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 不愧是聂家人/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天下午四点多的时候,聂然换了一身居家服后走进了厨房里说是要帮忙一起做饭。

那几个老佣人们看她熟练的将鱼给剖肚去腮,紧接着用油煸了几下后放入水中用中火咕噜噜地煮着。

那脸上带着浅浅笑容,说起来话来也是柔和的很,完全就像是脱胎换骨了一样。

这让她们不得不感叹部队这种地方真是太厉害了,原本胆小懦弱畏首畏尾的小女孩儿竟然能在短短半年之内就像是换了个人似得。

这些老佣人们心里嘀咕着要不要把自己的孙子孙女也送去部队历练历练,他们家大小姐都能变成如今这番模样,指不定自家孩子能变得更好。

“一个个的都站在门口干什么?”从楼上下来的叶珍看到厨房门口佣人们正站在那里张望着,不由得训斥了几句,“再不做饭,老爷回来吃什么。”

“不是的夫人,大小姐在里面做鱼汤,说是要给老爷喝。”叶珍的心腹刘嫂跑到了她身边,在耳边悄声嘀咕着。

“做鱼汤?”叶珍看了眼厨房的方向,又联想到刚才下午聂然对自己说的话。

这是打算讨好聂诚胜了?

她轻嗤了一声,就算再怎么讨好,也没用!

聂诚胜重男轻女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凭一碗鱼汤就想取代了她儿子那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既然大小姐为老爷做鱼汤,你们也进去帮帮忙啊,万一烫着手了怎么办。”叶珍平淡地嘱咐了一句后,转身回到了大厅内。

这让那位刘嫂心中讶异了几分,这夫人也太淡定了吧!

大小姐这么讨好老爷,怎么着也应该有点反击啊,怎么能让大小姐一个人独占了呢。

她想了想,觉得这碗鱼汤还是不能让大小姐端到老爷面前才行。

于是她转身就走进了厨房,笑呵呵地道:“大小姐啊,您先去客厅等吧,这儿油烟大对皮肤不好,等老爷回来我替您送出去。”

聂然看着正咕嘟咕嘟冒着热气的鱼汤,挥手道:“不用了,这鱼快好了,我直接自己端出去就可以了。”

她盛了一勺吹了吹热气,喝上一口,味道还不错。

这还不得不感谢下霍珩,要不是他非要吃自己做的饭,自己也不至于练出这一手。

聂然关了火,正打算端着锅子往门外走时,那刘嫂却好死不死地挡在自己的身前,“大小姐,这锅子啊烫手的很,还是我来吧。”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别别别,我来吧!”

刘嫂半强半拽的想要将锅子给拿走,聂然神色微凉了几分,“刘嫂,这锅鱼汤刚煮好,万一打翻了烫着了,那就不好玩儿了。”

在说最后那几个字时聂然全然没了刚才笑语轻柔的样子,反而透着一股子冰冷肃杀的气息,让刘嫂心头一惊,不禁想到了早上她温柔浅笑下却徒手抢走了老爷手里的鞭子,手顿时就松开了。

她结结巴巴地解释了一句,“我……我……我只是想替你送出去而已。”

“不必了刘嫂,我还不至于连锅汤都端不稳。”

聂然说完就将锅子端了出去,而恰好此时聂诚胜正接了他的宝贝儿子放学一起回到了家中。

她看见叶珍正迎上去替聂诚胜脱外套,笑着喊了一声,“爸,你今儿怎么那么早就回来了?正巧我给你做了鱼汤,你来尝尝看。”

聂诚胜看了看她刚端上来的鱼汤,心里有些惊讶。

以前她连饭桌都不敢上,没想到去了一次部队不仅能言会道了,连做饭都会了。

“我手艺不如叶姨,您可别介意啊。”

聂然微笑着坐在了聂诚胜的旁边,正替他盛一碗鱼汤,结果身后却突然响起了一个稚嫩的声音。

“喂,这是我的位置,你走开!”

