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倒打一耙进警局,部队来人/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快走!”

汪司铭拉着聂然的手,下意识地就往火车站门口跑去。

聂然被他强有力的拽拉,不得已地跟了上去,但眉头却不禁打起了结,“你干什么?”

“他现在倒打一耙,你进了警局事情就闹大了!”汪司铭飞快的分析着线路,将她往人多的地方拖去。

身后那个安保人员在听到光头男的呼叫后,扭头朝着人群看去,见那两个人忽然加快速度往前跑,以为是做贼心虚,立刻朝着人群里的聂然他们喊道:“站住!”

他连忙用无线电话叫人来帮忙。

瞬间,火车站内的警察和安保人员全部出动。

聂然看到已经从四面八方涌过来的制服人员后,用力的把汪司铭给拽了回来,咬牙切齿地问道:“你是不是因为刚才我不救你,所以故意整我?”

汪司铭怔了怔,他明明是替聂然着想,怎么就变成故意整她了?

要知道进了警察局事情就彻底闹大了,那个人一看就不是善茬,预备部队如果得知这个消息,对于聂然这种才刚进去的新兵,肯定影响特别的不好。

“我没那么无聊,我只是替你着想而已。”对于她这种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做法,汪司铭心里有些气愤。

“为我着想?带着我逃跑就是为我着想?”聂然无语极了,这人的脑袋到底怎么长的,智商被刚才那一拳给打没了吧!

也不说这种逃跑方法落人口实,就他这种拉着自己逃跑的方式,目标这么大,怎么可能避得开那群警察!

“现在他被绑着,脖子上还有刀伤,摆明是要反咬你。难道我让你走,有错?”汪司铭停下脚步,皱着眉,有些不解地看着她。

聂然气不打一处地道:“可我这样跑了不就说明我做贼心虚,证明了他的话是真的了吗!而且咱两这么跑,目标那么大,你当那群警察是瞎啊?!”

“……”汪司铭像是被一棍子打醒了一样。

刚才他光顾着想到如何不把事情扩大化,所以下意识地就拉着聂然跑,却忘记这样做只会证实了光头男的诬陷。

聂然将他拽着自己的手给一把甩开,立刻停在了原地,恨恨地道:“拜托你能不能动动脑子在做事!”

她发觉,好像那群当兵的脑回路都多少有些问题。

李骁是这样,汪司铭也这样,总是对自己的想法异常执着,好像自己所做的永远是对的。

真不知道他们到底哪来的自信和高人一等的优越感。

部队应该不会教他们这种吧!

因为他们两个人的停下,周围追逐他们的警察很快就赶到了他们周围,其中那个安保人员带着刚刚解了绳子的光头男,问道:“是不是她?”

“是,就是他们几个人抓了我,那个女的还用刀划伤了我的脖子。”光头男一脸受害者的模样指证了他们。

为首的警察手一挥,呵道:“全部带走!”

“你个王八蛋,你居然恶人先告状,你给我等着!”

“居然不怕死的反咬,到警局和你好好算账。”

“你会遭报应的!”

一早就被指认的严怀宇和乔维马翔三个人被警察带走时对着光头男不停地咒骂着。

“汪司铭,这一路上拜你所赐,真是精彩万分,谢谢你。”聂然虽然嘴上道谢,但脸上却没有一丝笑容。

汪司铭这回被她明里暗里挖苦着,也不吭声。

要不是自己逞强,也不至于害得这几个人都被自己拖下水。

几个人被警察浩浩荡荡的带走,火车站里围观的群众们见几个年轻人被抓走,又听到那个光头男人在喊绑架勒索之类的,只感叹现在的小年轻人各个不学无术,小小年纪走歪门邪道,于是都打算回家好好告诫自己的儿女千万不要做这种事。

于是向来被人夸奖羡慕的汪司铭这辈子第一次被警察抓着塞进了警车内。

警车一路疾驰,很快就到了警察局。

几个人再次被押了下来,集体送进警察局做笔录。

“说,这是怎么一回事!”为首抓他们的那名警察坐在办公桌前,呼喝了一声。

“警察同志,这几个人绑架我,你看,这是他们用刀刺我的时候划伤的。”

光头男恶人先告状的将自己脖子上的一道极细的伤口露给警察看。

他就不相信警察会不相信自己的话!

那个臭丫头把自己害成这幅鬼样子,绝对不能放过她!

