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 叶珍出招了!/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另一边的叶珍在看到那些照片后,思索了两天之后终于按捺不住了,打电话给新兵连连长去。

“你们新兵连里是不是有个新兵意外死亡的?”才打通叶珍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面对着突如其来的问题,新兵连连长愣了几秒后,这才回道:“是的,在几个月前有一个新兵在部队外面意外失踪死亡。”

新兵连连长心里直犯嘀咕,这两天师长和夫人两个人连续打电话给自己,还都是为了新兵,聂然也就罢了。

师长夫人虽然不说,但同时一个姓,他多少也是心里明白的。

但冯英英是怎么回事,她和师长夫人又怎么纠缠在一起了?

难不成是师长夫人远房表亲之类的?如果真是这样,那可就糟糕了!

“查出来原因了吗?”

新兵连连长听到她要原因,像是要追查到底的样子,心里慌得直打鼓,思索了良久后才颤颤巍巍地说道:“我们查出来是她得罪了地方势力上的人,至于原因已经无法追查了。”

“无法追查?”

叶珍的声音因为过度的惊讶而提高了些许,结果却让新兵连连长的小心脏猛的缩紧了一下,“对的,那个老大已经死了。”

“死了?”叶珍眉头皱起。

死了?那不就意味着结案了吗?可她明明听到聂然说这个案子要她帮忙啊,难道说她是故意拿出来骗自己的?

她不拿别人的,偏偏拿冯英英的那些照片放在自己面前,也就是说她故意来诈自己!

聂然一定知道了,她肯定全部都知道了!

说不定冯英英的死亡也和她有着莫名的联系,当初她让冯英英偷偷地尾随聂然去做任务,结果聂然平安回来了,可是冯英英却得罪了地方势力而被抓走了。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叶珍强压着心里的不安,故作镇定地对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一句,“好,我知道了。”

紧接着就挂断了电话。

她坐在沙发上,心里感觉一团糟乱。

原本她还抱一丝侥幸的心里,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太多,聂然这丫头不可能那么聪明,但现在事情摆在她眼前,她猛然发觉聂然这丫头的心性真是让人佩服。

回到家也有半个月了,可竟然期间只是挑拨了聂诚胜和聂熠之间的父子关系,并没有做其他的动作。

才十六七岁的年龄竟然有这种忍功,这丫头肯定有什么后招在等着自己。

叶珍心里越想越觉得乱。

但这时门外隐约响起了聂熠的一阵哭声,哭声?

向来宝贝儿子居然哭了,叶珍马上站了起来跑到了门口,只见聂熠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走了进来。

“熠熠,你怎么了?”叶珍心疼地将他搂在怀里,给他擦了擦鼻涕。

聂熠哭得极其伤心,“呜呜呜……妈妈,我被,我被打了!”

“什么?谁敢打你!”叶珍一听立刻怒了,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是,是聂然!

她动手了!

“是隔壁的汪明昊,他打我!”聂熠一脸委屈的把自己的袖子给卷了起来,手肘上皮被擦破了,有血珠沁了出来。

叶珍看到后心疼的不行,自己都舍不得一下的儿子如今竟然被打成这副样子,忍无可忍,她抓着聂熠的手就往门外走去,“走,妈妈带你去找他们家问问清楚!”

“那爸爸呢?爸爸不替我去讨公道吗?我还想让爸爸好好教训教训那个坏人呢!”聂熠跟在她身后,可怜兮兮地含着眼泪问。

但却见眼前的叶珍忽然停下了脚步。

教训?

电光火石之间,叶珍的心里突生一计!

与其等着聂然的后招,不如自己主动出招!

汪明昊是汪家的独苗,从小又没了妈,所以汪家对他格外的疼爱,而且汪家实力背景不比聂家差,如果聂然把汪家给得罪了,聂诚胜肯定不会放过聂然!

“妈妈?”小小的聂熠还不知道此时他亲爱的妈妈正在心里精心算计着,只是看她站在那里不动弹,不由得低低喊了一声。

“你让你姐姐陪你去吧。”叶珍转过身,对自己的儿子郑重地说道。

“什么?”聂熠瞪大了眼睛,惊讶得这下连哭都给忘了。

“乖,妈妈感觉头好痛,你让你姐姐陪你去好不好?”叶珍半蹲了下来,尽量用温柔的语气和他商量着,生怕聂熠反应过大。

但很可惜,聂熠的反应就算在这种温柔细语下,反应依旧很大。

“不要,不要!为什么要她陪我去?!”

