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站到死为止,是根反骨/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天色渐渐泛起了鱼肚白,可呼啸着的寒风却依然没有停下,甚至隐隐更甚了起来。

六点的铃声一响,所有士兵全部呼啦啦的再次下楼,集合在了训练操场上。

他们在小跑路过聂然时,一个个都瞅着她,眼底有嘲讽的不屑的还有担忧的,当然担忧的自然是古琳和方亮了,方亮一晚上几乎没睡,以他对聂然的了解,她是不可能低头的。

可如果不低头,这事就真的陷入僵局了!

他忧愁地看了眼站在原地不动的聂然,无奈的跟着队伍去集合。

而最后一个跟上来的是季正虎,今天是他做值班教官。

早上紧急集合的事情他多少已经有所耳闻。

敢当面顶撞,并且不服从教官命令,这个女兵实在是太胆大妄为了!

安远道只是让她罚站,季正虎觉得还便宜她了!

只罚站结束后,到时候自己非要让她跑个负重越野十公里才行!

他冷冷地看了眼被各种眼神洗礼过后还能淡定依旧的聂然,然后大步走开,开始出早操。

没过多久,训练场里传来的呼呼喝喝的教官怒骂声,以及那群士兵们的连吃带喘的气息声音,聂然站在原地,神色淡然,丝毫没有别他们所影响。

半个小时的早操结束,所有人都回去整理内务时,严怀宇和古琳那些人还没凑近,就听到季正虎一声怒吼,于是只能再次折返回寝室大楼。

整个白天所有班级都在热火朝天的加紧训练时,只有聂然一个人冷清地站在那里。

严怀宇他们几个打算趁着午休的时候去看看聂然,顺便送点吃的时候,结果自己的馒头都还没吃完,就被季正虎他们带出去又一轮新的耐寒测验了——负重游冬泳!

“靠,这季正虎是疯了吗?自己的士兵被一班欺负成这样还不吭声,简直没人性!”严怀宇放下才吃了一口的馒头,怒气哼哼地道。

“季正虎是不会管这档子破事的,他只会训练我们,其他的他从来不管。”在季正虎的一声命令下,乔维连忙将手里的汤碗放下,。

“说到底他自己也看不起六班。”严怀宇撇了撇嘴地道。

身旁的马翔皱巴着自己的胖脸,憨憨地道:“也不一定吧,说不定季教官在心里默默的担心。”

严怀宇很不屑地嗤了一声,问乔维,“你信吗?”

乔维小幅度地摇了摇头。“不信!”

三个人正说话间,耳边再次传来了季正虎的怒斥:“都耳朵聋啦?赶紧集合!”

瞬间,六班全体在食堂的大门口集合了起来。

没两分钟,所有人穿着厚厚的军厚装,一路朝着后山的山涧的湖水跑去。

而其他班的人则安静地在食堂里吃着午餐。

“你是不是还漏了一个。”陈军指了指玻璃窗外,离食堂不远的训练场上那抹一动不动的迷彩身影。

“哼!饿上一天死不了的!也好让她永生永世的记着,什么叫服从!”安远道看了眼训练上场的聂然,冷冷地哼了一声。

整整一天,聂然所站的地方就像是个禁地一样,没人敢踏入,她就这样站在那里,倒也是悠然的很。

天色很快就再次降临了,所有班级的人都已经去教室上军事训练课程,晚上的训练场安静一片。

此时安远道刚把一班的人带回来休息,看道聂然还站在那里后,这才就地解散了一班的人,双手负背,姿态闲散地朝着聂然的方向走了过去。

方亮和汪司铭两个人见安远道走过去,脚下的步伐不由得放慢了些许,想要看看情况。

“不知不觉的天都黑了,一天没吃饭,饿了吧。”安远道站定在了聂然的面前,笑得很是欠扁,“怎么样,服气了没?”

聂然站在那里,神情平淡地回了他两个字:“不、服!”

安远道的笑容一僵,随后露出了森森怒容,“好,有骨气,我倒是看看你的骨气是不是比钢还硬!”

说完,气冲冲的就朝着食堂走去。

不远处的方亮看到安远道走后,聂然还站在那里,就知道聂然没认错。

“唉……这可怎么办。”他忧愁地叹了口气。

说实话,他有点后悔当初让聂然进来了。

凭她那桀骜的性子,这不是让她在这里活受罪嘛!

