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冷眼旁观,射击训练/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纷纷朝着队伍后头看去,但唯独只有聂然一个人像是没听到一样,依然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跑去。

前面的何佳玉往后一瞧,当下笑了起来,“哈哈,咱们的娇娇女又摔倒了!估计又得被指导员一顿虐了。”

“我看她啊留在六班的时间又缩短咯。”施倩也幸灾乐祸地说道。

听着前面何佳玉和施倩的话后,古琳时不时地回头看了眼还趴在地上没爬起来的乔宇娇,最终说道:“我去帮她。”

只是还没等逆行跑过去,就被何佳玉眼明手快地抓了回来,“帮什么帮,上次就是她害得我们班级的人一圈又一圈的傻跑。”

施倩点头道:“对啊,害得我们跑得差点累吐血。”

古琳看着最后面的乔宇娇,担忧地道:“可她是咱们班里的人,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自己弱还非要进部队害人,这就是她的不对了!”

古琳听到何佳玉的话后,还是觉得这样做不好,第一次竟然如此敢甩开了何佳玉的手,“不行不行,我作为班长不能这样!再说了,她要是没准和大家一起跑到终点,说不定指导员又要罚我们了。”

紧接着她就往队伍后面跑去。

何佳玉无奈撇了撇嘴,“看吧,我说咱班的班长是整个部队最好的,都快成烂好人了。”

“行了,废话那么多,古琳一个人扛不动那娇娇女,一起帮忙吧!我也不想再继续罚跑下去了。”

“唉……真是命苦啊。”

何佳玉暗自嘀咕了一句后,就被施倩拽着往队伍后跑去。

只有聂然一个人依然不为所动地往前面跑去,甚至没有看身后一眼,就如同当时绕山跑时她也如此这般冷眼旁观。

而这一切却被站在不远处的霍珩尽收眼底。

聂然的漠不关心让霍珩深邃的眸色忽而沉下了几分,紧抿的唇已经绷成了一条直线。

她果然没有转身,甚至连一个回头都没有。

虽然李宗勇的分析让他多少心里已有了建设,但在亲眼看到后,心里只觉得更加沉重了几分。

怎么……会这样……

可其实这一切真的不能责怪她。

她,前世在基地里受到的教育就是弱肉强食,那时候她跟着一群人训练,每天的饭菜只有十几碗饭,可她们人却有二十多个。

严苛的训练让她们极快地消耗了身上所有的体能,为了能够吃上那一碗饭,争抢就成了每天必做的事情。

她那时候刚进基地没多久,身手根本不如她们,每次抢不到饭她就只能去喝水,可体能大量的消耗,喝水根本没办法填饱肚子,再连喝了快两个星期后最后实在是在撑不住了。

为了活下去,为了逃出去,她就半夜偷摸着拿一块碎了的玻璃碎片一点点地在地上磨,直到玻璃的边缘被打磨地锋利无比后,等到抢饭点一到,她趁着混乱之际,将玻璃碎片直接割断了一个同伴的喉管,这才抢到了那碗饭。

那是她在基地里吃到的第一碗饭,里面甚至还混着那名同伴喉管被割断时蓬勃而出的鲜血。

饿到极致的她,早已不管不顾了,双手抓着饭疯狂的就往嘴巴里塞,躺在她脚边是一具喉管还在咕噜噜冒血,却已经渐渐冰冷下来的死尸。

那是她第一次杀人。

也是她,作为杀手生涯的一个开始。

在她的记忆力,杀人的感觉并不坏,至少在基地每次只要她打赢了那群人就可以吃到一顿饱饭,甚至有时候超额完成还能吃到点热菜汤。

所以,别人的死活她怎么可能会去管。

她没在别人摔倒的时候,趁机解决掉就已经不错了。

聂然感觉到不远处那一抹紧盯着自己的视线,但她装作浑然不知的样子,依然在队伍里做匀速的跑步。

而后面三个拖着一个乔宇娇一点点地朝着大部队赶去时,施倩小心翼翼地瞄了眼霍珩,却在看到他紧绷的面容时,不由得小声地说道:“我怎么感觉指导员好像不高兴啊。”

“我已经感觉到背后阴风阵阵了,赶紧跑吧!”何佳玉连眼神都不瞄一下,又将手里的乔宇娇抓紧了几分,脚下的速度越发的快了起来。

没一会儿,三个人就跟上了大部队,重新和聂然并肩了起来。

施倩一边跑一边看着霍珩,然后可惜似地叹了口气,“唉……这么帅气的脸蛋儿要是笑一下,老娘肯定还能继续跑十公里,他就是我的精神食粮!”