“你乖,不要闹好不好,妈妈头疼的要晕倒了,你让姐姐帮你打倒坏人好不好?姐姐可是军人哦,很厉害的!”叶珍半哄半骗对他说道。

可聂熠压根就不吃这一套,他马上哭喊了起来:“不,我不要这个臭丫头来帮我!”

叶珍看他又哭了起来,颇为头痛。

以前也没发觉这孩子那么爱哭啊,怎么现在一哭起来就没完了呢!

她低斥了一声,“聂熠!”

聂熠瞧见叶珍面无表情地叫自己的名字,心里倍感委屈,但好歹停止了哭泣,抽抽搭搭地说道:“妈妈,我真的不喜欢那个臭丫头嘛,而且前几天你还让我离她远点不是吗?”

“可是妈妈真的头痛的很厉害,让姐姐帮你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呀。”叶珍继续哄骗着。

“我可以等爸爸回来,然后让他帮我打跑坏人!”聂熠低垂着脑袋,撅着嘴说道。

“最近你爸爸因为你上次哭的事情已经很生气了,你现在还哭哭啼啼受了欺负,爸爸只会更生气。”聂熠想到前几天爸爸生气的样子,就只能一阵的沉默。

叶珍看在眼里自然是心疼的,但为了聂熠的将来,她只能忍这一时,“所以让姐姐帮你好不好?”

“她才不会帮我呢!”他小小地说道。

那天臭丫头还把自己直接往楼梯口丢,怎么可能会帮他!

“她会帮你的,放心吧,妈妈去和她说。”叶珍因为并不知情,只是以为单纯的孩子别扭而已。

所以拍了拍他的肩膀,领着他走到了二楼的一间卧房门口。

那间房间是聂诚胜刚给聂然换了没多久,以前聂然都是住在二楼最后面的一间杂物房里,常年没有阳光,阴暗潮湿的很。

聂诚胜无意间一次看到聂然走到那间杂物室说是去睡觉时,他这才想起来自己的女儿在那间杂物间里睡了十年。

于是急忙让佣人们清出一间房间给聂然住。

“聂然,你在吗?”叶珍站在门口轻敲了几下房门,没过多久就听到一个慢悠悠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然后门就被打开了。

聂然看了看自己的手表,问:“现在时间还早呢,要开饭了吗?”

叶珍摇了摇头,微笑着道:“不是的,我有点事情想要你帮忙。”

“叶姨找我帮忙,我真是受宠若惊啊。”聂然扬了扬眉,嘴角挂起了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什么事?”

“你弟弟被隔壁汪家的孩子打了,我想让你带着弟弟去问问。”叶珍将聂熠从身后拽了出来,推到了聂然的面前。

聂熠的袖子还没放下,所以很清楚的就能看到手肘上的伤口。

“你不亲自去,让我去?”聂然的笑越发的深刻了起来。

亲妈不去替儿子算账,居然找继姐,这下好玩儿了。

叶珍立马捂着自己的头,眉头紧蹙,“叶姨今天一早上就开始在头疼,现在感觉没什么力气,你爸爸还在上班也没办法现在马上回来,所以才想来拜托你。”

“哦?今天才开始头疼的吗?我以为叶姨在我回来之后就一直头疼了呢。”聂然的视线转移到了叶珍的身上,意味深长地说了这么一句。

叶珍的神情有这片刻的僵硬,但很快她就恢复了过来,故意装作没听懂的样子。

聂然看着双眼哭得通红的聂熠,良久后这才答应了起来,“好吧,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就陪我这亲爱的弟弟走一趟吧。”

叶珍连忙对着聂熠说道:“还不谢谢姐姐。”

结果却只是得到了聂熠一个十分不屑的一声,“哼!”

“那叶姨好好休息去吧,可千万别站在大门口吹风啊,头会更疼的。”

聂然勾唇一笑的说完后,自己个儿直接往楼下走去了,也不管身后的叶珍是什么表情。

而站在叶珍旁边的聂熠虽然很不喜欢这个臭丫头,但是他还记得那天早上聂然徒手把爸爸手里的鞭子给接了下来的情景,所以最终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跟着出了家门口。

“你想怎么办,是打找那臭小子打回去呢,还是打算去他们家找他爸妈打小报告。”聂然走出家门之后,闲闲地倚靠在了门口问道。

聂熠用袖子在自己的脸上随意的一擦,恶狠狠地说道:“当然是打回去了!”