方亮想上去劝几句,结果却被一旁的汪司铭给拉住了,“教官刚看上去很生气,你小心被殃及池鱼。”

“可她要怎么办啊。”方亮看着训练场上的聂然,眉头皱得都快要打结了。

“放心吧,一晚上不会怎么样的,我们训练的时候趴在野地里可是三天三夜不能动弹的。”汪司铭看了一眼训练场的聂然,半拽班拉的把方亮给带走了。

空旷的训练场上又只留下了聂然一个人。

呼呼的寒风又吹了一夜,没有了半夜的紧急集合来打扰,她就站在那里闭目养神直到第二天天明。

她现在必须要把时间拖得越长,闹得越大,才行!

一如往常的六点出操训练,六点半整理内务,七点吃早饭,七点半准时开始训练,午饭时间季正虎还是把六班的人提前带走训练,本来想午休时间偷偷给聂然藏得馒头被馒泡在了冰水里直接烂了,气得他牙痒不已。

终于到了第三天的中午,严怀宇实在是憋不住了,原本他看到聂然和安远道杠起来还挺乐得其成的,但随着时间一天天的挪动,他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再这样下去,聂然非倒下不可。

一训练完,严怀宇飞快地跑到了聂然的身边,急得抓耳挠腮,但不知道说什么好。

古琳看到严怀宇有了这个先例,也赶忙跑了过去,劝说道:“聂然这都三个晚上了,你要不然给教官服个软吧。”

严怀宇也皱着眉,开腔道:“小然子这次你也太冲动了,为了那个女的和安远道上纲上线的,你吃亏啊!”

聂然睁开眼,就看到古琳满是担心的眼神,以及严怀宇他们三个纠结的样子。

只是三天没开口,又没有喝水的状况下,她才张嘴就感觉喉咙口干涩的像是刀子刮过一样。

这具身体真是弱!聂然默默地在心里嫌弃了一把。

“都他妈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赶紧去食堂!是不是不想午休了!”还没等她发出声音来,身后就传来了一声暴怒的声音。

聂然一听到那声音,就重新闭上了嘴。

正好她也不怎么想开口说话,这样反而浪费力气。

严怀宇听到安远道的声音后,想开口说话,就被乔维给一把拽走了。

“你怎么老拉我啊!这样,我怎么替小然子说话!”严怀宇急着想要挣脱。

“你当面和安远道起冲突,反而会害聂然的。”乔维将他死命的往食堂拖去,其他几个人见严怀宇都被拖走了,也只能一步三回头地看了看聂然,跟了上去。

聂然的周围再次恢复了安静。

不远处的陈军听到安远道的怒吼声后,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那个女兵还站着!

他走到安远道身边,笑着指了指聂然,“这女兵够硬气的啊,到现在还不肯低头。”

安远道看了眼,冷哼地道:“才三天而已,我们一班每个人都能不吃不喝不睡三天。”

“她可是刚从新兵连里进来的菜鸟,而且还是才受训了一天的菜鸟,能和你那群钢铁战士比啊!”陈军瞪了他一眼后,朝着食堂走去。

菜鸟?安远道看着那丫头片子笔直的身姿,他一点都不觉得这丫头是菜鸟。

没受过训练,三天还站得如此笔直,这丫头片子有点意思!

他哼哼着再次走到了聂然的面前,三天了,他就不信这丫头会不动摇。

要知道一班的人在第一次三天三夜的野外受训后,听到自己说解散吃饭后,高兴的恨不得能窜天。

“站在这里喝了三天的西北风,感觉好不好啊?”

聂然抬头,瞥他一眼,复而又重新垂下眼眸,“嗯,还行。”

那口气平静极了,哪里像是三天不吃不喝不睡的人应该有的语气。

安远道看她那副淡然的姿态,气得鼻子都快歪了,“还行?那好,继续站!”

说完,他再次气冲冲地离开了。

太阳从西边落下,又再一次的从东边升起。

四天,第四天了,超过了一班野外训练的基数,这让部队里的人都开始不由得慢慢打量起站在那里犹如木头人一般的聂然。

他们都在想,今天,或许这个女兵会向安教官认输。

但事实证明,没有!

