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某人小心眼了,女人之间的战斗/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从那天和乔宇娇在走廊上聊完之后,陈悦就开始偷偷关注起了六班的聂然。

有时候几个班级在同一个训练场训练的时候,她的眼神除了看着霍珩之外,还时不时地瞄向聂然。

但好几次观察下来,她并没有发现指导员对聂然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就和其他的士兵一样训练,而那个聂然好像也对指导员也是冷冷淡淡的。

并没有像乔宇娇说得那么的暧昧。

但她一想到两个星期前无意间看到聂然和指导员两个人路过自己时的画面时,她又觉得说不定这一切都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伪装。

因为在大庭广众面前,所以两个人为了避嫌,才会这样冷淡。

于是,观察聂然的次数就越发的多了起来。

下午的格斗擒拿训练课程,一班和六班的课程相同,这下又给了陈悦可以观察的机会。

两班实力悬殊,只是各班归各班。

“今天,男女混合训练,一对一格斗。”当霍珩站在训练场上,说完这一席话的时候,底下的士兵显然都有些不同意了。

男兵觉得,自己和女兵打,简直就是在欺负人啊,这说出去太丢脸,更何况女孩子总不比男孩子,这万一一下子摔猛了,一个个都哭起来怎么办?他们可不会哄人啊。

而女兵也觉得,自己在力量上和男兵无法相抗衡不说,万一在打斗期间无意间有个身体上的接触,那她们也太吃亏了!

“报告指导员,我们不和女兵打,太丢份了。”严怀宇第一个拒绝。

随后更多的男兵也附和了起来,纷纷表示和女孩子打架有点欺负人,不绅士。

那些原本也不想和男兵打的女兵们一听到他们这样说,反而有些不爽了起来。

什么叫丢份!

是看不起她们女兵吗?

其中向来爱打架的何玉娇听到男兵鄙视起自己时,马上就跳了起来,“什么太丢份,我看分明就是打不过所以才找这个理由吧!你们这里面可有不少人被我打败过!”

何佳玉这番话一出,本来还附和的几个男兵瞬间歇菜。

很明显,那几个肯定就是被何佳玉打败过的。

“没错,什么太丢份,统统都是借口!有本事就来打一场。”站在队伍里的施倩连忙附和了起来,她激昂的声音立刻带动了女兵的情绪。

“是啊,打一场!让你们也看看女兵的真本事!”

“女兵才不会比你们男兵弱呢!”

“哟呵,那你们到时候可别被打哭了!”严怀宇一边说一边撸起了袖子。

“谁哭谁孙子!”何佳玉好几天都没有打架了,心里早就痒得不行,一看严怀宇撸袖子,当下就兴奋地想冲过去。

看着队伍里男女兵们开始纷纷叫嚣了起来,唯独聂然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那喧闹的场景。

霍珩特意看了她一眼后,这才继续说道:“男女学号从1到10,学号相同的为一组。”

所有人立刻找寻起和自己学号相同的对手。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有意成全,严怀宇和何佳玉这个两个人在队伍里是挑衅的最凶的人,最后竟然真的被分配到了一组。

还没开始打呢,两个人眼中的火星子就噼里啪啦地烧个不停。

而聂然则和乔维分在了一组。

乔维的性子没有严怀宇那么暴,他在部队里更多的是一种游戏的心态,所以这才和严怀宇凑在了一起。

“我从来不认为女兵不如男兵哦,所以千万手下留情。”乔维双手插在裤袋里,歪着头笑。

他可没忘记上次在火车里聂然是怎么对待那个光头男的,那狠厉的手段,啧啧……饶是他这种男孩子都看了为之咋舌。

不过,就是因为这样,作为男生的那种热血劲头还是挺让他期待这一次两个人的对打。

乔维的嘴角还挂着无谓地笑容,但手里的拳头却握紧了几分。

聂然感受到他的气息微变,垂放在身侧的手不自觉地绷紧了起来。

突然,乔维身形一动,直扑而来。

她眼眸半眯,动也不动地看着他逼近,乔维见她如此近的距离依旧不躲不闪,心头骇然,立即想要将拳头收回去。

可这时候距离实在太过相近,又由于惯性,拳头根本来不及收回,眼看着就此一拳打在聂然那张白嫩小脸时,只见聂然头部轻轻一偏,堪堪与他的拳头擦脸而过。

那猛厉的拳风带起了她耳边的碎发。

乔维见她成功躲开后,这才松了口气。

可下一秒,他就惊愕地看见聂然以极快的速度旋转到他身前,背部紧贴着他的胸前,然后闪电般一把抓住了他还未收起的拳头,接着就是猛烈的一记过肩摔。

“砰——”沙地上,他的背部被摔得火辣辣的疼。

“都让你手下留情了,你还这么狠。”乔维摸着自己的背部,龇牙咧嘴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已经留情了。”聂然淡淡地说道。

