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她是一匹没有驯化的烈马/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霍珩一想到刚才聂然对自己说的那番话,不禁又皱了皱眉头。

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那妮子接受自己呢?

真是个棘手的问题啊。

想当年他第一次单独做任务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的纠结过。

这个聂然真是他的劫。

李宗勇看他时而憧憬地微笑,时而懊恼皱眉,那样子显然是动真格了。

只不过那小姑娘一看就不是那么好收服的人,而且看档案也才刚刚成年,这两个人的年龄可是差了十岁啊,三岁一代沟,这都三个代沟了,又加上这臭小子的身份,也不知道到时候聂诚胜会不会同意。

唉……这臭小子的要追小娇妻,那可真是路途漫漫。

不过总算这臭小子也算是有了个寄托,至少以后会为了那个丫头,会更加珍惜起自己的生命了。

李宗勇的心里替他高兴,但嘴上还是不饶人地道:“行了行了,瞧你那以权谋私的样子!以后走出去别说我教的,太给我丢脸了!”

霍珩醒过神来后,微微一笑地靠在了椅背上,“可我怎么听说,您老一直在外面夸我,还说我是您亲手调教出的最得意的门生。”

被戳穿了的李宗勇咳咳地轻咳了几声,装傻地道:“有吗?我怎么不记得了,唉……老了老了,都不知道了。那个……你现在告诉我这个所谓B计划,想要我帮你干什么?”

见自家的老师装傻充愣着,霍珩也见好就收,跟着李宗勇就转移了话题。

“也不干什么,就是海盗猖獗,想让你们预备部队来清理一下。”

李宗勇一听,那装傻充愣的劲儿立刻就过去了,他皱着眉问道:“清理?海盗一被清理,那军火库不就要建造了?”

“我没让你们彻底消灭,就是打个游击而已。一呢,检验检验咱们预备部队的能力,二呢,把事情再闹闹大,风声紧了霍启朗也不敢乱来。”

霍珩分析的头头是道,话语里全然都是为预备部队和卧底任务着想的样子。

可李宗勇毕竟已经人到中年,吃过的饭比霍珩吃过的盐还多,怎么可能会上他的当!

先不说这任务本来就不是他们预备部队该接收的,就凭霍珩突然好端端的说要检测预备部队,也能知道,这臭小子心里又打起了什么鬼主意。

“还有呢?”李宗勇悠悠地反问地道。

霍珩见李宗勇那神情,知道自己心里那小九九被识破,笑着轻挠了下鼻尖,坦白了句,“主要还是想让她来个实战演练,可以练手。”

李宗勇这下真是被他给气着了,当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作势要拿东西砸他。

“我就知道你臭小子不安好心!什么检验预备部队能力,根本就是假公济私。”

霍珩一见他拿着订书器就往自己身上丢,双手撑着椅子两边的扶手,干脆利落地一个扭身起跳,轻松地就避了开来。

随即又忙不迭的将东西捡起来,规规矩矩地把东西又放好,笑吟吟地道:“算不上假公济私吧,只是让她上场练练手而已。”

“你少来!还练练手……练手?!”李宗勇刚被霍珩的话给气懵了过去,现在一听,立即猛地回过神,两眼发直地看着他,“你疯了,真枪实弹让她练?”

“我相信她可以的。”霍珩满是自信又坐回了位置上。

李宗勇这下神色变得严肃了起来,他摇了摇头,一口就拒绝了,“不行!她才进预备部队几天啊,就上场实弹演练,要是那群一班的老兵你让我这么做,我还能同意,可她不行,我不放心!”

“她又不是没做过任务,两次任务不都出色的完成了吗?”霍珩看李宗勇如此毫无转圜余地的拒绝,眉头轻轻拧了拧。

他以为李宗勇的拒绝是因为聂然进部队时间太短,贸然去做实战会有生命危险,所以提醒着。

可没想到李宗勇的神情越发的严峻了起来,“你是不是被感情冲昏头脑了!她的两次任务的确完成的很不错,可那是卧底任务,不同于这次的实弹任务,很多军队的专业训练以及暗语她都没有好好参与过,你确定到时候在海岛上别人的一个暗语手势她看得懂?”

