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不服,出言顶撞!/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远道见所有人都已经站在制定位置上后,看了眼手里的秒表,离自己规定的时间提前了半分钟,不错不错!

看来早上的叫醒服务还是挺好,让他们一整天皮都绷紧着,才能达到如此高的效率。

“早上的十公里感觉如何?是不是很爽啊。”安远道站在这一百五十名士兵前,得意地笑着。

被凌晨从被窝里拽出来的兵们沉默地站在那里,不敢吭声。

安远道见他们不说话,双眼一瞪地吼了起来:“是不是?!”

这群兵们下意识地挺胸抬头地大喊了一声:“是!”

“嗯,那晚上咱们就做点别的吧,总是平地绕圈跑多无聊。”安远道像是对于他们的回答很是满意,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身后,“看到那座山没,绕五圈在回来。”

什么?

五圈?

聂然眯了眯眼看着安远道所指的方向,凌晨的隆冬之下,不远处那一片巨大的黑沉重的伫立在夜色之中。

那座山白天训练的时候她为了能够转移注意力,一直看着那座山,所以她十分清楚,那座山离这里相距甚远,而且在如此远的距离之下还能这么大,真的要绕着山跑五圈,可能真的会跑死!

相比起聂然的惊讶,六班其余人已经直接傻了。

以前安远道折腾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晚上紧急集合最多也就是绕着操场跑上个五公里也就放他们去休息了。

可今个儿竟然要跑山头!

就那座山头,五圈下来估计得要天亮了吧!

到时候安远道是不是顺势还让他们在出个早操之类的,还活不活了?!

所有人都在心里默默地骂了一遍安远道,但又庆幸这种魔鬼教官还好一个星期只值班一次,不然的话,真的要被他给练死了!

相比起其他班,一班就镇定了很多,安远道的命令下下来之后就自动转身朝着那座山头进发了。

开玩笑,站在这里吹冷风还不如快点跑完回去睡觉。

安远道看到六班一动不动,又是一通怒吼,“还等什么,是不是打算今晚上不想睡觉了?”

立刻,六班的人全部醒过神来,向着那座大山跑去。

陈军看着那群人往黑压压的山头跑去,用手肘推了推安远道,笑着问:“你不会是心怀怒气,故意整那个女兵吧?五圈?这最起码要五十分钟到一个小时啊。”

安远道并不立刻回答,而是又对着那群还未跑太远的士兵们吼道:“先到的先睡,晚到的就别回来了!给我直接跑到明天早上!”

果然,那群士兵们听到直接跑到明早,瞬间脚步加快了起来,没一会儿就已经彻底和夜色融为一体了。

空旷的操场上只有他们两个人后,安远道才找了棵树靠着,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军壶,喝了一口里面热乎乎的老姜茶后,才对陈军问道:“我有那么小心眼吗?”

陈军靠在另外棵树上,很中肯地回答道:“你是咱们部队最小心眼的一个。”

安远道一听,手里的军壶滞了滞,随即笑骂着将手中的军壶丢了过去,“滚蛋!”

这头两个人靠在树干上喝着热茶聊天看星空,但另外一头的那些士兵们就没那么好的待遇了。

大冷的天,北风呼呼的吹着,有在山脚下,那风就更大了,白天刚下过雪的山路湿漉泥泞一片,其他班的人接连摔了几跤,更别提六班那些弱势群体了。

只听到凄惨的女声“哎哟”“哎哟”个不停。

聂然听着那声音,只觉得自己倒霉,训练第一天就碰上安远道来值班做操,白天的十公里晚上的绕山跑,还让不让人好好睡个觉了!

“聂然,这山路比较难走,你跟在我身后,我带你。”身后的古琳一路小跑着走到她的身边,热心地说着。

聂然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语气还是和平常那般,“谢谢啊班长。”

可在浓重的夜色下,古琳并没有看到她眼底的疏离和冷漠,反而高兴地和她并肩小跑着,小心地指着地上那些水坑提醒着她。

越进山里,越觉得刺骨的凉气嗖嗖地往衣服里钻。

聂然仰头看了眼山下的距离,才到一半,按照这种速度五圈下来估计真要到早上了。

偏偏这时候古琳还在旁边和她说各种小心,甚至不让她提速,说是宁愿慢点也不要摔跤,聂然对于古琳对自己如同护崽的行为,微微皱了皱眉。

“班长,你别担心我了,可别因为我到时候不留神摔倒,我会内心不安的。”她拍了拍古琳的肩膀,如同好战友一般。

古琳来部队也有一个多月了,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对她说这种话,让她心里很是感动。

