要回来了,两个人在通话的时候说好了星期一晚上要给他露一手,所以聂然决定先买一点放着,不然一下子买可能会因为东西太多而忘记。

于是她在超市里东逛逛西瞧瞧,不知不觉就买了一大堆的东西回到了家里。

可还没有等坐在沙发上喘口气,突然就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她拿出来一看,笑着按下了通话键。

“今天这电话打得也太早了吧?才早上十点。”聂然望了眼墙上的钟表,问道。

霍珩那头的电话里没有前几日那么安静,反而很喧闹,聂然正想问他在哪里时,却听到他说:“我马上要上飞机了。”

这让聂然惊讶了一把,“你不是星期一的凌晨到吗?今天是星期六!”

“我这儿的事情提前解决了,所以就早点回来了,怎么,不想见到我吗?”那头的电话背景声很快的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他温润如玉地声音。

应该是刚才登机所以才会声音那么的闹。

为了证实这个想法,恰好这时候空姐甜美的嗓音从电话那端响起,霍珩只能压着手机的话筒和空姐说了几句话。

聂然静静地等了十几秒。

过了没一会儿,霍珩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我已经在飞机上了,再过半个小时就起飞了。如果你不想见我的话,那我现在就下去好了。”

他那故作低落的语气让聂然嘴角微翘,这人可真是的!

非要让她把话说出来!

“当然想见你啊,你回来我高兴还来不及。”聂然声音小小的,透着些许的女儿家的娇羞口吻,惹得那头的霍珩心里就像是猫爪挠似的。

这就是恋爱中的女人?

霍珩没有恋爱过,也不曾知道恋爱中的女人是什么样子,只知道这妮子和以往算计自己的模样全然不同,而且这不同的样子让他感觉非常好。

一颗心就像是泡在温水里,舒服极了。

他不得不感谢那场大火,想来就是那场大火才让这妮子发觉自己内心的吧。

霍珩将火灾后聂然对他的冷言冷语自动的理解成了,因为害怕担心所以生气,故意别扭着。

“你什么时候到,要不要我去接你?”

聂然这一问,让霍珩的眼睛亮了起来,他笑着道:“你要来接我?好啊,我会在六个小时以后到达机场。”

他倒是被不少人接机,还从来没被女孩子接过机,这让霍珩非常的期待。

一旁的阿虎看着自家二少那如沐春风般的笑容,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皱,随即又看向了那那几位一直在盯着自己二少看的空姐。

那些空姐本来就一直在霍珩身边转悠,现在看到他的笑容后,更是惊艳地瞪大了眼睛,想找个机会给霍珩递电话纸条。

当然,这一切霍珩本人全然不知,他正沉浸在小妮子要来接自己的喜悦之中。

“六个小时?”聂然算了算时间,看了看自己买的那些菜,“那我现在先准备饭菜,然后去接你。”

“那我很期待今天晚上的那顿。”

两个人隔着电话又说了好一会儿话后,等到广播响起要求乘客们将手机等一切电子设备全部关闭时,霍珩这才和聂然挂了电话。

只不过那班乘客们却在听懂这个广播时觉得好是奇怪,以前都是提前十分才说,今天怎么提前了一刻钟广播了呢?

其实是那些空姐看霍珩打电话打得那么起劲,没办法上前献殷勤,这才假公济私地将广播给提前了。

“霍先生您好,欢迎您乘坐本次的航班,请问你需要喝点什么吗?”一名明显已经重新打扮过的空间微笑着走到了他面前,微微弯下腰,靠在霍珩的身边问了一句。

那身上飘过来的香水气味让霍珩不露痕迹地往后靠了靠,“不用,谢谢。”

“那需要休息吗?我们可以给您提供毯子。”空姐犹不死心地继续问道。

“我暂时不想休息。”

“那……”空间还想继续下去,结果霍珩身边的阿虎却在这时候站了起来。

“二少不喜欢人打扰,请离开!”阿虎本身脸上表情就少,说话又冷,那名空姐在这架飞机上工作时间也不算短了,坐在头等舱里的基本上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现在这个人很明显就是保镖。

