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 慈父形象真恶心/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丫头心思真是深的可怕!

她故意按捺着不动,甚至连进部队这件事都隐瞒下来,就是等自己和聂诚胜将聂熠去军校的问题给解决了,如此这般就理所当然的要去上门赔礼道歉,而且她又借着去部队训练的借口,聂诚胜心里一高兴当然会答应下来!

那汪家的儿子昨个儿才回来,今个儿聂然就跑过来说这件事,分明就是掐着时间点算计了一把。

这个该死的聂然总是有办法将计就计!

要知道这几天她光给聂诚胜说军校问题,还有让聂熠演戏给聂诚胜看,哪里有时间劝他去道歉。

如果聂熠一旦在道歉这件事上破坏了这几天的乖孩子形象,那这一切就又回到了原点。

好毒的心思啊!

叶珍盯着聂然的脸,眼底充满了怨恨的神情。

聂然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情绪,嘴角的笑容又扬了扬,明晃晃的就是挑衅。

反倒是聂诚胜因为满心满眼都是聂然要去预备部队的事情,压根就没发现屋内另外两个人之间无声的对峙。

匆忙说了几句后,连忙就去准备道歉礼品去了,他觉得上门道歉两手空空总是不太好的。

屋内瞬间就只剩下她们两个人遥遥相望。

最终叶珍还是没沉住气,恶狠狠地看着她道:“你就非要让你弟弟去军校不可吗?”

聂然黑冷的眸子望向她,嘴角划过一缕冷凝地笑意,“你自己送给我的机会,我如果不好好用,岂不是对不起你了。”

叶珍被她一气,顿时胸口的痛楚又加剧了三分。

本来她是想借机会接着这次生病的由头让刘嫂唱白脸,自己唱红脸,给聂诚胜吹吹枕边风,这好不容易聂诚胜对聂然的态度又冷了几分,谁知那臭丫头早有准备,来了这一招。

毫不吹灰之力就重新又获得了聂诚胜的喜爱,甚至最后还被聂然牵着鼻子走都浑然不知。

她白着脸色,因为疼痛说不出话来,只能死死地瞪着她,胸口因为巨大的愤怒而起起伏伏着,就连喘息声也急促了起来。

“叶姨,你还是好好安心养病,不然等弟弟出了什么事,你都保护不到呢。”聂然冷笑着瞥了她一眼,最终转身离开。

叶珍捂着自己发疼的胸口,额头上沁出了豆大的汗珠,她想要叫人,可那胸口炸裂的感觉让她连一句话都发不出来,感觉每呼吸一下都能牵扯出浑身的疼痛感觉。

于是,刘嫂端着药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原本精气神都挺不错的夫人现如今却躺在床上奄奄一息,这让她心头一惊。

她急忙走上前去,推了推叶珍,小声喊道:“夫人,夫人?”

叶珍强睁开眼,一把拉住了刘嫂的手,语气有些急躁地道:“熠熠呢,快……把……熠熠给我带过来。”

“小少爷?”刘嫂面露惊讶地道:“小少爷刚才被老爷带出去了,还有大小姐。”

叶珍的手霍地收紧,震惊地看着她,“什么?”

竟然已经出去了,这么快!

聂熠被毫无察觉的带出去,到时候被发现自己是去道歉,以他那种性格,那后果……

天,她都不敢想象聂熠到时候发起脾气来会对聂诚胜说些什么不该说的话。

“聂然,好,聂然!”躺在床上的叶珍眼睛里迸发出电光般凌厉的眼神,她面色扭曲而又狰狞着,可等咬牙切齿的说完那几个字后,她眼睛突然瞪大,气息不稳极了。

“夫人?夫人你怎么了,夫人你别吓我啊!”刘嫂看到她的异样后,对着门外大声喊道:“快,快,快叫医生过来!”

她怎么也不明白,大小姐进主卧室也不过十几分钟,这夫人怎么就一下子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顿时,聂家再次陷入了慌乱之中。

……

而另外一边的聂诚胜和聂然带着聂熠三个人朝着另外一栋别墅走去,还不知道自己家里出了什么事情。

聂熠看到自己爸爸今天的心情似乎格外的好,满脸是笑地牵着他的手走路。

自从上次被爸爸打完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被爸爸牵着走了,这下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

只是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身旁还有一个多余的人在身旁。

聂熠很厌烦地扫了眼聂诚胜身边的聂然,只见她手里拿着礼品,走在爸爸的另外一侧,神色淡淡,并没有太大的欣喜。

“爸爸,我们要去哪儿?”聂熠觉得很是奇怪,有什么事情是需要聂然和他们一起并肩出门的吗?

