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 打赌,童子军校?!/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成功的气到了叶珍后,这才带着薄薄的笑意坐在了聂诚胜的对面。

“你要说什么?”此时的聂诚胜疲惫不堪,扶着额头满脸颓丧之气。

聂然坐在那里一派淡定从容,“也不是什么特别的话,一呢是希望您能在书房好好消消火气,二呢的确是想和您说说关于弟弟的事情。”

聂诚胜现在听到聂熠的事情就觉得头痛,口气不自觉的就不耐了几分,“你弟弟又怎么了?”

“我不太清楚汪家和聂家之间属不属于一个阵营的,但是我只能说,爸爸如果汪家真和咱们家站在一条绳子上的,这次弟弟可能要委屈点,好好给人家汪明昊道歉。”

聂诚胜听到又要道歉,心里的怒气又燃了起来。

他刚才给汪甫道歉已经是丢了老脸,现在还要让自己的儿子再去丢人一次,他心里明显不悦了起来。

他拉长着脸,怒道:“你是说我给他老爹道歉还不够分量?还要让我儿子再丢一次脸?”

看吧,即使对聂熠发了那么大的火,可心里还是想把他护在身后,说到底还是舍不得自己的儿子,宁愿丢人的是自己,也不让聂熠出去丢脸。

但凡当初聂诚胜能有对聂熠万分之一的疼惜给聂然,聂然也不至于会活生生的溺死。

她嘴角划过一道一闪即逝的冷笑,淡淡地说道:“您道歉和聂熠道歉完全不一样,更何况向来都只有父债子还的道理,什么时候有子债父还的道理。”

聂诚胜沉吟了片刻,“那咱们聂家岂不是还要在丢一次人?”

“这不是丢人,这是诚意!爸爸,您可能只是觉得这只是孩子胡乱的一句话,可是汪叔叔不一定是那么想?他或许觉得孩子那么小怎么会说这种话,一定是父母无意间才让孩子学去的!那么您在他心中的地位信任会发生什么情况?更何况今天在小区里闹了这一出,如果有心人一挑拨,汪聂两家会怎么样,我相信您应该懂的。”

“你分析的没错。”聂诚胜点了点头。

聂然的话让他的神色慢慢地凝重了起来,但在难得的严肃中他更多的是复杂。

这个女儿已经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所有的利弊分析摆放在自己的眼前,才十几岁的孩子有如此心性,是他以前太过于疏忽了。

可她早将一切都看透,为何却没有及时出手帮聂熠一把呢?

或许她的介入,根本就不会产生这场闹剧。

良久之后他冷冷地看着聂然,“但是,刚才你不插手看着你弟弟被打,真的心里没有一丝私心?”

聂然目光毫无惧色地直视着聂诚胜,“有。”

果然,聂诚胜的面色冷凝了起来。

倒是认得干脆!

可还没等聂诚胜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到聂然继续道:“但不是叶姨所说的那样,我只是想看看他在比自己更为强大的人面前,他会怎么做。”

“什么意思?”聂诚胜皱了皱眉,显然没有明白。

聂然坐在那里,神情透着坚毅之色,“将来聂家迟早是他来接手的,可他现在的所作所为您觉得他像是一个能担当大任的人吗?哭泣,吵闹,甚至在遇到比自己强大的人面前,他竟然选择抱头痛哭,而不是迎头痛击,这一点让身为聂家人的我很失望,不知道爸爸对此失望吗?”

聂然的每一句话都扣着聂家这两个字,让聂诚胜的眉头慢慢的纠结了起来。

的确,聂家的将来是要靠聂熠的,就算聂然再厉害终究还是个女孩子,可未来的当家主事人竟然是个只会哭闹逃跑,就如同战场上的逃兵一样,这让他如何放心把整个聂家交付于他。

聂诚胜越想越觉得聂然的话说的没错,“你想怎么做?”

终于要点主题了!

