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 被气吐血,元气大伤/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诚胜眼底阴翳一片,“不小心?这臭小子现在对你都能这样,将来等我老了,说不定哪天是不是不小心的把我推下楼!”

他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最后那几句话面,叶珍从来没见过他这么生气,只觉得心里发寒。

“……不会的,你是他爸爸,他怎么可能会把你推下楼!”

“怎么不会!今儿个他不是连他姐都能推下去了嘛!我聂诚胜怎么养了个这么狠毒的东西!”

说完,他再次举起手中的鞭子要抽下去。

“不,诚胜,你别打他!你要打就打我,你别打孩子!他是我的心头肉啊!”

叶珍哭喊着再次扑了上去,结果聂诚胜却狠狠地将她推开,“你走开!”

手上的鞭子立刻挥了出去,“啪——”的一声抽打响起后,聂熠的尖叫声立刻响了起来。

那一鞭极狠,他的手臂上瞬间显出了一条又粗又红的鞭痕,看得让人心悸。

叶珍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又加上那一瞬的尖锐叫声就像是一把刀直接捅在了叶珍的心口,她原本刚才就因为思虑过重已经喘不过气了。

这回更是让她怒急攻心,顿时“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就这样从她嘴里喷了出来!

“妈妈?”

“阿珍!”

随着两道惊呼声响起,叶珍的身体就这样软软地倒了下去。

聂诚胜看到叶珍吐血倒下,震惊地连马鞭都掉在了地上,急忙跑过去抱住了她。

聂熠也顾不得自己受伤的疼痛连滚带爬地扑到了叶珍的身边,刚才那一口血喷出来,吓得他连哭都忘记了,只是全身都在不停地抖。

原先妈妈晕倒已经够让他慌了,现如今亲眼看到妈妈在自己面前吐血,他好害怕,好害怕妈妈就这样离开自己!

“快,快叫救护车!”聂诚胜紧紧地抱着叶珍,连忙对着刘嫂吼了一句。

刘嫂如梦初醒一样,慌忙的去打电话。

家里的人都因为叶珍兵荒马乱,唯独聂然一个人远远地站在那里望着,她的嘴角划过一抹极淡的笑。

这回,叶珍不死也要去半条命。

没过多久,救护车就已经停在了聂家的大门口,医护人员将叶珍用担架抬上了车子,聂诚胜和聂熠跟了上去。

“聂然你还不快点上来。”

听到聂诚胜的催促后,聂然挑了挑眉,她上车?

她和叶珍这种关系,有必要跟着一起去医院吗?

“我万一部队有事,你留在那里可以帮忙照看一下。”

帮忙照看?

聂诚胜心得有多大才能说出这种话,她照看?她不暗中把叶珍掐死就不错了。

“快点!”聂诚胜看到站在那里一直不动,心急之下直接将她拽上了车。

随着一阵阵的救护车的鸣笛声音,车子一路开到了医院门口。

才下了车,站在医院门口待命的黄医生就跑了过来,一看躺在担架上的叶珍,无奈而又焦急地说道:“我不是说了让她要平心静气吗?刚刚半个小时前才打了药,怎么现在反而变本加厉了?”

“半个小时前?”

聂诚胜显然很是讶异。

半小时前他还在汪甫家里做客,叶珍居然复发了?

可不是思虑过重加怒急攻心才会倒是晕倒的吗?这期间家里并没有人和她说话,她怎么会复发呢?

一系列的问号在他脑海中冒了出来。

“师长,夫人再这样易急易怒,再好的药也是没办法治的。”

黄医生以为是聂诚胜和叶珍吵架,所以这才接二连三的把她给气倒了,所以言语之间带着一丝严肃的口吻对聂诚胜说道。

聂诚胜虽然感觉到很莫名其妙,但还是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黄医生将人送进了急诊室,挂吊瓶,打针,所有的药物被一支小小的针管推进了血管里。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但躺在病床上的叶珍并没有好转的迹象。

黄医生的眉头紧皱,是不是的盯着心跳监视器屏幕和自己的手表来回地计算时间观察,最终他摇了摇头,“不行,夫人全身痉挛抽搐,而且药量加大也没有反应,马上送手术室!”

