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贼喊捉贼,被坑了一把/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看了看身旁的汪司铭,然后摇头地道:“不,我是想说,你们打之前能不能让我先离开。”

这丫头还真是有气死人的本事!

汪司铭的嘴角不禁抽了几下。

光头男看看聂然,又瞧了瞧汪司铭,不可思议地问:“你离开?你们不是一伙儿的吗?”

“我不认识他们。”聂然很干脆利落的否认。

汪司铭的后槽牙开始不自觉地磨牙霍霍了起来。

如果聂然不是女的,他真想揍她一顿来解气!

虽然他是有说过自己解决这件事,但是这人也不用这么急着撇清吧!

“不认识?汪司铭你学坏了啊,居然会搭讪女孩子了。”严怀宇一脸惊讶地盯着汪司铭看。

而身旁的乔维也感叹似得啧啧了几声,“没想到啊,优秀尖兵竟然也会玩儿这一招在。”

“你们胡说八道些什么!”汪司铭被他们看的浑身不自在,想解释但又不知如何解释,心里憋闷不已。

“哟喂,小姑娘孤身一个人出来旅游啊?胆子很大嘛!瞧瞧这小脸蛋白白嫩嫩的,虽然看上去年龄小了点,但好歹是个雏啊,滋味一定很不错。”那个光头男将她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摩挲着自己的下巴邪笑了起来。

汪司铭虽然气恼聂然的翻脸,但是在听到这种话的时候,他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带着犀利如刀的眼神怒斥道:“你说什么?”

“靠,我以为自己够浑了,今个儿竟然遇到了个更下贱的。”

严怀宇因为刚才只注意到自己的降级,并没有听到聂然和自己一批,所以真的以为聂然和汪司铭是不认识的。

原本想打算解释一番,好置身事外的,结果听到那光头男的话,作为当下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嗯,的确比你混蛋。”乔维点了点头,很中肯的补了一刀。

那光头男看到他们愤慨的样子,不屑地冷笑,“还想耍英雄啊,哥儿几个,揍死他们!我要和这个小美女好好谈谈心。”

随即他用力一挥手,瞬间所有小弟都围了上来。

汪司铭毕竟实在部队里磨练过的,在面对那群人的围攻之下,他看上去淡定从容,但聂然敏锐的感觉到他的气势有了些许的微变。

随着包围圈的渐渐缩小,汪司铭的身形突然动了起来,手中也抄起了桌子上的矿泉水瓶快若闪电的朝着身旁最近的头上敲下去。

刹那,瓶子里的水因为受到巨大的压力而直接爆开,那个人就这样倒在了地上。

严怀宇他们三个虽然在预备队被降级,但比起一般的兵来说还是要优秀很多,当下三下五除二的也把周围那几个给打趴了下来。

可再强悍的人也比不上车轮战,时间一久几个人的动作就开始缓慢了起来。

聂然淡然地坐在那里看他打架,就如同一个置身事外的旁观者。

终于,当汪司铭正一拳打在别人肚子上时,一根棒球棍在趁着此机会从背后偷袭,“砰——”的一声,猛的一棍从他的肩膀上狠狠地砸了下去。

“唔!”他闷哼了一声,还未来得及返身回击,只觉得肚子上突然被挥了一拳,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像是被移位了一样。

聂然淡漠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垂下了眼眸。

打的都不是致命点,最终只会耗尽自己的力气,必输无疑。

他们的手下留情最终只会害了自己而已,愚蠢!

“啊!”一声呼喊后,严怀宇和乔维先后被抓了起来,紧接着马翔也因为被五六个人来回纠缠而不得不被压制住。

最后只剩下汪司铭一个人孤军奋战着。

他的身手和体力不得不说的确不错,周围的人都累得大喘气,只有他的气息还算平稳。

不愧是预备队出来的尖子生!

但……

聂然暗自摇了摇头。

又僵持了大概十分钟后,汪司铭最终还是没有悬念的被那群人乱翻上阵的压制住了。

光头男看见那几个臭小子全部被制服住了,一屁股坐在了聂然的身边,邪笑着道:“来来来,小美女,给爷笑一个,爷啊等会儿就好好的宠爱你。”

“别动她!”汪司铭挣扎了起来,他答应过聂叔叔要照顾聂然,可现在却变成这个样子……

他心里该死的懊悔早知道刚才就不应该那么轻举妄动。

被打断的光头男淡定地对着自己的手下吩咐了一句,“让他给我闭嘴。”

身边的手下点了点头,随即用力的将棒球棍挥向了汪司铭的肚子上,那猛烈的一记让他不由得弓起了身子。

光头男像是很满意看到汪司铭的反应,然后转头对着聂然笑眯眯的说道:“来,小美女笑一个。”

他的手渐渐地伸向聂然。

聂然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我怕你受不起。”

“怎么会呢,美女的笑怎么会受不起。”光头男看她回答自己,那心里是痒痒的不行,锃亮的头就这样靠了过去。

“真的吗?”聂然的嘴角缓缓地勾起了一抹笑,但眼底幽冷而寒厉的光芒闪动了起来。

“当然了。”光头男的手伸到了聂然的面前,正想要在她的白嫩的小脸上摸上一把,结果……

“咔”的一声清脆的骨裂声响起。

“啊——!”