等太阳全完落下去后,聂然还是站在那里,不吭一声,就像是个雕塑一样。

而安远道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去问她服不服这个问题,似乎是把这个人给彻底遗忘了一样,任由她站在那里。

夜色再次笼罩在了这一方天地之中。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故意在和聂然开玩笑,才刚到九点,天居然开始下起雪来了,隐隐还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除了岗哨还认真的站在那里,所有人都已经在寝室里休息了。

雪花一片片落下,训练场上没过一会儿就已经积了一层薄薄的雪。

“你说聂然这次会不会死定了?”站在305寝室阳台上的何佳玉看着不远处训练场上那抹黑影,问着身旁的施倩和古琳。

施倩瘪了瘪嘴,摇头:“难说,这次安远道有心整她,不死也半残了。”

都站了四天四夜了,不吃不喝的,现在又下雪,身上穿的还是普通的训练服,这罪可是受大发了。

“那怎么办啊,要不然我们去求求教官吧。”古琳看着外头下得越来越大的雪,担心的都快哭了出来。

“求教官?怎么求,军令如山四个字你懂不懂,这次聂然可没占着理啊。”何佳玉啧啧了几声,却忽然觉得身旁有人靠近,扭头一看,竟然是李骁!

见她也在看训练场的聂然后,何佳玉急忙问起了李骁,“骁姐,你和聂然认识那么久了,你觉得聂然会认输吗?”

她们两个可是一个新兵连出来的,应该对对方的性格脾气都多少会了解一点才是。

李骁神色一如平常一般冰冷,只是在看向那抹小小的黑影时,她的眼底不自觉地沉了沉。

她和聂然只是在一个班级里而已,又加上聂然出去做任务,两个人几乎没怎么交流。唯一的交流也只是冯英英的死亡而已。

但即使如此,她还是能确定,以聂然当初在寝室里敢无所顾忌的把冯英英的手给扭断就知道,她做事绝的很,应该不会认输。

这是一场持久战!

看着阳台下被风扑进来的雪花,李骁不答反问着道:“你们谁和医务室的人认识?”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自家骁姐突然问这个问题,但是作为李骁的头号脑残粉何佳玉连忙举手道:“我,我一同学在里面。”

“让他们准备急救的东西吧。”李骁说完这句话后,头也不回地进了寝室看书去了。

只留下她们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准备急救的东西?

给谁?

难道是给聂然?

聂然需要急救的意思是……死扛到底,不认输了?

这么冷的天,还不认输?

几个人不得不佩服起聂然那刚硬的性子了,够烈!

天空中的雪花越下越大,寝室的灯在十点后全部熄灭了。

整个营地里安静的只听到雪花落地的声音。

聂然看着这天气,真是郁闷到了极点,四天四夜的不吃不喝,又在寒风里不停的吹,身体里的能量基本全部被消耗完了,接下来就全部是靠意志来坚持了。

寒风下,她努力让自己的身体不哆嗦,因为越抖身上的热量就会散的越快。

突然间,聂然隐约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从不远处渐渐响起。

她抬头望去,只看到严怀宇偷偷摸摸地靠着围墙下的死角一点点地蹭过来,就像是壁虎一样完全趴着上面。

他不睡觉,来干什么?

聂然皱了皱眉头,看着他慢慢地挪了过来,等过了岗哨的视线范围后,一路小跑地跑到了聂然的面前,忙不迭的从怀里掏出了两个白花花的馒头,递了过去,“小然子,这是我偷摸晚上藏的两个馒头,你赶紧吃。”

聂然看着他,真是奇了怪了,按理说她和这人也不熟,顶着违纪的危险来给一个交情并不深的人送东西吃,他是嫌在部队待太久了吗?

上次在安远道的车里听说,他好像是部队里躲他老爹吧,这万一要是赶了出去可怎么办。

“快点啊,不然被发现了就不好了。”严怀宇见她不动,连声催促了起来。

聂然垂眸看了眼他手上的馒头,闻上去隐约有小麦的香味,应该是他刚从厨房里偷来的吧。

这人可真是大胆。

“谁在那里!”倏地,一道声音从训练场的外头响了起来。

严怀宇手一哆嗦,差点把俩馒头给掉地上,他低咒着不知往哪里躲好,“靠,不是吧!下大雪都跑出来,安远道这个神经病!”

他没来得及开溜,就听到身后安远道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哟呵,顶不住了?让人送吃的了?”