以前爸爸不是最不耐烦聂然的吗?

甚至连出门都不会带着她才对啊,今天怎么会带着她一起出来了呢?

聂诚胜想了想,神秘地道:“到了你就知道了。”

他觉得聂然说的对,这臭小子和自己一样倔,现在走到半道上告诉他真相的话说不定会撒泼打滚哭闹不止,还不如直接到人家家门口,这样他也不好意思当着人家的面闹腾啊,最后只能被逼着乖乖道歉。

聂熠见他不肯说,以为是有什么好东西给自己,也就很傻很天真的跟着他走了,两父子手牵手的往另外一栋别墅走去。

聂然看着他那蠢乖蠢乖的样子,突然间有些好奇这时候的叶珍听到聂熠已经跟着自己出门的消息,会不会气得直接疯过去呢?

事实是,虽然没气疯过去,但也晕了过去,没什么太大的差别。

只是再蠢乖,聂熠看到越来越熟悉的路径和方向后,他原本挂在脸上的笑容开始有些僵了起来。

直到那扇熟悉的大门闯入眼帘之后,他便死死地抓着聂诚胜的手,再也不肯挪动半步。

他脚下像是生了根一样,死死地定在了原地,神色抗拒地说道:“不,我不去!”

聂然当然早就知道他会是这个反应,于是莞尔一笑着安慰道:“熠熠你要乖,道了歉爸爸就不生气了。”

“不去,打死我都不去!你这个坏女人又出什么鬼主意让爸爸听了你的话!”聂熠气得直跺脚,真想一棒子打死这个笑语晏晏的臭丫头。

明明是匹见人就咬的饿狼,却每次在爸爸面前都装作一头温顺的绵羊,真是太坏了!

果然聂诚胜见他身子往下沉,蹲在地上耍无赖的样子,忍不住轻呵了一声,“聂熠!”

本来见他这几天每天在叶珍跟前尽心伺候着,还以为是学乖了,结果没想到现在老毛病又出来了!

看他蹲在路当中,聂诚胜眉头打起了结。

这里虽然是别墅区的支道,但偶尔也是有人进出的,他堂堂师长的儿子撒泼耍赖蹲在路上,别人看到算是怎么一回事!

正想再继续训斥几句,却听到聂然此时开口道:“爸爸,要不然算了吧,我也不是非要听取那些经验的,弟弟不愿意道歉,我们这样贸然反而唐突。”

聂然的这句话看上去是替聂熠着想,但实际上是在给聂诚胜加了一剂猛药。

此时的聂诚胜心里的头等大事就是自己的预备队,至于聂熠不过只是为了给自己做铺垫而已,如果没有这层铺垫根本没办法上去腆着脸问。

所以聂熠注定是要被聂诚胜牺牲一把的。

“聂熠,走!”果然聂诚胜在听到聂然的话后,更是坚定了几分,拽着聂熠的手就往前走。

聂熠感觉到聂诚胜的力道变大后,眼看着被拖走,于是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嚷嚷了起来,“不,不去!我不要去道歉,我没错,我不去!”

他简直看不明白,为什么爸爸坚持要自己去道歉,前几天分明都已经不再提这件事了不是吗?

一定是她,一定是这个臭丫头暗中搞的鬼!

聂熠此时若不是被聂诚胜给抓着,他真想扑上去撕了聂然!

“你去按门铃。”聂诚胜看他撒泼的样子头痛不已,直接让聂然去叫门。

他就不相信了,在外人面前这臭小子敢给他难看!

“爸爸!”聂熠看到聂然去按门铃,立刻急了,喊了一声。

这门一开,预示着他必定要给人道歉,给汪明昊道歉?不,打死他他都不愿意道歉!这太丢人了!

聂诚胜沉着脸色,冷冷地道:“你今天必须给我道歉!不然我就送你去军校!”

“你当初明明答应不送我去军校的!”聂熠气得鼓着包子脸,怒道。

聂诚胜将他用力往上一提,将他硬生生的从地上直接拽了起来,“那前提是你必须给我道歉,我才不送你去军校。”

“我没错,我为什么要道歉!爸爸你是不是老糊涂了,总要听这个坏人的话!”聂熠看到的屁股一点点的和地面拉开了距离,又急又气之下一不小心就说了这番大逆不道的话,气得聂诚胜的面色瞬间就铁青了起来。

“你说什么?”