只看见光头男杀猪般的叫声顿时响起,整个手腕软绵绵的垂了下来。

“老大!”

那些人没想到坐在里侧那个看似不起眼的小姑娘居然会用如此霸道的手法将自家老大的手直接给拗断,震惊地愣了几秒。

包括那几个被压制着的臭小子,其中最惊讶的就是汪司铭了,他实在被刚才聂然暴戾的手法给惊骇到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个姑娘,竟然比自己这种男生还残忍。

“你找死!”那几名手下看到自家老大捂着手玩呼痛的样子,怒气冲冲地走了过去,可没还走到跟前,那小姑娘不知何时手里多了一把刀,而且正搁在自家老大的脖颈上。

她面色淡然地吩咐道:“不想让你们老大死的太难看,所有人给我滚出这节车厢。”

“你敢!”光头男的一名手下怒斥道:“你别忘了,这几个小子还在我们手上呢!”

聂然嘴角一勾,不屑地嗤声道:“你拿几个陌生人威胁我,有什么用。”

“陌生人?我才不相信这小子和你不认识。”那名手下将汪司铭一把抓到了跟前,也同样拿了一把刀搁子在了他的脖子上。

“那就是谈崩了?”聂然冷笑着,毫不客气的将刀片贴进了那脖颈处,带着寒栗和冰锐划破了那光头男的的皮肤,一道浅浅的割痕立刻显现,鲜红的血液慢慢地渗透了出来。

众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们感觉得到,这个女孩儿是真的想杀人!

一时间,车厢内顿时陷入了死寂之中。

光头男感觉到自己脖子上的疼痛,瞬间失了血色,身体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你,你别冲动,别冲动。你们这群混蛋还不赶紧滚出去!”

几名手下看到聂然一点都不顾及自己手上的人质,又加上刚才几个人聊天的时候那女孩儿一句话都没有说,真的以为是陌生人,无奈之下只能听从自家老大的吩咐,所有人都退出了车厢。

确定车厢内已经清场完毕后,聂然手中的军刀一收,一把将他从椅子上踹了下去。

整套动作干净利落的很。

“嚣张啊,刚不是很嚣张嘛!叫你再嚣张!”被松开钳制的严怀宇看着那死光头脸色苍白地蹲在地上不停发抖,连忙狠狠地补了几脚,出完气后问道:“现在怎么办?”

“当然是把他绑起来啊,万一他逃跑怎么办。”

“他不敢逃的。”聂然坐在那里用纸巾擦着沾了血迹的军刀,平静而又笃定地回答道。

刀面折射出的寒芒从她脸上一闪而过,不知为何有不敢靠近的森冷气息在她周围环绕。

“谢了。”汪司铭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刚才这丫头的确救了自己。

聂然把玩着自己的军刀,丝毫不在意地说道:“不用,我本来就没想救你。”

这是真话,这人和自己本来就非亲非故,还给自己惹麻烦,她为什么要救。

“……”汪司铭很不甘愿的抿紧了唇,神色难看。

“喂,你们到底认识不认识啊?”刘怀宇见汪司铭难得吃瘪,不由得好奇了几分。

“认识,不熟。”聂然用四个字概括了她和汪司铭的关系。

“那刚才你不会是真的见死不救吧?”乔维刚才没有错过她扫向他们四个人时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死人一样,没有任何的波澜。

“你猜。”聂然笑了笑,并没有直接回答。

她怕伤了这四位少年那颗脆弱的小心脏。

几个人因为光顾着和聂然聊天,将视线全部集中了她的身上,对此忽略了趴在地上吓得瑟瑟发抖的光头男。

他见这些人忘记了自己,于是趁此机会一点点地小心翼翼的朝着车厢大门的方向挪了几步,然后猛地就从地上一跃而起,冲了过去。

聂然第一时间发现,她厉眸半眯起,手中的军刀立即挥了出去。

“靠,就说他会逃吧!”严怀宇发觉光头男要跑,连忙追了上去。

只是话音刚落,严怀宇就发现一道银光从自己的眼角闪过,然后直接射向了光头男。

“喀”军刀被死死地钉在了光头男才刚搭在门把上的两公分地方,因为强悍的力度使得刀柄还微微地颤抖。

“再跑,下一把刀直接射你的脑门。”聂然看似平淡的声音透着一丝冷酷,光头男脚下一软,直接摔在了地上。

车厢内再次沉默了几秒。

汪司铭看着坐在里面一动不动的聂然,从刚才到现在她一直都这样平平静静的,反倒是他们几个人一身狼狈。

他一直以为聂然能进预备队应该有聂诚胜在里面出力,所以并不看好她。

可刚才那一刀飞出去,说实话,就是他都不敢这么准,两公分的距离还是随意的这样射出去,那得要多大的胆量才能如此。

对此,他看向聂然的眼神在那一刹那有了些许微妙的变化。

“我去!话说你是谁啊,身手不错啊,好像是个练家子吧。”严怀宇本来被她刚才那残忍的手法给震慑到了,现在又因为这一记射镖越发好奇起这个看上去像是未成年的小女孩儿。

“如果你们真的被留级的话,那我们应该是同一批训练学员,聂然。”她将眼神从光头男的身上收了回来,顺势也将自己身上那股阴暗气息敛起。

“你是新兵?不可能!开什么玩笑,新兵早就在一个多月前就进部队训练了好不好。”严怀宇一口否决,他在预备部队也有一年多了,好从来没听说过新兵可以迟到一个多月才进部队报道的。