聂然扭过头看去,正是聂诚胜最宠爱的儿子,也是聂然的弟弟,聂熠。

今年十二岁,比自己小四岁,但在这个家中的地位却截然不同。

熠,意为明亮闪烁,足以可见聂诚胜对于这个儿子抱有多么大的希望和寄托。

“听到没有,这是我的位子,你回你自己房间吃饭去!”聂熠见她没有挪动的迹象,高傲地仰着小脸一副不屑地愤怒眼神看着聂然。

自从叶珍进门后,聂然从来没有和他们同桌吃过饭,以至于这张餐桌上从来没有第四张椅子。

正在替聂诚胜挂衣服的叶珍见聂诚胜并没有发话加座椅,淡然的神情里透着一丝嘲讽。

想讨好,结果到头来也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

叶珍看了眼餐厅的情况,只见聂然并没有半点尴尬,反而眯着眼笑,“是是是,你可是我们家的小皇帝,来,姐姐给你盛鱼汤好不好?”

聂熠从出生后就是家里就是横着走的,在他的眼里这个姐姐胆小怕事,一点用处都没有,可以说从来没把她当姐,再加上爸爸对她的漠视,聂熠对她可以说是无法无天。

所以哪怕在早上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聂然后,他的态度依然恶劣的很,他一把挥开了聂然端过来的鱼汤,“我才不要喝你做的鱼汤,滚开!”

聂然看着他那只肥嫩的小手就这样打了过来,那碗滚烫的汤就要全部洒在自己的手上时,她眼眸半眯起。

这臭小子和他老爹一个德行,都是给脸不要脸!

她手上的力道微微松了松,因为角度和松手的时机她都拿捏的恰到好处,就这样一碗鱼汤全部被挥到了地上,然而却有几滴滚烫的汤水正好飞溅到了他的手背上。

“啊——!”聂熠捂着手急忙喊了一声,“好烫,好烫啊!”

正站在客厅的叶珍听到自己的宝贝儿子叫嚷起来后,急忙冲了过来,一把抱住了聂熠,朝着聂然吼了一句,“你干什么!”

聂然像是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给吓蒙了,她怔怔了几秒后才说道:“我什么都没干啊。”

“不哭不哭,妈妈带你去冲冷水啊,乖,别哭别哭。”叶珍抱着聂熠低低的安抚着。

“爸爸我疼,爸爸呼呼……”聂熠哭喊着,眼泪像是坏掉了水龙头不停地流。

聂诚胜显然也被这一意外弄得有些发懵。

聂然回过神后,连忙从厨房里拿了一个冰袋,然后走到聂熠的面前,语气很是焦急地道:“来来来,敷一会儿冰就好了。”

叶珍警惕看着她,将聂熠死死地抱在怀中不让她动半分。

而聂熠也拳打脚踢地小腿在半空中乱套乱蹬,嘴里哭喊着:“我才不要你的东西!爸爸你快让她走开,别让她碰我!呜呜呜……”

“冰敷一敷就好了,就不疼了。”聂然一边安慰,一边伸手抓住了聂熠受伤的手。

“不,你走开,我不要你,你走,走啊!”聂熠的逆反心理越来越重,手挥舞的强度也越来越大。

“你乖呀弟弟,敷一下就好了。”

聂然耐心地劝慰着,两个人的手你推我抓的,叶珍看着自己儿子哭闹不止,心如刀割。

这就是她所谓的玩儿?烫伤自己的儿子?

好,很好!这个烫伤之仇她一定会报的!

叶珍在心里恨得咬牙切齿,看着聂然的目光里满含着锋利的冰冷。

正在此时,聂然和聂熠两个还在推搡着,只听到聂熠已经从哭变成了尖叫,“不要,你滚开,滚啊!”

聂然那一脸贴心姐姐的样子,被他无意间一甩,那个冰袋唰的一下就再次被挥了出去。

然后只听到“啪——”的一声,正好砸在了还没从这一事故里清醒过来的聂诚胜的脸上。

那冰袋是聂然选的最大号的,里面还带着冰块,这一记砸上去,光是听那声音聂然都觉得会很疼。

她看着已经被砸懵的聂诚胜,心里冷笑不已,可表面上却还是那呆愣地啥样。

一时间,屋内瞬间安静了下来。

就连聂熠也忘记了哭闹。

“闹什么闹!”被砸疼的聂诚胜作为一家之主被这么看着,他强忍着鼻子上那股酸涩的疼痛,拍桌呵斥道。

“弟弟别哭了,惹爸爸生气可不好哦,这些伤没关系的,拿冰袋一敷就好了。你看,姐姐这里被划破了大动脉进医院抢救一晚上都没哭呢。”聂然比划着自己脖子上那道伤疤,说道。

这一句话顿时让正抱着聂熠的叶珍心头大震。

原来她的最终目的是在这里!