如果是以前,她在贴近乔维的那一刻,就应该用刀直捅他的心脏,而不是扣着他的手,来一记简单的过肩摔而已。

乔维听她这样说,瞬间有种被小看的感觉,要不是刚才他以为聂然是被吓傻了,这才愣了愣神,不然怎么可能那么快就被她打败。

心里的胜负欲这下冒了出来,乔维扭动了下自己的手臂,重新摆好了架势,“既然如此,那就再打一次!”

说着,他脚下发力,再次冲了过去。

聂然皱了皱眉头,她以为打完了就结束了,怎么还要继续再来?

而且看乔维那样子,好像是越挫越勇的感觉。

聂然见他又要和自己正面相撞,急忙再次避让,却不料这次乔维像是知道她的套路一般,手倏然张开,犹如鹰爪一般扣住了她的肩膀,让她再也无法闪躲。

聂然眉色微沉,单手扣住了乔维的手,使劲一扭。

乔维当下大惊,为了防止自己的手腕被扭断,急忙顺着聂然扭动的方向,凌空一个翻转,平稳落地。

两个人瞬间分开。

乔维看到她嘴角微扬,一派淡然的样子后,又看了看自己因为轻喘而上下起伏的胸膛,他知道聂然这是故意在调动自己的体能,好让自己的体能大幅度的消耗,以至于身体的速度变慢下来。

看来,只能速战速决了!

乔维收起了嘴角的玩笑之色,眼神一凛,明显是要动真格的。

而就在他再次扑来之际,刚想要微动的身形突然一顿。

聂然眉目发沉,那道注视又来!

这几天,她隐约感觉到有人在背后偷偷注意着她,但因为训练场上那么多人,地方又广,并不能很快就锁定。

所以她一直悉心留意,并且将其一一个个的排除。

现在训练场内只有六班和一班的人在场,目标范围缩小了那么多,也该是时候把人给找出来了!

她趁着乔维来给自己一记过肩摔之际,连忙抬头在人群里搜索,最终定格在了不远处的一个有些熟悉却有些陌生的女兵身上!

她是谁?

随着这个疑问在大脑中形成时,“砰——”又是一记猛烈的过肩摔。

聂然被狠狠地摔在地上,尘土立刻飞扬了起来。

乔维以为她会这样轻而易举地让自己摔肯定有后招,所以几乎力道大了很多,摔起来格外的狠,惊动到了其他人。

“我靠,你个死小子用不用这么狠啊!”严怀宇本来和何佳玉打得正欢,结果听到那巨大的响声,又看到聂然被整个人摔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当下急的要跳脚。

“我……我没想到她不反抗啊……”乔维也有些担忧了起来,手忙脚乱地想要将聂然扶了起来,“怎么样,有没有摔疼啊?”

一旁的霍珩一直站在旁边默默地看着,他早已看出刚才聂然分明是故意不反抗,才会这么轻易地被摔在地上。

心里真是又气又心疼。

强压着自己心里的不舍,冷冷地撇过头去不看她。

“我没事,放心吧。”而被摔在地上的聂然思绪被背上的疼痛感给打断后,笑了笑,就从地上爬了起来。

“乔维你个臭小子,我都还没和聂然打过呢,你就把她给干趴了!这下我又要推迟好几天才能和聂然打了!”何佳玉心心念念的就是想和聂然打一架,要不是顾及她还未痊愈的身体,所以一拖再拖,现在可好,被乔维给摔惨了!

这下,又要往后拖一段时间了!