“不会,不会,我会很小心,很仔细的!”古琳眼里一片晶亮闪烁地看着聂然。

聂然的笑容越发的和善,“那就好,我们一起努力加油吧。”

“嗯嗯嗯!”古琳这时候满心满眼的都是她对自己的关心,感动的恨不得哭出来才好。

只是下一秒却突然“啊——”的一声低呼后,一脚踩空在了积雪里,摔了一跤。

“班长你没事吧?”聂然看着趴在地上的古琳,很是焦急担心地问道。

“没,没事……”古琳重新爬了起来,小腿骨上因为摔倒了积雪下的小石子上有点疼,但并不是什么大事,看着身后的士兵一个个从自己身边超了过去,古琳急忙拍了拍正在检查自己小腿的聂然,“你快走吧,你这样会被我拖累的!”

“那你怎么办?”聂然皱着眉头,很是担忧地问道。

“我没事的,我就是磕了一下,很快就好的,你快走吧!”古琳揉了揉自己的小腿骨,笑着催她离开。

“这……”聂然似乎是陷入了为难的境地,犹豫地看着古琳。

古琳看她迟疑的样子,心里感动不已,越发的催促了起来,“快走吧,快点!我真的没关系的!”

聂然望了望前面的队伍,最终看上去似乎是忍痛咬牙一般的点头道:“那好吧,你要赶紧跟上来!”

“嗯嗯,放心吧!我会努力跟上来的!”古琳笑着保证道。

“加油!”

聂然说完后,转身向前跑去。

在漆黑浓墨的夜色中,她的嘴角依稀之间勾起了一个怪异的弧度。

总算解决了!

其实她刚才早已看出那积雪下有坑,虽然不明显,但是凭她多年的经验,一眼就能知道。

这才故意和古琳扯话题,让她一时分心的摔下去。

以古琳那种心软,又爱为人着想的性子,肯定会让自己先走,这样她就能成功逃脱了。

不过,她也只求逃脱而已,不想伤人,所以选的是比较厚实点的积雪,最多磕疼小腿骨而已,不至于到断手断脚这么严重。

没有了古琳在旁边的碎碎念和各种限制,聂然凭着自己的经验,轻松避开了那些积雪下的泥坑,因此提速快了不少,没一会儿就重新归队,甚至还不断地往前赶去。

这种大冷天,又加上白天的训练,她该死的想念那床温暖的被褥,所以脚下的速度不断的提升着。

身旁的人一个个的都被自己甩到了身后。

“倩子,那是聂然?早上踩点的那个?”何佳玉看了眼已经反超了自己,并且还在不断往前的聂然,讶异地扯了扯身旁的施倩。

施倩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也有些茫然地点了点头,“好像是,咱两被踩点的给超了。”

何佳玉回过神后,猛地一拍施倩的肩膀,“妈的,那还不追!被新人反超,丢人!”

然后就开始往前冲了起来。

可毕竟他们没有聂然这么丰富的经验,偶尔还是会别积雪下的深坑给绊倒,而且跑的越快栽得跟头也越快。

“靠,这路那么难跑,那人到底是怎么跑那么快的!”施倩被再一次的绊倒后,也爆粗口了起来。

“怪不得骁姐愿意和她讲话,看来有机会一定要和她打一架试试才行!”何佳玉一把抓起了施倩后,盯着那抹在人群里飞速闪现的聂然,眼底满是兴奋之色。

只是,还在奋力奔跑的聂然却并不知道自己再一次的被盯上,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安远道那句先跑先睡,恨不得能再提高一个速度等级。

但,有心没有力。

这身体虽然被她训练了一段时间后体能上提高了不少,但比起自己的身体还是差很多,如果拼了命跑,下盘一旦不稳就会摔个狗吃屎。

更何况还在这种崎岖泥泞的山路上,滚下去也是很有可能的。

她可不想因为跑步摔死,那太蠢!