何佳玉坚决不落任何一次可以损施倩的机会,于是鄙夷地瞅了她一眼,“你这个花痴!这点容貌你就把持不住了,出息!”

一旁的聂然听到施倩的话后,不由得想起刚才在训练室里他搂着自己时随着手上的动作而变得越发邪肆地笑容。

她只觉得心头一紧。

“嘁,你出息?那你第一次看到指导员的时候还不是激动得被门槛绊了一脚,摔个狗吃屎。”跑在聂然左边的施倩也毫不客气地回了一句嘴。

被重提糗事的何佳玉这下炸了毛,“我……我激动的是看他偷摸着在我们寝室,我以为是变态好不好!”

天知道她有多不想重新提这件蠢事!

其实那天在寝室里,她根本不知道这个人是指导员,还以为是哪个班的变态小子跑她们寝室里来偷东西,所以就上去想揍人,结果……刚握拳跑上去,结果被大门的门槛给绊了一下,摔了个狗吃屎。

后来才知道原来这人不是什么变态小子,而是预备部队新来的指导员。

他之所以进寝室也不是偷东西,而是替聂然拿干衣服。

原来只是一场乌龙而已。

可想到,结果有好事者就有人把这件事传了出去,更可恶的他们居然传的版本是她看见指导员犯花痴腿软!

她哪里腿软了,她分明那是摔惨好不好!

一群眼珠子长屁股上的白痴!

“反正到底是激动在寝室里看到男人,还是看到变态,只有你自己知道。”施倩笑着对她眨巴了下眼睛。

“靠!施倩你的脑子里真是屎黄屎黄的!我真的只是激动看到变态!不对,我真的只是怕变态来我们寝室偷东西好不好!谁知道他是来替聂然拿干衣服的。”何佳玉嚷嚷地解释着。

聂然在听到何佳玉提到自己名字时,怔愣了一下。

霍珩替她拿干衣服?

聂然想到自己醒过来时的确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了一套,但她以为是医务室里的女军医替她换的……

她忽然又想到那天严怀宇说那几天都是霍珩在照顾自己……

我靠!这个霍珩居然给她玩儿阴的!

怪不得刚才在训练室他解自己的衣服解的那么溜,合着那几天早就练过手了!

她猛地扭头,朝着不远处的霍珩就是一道凌厉的眼刀。

不远处的霍珩原本还沉浸在刚才的聂然冷眼旁观之中,突然看到聂然望着自己,眼底满是喷火的神色后,心里虽讶异,但脸上却并没有任何的神情。

聂然看到他那副淡定的模样,气得真恨不得给他两枪!

而身边的施倩在听到何佳玉的那番说辞后,立刻柳眉一竖,“你丫才满脑子都是屎!老娘这么聪慧的大脑,居然敢这么说我?!你是皮痒是不是,上次在阳台被老娘一顿削是不是忘了?!”

“是啊是啊,忘得差不多了,要不然晚上回去再来一场?!”

“看我回去不打死你!”

“哈哈,我等着!”

一路上两个人连讽带刺吵得不亦乐乎,听得聂然头痛不已,偷偷地慢了几步,落在了后面去。

终于,三十分钟后,所有人跑完了全程站定在了指定位置上。

霍珩也不看秒表,绷着个脸说道:“稍息,立正!”

六班人一听,这像是要结束的意思啊。

不用罚跑了吗?

虽然指导员并没有计时跑,但是按照这一个月来的惯例,他们班级基本就没有一次过关的,更何况这个指导员比起安远道来丝毫不差,怎么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们了呢?

