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 最后一餐,致命的诱惑/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倒霉的飞机居然延误!”

“就是说啊,我下午开会累得要命,现在又一道命令把我打发出去出差,公司简直没人性啊!”

走廊的远处有两个女孩子的声音越来越近,方亮还未来得及收手,却看到眼前的聂然一下子蹲在了地上,并且还瑟瑟发抖地哭喊着,“呜呜呜……你别打我,别打我!”

什么情况?

方亮看着她求饶的样子,有些傻了眼。

聂然蹲在地上,一脸乞求的样子,“我求求你放过我吧,你到底要缠着我到什么时候!我都说了,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什么?”方亮一脸莫名地看着她,脑袋里有些发懵。

“你别缠着我了!我真不知道我哪里让你喜欢了,我改还不行吗?!”聂然声音里充满了可怜。

这让不远处走过来的两个姑娘在听到聂然的话后,又看到方亮举起手冲上前去的样子,立刻明白了过来。

青天白日里,居然有个神经病纠缠一姑娘,而且还在机场这种人流量这么多的地方,简直嚣张到没天理了!

“喂!你干什么!”其中一个女孩子走上前,一阵怒斥。

方亮被那声音给吓得回过神来,“我……”

“一个大男人缠着人家小姑娘不放,你要不要脸啊!”另外一个女生跑上前来,将聂然扶了起来,低声询问她有没有事情,并且安抚着,“小妹妹别怕,这种男人你越是求饶他就越是嚣张!”

“你走不走,不走我喊人了!”

“你有病吧!跟踪变态狂啊你!”

两个人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的臭骂,压根不给方亮任何的解释。

“走,别怕,我们两个带你出去!”

两个姑娘保护着聂然往走廊外走去,趁着两人没有发现之际,聂然偷偷地对着方亮做了一个得意地笑。

方亮怔忡了一下,这才恍然醒悟了过来!

这丫头,这臭丫头是故意的!

怪不得刚才自己在反抗的时候她反而往后退去,原来她早就听到不远处有人来,所以将计就计。

方亮连忙阻拦了她们的去路,说道:“她是嫌疑犯,警察在办案。”

聂然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警察?

就刚才方亮打人的样子,鬼才会信他是警察。

果然,那两个姑娘用一种匪夷所思地眼神看着他,“警察?我还警察局局长呢!妄想症!”

“我……”方亮被噎得不知如何是好。

那两个姑娘对着聂然安慰道:“你别怕,我带你出去。”

说完,两个人左右各拉着聂然的一侧将她了出去。

方亮就这样留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

聂然看着已经有些发傻的方亮,心里偷笑不已,脸上偏还要装苦情戏一般,“谢,谢谢两位……你们是好人,大好人!”

两个姑娘把她送到了机场的候机大厅里,替她倒了杯热水,“放心,我们陪着你,我倒要看看他敢不敢过来缠你。”

聂然坐在那里握着手里的热水杯,点了点头。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聂然看着手中的时间,发现方亮正坐在候机室的不远处静静等候着,没有了刚才的焦躁,反而一派平和的样子。

这让她不禁皱了皱眉头。

他留在这里不走,是打算要干什么?

她时不时地瞄向方亮,心里深深地思索着。

“我们的飞机要登机了!”身旁的那个女生忽然指着机场的屏幕喊了一声。

“太好了,终于要登机了!”

两个姑娘脸上满是高兴,可眼角的余光瞥到坐在那里不动弹的聂然后,立刻又为难了起来。

她们两个直接登飞机走了,那这个女孩子怎么办?

坐在那里的聂然一听她们要登机了,顿时醒悟了过来!

方亮这是在等霍珩!

难道他真的要在机场里开枪?!