“那走吧。”

聂熠立刻领路带着聂然走到了别墅区内的人工湖旁边,紧接着就对不远处的一个男孩喊了一声,“汪明昊!”

那堆男生里有一个瘦瘦的男孩走了过来,怒声地问道:“怎么,肥胖子刚才是不是没被打够?”

聂熠因为聂诚胜和叶珍的疼爱,所以养的比较壮实,但比起汪明昊来说,的确是看上去胖了一点点。

被戳中痛处的聂熠怒得小脸通红,“你才是肥胖子!臭丫头给我打死他!我要他今天趴在地上给我舔鞋底!”

臭丫头?呵,这求人的态度真是独树一帜。

聂然在心里头冷笑了一声。

对面的汪明昊见聂然一个女孩子,又比自己高不了多少,显然不想和她动手。

而且心里更加鄙视了一番聂熠,自己打不过找个女孩子和自己打架,丢人!

他皱了下眉头,“你要帮他?我不打女孩子的。”

聂然挑眉,这么绅士,嗯,比聂小胖绅士的真不是一点两点。

于是她一口否认,“我就是路过,没说要帮他啊。”

“喂!你刚不是答应我妈要帮我讨回公道的吗?”聂熠立刻怒瞪起了她。

“我只是答应你妈陪你走一趟而已,可没说呀出手啊。”聂然找了棵树松松垮垮地靠在那里,双手插在口袋里,一副我就是路过的样子。

另外正在和汪明昊一起玩儿的另外一个男生嘿嘿坏笑了一声,“好!兄弟们,这只肥胖子讨揍,咱们可别手软啊!”

一群人纷纷不怀好意地往聂熠的方向走去。

“不,不,不!”聂熠看到他们朝着自己涌了过来,吓得连连往后退去,嘴里还嚷嚷着,“你们走开,快走开!”

“等一下。”傍晚的夕阳斜斜地照在她身上,不耀眼,但一层暖金色镀在聂然身上,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她的一句话让正要打算收拾聂熠的男孩子们停下了脚步,其中一个拧着眉头说道:“你不是说不帮忙的吗?”

明显对于她的打断有些不爽。

要不是她说不管聂熠那小子,也不插手这件事,他早就揍上去了,哪里会像汪明昊一样说什么不打女生之类的。

“仗着人多欺负人可不太好哦,男人之间还是一对一吧。”聂然还是站在那棵树下,用着懒洋洋的语调说着。

原本聂熠见到聂然突然出声,以为是要帮自己,顿时舒缓了一口气,然而好不容易腾升的希望却在这一秒全部被打碎了。

“凭什么!”

那男孩子才开口,汪明昊手一挥道:“好!一对一就一对一,来,死胖子咱两一对一!”

瞬间,身后朝着聂熠涌过来的男孩子们立即停下了脚步。

看得出来汪明昊在这群男孩子的面前属于大哥级别的人。

“不要,不要!”聂小胖看到只有汪明昊一个人朝着自己走过来,心立刻害怕的提到了嗓子眼儿。

虽然那臭丫头替自己解决了群殴,可是汪明昊一个人的力量依然不可小觑,他刚才第一顿被打的时候就被汪明昊打中了胸口,疼得到现在吸口气都觉得疼。

再打,会死的!

汪明昊一步步地走了过去,冷冷地说道:“你刚才不是很嚣张的吗?”

“救我,臭丫头你快点来救我啊!啊——!”聂熠小脸被吓得惨白,因为过度惊吓不停地往后退,不小心被绊倒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低呼,手在泥地上一擦,划出了几道伤口。

“不是说要打到我趴在地上吗?”汪明昊居高临下地站在他的面前,绷着小脸,慢慢地卷起了自己的袖子。

乍一看,聂然觉得那小子还挺有架势的,瞧把聂小胖给吓得,三魂没了七魄。

聂熠倒在地上,手上被擦伤,屁股又被摔了一下,只觉得浑身上下都是疼,又加上汪明昊站在自己的眼前,他感觉世界末日也不过就是这样了。

他眼看着汪明昊卷好了袖子,握成拳的手慢慢举了起来,聂熠这下彻底绷不住了,朝着那棵树下的人就一顿大喊:“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聂然你不是我姐吗?你为什么不帮我!”