反正火车上的人现在早就离开火车站了,更何况当时他去找茬的时候早就把旅客赶去别的车厢了,根本没有人可以为他们作证!

还不是全凭他一张嘴想说黑就说黑,想说白就说白!

“放屁,明明是你要打我们!”严怀宇是这几个人里面最沉不住气的,一听到他这样说,当下就愤怒地站了起来。

那名警察看他这么嚣张,立刻怒斥道:“闭嘴!我没有让你说话!”

身后那两名警察将他重新按压回了椅子上,严怀宇受制于人,只能将一肚子的气憋在心里,咬着牙死死地瞪着那个光头男。

“好了,你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一遍。”警察见严怀宇不再吭声后,这才继续对光头男说道。

“好!”光头男连忙点了点头,一副后怕的样子,“我记得当时坐在车厢里面正在休息,突然之间这几个人就坐在我身边来,拿着刀就威胁我,说要我给钱。我说我没有,他们就恐吓我,说要杀掉我!”

严怀宇听完他的说辞后真是一点都忍不了了,猛地拍了下桌子重新站了起来,激动地咒骂道:“卧槽,死光头你他妈也太下贱,说谎都不打草稿!”

那光头男像是害怕极了的样子,颤巍巍地道:“警察同志你看,他们就是这样恐吓我的!”

那名警察看他小小年纪嘴里骂骂咧咧的,呵斥道:“你是不是想进去拘一晚上?”

严怀宇听到被拘留,虽然他混惯了,但是拘留……他那市委老爹要是得到这个消息,应该会跑过来打死他的吧?!

他在部队里混吃混喝的挺开心,自家老爹也是睁一眼闭一眼的,何必找不痛快给自己。

权衡利弊下,他硬生生的又一次把火气给忍了。

光头男看他们几个臭小子被警察给训的连话都不能说,心里自然是得意的很,他继续道:“然后我为了活命就骗他们等会下下火车后会有人来接我,到时候让那个人带钱过来赎我,但等下车了后,我就趁机撞开他们,找了个警员呼救。”

警察将他的话一句句的记录了下来,等记录完之后他就转头问聂然和汪司铭他们几个人。

“你们呢,有什么想说的。”

终于有话语权了的严怀宇立刻开口,愤怒地反驳道:“放他一百二十个大闷屁,事情根本不是这样的!我们才是受害者!”

光头男为了防止他们会说些对自己不利的,连忙指着自己的脖子说道:“警察同志,我脖子上的刀伤就是那个小姑娘割的,她腰间有刀!你们不相信可以去搜!虽然血被她擦了,但是刀口的痕迹和我的伤口肯定是百分百吻合的,你们可以去检测的!”

那名警察一听,嫌疑人居然还有凶器在身,他对着身旁的女警吩咐道:“去搜一下。”

女警察点了点头,走到了聂然的身边,准备让她双手举起开始搜身。

“不用搜了,刀在这里。”聂然非常不喜欢别人碰她,而且在警察局她也逃不掉,所以干脆自己直接将腰间的匕首拿了出来,丢在了桌子上。

“哐当”匕首砸在木桌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你带着刀干什么?”警察看她态度那么不合作,心里怒气更重了几分。

一个女孩子不学好,跟着一群男生做这种抢劫的事情,真不知道家长是怎么教育的!

聂然重新坐回到了位置上,比起严怀宇的激动,她看上去十分的淡然,“防身啊,我一个小女孩孤身一人的来到陌生的地方,当然身上要带点东西防身,不然遇到危险怎么办?”

“孤身一人?你一个小女孩儿不在爸爸妈妈身边,一个人来这里干什么?”

那名警察越发的肯定这是个四处流动的作案团伙,不然这小姑娘要带着刀跑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里。

于是,他在心里开始暗暗打算等会儿去翻翻看最近有没有团伙作案的绑架案可以破。

“我来部队报道。”

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警察听到部队两个字,一时间没转过弯来,不由得愣了几秒。

“部队?”

严怀宇一拍脑袋终于想起来,自己是军人啊,有谁见过军人会抢劫的?!

哈,这个聂然还真是聪明啊,一阵见血的就替他们洗清了冤屈!

他急忙挺直了腰杆子,高傲地昂着头说道:“没错,我们都是当兵的,当然要回部队啦!”

