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 睚眦必报,发疯/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熠从来没看到聂诚胜那么暴怒的狰狞的脸色过,禁不住吞了吞口水。

可那么多人看着自己他那颗少爷心容不得硬着嘴巴说道:“我……我……我又没说错!他本来就是!不然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他妈妈!”

“你给我闭嘴!”聂诚胜咬牙切齿地一字一句的说着,那眼神恨不得把聂熠倒吊起来毒打一顿。

聂熠见了,不知为何觉得背脊骨一阵发凉,但也没有在继续说下去了。

“抱歉啊老汪,孩子不懂事口无遮拦的,这孩子是欠打,你家汪明昊没打错!”聂诚胜平复了一下心情,对着汪家两父子道歉着,“明昊啊,下次聂熠还乱说话,你就给我往死里打!”

聂熠听到往死里打,刚想抗议,却在看到聂诚胜一个冰冷的眼刀射过来后,马上噤了声。

“真是不好意思啊老汪,这小子被我给宠坏了,越来越不懂规矩了,回去我一定好好教育。”

汪甫对此也只是笑笑的表示孩子的话不会当真,可虽然嘴上表示不介意,但任谁都看得出他的神情并不是特别的好。

好不容易送走了两父子后,聂诚胜的脸刷的一下就阴沉了下来。

他强压着心中的怒火,看了一眼聂熠,“你跟我回去!”

随即,转身跨步就往自己的车内走去,可走到一半又转头对着树下的聂然喊道:“你也上车。”

三个人才刚坐上车,聂熠迫于聂诚胜铁青的脸色,一直憋着哭声,而聂然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神色坦然淡定的,丝毫没有被车内极低的低气压给影响到。

终于,好不容易车子停了之后,聂熠第一个率先走从车上跳了下来,然后就风风火火带着憋了许久的哭声冲进了屋子里找叶珍去了。

聂然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分明看到聂诚胜又阴沉了三分的脸色,心里只觉得聂小胖真是一点眼力见都没有啊。

也不知道等会儿聂诚胜等会儿会不会抽死聂小胖。

抱着看戏的心情跟在聂诚胜的身后走了悠闲地走了进去,就看到聂熠正抱着叶珍嚎啕大哭。

叶珍一脸心疼得抱着他轻声细语地问道:“这是怎么了?怎么又哭了?”

“他们打我,爸爸还训我,没天理了!”聂熠皱巴着小脸委屈地控诉这。

这一句话将打破了已经忍耐到极限的聂诚胜,他指着聂熠怒喝了一声,“你给我跪下!”

那一声呵斥震耳欲聋,让人心神一震。

“我不要,我为什么要跪下,我又没做错!”聂熠站在叶珍的身边,犹如有了靠山一样,顿时有了顶嘴的勇气。

“你还没做错?”聂诚胜怒地手上的青筋根根暴起,眼底的怒火噼里啪啦的烧起。

叶珍还从未见过聂诚胜会有那么大的火气,倍感奇怪,“这到底是怎么了?”

谁能告诉她,这两父子之间又因为什么开始吵闹不止了?

“弟弟说人家汪明昊有娘生没娘养。”聂然从聂诚胜身后走了出来,凉凉地说了一句。

叶珍一听,原来是这样,虽然自家儿子说的是难听了一点,但也是事实啊。

“聂熠,你就算是被打了也不能说这种话啊。”她轻描淡写的教育着。

结果此时聂然又补了一句,“叶姨你误会了,是弟弟先开口骂人,才招人家打的。”

叶珍立即怔愣住了,什么?熠熠先开口骂人才被打的?

怎么会这样?

熠熠为什么要开口骂别人?

不对,肯定是聂然在里面挑拨了,所以他们父子之间又闹了起来,一定是这样,一定是!

正当叶珍暗暗思索的时候,站在门口的聂诚胜再也无法站在门口听下去了,刚才聂然那两句淡定无比的话就好像是在他心口上的那把怒火中浇了油一样,噌的一下就烧得更旺了!