耳边一路呼呼的风声吹过,身边的人一个个的往后退去,聂然努力的抓紧跑步的节奏感,朝着前面一路进发。

无意间看到聂然冲上来的严怀宇眼神一亮,刻意慢下了几步,“小然子你跑的挺快啊。”

“是啊,早上也没见你那么快。”向来和严怀宇形影不离的乔维也笑应着。

严怀宇想到早上她因为帮古琳,所以勉强踩点的事情,于是笑着问道:“不会是想一洗早上踩及格线的雪耻吧。”

“不,我想回去早点睡觉。”聂然跑得有些累,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又加上起床气,说话间也带着丝丝怨气。

严怀宇听到后,愣了几秒,这才大笑了起来,“我去,原来这丫头是个睡货啊,为了睡觉这么拼。”

但就是这么几秒的说话时间,聂然已经超了他,往前面跑去了。

乔维看着那抹飞快略过的人群的身影,又见她精准地踩在每个安全点上,摇了摇头,“她不是拼,而是拿出真本事了。”

“什么真本事,就是个小睡货。”严怀宇很不在意地笑看了一眼乔维,等再扭头看聂然时发现她早已跑到了前面去,于是大喊了一声,“喂,小然子等等我!”

当下加快了速度跟了上去。

“你也觉得早上聂然那是故意的?”还留在原地的马翔在听到刚才乔维的话后,这才靠了过去,认真地问道。

“也?难不成你也发现了?”乔维看到身边的马小胖好像开窍的样子,不由得打趣了起来。

“我只是觉得她给人做完急救后,那速度比她没做急救前快了不止一点点,爆发力好惊人的。”马翔一边跑一边仔细地回想着白天聂然冲刺的那速度,明明和自己还差大半圈,可一眨眼的时间硬生生的就提速超过了自己,那速度让他记忆犹新。

“嗯,我们的马小胖同志终于会思考了,不错不错!等会儿回去给你开瓶矿泉水庆祝。”乔维哥两好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可是她为什么不好好跑呢?如果努力训练的话,她就可以去一班了,不是吗?”马翔有些不明白地问。

乔维看着那抹变得越来越渺小的背影,其实他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她的拒绝申请她的故意慢跑,都表现出了极大的不喜欢。

可……为什么不喜欢呢?

“我想估计是她阴了一把安远道,所以不敢去一班吧,怕被安远道借机整治。”乔维扯了个很烂的理由搪塞了马翔,然后转移了话题道:“好了,咱们也赶紧追上去吧,他们两个跑的都快没踪影的。”

话说完,也提起了速度往前面跑去。

没一会儿,他们就追了上来,大概是受了聂然药回去睡的影响,严怀宇乖乖的和她并肩一起跑,并不吭声。

后来居上的乔维和马翔见严怀宇这还是头一次这么乖乖训练,眼底都露出了惊讶之色。

四个人就这样并排地朝着山上跑去,那势如破竹的样子一连赶超到了一班的身后。

“你们六班的怎么跑上来了?”早上那名和严怀宇比赛的一班战友在看到离自己不远的严怀宇后,惊讶地道。

严怀宇愤怒地还了一句嘴,“干嘛,我们六班的不能跑上来啊!”

早上和一班的人比赛以0。2秒的成绩输掉后,他现在看到这人心情格外的不爽快。

“哟,你是早上输的太难看,所以现在打算和我来第二场吗?”那个一班的人立刻叫嚣了起来。

被戳到软肋的严怀宇马上气跳了脚,“靠!孙耗子,来就来,小爷还能怕你不成?!”

“靠!我不是耗子,我叫孙皓!”那个被人叫耗子的一班的士兵马上反驳了起来。

“随便什么耗子,反正这次我一定能赢你!”