聂然等了那么久,总算是等到这个时机了,这还要多亏了叶珍,不仅让自己的儿子多挨揍了一顿,还好心的送给自己这么个好机会。

这算不算是赔了夫人折了兵呢。

聂然心里冷然地笑,可面上却丝毫不泄露,只是神情严肃地道:“我想让他和我一样进部队。”

聂诚胜没想到聂然会有这种提议,惊讶之余后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他太小,新兵连不会收的。”

聂然嘴角浮起一抹笑,“我没有让他进新兵连,我想把他送进童子军学校去。”

她当然知道聂熠的年龄还见不了新兵连,就是她原本也进不了新兵连,但却被聂诚胜偷偷篡改了年龄,硬生生地多写了两岁,这才进去的。

但进不了新兵连,可以进童子军校啊。

聂熠的年龄可刚好成为童子军最佳时间点,更何况新兵连里有人和叶珍通气,但这童子军校可没有,她丝毫不担心聂熠会在里面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待遇。

怎么想,她都觉得那是聂熠最好的去处。

叶珍当初是怎么让自己离开家里去部队受苦的,她也要一丝不差的让她的儿子尝尝。

她不是疼自己的儿子疼到骨子里去么,这回如果知道自己最爱的儿子要去那种地方受苦,心里一定很难过吧。

更何况聂熠被养成了如今这种性子,进了军校要和别人同吃同住,显然是要受上一番折磨的。

而聂诚胜此时此刻听到童子军校后也吃惊地看向了她,“军校?”

聂然嘴角弯弯,点了点头,“我知道您舍不得,可您再舍不得也要舍得,您不会想一辈子都像今天这样替弟弟在那里弯腰给人道歉吧!他该长大了,而不是在你的怀里只知道哭泣。”

聂诚胜再次被她的话给说的沉默了。

这些天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聂熠那些从来不在意的缺点现如今在自己的面前却无限的放大,这回又有了打架骂人的事情后,他心里的确有了失望这两个字。

可从去军校……他才十二岁啊,那么小就送去军校会不会太早了?

“……你容我想想。”聂诚胜有些犹豫了。

聂然也不强求,反而一笑,“要不然,爸爸咱们打个赌吧。”

“赌什么?”聂诚胜被她突然转了话题,一下子没转过弯来,怎么就变成打赌了?

“我打赌,弟弟是不会答应给汪明昊道歉,因为他的心里没有聂家。他,被宠坏了。”聂然神情和语气都无比的笃定。

“不可能,他是有点倔,也的确一直被你叶姨宠着,但你说他聂家,我不相信。”聂诚胜拧着眉,摇头。

他觉得聂熠再怎么样也是自己的儿子,流着的是他聂诚胜的骨血,身为聂家人再怎么样也会心中有聂家才对。

“既然父亲那么肯定,那好吧,如果我赢了,您就送他去军校,如何?”

聂然淡淡一笑地就这样看着聂诚胜。

屋内一室安静。

忽然,聂诚胜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出了书房往楼下走去。

聂然知道,他这是默认了。

她坐在书房内默默地听着楼下的声音。

只听到聂熠的哭声突然放大了几分,嘴里还嚷嚷着不要,我不去等字眼。

但很快,聂诚胜的怒斥声也响了起来,似乎是逼迫着他,而后又夹杂着叶珍求情劝慰的声音。

总之,楼下一片混乱,鸡飞狗跳的很。

聂然听着那一声声越来越大的怒斥声后,这才从二楼的书房里走了出来,楼下的对话也变得越来越清晰了起来。

“以前是我太宠你了,宠的你不知天高地厚!不然怎么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我告诉你今天这个道歉你是一定要去的!没有商量的余地!”

“我不去,打死我都不去!”

“砰——”骤然一声清脆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聂然才走到一楼楼梯口,就看到地上碎玻璃一片,很明显刚才一声来自于这只玻璃杯。

“你到底去不去?!”

“不去,不去,我就是不去!我被打成这样还要我道歉,简直没天理了!”聂熠梗着脖子,小脸上因为委屈而变得愤怒了起来。

“天理?你骂了别人,现在还要理?我抽死你你信不信!”