他解开自己的军装,卷起袖子,大步走了过去,脸上因为怒火而变得恐怖万分,“老子把你宠上天了是吧,不知轻重了是吧?”

“诚胜,你要干什么?”叶珍见他这种架势,立刻将聂熠护在自己的身后。

“干什么?我今天非抽死他不可!”聂诚胜随即将叶珍一把推开,想要去抓藏在身后的聂熠。

叶珍见他这次好像真的是动怒了,急忙护住了自己的儿子,然后苦心劝慰着,“别!孩子小,你怎么能计较啊。”

聂诚胜皱着眉头,火气十足地指着身后的聂熠,“孩子小?!你知不知道他说人汪明昊是有娘生没娘的东西时汪甫当时就在我身边!你说,我以后还怎么和汪甫说话?我这张脸往哪里搁?!”

叶珍一听,错愕地怔了几秒,居然被当场抓住?

怎么会这样?

天啊,她本来想让聂然和汪家那小子产生矛盾,怎么……怎么最后变成了自己儿子了呢?

此时叶珍也气恼了起来,拍了一下聂熠的屁股,恨铁不成钢地训斥道:“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我又没说错。”聂熠站在那里,依然嘴硬地道。

“你还敢说!”

聂诚胜见他死不悔改,气得又要上前,被叶珍立刻眼明手快的拦了下来,“诚胜你别这样。”

被接二连三的被打和训斥让聂熠倍感委屈,他不明白原本一直对自己无限包容的好爸爸怎么会不过短短几天就全变了呢!

变得暴躁、易怒、对自己也很是冷漠。

越想他就越觉得委屈,最终在聂诚胜的怒火之下他崩溃得控诉了起来。

“我本来就没说错,他就是没有妈的孩子!为什么你要打我,爸爸以前你从来不会打我的!”

“你还有理了?!”聂诚胜已经对他的哭泣烦不胜烦了,这巨大的哭声吵得他头都疼不已。

他猛地往前走了过去,撸着袖子就要开揍。

“我怎么了,我以前也说汪明昊没妈,我也没见你对我生气啊!你还说他没我幸运有个好妈妈,而且以前你每天都会陪我玩,可现在你不仅不理我,还总之打我,骂我,呜呜……爸爸你变了,你不是我爸爸,我不要你这样的爸爸!”

聂熠越说越伤心,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眼泪就像是坏掉的水龙头,哗啦啦的流下来。

显然是委屈到了极点。

其实这一切真不能怪聂小胖,要怪只能怪当初聂诚胜将他宠到了极致,现在一下子落地,这小子当然会缓不过劲儿来。

可聂诚胜是个粗汉子,他怎么会懂讲道理那一套。

他的道理就是拳头,简单粗暴有效果。

“你不要我?那你当时被人家压在地上打的时候喊我干什么!”聂诚胜勃然大怒呵斥。

他的儿子被打第一时间不是抵抗,而是大哭,还哭天喊地地喊救命,简直丢人丢到太平洋去了!

“被人压在地上打?我不是让聂然带你去问问的吗?怎么又打起来了?”叶珍皱起了眉头,将聂熠拽到了自己的身前。

本来不提聂然还好,这一提更让聂熠更加委屈了起来。

“你还说呢,这臭丫头根本就不管我死活,站在那边看着我被打,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到现在都没明白妈妈为什么要让聂然陪自己去,要不是聂然,他根本不需要挨这通打。

叶珍听到后,眼神唰的一下定格在了站在门口看戏看了很长时间的聂然身上,“你为什么看着你弟弟被打却不出手帮忙?”

她本来的计划里是聂然和汪家的孩子产生矛盾,到时候再找个借口让聂诚胜把她再打发走,好让聂诚胜和聂熠之间有个修复期。

但没想到的是,聂然竟然堂而皇之的袖手旁观。

这不是正好可以让她借机大做文章么!

虽然儿子被打了一顿,又和汪家产生了点矛盾,不过她相信这些只需要点时间,一切都能好起来了。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解决掉聂然才是!

