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遇见老熟人,早操训练/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离开营长办事后去了一趟预备部队的招生办将手续都给解决了,因为报道的时间太晚,被招生办的士兵给训斥了一番。

说她不按照时间到部队,连最基本的守时都没有!

聂然也不反驳,反正左耳进右耳出,乖乖点头保证下次绝对不会迟到,那招生办的士兵是文职,看她态度良好这才勉强算了。

发了她一套迷彩训练服日用品被褥等等以及寝室安排表和预备部队的基本训练课程表后就放她走了。

聂然看了眼训练课程表,上面写的是军事课程,和政治课程,一天两节,晚上吃完饭后还有团课教育。

如果是在差班听课的话……应该可以睡觉吧?

聂然想到六班那副没人管理的乱糟糟的样子,觉得睡觉好像可以,于是找到了补眠课后的聂然,立刻心情好了起来。

走到去往寝室的路上,看着巨大的操场和各种训练用的沙坑,有种奇怪的感觉。

她在新兵连的时间不长,只有小半个月的时间,后来就被送出去做任务了,对于部队这两个字她真的美什么感觉。

只不过这一次进来,她真有种造化弄人的感觉。

重生这种事已经是天方夜谭了,结果自己一个杀手,却要当兵,两世为人都要摸枪杆子,难不成她天生就是要和这些东西相伴到死?!

她一边想一边走,才到到寝室大楼门口,就看到有一个女孩子穿着迷彩训练服,全副武装着站在那里。

虽然看上去英气,但眼神里那怯弱的样子还是将她的整体稍稍破坏了些。

那女孩看到聂然抱着新的训练服和行李,慢慢地走到了她身边,小声地问道:“你是聂然吧?”

聂然点了点头,“是。”

那姑娘一听是自己要等的人,这才笑了起来,嘴角两个小小的梨涡显现了出来,“你好,我是咱们六班班长,古琳。”

刚才教官给她打电话说要去接个新人,她还纳闷了大半天,以为是教官骗她做整装下楼计时训练,毕竟这招生时间都过去一个多月了,哪里还会有新人进来。

更何况还是在预备部队这种严谨的地方,怎么会容许延后那么久的新兵报到。

但教官都给她打电话命令了,于是不得已之下她只能重新着装下楼等待,没想到果然有一个新兵样子的女孩子慢悠悠地走了过来。

她才确定教官没用这种借口来做训练。

“你好,古琳班长。”聂然微微一笑,态度不热络也不冷清。

古琳摆摆手,害羞地笑,“不用那么客气,你直接叫我古琳就好。”

“好的,古琳。”

古琳看到她态度好像很和善的样子,比起寝室里那几个,她觉得聂然实在是好相处的很,在六班这个妖魔鬼怪横行的地方,古琳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知己。

“我现在带你去咱们寝室。来,我帮你拿。”

她笑着伸手想要接过聂然手里的行李包,聂然扬了扬眉,不着痕迹的将自己的行李包放到了身后,然后顺势将自己的迷彩服给了她。

“谢谢。”

她不喜欢别人碰自己的私人物品,作为杀手的警戒本能告诉她,交出去的东西越多被人暗算的机会越多,死的几率就越大。

即使那里面只是几件可有可无的衣服而已,但这种潜意识已经存在于她的脑海之中,根深蒂固。

古琳见她态度谦和有礼,更加高兴了起来,“没事儿没事儿,走,咱们回寝室。”

她一手牵住了聂然,往寝室里走去。

“咱们寝室里算上我已经有四个人了,现在再加上你,一共是五个人,总算是全员到齐了。”聂然看着自己被她抓着的手腕,下意识的就想要挣脱开来时,却又就看到古琳小心翼翼地凑到自己身边,用极其小声的声音在她面前细细地叮嘱着,“不过啊,咱们寝室里有几个女兵不是特别好相处的那种,所以你……你自己要小心,千万不要和她们起冲突,知道了吗?”

