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泄私愤,巧妙应对/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突如其来的事故,让聂然不禁停下了脚步。

“悦姐!”身后的几个姑娘一看陈悦突然倒地,马上跑上前去。

“悦姐你没事吧?”

“有没有摔伤啊?”

为首的那个女兵怒瞪聂然道:“靠,你个死丫头敢推悦姐,你是不是欠打啊!”

“小艾,别这样!”

“悦姐!她都推你了,你还那么好心干什么!”那个被陈悦叫做小艾名叫张一艾,和陈悦是一起从小长到大的,感情自然不能比拟了。

看见陈悦被人推到,作为闺蜜的张一艾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了。

可看到陈悦拉住自己,皱着眉对自己轻摇头的,她只能硬生生地停下了脚步,气恼地站在原地恶狠狠地瞪着聂然。

聂然挑眉看着还坐在地上演独角戏的陈悦。

推她?

她的手就没动过,怎么推?

隔空打牛吗?

她看着陈悦那张受害者的脸,不由得在心里冷笑了一声,玩儿这种弱智把戏也不知道演给谁看!

心里正想着呢,忽然之间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什么事?”

聂然嘴角的笑一凝,这才恍然,原来是要演给自己的心上人看啊!

而就在此时,她看见陈悦趁着众人没注意的时候,对自己露出了一个挑衅地微笑,那牵动的唇角几乎微不可见。

聂然对此,回给她一个嘲讽地冷笑。

敢和她耍心眼,还用这么拙劣的演技,真是够蠢的!

“指导员你来的正好,你们六班的聂然打人!”张一艾看到聂然身后的指导员,当下就激动地嚷嚷了起来。

其他几个女兵也急忙附和了起来,“是啊,她打我们一班的人!”

“指导员,我好痛,可能脚崴了。”坐在地上没有起来的陈悦这时候无比柔弱地喊了一声疼。

那小脸眉头微蹙,贝齿轻咬着下唇,一副我见犹怜的可怜样儿。

而且不仅如此,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正面说自己被推到,只不过每次都是在恰好的时间点恰好地说上那么几句话造成所有人的错觉。

这女人在这一点上倒是聪明,万一到时候出现什么问题,她完全可以找借口推脱掉,到时候这个罪名就全在周围这群蠢货的身上。

当然,她还可以主动揽责任,这样的话更能赢得这群蠢货的心了。

啧啧啧,这一招玩儿还是不错啊。

聂然看着她坐在地上,那低眉敛垂的小模样,不得不说表情、眼神非常到位,嗯,可以借鉴一下,到时候过年回家也可以用这种表情再气气叶珍。

还在研究她戏路的聂然这时候听到身边的霍珩依然冷冷地道:“你们把她送医务室去。”

张一艾听到后刚想弯腰去扶,却眼珠子咕噜一转,无奈地道:“可是我们扶不动她,指导员不如你帮忙吧。”

陈悦听到张一艾的话后,刚要打算离开地面的屁股当下又坐了回去,眼底满是期冀地看着霍珩。

显然,就是坐等着让霍珩去抱了。

聂然凉凉地朝着身边的霍珩看了一眼。

只见他连看都没看地上的陈悦,而是面色沉沉对着张一艾说道:“扶不动只能说明你们的臂力不行,现在立刻去做双杠训练以及腹部绕圈各三十个后再回来。”

“啊?”张一艾显然没想到自己的小聪明没成功,反而偷鸡不成蚀把米,落了个“加餐”的下场。

见她们几个木愣愣的样子,霍珩冷冷地扫视了一圈,“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立刻,那几个人回神后匆忙丢下了坐在地上的陈悦,跑下楼加餐去。

“靠,你说这个指导员是真不懂假不懂啊?!”

“真是个楞木头!”

“倒霉死了!本来可以回寝室休息,结果还要莫名其妙训练。”

她们几个人一边往楼下一边不甘的抱怨着。

张一艾也同样很是恼火这个指导员到底是真的蠢笨还是故意装傻,却在这时无意间看到了不远处正要离开大楼的安远道。

张一艾心头一动,连忙跑到了安远道面前,焦急地道:“安教官,安教官!”

安远道见她着急忙慌的样子,立刻皱起眉来,“什么事情,这么慌慌张张的!”

张一艾指着上面道:“陈悦,陈悦被人打了!”

安远道一惊,“什么?”

“陈悦在六班的门口被人打了!”张一艾怕他没听清,又重复了一遍道。

安远道这下立刻跳了起来,“谁他妈活腻了,敢打我的兵!看我不宰了那个小兔崽子!”

撸着袖子快步就朝着上面跑去。

要知道一班的兵都是他精心培养的,他训练了那么久,可不是让他们被别人打的!