周围的人听到何佳玉的用词后,都愣了起来。

干……趴……这词用在一男一女身上太诡异了。

旁边想漠然的霍珩听到何佳玉的话后,当下眼神犀利地朝着何佳玉飞射而去,“谁让你们停下的。”

那冰冷的话语中透着浓浓的戾气,让那群人齐齐打了个寒颤。

瞬间,包围在聂然身边的人全部四散开来。

聂然抬头看向霍珩,只见他薄冷的眼神淡淡地扫了一眼后,转身就往别处走去,压根没理睬她。

不远处的陈悦在看到霍珩冷漠离开,并没有出手相助的时候,她这才满意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还好,她当时没有听乔宇娇的挑拨,没有马上做什么,不然就傻傻的被乔宇娇耍了。

“真的没事吗?”作为同一组的乔维还是很担心地问道。

“嗯,没什么事情。”聂然虽然摇头,但是她刚才在被摔的时候,为了防止身体内脏受伤,她用手撑了一下,还是崴到了一些。

不过对于她来说,只要不死,那其他就不算什么事。

乔维在看到聂然的手时目光微闪了一下,但终究还是没有继续问下去,反而道:“那我们继续吧。”

聂然点了点头,但脑子里却还在疑惑那个偷偷观察自己的一班女兵是谁。

她能感觉到,那道目光对自己并不友善。

趁着和乔维几次近身打斗时,她都在不经意间瞄向那个女兵,见那人已经收回目光后,她这才重新将精力放回在了格斗训练上。

整整一下午的格斗训练过后,霍珩不知道又抽什么疯,让六班的人在晚饭前跑了十公里后,看着别人都优哉游哉得去食堂吃饭,就他们可怜的还要跑十公里,心里顿时哀嚎了起来。

为了能早点吃饭,这群人就像是疯了似得,破天荒的居然一个个都准点到达,甚至有些速度快的,还提前到达。

霍珩看到后,这才放了他们。

一群人前胸贴后背的跑进了食堂,一片狼吞虎咽,好像饿狼投胎似的,唯独只有聂然一个人坐在其中慢条斯理的,显得特别扎眼。

其实聂然也想和他们一样左手馒头,右手快速的往嘴里塞菜,可苦于刚才左手崴了一下,手有些疼,没办法只能单手吃东西。

好不容易一顿饱饭过后,所有人这才满足地回寝室休息。

六点四十五分,六班的人纷纷拿着书本进教室上课,聂然慢悠悠地一个人走在最后面。

“聂然!”突然,一个声音从楼梯的拐角处响起。

聂然仔细一看,发现乔维正倚靠在墙面上,单手插在裤袋里,感觉像是在特意等人。

“有事?”

乔维站直了身体,从口袋里将一瓶喷雾剂递给了她,“这是我到医务室去拿的喷雾,没有味道的,你放心用。”

聂然看了眼,颇感意外。

这人倒是观察的挺细心的啊,居然发现了自己的手受伤了。

“谢谢。”聂然笑着接过他手里的喷雾。

然而就在两只手在接触之际,身边硬生生地插入了一道淡漠冰冷地声音,“借过。”

乔维和聂然同时朝着一侧看去,只见霍珩正站在楼梯口的最后一个台阶上,眼神泛着幽幽冷光。

聂然将喷雾淡定地收进自己的口袋后,又往后退了一步,将道路让了出来。

霍珩面无表情地从他们之间穿过,然后走进了教室内。

“指导员来这里干什么?”对于霍珩悄无声息的出现而吓了一跳的乔维看着他的背影问道。

聂然同样也看着那抹已经消失在教室门后面的身影,皱眉道:“不知道。”

晚上的课程向来都是季正虎来上的,这人现在忽然出现在这里是为什么?

不过,虽然不知道他来干什么,但是她莫名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握了握手里的喷雾剂,她快步走进了教室内。

古琳又一早给305寝室的其他四个人占了位置,看见她举着手召唤着自己,聂然很无奈地走了过去。

“刚才指导员说,今天他来给咱们上课。”

“什么?”聂然一愣。

霍珩给他们上课?

那季正虎干什么去了?

这算是被霍珩给彻底代替了吗?

屁股刚沾上凳子,聂然却冷不丁的听到霍珩突然叫了一声,“聂然!”

“到!”她下意识地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现代霰弹有哪两种。”

嗯?现代霰弹?

聂然一下子没跟上他的节奏,傻傻地看着他。

身旁的古琳看她站在那里不回答,以为是不知道,急忙偷偷地替她翻书。

“怎么,不知道?”霍珩沉着声问道。

不知道?

开什么玩笑!

她当年为了能吃上饭,可是能把书军事书倒背的人!