刚才她接到电话的时候寝室里的人都已经知道要进新兵的事情,那个何佳玉听到后高兴的直嚷嚷着要和新人打一架,比高低。

那何佳玉脾气暴,又好武力,打起架来又凶猛的很,班里好几个男兵都打不过她,聂然这具小小身体,怎么可能打得过她。

“反正……反正……最后我会保护你的。”古琳憋了很久,这才结结巴巴地说完了这句话。

保护?

聂然看到她说保护自己的时候,脸上分明写着我豁出去了这五个大字。

分明就对那几个女兵怕得要死,还保护自己,聂然看着她那样子,忍不住就想笑。

“放心啦,我说到肯定会做到的,你别害怕。”古琳看她木愣愣的样子,以为是怕极了,好心的出言安慰了几句。

不知不觉中,古琳就这样牵着聂然的手走到了寝室门口。

“看,到了,305寝室,这是咱们的寝室,进去吧。”古琳笑着正想要推开寝室的门,却突然反被聂然给拽了回去。

“怎么了?”见她临到了寝室门口却不肯进去,疑惑不解地看着她。

难道是刚才自己的话真的吓到她了?

古琳看她瘦瘦小小的样子,才自己的一句话就让她吓得连寝室门都不敢进,心里不知为何激起了些许的保护欲。

“没事的,我会……”

保护你三个字还没从她嘴里说出来,结果就听到聂然对她说道:“班长,你让开点。”

“啊?”古琳愣了愣神,让开点?虽然不懂聂然要做什么,但是她还是乖乖照做地往后退了两三步,“哦哦。”

聂然看着留了一条细缝的寝室门,明明走廊的窗户开着,这门却一动不动,并没有被风吹动的迹象,这倒是诡异的很啊。

她仔细地观察了一番后,突然视线定格在了门框上方那小小的阴影上,呵,果然有问题。

她的眼眸半眯了起来,小小地往后退了几步后,暴力的一脚就踹向了寝室的大门。

“砰——”的一下剧烈的撞门声响起后,紧接着就是哗啦啦的水声,以及“哐当——”声有什么物体落地的声音。

“卧槽!你神经病啊,好好的踹门干什么!”门内一个清脆恼怒的女声骤然响起。

聂然看到寝室门口的女生全身被水浇了个湿透,利落的短发湿哒哒的贴在了她的脸上,但脸上却满是暴怒之色。

“不踹门,哪里看得到你洗澡的一幕。”聂然背着包,站在门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站在不远处的古琳看到她刚才那一脚吓得整颗心都颤了起来,然后又看到地上的水盆和何佳玉浑身湿透的样子,立刻就明白过来,这何佳玉应该是把水盆搁放在了门框上,这样的话等聂然一推门,肯定就会中招。

可能是以为这招绝对没问题,所以她站的也不远,但结果没成想……聂然发现了,最后自己害了自己。

想到刚才那一脚,古琳心里还透着几分的惊吓。

何佳玉抬头看着门外的聂然,走廊的白炽灯打在她身上,明明是浅浅的淡笑,可森白的光线照得她的笑意里透着几缕森冷的气息。

“哟呵,新兵很嚣张嘛!来,打一架!”何佳玉看她玩味儿的站在门口,这下来了兴致,也不顾自己的迷彩服湿漉漉的黏在身上,双手握拳摆在胸口,做出了攻击的姿态。

但就在这时候,一道声音从屋内突然响起,“啊!我的床!”