身边带保镖,这个人不好靠近。

那位空姐最终还是决定自己离开比较好。

霍珩的耳边终于清静了下来,他摩挲着手机,飞机还没起飞,他怎么好像已经开始期待起和那妮子见面了呢。

只不过渐渐地,他的眉头就又皱了起来,像是心里有什么烦恼的样子。

……

挂了电话的聂然看了眼时间后,四点钟的接机,除去一个小时的路程,她还有五个小时可以做准备。

她不得不庆幸还好自己今天买了很多备用菜,不然现在再出门买,然后回来准备,肯定没办法去接机了。

聂然撸起袖子,将购物袋里的东西一样样都拿了出来,将牛排洗干净之后用胡椒和盐抹匀,然后倒一些白葡萄酒,腌好放在一旁。

接着把南瓜去皮煮熟,将其余的蔬菜全部切成丁,然后一起熬,只要等晚上回来的时候,再放入奶油煮一次,南瓜浓汤就能做好了。

在熬煮浓汤的时候,聂然又将羊排全部洗干净。

上次的糖醋排骨因为方亮的一个电话,最后就变成了红烧排骨,这次为了补偿,她决定给霍珩做香草烤羊排。

把羊排沥水以后放在油里面煎了一会儿,等到金黄的时候再捞出锅,留着备用。

最后她拿出购物袋里的文蛤,把它们全部养在水里,等洗干净之后,晚上再做海鲜意面。

所有的准备工作全部完成以后,已经是下午的两点多了。

聂然闻了闻身上一股子的油烟味道,洗了个澡化了妆,换好衣服就准备出门了。

她现在因为是霍珩的贴身秘书,所以公司有给她配备车子,所以聂然直接开车直奔机场而去。

冬日的午后阳光晴好。

她开着车子在路面上,车子里的音响里开着悠扬的歌曲,感觉气氛十分的美好。

一个红灯亮起,聂然将车子停了下来,她坐在车内静静地等待着。

而就在这时候,无意地朝着窗外看了一眼,却突然在一个扫视中感觉到了不远处似乎有些异样。

聂然不露声色地将视线重新放在了红灯上,一分钟后绿灯亮起,她重新开启车子。

车速依旧不缓不慢,但是聂然的眼睛却紧紧地盯着后视镜。

她看见后面不远处的一辆黑色轿车偶尔变换着车道,时不时地隐没在车海之中,看起来和别的车辆并没有什么不同。

但,那也只是看起来而已。

聂然打了个左转灯,慢慢地融进了和那辆车相同的车道之中,很快那辆车换到了旁边一条车道上。

接着,她又故意下了高速,那辆车也紧跟着下了高速。

聂然顿时笑了起来。

方亮终于等不住了,她还以为这人会在等个几天,比自己预估的时间提前了。

虽然跟踪技巧不错,两辆车的距离在安全范围之内,但跟踪讲究的是耐得住性子,方亮有些毛躁啊。

两辆车在道路上行驶着,聂然看着身后方亮的车子紧紧地咬着自己不放,于是带着方亮在A市的大路上不紧不慢地转悠了好几圈。

惹得身后的方亮一度以为是不是被聂然给发现了。

可看她的车速又不像是被发现的样子,方亮一时间也猜测不透,只能盲目地跟在她的身后。

两个人几乎将半个A市绕了一圈之后,聂然看了看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发现时间不是特别的宽裕后,她懒得继续玩儿下去了。

在又一个路口处,车子被红灯再一次的给拦了下来。

聂然透过后视镜看了眼那辆车,嘴角慢慢地勾起了一个笑。

她看着眼前的红绿灯的跳转时间,慢慢的变成了倒计时。

5……4……3……2……1……

当红灯刚跳转成绿灯的那一瞬间,她脚下猛的一踩油门,车子“轰”的一声犹如离弦之箭般飞射而出。

面对着聂然的突然提速,方亮下意识地也加快了速度,跟了上去。

却没想到就在此时,忽然之间眼前的那辆车打了个左拐,直接冲上了高速路,而他却因为车子的惯性之下,和高速路擦身而过,一路笔直地往前开去。

“该死的!”方亮气恼地拍了下方向盘,不由得低声咒骂了一句。

就知道这丫头没那么好糊弄!

聂然肯定是一开始就知道了自己的存在,然后故意带着自己逛了大半天的花园,就等着自己一个分心的时候,再把自己给甩掉!

方亮心气十分不顺地开往下个高速的路口。

另一边成功甩掉了方亮的聂然则开在高速路上悠然自得的很。

现在方亮一定被自己给气死了吧!她暗自想着,忍不住得意地笑。

一想到方亮那气愤不已的样子,聂然就觉得好玩儿。

半个小时后,车子稳稳当当地停在了机场的车库内,她下了车往机场里走去。

刚走进机场大门,突然一个小男孩儿从不远处冲了过来,聂然下意识地想要闪身,但在看到身后有大批的行李车被推了进来,如果这时候她躲开,那小男孩多半是要撞上那些行李车了。

就这么一个怔愣之际,小男孩已经笔直地撞到了她的身上,手上的饮料也泼在了聂然的大衣上。

熊孩子!