“你赢?你输定了还差不多!”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都这最往前面跑去。

旁边的乔维和马翔听到他们的话知道好戏又有开场了起来。

但只有聂然却像是没听到一样,还是自顾自的往前跑,这具身体的体力没这些男兵们好,虽然爆发力强,但这耐力跑比的是持久力,爆发力在这里完全没有用武之地。

又加上这里的地泥泞一片,一不留神就会摔得很惨。

漆黑的夜里,一群穿着绿色迷彩的人在那座大山上不停地飞快前行,一个个都气喘吁吁。

可留在操场无聊等待的安远道在喝完了热乎乎的老姜茶后,觉得无聊了起来。

“怎么还没到,这群兔崽子们现在真是越来越慢了。”没有了热茶,在这样子的冷天里,安远道站在空旷的操场上,禁不住臭骂了起来。

“才四十五分钟,你急什么。如果是新兵的话,五圈最起码一个小时才能结束。”陈军看着眼前黑沉沉的大山。

“所以这就是一班和其他班的差别。”安远道哼哼着,搓了搓有点冻的手。

“是是是,你的兵都是精英。”陈军呵呵一笑,也不计较着。

又等了一刻钟后,远处的脚步声渐渐响了起来。

“这群兔崽子终于到了!”安远道看了看时间,还算勉强凑合,毕竟天黑山路湿滑,能在一个小时之内解决,还算有效率。

一班人的没有意外的首当其冲跑了过去,陈军等着看自己二班的成绩,可没想到一班的人陆陆续续到齐后,后面拖着的尾巴不是二班的人,而是……六班的?!

他没看出吧?

六班?!

“一班后面几个好像是六班的人吧?”陈军以防自己天黑眼花,特意戳了戳身旁的安远道求确认。

安远道看了眼跑在最前面的严怀宇他们三个,以及身后那抹娇小的声音后,哼哼着道:“就知道那丫头片子和我玩儿心眼。”

早上出操的时候他看出了聂然的十公里没使出全力,后来他想了大半天,想来想去觉得大概是这丫头片子怕进了一班后公报私仇。

为此,他特意在晚上把他们都叫起来去跑操,就是想看看为了早点回去睡觉的聂然潜力到底有多大。

只不过没想到,这丫头片子才第一天就赶上了一班的尾巴,如果真的加以好好训练的话……那肯定会更上一层楼!

顿时,他有了收了聂然的心思。

但……在收之前,他还是要好好折腾折腾这个丫头片子才行!

早上让自己下不来台,昨个儿在营长面前连阴带讽地损了自己一把,还有从警察局出来利用汪司铭威胁自己,哼哼!就这三笔账怎么着他也要好好调教调教!

“玩心眼?”一旁的陈军听到他的话后,疑惑地看向了他。

但安远道此时心里想着是怎么折腾聂然,并没有回答他。

五分钟之后,一百五十个兵一个不落的站定在了操场上,只是浓重的喘息声以及他们鞋子裤腿上被溅到的泥都显示出了他们的狼狈。

“用了一个小时,你们是乌龟吗?连六班的都已经跑到你们身后了,怎么,是不是平日里我对你们太好了,骨头都轻飘起来了!”

成绩凑合归凑合,但是看到聂然这个新兵连出来的新兵菜鸟竟然能赶上一班的速度,就显得那成绩并不那么好看了。

他指桑骂槐的将六班也放进来一起骂,让严怀宇很是不爽!

什么叫连六班的都跑到你们身后了,这是什么意思!他们六班很差劲吗?!

“六班那几个跟屁虫,出列!”正恼怒呢,就听到安远道大喝了一声。

跟屁虫?

严怀宇这下彻底火大了,他们六班跟在了一班身后就是跟屁虫,那二班呢?以前二班可天天都在一班后面,也没见被安远道说是跟屁虫啊!

他还没来得张嘴,就听到安远道的一声怒吼,“你们的队伍在后面,为什么跑到前面来!”

乔维偷偷拽住冲动的严怀宇,抢先地回答道:“报告教官,因为你并没有说要整个班一起跑。”

“这个还要我说吗?”安远道怒瞪着眼睛,训斥着,“还有整个六班,又是最后一名,你们打算垫底到什么时候!”

六班本来就是差班,当然注定垫底,再说了,不垫底还叫什么六班!

“六班全体向右转,再给我跑一圈!”安远道的命令一下,六班的人面面相觑了起来。

没听错吧,还跑?

在跑下去,天就真的要亮了!

安远道看他们竟然不执行自己的命令,眉头一皱,吼了起来:“还不动?那就给我两圈!”

那声音震耳欲聋,吓得所有人一颤,立刻转身再次往那座山进发。

“跑前面了不行,跑后面了也不行,安远道摆明了折腾我们六班!”严怀宇骂咧咧地咒了一句。

“算了,这次集体一起跑吧!多练练对身体也挺不错的。”马翔这个傻小子呵呵一笑,自我安慰着,结果被一众人给鄙视了。

二十个人在山底哼哧哼哧重新跑了起来,因为刚才的五圈,山路上已经被踩出了一条甬道,至少这回他们不会在被积雪下的坑给绊倒了。

风声在山间呼呼的吹着,聂然没想到这次被安远道给阴了一把。

他刚才分明说先到先睡,可并没有说哪个班先到哪个班先睡!