而站在桌旁的聂诚胜在看到聂然脖子上的那道伤疤后也不禁皱起了眉头,“你怎么会被划破大动脉的?”

新兵连里面只是体能训练而已,又不上刺刀,她怎么会割到大动脉?

聂然是背对着聂诚胜的,她抬眸看了眼对面有些震惊的叶珍,对着她微微一笑,径直回答:“哦,没什么,不小心伤到的。”

叶珍在接收到了聂然的笑意后,却不敢有半点动作,她这是在威胁,明晃晃的威胁!

聂诚胜被她如此轻松的打发了一句,还想继续问下去,结果听到聂然了一句,“我看弟弟一直哭闹不停,要不然还是找黄医生来看看吧。”

还在心里盘算的叶珍听到这话后,这才想起自己的宝贝儿子来,连忙对着一屋子的佣人们说道:“快,快去叫黄医生来!”

然后就带着聂熠做了一系列的紧急措施,又是冲冷水,又是拿出镇定喷雾给他擦,聂诚胜也坐在旁边握着他另外只小手,虽不多话但也坐在一旁。

那心疼宝贝的样子,坐在身边的聂然看着真是不得不感叹原来的的聂然这老爹的心里头真是一点都不值钱。

从小到大她哪有这种待遇。

就是刚才的割伤大动脉,这位也只是问了一句而已,连个追究的意思都没有。

过了没多久,那位家庭医生黄医生匆忙地走了进来,带了一大推的烫伤药物,正上下仔细检查呢,却发现并没有哪里有问题。

“伤在哪里啊?”他问道。

“这里这里!”叶珍急忙翻开聂熠的手背,上面只是有微微些许的烫红。

这让那位黄医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虽然他这个家庭医生当了很多年,也知道聂诚胜和叶珍宝贝这个儿子,但这烫伤哪里是仆人说的那么吓人。

只是红一点而已,连个小水泡都没有。

可谁让他只是个家庭医生呢,所以尽管心里面吐槽千万遍,但脸上还是微笑着回答:“小少爷没什么事情,就是烫红了一点点而已,没什么问题,用冰敷一下就好了。”

坐在一旁的聂然还是一脸担忧地问:“可是我弟弟一直喊疼,真的不用擦药吗?”

黄医生在这个家里也做了十几年的医生了,他却从来没有见过聂然,当然他知道这聂宅里的一些事情,只是太听闻这聂家大小姐向来胆小不爱见人。

可现在看来哪里胆小不爱见人了,无论是说话还是表情都十分的得体大气。

“没有水泡之类的不用擦药。”他笑着恭敬地回答了一句,随后转而对着聂熠说道:“男子汉大丈夫,要学会坚强,不要总是哭鼻子啊。”

他虽然不敢直接和聂诚胜说这孩子太娇气,但也半安慰半婉转的在告诉了聂诚胜这一事实。

聂诚胜在军区里待了那么久,多多少少也听得出来,的确也觉得叶珍有些小题大做了起来。

窝在叶珍怀里的聂熠此时却完全不知自己的老爹心里所想,只是挂着两道晶莹的泪水指着聂然就骂:“都是她,都是她害的!她是坏人,呜呜……她是大坏蛋!快把她赶走,赶走!”

聂诚胜看了眼身旁的黄医生,只觉得家里的事情实在是不易给外人得知,于是冷冷地训斥了一句,“聂熠!”

随即他客气地转头对着黄医生说道:“真是麻烦黄医生跑一趟了。”

黄医生当然知道自己一个外人不适合在这里面搀和,所以也很知趣的站了起来,笑着说道了一句,“不会,师长疼爱儿子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可这话怎么听聂诚胜怎么觉得别扭。

这黄医生是在说自己疼爱过度导致这孩子太娇气吗?

聂诚胜看了眼身旁也同样被训斥懵了的聂熠,在他从出生以来爸爸从来就没有这样和他说过话。

就算以前犯了再大的错事,有时候妈妈都忍不住要轻斥几声的时候,爸爸也从来没说过什么,反而还护着他。

为什么今天,今天爸爸却训了他呢?