聂然心里一个“咯噔”,正愁怎么摆脱那两个女生,没想到她们两个这时候竟然要登机了。

她急忙笑道:“我没事了,谢谢两位,我等的人快来了,你们有事的话就走吧。”

另外两个姑娘想了想,毕竟自己等了那么久的飞机,不能耽误了。

于是点了点头,“也好,那你自己一个人小心,如果那人再过来,你就大喊,我就不相信他敢这里对你怎么样。”

“嗯,我知道了,谢谢两位,你们真是太好了。”

“别客气,自己小心。”

两个人对着聂然一通嘱咐了之后,这才往登机通道走去。

聂然一看她们两个走后,连忙快步走到了方亮的身边,趁着周围没人,她一把抓起了方亮往厕所走去。

“你到底要干什么!”聂然站在厕所的走廊上,皱着眉头问。

方亮也不遮掩,直白的回答:“今天我总要带一个回去。”

“所以你现在是要打算抓他?”聂然一扬眉,嘴角的笑意绽了开来。

“不,我要杀了他。”

聂然黑如深潭的眼眸慢慢半眯起,唇边的笑里带着一抹薄凉,“只要你有本事,就来吧。”

“你打算拼死也要保全他?”方亮见她气息微变,心里又惊又骇。

这丫头居然为了那个男人,不惜和自己反目成仇?

聂然耸了耸肩,“反正打定主意了,我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好,那我今天亲自了结了他。”方亮眼中怒火蹭蹭蹭地冒了上来,手握得死紧。

而就在此时,聂然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她一看,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现在才三点多一点点而已,怎么霍珩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

难道他那边飞机延误了?

正想着呢,她刚按下通话键,就听到霍珩满是期待的声音响起,“我到了,你在哪儿?”

“你到了?不是还有一个小时吗?”

“那边台风预警,我这班机提前起飞。你在哪儿?不会还没出来吧。”霍珩浅笑着问。

聂然看着眼前处于暴怒边缘的方亮。

不行,她不能就这样走过去,方亮现在这个样子说不定直接冲上去朝着霍珩开枪,这绝对不可以。

她必须要拦住方亮才行!

“呃……是,是啊,我还在路上呢,高速上堵车了。要不然你先回去等我吧。”聂然语气不变,但眼神却紧紧地盯着对面的方亮,生怕他立刻转身冲出去找霍珩。

那头的霍珩顿了几秒后,带着笑意问道:“堵车?哪条路?”

“就……就……”

聂然还没说完,就听到霍珩低低地笑了起来,“好啦,别骗我了,我都听到你电话里头的机场广播的声音了,快点出来吧,别制造惊喜了。”

“……”完了,被识破了!聂然心里暗自糟糕,干笑了几声,“呵呵,你听力真好。”

“快点出来吧,我在机场大厅等你。”霍珩说完这句话后就挂断了电话。

聂然看着手机屏幕,眉头拧紧。

现在怎么办?

机场大厅里霍珩在等着自己,可眼前却还有方亮这一座大山要搞定。

她隐隐感觉头有些痛。

该死的,这两个人怎么就撞一起了呢!

聂然皱着眉懊恼之际,却用眼角的余光一瞥,看到方亮竟然转身往外面走去。

她立刻跑上前去,扣住了他的肩胛骨猛的用力一扯,将他拽了回来。

“你要干什么!”聂然冷声地质问。

“杀了他!”

刚才在听聂然的话就能听出来,霍珩回来了!

这下简直是天赐良机,他可以隐匿在混乱的人群里面靠近霍珩,然后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给他致命的一枪,这个任务就可以完成了!

没了霍珩,聂然说不定也会心死,到时候把这个插曲隐瞒下来,聂然甚至不用受到任务的处分。

他觉得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霍珩,是霍珩故意诱惑聂然,才会让聂然变节!

他始终不相信,霍珩会真心喜欢上一个女人,那种在刀口上生活的人永远对任何人都不会有信任,更不用提爱情这件事了。

他根本就是在玩弄聂然!

“不行!”聂然一口反对。

“你是非要和我作对到底了?”方亮眼底因为怒火而逼出了血丝,眼底满是痛心。

聂然毫不客气地低吼了回去,“是你在和我作对!”

“我这是在救你!如果你真要离开队伍,行,我不强求!但是你怎么和霍珩说?你的脸打算一辈子不给他看了吗?还有,你的身份,你打算用叶澜的身份一辈子活下去了吗?”方亮咬着牙,双手紧扣着聂然的肩膀,将她直接抵在了墙上。

“我会和他解释的。”聂然镇定地回答。

“解释什么?解释你怎么把刘震给送进去的,然后害得他损失了几个亿的军火单子?”