接着一道黑影就从阳台外面掠了进来。

“施倩你嗓门能不能小点!”刚摆好架势的何佳玉被施倩的刺耳的尖叫声给吵得耳朵都嗡嗡作响,忍不住揉了揉耳朵。

“何佳玉你这死丫头离我床远点!我的娃娃都湿了!”那个叫做施倩的女孩儿抱着床上的那个娃娃,脸上怒气。

何佳玉不屑地嘁了一声,“湿了更好,我早就看这个娃娃不顺眼了,一个当兵的总抱着娃娃睡觉,你敢不敢再孬一点。”

“靠,老娘抱着娃娃睡碍你什么事情了!”施倩抱着自己湿了半个身的娃娃,瞪了她一眼。

“碍我眼了。”

“那你去把眼珠子挖下来!”

何佳玉一听,顿时来了劲,双手摆好了架势后,指着自己的眼睛道:“来来来,你来挖,只要你挖的下来。”

“行,你别后悔,有种阳台上单练去!”

两个人当场就去阳台上呼呼喝喝的单练了起来。

被遗忘下来的聂然走进了寝室,指了指五号床铺问道:“这个床铺是我的,对吧?”

可半响也没有回答,聂然不禁望向了门口,只见古琳正呆愣愣地看着自己。

古琳神情复杂地看着她,就凭刚才那一脚,她就能断定这个聂然也不是一个善茬。

想到自己在楼下口不择言的说要保护她,那时候聂然肯定是在暗暗笑话自己吧。

“班长?”

聂然见她又懊恼又摇头的样子,不由得提醒了一句后,古琳这才回过神。

“对对对,五号是你的床位。”

听到肯定的答案后,聂然这才把刚才领到的日常用品被褥和自己的行李放在床位上,开始整理了起来。

“那个……需不需要我帮忙?”古琳看寝室里两个正在阳台上打架,还有一个去洗澡,只有她闲着无事,所以很是小心地问道。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聂然头也不抬的快速将被褥全部整理完毕,然后把行李放进了自己的橱柜里面。

一切全部收拾妥当后,她看了眼桌上的时间表,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到时间熄灯了,于是她拿着洗漱盆和衣服打算去浴室洗澡。

而这时候正巧阳台上的两个人已经打完,进了房间。

“哈哈哈,输了吧!”何佳玉高兴地大笑着,那爽朗的笑声没有有半点女孩子的样子。

对此施倩很不甘心地冷哼了一声道:“下次老娘会赢回来的,你等着吧!”

“好啊,我时刻等着。”何佳玉得瑟地朝她做了个鬼脸,扭头却见聂然带着洗漱盆往外走,练满喊住她道:“喂,接下来到你了,走,去阳台干一架。”

因为屋外的温度极冷,何佳玉因为运动过后,薄薄的T恤上竟然冒起了几缕热气。

看得出来,这一架干的火热朝天。

聂然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风轻云淡地丢出了三个字:“没兴趣。”

拿着洗漱盆转身就往门外走去。

何佳玉一听,柳眉立刻竖了起来,“什么叫没兴趣,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啊?”

说着就握拳提步往她的方向冲了过去。

聂然感觉到背后有异样,眼底滑过一抹冷光,脚下一晃,带着强劲拳风的拳头就这样从她耳边堪堪擦过。

何佳玉眼看自己的拳头落了空,五指立刻构成爪往她门面扑去。

聂然嘴角扬起冷笑,脚尖轻勾起。

何佳玉见她身体不动,还以为是没办法躲,正得意呢,结果在转身之际小腿不知为何一软,下盘不稳,直接冲着寝室的门外摔了个狗吃屎。

那“砰”的一声闷响,沉闷的让人心头一紧。

因为何佳玉好打这件事在整个楼道里出了名的,所以大家对于305寝室里的那点动静浑不在意。

安静的走廊上,何佳玉趴在那里一动不动着,就像是死了一样。

站在寝室里的施倩看着趴在地上没有再起来的何佳玉,只觉得奇怪。

以前训练的时候摔了不知道多少泥地沙地了,这丫头立马就能站起来活蹦乱跳的,怎么这会儿摔下去就没动静了。

也许是等太久了,她有些动摇地走到了聂然的身边,用脚踹了踹地上的何佳玉,呐呐自语着:“不会吧,摔晕了?不可能啊,就这死丫头皮糙肉厚的,从三楼扔下去都不一定死。”

聂然看着地上那直挺挺的人,看也不看地凉凉道:“想玩儿出其不意可没用,你再不起来,我就只能踩着你出去洗澡了。”

话音刚落,地上的何佳玉就猛地跳了起来,指着鼻子怒骂道:“靠,你丫的有没有人性啊,好歹也是战友你踩着我出去?”