正怀疑是不是耳朵出问题的时候,就听到霍珩继续道:“下午射击训练,一点半在这里集合。现在解散。”

顿时,所有人都愣住了,

要知道他们六班这一个多月来模枪的几率少得可怜,因为他们的体能不过关,所以季正虎总是重复枯燥的对他们进行体能训练。

现在却突然听到不仅不用继续跑还可以模枪,那心情简直比中乐透还高兴!

瞬间有种苦尽甘来的感觉。

特别是何佳玉听到后整个人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我没听错吧,射击训练?可以模枪了吗?真的可以模枪了吗?!施倩,你快掐我一把,快快快!”

她懵了似得将手举到了施倩的面前。

施倩看了一眼,随后奸诈地一笑后,立刻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

“砰——”的一声响后,一个利落的过肩摔,将何佳玉直接摔在了地上。

何佳玉当场嗷了一声叫留下来,摸着自己可怜的摔疼的屁股,龇牙咧嘴地怒骂了起来,“施倩你个神经病,你干什么摔我!”

施倩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贼贼地笑道:“我怕你皮太厚掐不痛,摔个屁墩儿说不定你的尾巴骨会提醒你这一事实。”

何佳玉摸着自己摔疼的尾巴骨,哼哼地道:“看在下午要模枪的份上,我现在心情倍儿好,不和你一般计较。”

她们几个吵吵闹闹地正要走出训练场,就看到一穿着迷彩服的女孩子提着一桶水,含羞带娇地走到了霍珩的面前,“指导员,这是下午你需要的水,我给你送过来了。”

那柔弱的声音听得让何佳玉忍不住搓起了手臂,“天,真是够膈应人了。”

施倩对于自己的“精神食粮”被人觊觎了之后,立即眉头紧皱了起来,“我说她怎么那么不怕死啊,别的班的女兵被上次一顿虐后基本都不敢靠近咱们班指导员了,怎么这位还是死咬不放地来送殷勤。”

“人家一班的,皮厚耐操,那点训练压根不放在心上好不好。”何佳玉拍了拍她的肩膀,一脸的稍安勿躁。

施倩重重地点了点头,“你说的也对,和你一样真是皮厚!”

何佳玉一听就不干了,立马把她推开,“靠,我好心安慰,你还损我!”

两个人又开始一阵地吵。

聂然听着她们的话,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霍珩的那张脸。

他因为还在卧底之中,所以不能真面目示人,或者严格来说她应该就没见过霍珩的真名目吧。

卧底装人家儿子,那张脸估计也不会是真的。

不过这次的脸比起“霍珩”的脸,平凡了不知多少,可没想到还是惹得那群姑娘来献殷勤。

不过再仔细一想也是,这部队里要么是严怀宇这种十八九岁的小屁孩儿,要么就是四十岁的老男人教官,这冷不丁的突然来了个二十多岁的长得不错,说话做事都沉稳内敛,不暴躁的,对于这群刚少女怀春的女兵们当然是个好机会了。

似乎是感觉到了聂然的视线,霍珩转头望过去,两个人视线就这样碰上。

聂然冷冷地瞟了他一眼,转身就往外面走去,却听到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句:“聂然留下!”

她当下脚步一滞。

六班其他人一听,也都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她。

这个霍珩,这么明目张胆地叫她留下来,是想给她树敌吗?!

在众人奇怪的眼神后,她不得已地停下了脚步,又折了回去。

她眼底满是不甘心,可碍于有别人在场她不能说些什么,只能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他。

霍珩也同样紧抿着唇,眼色沉沉地看着她。

两个人一个仰头,一个低头,气氛有些诡然。

忽然之间,两个人扭头,同时看向了一侧的送水女兵。

霍珩面无表情地开口问道:“你还有事吗?”

站在他们旁边的那个女兵被点到名,愣了愣神地道:“没,没有了……”

“那你可以走了。”霍珩毫不犹豫地下起了逐客令。

本来那女兵原本含羞的神色唰的一下变白了几分,最后带着不甘愿而黯然离开。

聂然一等那女兵走了之后,脸色也瞬间沉了下来,冷冷地道:“不知道指导员单独留下我,有什么事吗?”

