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 汪家大公子,惊险一幕/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熠见到爸爸眼底已经腾升起的一簇火苗,心头一颤,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到了汪明昊的面前。

“……”

他看见汪明昊冷冷的神情,作为从小嚣张跋扈惯了的聂家少爷,聂熠怎么也张不开那个口。

偌大的客厅内气氛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聂诚胜手不自觉地握紧,紧紧地盯着聂熠的后脑勺看。

虽然说他这次来最主要目的还是听听预备部队的事情,可聂家和汪家两家的确就如聂然所说的,不能产生隙缝,这点也是很至关重要的。

两者双管齐下,这才不得不让他带着聂熠过来道歉。

这次如果聂熠不道歉,两家之间的关系可能就会变的面和心不合了。

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流逝,聂熠的迟迟不肯开口已经让聂诚胜变得尴尬不已,他强压着自己胸口的怒火,扯着笑。

那平静的面容下已经隐隐闪现出了一丝暴戾。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却淡淡地响起。

“其实最大的错还是在我,当时我在场,看到他们一下子打起来吓到了,所有没有第一时间拉住他们两个,错的应该是我,应该我道歉才对。”聂然一脸自责地站了起来,对着不远处的汪明昊鞠了一躬,“明昊,真是对不起。”

这一鞠躬着实吓到了对面的汪明昊。

他从小到大哪里有过这种被人鞠躬的事情,原本绷着的小脸立刻变得惊慌失措了起来,他下意识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着聂然脸上带着愧疚之色的样子。

心里只觉得讶异。

这还是那个上次在树下冷眼旁观的那个丫头吗?怎么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汪明昊毕竟还小,不懂她突然转变下的真实意图,只是慌忙也跟着小鸡啄米似得鞠躬。

坐在最前位的汪甫看到聂然如此乖巧懂事,将所有的罪责揽在自己身上,心里更加觉得聂诚胜真是生了个好闺女,只希望将来他能好好珍惜吧。

汪甫心里感叹了一番,赶忙调节起了氛围,“呵呵,都说女儿是爸爸的贴心棉袄,今日一看果然如此。唉……老聂啊我可真是羡慕你啊,你看看我两个臭小子,不气死我就不错了。”

坐在旁边的聂诚胜见自己的女儿替自己解了围,还是以那样的方式,他的心头不禁微微震动了一番。

能够为了两家和好,不惜如此顾全大局,聂诚胜心底哀叹可惜不是儿子,不然一定能成大器!

他扯了个笑容,说道:“臭小子也有臭小子的好,瞧瞧这两个能给你带会两个儿媳妇,我呢还得搭出去一个如花似玉的闺女,心疼啊。”

“哈哈哈,你要这么心疼,要不然把你家闺女指给我儿子呗,这样两家还在一起,我多个女儿你多个儿子,扯平。”汪甫开着玩笑地说道。

聂诚胜一听两家结婚好是好,无论是门第还是年龄,而且汪司铭又是自己从小看到大的,人品也不错,能力也很好。

只不过,他原本的想法是聂熠从军,把聂然往从政的那些子弟上发展,这样军政一家,可以更加的牢固。

聂诚胜打着哈哈道:“我说老汪你怎么能当兵呢,你就应该去当商人才对,瞧那算得贼精明。”

两个长辈在那里高兴得聊着天,几个小的就默默地坐在那里,乖乖地当做聆听者。

只是自从聂然当众替自己聂熠道歉之后,坐在对面的汪司铭就一直用一种若有所思的眼神盯着聂然看。

聂然当然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只是周围这么多人在,她只能佯装不知道的样子。

聂诚胜有心希望聂然和汪司铭两个人聊聊关于部队的问题,所以找了个借口就把汪甫给拉走了。

客厅里一下子就剩下了四个小的。

因为有汪甫临走前的嘱咐,让汪明昊和聂熠两个人好好玩,所以汪明昊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带上他进了自己的房间。

屋子里又只剩下了聂然和汪司铭两个人。

“然妹妹不介意一个人坐会儿吧,我还有事要离开一下。”短短五分钟都没有到,汪司铭就站起身,抱歉地说道。

“好啊,你去忙吧。”