聂然耸了耸肩,“谁让部队的门设计的那么小,我也没办法。”

说完就往门外继续走去。

“不行不行,再来再来!你刚偷袭不算!”何佳玉见她又要跑,连忙想要拉住她。

聂然感觉手腕被扣住,以为她还要继续做什么,神色一寒,下意识的一个利落翻转,扣住了何佳玉的手腕内侧命脉。

何佳玉先是一愣,见她有反应,面露兴奋之色地道:“对对对,就这样攻击我,来来来,继续继续!”

她兴冲冲地刚把腿踢上去,却看到门口的来人后,脚倏地滞在了半空中。

聂然见她神色有些不对劲,也顺着她的视线转过头看去,那双冰冷孤傲的眼眸和自己一个对视,她嘴角挑起了一抹笑。

“好久不见啊李骁,同班也就算了,又同寝,这也太有缘分了吧。”

新兵连同班同寝也就算了,预备部队也这样,这安排的也太巧合了。

李骁在看到聂然时眼底划过一闪即逝的惊愕,但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冷冷地道:“你果然来了,我等你很久了。”

“你等我?李骁,其实我对女的真的没兴趣。”聂然听她那副口吻,又想到了在新兵连是李骁给自己压腿做仰卧起坐时那副霸道总裁的话,很是嫌弃地往后退了几步。

何佳玉看到她们两个人好像很熟稔的样子,不禁问道:“怎么,骁姐和这个新兵认识?”

“骁姐?啧啧啧,怎么你走到哪里都喜欢搞小团体啊。”聂然斜靠在门框上,瞟了她一眼。

李骁也毫不客气地驳了一句,“怎么你走到哪里都鸡飞狗跳。”

鸡飞狗跳?她这是在说自己当初在新兵连把冯英英的手扭断的事情?

其实她是无辜的好不好,如果不是她们欺人太甚,自己也不至于折断她的手啊。

聂然笑着耸了耸肩,打算去洗澡,可刚一动就被李骁给拦了下来。

“我有事情问你。”

聂然笑着扬了扬眉,站在看着她。

“你……”李骁才开口问,就看到身边的何佳玉一脸八卦地也站在旁边,李骁皱了皱眉,说道:“我刚看到指导员在巡房,地上的水渍要是被他们发现,十公里你是跑不掉了。”

何佳玉听到后,急得立刻跳脚,“我去,你不早说!”

一溜烟儿的就回到寝室赶紧擦地去了。

门口只剩下了她们两个人后,李骁这才出声问道:“那天你是在执行任务对不对。”

聂然轻笑了一声,“你真的很奇怪,为什么总是对我的事情那么执着呢?”

“告诉我。”

她等了那么久,才等到聂然的再次出现,所以一定要亲自知道这个答案。

“你心里不是早就有答案了么,在看到我出现在这里的一瞬间我相信你已经知道了。”聂然站在那里,淡笑着回答。

“果然如此!”虽然聂然没有直白的肯定,但这话已经表明了一切。

当初收到聂然和自己打架离开部队的消息后,她隐隐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她们两个起争执这件事早在很久之前就发现了,可偏偏后来才处置,而且在那之前她正巧和聂然在那间屋子里面对面的遇见。

那时候的聂然身边可是躺着一个尸体。

这种种的迹象表面,她带着某种目的在做事,只是她不能确定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所以一直在等,等着聂然亲自出现的那一刻。