严怀宇见自己已经被发现了,索性也不躲了,他梗着脖子怒声道:“安远道你别太过分了,聂然几天几夜没张嘴进食了,你就是罚也不能这样啊!”

安远道一脚就踹在了严怀宇的屁股上,“臭小子,在部队里还敢指名道姓喊我名字,找死啊!”

严怀宇此刻就想着能让安远道放人,也不管屁股上那一记了,嚷嚷着道:“你赶紧放了小然子!”

安远道斜睨地看了一眼像个木头人似的聂然,“只要她认错,随时可以走。”

他就不相信了这香喷喷的大白馒头放在眼前,这丫头片子还能忍的下去!

严怀宇听到安远道这样说,马上劝了起来,“小然子,要不然你说个服吧?好汉不吃眼前亏啊。”

聂然死死地盯着安远道,声音轻轻的,小小的,却格外的掷地有声,“我、不、服!”

三个字瞬间将安远道那张等着聂然认输的得意脸砸了个稀巴烂。

安远道咬着牙,冷冷地扯出地个笑,“看到了,她不说那我也没办法。”

“小然子。”严怀宇看她那倔强的样子,只觉得头疼不已。

明明就是个小姑娘,怎么比自己还倔!

“行了,这大冷的天,你一个人好好享受吧。”安远道强压着心里的怒气,一把抓住了严怀宇的衣领,像是抓鸡仔似的,把他提了出去。

“喂,安远道你给我放手!”

一路上严怀宇使劲地挣扎着,最后被安远道一脚踢出去老远,“赶紧给老子睡觉去,不然我给你个大过,让你提早从部队滚蛋。”

“靠,安远道你个混蛋,没人性!”

严怀宇摸着自己的屁股咒骂了起来,见安远道又要上来踹自己,一个闪身躲开后,一溜烟儿的就跑回了宿舍。

从值班室里走出来的陈军看到安远道又是一个人回来,就知道那个叫聂然的新兵还是没认错。

他笑着道:“这女兵倒是挺能扛啊。”

安远道恨恨地看了眼生身后的训练场,“能抗?哼,有本事就扛到死!”

但很快,他就后悔自己那晚所说的话了。

因为,聂然好像真的打算扛到死!

预备部队里这下出了稀奇事儿了,六班女兵公然反抗军令不说,甚至罚站了整整六天,六天!

不吃不喝不睡的六天!

一班在野外训练也不过是三天三夜而已,但这位却翻了足足一倍,而且据说刚进部队才一天都没到的女兵。

这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一样,就连隔壁部队基地的士兵们也知道了,恨不得一个个爬墙头来看看这位英勇的女兵!

教官办公室内,刚带着一班训练了一天一夜回来的安远道连洗澡都没来得及去洗,就进办公室想问问情况。

他在山里头不知年月,一出来就问陈军,“还在那儿?”

“嗯,没动过。”陈军瞅了眼窗外训练场的情况,对他说道。

安远道气恼地将脑袋上的帽子一把抓了起来,狠狠地砸在了桌子上,骂骂咧咧地道:“他妈的,她不会真打算扛到死吧!”

“难说,六天都扛下来了,要知道七天可是人的极限啊。”这时候陈军还特别“好心”地提醒了他一句。

安远道瞪了他一眼,怒问道:“严怀宇那兔崽子没给她送吃的去?”

“有啊,可这姑娘愣是一口都没吃。”陈军很无辜地耸了耸肩。

“妈的,我还真没见过这样倔的女兵!”安远道透过窗户看了眼还站在那里不挪动半分的聂然,只觉得脑袋都大了。

陈军笑着放下了手里的笔,“我听说医务室那边都已经准备好急救的东西了。”

“他们怎么知道的?”

人都没倒呢,这就准备好急救了?他们消息够灵通啊!

“据说是班里有人去打招呼的。”

“靠!她们宁愿给医务室打招呼也不去劝劝那丫头片子?”安远道不可思议地问。

“有,但她不听啊。”

安远道听到陈军一口一个不肯吃,不听劝的,只觉得心烦不已。

“算了算了,随便她去吧!大不了饿晕过去直接送医院!”他一脸不耐烦的打算去浴室里洗个澡,这一天一夜的野外训练抓一班那群兔崽子就够累的,现在还要惦念着那丫头片子,他也过的太累了吧!