周围的一群小护士戴上口罩,将人转进了手术室。

那种肃然的氛围让聂诚胜的手心里不自觉的有些湿濡了起来。

黄医生在临走到手术室门口前,凝重地说道:“夫人的情况不容乐观,师长你可能需要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叫做好心理准备?你这是什么意思!”聂诚胜一听当场就怒了,抓着他的肩膀命令道:“你必须要给我救活她!”

他已经死过了一个老婆了,再死一个,指不定外面会传成什么样子!

黄医生被他抓得肩膀有些发疼,但也只能劝慰着道:“师长您别激动,我只是说有可能,毕竟现在夫人的情况真的很不好,在半个小时前我给她打的药量已经很大了,好不容易平复了下来,结果现在又吐了血,我实在是没有把握。我只能说我会尽力。”

接着就走进了手术室里。

手术室的红灯一亮起,聂诚胜就站在门外不停地来回走动,脸上写满了焦躁和不安。

“聂然,你说这接下来该怎么办?”

聂诚胜感觉家里这几天就没太平过!

先是聂熠一再的挑战着自己的底线,接着又是叶珍生病晕倒,渐渐地演变成了吐血急救。

他现在只觉得全身疲惫无力。

站在走廊上的聂然淡淡地说道:“爸爸是一家之主,应该听爸爸的。”

聂诚胜得了一句空话直更加的烦躁不安,来回踱步的速度不由得加快了起来。

手术室的灯迟迟不灭,反倒是几个护士进进出出,看上去十分的忙碌。

这让聂诚胜的心更是焦急了起来,他无意一瞥瞥到了缩在角落里正微微颤抖的聂熠,怒火不禁再次复燃了起来。

他指着聂熠就怒骂了起来,“都是这个孽子干的好事!要不是这个孽子把你推下楼,现在气得他妈进医院,早知道当时就应该把他送去军校,也不至于发生这种事情!”

聂然看到聂小胖蹲在角落里,浑身因为害怕还颤抖着,轻描淡写得劝了一句,“爸爸,你就消消气吧。”

可这不痛不痒的一句话聂诚胜怎么可能就消气,越想这些天的事情都是这臭小子弄出来的,他突然觉得聂然当初的提议一点错都没有。

这小子真是被自己宠过头了,不知轻重!

“等你妈这次好了之后,你就给我立刻滚去军校,省的让你妈看到你心烦!”聂诚胜怒着声对聂熠说道。

一旁的聂然听到后,看了一眼角落里的聂熠,有些迟疑地道:“这样不好吧,叶姨万一好了,结果又要得知弟弟要走的噩耗,我怕又会病发。”

聂诚胜皱了皱眉头,觉得也没说错,想了想后继续道:“你说的没错,那就这两天把他送走!免得他妈醒过来一看到他,又要情绪波动!”

聂诚胜说完之后气恼地去楼梯口抽烟,聂熠听到自己接下来的命运后,反而不哭不闹了,而是噙着眼泪走到聂然的面前,胖乎乎的小脸满是平静。

良久,他咬着牙对她说了三个字:“我恨你!”

那咬牙切齿的样子以及眼神里流露出的情绪,看得出他是恨毒了自己。

可那又如何,虽然她的目标是叶珍,但这臭小子对自己不仅不敬,还敢把自己推下楼,光是这份举动他也应该进军校里去好好受受苦,长长记性!

“嗯,我知道。”聂然点头,微笑。

聂熠喘着沉重的呼吸声,又再次回到了角落里蹲守了起来。

大概又过了三个小时后,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黄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聂诚胜和聂熠急忙跑上前去,问道:“没事了吧?”

“还好,手术很成功,只是真的真的不能在有任何激动的情绪了,不然我就真的无能为力了。”黄医生很是诚恳地对聂诚胜说道。

聂诚胜点头,“好,我知道了。”

很快,病床从手术室里推了出来,叶珍毫无血色地躺在病床上,正在昏睡中。

“我给她打了镇定药物,所以不会很快醒过来。”黄医生在手术记录单上一边记录一边对他们说道:“你们需要耐心点,病人的身体很虚弱,但是切记不要给她吃油腻的东西,尽量一切清淡为主。”