只是不知道当她出现的时候,是能亲自听到她的解释,还是亲自了结了她。

她莫名的在心底隐隐希望不是后者。

而现在,果然不是后者,这让她莫名的松了口气。

其实按理说聂然和自己的关系连朋友都算不上,更何况当初那间屋子里两个人又打又骂,她甚至还把自己压在墙上。

关系可以用恶劣两个字来描述。

“我可以走了没?”聂然看她沉默不语着,提步就往外头走去。

“但我不明白,为什么要选择你而不是我。”李骁站在她身后,声音低低的,带着满满的不甘。

聂然扭头,用一种惊讶的表情看着她,“会死人的。”

这人是傻子吗?即使抛去那个任务本身是针对她之外,就算是考核也是带着危险性的,哪有人上赶着送死的。

“那又如何?”李骁沉着脸冷冷地问。

“一个随时随地会让你死的任务,你有什么好争的。”

聂然真是看不懂这个人,脑子有病吗?还是这年头傻子特别多?

“我们身为士兵本来就是要有随时牺牲的精神。”李骁满脸认真严肃的说道。

这一番义正言辞说得聂然哑口无言,好吧的确傻子特别多,都上赶去牺牲。

聂然觉得道不同不相为谋,她的思想境界太高,不是自己可以理解的范围。

聂然拍了拍她的肩膀,“……好吧,下次我推荐你去。”

反正叶珍躺在床上最起码小半年,至少应该可以安安稳稳的混半年的日子吧。聂然在心里暗暗估算了着。

“你到底是谁?”

李骁的避让让聂然想要拍肩的手落空,她挑了挑眉梢,将半举在空中的手收了回来,插在了口袋里,“我想这个问题你已经在新兵连的时候和我讨论过了,而我当时也给过答案了。”

李骁却并不罢休,冰冷的眼底满是探究,“可我总觉得你很奇怪,就连这个任务都透着怪异。”

聂然淡淡一笑,“你真的不用对我那么好奇,以后你过你的,我过我的,咱两井水不犯河水就好了。”

话说完后刚想要转身继续往浴室走时,她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再次转过身来。

“不过,在此之前我倒是想问问你,为什么你会在六班?”

刚刚在营长的办公室里就听到安远道说李骁在六班,原本她以为同名同姓而已,结果……竟然真的是她。

按照她的成绩三个月来除了第三月排名第二,她的平均成绩完全可以进一班才对,怎么会沦落到六班这种鱼龙混杂,奇葩朵朵的地方?

李骁神色窒了窒,聂然以为戳到她什么痛处,反正自己也不是个八卦的人,和她也算不上朋友,索性就想说算了,结果就听到李骁说:“那次被送进警局的事情让部队很震怒,把我在新兵连的所有成绩和荣誉全部撤了。”

“噗!哈哈哈,这件事就是告诉你,好奇害死猫!以后不是自己的事情不要管。”聂然毫不客气地大笑着,并且落井下石地道。

李骁冷冰冰的神色沉了又沉,语气恨恨地道:“我不会一直在这里的。”

教官说过,只要她通过下一轮的考核,就可以成功晋级在一班去。

“嗯,这点我相信。”

李骁的底子非常好,能力也不错,当初新兵连里面自己虽然成功抢了她的第一名,但说实话她那时候真的是压榨了这具身体最后那一点爆发力了。

可以说是舍了这条命在拼,这才勉强获得的。

因为当时那具身体实在是太弱了,她真怕到时候喘不上气直接嗝屁掉。

“骁姐,地上的水渍已经清理好了。”

何佳玉笑着从寝室里走了出来,那一脸求夸奖求表扬的样子,让聂然不禁好奇地问道:“这丫头那么听你话,不会是你揍了她一顿吧?”