可刚拿着帽子要走人,结果在门口就和刚进门的季正虎给撞上了,只见季正虎先是一愣,然后气势汹汹地问道:“安教官,我的兵站在那里已经六天了,你打算什么时候放人!”

又来一个!

安远道都不知道怎么了,为什么自己一碰上那丫头总是落下风,他没好气地说道:“老子倒是想放啊,她自己不肯走!关我屁事啊!”

季正虎当然也知道聂然自己不肯走,可总不能因为不肯走就让她一直站在那里吧!

本来还打算让她受罚完了,自己还要再罚她一个负重十公里的让她明白明白,可没想到这女兵都绝,居然这么一站就站了六天,还没有任何想要低头的意思。

“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这丫头片子真是个疯丫头!”安远道一提那丫头就觉得头痛,比上战场还头痛,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度自己恼怒着,却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他立刻对季正虎问道:“咦?你不是她教官嘛,你可以让她归队啊!”

“可她只对我说了三个字。”季正虎不提这个还没事,一提心里就不爽了!

“哪三个字?”安远道有些好奇地问。

季正虎冷冷地丢了三个字:“我不服!”

安远道先是一愣,随即爆了一句,“……我操!”

他真是彻底被这个丫头片子给打败了!

这么傲,真他妈绝了!

“安教官,这可是六班的人,出了问题到底是你负责还是我负责?”季正虎看他又是爆粗口,又是拍桌子的,皱着眉问。

“我……我负责行了吧!”被逼问的安远道郁闷的拿着帽子往浴室里走去。

明明是那丫头的错,结果现在全变他自己的了,这叫什么事儿啊!

而另一边,方亮好不容易在野外训练之后,得知聂然还站在那里的时候,他终于按捺不住了。

六天,再这样下去会死人的!

可大白天的他怕会引起注意,加上自己刚训练完毕体力已经清空,所以洗了个澡休息了会儿,等到了晚上后他和前几天严怀宇的一样,偷偷摸摸的怀里藏两个馒头走到了训练场。

“给!”

早已听到声音的聂然一睁开眼,就看到方亮递过来的一个馒头。

唉……又来了!

她的意志力不怎么坚定啊,能不能不要一个两个的都来诱惑她!

聂然摇了摇头,几天没喝水加上那天站在雪地里一天,因此着凉发烧,现在一开口那嗓子就火烧火烧的疼,带着沙哑地道:“我不吃。”

“就算是反抗,你好歹也吃点吧!不会有人看到的额,你快吃点。”方亮不由分说的将馒头放在了她的嘴边。

聂然吃力地勾起了一个虚弱地笑,干裂的唇一笑直接裂出了血口子,“你以为我不知道有人盯着这里吗?”

从第四天晚上安远道能那么掐着点来捉严怀宇的时候,她就知道安远道一直在暗地里默默地观察着她。

这一点方亮当然也知道,只是他觉得自己能走过来这么长时间也没被捉回去,显然安远道是默认的。

既然默认了,有没有盯着有什么所谓!

他皱着眉头看见就是不肯咬自己手里的馒头,气恼地直皱眉,“你这人怎么那么倔啊!当初在新兵连以为你够倔了,没想到在这里你更狠!部队里只有服从,服从是军人的天职,这话我当初就和你说过。”

“方亮,我说过我不适合来这里。”

聂然嘴角挂着的笑意让方亮微微愣了愣,随即拧眉道:“所以你这是在故意反抗?”

“不全是。”

聂然轻轻摇了下头,并不继续说下去。

但却让方亮心里更纠结了,“不全是是什么意思?你到底要干什么?”

难不成他她这么做,最主要的目的是是为了离开预备部队?

对于方亮的执着追问,聂然并不想回答,反而是赶他离开,“快回去睡觉吧,你可是一班的人,小心被记大过丢进六班哦。”

这时候竟然还和他开玩笑,方亮真是对她又气又恼!

可偏偏又一点办法都没有。

最后只能无奈地离开。

北风呼呼的席卷而来,空旷的训练场上聂然感觉自己的头开始越来越痛,眼前有些模模糊糊的重影,腰部以下早已经冻的没有了知觉。

不行,再熬一下,再熬一下才行!