严怀宇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军人这个身份还不错。

他当初是为了避开自家老爹,这才不得已躲进了部队里,可后来进了部队才发现这部队的生活每天除了训练就是训练,太枯燥了,感觉永远没有尽头一样,后来就进差班开始混日子起来了。

没想到今天却沾了军人的光了!

“你们几个毛头小子是军人?这怎么可能呢!”

光头男先前在车厢里离他们太远,根本听不清他们说什么,等到了他们面前后又只顾着想怎么好好尝尝聂然的滋味,满脑子都是各种姿势和她被自己玩弄的神情,也没注意,更别提后来被聂然折断了手差点被刀给射到后吓得连魂都没有了,怎么可能还会听到他们的对话。

严怀宇冷笑了一声,“部队不要我们这种年轻的,难道要你这种大叔?”

那名警察觉得既然是部队上的人,那这件事的情况就严重了!

如果光头男人说的是真话,部队里的人抢劫绑架性质是极其严重的,属于违纪行为,需要上军事法庭。

但如果是光头男人说的是假话,诬陷军人或服役人员,那么他的罪名可要比一般的人的性质还要重!

思索再三后,警察觉得还是谨慎些比较好!他严肃地问道:“你们是哪个部队的?”

“在你们这个地界上,除了预备部队还能有什么部队啊!笨!”严怀宇有了当兵的做保护符,什么都不怕,翘着二郎腿得得瑟瑟地说道。

鉴于严怀宇说的是预备部队四个字,警察不得已按捺下了心中的火气。

那部队在他们地界上属于重点基地,里面的兵都是极其优秀的,能走进去的都是精英,和他们这种警察是完全不能相提并论的。

只是,这么优异的部队里,怎么会出现这种满嘴粗话的兵?

对此他表示深深的怀疑!

“我们需要打电话核实。”警察从电脑里开始查询部队电话。

他在这里也做了有十年的警察了,这还是头一回遇到部队里的人绑架事件,也是第一次给预备部队打电话。

心里感觉有些紧张。

只不过他正打算要电脑警察局里的内网查询时,却突然听到汪司铭开口说了一句:“等等!”

那警察被打断了手上的动作后,抬头看向了他。

汪司铭坐在那里,神色十分的平静地问道:“我想请问一下警察先生,我们是不是部队里的人和这次所谓的绑架事件有关系吗?你们现在最重要的不应该是替我们几个人做笔录吗?”

警察愣了愣,的确是不是部队的的人在现在看来并不是特别重要,这个身份只是会在判刑的时候才会有关系。

但……预备部队啊,其他的部队也就算了,这个部队的人要慎重再慎重才行!

坐在一旁的光头男看到汪司铭转移话题,以为他们是怕了,连忙说道:“警察同志,他们这是心虚了,他们不敢给部队打电话说明他们是骗人的!”

就他们这群毛头小子还说自己是当兵的,怎么可能!

要真是当兵的话,现在应该早就叫嚣着让部队里的人来接自己了,又怎么会在这里做什么见鬼的笔录。

其实汪司铭不是怕打电话审核他们这几个人的身份,而是一旦审核了毕竟有人会来接他们,到时候聂然这个新兵还没进部队报道,就先进了一趟警察局,这要是被上面的人知道可你当留下不好的印象。

预备部队不和别的部队,它这里有等级划分,再优秀的兵还是存在好坏的差异。

即使好不容易走进去了,但如果分到了差班,迟早会被优劣淘汰掉。

所以每次进新兵都是按照他们在新兵连里的成绩和平日里的表现来安排他们进入到哪个班级。

他不希望聂然因为这件事让部队里的人造成不良印象,最后被安排到了不好的班内。

这样他会良心不安的!

“滚蛋,小爷是去当兵又不是当贼,有什么值得骗人的!”严怀宇早就已经被那死光头给惹毛了,现在又说自己当兵是骗人,气得更是直接随手拿手边的文件丢了过去。

“你们要是不相信,你们可以打电话啊!”就是向来不吭声的马翔也被那光头男给激得有些生气了起来。

但唯独只有向来附和补刀的乔维却一反常态说道:“你确定要打电话吗?我们可是难得善心的不想用部队来压你而已,你要是自己找死,那我们也办法。”