聂诚胜将注意事项都记了下来,然后这才跟着护士到了一间VIP病房。

一切整顿完毕后,聂诚胜让刘嫂煮点清淡的东西过来,他因为部队有事需要去忙,本来想顺便将聂熠和聂然一起带回去,结果聂熠却死都不肯离开。

聂诚胜看他那倔脾气又出来了,心里好不容易散了些许的怒火又被他勾了出来。

“我舍不得我妈一个人,我要陪她!”聂熠的手紧紧扒着床缝,眼睛死死地盯着病床上的叶珍。

聂诚胜想到这臭小子一旦去了军校好长时间都不回家,到底还是心里有些不忍的,于是勒令他晚饭之前必须乖乖回来后,带着聂然就离开了医院。

叶珍这次怒火攻心两次又加上吐血,身体虚弱的在医院里足足躺了三天三夜才醒过来,聂诚胜部队医院两边跑,忙的心力交瘁,险些也跟着病倒。

“熠熠呢!”叶珍睁开眼睛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关于聂熠。

因为聂诚胜在叶珍出手术室后就立即联系了学校,所以这几天聂熠都在家里整理东西打算去报道。

聂诚胜不想告诉她,怕她情绪又有波动,所以只是替她整理了下被子,说道:“你好好休息,医生说你不能再情绪波动下去了。”

可叶珍依然坚持,甚至静静地抓住了聂诚胜的手,多日没有进水的嗓子干裂沙哑的不像话,“熠熠呢!”

聂诚胜看她这么执着,又怕她不能安心养病,思索了三秒后还是告诉了她,“我给他安排后天去军校了。”

“什么?!”

眼看着叶珍震惊地瞪大了眼睛,聂诚胜立刻对她说道:“医生已经说了,你再激动的话就要下病危通知了,所以如果你还想见你儿子,你就安心养病!”

叶珍怔了几秒,觉得语气在家里被聂诚胜鞭打,被聂然这样算计,还是去军校比较安全点。

等自己病好了,聂然也下部队了,她在想办法把聂熠弄回来也不失一个好方法。

想了又想,她决定还是忍下这一记,故作平静地对聂诚胜说道:“能不能让熠熠走之前和我再见一面。”

见叶珍没有预料中的那般大喊大叫,聂诚胜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好,在见你儿子之前你要努力养好身体。”

“嗯。”叶珍点点头,重新闭上了眼睛。

她当然会好好休息早日康复,她还要替聂熠将一切阻碍他走上聂家主位的人全部清除,特别是聂然这个绊脚石,她一定不会放过那丫头的。

一定!

窗外寒风依旧凛冽,铅灰色的云层厚厚的压了过来,叶珍平静的面容下却在暗暗盘算着什么。

直到聂熠要离开的当天,聂诚胜才带着聂熠和聂熠来医院见叶珍,这几天叶珍每天都准时吃药休息,所以恢复的很稳定,但接二连三的打击和复发让她元气大伤,落下了病根。

当第一眼看到聂熠的时候,叶珍感觉自己像是好几年都没有看到儿子了一样。

“妈?”聂熠站在门口,强忍着哭泣弱弱地对她喊了一声。

当下叶珍的眼眶就湿润了起来,但为了防止自己的情绪波动太大会又再一次的复发,她强忍着想要哭的冲动,哽咽地对他招了招手。

“过来让妈看看你,都瘦了好像。”

“妈妈,你没事了吧?”聂熠一步步地走了过去,小心翼翼的很,他好怕叶珍会再次在自己的眼前倒下。

“妈没事了,你放心。”叶珍硬扯出一抹笑,替他整理着衣领,字字句句地叮嘱着,“这次去军校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妈不在你身边,你一定要记得三餐要准时吃,晚上要早点睡,知不知道?”

“嗯,我知道。”聂熠乖乖地点了点头,一一应答了下来。

“等妈病好了,一定会替你把那边打点好的。”叶珍将他搂在怀里,满是不舍。

聂熠也紧紧地抱着叶珍,“妈,我离开以后你要注意身体。”

“妈知道!”叶珍听到儿子的嘱咐,又想到他即将要离开自己,心里的痛就像是刀割一样,而这一切都是那个该死的臭丫头做出来的!

她的声音里有着刻骨的愤怒,低低地说道:“你放心,妈不会放过那个死丫头的!”