“小艾,你这样会不会把事情闹太大了?”站在一边看着张一艾向安远道告状的其他人有些担心地问道。

“就是啊,安教官知道这事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善罢甘休?张一艾看着拿到匆匆上楼的背影,冷哼了一声,她要的就是不会善罢甘休!

“不是那个聂然,咱们也不会被罚加餐,现在我不过是给她一点点小小的教训而已!”

说完之后,她率先下楼训练。

她要抓紧时间把训练内容也完成,好早点上去帮悦姐才行!

其余几个人听到她的话后,面面相觑了一番后,也紧跟着去训练场加餐去了。

而其他正打算下楼的士兵们,听到这个消息后,这下来精神了!

“听到没听到没,一班的人好像被人打了?”

“好像我还听到六班两个字呢。”

“哇!不会是六班的人把一班的人给打了吧?”

“哈哈,那就好玩儿了!也不知道是哪个不要命的敢动安教官手上的兵。”

“走走走,快去看看!”

在部队里每天都是枯燥乏味的训练生活,现在好不容易热闹看了,一群人当下全都转身往上跑去。

其中还包括六班的人,那群人听到是自己班的人把一班给打了,特别是正在和何佳玉斗嘴打算去训练场再比试一番的严怀宇,一听到这个消息后当下就不和何佳玉吵了,立刻快步就朝着楼上跑去看热闹了。

要知道他可是最喜欢看一班出丑的!

真不知道安远道得知这个消息后,会不会气得鼻子都歪了。

就这样,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全部转身朝着六班教室门口跑去。

……

另一边听到自己兵被人打了的安远道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六班门口,身后是一群跟风而来看热闹的士兵。

安远道看见自己的班的陈悦还坐在地上没有起来,顿时就怒了,嚷嚷地走了过去,“怎么回事?谁把我的兵给打了?”

等走到陈悦身边时,就看到对面站着的聂然,他惊怒道:“聂然?!怎么又是你!你为什么要打我们班的人?”

“我没打她。”

聂然没想到这事儿还惊动到了安远道,估计是那几个丫头在下楼的时候无意间碰到安远道,故意把事情告诉了他。

以安远道护犊子的心态,聂然觉得这事儿可能没那么容易了结。

“你没打?人都在地上了,你还没打?!”安远道指着地上的陈悦,怒声质问着。

聂然颇为头痛地回答:“人在地上不代表是我打的。”

本来安远道就因为上次罚站的事情,对自己不爽,这下又撞他手上了。

真是倒霉!

她怎么总是和一班的人撞一起。

“听你的意思是,她自己摔的,诬陷你?”

“虽然听起来好像不可思议,但事实就是如安教官所言。”聂然无奈耸了耸肩。

她那样子气得安远道牙根痒痒的很,这个丫头片子一而再再而三的糊弄自己,现在还说这种鬼话!

真是气死她了!

“那我倒是想问问,这里那么多人,她为什么不诬陷,偏偏诬陷你,你是有多能耐啊!”

他言语中的不屑和鄙夷让聂然脸上的神色敛了敛,冷笑了一声道:“安教官,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也想问一句,既然这里那么多人,我为什么不打别人,偏偏要打一个我从来不认识的人呢?”

安远道想都不想,很自然地接话道:“那还不是因为你看我不顺眼!不然你干嘛总是挑一班下手!”

在旁边看戏的严怀宇听到后,啧啧了两声,说起了风凉话,“看你不顺眼,却打一班的无辜女兵,安教官你的思维逻辑还好吗?”

安教官对此冷冷地哼了一声道:“她倒是想打我,也要有那本事啊!”

聂然对于他的自恋也是醉了,这安远道的脑袋结构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才会让他有这种想法。

她十分无奈地提醒道:“安教官,请你冷静的理智的思考一下再说话好吗。”

说这种孩子气的话也不怕被自己的兵听到后暗地里笑话。

“你说我不理智,不冷静?聂然!你打了我的兵,还敢这么嚣张,你……你……”

安远道感觉她这是在讽刺自己,气得想罚她跑圈,可转而一想到前一次就是因为罚站才让她钻了空子,这次他可不想犯傻!

只不过不犯傻,又不能惩罚,你了半天也没你出别的字眼来。

气得他只能怒瞪着聂然。

做教官这么多年,头一回觉得罚个人那么憋屈!

“你殴打战友,按照不对规定,需要关禁闭。”一直站在旁边未出过声的霍珩,这时候却开了口。

他的话让在场的人都愣了愣。

关禁闭?

那是士兵在部队期间有非常大的过错才会被关禁闭,一般最多就是罚跑或者是记过,而且看陈悦那个样子,身上丝毫损伤也没有,最多就是被推一下摔倒在地而已。

哪里需要禁闭那么大的惩罚!

就连对面的安远道听到这个惩罚后,都不禁讶异地看了眼霍珩。

在场所有人内唯独坐在地上的陈悦嘴角微微翘起。

聂然听到他的话后,拧了拧眉头看向他平静的面容,这是定罪的意思了。

霍珩如此不深究,就一口断定,看来是想泄私愤了!