刚才这丫头看到李骁的时候简直就是暴龙秒变温顺小猫好不好,那速度之快的她都以为是幻觉。

李骁冷冷地说了一句,“我不是你。”转身就往寝室里走去。

聂然怔了怔,随即嘁了一声!

她有那么暴力吗?打人也是很浪费力气的好不好!

聂然撇了撇嘴后,就往浴室里走去。

将近熄灯时间,浴室里已经基本没有人了,她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没有人打扰的热水澡,那温热的水温让她的四肢百骸都舒展开来了。

等她洗完回到寝室后,寝室的地上擦得干干净净,何佳玉还在锻炼蛙跳,施倩坐在床上给她数,古琳和李骁两个人坐在书桌前正在看军事课本的书,很是认真。

聂然把脏衣服拿去阳台洗干净晾好,屁股刚沾上床,熄灯的号角声就响了起来。

古琳急忙将屋子里的灯给关上,所有人都利落的上了床。

走廊外头训斥楼房的脚步声一一走过,手电筒从门外照进来,晃荡了几下,聂然一个倒床动作,这才躲了过去。

渐渐地,脚步声越走越远……

聂然躺在寝室的床上,也逐渐地睡了过去。

……

“呜——”

清晨六点时分,窗外还黑黑的一片,起床号的声音已经在整个寝室楼外响起。

顿时,整个305寝室里就听到各种穿衣服下床的声音。

“赶紧给我起床,马上集合!”楼下教官已经开始喊了起来。

被这该死的起床号吵醒的聂然把枕头压在自己的脑袋上,哀嚎了一声:“不是差班吗?为什么也要起那么早?”

“就算是预备部队的差班也是别的部队不能比拟的。”已经穿戴整齐的李骁在走出寝室前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不能准时集合,会被罚跑。”

“快快快,都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再不出来,我就上楼踹门了!”

聂然听到楼下教官那一声声的催命声,无奈之下低声咒骂了一句,“靠!”然后从床上一跃而起,快速的穿衣戴帽,跟着其他人一起跑下了楼去。

预备部里一共有六个班,每次考核下来都以成绩来重新洗牌,一班是优秀班,凡是在一班可以待满两年,而没有任何不良记录的,就可以有机会更上一层,汪司铭和方亮属于明年就能从这里毕业。

其他五个班则就会在满三年后,根据自身的成绩来确定要去哪里。

六班,一共一百五十个人,此时此刻全部站在了空旷的操场上,他们笔直地站在寒风中,全然没有刚睡醒的惺忪样子。

“这次一共花了两分钟,退步了!是不是到现在还没睡醒啊?!”安远道看了眼手上的秒表,冷笑着,“那不如现在给你们热个身,让你们清醒清醒!十公里,二五十分钟之内完成,所有人向右转!”

“哔——”一声尖锐的吹哨声响起。

所有人齐刷刷地往右边转去,沿着跑道快速前进着。

“又是折磨人的十公里,天啊要疯!”

“这次变成二五十分钟,完了完了,简直要死了。”

“我肯定不及格。”

部队里好多人都小声嚷嚷着,其中最多的就是六班,施倩听到十公里的时候,整个人都要崩溃的样子。

“早饭没吃就跑,我如果晕死过去记得到时候把我背回来。”她对着身边的何佳玉说道。

何佳玉看着这苍茫的操场,反而跃跃欲试地很,“没关系的,你想想一共就十圈,跑完就好了。”

施倩立刻送了她一个大白眼给她,“大姐,你会不会安慰人啊。”