叶珍的心里千思百转之后立即痛心疾首地指责了起来,“聂然,你虽然不是我的亲生的,但是我一直把你当亲生女儿一样看待啊,今天你弟弟被人打,我头痛没办法只能让你去,我那么相信你,结果你却任由你弟弟被人打,你这也太让我心寒来吧。”

“我问过他,是他自己说要和人家打一架。”聂然还是自自然然地站在那里,像是旁观者一样,丝毫没有被她的指控给慌了心神。

“他已经被打过一次了,怎么可能还会要求再去和人家打一架。”

叶珍压根就不相信她的说辞,有谁会明知道打不过还要再去讨打!

聂然指了指被她护在身后的聂熠,“不相信你可以自己问他。”

被再次推到大家视线里的聂熠像只小老虎似得朝着聂然咆哮,“我是让你去帮我揍汪明昊,不是让你站在那里看着我被汪明昊揍!”

聂诚胜将视线停留在了聂然的身上。

他刚才在车内,的确看到了聂然站在树下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被人骑在身下挨揍。

感觉到了聂诚胜阴沉的目光后,聂然淡然的神情也随之严肃了几分。

“聂熠,你和他打架只是朋友之间的吵闹,可我是聂家的长女,我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聂家,我若是替你出气,别人怎么想我们聂家,仗势欺人?以多欺少?聂家的名声不能坏在我的身上。”

歪理,都是歪理!

叶珍怒不可遏地说道:“就算你不替他出气,你也应该至少把他护在身后,免遭别人的殴打吧!他可是你弟弟,是你爸爸最疼爱最宝贝的儿子!是聂家将来的顶梁柱!”

聂然站在门口,神情冷峻,“就是因为他是我们聂家未来的顶梁柱,所以他更不能躲避!我们聂家的人从来不需要躲在别人的身后!”

她这一席话说的掷地有声,噎得叶珍没半点说话,只能怒瞪着眼睛看着她。

这臭丫头算准了聂诚胜爱听这些话,所以专挑这些话说!

她根本就全部算计好了!

“说的没错!”

聂诚胜难得的附和让叶珍心头一跳,她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诚胜?”

“你自己惹的祸还要别人来替你承担,你还是不是我聂诚胜的儿子!”聂诚胜指着叶珍身后的聂熠,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聂熠愣了几秒,看了看自家老爹对自己连续的炮轰,小嘴一憋,哇的一下又哭起来,“你们坏!你们都是大坏蛋!呜呜呜……为什么她一来,我就要被训,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们欺负人,我不要在这个家里住了,我要去外婆家……呜呜……”

“闭嘴!”聂诚胜听到他哭就觉得心烦,以前这儿子几乎不哭,怎么现在变得那么爱哭起来了。

“我不,我就不!你偏心,你喜欢这个臭丫头不喜欢我了!”聂熠站在叶珍的身后,抹着眼泪鼻涕地哭闹不止。

“聂熠!”聂诚胜铁青着脸色,那隐隐就要爆发的怒气让他的眼睛变得血红了起来。

叶珍看到后急忙捂着聂熠的嘴,低声地警告:“熠熠不要再说了,不然爸爸会打你的。”

聂熠头一回被人打了还挨训,只觉得心里委屈的像是没了人生希望一样,伤心到了极点的他用力地扯开了叶珍的手,突然大声了起来。

“我要说,我就要说,我本来就说的没错!以前我做什么爸爸都不会训我的,哪怕……哪怕和别人打架他只会替我去出气,可她一来,就全变了!都是因为她,都是这个臭丫头!如果不是她,爸爸不会偏心,不会不爱我的,我要她走,她走!”

“不许哭!”聂诚胜听着那哭声头疼的要炸裂了一样。

可聂熠就像有着用不完的精力和流不完的眼泪一样,呜呜地哭着,有时候哭得差点连气都提不上。

站在门口的聂然实在对这种哭戏没什么兴趣,于是走到了聂诚胜的身边淡淡地说道:“爸爸,弟弟如此不听话,要不要马鞭?”