更何况还是预备部队这种优秀部队,对于时间的掌握更是严苛到了苛刻的地步。

这女孩子不会是在骗人吧?!

“你的名字我在新兵名单上从来没见过。”乔维当初在新兵进部队前,因为班内有新兵要进来,所以他扫过一眼名单,但他并没有看过聂然这个名字。

聂然点头:“嗯,我是例外。”

只是单纯的靠当时在新兵连的体能成绩她根本不可能进的了预备队。

“例外?我还头一次听到预备队里有例外这两个字的,说实话你家背景是不是特别大啊,大到可以让你例外一次?”严怀宇很八卦地凑过去地问。

聂然笑了笑,“并没有。”

家庭背景?虽然以聂诚胜的能力把自己送进去应该勉强可以,但做这种事情毕竟还是容易落人口实,如果是聂熠或许他会那么做,但为自己?

呵,不可能。

“那预备部队为什么要对你例外呢?”一旁的乔维带着疑惑地眼神打量着聂然。

他总觉得这个叫聂然的女孩子好像不简单的样子。

聂然迎上了他不解的目光,微微一笑地道:“其实这个问题也是我想知道的。”

即使有功勋章的存在可以让预备部队接收自己,但在自己已经明确表明了不想进之后,却还依然坚持让她进去。

“或许,等我进去了就全部真相大白了。”聂然喃喃自语着,低垂的眼眸闪过一抹精光。

那几个人听到她的话,不由得面面相觑了一番。

车窗外的雪不知不觉下得越发的大了起来,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

火车缓慢地在轨道上继续行驶着。

整辆火车只有他们那一节里空空荡荡,聂然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继续闭目养神,而严怀宇他们几个就坐在那里聊天玩儿游戏的打发时间。

终于,在几个小时后,窗外的天色已经渐渐地暗了下来,随着火车最后一次的鸣笛声响起,车子停了下来。

“到了到了,总算可以下车了,在这里面无聊死了。”严怀宇伸了个懒腰,就想要下车。

“那这人怎么办?”乔维指了指还蹲在地上恨不得让自己变成透明的光头男,问道。

“都到地方了,还理他干嘛,赶紧走了。”严怀宇一边说一边往外头走去。

“现在车厢门外都是这人的手下,你不带上他,是走不了的。”聂然踱步似地走到了光头男的身边,微微俯下身将插在门上的那把军刀给轻轻一拔。

就只是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却吓得那光头男下意识地抖了一下。

“马翔,把他带上。”严怀宇想了想,觉得聂然说的有道理,于是让马翔把光头男的手反绑起来,然后用衣服遮住带出去。

车厢的门一打开,只看到那群光头男的手下都站在门口严阵以待。

黑压压的一群人都围堵在门口,让严怀宇他们不自觉地紧张了起来,抓着光头男的手越发的紧。

“让我们下车。”聂然站在最中间的位置,对他们说道。

“放了我们老大!”为首的男人站在那里叫嚣着。

“你们好像搞错了什么,我并没有在和你们商量,而是命令你们。”

因为在车门口,来往的旅客比较多,聂然不敢做的太明显,只是将衣服理了理衣服,顺势将腰间的那把刀露在了光头男和那群手下的眼前。

那是明晃晃的威胁!

光头男有了前车之鉴,吓得心里一个咯噔,急忙说道:“让他们下,让他们下!”

那群人听到自家老大发话,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分开出了一条路让他们下车。

看着两边的人那各个愤怒的眼神,聂然显得格外的平静,自顾自地走下了火车。

一行人就这样绑着光头男浩浩荡荡地下了车。

“接下来该怎么办,可以放人了没?”严怀宇看着身后那群手下纷纷下了车后,对聂然问道。

“不行,必须送到警局去。”

“随便你们,我没兴趣,先走了。”聂然单肩背着包淡淡地说了一句后,就往出口处走去。

汪司铭皱眉,快步走她面前问道:“你认识路吗?”

“我有嘴,可以问。”

丢下这句话后,聂然就绕开他继续往出口走去。

“喂,你干什么!”突然身后传来了严怀宇的一声怒喊。

聂然下意识地转过头去,就看到光头男用身体将马翔撞开,紧接着扑到了一个刚路过的火车站的安保人员面前,大喊了一声:“警察救命!那个女孩儿叫人要绑架我!”

聂然眯了眯眼,这是贼喊捉贼了?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身边突然有只手抓住了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