一开始跑的时候部队整体还是非要齐的,但到了六公里的时候明显就开始有了两极分化,除了一班还是整齐划一的跑之外,其他班级都多多少少开始拖拉了起来。

严怀宇、乔维和马翔三个人趁着队伍里的人慢慢减速下来后,他们跑到了聂然的身边。

“怎么样,第一天就这样跑,还好吧。”严怀宇对于昨晚上她损安远道的事情兴奋了一晚上,越发觉得这丫头是个宝贝,所以看到一大早就如此强大的训练他有些担心起聂然。

这丫头那么好玩儿,可得好好保护才行。

“如果受不了到时候说一声,哥儿几个到时候搀着你跑。”严怀宇一脸好哥们讲义气的脸和她说道。

“拖拖拉拉了的,都在干什么!今天要是没到时间,都别给我吃饭!”从一开始安远道就盯上了聂然,看到严怀宇他们几个在聂然身边打转着,顿时大吼了起来。

那洪亮的声音让那群士兵们顿时速度加快了几分。

“你今天的目标够狠的啊,二十五分钟十公里,一般部队二十一分钟也才五公里啊。”二班的教官陈军走到了他身边,笑侃着道。

安远道哼了一声,“我没让他们全副武装的跑就不错了。”

“每次轮到你来出早操,就跟大火着了房子一样。”

“谁像你啊,对他们那么好,早上出操只有五公里。”安远道看着眼手中的秒表,走到了跑道边缘,冲着从他眼前一一跑过的士兵们喊道:“都没吃饭是不是,赶紧给我跑!”

“本来就没吃饭啊。”

队伍里不知道谁抱怨似的顶了一句,结果被耳尖的安远道听到。

“哟呵,我听到队伍里有人还在顶嘴是不是?那行,你们既然还有力气顶嘴,那就改成二十分钟!”

他再次吹起了哨声。

“二十分钟内,给我跑完十公里,不然今天就给我跑一天!”他的声音随着风声响遍了操场的每个角落。

严怀宇听到安远道的命令后,立刻爆了个粗口,“妈的,这个安远道终究是疯了,二十分钟?他怎么不说一分钟呢!”

“这会跑死的吧!”马翔皱着眉头,说话间的喘息变得有些重了起来。

“你们六班可以选择直接放弃啊,那就连跑都不要。”突然间一个男生从严怀宇身边跑过。

仔细一看竟然是一班的人,而且他们居然已经超过其他班一圈了!

六班和一班向来不和,严怀宇听到他这么说,马上就不爽了起来,“我说一班的你嚣张个屁啊,小爷今天舍命陪君子!”

“好啊,只要你跟得上,我们之间可是已经差了一圈了!”

“放屁,差十圈小爷都能追的上来!”

当下两个人就急速奔跑了起来。

严怀宇刚才是为了和聂然说话才故意慢下节奏,现在有心要和人竞争,当然全速奔跑了起来,很快就超过那个人一大圈。

乔维和马翔自然也急速跟了上去。

聂然看着那三个人奋力奔跑的样子,自己却依然做匀速跑。

反正只要踩点到就可以了,何必那么拼命。

在这么一群拼了老命往前冲的士兵里,聂然看上去显得格外的悠然自得。

就这样一圈又一圈的围绕着操场跑了第九圈的时候,聂然发现离自己不远的班长古琳脸色有些难看。

“班长你怎么了?”

由于昨晚古琳对自己的关照,聂然难得大发善心了一把,主动跑到古琳的身边问道。

古琳脸色惨白,额头布满了汗水,虚弱地对她笑了笑,“我,我没事……”

只是她这一笑后,立即捂住了肚子。

聂然看到她这一举动,问道:“你岔气了?”

“没关系,我……我还能坚持……”

虽然嘴里一直说可以坚持,没有关系,但是从她摇摇欲坠的身形就可以看得出她已经无法再坚持下去了。

聂然看她捂着自己肚子的手越发的用力,脚下的速度越慢,就知道她快不行了。

岔气这种东西说严重不严重,一旦长时间的肌肉痉挛没有得到缓解,还加剧的话那么后果会变得极其严重。

她急忙拉住古琳,“你不能继续跑了。”

“不行啊,会……会不及格的……”古琳粗喘着气,身体左右摇晃着,感觉会随时倒下一样。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是不是打算今天不吃饭,跑一天啊!”