她用力的将指甲抠进了自己的手掌用,用疼痛将自己的知觉唤醒。

“你这样做,你爸爸会生气的。”不知何时,一道声音让她不得已地睁开了眼睛。

汪司铭?这么晚了,他来干什么。

真烦,一个个都来打扰她,不知道没吃饭的人不能多说话吗?!这样很消耗体力的!

聂然声音有些发飘起来,“除非你告诉他,不然他不会知道,更不会生气。”

汪司铭看到她嘴唇上因为干涸而爆裂开来的血口子,一说话,血就从流下来,整张唇艳红得诡异。

他忍不住蹲下身用手抓了一把地上的雪捂在手上,等到溶化后,伸手将雪水擦在她干裂的唇上。

聂然下意识地想要偏头,她不喜欢有人靠近,但没有力气,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使不上,她最后她索性抿唇拒绝。

汪司铭看到她明晃晃的拒绝后,这才放下了手,“这不会像是你做的事情。你这么做一定有理由,对不对?”

聂然眉梢挑了挑,这人竟然能看出自己的真实意图,怪不得能得到安远道的宠爱,强悍的体能和精准的分析,的确很优秀。

但,她并不想回答汪司铭的这个问题。

索性闭上眼,让自己保存点体力,好再延迟几天。

汪司铭看她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也不再多说什么,只能离开。

一夜平静地度过。

早晨出早操的时候,部队其他人看到聂然还坚持站在那里的时候,都会窃窃私语起来,甚至还暗地里打赌猜她何时倒下。

弄得整个部队里一改往日的死气沉沉。

“已经第八天了。”午后时分,难得一个大晴天,一扫多日来的阴霾,陈军看着训练场上那个快成标志物的聂然,不由得对刚进办公室的安远道调侃了起来。

安远道现在每过一天就感觉像是过了一年一样,他忍不住哀叹了一声,“你能别提醒我吗!”

“我也不想提醒你啊,但是营长刚打电话叫你过去。”

一听营长两个字,安远道立刻跳了起来,“营长?”

“嗯,好像是为了这个女兵的事情,你自己保重吧。”陈军很没有同情心的落井下石地道。

完了,虽然他早就知道营长会知道,但……怎么那么快!

他头痛地看了看外头还站着的聂然,心里简直烦躁到了极点,“知道了知道了,真是烦死了!”

他深吸了口气,一路跑到了营长的办公室门口。

“叩叩叩——”敲了几下门。

“报告!”安远道站在门口响亮地大喊了一声。

李宗勇抬头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道:“进来。”

才一走进,安远道就看到季正虎也站在那里,他当下就明白营长怎么会那么快知道了!

“我不是说了嘛,这人我负责,你怎么还告诉营长了!”安远道低声质问地道。

“还需要他说吗?现在整个部队都知道这事儿!”

李宗勇满是威严地呵斥了起来,让安远道不由得低下了头,小声回答着,“营长,这真不能怪我,是这个女兵不肯服从训练,所以我才让她站在那里反省。”

“那她反省好了吗?”

安远道摇了摇头道:“没有,她就是不肯认错。”

也不知道怎么会有这么倔的丫头,就跟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

李宗勇双手放在胸前,靠在了椅子上,“七天还不肯认错?那就是有天大的冤屈了?”

“营长,我才是有天大的冤屈啊,这丫头片子倔驴一个,当着一百四十九个兵面前顶撞我,还公然叫嚣不肯训练,我这才罚她站在那里反省的。”安远道很是无奈地解释。

真不明白为什么明明自己没做错,可到后来就变成错的是自己!

“哦?这么说是她自己的问题了。”

安远道连连点头,“是啊,我还头一回见这样的兵。”

“营长,是安教官反复操练我们班的人,才让那个女兵不服的。”

季正虎这时候突然插了一句让安远道立刻气得跳脚,“我是教官,操练士兵是理所应当的。”

“你敢说你当时没抱着私心训练?”季正虎也毫不客气地还击了一句。

“我……”

“好了好了,吵什么!”李宗勇听他们两个一个比一个声音大,当下就把他们呵斥了一通。

营长都发话了,他们两个马上就没了声音。

“现在她这样不吃不喝八天了,身体素质好的还能在撑几天,不好的,估计今天就能倒,安远道你打算怎么做?”李宗勇沉声问道。

“大不了,我背她上医院!”安远道也一副破釜沉舟的样子,嘟囔着道:“反正我没错,一班都是这样训练的!我也没见谁和我说不服。”

“你带的那是一班,他们是六班,更何况他们是我的兵!”季正虎立刻呛了他一句。

安远道本来就心烦,还听到他这么说,也顿时怒了,“既然是兵,哪个班不都是一样,最后都是预备部队的人!”