竟然和她玩儿咬文嚼字!

聂然脸色黑沉着继续跑着,一路上耳边除了沉重的脚步声外,只剩下其他人呼哧呼哧的喘息声。

好不容易快要跑到山顶准备下去的时候,却听到队伍里有个女声响了起来,“好累,我跑不动了……腿肚子都打颤了……班长你来搀扶我一把……”

在聂然前面的古琳听到后,想着如果不能集体回去肯定又要被安教官训了,所以她立刻跑到后面去将那个女孩子搀扶了起来,“来,我搀你!”

“谢谢班长。”那女孩的声音听上去很是耳熟,好像就是白天在泥坑说部队没人权的那个。

聂然转头看了她们一眼,那女孩子把整个人都压在古琳的身上,一动也不动,完全是古琳咬牙拖着她走。

偏偏古琳还硬撑着道:“没关系,我是班长,这是我……应该做的……”

聂然看着她们两个勉强跟在班级的最后面一点点的挪动着,轻皱下了眉,但最终也只是回过头继续往前跑去。

终于在三十分钟后,六班所有人跑完了两圈回到了训练场上,每个人的额头上布满了豆大的汗珠。

安远道看了眼秒表,“才绕两圈你们居然花了三十分钟,简直比乌龟还慢!你们六班是打算创新物种是不是?给我继续跑!跑不进十五分钟,别给我回来!”

他的怒吼声一声声的响起,让还没来得及喘息的六班们一个个踉踉跄跄地又往山头跑去。

在跑步期间,聂然又看了一眼班级的最后,古琳依然搀扶着那名女生继续前行着,但速度变得慢了下来,原本还能做个尾巴,现在直接落了一截。

一路上只听到严怀宇骂骂咧咧的声音,嘴里全是对安远道的不满。

最后到操场的时候,安远道看了眼秒表,凉凉地道:“十七分钟,还差两分钟,继续跑去。”

六班的人听到最后的时间,差点瘫倒在了地上。

这实在是受不了,连续跑了四圈,又加上刚才的五圈,一共九圈,现在还要跑两圈,会死人的!

“都死人啦,听不见我的话啊!还不继续!是不是还想再叠加圈数?”安远道看他们一个个喘着气就是不动弹的样子,瞬间大吼了起来。

一听到还要叠加,立刻他们就不淡定了起来,强撑着已经酸软的腿一点点的往前小跑了起来。

“会不会太猛了,你这折腾人可有点过啊。”一旁的陈军看着六班那群人已经无法负荷的样子,忍不住小声地问道。

这十几圈下来都快和一班的训练量有的一拼了,更何况两圈十五分钟,实在是太紧了。

“我哪有折腾人,跑几圈就算折腾,那还是不是兵了!”安远道站在那里遥看着队伍里的聂然。

他就不信折腾不死这丫头片子!

凛冽的寒风乍起,对于六班的人来说格外的难熬,他们连续的跑步热得早已汗流浃背,现在冷风一吹,只觉得冰火两重天。

这回连严怀宇都没了屁声,埋头地苦跑了起来。

那位被古琳拖着跑的女孩在最后一圈的时候,喘息着停了下来,“不行,不行,我跑不动了……我真不行了……这简直太受罪了……”

古琳急忙催促地道:“快跑,不然……安教官又要……罚我们了。”

她彻底从古琳的身上滑落了下来,摔在了地上,叫嚷着道:“班长我真跑不动了,太累了,我不想当兵了,我放弃了……我凭什么跑来受这个罪,我不跑了,不跑了。”

整个班级的人因为她的撒泼哭喊,心里又急又怒,但更多也是她一样的心情,他们为什么要在这里受这种非人的罪!

古琳看着她摔在地上,连忙想要将她扶起来,“快点起来吧,不然又要罚跑了……”

那女孩一屁股坐在地上,也不管地上湿漉漉的水,趴在那里哭闹地就是不肯站起来,“不,我不跑了,打死都不跑了!我放弃了,我不干了!”