安远道盯着聂然已经盯了很久了,看她一直匀速跑步的时候他就想找茬了,现在看到她停了下来总算可以使劲骂了!

“报告……”

聂然刚喊了一声,结果就被古琳给拉住了,“别说,我可以的!真的,我不想拖班级后腿,拜托!”

她如此真挚的恳求,聂然也无可奈何,不过看她疼成那副样子,看了看离她们还很远的安远道,最后只能妥协地道:“原地小跑。”

古琳一下子没转过弯来,木愣愣地啊了一声。

“不想让我打报告就原地小跑。”

聂然带着小威胁的语气命令着,还想往前跑的古琳立刻就原地小跑了起来。

“你先深呼吸一口,然后憋住。”

古琳乖乖地点了点头,然后狠狠地吸了口气,紧闭起了嘴巴。

聂然找到了她胸腔疼痛的地方,接着用力扣打胸腔两侧或肋下疼痛处。

“作缓慢深长呼吸气。”

“呼——”

“再来!”

“聂然,再不跑我们就最后一个了。”古琳看着身旁一一跑过的战友们,着急了起来。

“就你这样的速度,就算不间断跑也是最后一个。赶紧,再呼吸!”聂然一边说一边有规律的扣打肋下的痛处。

“你们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不继续向前跑!”

远处的安远道见她们停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怒着跑了过去。

这个聂然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敢偷懒!

正愁找不到地方练她,自己送上门来了!

那一声怒吼让古琳顿时慌了起来,她下意识地向前跑去,“教官来了。”

但被眼明手快的聂然一把给抓了回来,“别管,继续呼吸。”

古琳看她一副笃定的样子,只能在原地小跑着继续呼吸。

重复了三四次后,聂然才问道:“如何?”

“咦?不疼了。”古琳摸了摸自己肋骨下方,只觉得好神奇,就这么敲了几下怎么就不疼了呢。

聂然看她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惊讶地摸着自己的肚子,无语地道:“不疼了是吧,不疼了就赶紧跑吧!教官来了!”

她刚才在替古琳做急救措施的时候,眼角的余光一直都瞄着安远道,心里默默地估算着他跑过来的时间。

如果现在再不跑,估计就真的杀到眼门前了。

还沉浸在惊喜之中的古琳听到教官后,霎时清醒过来,忙不迭地点头,“哦哦哦!”

然后迅速往前跑去。

而聂然生怕安远道把自己给抓住,这时候也是火力全开的奋力往前奔跑。

于是,两个人之间的间隔时间就差了那么一秒,安远道扑了个空。

“这个丫头片子还挺会找时间点溜的。”他双手叉腰地看着已经跑了很远的聂然,咬牙切齿地道。

“那女兵刚才是在给人做舒缓岔气的急救吧?”陈军慢悠悠地走到了安远道的身边,目光定格在了那抹奋力奔跑的身影上。

安远道哼哼着,“是啊,也就她有这闲心了。”

陈军盯着那张侧脸看了很久,总觉得很是陌生,“不过,那女兵我怎么没见过?”

“昨天新来。”

一提到昨天,安远道气不打一处来,被这丫头片子算计了一把,迟早这笔账要给她讨回来不可!

“我们部队招收时间不是早就过了吗?”陈军疑惑地问道。

“嗯,这丫头当时拒绝进预备部队,后来才进来的,所以浪费了点时间。”

他就不懂了,预备部队那么好,多人想进都进不来,这丫头还拒绝,哼!简直眼拙!

“拒绝?”陈军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你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吧。”

陈军僵硬点了点头,“真是头一回听说。”

两个人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聚集到了那抹娇小的迷彩背影上。

每天万更的我是不是好勤劳!是不是很爱我啊?

给点夸奖吧!强烈要求求夸奖求虎摸求奖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