霍珩沉默地望了她一眼,沉声地问:“刚才你为什么不帮忙。”

“帮忙?”聂然皱了皱眉头,随后才明白他嘴里所谓的帮忙是什么,她冷然地反问:“我为什么要帮忙?”

“她是……”

“如果你要和安远道说同样的话,你还是别浪费口水了。”霍珩的话还没说,聂然就不耐地打断了。

她真是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和他说什么见鬼的战友情,方亮是这样,安远道也这样,现在连霍珩也这样说。

战友?团队?集体?那和她有什么关系!

在前世她向来都是孤军奋战一个人做事,从来没有人羁绊她,可自重生在了这个身体里,一共两次任务,在任务过程之中一路上磕磕盼盼,对于所谓的团队合作她真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既要顾及这个,还有顾念那个,有时候甚至还会和接头人产生矛盾,使得任务差点停摆。

想到这些事情,她简直郁闷得想杀人。

聂然的神色在想起那些糟心事后,更是难看了几分,她语气冰冷:“指导员没有其他事情的话,那我先走了。”

她刚想转身往外走时,忽而又停了下来,对霍珩说道:“哦还有,少关注我点,我只想安静的混过这一年。”

她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李宗勇之所以挽留自己,其实都是霍珩的主意。

要不是看在申请调离闹太大,会打破自己在聂诚胜面前那乖乖女的形象,她怎么可能会答应下来。

聂然说完之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只留下霍珩一个人站在原地。

……

被霍珩罚跑了半个小时以后,原本一个半小时的午休时间活生生地缩短到了一小时。

等聂然回到305寝室的时候,就看到那群被跑了十五公里的妹子们早已躺在床上闭眼休息了起来。

估计是想养足了精神,等会儿好好打上几枪。

聂然将才睡过一晚的床铺整理了一番时,看到古琳给自己做好的笔记本安静地放在枕头边上时,她特意看了眼古琳的床铺,睡得挺香,然后手腕一动,将那本笔记本丢进了垃圾桶里。

紧接着就和衣躺在了床上休息了起来。

这身体大病初愈,说实话跑这么久还真有些累了。

这一年里,她必须要把体能给训练到原本前世的状态才行,不然这一会儿生病一会儿生病的,烦都烦死了。

想着想着,她渐渐地就睡了过去。

等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依然是被那声熟悉的哨子声给吵醒的。

在反复多次的哨声中,聂然已经开始适应了,毕竟这和当年在基地的生活没什么差别。

她快速的穿好鞋子,然后拿着帽子就往外跑去。

而何佳玉和施倩她们两个自从听到要练习射击后,破天荒的没抱怨一句,用最快的速度穿戴好后,带着极大的兴奋感往外面一溜烟儿地跑去。

下午的集合比以往的速度快得将近提升了一倍,很显然他们都对于下午的射击训练格外的期待。

霍珩将枪支全部发放给了六班的每个人,当聂然从霍珩手里接过那把自动步枪的时候,只是在手里轻掂了一下,她就明白今天的训练应该不会是射击。

那枪太轻,很明显枪里没子弹。

看着那群人手里握着枪时那洋溢着喜悦的脸庞,她只是冷冷地牵动了下唇角。

没有子弹的枪支做训练,除了一种,别无其他。

魔鬼训练就要开始了,这群待宰的羔羊居然还这么高兴。

很快,将枪支里里外外基本上摸了个遍的何佳玉在看到弹夹里空空如也时,皱眉问道:“报告!为什么枪支里面没有子弹?”

果然,六班那群拿着枪支正兴冲冲的其他人在听到何佳玉的话后,也连忙检查了自己枪膛里的子弹,发现的确没有子弹。

霍珩看着他们一张张疑惑的脸庞,语气平淡地回答道:“今天训练的是端枪瞄目标,不需要子弹。”

众人一听,立刻大感失望。

这只能摸着枪却不能打的感觉,就好比一个光溜溜的美女躺床上,你却只能看着一样憋屈!