原本还还郁闷那两个猪队友的帮倒忙的汪司铭这时候听到乔维的话,不由得朝他看去。

乔维此时也看了他一眼。

乔维在体能上比起汪司铭来说弱了点,但是那颗脑袋的计算绝对不会比他差,所以汪司铭能想到的,乔维自然也能想到。

他本来就是差班里的兵,进不进警局其实对他们妨碍不大,最多就是记个过而已。

但是如果是还没有分班的聂然,那就是大事情了。

一个记过对于还未报道的新兵来说那是致命的,更何况这个光头一口咬定的是聂然拿刀弄伤他,持刀伤人对于他们这种身份来说可是巨大的隐患。

乔维记着刚才在火车内聂然的出手帮忙,所以这次难得和汪司铭两个人同仇敌忾了一把。

要知道优秀班和差班这两个班向来是不和的。

这两个聪明人一个对视,立即就了然了对方的做法。

而那个警察被光头男被这么一提醒,看汪司铭几个人的眼神稍稍有了些许的变化。

是啊,真是当兵的为什么不想自己打电话去核实呢?

他当下沉下了脸色,“你们几个报一下姓名。”

汪司铭一听,心也随之沉了下去。

糟糕,聂然的分班问题真的要被毁了!

“快说啊!”警察见汪司铭不吭声,以为是害怕了,心里更加怀疑其这几个人的身份了。

“吼什么啊,小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预备部队六班严怀宇!”

“六班马翔!”

那两个猪队友率先开了口,汪司铭和乔维两个人刚要说的借口就这样被打乱了,无奈的皱了皱眉。

家门都报了,这下真的彻底完了。

乔维和汪司铭无力地看了对方一眼,暗自叹气扶额。

两个猪队友啊!

那名警察听他们这么说,立刻将刚抄下来的预备部队电话交给了另外的女警去处理,然后继续道:“现在轮到你们做笔录。”

“早就应该轮到我们了!”严怀宇从椅子上霍地站了起来,愤恨不已地指着那个光头说道:“这混蛋刚说的都是假的!他贼喊捉贼!”

警察听他从头到尾不是混蛋就是下贱这种粗俗的话,忍不住拍桌子大喝了一声,“安静点!这里是警察局,不是菜市场!”

汪司铭生怕这位猪队友会把事情弄得越来越糟,他连忙将话头抢了过去,不疾不徐的将整个事件都完整清楚的叙述了一遍。

“警察先生,关于这次所谓的绑架,根本就是这个男人凭空捏造出来的。事情的本身是他的手下在火车上偷东西被我当场抓住,结果惹怒了他,我们出于自我保护这才不得已伤到了他。原本我们下火车后是要把他带进警察局交由你们处理,没想到这人却事先反咬一口。”

现在已经惊动了部队,只能希望能在部队来人之前将事情快速的解决掉,这样也好从轻发落。

“你们胡说八道,现在我受伤,你们平安无事,到底谁是受害者啊!”光头男将自己垂下来的手腕举到他们面前,怒声道。

严怀宇不屑地冷哼了一声,“那是你技不如人,谁让你光想着调戏姑娘的!活该!没剁了你那只猪蹄子就算客气了!”

“没错,一个大流氓装什么无辜!”马翔也气恼地补充了一句。

光头男气得面色通红,“你!警察同志你听听,他们到现在还恐吓我!快把他们抓起来!”

“好了,吵够了没有!”那警察被他们几个人你来我往的怒骂,吵得头都疼了。

正想着要不要将他们分开去做笔录时,那名去打电话的女警走了进来,低声对他说道:“预备部队的人说的确这几位都是部队里的学员,而且他们表示马上会有人来处理这件事。”

现在已经是晚上的七点,警察局里除了几个值班的警察并没有其他人,所以格外安静。

女警就算是压低了声音,但还是让在坐的人都听了个清楚,特别是严怀宇听到后,立刻得瑟了起来,“听到没,我们是部队的人!死光头,你完蛋了!”

光头男浑身一震,脸色骤然剧变。

他没想到这群臭小子真的是部队里的人,这下可玩儿完了!诬陷部队的人,他得进去关好几年啊!

他手心紧张的已经开始出汗,眼底满是惊慌之色。

怎么办,该怎么办!