霍珩神情一愣。

很显然他并没有想到这一点!

因为从一开始,他好像就觉得聂然那妮子就像是个百宝箱,下一秒永远都会带他惊喜。

她会用刀,会开枪,算计起人来更是毫不手软。

所以他从来不认为,这妮子会有不懂或者是不会的东西。

可现如今老师和他这么一说,他发觉自己是不是的确有些急躁了。

那妮子在新兵连的成绩他也曾经调出来看过,那三个月除了笔试勉强及格,其他的就和及格没沾上边。

但奇怪就奇怪在,最后一个月的体能测验却突飞猛进,这种强大的爆发力连他啧啧称其。

对面的李宗勇见他紧锁着眉头沉默不语,又继续说了起来。

“更重要的一点是,这丫头心野难驯,上次听你说她那次偷刘震公司的资料也是剑走偏锋,要不是你当时在门外替她挡了那么一下,我想接下来肯定不会那么顺利,就她这种性子要和人合作,你确定她愿意?你要知道她那两次任务都是单独行动,可现在是要团队合作,虽然同样是任务,可这其中可是有很大的区别!”

霍珩嘴角的笑渐渐收敛了起来,“你的意思是,她极有可能还是单枪匹马来完成这次任务?”

李宗勇皱眉,摇了摇头,眼底满是沉重,“不!我是怕,到时候她会为了完成任务,牺牲掉战友。”

“这不可能!”

霍珩一听到这个话后,下意识地就反驳了回去。

牺牲战友?

这怎么可能的!

那妮子就算再狠,应该不会对和她统一战线的战友们下手吧。

李宗勇沉着脸色,一点点的替他分析了起来,“你看这次的罚站事件,虽然她的目的是在于将事情闹大,可她当时说的话我觉得并不全是假的。站九天,这已是超过体力的极限啊!一个连自己命都可以拿来搏的人,又怎么会在乎别人的命,战友这两个字她不一定会放在心上。”

这一番话让霍珩的心里更沉了几分。

的确,聂然拿命来搏已经不是一两次了,从最先前的在洗手间为了得到卫薇信任而自愿当人质,差点被割断大动脉,到接下来被霍旻劫持,以及现在的不吃不喝不睡罚站九天,每一次都让人心惊动魄的很。

老师说的没错,一个连自己命都可以拿来赌博的人,又怎么会心里有战友呢。

霍珩第一次觉得,对于这个妮子他真的有种无力感。

可转而一想,自己不正是喜欢她的狠和绝吗?

每次都将自己逼向绝境,然后拼杀出一条血路。

那种厮杀后倨傲地站立在硝烟弥漫的战场里,浑身沾染着敌人的血液,微勾起的冷笑,和嗜血的眼眸流转着动人心魄的光芒,那场景只是想想都能让他怦然心动。

李宗勇看到自己的徒弟眼睛里有着别样的光亮时,意味深长地说道:“虽然她的心性比一般人强悍很多,能力也肯定不会有问题,但这是一匹未经过驯服的烈马,野性十足,需要时间。”

霍珩眉头拧了几分,最后很认真地回答道:“给我一段时间,我一定可以改变她的!”

李宗勇这是第二次见他有这种神情,第一次还是在接下霍启朗这个任务的时候,他也是用这种冷峻的语气回答自己。

想当年从部队里走出去的时候,他还是一个模样稚嫩的青葱少年,穿着一件白衬衫背着书包就这样走了出去,现如今一看,当年稚嫩的脸庞逐渐变得深邃挺拔了起来,举手投足间也变得格外翩然贵派。

不知不觉都十几年过去了,也不知道这场任务到底何时才是个头。

李宗勇收了收有些跑偏的思绪,笑呵呵地问道:“听你的语气是真要在我这里做指导员了?霍启朗那边不会被发现吗?”