聂然微笑着让他自便,但一等他离开脸上的笑容就立刻变了个味儿。

这小子挺有趣啊,看自己的眼神虽然温雅,但是还是一眼就能看穿那笑容下的厌恶和冷漠。

厌恶?自己好像并没有哪里惹到他吧。

空荡荡的客厅里就剩下聂然一个人,她静静地坐在那里,过了半个小时后终于起身往二楼走去。

聂然想借着回去看看叶珍为借口早点回家,结果在二楼的楼梯口却看到了正从汪明昊屋里走出来的聂熠。

看上去他的脸色并不怎么好。

大概又和汪明昊吵架了吧。

只见他满是怒气的要下楼,但在看到自己后,不知道为什么怒气更甚了很多。

“哼,你这个坏人,算计好陷害我,现在又在爸爸面前装好人!你这只大尾巴狼。”聂熠站在楼梯口,咬牙切齿地指着她说道。

刚才在汪明昊的房间里被他冷冷嘲笑说自己连个女孩子的胆量都没有,那从头到尾的一顿的讽刺,气得他恨不得摔桌子!

还说什么聂然好,放屁!她好哪儿了,她在爸爸面前装的像只温顺的小羊,可人后呢,把自己提起来往楼梯口丢!

真是个坏女人!

聂然被他这一通发泄,不由得挑了挑眉,哟!这是受了气往她身上撒呢。

“你让爸爸下不来台,我替你圆了过去,你现在还指责我,这算不算应了一句话。”聂然靠在扶梯上,神秘一笑。

被气得腮帮子鼓鼓的聂熠被她吊起了胃口,气哼哼地问了一句,“什么话?”

聂然凑近,在他耳边低语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聂熠一听,愣了三秒后当场就炸毛了,“你说谁是狗,你骂谁是狗!”

就说这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了吧,瞧瞧!现在周围一没有人,她就暴露本性了!

哪里还有刚才在那么多人面前的温柔样!

骗子,骗子,大骗子!

“我只是一个比喻,你那么对号入座干什么。”聂然似乎是很满意他的表现,轻笑了起来。

聂熠咬着后槽牙,愤怒地说道:“哼!你这个坏女人,我就知道你假好心!”

“是啊,我假好心,那有如何呢?你的真愚蠢让爸爸难堪,而我的假好心让爸爸高兴,这就是差别。”

听到聂然堂而皇之的坦白,气得聂熠直跺脚,可偏偏又拿她没有任何办法,晶亮的眼眸里盛满了愤怒。

“你,你个坏人!”

“嘘……小声点,不然被爸爸听到又要生气咯。”聂然看他那肉呼呼的脸被自己逗得通红,那样子就如同发怒的小狮子似的,好玩极了。

她正想要绕过去上楼找聂诚胜,谁料就在她刚抬脚的一瞬,只见聂熠面容扭曲着对她低低地说了一句:“你去死吧!”

紧接着就抬手用力地推了她一把。

此时的聂然走在楼梯中央,没有抓着扶梯,被这突如其来的力道给撞得不由得往楼梯下方倒去。

真是没想到啊,这臭小子狠起来比她妈都狠,敢在楼梯上就把自己往下推。

这是要谋杀啊!

聂然眼底滑过一丝寒气,随即趁着自己倒下的角度,冷静的找准想要伸手扣住身旁的扶梯。

但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二楼的书房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的是正和汪甫笑谈聊天的聂诚胜。

聂然忽而勾起一抹冷笑。

她缩回了原本想要扣住扶梯的手,任其自己往后倒去。

反正这楼梯不陡,也不高,只要找个好点的角度摔下去,她可以保准自己安然无恙。

只是不知道叶珍知道她的宝贝儿子推人下楼,还被聂诚胜看到,不知会不会急死呢。

她还真是期待啊。

聂然用眼角的余光找到了一个避免让自己的脊椎连番受到撞击的角度,正打算狠狠摔下去时,忽然之间她感觉楼梯口一道影子闪过,自己真要往下倒的身体被一双有力的手稳稳当当的接住了。

“小心,然妹妹。”紧接着一个淡漠的声音从头顶响起。

多管闲事!聂然心里恨恨地腹诽了一句,面上浅笑着道了谢,“多谢,汪大哥。”

“聂然你没事吧?”聂诚胜急忙从走廊跑了下来,上下检查了她一番。

刚才那一幕落在他的眼里实在是太惊险了,如果汪司铭没有及时出现接住聂然,那后果不堪设想啊!

又加上聂然还没进预备队,这一旦受了伤,训练肯定就跟不上了!