“你抽,你抽啊,你有本事就打死我好了,反正你现在只相信那个臭丫头说的话!我在家里根本就没什么地位!你抽吧,抽死我吧!”说着,聂熠竟然不怕死的用脑袋去顶聂诚胜,那速度就像是小炮弹一样直接将聂诚胜撞到了墙上。

“聂熠,你不许胡闹!”叶珍看到这一幕,吓得立刻将聂熠拽了回来。

被撞倒在墙上的聂诚胜一瞬间怔住了,他的儿子,他宠爱了这么多年的儿子居然有一天敢撞自己?!

他眼底的惊愕渐渐变成了滔天的怒火,他指着聂熠的鼻子,咬牙切齿地连说了三个好字,“你不道歉是不是!如果你不道歉,那明天你给我收拾东西去童子军校!”

“什么?!”叶珍听到童子军校四个字后,犹如被雷劈过一样,当场愣在了原地。

“军校?”聂熠也懵了似得,去军校?那是不是意味着他回不来了,就和那臭丫头一样?

他记得当初妈妈说过那臭丫头去了部队以后就永远都回不来了。

那现在他是不是也要这样了?

不,不要!他不要离开妈妈,不要离开家里!

聂熠眼底满是惊慌失措,在眼角无意间看到站在楼梯口一直看戏一样的聂然后,他顿时响起了妈妈对自己说的那些关于聂然的话。

是她,都是她!

这一切会变成今天这样,都是这个臭丫头搞的鬼!

他胖乎乎的脸皱巴在了一起,脸因为怒气而涨得通红,“都是你,肯定是对爸爸说什么才会让爸爸把我赶出去,都是你!你个臭丫头,我要打死你!”

说着,聂熠就推开了叶珍,一路冲了过去。

叶珍没有防备,被他冷不丁的推开,摔在了地上。

聂然冷冷地看着他跑了过来,一动也不动,就像是个木桩子一样被他拳打脚踢着。

聂熠不懂她为什么不反抗,反而让自己打,但叶珍却明白,这分明是故意让聂诚胜看!

让他看到聂熠的不懂事,任性,好让事情的发展变得更为糟糕。

“聂熠住……”叶珍那个手字还没来得及喊出来,就看到聂诚胜已经大步走了过去,拽过聂熠,然后一巴掌挥了过去。

“啪!”一个清脆响亮的声音在屋内回荡着。

“爸爸?”聂熠那张白嫩的小脸被打歪了,脸上立刻浮现出了五个指印,这时他震惊得连哭都已经忘记了。

只是这样呆呆地看着聂诚胜。

“你太让我失望了!”聂诚胜气得只丢下了这句话,拂袖上了楼。

而一旁的叶珍眼睁睁的看着一巴掌落在自己的儿子脸上,却来不及去护,心里头疼得像是浸在了盐水之中。

她跌跌撞撞地站了起来,跑到了聂熠的面前,将她一把搂在自己的胸口。

“乖乖乖,没事的,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叶珍的轻言安慰让处在震惊之中的聂熠慢慢回过神来,随即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那委屈的哭声恨不得掀翻了屋顶。

“爸爸打我,爸爸他……他竟然打我……妈妈……”

“没事的,爸爸只是一时生气而已,不会的,你放心吧,妈妈晚上就和爸爸说。”

母子两跪在客厅里相互拥着。

聂然没兴趣,她转身对着一直在厨房里不敢出来的佣人们吩咐道:“给我做点晚饭送我房里,我饿了。哦对了,顺便给爸爸也做一份,要清淡点的,不然容易上火。”

聂然说的时候很平淡,但让人听起来总觉得好像是故意的一样。

特别对于叶珍来说!

“站住!”

叶珍徒然一声暴怒声响起,紧接着她走到了聂然的面前,猛的扬起手!