聂然看了那女的一眼,沉着面色,转身继续往前面跑去。

正皱眉看着那女兵哭闹的严怀宇见身边的聂然动身往前跑去后,紧接着也跟了上去,随后乔维马翔他们陆陆续续的都跑了。

班里的其他人看到那几个人往前跑后,又看看趴在地上哭闹不止的那个女兵,最终都一个个跟了上去。

“快起来吧,他们都走了。”古琳看着那群人,又再三催促了起来。

“我不,本小姐不干了!我放弃了,要走你自己走!”

古琳见她死活就是不肯起来,只能干着急。

她作为班长不可以丢下任何一个人的!

“走吧。”一直没有走的李骁此时走了过来,一把抓起了那个女兵,往前拖。

那手法粗暴简单,和温柔压根沾不上边。

女兵因为被她死死的扣着,连挣扎都没办法挣扎,只能被她这么拖着,旁边的古琳一看后,生怕会受伤,搀扶着她另外一边。

于是两个人就这样一人一边的将她给搀扶了回去。

因为聂然是第一个带头跑的,而且不知为何这一次她没有放慢速度跟着班级跑,而是一个人用极快的速度跑完了全程,甚至在即将要到终点的时候,她更是把速度提高了一个等级,那爆发力让跟在她身后的严怀宇三个人狠狠地甩出了一段距离。

安远道看着她一个人飞奔而来,不由得皱了皱眉。

他好像说过要集体回来的吧!现在聂然一个人跑回来,算怎么回事?

只是还不等他质问,就听到聂然轻微喘着气息问道:“请问教官,我个人有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到达。”

安远道看了眼时间,十二分半,提前了两分半时间,不过……

“到了如何,没到又如何?”安远道看着她神色不善的样子,很欠地问道。

聂然眼眸沉沉,语气微冷地道:“到了的话,我想回去睡觉。”

在场的五个班的人听到这新兵竟然敢这么对安魔头说话,不禁齐齐的倒抽了口凉气,

这可比早上的要刺激多了。

当面顶撞教官,这是大忌!

要知道在部队里面对教官除了服从,就是服从!

这人竟然敢顶嘴,完了完了,这肯定不会像白天一样那么简单就过去了。

而最头痛的就是一班里的方亮,他可是知道这丫头的性子,当初在出租屋里的那番争执他可是记忆犹新啊!

一旁的汪司铭听到聂然的顶撞,显然也有些皱了皱眉头。

虽然知道聂然不是什么能被人搓揉圆扁的人,可当面顶撞,他自己都不敢,聂然可真够大胆的!

“你说什么?”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安远道嘲弄地嗤笑了起来。

他没听错吧,这丫头片子竟然说要回去睡觉?

她是被跑傻了,还是跑懵了,敢对自己说这种话!

“我说,我如果到达指定时间,我要求回去睡觉!”聂然完全没有惧意地一字一句的重复。

寒风呼啸而过,训练场上寂静无声。

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喘息着。

安远道的眼底渐渐浮现出了丝丝的冷意,他微微俯下身,嘴角的笑容格外渗人,“聂然,你是不是觉得我在和你闹着玩儿啊?”

聂然看了他一眼,一字一句地回答:“是教官你在玩儿我们。”

她的起床气本来就很严重,这一次次的奔跑已经让她到达了一个沸点,每一次的不及格都是因为那群人的拖延,才会害得她也跟着一起。

凭什么,她明明可以钻进温暖的被窝睡觉,现在却要像个傻子一样陪着他们一圈圈的跑!

分明就是安远道故意折腾自己!

而这时候,六班的人都已经开始回到了终点。

安远道环顾着那一群呼哧呼哧不停喘气的六班,冷冷地哼笑着,“我玩儿你们?你们配让我玩儿吗!一个个孬成这样,跑个几公里就像是要你们去死一样,你们以后还怎么上战场打仗!”

“可我已经达标了。”聂然毫无惧色地说道。

安远道的火气随着她的话噌一下飙了起来,“你达标了又如何,最后一名依然不及格。”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凭什么因为她没达标,而陪着她像个白痴一样一圈圈的跑。”聂然的声音在寒风显得格外平静,但仔细听就会发现那里面含着一丝阴暗的暴戾。

但那种理所当然的话语在安远道听来却很是不可思议,凭什么?