“我……”

方亮根本不听聂然的任何解释,打断了她的话继续道:“一旦你的身份暴露,霍珩根本不会放过你,他会杀了你,懂吗?毫不犹豫的杀了你!”

“不可能!”

见她如此执迷不悟的样子,方亮又气又恼,“为什么不可能?你哪来的自信?!他身边要什么女人没有,为什么会偏偏喜欢上你,难道你没想过吗?”

突然,聂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视线透过方亮看向了后面,错愕地说道:“霍珩?你怎么来了?”

“霍珩?”方亮没有防备地扭过头去,然而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聂然身形微闪,移动到他的面前,随即一个手刀朝着他的后颈处砍了下去。

方亮身体轻震,惊愕地看了她一眼,整个人就软软地倒了下去。

聂然急忙搀扶着他进了男厕所的隔间里,将他放在了马桶上,这才松了口气。

“抱歉,我相信霍珩是爱我的,所以你现在就只能在这里好好睡一觉了。”她对已经被砍晕过去的方亮低语了一句后,这才关上了厕所隔间的门,紧接着快速离开了男厕所。

解决了这半路杀出来的方亮,聂然急忙往机场大厅走去。

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她一眼就看到坐在轮椅上的霍珩。

夕阳下,迟暮的光线缓缓的从玻璃墙面外投了进来,照在他的身上,染上了一层薄薄的光晕,不强烈,却看着暖人。

霍珩似乎是感应到了那道目光,微微瞥过头来对着聂然微笑。

他甚至都没有开口,聂然就恍恍惚惚地一点点地走了过去。

“去哪儿了,那么久才出现?”霍珩噙着笑,柔柔地望着她。

聂然故意扬眉,嗔着睨了一眼,“等得不耐烦了?”

霍珩抓着她的手细细捏着,笑了笑,立刻转移了话题,“哪敢啊,走吧,回家。”

“嗯,好。”

见他没有再继续问下去后,她的脸上这才松了松。

……

两个人出了机场坐着聂然开过来的车子,由阿虎开车回到了聂然的出租小屋。

一路上开着车,霍珩原本还有些顾忌,这回进了家门了,他总算不用压制着了,一把扯住了聂然的手,将她抱在自己的怀里,细细地在她脖颈处蹭了蹭,已解多日相思。

“打算做什么给我吃,嗯?”随着最后那一个尾音轻轻上扬,他在聂然的锁骨处轻吮了一下,惹得聂然身子轻颤。

“你想吃什么?”

她挣扎着想要从他膝上跳下来,但腰间的手却更加收紧了几分,低哑地声音在聂然的耳边响起,带着霍珩灼热的气息,“我想吃你。”

聂然立刻扭了下他手背,见他吃痛的松手,立刻跳了起来,脸上娇羞一片,“上次已经很丢脸了!”

霍珩看她懊恼的神情,怔了几秒后这才恍然地笑了起来。

这妮子是暗指上次出差离别的时候那一吻被阿虎给瞧见的事。

于是,他转头对着站在门外的阿虎吩咐了一句,“你先回去吧。”

阿虎站在那里却一动不动,“可是,我要保护二少的安全。”

“不必了,回去吧。”

霍珩挥了挥手,阿虎思索了几秒后这才躬身地点了点头,“是。”

然后就转身下了楼。

霍珩反手关上了门,屋内立刻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他就这样如狼一般泛着幽光的眼眸一瞬不瞬地望着聂然,那眼底的直白意味已经不言而喻了。

“我要做饭去!”聂然一个视线地对视,激得她立刻往厨房里逃离而去。

也好,长夜漫漫,一步步来吧。霍珩在心里头想着。

整顿饭聂然吃了没多少,主要是身旁有只饿狼一直盯着自己,那慢条斯理地一刀刀切开牛排,然后看着自己将肉一点点的细细嚼咽下去。

那渗人的样子让聂然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味道如何,有没有比是上次进步?”她扯了个话题,想要让餐桌上的气氛活跃一些。

“嗯,挺不错的。”霍珩点了点头,拿起手边的高脚杯将里面的红酒一饮而尽。

聂然小声提醒了一句,“别喝太多了,小心晚上不能回去。”

“那就睡这里好了。”霍珩用眼角的余光看了她一眼,眼底被红酒熏染的薄薄醉意里漾着别样的深意笑容。

“你想得美,住这里我可是要收费的。”

“收费?好吧,我以身相许来抵债行不行?”