“嗯!”聂熠大力地点头。

他对那个臭丫头简直恨之入骨!

“学校那里我已经给你打点好了,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注意点。”聂诚胜看着两母子这般的割舍不下,其实他心里也是不忍,但看到这些天聂熠在家里的表现,实在是让人失望,再不舍他也要舍得!他轻声催促地说了一句:“走吧。”

“记得,想妈了给妈打电话。”临走前叶珍又多加嘱咐了好几句,这才很是不舍的目送聂熠离开。

聂诚胜让家里的司机将聂熠送走,自己看了眼手表的时间对着聂然说道:“部队还有事,我先走了,你自己回去吧。”

吩咐完后就直接离开了医院。

病房内剩下了她们两个后,叶珍的脸彻底冷了下来,她带着浓浓的怨恨说道:“恭喜你,终于达到目的了,怎么样,把你弟弟赶走,你很得意吧。”

聂然斜斜地倚靠在门框边,双手插在裤袋里,凉凉地道:“我的目的是你,不是他。”

叶珍靠在枕头上,冷哼了一声,“不管是不是,你都成功了。”

聂然微笑地指了指叶珍,“我哪里成功了,你不是还活生生地坐在这里吗?”

“你!”

果然,她当初就是有心激怒自己,最好自己当场怒急攻心暴毙而亡。

让聂诚胜对聂熠失望,又让自己当场气死,一箭双雕,真是好毒的心!

此时的聂然走到她身边,微微俯下身,带着淡薄地冷笑,“叶珍,杀你这件事我不会改变,就想当初你也没有改变一样,至于聂熠完全是因为你才被牵连的,更何况我对他已经手下留情了,只是在军校里受受苦而已。”她刻意顿了顿,后意味深长的道:“又没有让他去执行任务。”

叶珍的脸色不自觉的扭曲了几分,她脸上的咬肌在隐隐抽动,很明显她这是在压制自己的怒火。

“好了,叶姨你还是好好休息吧,毕竟聂熠的路还很长,需要你的扶持。”聂然临走前那抹笑意寡淡而又冰冷,让叶珍的心又是一痛。

不可以上当,这是她故意在激自己,不可以上当!叶珍不停地在内心告诉自己,这才堪堪地忍了下来。

叶珍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目光里透着冰锐的狠戾,最终都化为了一道无声的冷笑,“聂然,你以为你赢了么,来日方长,咱们慢慢来!”

送走了聂熠后,聂然在家休息了没几天后也即将要去部队了。

临走的前一天晚上,聂诚胜难得走到她屋门口关心了几句。

“你还有几天就要去部队了,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聂然本来当时杀完霍珩离开A市的时候就是两手空空回来的,所以基本上没有什么东西要准备。

“嗯,都收拾好了。”

“那就好,明天我有事,所以你和汪司铭一起去部队报道。”

聂然惊讶了一小下,这个聂诚胜居然会去拜托汪司铭和自己一起去,这倒是很难得事情啊。

不过就汪司铭当时对自己的态度,这一路上应该会很别扭吧!

“不用了吧,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聂然的话音刚落,聂诚胜却说道:“你第一次去,路也不熟悉,到时候迟到了会丢我的脸的。”

说到底还是怕自己丢他老人家脸而已。她心里不屑地腹诽。

但嘴上还是乖巧地顺从道:“好,我知道了。那我明天跟着汪大哥一起走好了。”

“记得,到了部队好好训练,别丢人!”聂诚胜板着脸嘱咐完后就转身离开了。

聂然目送他离开的身影,冷冷地勾起了唇角。

等着吧聂诚胜,叶珍和聂熠已经倒下了,过不了多久就会轮你了!

------题外话------

啦啦啦啦啦,终于我们家小然然要走了!聂家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了,聂熠被送走,叶珍也没了半条命,哈哈,素不素很棒呀!

下一卷就是部队生活了,我知道这个是你们期待了很久很久很久的了,还有二少对不对?哈哈哈,别急,第二卷会很精彩的!

PS:今天是我家读者妹砸的生日,所以……生日快乐哦!

二少此时冒泡表示:妹子,生日快乐!PPS:第二卷我该大展神威了!哈哈哈,老婆,我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