何佳玉皱着起了小脸,郁闷地大喊了起来:“不是吧!”

霍珩朝着她看去,眼底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有问题?”

可就是这样平静让人觉得渗得慌,何佳玉连忙摇头,“报告指导员,没有!”

聂然看着他平波无澜地神色,这才想起前几天严怀宇对自己说过,霍珩自从进了部队就一直以冰山面瘫的死人脸示人。

本来她还没在意,现在仔细看了看,还真有点不适应。

毕竟她见惯了霍珩温润如玉的翩然贵公子模样,也偶尔见过他暴戾时阴狠的一面,以及中午在射击室里那邪魅狷狂的一面,倒是没见过他这样冷漠毫无情绪的一面。

聂然感觉自己每看到他新的一面,就感觉像是重新认识这个人一样。

“现在举枪,瞄准一百米以外的目标!”

随着霍珩的一声命令之后,六班所有人齐刷刷地将手中的步枪举起,一只眯起地望着远处的靶子。

“保持这个姿势不许动!”霍珩站在每个人的身后,检查每一个人的姿势。

直到站在聂然的身后,发现她全身绷直,手与肩部的之间呈一水平线,完全就是标准姿势时,他不禁站在那里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这才往下一个士兵走去。

而这时候其他班级的人也拿着枪进入了训练场,只不过他们并不是瞄靶,而是站在训练场的另外一端开始打枪了起来,那砰砰作响的子弹声就像是敲在六班的心里一样。

明明都是射击训练,为什么他们是端枪瞄靶,而其他班的人却是实打实的在射击!

这简直就是在打脸!

“靠,他们不进室内射击训练,跑外面来干什么!”何佳玉咬着牙小声嘀咕着。

“谁知道,说不定是故意挑衅!”施倩也同样小声地恨恨道。

六班的人各个都咬牙切齿着,却又不得不继续端好手里的枪。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着,他们端着枪的手渐渐开始有些酸了起来。

“你的手在抖哦。”何佳玉在瞄到施倩的枪口在微微抖动时,得瑟地说道。

“好酸!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施倩拧着眉头,艰难地说道。

“冬天举枪你们就庆幸吧,等到了要是夏天,在太阳底下暴晒起来,不死也要脱层皮。”就站在施倩旁边的严怀宇一副过来人的样子说道。

从他稳当的枪杆子上就看出,他现在还很轻松。

但一旁的聂然却并不这样想,因为她曾经在这片训练场站过九天,这里天气的转变她早已熟记在心。

抬眸,看了眼远处滚滚而来的厚重云层,她握着枪杆子的手更是紧了几分。

天色越来越沉,铅灰色的云层大朵大朵地压了过来,就如同压在了人的头顶上,抑得让人有些喘息不过来。

风也随之呼啸了起来,那剧烈的大风吹得头发随意的打在人的脸上,有些发疼。

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天空随即一声闷雷响起,雨水就如开闸一般哗啦啦的倾泻了下来。

那豆大的雨水打在枪杆子上,有几个人的手本来就已经酸软无力了,现在加上这雨水一下子倒下来,差点没拿稳。

“不许动。”霍珩站在他们身后,冰冷的声音让他们浑身一激,再次打起了精神。

雨水哗哗地倒下,所有人的衣服顷刻间全部都湿透了,大风夹裹着雨水时不时地打到他们的脸上,眼睛上。

眼球被豆大雨水打得疼痛不已,却又因为指导员在背后随时监视,而不敢动弹。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大雨却并没有因此而停息,反而越演越烈。

霍珩站到他们的面前,在大雨中他的声音不得已提高了几声,大喊着:“现在加码!”

众人一听,立刻有了想要昏死过去的心。

唔……不知道小然然把古琳的笔记丢到垃圾桶里你们会不会有点那啥……但是这就是她,因为她前世的一些经历,以至于骨子里对于战友这两个字是没有概念的,所以……这是一个必须要蜕变的过程~所以不要觉得这样就放弃然然哦!~

PS:因为在顺后面的一些思路,所以这两天写的有点小卡,没万更,别介意哦!~会万更的,乃们放心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