在他的认知世界里,爸爸今天会变成这样完全是因为坐在自己身边的臭丫头!

从她今天早上出现之后,家里就一直变得奇奇怪怪的,好多事情都变得非常的不一样,所以都是她!

如果不是她非要给自己盛鱼汤,他也不会因此被烫到,也不会因此把冰袋摔在爸爸的脸上,更不会现在还被爸爸训斥!

都是她,都是她!

聂熠窝在叶珍的怀里,皱巴着小脸充满仇视的瞪着对面的聂然,而聂然却讨好地对聂熠一笑。

聂诚胜自然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眉头又不自觉地皱了皱。

但随即他对着聂然十分严肃地说道:“你跟我上楼。”

“好。”

聂然低垂着眼眸,很是乖顺地就跟着聂诚胜就上了楼。

进来书房之后,聂然关上了书房的门,神色淡定地站在了那里。

聂诚胜今天整整一天都在开会,据说关于陆海那边的海盗异常猖獗,经常侵扰当地居民,当地打算要来一次围剿作为特训。

所以关于聂然的事情他根本都没时间去细想,回到家里又出了这么一个状况,更是让他烦不胜烦。

“现在不是下部队训练的时候吗,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他的语气算不上有多么的好,如果是以前的聂然早就已经闷在一旁很头都不敢抬了。

但那只是以前,现在的这位可是连人都敢杀,更别提说句话了。

她站在那里回了一句,“我刚完成任务不久,还没下部队。”

“任务?什么任务?”聂诚胜眉头紧拧,似乎是没听懂她的话。

聂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爸爸不知道吗?我进了新兵连三个月后就被上面命令出去执行任务,关于一起军火交易的案子,这脖子上的伤就是那时候给杀手割伤的。”

聂诚胜越听越觉得耸人听闻,她?新兵?去执行任务?

那和送死有什么差别!

他怎么不知道现在部队的风气那么差,这才在里面待了半年这谎说起来真是脸不红心不跳的。

聂诚胜猛地拍了下桌子,怒斥着道:“胡说八道什么!新兵怎么会出任务,还是军火交易这种大案子!”

“真的呀,不信你看这个。”聂然也不慌,从口袋里拿出了早上方亮给自己的小黑盒子,打开后就递了过去,“刚拿到的荣誉章。”

聂诚胜还沉浸在怒火之中,这下一看到丝绒盒里静静躺着的熟悉勋章,心里头惊骇的连话都不知如何说了,“这……这怎么可能?”

在没下部队之前,新兵连握枪的资格都没有,他的女儿……他的女儿居然拿了一枚功勋章给自己看。

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半年时间,这才短短半年时间,还是他心里所熟悉的那个连句重话都说了会哭的女儿吗?

“打架除名也是任务需要,说是如果完不成就真的除名,我想应该是我当时执行任务出了差错,所以他们才会给你打电话算是施加压力,是我不好,让你担心了。”聂然低眉顺眼地顺势坐在了位置上,她可不喜欢站着说话。

在错愕之余的聂诚胜听到了聂然这句话后,感觉自己像是被耍了一样。

什么?任务需要?

新兵出任务本来已经史无前例了,居然还以用除名为施压,这是哪个混蛋带的兵!

他暴怒着连连拍桌,“胡闹,简直是胡闹!你一个新兵怎么能出任务!这部队还有没有规矩了!”

聂然知道,聂诚胜不是在心疼自己,因为他有着极其浓重的重男轻女的思想,所以他愤怒的是居然有人在部队里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

又加上聂诚胜从小就跟着他的老爹征战沙场,所以对部队有着别样的情感,在他的眼里部队应该是一个有着严苛军纪的地方。

而不是变得如此的胡闹!

聂然坐在对面冷冷地旁观了一会儿,然后这才后知后觉的样子说道:“我也不知道啊,说是我考核第一所以派我出去,我还以为是您故意考验我丢不丢聂家人的脸面呢。”

聂诚胜愤怒的气息滞了滞。

当初他的确是听了叶珍的话警告过聂然在新兵连里不可以把自己的身份暴露出去,可没想到却成了聂然被别人当枪使的机会。

如果不是聂然命大又幸运,估计就真的死在了这场任务中了。

到底是谁,要杀了他聂家人?