聂诚胜到最后还是没忘记预备队训练的事情。

“哦,我没事,不小心自己绊了一下,差点出丑了,还好汪大哥及时出手。”聂然表面上也像是劫后余生了一样。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聂诚胜站在走廊上其实将整个过程都看到了,分明是聂熠推聂然下楼,但都说家丑不可外扬,他生怕聂然会因为害怕而当众给聂熠难看,搞得自己面子里子都没有。

不过还好,这丫头挺懂事,将刚才的事情归结在自己身上,这才彻底松了口。

只不过这个聂熠真是越来越不成器了,竟然在别人家里就敢如此胆大妄为,简直放肆到了极点!

又想到刚才道歉的时候差点让自己下不来台,这让他的眼神冰冷了起来,在看向聂熠时,隐约之间还透露出薄薄的戾气。

而被怒火冲昏头脑的聂熠在看到聂诚胜的眼神后,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他知道自己完了!

“老汪啊,我家里还有些事儿,就不再打扰你了。”聂诚胜装作没事的样子,硬是笑着和汪甫打了个招呼,想要早些离开。

汪甫全程都在聂诚胜身边,刚才那一幕他也是被吓到了,他实在想不到聂家的小儿子竟然这么心狠。

愣了一下后他连忙笑着点头道:“哦,好啊,那我就不挽留了。”

“聂熠,咱们回家吧。”聂诚胜转头看似温和的对聂熠说了这么一句,但眼底的森冷让人心惊万分。

这样子的聂诚胜让人觉得可怕而陌生。

聂熠不敢再去反抗,而是低着头乖乖地跟在他身后往楼下走去。

“一而再再而三的利用自己的弟弟,你不觉得无耻吗?”

在转身下楼之际,聂然听到自己的耳边轻轻地传来了这么一句。

她脚步微滞,扭头似笑非笑地看着面色已经冷下来的汪司铭,“你在角落偷听,明知道我弟弟被我欺负,却不现身帮忙,难道不无耻吗?”

从汪司铭离开后聂然就感觉到有人在暗中观察自己,只不过她对于这种孩子气的把戏根本不放在心上而已。

只不过自己让他免费看了一出戏,他反倒还责怪起自己来了。

汪司铭在部队里狙击隐蔽考核第一,连自己的教官有时候都找不到他,没想到却在一开始就被这个看似不起眼的丫头感知出来了。

这让他不禁心里小小惊讶了一下,但随即还是冷哼了一声,“你们的家事,我为什么要管。”

从刚才看到聂然替聂熠道歉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姑娘心思不简单!

当时汪明昊告诉自己聂熠有个很奇怪的姐姐,看到自己弟弟被打也不帮忙,可现在在聂叔叔面前却装的那么的懂事有礼,这分明就是故意的。

这个姑娘这样利用自己可怜的弟弟,真是让人厌恶的很!

“所以啊,那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

聂然微微一笑,噎得他瞬间没了话。

“我……”他心头气恼极了,带着厌恶的语气说道:“部队怎么会要你这种心思恶毒的人。”

聂然对此笑眯眯地点头,“嗯,那个招我的人,是有点眼瞎。”

汪司铭怔了怔,她居然敢说这种话?!

从小到大遇到的名门淑女也不算少,可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他还真从来见过,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呆呆地看着她离开。

……

聂然跟在一路低气压的聂诚胜身后回到了家里,她第一时间就感觉到家里似乎有些不同寻常,特别是厨房里浓重的中药味。

看来自己走后,叶珍好像又抢救了一次吧。

但这一切并没有让正沉浸在极大愤怒之中的聂诚胜发现。

才踏进家门,他的脸色彻底铁青了下来,转身就给了聂熠一巴掌,聂熠被这突然的耳光打得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刘嫂才刚刚服侍叶珍睡下,这才一下楼就看到这一幕,立刻惊骇得站停在了原地,不敢动半分。

被打翻在地的聂熠捂着脸,十分害怕地看着聂诚胜,却一句话也不敢说。

他刚才在汪家是被聂然给逼得一时气急昏了头才想到要推她下楼,现在清醒过来时心里也后怕极了。

聂诚胜看到他一言不发沉默地捂着脸趴在地上,心里又失望又愤怒,推人,他的儿子竟然推人下楼!

这还只是未成年,如果成年了,那就是要坐牢的!

他聂诚胜的儿子进监狱坐牢?还还不如现在把他打死算了,以防将来丢自己的脸!