“虽然有潜在的危险性,但应该不会被发现。”霍珩想了想,回答。

他虽然得到消息后急忙赶了过来,但保密工作做得还算不错,就算霍启朗起疑心,但找不到实质的东西,也不能对自己怎么样。

更何况,现在霍旻已经死了,他就剩下自己了。

没有实质的证据,他是不会轻易对自己动手的。

霍启朗现在,非常需要他的帮助,而他也终于慢慢地开始渗透进霍氏最核心的地方。

李宗勇听他要留在预备部队一段时间,不禁笑了起来,“哈哈,咱们部队有你这么一位铁血的指导员是莫大的荣幸啊,我想六班快要和一班并肩咯。”

和李宗勇又聊了几句话后,霍珩就离开了。

……

聂然离开了李宗勇的办公室后,她就开始在心里默默盘算了起来。

原本她想要借着被赶出预备部队的机会,然后想办法进入聂诚胜的部队去动手脚,可现在原计划全部被打乱,需要留在这里一年。

部队的训练她倒是不怕,霍珩这家伙任务没完成,早晚是要走的,可安远道怎么办!

听他刚才在办公室里的口气,好像已经明白过来的样子。

唉……都怪自己当时太有把握了,这才露了口风,让安远道想明白了过来。

这下,一年的预备部队生活肯定要比在新兵连精彩很多。

这时候,她突然有点想念方亮当教官的日子了。

她叹了口气,先回医务室将东西全部整理收拾了一番,然后往305寝室走去。

正是午休时间,因为她的一战成名,所以在楼道上走过时周围的女兵们纷纷侧目看向她,甚至有些还聚在一起偷偷地小声讨论着。

聂然很淡定地在她们的注视下走进了305寝室内。

“聂然你怎么回来了?”古琳本来正打算趁着午休时间再去看看聂然,可没想到刚出门口就撞上了聂然,不由得惊讶地低呼了一声。

而正在寝室门口呼呼喝喝对着空气打拳的何佳玉一听到古琳说聂然回来了,立刻从阳台外跑了进来,一把勾住了聂然说道:“哇塞,你回来啦!你知不知道你的光荣事迹已经传遍了整个部队了,厉害哦!罚站九天不服一句软,你现在可是除了骁姐之外第二个能让我佩服的人!就冲点,咱两打一架吧!我到现在都还没和你好好打一场架呢。”

本来正躺在床上午休的施倩在看到聂然后也从床上跳了下来,走过来时听到何佳玉的话后,一把拍在了她肩上上。

“打什么打,聂然才回来,身体还没康复,被你那一拳再挥进医务室怎么办!”

何佳玉想了想,不由地点头,“也对,那就等你身体彻底好了,咱两打一场吧!”

说完后,就拉住了施倩的手,兴冲冲地道:“既然聂然身体没康复不能打,你陪我打吧,我手痒!”

别无辜抓包的施倩连忙甩开她的手,“我去,你手痒你就劈砖去啊,抓着我干什么!”

“来嘛来嘛,来一场嘛!”何佳玉死缠着她的手就是不放,各种央求。

要是在半个月前,何佳玉这么央求,施倩或许还会看心情勉强考虑考虑,毕竟练个手消耗点体力纯当减肥了。

但那只是在半个月前,现在……不行!

她完全没有任何余地的就拒绝道:“走开,我才不要在你身上浪费体力!下午是那个阎王指导员的训练时间,我还想保存点体力熬过那魔鬼六小时呢。”

何佳玉讨好恳求的表情在听到指导员三个字后,脸色骤变,“什么?下午是指导员的课?”

施倩淡淡地瞟了她一眼,“你以为呢!”

“靠,那还是好好养精神吧,他的训练比起上次安远道故意折腾我们绕山头更狠,睡觉睡觉!”说着就松开了施倩的手。

“指导员训练?”一直站在门口看戏,没有说过一句话的聂然这时候在听到指导员三个字后,扬了扬眉梢。

这部队里应该……大概……也许……好像……没有第二个指导员吧?