聂然看到自己驼色的呢大衣上被站着红色的草莓汁后,脸色立刻变得难看了起来。

早知道就应该让他撞行李车上算了,给他长长记性!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真是抱歉啊。”男孩的母亲立刻跑了过来,连连道歉了一番。

“没关系。”聂然强忍着要抽那熊孩子一顿的心,勉强地笑了笑。

“我带你去洗手间擦擦吧?”那位母亲热心的提议着,“走吧,我带你去擦擦。”

“不用了,谢谢。”

那母亲很是执拗一样,非要抓着她的手往洗手间走去,“没关系的,走吧。”

聂然微微地皱了下眉头,也不再坚持地跟着她往洗手间走去。

“你到底想干什么?”刚一到厕所的走廊上,看着四下无人时,聂然冷着脸轻轻地手腕一抽,脱离了那母亲的手。

那母亲被这突然的松手差点摔倒,踉跄了几步。

“我……我就是想让你擦了个衣服啊。”她的话里有些结巴,很明显她在心虚。

“故意让你的孩子撞到我身上,然后把我带到这里来擦衣服,你确定只是擦衣服那么简单?”聂然冷笑了一声,眉眼里带着薄薄的寒意。

“不,不是我,我……我……”那母亲被她当场戳穿后,急得不知如何解释。

“是我让她这么做的。”

伴随着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聂然感觉身后一道疾风扑向她的背后,紧接着一个力量将她抵在了墙上。

聂然看了眼方亮,没想到来的还挺快。

“我要不要替你喊警察,让他们帮忙一起把这个小偷押回警局?”那位母亲看聂然被抓住了之后,这才放下了心。

小偷?聂然无声地挑了挑眉,看着方亮,像是在等待他的解释。

方亮轻咳了一声,转头对着那位母亲严肃地道:“不用了,多谢你的合作,下次可别在机场的超市占便宜了。”

“是,是,我知道了,我下次不敢了。”那位母亲连连点头,然后带着自己的孩子就朝着外面走去。

“要不要脸啊,人家吓唬孤儿寡母。”聂然等那两个人走后,忍不住对方亮翻了个白眼。

从刚才那两个人的对话里一听就知道,那个白痴女人估计是在超市里手脚不干净被方亮发现了,于是方亮借此机会就让她被迫来个警民合作。

“你难道刚才没吓唬人家?”方亮瞪了她一眼,指聂然刚才那冷着脸的样子,吓得那女的连说话都结巴了起来。

“不过,你跟的倒是挺紧啊,这么快就来了。”聂然悠悠一笑,完全没有被人钳制住的样子。

她早就知道方亮不会就此结束,市区里多的是路面监视,方亮只需要给厉川霖一个电话,早晚都会找到自己。

只是这来的速度,倒是超出了她的预计范围。

“我连个人都跟不好,还怎么做你的教官。”方亮一听,气恼地手上的力量都大了几分。

聂然敛了敛笑意,神色淡淡,“你已经不是我的教官了。”

“只要你的名字还在新兵连的名单里,我就是你的教官。”方亮死死地抓着她的肩膀,恨恨地道。

“你好像忘记了,我已经被除名了。”聂然嘴角还漾着笑,提醒了一句。

方亮被她这副该死的笑气得火冒三丈,“我看你是谈恋爱谈昏头了,你的任务已经完成,就不存在什么除名不除名了。”

聂然抬头,平静地看着他,“那这个任务呢?我好像并没有完成。”

瞬间的沉默,走廊上只听得都方亮因为生气而沉重的呼吸声。

只见他眉头拧得死紧,眼底满是纠结之色。

“我再问你一遍,你是不是真的决定了。”他沉着眼色,很是认真的一字一句地问。

“是。”她点头,眼里满是肯定。

“不后悔?”

“不后悔。”

方亮深吸了口气,压下了心头的不舍和不忍,冷静地道:“好,那我只能把你抓回去。”

“在这里?”聂然看了看周围。

徒然,她垂在两旁的手闪电般抓住了方亮抵着自己的手,轻轻一扭,立即反客为主地将方亮压制住了。

方亮视线还从未两边走廊上收回来,就已经感觉自己的脸贴在了墙面上,手被扭到了腰间。

此时他才醒悟过来,刚才聂然根本就是故意转移自己的视线,好有可乘之机!

他又被骗了!

“抓我?”聂然满含着笑意,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现在到底谁抓着谁?”

“你!”方亮气得咬牙,可偏偏被压制着,一点都不能动弹。

“记住了,下次偷袭别那么多废话,直接把人绑起来塞车里就可以了。”聂然凑到他耳边笑了笑。

而这时被压制在墙面上的方亮就在她靠近的那一刹那,却一个用力顺势转身伸手去砍聂然的脖颈。

聂然眼神微微闪动,急忙往后退去。

“你真以为我没办法对付你是不是?”方亮站在那里,眼底一片冰霜。

机场的玻璃墙上外阳光灿烂,却这小小的走廊里带着浓烈的硝烟气味。

聂然轻轻靠在墙上,双手插在口袋里,一派悠然。

方亮有些看不明白,这是怎么了?

束手就擒了?

还是又有什么后招了?

他想了想,说不定是这丫头又故弄玄虚,立刻上前想要抓住聂然。

只是脚才刚跨出去一步,走廊的不远处响起了一阵异动。

------题外话------

我只能告诉你们,明天高能!这个任务要结束了!哈哈哈哈!一切都要全部解开啦!再耐心等一天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