“就算你们是部队里的人,但这件事如果是真的话,受到的处罚只会更加严厉!”就他在惊慌失措的不知如何是好时,却听到那名警察厉声地呵斥。

那警察原本听到结果后还大吃一惊,不知怎么办好,然而在听到严怀宇嚣张到目中无人的话后,正义之感油然而生,立刻站在了光头男的一边。

但他却没想到的是,自己的一句话让光头男当下有了想法。

对啊,只要这件事是真的,这几个臭小子和那死丫头受到的处罚只会更大而已。

反正车内没有监视器,唯一的那个老妇人也肯定离开火车站了,现在可以说是死无对证了!

只要死咬他们绑架自己,哪怕是部队里的人也没用!

打定主意后,他强装镇定地坐在那里,一脸受害人的模样。

“喂,你脑子有问题啊,我们没事干嘛抢劫绑架他啊!”严怀宇听到那警察话后,咋咋呼呼地怒骂了起来。

“这就要问你们了!”那警察冷哼了一声之后就转身去做匕首和伤口的比对图,将他们晾在一旁。

既然部队的人要亲自来,那一切都等人到了之后再说好了。

“抱歉,最后还是闹大了。”汪司铭带着歉意对着身边的聂然说道。

“从你把我拽走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到,在我的意料之内。”聂然坐在那里,神情很是平静地说道。

“抱歉。”汪司铭这时候除了说对不起之外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聂然淡淡地斜睨了他一眼,然后闭目休息了起来。

也不知道那个来接他们的人,是不是自己所想的那个人,那一枪也不知道有没有打得他到现在还爬不起来,真期待啊。

时间在一点点的流逝,警局大厅里值班警察都在忙碌着手头的工作,只有他们几个像傻子一样静静地坐在那里。

“这都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怎么部队的人还没到?”严怀宇实在是坐不住了,他这辈子还从来没这么安静地傻坐一个多小时,简直就是折磨!

“这里是市区,部队在那么偏僻的地方,肯定需要花点时间的,耐心点。”乔维在旁边低声地劝了几句。

终于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候,一个穿着制服的男人踏进了警察局。

“请问,预备部队的几个士兵在哪里?”那沉稳低沉的嗓音让坐在那里的严怀宇他们纷纷看了过去。

坐在最里侧的聂然听到那陌生的声音后就知道并不是自己希望的那个人,所以只是坐在那里,神情淡淡的。

“安教官好。”汪司铭站起来对那位穿着制服的男人敬了给一个标准的礼。

严怀宇在看到那个男人后,低声咒骂了一句,“靠,怎么是汪司铭的教官!”

“真倒霉!安远道这次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另外三个人在看到那人后明显变得很不高兴,敬礼也很敷衍,层次不齐地说了一句,“安教官好。”

“怎么回事?让你们休假,你们怎么演变成了绑架?!”安远道一走过来,就冲着他们怒喝了一声。

只是他这火气摆明了是冲着刘怀宇他们三个发的,严怀宇当然不服了,他马上呛声道:“报告教官,我们是无辜的!是这死光头偷钱,结果被我们抓到了,现在诬陷我们!”

“你们三个还见义勇为?”安远道不屑地哼笑了一声。

“教官你这是什么话,我们好歹也是当兵的,难道这点觉悟还没有吗?”严怀宇怒声地回答。

“你们有觉悟?你们不给我安分点就不错了!”安远道劈头盖脸地训斥了他们几句话后,扭头对着身旁的汪司铭一脸无奈失望地道:“汪司铭,你是我带出来最优秀的兵,怎么能和这种差班里的兵厮混在一起!”

“请问你是他们的教官?”刚做完比对图后在得知部队来人后,那名警察连忙跑了过来,很是恭敬地问道。

“是,我是预备训练部队的教官,安远道。”安远道中气十足地说完,就对着那名警察敬了个礼。

“哦哦哦,你好你好。”那警察本来想和他握手,才伸到一半看他敬礼,于是忙不迭的也回敬了个礼,“那他们几个的确是训练部队的兵吗?”

“是的。”安远道点了点头。

“哦,是这样的,这位先生说您的兵绑架了他,并且还勒索钱财。”那名警察很简练的就将事情的前因后果概括成了一句话叙述给安远道。

安远道皱了皱眉,勒索绑架?

汪司铭是自己一首带出来的兵,怎么可能会绑架勒索!

那几个臭小子虽然混了点,在部队里也吊儿郎当的很,经常都踩及格线,但要说绑架勒索这种事也不太可能会发生。

难道是严怀宇他们几个这次玩儿的太过分了?