她心里顿时隐隐感觉到了某种不妙。

何佳玉听到聂然出声后,这才想起了她的存在,对她解释道:“聂然你还不知道吧,这几天咱们班来了个指导员,那训练程度狠的呀!那个乔宇娇被虐的,不是用一个惨字可以形容!”

何佳玉说完后见聂然并没有什么反应,这才想起她并不认识那个乔宇娇的妹子。

于是连忙补充道:“乔宇娇就是那个你不愿意像白痴一样一圈圈陪她跑的娇娇女,也不知道指导员是不是故意针对她,被罚得简直惨无人道啊,也算是变相给你出气了。”

一听到是乔宇娇,施倩也从床上弹了起来,幸灾乐祸地道:“何止惨无人道啊,我估计再等几天,她就要主动申请调离了吧。”

“哈哈,说不定的!”

两个人关于乔宇娇聊的很是欢乐,可聂然的脸色却逐渐黑了下来。

从刚才的对话里,她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那个人就是——霍珩!

这人不应该回去做卧底的吗?怎么还要留在这里训练啊?

难不成……是卧底任务结束了?

按理说不可能啊,从上次在霍氏晚宴上她就知道霍珩十几岁就被送进了霍家,也就是说他从十几岁开始就被安插在了霍启朗的身边,这说明这个任务非常艰难,哪里是这几个月就可以结束的。

更何况他才接手霍氏没多少日子,这么庞大的霍氏帝国想要从里面理出点什么来,也是需要时间的。

既然这个可能性不成立,那么他留在这里到底要干什么呢?

“聂然这是军事课程的笔记,前几天你没来上课,我都替你做了一份。”

正想着呢,就看到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本小本子,上面密密麻麻地写了好多字。

聂然将思绪收拢,又看了眼身边正对着自己微笑的古琳。

这几天她躺在医务室里的时候,古琳每到午休都会挤出点时间来看看她,对于古琳这样做,聂然虽然笑着说感谢,但笑意从未达到眼底。

就像现在。

她接过了古琳替自己辛辛苦苦做的笔记,然后微笑着说了句,“谢谢。”

古琳腼腆一笑,忙摆了摆手,“不用不用,你用得到我就很开心了。”

“我的呢,我的呢?每次你都给聂然写,怎么不给我写啊。”何佳玉见聂然每次都有班长的特殊照顾,这下立刻缠上了古琳。

要知道她可是非常、非常讨厌上那个什么见鬼的军事课程。

她觉得一切都应该以实战才对,实战才是王道!

但现在非要上什么军事课,那些一长串一长串的专业名词看得她头都大了,每次一到上课她就想睡觉,记得那些笔记到了课后一看,简直想哭。

上面全部都是睡觉时,无意识地在书上乱花的线条。

现在看到聂然有这种VIP级别的待遇,简直羡慕死她了!

“你要是想要,我也可以给你写一份的。”古琳看到何佳玉还是有些怕的,因为何佳玉总是喜欢到处找人打架,古琳怕自己被盯上,所以笑得格外勉强。

听到古琳也愿意给自己抄笔记,这些高兴坏了,搂着骨龄就不肯撒手了,“哈哈,班长我真是爱死了你!我觉得咱们班长肯定是整个部队里最好的班长了。”

古琳被她勾着脖子,一听到她夸自己,心里立马胆颤了起来。

她好怕等会儿何佳玉会在后面补上一句,就凭这点,班长咱们来打一架吧!

如果真是这样,那她可就要哭了!

因为,她根本就打不过何佳玉,严格来说她只有挨揍的份!

整个寝室里,李骁可以打败何佳玉,施倩可以和何佳玉打平,聂然……以上次的那个脚力来看,最起码也能打平,但只有她古琳,完全没有攻击力。

所以每次看到何佳玉她都是贴着墙面走,恨不得就此透明!