这回坐在椅子上的李宗勇听到他们的话后,却惊讶地笑了起来,“我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女兵能让你们说出这样的话,我很高兴。”

很高兴?吵架也值得高兴?

季正虎和安远道不是很明白自家领导话里的意图。

“你们两个,一个带的是优秀班,一个带的是差班,其实我知道时间一长,难免心理上会出现落差。”

李宗勇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了他们两个面前。

“我一直希望你们能够明白,一班再好永远属于预备部队,六班再坏,它也不可能从预备部队分割出去,它们都属于预备部队的一份子,你们要学会平常心和包容心。而今天你们终于懂了!我很高兴!”

安远道和季正虎沉默地相互看了一眼。

最终安远道闷闷地说了一句,“报告营长,我要去处理关于那个女兵的事情,先走了。”

一旁的季正虎也立刻说道:“报告营长,我去训练。”

两个人头一回不等李宗勇放行,自顾自地跑了出去。

天知道,他们两个怎么会突然冒了那两句话出来。

什么见鬼的平常心,一班就是最优秀的!

而季正虎心里也同样在抑郁自己刚才那句我的兵,什么他的兵,他才不要那种窝囊兵呢!

两个人看了对方一眼,有同时很默契的扭头各朝两边走去。

安远道怒气冲冲的一路走到了训练场,午后虽然大部分的人在休息,但看到安远道去的方向后,所有人都从寝室里冲向了各自的阳台。

安教官这是憋不住,要找聂然算账去了吗?

聂然会怎么做?服软认输,还是继续咬牙到底?

阳台上一个个都伸长了脖子看。

而训练场上,似乎是感觉的了安远道那极大的怨气,聂然虚弱地强撑开半条缝隙,见安远道朝着自己而来。

他怒火冲天地站在了聂然的面前,第一句就爆了个粗口,“他奶奶的,老子就不信了!”

聂然的脸色几乎苍白得透明,她艰难地蠕动着嘴唇,“你要干嘛?”

“和你一起站,大不了老子也不吃饭不洗澡不睡觉,反正我没错!”驴脾气一上来的安远道也站在了聂然的身边,浑身上下都是怒火。

聂然斜睨了他一眼,勾唇地笑了起来,“你被营长训了?”

“放屁,老子没做错,训什么!”

他训练的兵不听自己的,他惩罚,他错什么了?!他根本就没错!

“嗯,你的确是没做错。”聂然赞同地小幅度点头。

“当然了,老子本来就没……”说到后面,他突然卡住了。

什么,什么?没错?她也说自己没做错?

安远道这下瞪大了眼睛,“你知道我没做错,那你为什么不服?!”

聂然凉凉地扫了他一眼,“你没做错和我不服之间有联系吗?”

“当然有!你认为我没罚错你,说明你本身已经知道了自己做错了!那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知道归知道,不服归不服。”聂然神情淡淡。

开玩笑,这都到最后关头了,好不容易惊动到营长那边去了,这会儿说放弃,打死都不可能!

“聂然你!”安远道被气得一窒,胸口闷痛不已。

“教官你能不能离我远点。”聂然这几天一个人站已经站器官了,现在身边冷不丁的多了一道怒气十足的视线,有些不太习惯。

“呸,你还嫌弃我,我不嫌弃你八天不洗澡臭烘烘就不错了!”

“那你还是嫌弃我,然后走远点吧。”

两个人一大一小地就这样站在训练场你来我往的对话着。

办公室里李宗勇俯视看着训练场上那两个迷彩身影后,拿出自己的手机又再次拨通了上次的号码。

没几秒,手机被被接通了。

还不等对方开口,李宗勇带着玩笑地口吻说道:“你推荐的那个丫头是根反骨,第一天就和教官杠上了,不吃不喝不睡地在训练场罚站了八天,而且到现在还不肯认错,你再不来,我估计她就要倒下咯。”

话才说完,电话“啪嗒”一下就挂了。

隐约间好像还听到什么东西被撞在门框上的声音。

啧啧,有那么急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