聂诚胜原先还以为前几天这臭小子是学乖了,结果现在一看,这哪里是学乖了,分明就是变本加厉了!

竟然说自己是老糊涂!

才几岁啊就敢这样骂自己,将来大了不服管了是不是直接上来和自己打一架了?!

惊怒之下,聂诚胜的手立刻举起,才想要重重挥下去,只听到聂然轻轻地提醒了一句,“爸爸,有人来了。”

这让他的手顿时停在了半空中,脸上的怒火也立刻戛然而止。

不行,今天是来汪甫家求和的,不能在这种关键时刻让聂熠哭闹,这样太丢人了。

就在他整顿了下心情时,汪家的大门便打开了。

汪甫在看到聂诚胜的时候,脸色微微一滞,但很快就笑着打起了招呼,“老聂怎么今天有空要过来?”

聂诚胜也同样笑着道:“上次的事情我怎么想都觉得不对,所以今天抓着这个臭小子来好好登门道歉。”

说完还瞪了身旁的聂熠一样,那一眼里是满满的警告。

汪甫这回倒是讶异了,聂诚胜宠爱小儿子的事情是无人不知的,所以当时在人工湖畔聂诚胜道完歉后他就以为这件事肯定就这么完了。

虽然理解他宠爱儿子的心,但是对于聂熠当时那番话,说实话汪甫心里很介意,非常的介意,只是因为同僚一场,这才按下心里的不高兴。

只是没想到,这回聂诚胜却带着儿子亲自上门赔罪,真是稀奇的很。

汪甫呵呵一笑,“老聂太客气了,小孩子说话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这怎么行,不能让这臭小子仗着自己是孩子就胡作非为。”聂诚胜的语气里满是对自家孩子的训斥,聂熠因为外人在场,所以也不敢发飙,怕在汪明昊面前丢人,只能强自憋屈着。

但这场景在汪甫的眼里却以为聂熠是暗自愧疚所以才低着头不肯说话,于是连忙打着圆场,招呼他们进家门。“哈哈,行了,别难为孩子了,快进来吧。”

三个人走进了汪甫的家里。

聂然是头一回来,特意留心了一下这屋内的摆设,有些陈旧,但保养的特别好,看得出这屋子的主人对这些家具格外的小心,想来这些东西应该是汪甫过世的妻子设计的,每一处的设计都特别的细致。

看来这个汪甫果然是爱极了自己过世的妻子。

“明昊你看谁来了。”汪甫对着楼上喊了一声后,有两个脚步声从楼梯口响起。

紧接着两个一大一小的身影从楼上走了下来,汪明昊走的比较快,他听到父亲的叫喊还以为是谁来了,所以特别的急。

结果急匆匆地走下来后,看到的却是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人!

“他来干什么?”明昊小脸一拉长,显然很不待见聂熠。

“明昊,不能这样没礼貌。”突然,一道声音从楼上传了下来,声音温和的很,汪明昊在听到这句话后虽然还是绷着小脸,但真的没再继续说一句了。

紧接着,就看到一个男生从楼梯上慢慢地走了下来。

似乎是因为在部队的原因,他留着板寸头,年纪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五官的棱角已经隐隐分明了起来。

这就是汪司铭啊,聂然暗暗打量了他一番,看上去气度不凡,那翩翩小公子的做派倒是和霍珩有三四成的相似。

但可惜,毕竟年轻,他表面再怎么翩然也不可能像千年狐狸的霍珩一样面面俱到。

那眉角的凌厉感还是泄露了他对聂熠的不悦。

也是,他们两兄弟都是一个妈生的,骂了一个不就等于骂了另外一个么。

“不好意思啊,我这小儿子像我,倔脾气,倒是老大和他妈一样,性子温和。”汪甫笑着对聂诚胜抱歉了一声。

刚坐在沙发上的聂诚胜看到汪司铭后,惊讶地站了起来,“你家司铭回来呀?”