聂然站在那里,面色淡淡,似乎压根不在意那只举起的手。

“叶姨你可要想清楚,这一巴掌打下来,弟弟可就不是去军校受训那边简单了。”

她笑容里透着一丝的古怪,生生让叶珍的手顿在了半空中。

是了,聂诚胜怎么可能会想到让自己的宝贝儿子去军校受苦,一定是她,一定是她在里面搞的鬼!

当初自己把她送去部队受训,所以现在她也以彼之身还之彼道,让自己的儿子也去军校受苦,这是报复,是报复啊!

她把这些天来所有的事情联想了一遍,原本自己以为聂然挑衅聂熠不过只是单纯的欺负而已。

可现在才明白过来,她早就一步步算计好了,就是要让聂熠在聂诚胜的面前百般出丑,这样才有借口可以将他送走。

“是你,都是你做的!”

“这不是要感谢叶姨把这个机会送到我手上的吗?”聂然刻意凑到她耳边,轻轻耳语了一句。

顿时,叶珍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下来。

没错,是她傻傻的把聂熠做错事的机会送到了聂然的面前,以为这样可以将她送走,却没想到……

步步算尽,结果却把儿子折了进去。

“你,好毒!”叶珍因为怒极了,胸口气血翻涌不止,只觉得嘴里一片腥甜,可她不能在聂然的面前露了怯懦,只能硬咽了下去。

叶珍死死地盯着她看,那穷凶极恶的目光恨不得能活剥了她的皮。

可聂然那双眼眸平静如水,丝毫掀不起任何的波澜,微微一笑,“彼此彼此。”

她怎么可能看不出叶珍被气吐了血,这一口心头血能活生生的气出来,她的身子必定虚了不少,又加上聂熠又不给她省心,啧啧……接下来有的她头痛了呢。

聂然微笑着看着她近乎搞笑的姿态,然后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其实叶珍真是蠢,如果是自己的话,她一定会努力让那口血给吐出来,用来延误时间,至少等到聂诚胜气消了之后,在用自己的柔弱来博得聂诚胜的心软。

但偏偏啊,咱们这位夫人就是那么要强,她此生最痛恨的就是聂然的亲生母亲那副柔弱的蒲柳姿态。

她可以对聂诚胜温柔,但用柔弱来博同情叶珍不会用,她不屑用这一招。

只是,在聂诚胜怒火中烧的时候去劝说,那和火烧浇油又有什么差别,真是个蠢女人。

呵!其实只要目的达到用什么招又有什么关系呢。

聂然在心头冷嗤了一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叶珍目光狠绝的望着她的背影,心里一遍遍的提醒自己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求聂诚胜把刚才的话给收回去,绝对不能让聂然得逞!

她挺了挺背脊骨,为自己倒了一杯温水,一口喝尽。

那缓慢的动作就如同在喝聂然的血一般,神情里蕴含着一丝莫名的寒意。

“妈妈。”聂熠看她的样子让人有些毛骨悚然,他想起刚才妈妈突然甩下自己冲上二楼,又对着臭丫头大喊大叫,甚至还要打她。

可现在平静的好像如一潭死水一样。

他从来没见过妈妈会有那么不冷静的时候,也没见过像现在这么冷如冰霜的时候,聂熠感觉自己心里有些慌张。

比起上军校,这样的妈妈更让他害怕。

“妈妈。”他走到叶珍的面前,小小声地喊了一句。

叶珍看到他白嫩的脸上印着五指的痕迹,半张脸也早已肿大了起来,胸口遏制不住的痛了起来。

她深吸了口气,强扯出一抹笑容来,“放心吧,妈妈不会让你去军校的,乖。”

叶珍平复了下心情后,面目坚定地一步步朝着二楼的书房走去。

------题外话------

渣母被气吐血了,乃们高兴不?

渣母被KO这件事会不会冲淡你们要二少的心情?咳咳咳……我觉得好像不会,哈哈哈,所以预告下,下一张二少的一些情况会粗线哦,明天要准时刷更新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