安远道想了想觉得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这几个臭小子向来玩儿起来疯的很,一不小心玩儿大了也是可能的,然后就汪司铭也给拖下水。

安远道在心里计较一番后,沉声问道:“请问有证据证明这场绑架案吗?”

“这……并没有,但是的确这位先生的脖颈处有被利器划伤。”那名警察指了指光头男上的脖子,以及将刚检验出来的兵器和伤口比对图交给了安远道。

安远道拿过来一看,伤口和凶器的吻合程度是百分之一百,也就是说的确他们持刀伤人了。

“你们哪来的刀?”安远道冷着脸质问道。

当兵的拿刀袭击无辜百姓,这件事传出去会给预备部队造成很大的打击!

“不是我们啊,是她。”严怀宇指了指一直坐在那里没有说过一句话的聂然。

安远道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不由得问道:“你是谁?”

“聂然。”聂然坐在那里,简短地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聂然?”安远道努力地回想着部队名单上的名字,感觉这个名字既陌生又有些熟悉,忽然之间他总算脑海里记忆乍现,想起前几天有个档案从新兵连转进了他们的部队里。

据说那个女孩子是上面要求转进来的!

他看过这个女孩子在新兵连的三个月训练成绩,不能因普通来形容,而是差劲!

前两个人的考核成绩都落在最后一名,唯独最后一个月居然成了第一,还打败了先前进来的李骁。

这种可怕的飞跃让他心里怀疑这女孩儿是不是最后一个月成绩是作假的。

不过后来他又特意将这个名叫聂然的档案给调了出来,发现她之所以能进预备部队,是在新兵期间有做过卧底任务,成功替警察找出了重要的物证。

这个任务倒是替她成功取得了预备部队的资格,但这毕竟是卧底,又不是真枪实刀的将目标任务给击毙,总有种投机取巧的感觉。

“你就是那个新来的?”安远道上下端详着她,问道。

聂然点头回答:“是。”

安远道看她坐在那里,懒懒散散的样子,心生不悦!

就算是这几个差班里的臭小子见他好歹也是毕恭毕敬的,这个小姑娘倒是挺狂的啊!

连最基本的规矩都不懂!

他怒喝了一声,“新兵连是怎么教你的!他们没告诉你在回答教官问题之前要先说报告教官这四个字吗?还有,回答问题要站起来!”

只见聂然还是坐在那里,抬头,扫了他一眼,“我还没进部队报道,不是你的兵,用不着说的那么早。”

“你!”安远道被她反驳了一句,怒得咬牙切齿。

这个臭丫头,倒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好,好,好极了!

既然那么狂,那这件事就让她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解决好了!

站在安远道的身边的汪司铭在看到他的表情后,知道自家教官这是怒了,本来这事儿对聂然就已经影响不好了,这要是再让教官生气,聂然的处境可就真的糟糕到极点了!

“安教官,这人先对聂然动手动脚,聂然出于保护这才不小心划到了他。”汪司铭出声替聂然解围道。

“不小心?那我的手被她直接扭断也是不小心?”光头男在一边也看到了安远道不太好的脸色,决定趁机加把火,“长官你看看,我这手被这臭丫头活生生的给弄断了!”

聂然坐在那里凉凉地回了一句:“那分明是你自己摔倒才会断的,和我没有关系。”

那几个人听到她的话后,顿时都朝她看去。

这借口也太烂了吧,得怎么样的摔倒才会把手以扭的方式断掉。

果然,那光头男一听聂然要死不认账,唰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怒声道:“你胡说八道,分明是我想摸你脸的时候,你才出手扭断的!”

话音刚落,被愤怒冲昏头脑的光头男此时此刻才猛地清醒了过来,下意识地捂住了嘴巴。

天,他刚说了什么!

完了完了,这下肯定完蛋了!

聂然的嘴角缓缓勾勒出了一个笑,她慢慢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着那名警察说道:“你听到他刚说的话了?如果是我们威胁绑架他,他怎么会有心情摸我的脸呢?”

光头男惊慌失措地不知如何辩解,“我……我……”

该死的,这个臭丫头居然故意诓他!

光头男咬着牙怒瞪着她。

聂然似笑非笑地看了那光头男一眼,“所以足以可见,从头到尾他都在骗人。”

一句话彻底结束了这场所谓绑架案的闹剧。

身边的几个人看到聂然只用了三句话就让他不打自招了,都惊住了。

特别是严怀宇,从进了警察局之后就一直拍桌怒骂去,情绪激动,可也没搞定那个死光头,没想到最后这丫头只用了三句话,三句话啊!