聂然扬了扬眉,干脆利落地回答道:“榴霰弹和群子弹。”

“那么这两种霰弹的组成分别是什么。”

“榴霰弹是由弹体,杀伤元件,头螺,抛射药,推板和引信等组成,使用榴弹炮发射,通过引信引燃抛射药将杀伤元件抛出。以杀伤有生力量。”

“而群子弹,则是由弹壳和杀伤元件等组成,借助火炮内的发射药产生的火药燃气压力将弹丸射出,可杀伤300米以内的敌有生力量。”

一连串的专业名词从她嘴里吐出,中间连个停顿都没有,就是照本读也没她这么顺溜啊!

在场的人被她的惊人记忆给震惊了。

就连原本还想替她翻书找答案的古琳也被她这一大段话给震得懵了。

手停滞在了书的目录页面上,久久没有动。

站在讲台前的霍珩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他轻叩了下桌面,半响后继续问道:“那么后来它被什么所取代?”

“高爆弹。”

聂然在心里冷哼着,这种东西也想拿来为难她,简直做梦!

“穿甲弹有什么特点。”

“初速高,直射距离大,射击精度高。”

“子母弹种类。”

“有杀伤子母弹,穿甲子母弹,布雷子母弹等。”

两个人就这样一问一答的快速来回,完全像是置于无人之地一般。

可时间一长,聂然见他没完没了的一直提问,完全没有停歇的意思后,她眉头不禁轻轻拧了起来。

“鱼雷的种类很多,按攻击对象分为哪几种。”霍珩那边还在继续提问。

聂然停顿了几秒后,决定回答:“……报告,我不知道。”

“不知道?那等会儿留下来,我单独给你补课。”霍珩很顺应地就接下了她那句话。

“……”

我靠!又他妈被坑了!

这个混蛋,根本就是算好了自己会这样说,所以一早就等着呢!

聂然咬牙切齿地怒瞪着霍珩,如果眼神能够杀人,她真想把这无耻的混蛋给砍死!

“聂然,你好厉害啊。”一旁的古琳见聂然坐下后,满是崇拜地看着她。

此时的聂然还沉浸在滔天的怒火之中,她磨着后槽牙,死死地盯着讲台上的霍珩,径直说道:“是吗?那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你的笔记。”

坐在前排也同样被聂然刚才的回答给震撼到的何佳玉惊奇地道:“不是吧,班长的笔记有这么神奇?班长班长,你赶紧的,把笔记借给我抄抄,下次我也要像聂然一样这么霸气侧漏的背书。”

听到这一切的功劳都是因为自己笔记缘故的古琳这时候又惊讶又茫然,“是我的笔记本吗?”

她怎么对于自己记录的那些东西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虽然倍感奇怪,但她还是应承了下来,“好吧,那晚上我把笔记本给你。”

只是从那以后,有一段时间古琳的笔记本就变得格外的畅销,甚至连原本可有可无的班长形象也瞬间变得重要了不少。

当然,这已经是后话了。

整整一节课,聂然都恨恨地盯着讲台前的霍珩,恨不得用眼神把他瞪出几个窟窿来!

很快,八点半,下课铃声响起。

所有人都收拾东西打算离开时,就听到霍珩指了指聂然说道:“你留下!”

唰的一下,所有人都带着同情的眼神瞅了眼聂然。

真倒霉,居然被指导员抽中,被迫晚上加餐。

要知道刚才指导员说的那些问题,他们可一个都答不上来,这聂然不仅答上来,而且还速度那么快,结果还要被罚加餐,只能说她的运气真是够糟的。

聂然被他们那满含同情和幸灾乐祸的眼神一一洗礼过后,愤怒值隐隐有爆表的趋势。

“你到底要干什么!”

等教室内的人全都跑光了之后,只留下他们两个人时,聂然双手猛地一拍桌子,怒声地质问道。

“给你补课。”相对于聂然的怒火,霍珩就显得平静了很多,他坐在了聂然的对面,很淡定地说道:“把书翻到52页,关于刚才的鱼雷在水中自航,自控,用于水面舰艇,潜艇等目标,鱼雷的种类比较多,按照攻击对象有……”

“有反舰鱼雷,反潜鱼雷!”