这丫头片子问自己凭什么?

胸中的怒火随着她每一句话烧得更加旺盛了起来,他大吼着道:“因为你们是一个班的!是一个集体!团队的重要性难道在新兵连里你的教官没有教你吗?”

安远道指着最后那个被古琳和李骁搀回来的女兵,对着聂然继续训斥道:“在战场上,她就是你的生死战友,只要有危险,都要竭尽全力相救!”

聂然看着眼前那个因为怒火而变得神情扭曲起来的安远道,也完全不退让地回答道:“可她已经放弃了,一个连自己都放弃自己的人,我为什么要舍命相救?更何况,如果她真的有为自己的生死战友考虑,她就也不会一次又一次的拖累战友!所以她不配,也不值得我去为她浪费时间,别别提是生命!”

那女兵被聂然的话说的无地自容,她默默地垂着头站在一旁。

她的眼眸里冷锐如刀,掷地有声地再次重复道:“我要求回去睡觉!”

轰!

安远道感觉自己的怒火已经随着她最后那句话直冲脑门,他裂目而瞪地大吼了起来,“就算她放弃,你也要带着她过终点!这里是部队,不是让你耍个人英雄主义的地方!我颁发的每一道命令,你们都要无条件的无从!”

无条件?

呵,当初也曾经有个不知死活的年轻长官在训练自己的时候说什么无条件,最后当天晚上就被她摸黑到了他的宿舍,用铁丝活生生的给勒断了脖子!

这个居然也敢和自己说无条件?看来他也想尝尝铁丝的滋味了!

此时,寒风唰的一下吹乱了她的头发,那眸底的戾气渐渐变深了几分。

“我、不、服!”

她红唇轻启,吐出了三个字,惊得整片场地连个喘气声都没了。

安远道握紧了拳头,怒气让他的后槽牙开始磨牙霍霍了起来,在训练部队这么久,这还是头一回有人敢这么顶撞他的!

就连六班里的严怀宇他们几个听到聂然这样说,都心头一颤。

严怀宇看到安远道那铁青的脸色就知道糟了!

于是他急忙跑过来,想要替聂然解围,“安教官,我们全班本来就是差班,你干嘛用你一班的标准来衡量我们,你这不是在为难我们吗!”

“我有让你出来说话吗!”安远道声音阴沉的很,像是要结成冰渣一般。

严怀宇皱了皱眉,才刚要开口,就听到他一声暴怒,“给我滚回去!”

他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安远道深深地看着聂然,几乎咬碎了一口牙,“好!你不服是不是,那你就给我站在这里,站到服为止!”

其他人一听,呼……还好,只是让她站到自己认错为止,看来安魔头还是心软的。

不然以他对男兵的手段,非操练到让人哭为止!

但方亮却知道这回真是杠上了,凭他对于聂然的了解,这件事一定不会善了。

随即安远道又将怒火发泄在了整个六班身上,咆哮着道:“你们还站在这里干什么,给我继续跑!”

瞬间,六班的人身形一震,再次往山头跑去。

“其余人全部就地解散回去睡觉!”

其余的五个班看了看站在那里的聂然,立刻回到了自己的寝室内。

这回六班估计是被安远道给震慑到了,生怕会再一次的被怒骂,所以十五分钟,不多不少,全员到齐。

安远道这才勉强放行。

严怀宇他们几个还想和聂然说话,结果却被安远道一个怒瞪,乔维急忙将严怀宇给拽走。

这时候还是别火上浇油了,等明天早上说不定安远道气消了,也就好了。

临走前,陈军看了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聂然,小声地问道:“真的要这女兵站一晚上啊?”

“不给她点颜色看看,真当我是软柿子了!”安远道冷哼了一声后,率先就走了出去。

刹那间,整个训练场空荡荡的,只剩下聂然一个人。

她独自一个人站在那里,看向最远处的天际线,隆冬的风在空旷的训练场上犹如猛兽一般嘶吼着,听着只让人胆寒不已。

好累,终于刚刚才写完一万,手酸的要命!

但是今天突然有感而发的觉得一句话特别的顺眼,和你们一起分享: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见鬼了呢!

SO,妹砸们,一起为了各自的梦想,拼吧!

PS:你们心心念念的二少很快就要来了,因为没存稿我不知道是明天还是后天,但肯定百分百要来了!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