全部搞定!

合着自己刚才那鸡飞狗跳的全给她演猴戏了?!

只有汪司铭却不理解地看着她,既然只需要几句话就可以解决,为什么刚才聂然一直不吭声呢,为什么非要等部队里的人到了她才解决?

难道她是故意想把事情给扩大化?

可这对她有什么好处?

聂然对着那名警察询问道:“既然事情已经很明了了,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

“这……”那位警察自己也没料到这光头男居然不打自招了,亏他还把这人当做受害者来看待!

简直被打了脸!

安远道见她竟然自己就把事情给解决了,压根不需要自己出手,不由冷哼了一声道:“既然真相已经明确了,我可以带我的学员走了吧。”

算她运气不错,本来他还想搓搓她锐利,把她留在这里过个一夜,让她知道知道厉害!

警察连忙点头,让开了一条路,“可以,可以,当然可以了。”

“多谢。”安远道点了点头,对着汪司铭他们说道:“走吧,我送你们回部队。”

一行人就这样平安无事地走出了警察局。

聂然看了眼已经彻底黑了的天色,白期待一场!

原本以为把事情闹闹大,可以让那人早点现身,也不要让自己在部队里像个无头苍蝇一样的找,没想到他倒是挺沉得住气!

她跟在汪司铭他们身后走着,可到了停车场安远道让那几个人上了车后,却将最后一个聂然扣留了下来。

“你刚说自己没报道所以不是我的兵,那既然不是我的兵,应该也不需要我载你去部队吧。”

聂然怔了一下,这才明白过来这教官是故意的!

大概是刚才自己没喊他教官,所以记仇了,真是个小心眼。

“教官。”

汪司铭听到自己教官这样说,正要下车出声帮忙,却有听到安远道继续说:“提醒你一句,如果九点半不能准时到达,部队的门就关了,迟到后的惩罚可是很严重的。”

哼!敢目无教官,等到了部队,看自己不把她罚得哭天抢地,他安远道三个字就倒过来写!

只见他得意地冷哼了一声,转身就往驾驶座上一坐,然后把门砰的一关。

把聂然孤身一人地留在了原地。

“靠,我说安教官你也不用这么对一个小姑娘吧!好歹也是预备部队的教官!”坐在车里的严怀宇看到聂然站在那里孤孤单单的样子,打抱不平地说道。

乔维也补了一句,“够无耻。”

就连一向规矩的马翔也出言附和了一句:“安教官,你看这天都黑了,她一个人会有危险的吧。”

“你们坐我车上废话还那么多,再废话就给我下车!”

安远道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惹得严怀宇这个直脾气怒了,“下车就下车!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不了打车回去!”

其他两个人也跟着下了车。

聂然看了眼那三个人,扬了扬眉对车内的安远道问:“所有人迟到都要惩罚?”

“当然。”

聂然了然地点了点头,对着车内的汪司铭说道:“汪司铭,现在这么晚了我又不认识路,你带我回去。”

安远道一听,立刻扭头对正打算下车汪司铭说道:“汪司铭,你敢下车!”

汪司铭刚跨出去的脚顿了顿。

聂然看出了他的迟疑,微笑着又说了一句,“别忘记了今天的事情是你欠我的。”

汪司铭抬头看了她一眼,最后一抹的犹豫被彻底按压了下来,他利落地下了车,对安远道说道:“教官,今天的事情是我一手造成的,如果你觉得带聂然不方便,我送她回部队好了。”

“你说什么?我是你教官,你得听我的!”安远道还是第一次见汪司铭竟然拒绝自己的命令。

这个丫头分明就是那捏住了汪司铭对她的愧疚心理,所以才敢这样有恃无恐!

聂然冲着愤怒安远道浅浅一笑,“安教官最得意的学员陪着我一起受罚,值了。”

说着就拉着汪司铭往车库外走去。

一……

二……

三……

才数到三声,就听到身后传来安远道磨牙霍霍地声音,“算你狠!上车!”

聂然嘴角的笑意顿时深了几分。

今天万更所以晚了,抱歉啦妹子们,打算这几天都万更,所以时间都可能会在下午晚上的!

霍二少的影子你们看到了没?哈哈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