“按照控制方式的话,分为……”

“自控鱼雷,自导鱼雷和线导鱼雷!这些我都知道!请问这个课我可以不用补了吗?”聂然沉着面容,冷冷地问道。

霍珩将书合拢了起来,面无表情地道:“如果你下次都回答上来,那就不需要私下补课了。”

聂然看他又是那张公事公办的脸,气就不打一出来!

明明内心藏着一张闷骚地笑,装什么正经!

无奈之下,她只能忍气吞声地应了下来,“好!我知道了!”

……

而另外一边从教室走出去之后的乔宇娇急匆匆地就往隔壁一班跑去。

当初她故意抹黑聂然为的就是能让陈悦去找她茬,替自己出气!可没想到陈悦压根就不上当。

其实这几天乔宇娇也有偷偷观察过聂然,但发现她和指导员之间真的是一点交集都没有,害得她连故意夸大的借口都没有。

可没想到,现在老天砸给了她一个大好的机会!她必须要抓住这个机会才行!

“陈悦!”乔宇娇在楼道上一声大喊,惹得众人纷纷看着她。

可此时她也顾不上了,一把抓住了正下楼打算回寝室的陈悦,连呼带喘的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陈悦身边的几个姐妹团事先发了话。

“怎么又是你啊!”

“你一个六班的老跑我们一班来干什么!”

“还有,陈悦这两个字是你叫的吗?!”

面对姐妹团连续不断地炮轰,乔宇娇却死死地抓着陈悦不肯放手。

陈悦看到汉语角,就想起前两天她对自己说的那些假话!

竟然敢拿她当傻子耍!

陈悦眼底闪过一抹愤怒之色,可脸上还是带着温柔地笑,“不好意思,我们还要回寝室复习,请放手好吗?”

她指了指自己那只被紧握的手。

身边的几个小姐妹们,一看自家悦姐的手被这六班的人死死扣着,急忙上来就要掰开她的手。

可乔宇娇偏不撒手,紧紧地抓着她,焦急地说道:“你快跟我去看看吧,指导员私扣下那个聂然说是补课,你要是晚了指导员说不定就真的被抢走了。”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什么?!”

“私自辅导?那还等什么,赶紧走啊!”

“悦姐,咱们快去看看吧!”

几个人急忙拽着陈悦就往六班的教室走去。

因为已经是下课时间,几乎所有人都朝着楼下走去,唯独他们几个逆着人流往里面走去。

在途中,陈悦只觉得思绪纷乱。

这不可能啊!

她今天下午格斗训练的时候,还看见霍珩对于聂然十分冷漠,怎么可能会晚上会给聂然好心加餐呢?

难道当真是自己想的那样,他们真的是为了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所以在大庭广众面前故意装作冷淡的样子?

带着混乱的思绪,走到了六班的教室时,只看到偌大的教室里就只有聂然和指导员两个人。

而且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十分相近。

因为门关着,无法听清里面在说些什么,只是看到两个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然后不断的对话着。

乔宇娇指着门内的两个人,对着陈悦说道:“你看到没有!指导员单独把她留下来补课,这说明什么,说明她们两个之间肯定猫腻,大晚上的孤男寡女两个人在教室里,谁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

见陈悦的脸色有些变得难看起来后,乔宇娇急忙又添油加醋地道:“而且啊上次射击训练的时候,指导员对她各种关照,甚至手还摸她脸呢!”

“靠!真的假的!这个死丫头够厉害的啊!”

“悦姐,咱可不能放过那丫头。”

“没错,一个区区六班的人,也敢抢你男人,简直活腻味了!”

身旁的小姐妹听到后,一个个都愤慨不已。

誓要替陈悦讨个公道!

一旁的乔宇娇看到她们一个个如此气愤的模样,心里暗自得意着。

这下聂然是死定了!

敢和一班的人作对,肯定要被这群女汉子给打死了!

哼!让她当初见死不救,害得自己在医院里吃了那么多药,挨了那么多针,那就怪不得她借刀杀人了!

反正到时候就算闹大了,也是她们双方的事情,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天才!

正当她扬着嘴角沉浸在自己的得意之中,却无意间瞥见陈悦正用一种审视的眼神看着自己。

那脸色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淡然浅笑的样子。

乔宇娇嘴角的笑微微一僵,她咽了口口水,说道:“你要瞪就去瞪聂然啊,是她抢了你的指导员,又不是我。”

“你最好别给我耍花招。”她语气微冷地说道。

乔宇娇强装镇定地道:“人都在里面了,我能耍什么花招,这根本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陈悦听到她的话后,又透过门上的玻璃窗看了里面一眼,脸色彻底地阴沉了下来。

没过几秒,里面的人就将教室门给打开了。

几个人一见是聂然率先走了出来,于是其中一个女的急忙叫住了她,“喂!”