姐?

汪明昊和这胖子住在一个区域那么久,还是头一回知道聂熠还有个姐姐,不由得看了聂然一眼。

可如果是姐,为什么她不帮忙,反而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弟弟挨揍呢?

“我不是你姐,我是臭丫头。”只听到聂然手里把玩着一根枯树枝,悠悠地传来了这么一句话,立刻噎了一把聂小胖。

“……”

周围的几个臭小子们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听着周围的嘲笑声后,聂熠的面色被涨得更加通红了起来。

他看见汪明昊一把揪住了自己的领子,另外一个拳头也已经挥了出来。

整个人都开始颤抖了起来,那种极度的害怕让他鸵鸟似的马上闭上眼,放开喉咙开始自救了起来,“救命,救命啊!”

汪明昊都还没开始打呢,就听到人工湖畔边上全是聂熠声嘶力竭的呼喊声随着冬日凛冽的风声传的老远老远。

“你们在干什么!”忽的,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

聂然扭头一看,就看到聂诚胜推开车门,走了过来。

聂熠转头看到自己的老爹来了,犹如看到了活的希望一样,嗷的一声哭喊了起来,“爸爸,他们打我!”

那声音凄厉的似要冲破云霄。

本来聂诚胜正坐在车里正要回家,却眼角余光一瞥,看到人工湖畔的草地上有一群男孩子,其中有一个倒下地上,另外一个揪着衣角。

那样子任谁看都知道是孩子之间闹矛盾打架。

聂诚胜原先是不打算管的,觉得男孩子打架实在是太正常了,而且本来嘛男孩子之间越打感情只会越好。

可等他看到树下那张极其眼熟的脸,聂然?!

他的女儿站在那里干什么?

还冷眼旁观地看着一群男孩子打架?

她不像是那种无聊的人啊。

聂诚胜目光不由得再次落在了那堆男孩子之间,努力辨认了一下,霍然发现自己的儿子正倒在地上呜呜大哭着,连点反击的能力都没有,就任凭骑在他身上的男孩子举手揍下去。

当时,聂诚胜只觉得气血涌上心头,立刻让司机停车。

才一下车,就听到自己儿子没出息的哭喊声,只觉得更怒上了几分。

这,这,这那里有他聂诚胜儿子的样子,那么的孬!

“爸?”聂熠看聂诚胜站在那里不动弹,以为他也和聂然一样不救自己,于是喊得更加凄惨了起来,“爸!救我,快救我啊!”

而车子的另外一旁也下了个人,站在聂诚胜的身边朝着草地怒吼了一声,“汪明昊你在干什么!”

“爸?”汪明昊在看到自己的老爹后,虽然眼底惊慌的很,但手并没有松开。

躺在地上起不来的聂熠立即嚷嚷了起来,“爸,汪明昊打我,他打我!”

两位父亲沉着脸色走了过来,看到这一狼狈不堪的样子,汪明昊的父亲王甫对着聂诚胜抱歉地道:“老聂啊不好意思啊,你看我家这臭小子!你还不快给聂熠道歉!”

汪甫对着自家儿子就是一顿训斥。

但汪明昊只是对此松开了手,站在原地,倔强地偏头。

“我不道歉!我没错!”

汪甫见儿子倔脾气一上来,上前就要揍他,“你打人还没错?”

“是他先骂我的,他骂我有娘生没娘养!我凭什么道歉!”汪明昊梗着脖子,怒气冲冲地说着,眼底也不知道是怒气还是委屈竟有些红红的。

汪甫的手瞬间停滞在了半空中,愠怒的面容收敛了几分。

而身旁的聂诚胜听到后,青筋却从太阳穴突突了起来。

汪甫和他一样都是早年丧妻,只是不同的是自己早已在前妻死了两三年后就娶了叶珍,而这位却一直不娶,足以可见他对妻子的深爱之情,现如今被自己儿子这样大喇喇的戳中了伤口。

而且汪家又向来和聂家是同站在一起的,这会儿聂熠这样说,难保因为这件事两家生出了嫌隙。

“聂熠!”聂诚胜立即一个怒吼响起。

------题外话------

昨天是女神节啊啊啊啊,我忘记给妹砸们祝福了,欧漏!只怪我当时就想着快点上传更新给你们看,咳咳咳……现在补一句:妹砸们,女神节快乐哦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