因为是西餐,所以聂然特意没有开灯,而是格外有情趣地点了几盏蜡烛,在昏暗的光线里他的眼神变得更亮了。

聂然轻瞪了他一眼,喝了口红酒,“谁要你的以身相许了。”

“那你许了我吧。”话音刚落,骤然响起了聂然的低低的惊呼声音。

只是这声音还未完,嘴就被堵住了。

霍珩把她半搂在怀中,那柔软的嘴唇让他四肢百骸都舒张了开来一样。

和以往不同的是,这回聂然并不拒绝,反而唇微微张着,似乎在欢迎着他的到来。

霍珩也并不急,耐心地在她的唇上细细的辗转着,偶尔时不时的用舌尖在她的唇瓣上描绘着,灼热的呼吸里夹杂着红酒的香气,让人晕眩。

直到聂然似乎有些喘不过气来,软软地倒在他的怀里时,他这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了她些许。

“这就不行了,嗯?”他低头看着已经靠在自己胸膛上的聂然,那脸上泛着红晕,有些肿的唇瓣她大口的喘气,胸口一起一伏着。

他眼底的神色又幽暗了几分。

聂然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只感觉眼前一黑,又一个炙热的吻压了过来,这回她像是鼓足了勇气一般,用小舌轻轻地在他的唇上轻舔了一下。

这下,惹得腰间的那只手更紧了几分,让她忍不住嘤咛了一声。

霍珩长驱直入拖着她的她的小舌含着,那柔滑的感觉犹如一条小锦鲤一般在他口中。

他用力地吮吸着,吸得聂然只觉得舌根都有些发麻了。

只是,渐渐地……渐渐地……

腰间禁锢自己的那只手慢慢地松了下来,就连那汹涌的热吻也变成了厮磨了一般,在她的嘴唇上蹭了又蹭。

聂然看着他那双晶亮的眼眸有些迷蒙之后,挣扎了几番,那腰间的手就这样松了开来。

“霍珩……霍珩……”她在唇边吴侬软语地唤着他的名字,他回应一般地又含了含她的唇瓣。

可惜,却被聂然一个偏头,落在了耳边。

聂然那双被吻得七荤八素的眼眸眼神渐渐地恢复了清明,最后逐渐变冷了下来。

她一把掀开了压制在自己身上的霍珩,用手边的纸巾随意地擦了两下,嫌弃一般地丢在了脚边。

“你……”霍珩皱了皱眉,靠在轮椅里,终于发觉了自己身体发软得有些不正常。

“是不是没力气?感觉浑身软绵绵的?”聂然站在烛光下,她的脸上有着无与伦比的鬼魅和铁血,那嘴角的笑容里透着一丝冷酷的笑。

刚才在吻之前,她故意借着喝酒将嘴里一直含着的药片给咬碎了,故意留了一半压在舌下,为的就是等他这最后的一吻。

霍珩的眼色发沉,在这一刻全然明白了过来。

什么想自己,爱自己,都是骗局!

从头到尾就是一场精心设计的骗局!

或许从火灾之后,她所有的举动都只是让自己相信而故意制造出来的假象!

他想到那时候她握着手机时的痛苦心虚,又在自己面前所展现的强装镇定的模样,根本就是她计算谋划好的,心里就愤怒不已。

“好,好!”他温润如玉的眼眸里此时充满了煞气,“你骗我,你竟然骗我!”