聂然一听,下意识地转身看去,就看到那群人似乎带着敌意。

敌意?

她认识这群女生吗?

还是有惹到这群女生?

应该没有吧,这些日子她挺安分守己的啊。

每天除了训练,上课,基本上就没和别人怎么接触,以至于到现在她和六班其他的人都还没说过一句话。

按理说,就她这么乖顺的情况,应该不会和别人班的人有冲突才对啊。

“你们是?”她皱了皱眉,问道。

“你是聂然吧?”人群里,一个面带甜甜笑容的女孩子走了出来。

聂然只一眼就能确定,这个女的就是那几天下午偷偷注视自己的那个女兵!

她到底是谁啊?

为什么要偷偷观察自己?

现在来找自己又有什么事情吗?

一系列的问题在她的脑海中连续不断地冒了出来。

“悦姐,和她这种人那么好声好气说话干什么!”身后一个女兵立刻上前,用手指着聂然,不屑地道:“喂!你就是那个六班的聂然吧!”

因为想低调做人,所以在面对那个女兵的挑衅时,聂然并没有伸手扭断她的那根食指,而是点了点头,问道:“是,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还有什么事情?”那女兵冷哼了一声,“你故意找机会接近咱们指导员,你想干什么”

故意接近?聂然眉梢轻挑。

她恨不得离那个霍珩八竿子远还差不多!

“我警告你,离咱们指导员远一点!他是咱陈悦姐的!咱悦姐喜欢的人,你要是敢抢,看我们几个怎么对付你!”那女兵趾高气昂地对她说道。

聂然将视线转移到了那位悦姐身上,仔细看了看。

本来她还没想起来,被这个女兵一说后,她才恍然大悟,这位不就是上次提着水过来,然后又被霍珩亲自下逐客令的那位一班女兵嘛!

怪不得总觉得既陌生又有些眼熟的感觉。

不过为什么她们会来找自己麻烦呢?

她环顾了一圈身后另外几个人,在人群里她找了一张熟悉却不应该出现在一班的面容!

乔宇娇!

原来是这丫头在里面搞的鬼!

不用细想也知道,这丫头肯定是估计借着这位陈悦喜欢霍珩的那点心思,然后故意自己和霍珩之间有暧昧。

想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聂然冷笑着说道:“哦,那真心希望你能成功。”

那女兵看着她的笑,怎么看怎么觉得刺眼,“你那么阴阳怪气的,是不是不爽啊?!”

说完,几个人就想要撸袖子,打算和聂然干架了。

陈悦看她们几个坏人做的差不多了,觉得自己这个好人的形象也该差不多上场了。

她柔柔一笑地挡在了前面,说道:“不好意思啊,我的几个姐妹说话比较直,但她们并没有什么坏心的,其实她们的意思是说指导员对你这么用心,只是因为你是新人,并没有别的意思和想法,也希望你不要产生什么别的想法,毕竟大家同为女孩子,我也不希望到时候你一个人痛苦。”

那语气要多温柔有多温柔,言语之间要多关心就有多关心!

看着眼前陈悦那张假笑的脸,此时此刻聂然有些明白叶珍和聂熠每次看到自己在聂诚胜面前伪善地笑容是有多么的让人讨厌和恶心了。

聂然小小地往前走了一步,凑到她面前,微微一笑地低声道:“放心,我对他没想法,就像他对你没想法一样。”

原本温婉的笑容在聂然这句话后瞬间被打破,她怒瞪着聂然,“你!”

“何必在我面前装好人!”说完后,聂然嘲弄地勾唇看着她。

两个人就这样站在那里,隐隐对峙了起来。

聂然看着陈悦的脸,只觉得无趣,自己为什么要为了个无关紧要的人和别人剑拔弩张的。

然而正当她打算要转身离开之际,却听到“啊——”的一声尖叫后,陈悦突然往后摔了下去。

今天又加了一千字,棒不棒!哈哈哈~么么哒~

要不然玩儿个活动吧~

提问:乔宇娇煽动陈悦的目的是什么?用文中的一个成语来回答!前五名有奖励!~但活动之针对正版读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