聂然看着他这番唱功佳具的样子,心里头冷笑连连。

汪司铭温雅地点了点头,谦和地喊了一声,“聂叔叔好。”

汪甫一提到自家大儿子的时候,脸上满是洋溢出了自豪和喜悦,“是啊,这不是正巧休假了两天回来,下个星期又要回部队去了。”

聂诚胜一拍大腿,哎哟了一声,“那真是太巧了,我家然然下个星期也要去预备部队了。”

屋内的三个人皆一愣,包括聂熠,所有的眼神都齐刷刷地朝着坐在沙发上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的聂然身上看去。

其中受到最大震撼的就是聂熠了,预备部队,那不就是爸爸一直希望自己将来能进的部队吗?

听爸爸说要进去条件非常苛刻,不是一般人能进的,为什么这个臭丫头进去了?

这不可能!

“呀,女兵进去可不容易啊。”被这番话怔愣过后的汪甫不禁感叹了一声,眼底对坐在沙发上荣宠不惊的聂然细细地观察着。

他是知道聂家有个大女儿的存在,但是也知道这个大女儿从来不受宠,特别是聂诚胜的前妻死了之后,可以说过得是连佣人都不如。

后来被送去部队的事情他也多多少少知道,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叶珍容不下这可怜的丫头,但别人家的家事他也不好说。

谁料,一眨眼的功夫竟然要去预备队了。

真是看不出啊……

“我也不过是让她去历练历练,谁知道她刚才告诉我说是进去了,这不是临走前不放心自己弟弟嘛,所以特意跟过来一起看看。”聂诚胜的话语里无不充满着自豪感,随后他对着聂然说道:“这是你汪叔叔,还有汪大哥,快叫人。”

那语气里的慈爱让聂然忍不住在恶心了一把,但脸上却还是那副笑容淡淡的模样,“汪叔叔,汪大哥好。”

汪司铭很客气地回了她一句,“然妹妹好。”

结果差点没把聂然给恶心吐了,然妹妹……他以为是在演红楼梦吗?!

汪甫笑哈哈地点着头,对聂诚胜道:“现在的孩子都比咱们那时候强啊。”

“可不是,一代胜过一代嘛,以后咱两也算是老怀安慰了。”

“是啊是啊。”

两个人客套着感叹了几句后,聂诚胜终于切入主题了。

“司铭啊,聂然这次去那边实属幸运,她本来就不是军校毕业,你聂叔叔呢从小也没教过她什么,我怕她在那里会不适应,所以希望你能帮衬一把,毕竟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希望你能体谅体谅你聂叔叔。”

他这一番话从里到外无不透露出自己对聂然的关心和疼爱,那一丝丝都舍不得让她受委屈的样子,把慈父的形象真是演到极致了。

聂然坐在一旁默默地看着,真是不得不佩服。

汪司铭看了眼对面的聂然,笑着回答道:“聂叔叔说哪儿的话,然妹妹如果有需要,我当然会帮忙,都说远亲不如近邻嘛。”

聂诚胜一听大为感动不已,连连点头道:“好,好!那聂叔叔就放心了。”

大概是觉得自己说的有些直白了,所以急忙将主题又拽了回来。

“哦对了,光说这事,忘记正事了!”聂诚胜将身旁原本打算默默做空气的聂熠抓到了自己身边,满是痛心疾首地样子说道:“老汪啊,这孩子啊被我从小就宠坏了,有时候说话啊不走脑子,为此他妈也费了不少心,这次特意带过来给明昊道歉。”

汪甫到现在也算是知道他真实意图了,可看在他难得对自家女儿的善心上,虽然这份善心可能掺杂点别的,但总比不在意强啊,于是摆了摆手,浑不在意地笑道:“老聂啊,你这何必呢,我都不介意了。”

“你不介意那是你老汪大度,我可不能这样不地道啊。”聂诚胜低低地对聂熠说道:“快,给明昊去道个歉。”

“我不!”聂熠下意识地扭过身子,拒绝道。

聂诚胜见自家儿子竟真的一点面子也不给,可在外人面前又不能丢份,强忍着要揍他的冲动,只能扯出一抹笑容,劝道:“聂熠啊,咱们要知错就改,那才是好孩子,快去道歉。”

“爸爸!”聂熠憋着一张愤怒的包子脸,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聂诚胜看他如此倔脾气,语气里不自觉地加重了几分,甚至带着一些咬牙切齿地意味:“去、道、歉!”

------题外话------

我突然爱上汪家了,不造有没有妹砸和我一样,瞧瞧人家这个爹做的,再瞧瞧聂然她爹,啧啧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