“彼此彼此的吧。”

聂然勾起一抹鬼魅地笑意,从腰间拔出了那把泛着寒意的银色枪支,黑洞洞的枪口就这样对准了霍珩的胸口。

“再见。”

她轻轻地说完这两个字后,决绝地扣下了扳机。

“噗——”

带着消音器的枪口发出了一个细微的声响,轮椅上的男人震了震身体,紧接着彻底软了下去。

聂然冷冷地看着他,突然抬手将自己脖子上的锁骨链猛的扯了下来,丢在了他的脚边。

“这个监听器还是还给你吧。”

在烛光下那锁骨链上的水晶珠子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她看了眼时间,阿虎虽然得到霍珩的命令回去,但谁知道会不会只是在楼底下的某个角落里静等着。

于是她飞快地将已经准备好的衣服换上,然后开门一路往楼下走去。

此时她不得不庆幸,还好当时掐着时间点和霍珩吻了看一把,正巧给阿虎看到,不然刚才都没什么借口让阿虎离开了!

聂然脚步飞快地往楼下走去,然而却在这时候一个脚步声从楼下轻微地响了起来。

有人正在走上来!

而且那个脚步声是个男人的声音,沉稳急促的很,听上去似乎不是一般人。

难道是阿虎?!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后,聂然立即停住了脚步。

她飞快地环顾了下周围的环境,根本没有任何可以逃跑的路线,该死的!只能硬碰硬了!

聂然隐匿在拐角的黑暗中静静地等着脚步声的临近。

“踏踏踏——”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在楼道里越来越响。

她拔出腰间的军刀,凝神屏息地猫在角落中,伺机等待。

狭窄的楼道里,气息压抑。

几秒过后,终于那脚步踏在了最后一层阶梯上时,聂然猛的一扑,手中的军刀闪过犀利的寒芒直逼那人而去。

她这一刀里带着狠戾的必杀,那人似乎也感觉到了这浓重的杀气,急忙往楼梯口退去,紧接着拔出手里的枪支对准了聂然就是一枪!

带着消音的子弹“噗”的一声发射了出来。

漆黑的楼道里她看不见眼前的任何东西,使得听觉越发的敏锐。

聂然耳朵微动,急忙偏头一个避让后,只觉得一道疾厉的铮铮风声从耳边划过。

居然开枪了!

她眸光寒色乍现,借此机会反手撑着扶梯,双脚腾空一脚踹飞了那人手中的枪支。

“啪嗒”一声,枪支落地。

她稳稳落地,一个转身后,五指扣在了那人的喉头上,真想要果决地拗断时,却突然听到一声……

“啊!”极低的声音从那人的喉中溢出,聂然眉头顿时皱了皱。

好熟悉的声音!

“谁?”她紧扣着那人的喉骨,轻声地问了一句。

“聂然?”

“方亮?”

两个身影轻震后,聂然的手立刻松了下来。

“你怎么来了?”聂然将军刀放回自己的腰间,没好气地低声问道。

刚才她还以为是阿虎呢,害的白白紧张了大半天。

“咳咳咳……你这丫头手段够狠的!”被掐了喉骨的方亮摸着自己的喉咙,只觉得里面火辣辣的疼。

刚才差点,差点就真的死在这丫头手上了!

他好不容易从飞机场的厕所里醒过来,然后连忙赶到这里,原本还以为是霍珩的保镖,没想到却是这丫头。

“你没事跑这儿来干什么?”

“替你杀了霍珩。”方亮想到自己这次来的目的后,神情马上冷静了下来。

他知道自己这么说一定会被聂然阻止,但是他还是要说!

这个任务总要有人完成才行!

方亮重新将刚才被聂然踢翻的枪支,冰冷而又决绝地往楼上继续走去。

果然,聂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方亮像是有了准备,唰的一下挥开了她的手,冷肃至极地道:“你如果要阻止我,除非杀了我!”

聂然看着他那副决绝的模样,立即翻了个白眼,扯着他往楼下走去,“杀什么杀,我已经解决了,赶紧走!”

“什么?!”方亮还沉浸在打算和聂然生死搏斗之中,现在突然听到说解决了,脑袋里嗡的一下,像是懵了一样看着她。

刚才没听错吧?解决了?

不对啊,她不是要打算拼死救霍珩的吗?不是为爱不惜牺牲一切的吗?

“我已经完成任务了,快走!”聂然看他怔愣在原地,连忙催促着重复了一遍。

“我不信!”方亮把手再次抽了回来,他站立在台阶上,带着疑惑和探究的眼神细细地看着她。

在机场的时候她甚至不惜打晕了自己也要和霍珩站在同一边,怎么这才不过短短两三个小时,说变就变了!