“好了,我知道了,下去吃饭吧。”聂诚胜敛了敛火气,不露声色地说道。

“是。”

聂然微笑的跟在聂诚胜的身后,那么的纯良,对于这场任务她其实可以拒绝的,但是她没有,而是以为这是自己对她的考验。

不仅如此,还出色的完成了任务。

才一个新兵啊,聂诚胜不由地第一次这样细细打量起这个从来不受待见的女儿。

到底是聂家的人,身上流淌的是他聂诚胜的血!

再怎么软弱,是非面前还是有骨气的!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挺了挺胸膛,往门外走去。

只是才一开门,十二岁的聂熠就扑腾着走了过来,脸上满是高兴和期待的样子。

“爸爸,你有没有好好教训她?她烫的熠熠好疼,爸爸你要替我出气啊!打死她,打死这个坏人!”

他刚才在楼下就听到楼上的书房里爸爸愤怒的拍桌声音,他在楼下都能听的那么清楚,足以可见爸爸有多么的生气!

这个该死的臭丫头敢烫自己,这回让爸爸好好拿皮鞭抽死她才行!

聂然站在后面冷笑着望向他那胖乎乎的小包子里上满是期冀的样子,明明长得还算可爱,怎么说出来的话那么让人欠揍呢!

“她是你姐姐,不是什么坏人,注意你的态度,聂熠!”聂诚胜听到自己儿子这番话,第一次觉得这话说出来太没规矩!

以前聂熠也这么说过,但他总没放在心上,可今个儿一听,却有些不悦了起来。

显然小包子没想到聂诚胜会训斥他,眨巴着无辜的眼睛一脸茫然地看着他,“爸爸?”

站在聂熠身后的叶珍一听,把儿子护在怀里,“你别吓着他,孩子还小说话不知分寸,做大人别太计较。”

“是啊爸爸,弟弟还小,我不介意的。”聂然她半蹲在地上,笑眯眯地对聂熠说道:“弟弟,姐姐带你去吃饭好不好?”

被烫伤后连番被训斥两次的聂熠满肚子都是怒气,狠狠地推了她一下,“你走开!”

聂然当然不会辜负他这一推了,轻轻松松就被推倒在了地上,这一下让聂诚胜的脸色有些难看了起来。

叶珍见到后,还不等聂诚胜发话,立刻将聂熠抱在怀里,轻声道:“熠熠,不许再闹了。”

她的话语虽然轻,可脸上的神情却让聂熠有些瑟缩了一下。

妈妈这是要生气了。

以往每次叶珍用这种语气说话的时候他总是会找爸爸来做掩护。

可是这回他抬头一看,却见爸爸的沉着脸色看着他的时候,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臭丫头一来,大家都要这样对待自己。

心里的委屈感顿时爆发了,哇的一下就哭了出来。

聂然手忙脚乱地想给他擦脸上的眼泪,叶珍也急的连连去哄,可压根就是收不住。

“爸爸你哄哄弟弟吧。”聂然半苦恼地求助在一旁冷眼旁观的聂诚胜。

而聂熠一听到爸爸要哄自己,哭的越发的大了起来,嘴里还嚷嚷的爸爸不要自己了。

本来聂诚胜就极爱这个儿子,现在听到儿子哭得这么撕心裂肺,心里到底还是不舍的,抱起他就往房间里走去。

走廊里只听到聂熠越来越远的哭声。

叶珍走上前,脸色冰冷地质问道:“你想怎么样?”

聂然歪了歪头,笑着问:“叶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你故意打翻了鱼汤烫伤熠熠的手,是在给我下马威吗?”叶珍想到自己的宝贝儿子这一晚上又哭又喊,连嗓子都有些哑了的样子,心就发疼。

对眼前的聂然更是恨上了几分。

“他是我弟弟,我疼爱他还来不及,怎么会故意呢?叶姨你多心了。”聂然轻拍了她几下肩膀,示意让她安心,

谁料被叶珍一把给拍掉了她的手,她的话语里有着遏制不住的浓浓恨意,“我警告你,他可是你爸爸最爱的儿子!小心到时候你爸爸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相信我叶姨,我对弟弟的心和爸爸是一样,都希望他能健康快乐的成长。”聂然把健康快乐这四个字咬得格外的重,让叶珍的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几分。

似乎是挺满意叶珍的反应,聂然笑容满面下楼吃饭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