盛怒之下的聂诚胜看到正站在楼梯口的刘嫂,冷冷地吩咐,“去,拿我的马鞭来!”

刘嫂本来就被那一巴掌给吓蒙了,现在一下子被聂诚胜指明道姓的一顿呵,吓得直接回过了神,忙不迭地点头道:“是,老爷。”

随即,踉踉跄跄的就返身往二楼跑去,只不过不是去拿马鞭,而是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叶珍。

叶珍一听也顾不得自己身体,急忙下了楼。

她就知道,她就知道聂然把聂熠带走一定会出问题!

才一下楼梯,她就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捂着脸坐在地上,小声地抽泣着,聂诚胜暴怒的面容扭曲的可怖。

“诚胜,这是怎么了?”叶珍穿着睡衣,头发散乱,脸色苍白的没有血色,一副病容的样子。

聂诚胜看到她病恹恹的跑下来,眉头立刻打起了结,“你身体不好,上楼去。”

“可是……”

叶珍还想要说什么,结果被聂诚胜阴鸷的声音给打断,“上楼去!”

他的目光立刻转移到了打小报告的刘嫂身上,聂诚胜呵斥道:“我要的马鞭呢!”

“是,我……我现在就去……”刘嫂被他的训斥给吓得立刻转身去二楼将马鞭拿了下来。

叶珍看到聂诚胜拿着马鞭渐渐靠近,心里更加慌了起来,“到底怎么了,你总要说出来才是啊,别吓坏了孩子。”

“吓坏?我才要吓坏了才对!”聂诚胜厉声地喝了一句,眼中的火星子不断的迸发了出来,“你的好儿子汪家居然敢把聂然从楼梯上推下去,要不是汪司铭当时眼明手快的护住,我现在估计得在医院手术室门前了!”

叶珍的心徒然一紧。

什么?从楼梯上推下去,这怎么可能?!

不可能的,一定不可能的,熠熠怎么可能会推这个臭丫头呢,是她故意的,对!肯定是她故意设计陷害的!

“不会的,熠熠不会做这种事的!”叶珍急忙替自己的儿子辩解。

“我亲眼看到,难道还有假?!”聂诚胜眼里的火光越发的旺盛了起来,“你姐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替你解围,最后落了个差点摔死。聂熠,我怎么没发现你以前那么狠啊?”

叶珍见他要举手将马鞭挥了下来,连忙扑了过去,“不会的,熠熠向来乖巧的很,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你好歹听下孩子的解释啊,你不能这样草率下决定啊。”

面对叶珍凄凉的哭喊和哀求,聂诚胜愤怒到了极点,一把甩开了她的手,“叶珍,先不提他这样摔聂然,就只是在汪家做这种事,万一聂然真的摔下来,摔在了汪家,最后汪家的人会怎么想?”

“我……”

叶珍被他的质问给问住了。

没错,聂熠在人家家里把聂然推下楼的话,不提聂熠还小不懂事,可就是在人家家里无论受伤还是摔死,这种麻烦和晦气都会给两家之间带来不可磨灭的裂痕。

“他这是要活生生的毁了聂家和汪家之间的关系啊!”聂诚胜只要一想到刚才的那一幕,就心有余悸的很!

一旁的聂然听着聂诚胜最后的那一句话,心里冷冷地笑着。

看吧,到最后他怕的还是聂家和汪家之间的关系,而不是因为自己被摔下楼。

聂然啊聂然,你上辈子到底做什么坏事,这辈子会遇到这种老爹啊。她禁不住叹息了一声。

“别,诚胜,他……他还小,这种事情怎么会懂呢!再说了,再说聂然不是没事嘛,既然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就饶了他一次吧!”

叶珍当时又不在场,根本抓不到什么可疑之处,只能抱着儿子不停地求饶着。

“是啊,爸爸饶了弟弟吧,毕竟他是您最心爱的儿子,将来还要继承聂家的。”从一进家门就没有说过话的聂然这时候不痛不痒地说了一句。

但在聂诚胜耳朵里却变了个味。

他最心爱的儿子会不会有一天为了继承聂家对自己做些什么?!

毕竟这臭小子那么小就敢推自己的姐姐下楼,将来呢……为了聂家主位的位子,难保不会……

想到这里,他的背脊骨都有些发凉了起来。

------题外话------

啦啦啦,预告一下,这卷大概还有一章就结束啦!开心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