“那你自己去看吧,我走了。”聂然看他那坚决的样子,看了看时间,懒得继续和他纠缠下去,直接往楼下快步走去。

“等等!你真的解决他了?”方亮抓住了她的手,带着一丝疑虑问道。

聂然不耐地点头,“是啊,你到底走不走,到时候把人引来了,咱两一个都跑不掉。”

“可是你刚才在机场明明……”

都说女人变脸犹如六月天,可也没这么变的吧?方亮一脸茫然地皱着眉头。

“我身上有监听器。”聂然看他发愣,解释了一句后,连忙抓着他往楼下走去,“快走!”

监听器?

方亮被她就这样半扯半拉地装作情侣的模样从楼道里走了出来,上了车后,聂然催促着方亮开车。

终于,车子启动,一路疾驰而去。

聂然盯着后视镜里,查看身后有没有刻意的车辆。

一路上,方亮见她神情紧张也并不敢多言,只是加快车速。

半个小时后,车子开出了市区。

聂然这才靠在椅子上,脸色有些缓和了下来。

“监听器?你身上怎么会有监听器?”方亮见已经行驶出了危险范围后,他慢下了车速,问道。

“这有什么奇怪的,说明我戏演的还欠缺呗。”聂然松懈下来后,话语间又恢复成了自己的本性。

不过这也不能怪她,先不说她没恋爱过,就是面对霍珩这种多疑的人,就是用教科书上的恋爱模式也会被他发现。

最后演得就有些不伦不类了。

不过还好,有方亮这个配角在旁边当助攻,这才让霍珩相信了自己。

“你演戏?”方亮这才醒悟了过来。

怪不得这几天她说的那些话那么的肯定,连半丝犹豫都没有,原来都是故意做戏给霍珩看的!

想到自己这段日子以来像个小丑一样在聂然面前蹦蹦跳跳的,而身边的那个人就像是看戏一样看着自己,他立刻就炸了起来,“那你怎么不暗示我啊!”

“本来是想暗示的,后来觉得让你本色出演才会更真实。”聂然单手撑着车窗,似笑非笑地斜睨了他一眼。

“你!”方亮看她那趣味盎然的眼神,气得咬牙切齿,“你这丫头就那么喜欢看我出糗是不是?!”

他竟然又被这丫头耍得团团转!

真是气死人了!

“还好,看上去挺好玩的。”聂然微微一笑,方亮只觉得自己肺都要气炸了。

可转而一想,监听器?

霍珩如果给聂然装监听器的话,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和她说的那些话……

“吱——”尖锐的刹车声倏地响起,地面上出现了两道被碾过的车轮带的痕迹。

“你找死啊,急刹车也不提前打招呼!还好我绑了安全带,不然就直接飞出去了!”聂然眼明手快地抓着手把,眉头打了个结恨恨地骂了一句。

可方亮并没有在意,他现在所有的心思都在那个监听器上!

“他监听你的话,那我们当时的话他岂不是全都听到了?那你的身份他也全都知道了?”

聂然被安全带勒得有些疼,没好气地回答了一句,“对啊。”

“那他怎么还会留你在身边?你不怕他杀了你!”方亮一想到自己当时和聂然在出租屋里说的话全部被霍珩听去了,心里头只觉得骇然。

“他不会杀我的。”聂然看了眼车窗外,语气很是笃定。

方亮正纠结着后怕着,却听她这话后,疑惑地问:“你怎么那么肯定?”

他才不相信霍珩在明知道聂然会随时随地暗杀他后,还能真的爱上聂然!

车内十分安静,许久后,聂然淡然的声音响起,“因为,他的身份不是一般。”

身份不一般?

方亮怎么觉得自己没听懂呢,能有多不一般,不就是走黑的当家人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聂然靠在车椅上,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地笑意,“意思就是说,他的身份不会伤害我。”

“你能不能说明白点。”

方亮见她迟迟不肯讲出来,心里只觉得像是千万只蚂蚁一样,着急的不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聂然短暂的迟疑了片刻后,这才抬头定定地看着方亮,一字一句地说道:“他应该我们这边的人。”

话音才落,却惊得方亮差点从驾驶座上跳了起来,“你说什么?开什么玩笑,霍珩十六岁就在他霍启朗身边做事了,怎么可能是我们这边的人!”