“哔——”突然间,寝室楼下响起了一阵尖锐的吹哨声。

紧接着就是一道熟悉的声音从楼下传了上来,“六班所有人马上集合!”

顿时,寝室里的几个人就像是被定住了一样。

施倩坐在床上,木愣愣地问道:“午休还没结束,怎么就集合了?”

勾着古琳脖子的何佳玉也傻乎乎地附和着,“就是啊,而且为什么就我们六班的集合?”

这期间只有从未说过一句话的李骁从书桌前站了起来,拿起放在床上的帽子,一边带一边冷冷地提醒了她们一句,“快点下楼。”

接着率先走出了寝室。

几个人就像是立刻像是被解了穴道一样,慌乱地道:“哦哦,对,下楼下楼!”

连忙带好帽子跟着一起下了楼。

只有聂然还站在原地,因为那道声音对于她来说,太熟悉了!

霍珩,他究竟要留在部队干什么?!

“聂然,你还不快点走吗?”真要跟着大部队一起走出寝室的古琳在看到聂然还站在寝室里一动不动的时候,不禁奇怪地问道。

聂然这才回神,带上帽子,跟了出去。

从寝室大楼里跑出来后,却正巧遇上了从隔壁一栋跑出来的严怀宇他们三个。

严怀宇一看到聂然带着帽子跑出来时候,皱眉道:“小然子你怎么归队了?你身体还没好呢!”

“看你的脸色不是特别好,别逞强。”乔维觉得严怀宇没说错,附和地说了一句。

就连不怎么吭声的马翔此时也很是担心地点头,“是啊,要不然和教官再请几天假吧。”

聂然摇了摇头,“不必了,我可以的。”

说着就快步朝着指定地点站好。

她看到霍珩站在那里,神色严肃地看着手中的秒表,等到最后一个人入队后,按下了秒表,淡淡地说道:“三分四十秒,不及格!目标训练场,罚跑十公里,马上执行!”

“又是十公里?我的天!”

队伍里不知道是谁,忍不住嘀咕了一句,结果被霍珩给听见了,他不骂也不喊,只是立刻又加了一句,“队伍里有人说话,再加罚五公里。”

“……”众人的眼神瞬间聚集到那个男兵身上,恨不得用眼神把他直接给戳穿了。

一群人乖乖地马上跑步朝着训练场跑去。

霍珩的训练和别的教官不同,他不会喊也不会去骂,就只是很平静地下达命令。

但越是这样平静,那些人就越怕,因为完全不知道霍珩的点在哪里,所以反而比平常完成的效率要高很多。

聂然觉得自己实在是和这个预备部队八字不合,第一次罚跑遇上了安远道,第二次罚跑又撞上了霍珩,而且最倒霉的是,才进部队就已经被罚了好几次跑了。

也不知道何时是个头。

跑了大概十公里左右后,队伍的后面开始拖起了一条长长的小尾巴。

但聂然并未混在其中,而是在队伍的中间段。

古琳看她这么一直跑,生怕她的身体承受不住,急忙跑到了聂然的身边问道:“聂然你没问题吧?会不会觉得不舒服之类的?脚疼不疼?”

泡在面前的何佳玉听到古琳的话后,忍不住吐槽了起来,“你当聂然是瓷娃娃啊,放心啦,能不吃不喝不睡站九天,区区十五公里,简直不放在眼里好不好!”

“古琳,你将来做妈一定很完美。”施倩由衷得说了一句。

结果闹了古琳一个大红脸,她连忙解释地道:“不是啊,我只是觉得聂然大病初愈,还差点得肺炎,一定要小心才行。”

“哈哈,看看咱们班长脸色通红的,害羞了哦!”何佳玉看古琳那小脸红得要滴出血似的,立刻调侃了起来。

“哪……哪有啊我……你们……”古琳脸色憋的通红,又急着要解释,结果结结巴巴地说不出个完整话来。

聂然就像是个旁观者在她们身边,并不搭话。

忽然之间,在队伍的最末端响起了一个女孩子的尖叫声,“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