瞬间,屋内的哭声像是被什么给掐断了一样。

“不,不要!”叶珍一听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她因为长时间的蹲在地上,一下子站起来时脚有些发麻,踉跄了几步。

“聂然,你这样火烧浇油根本就是心存报复,你是不是记恨熠熠前几日对你的态度,所以你才这样做?!你怎么能这么狠毒,他那么小,根本挨不住马鞭,你这是让他去死啊!”

聂然站在那里,看着那两个狼狈不堪的母子。

当初她刚进家门的时候,这臭小子可是一溜烟儿的就替聂诚胜拿马鞭的,现在不过短短几天就物是人非了。

看着聂熠吓得连哭都不敢哭了的样子,聂然的唇边却泛起了一丝冰冷的笑意。

她向来睚眦必报,别人给与她的,她聂然一定分文不少的回报!

身边的聂诚胜抿着唇,看了聂然一眼,眼底满是探究。

他是对这个儿子有些生气,但也不至于要拿马鞭出来,她这个女儿现在说这番话无疑实在火上浇油,她……在报复?

聂然像是没发觉那抹深思的目光,微微一笑地对着聂诚胜说道:“瞧,弟弟这不是不哭了吗?”

“……”

“……”

叶珍顿时松了口气。

却又复而对聂然怀着更深的恨意,这臭丫头居然玩儿起了虚虚实实了!

而聂诚胜在听到只是吓唬聂熠之后,心里的戒备这才放了下来。

而就在这时候聂然却突然开口,对着聂诚胜说道:“爸爸,有些话我想单独和你说。”

单独?谈谈?

刚把心放回肚子里的叶珍在听到聂然的这句话后,心再次又提了起来。

聂诚胜又看了看自己的女儿一眼,整个屋子里只有她依旧淡定从容,甚至嘴角还扬着一抹笑容。

他真有那么一瞬间怀疑这部队真的能在短短的三四个月里把一个人从里到外都变了吗?

“好。”聂诚胜点了点头,接着对吓蒙的聂熠说道:“你给我好好在这里反省!想不明白不许给我睡觉!”

叶珍看着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上了楼,心里的不安感越发的强烈了起来。

这聂然到底要和聂诚胜说什么呢?

她抱着聂熠满是担心地看着聂然的身影,只见聂然走进了书房门后再关上书房之际,突然冲着她勾起了一抹莫名的笑。

叶珍的心骤然一个停顿。

这臭丫头现在心性都难以捉摸,连日来在家都一直没有什么动作,现在突然对自己这样笑,肯定是打算做什么了!

不行,绝对不能让她成功!

叶珍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怒气冲昏了头脑,居然丢下了自己儿子一路直接冲上了二楼。

一把推开了聂然还没关上的书房大门。

“砰——”的一声,门因为太过用力直接砸在了墙面上,而又后反弹了回来。

已经走进书房内的聂诚胜听到那一声巨响后,惊得立刻转身。

在看到自己向来平和大气的妻子犹如一个疯子一样砸门的举动之,他的眉头深深地拧了起来。

“你在干什么!”不重不轻的呵斥里带着压制不住的森冷。

他今天已经被聂熠的打架和哭喊已经弄得疲惫不堪,现在自己的妻子也像个神经病一样的冲到二楼,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

“叶姨这么冲上来,是有什么话要和爸爸说吗?”聂然含笑地站在那里。

叶珍看到聂诚胜不悦的目光像是兜头浇了一盆冷水,瞬间清醒了起来。

她在干什么,她怎么能这么冲动,在这个时候还做出让聂诚胜不高兴的举动呢!

这个该死的聂然,她刚才故意这样笑就是为了激怒自己,让自己失态,好让聂诚胜发更大的火。

叶珍深吸了口气,努力地平复着心情,“我只是想说,孩子毕竟还小,诚胜你别太生气,我一点会替你好好管教他的。”

接着就替他们两个关上了书房大门。

叶珍站在门口,紧紧地握着门把,那巨大的怒恨让她觉得喉咙口有些腥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