聂然耸了耸肩,她就知道方亮不会相信!

其实这事情是不应该和方亮说的,既然霍珩是自己人却在霍启朗身边做事,只能说明他是卧底,有任务在身。

而且刚才听方亮说十六岁就在霍启朗身边,足以可见这项任务有多么的艰巨和危险。

但,她也有自己的不得已,所以只能先给方亮透个底。

“你说真的?”方亮见她眉眼之间并没有玩笑的意思,想了想之后这才不确定地又问了一句。

“嗯。”

得到了聂然的肯定回答后,方亮这才冷静了下来,严肃地问道:“你从哪里发现的?”

“他和一个军人接头,我无意间的时候发现的。”

那时候她在警察局的后巷看到的人影模糊不清,所以她无法确定,但直到那天在霍氏晚宴结束后霍珩送她回家的路上,明明灭灭的车灯在他的侧脸轮廓上闪现时,她就已经可以确定,那个人就是霍珩!

她曾以为当初军火交易时那群警察是因为自己透露了风声所以才会那么及时赶到,可后来她想了想觉得自己是被霍珩玩儿了一把!

他根本是拿自己做诱饵故意设了个圈套,然后等待着警察的到来后,光明正大的把那些军火被围剿。

这样的话,霍启朗只会怪罪霍旻的愚蠢,并且更加相信和倚重霍珩。

而霍珩也借此机会铲除了霍旻这个绊脚石,透露出去的风声只会是霍二少千金一掷为红颜!

而不是手足相残!

多么高明的手段,把所有人都玩转了一圈。

军用密码,替警察围剿刘震,道上有名的黑吃黑,呵!其实,他的身份早就已经不言而喻了。

方亮明显还被这个消息震惊的三魂没了七魄,军人?接头?

如果当时聂然真的没看错的话,那么他就是自己人了!

天!聂然在明知道霍珩是自己人还开枪杀了他!

可转而一想,又发觉了一个很大的问题。

“不对啊,如果他是我们的人,那为什么上头的人还要发布这道暗杀任务呢?”

其实当时她也想过这个问题,可在那场火灾之后她就明白过来了,霍珩是自己人没错,但只是在界限上划为自己人而已,他应该是听命了那个女人的话!

放火……这应该是基于除名不成的又一出好戏吧!

想借着英雄救美后让自己芳心暗许,为此不惜离开部队投入霍珩的怀抱,这样的话身为军人世家的聂家必定没有了她的地位。

啧啧啧,真是不得不说只有女人懂女人啊。

方亮见她沉默不语,可眼底却冷锐的逼人,立即脑洞大开,“难道霍珩背叛部队了?”

只有变节了,部队才会下这种命令不是吗?

这里面事关自己的问题,她不方便太多透露,只是冷冷地打发了他一句,“你要想知道你问颁这道暗杀任务的人去,赶紧开车!”

方亮噎了噎,气哼哼地重新启动车子。

问颁布这道暗杀任务的人,他找死吗?霍珩是卧底这个就已经不应该是他知道的范围之内了,他怎么可能会去问。

他加快了车速往南城的方向开去,而聂然似乎也发现这是通往南城的高速路,于是连忙说一句,“把我送到庆城去。”

方亮皱了皱眉,“你去那里干什么?你现在既然完成任务了,就应该回去。”

“我现在还没有指定被送去哪里,这段时间就应该是我的假期时间,等有了通知我再回去。”

她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回家一趟!

自从进了新兵连之后她就处处被那个女人压制着,甚至还将派自己出去完成任务,这个女人在幕后玩儿了那么久,也该是时候回馈点什么给她了!

车子行驶在高速路上,车窗外的路灯一盏盏地快速往后倒退,明灭晦暗路灯下她的嘴角缓缓地勾起起了一个森寒的笑意。

------题外话------

霍珩的身份出来了,但真的是聂然想的那样吗?你们可以猜猜看哦!

本来还是想五千的,但是……觉得再拖下去你们一定会掀桌,所以今天万更啦!撒花!

爱我不?喜欢我不?觉得我好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