她眼眸轻轻眯起,语气渐冷,“我没有动手。”

“有证据证明吗?”

聂然听到他的话,又是一声冷笑,反问道:“那你又有证据证明我打人吗?”

霍珩停顿了半响,似乎是没有话反驳的样子,但聂然知道他不会那么简单就罢手的。

果然,远处一阵脚步声响起,张一艾她们几个罚完后匆匆赶了过来,霍珩一看到她们几个,指着她们就道:“这几个就是人证。”

聂然这下真是气笑了,就算想办法要给自己小鞋穿,拜托也稍微做的不那么明显好不好!

向来腹黑的人,今天这水准发挥的很失常啊!

“他们是一伙的,怎么能做人证。”聂然瞟了眼那几个人,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事情似乎像是陷入僵局一般,气氛变得有些沉闷。

倏地,一个声音从人群里响起,“我!我能证明!”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个发声人身上。

只见乔宇娇从人群里走了出来,掷地有声地道:“我是六班的人,和她们不熟,但我可以证明聂然打了人。”

队伍里的严怀宇本来看戏看得正开心,结果半路杀出了程咬金,一看还是自己人,顿时就怒了,“我靠,你还是不是我们六班的人?竟然帮着一班欺负六班?”

“我只是实事求是的说话而已。”乔宇娇一脸正直地说道。

“妈的,你实事求是?”何佳玉好打架,性格和男孩子一样,为人也同样仗义,所以当她看到乔宇娇这时候冒出来,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这明显就是一班故意栽赃!

虽然她和聂然的熟稔度没有施倩的高,但是这些日子下来也知道,聂然这人不错,从来不主动招惹是非。

比起那个陈悦总是一副圣女的样子,好了不知道多少!

而且无缘无故的,聂然干什么要打她!

本来都快要结束了,结果这个乔宇娇却跑出来搅局!

想当初自己在跑步的时候还跟着古琳去帮了她一把,现在想想真是帮了个白眼狼!

“你敢说你不是因为上次聂然不想陪着你像个傻子一样罚跑,让你怀恨在心?”

乔宇娇傲然地偏头,回答:“不是。”

何佳玉这下气不打一处来,想扑上去揍人,“气死我了,简直睁眼说瞎话!”

施倩急忙扣住她,说了一句,“你冷静点!”

“你亲眼看见我打人了?”这时候,静观不语的聂然却开了口。

乔宇娇点了点头,“对,我亲眼看到你打人了!”

其实她也不想这时候站出来的,她到底是六班的人,偏帮一班,到时候她在六班的日子可不好过。

但看到事情陷入僵局,聂然像是可以逃脱的样子,所以她心头一急,这才跳了出来。

殊不知,这是聂然故意的!

她要的就是乔宇娇主动跳出来,明明是始作俑者,怎么能让她这么轻松的在幕后默默看戏呢。

聂然勾唇一笑,“那请问,我打人的时候用的是右手还是左右?”

乔宇娇一愣,当时她就是看见聂然站在陈悦的面前说了几句话后,陈悦就突然倒地了,她连聂然出手都没看见,更别提用哪只手了。

她看了看聂然的手中,右手拿着书本,左手空空荡荡的。

手上有东西应该不好做什么吧?

于是,乔宇娇指着聂然的那只空空如也的手,肯定地说道:“是左手。”

聂然听到后,嘴角的笑容变得有些微妙了起来。

她举了举自己的左手,将袖子撸起,手腕处因为扭伤而有些红肿,“我的左手训练的时候受伤,怎么可能会用左手打人。”

乔维原本以为她只是小小的扭伤,所以替她去拿了喷雾,可没想到居然红肿成这个样子。

如此这般红肿,还硬撑着不肯去医务室,也太对自己不负责任了!

但其实扭伤的红肿根本没什么大碍,只是刚才聂然觉得这件事不会好收场,所以故意趁着没人的时候,多扭动了几下手腕,使得手腕的伤处便加剧了几分。

乔维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证实道:“没错,我可以证明聂然的左手在和我做基础格斗训练的时候,被我不小心扭伤的。”

乔宇娇一听,这下慌了,“那……那可能是右……右手吧……当时你打人的速度那么快,我哪里看得清是哪只手。”

“你刚还斩钉截铁的说是左手,现在听到我受伤,却又说没看清,足以可见你的话并不能作为证据。”聂然一句话,就将乔宇娇给彻底给踢出局了。

也顺便惹得六班的那几个人对乔宇娇更加不快。

这下,乔宇娇在六班的日子可不好过咯!聂然暗自一笑。

乔宇娇这个所谓的人证被聂然给识破后,事情又重新回来了原点。

按理说,既然双方没有证据,加上陈悦也并没有太大的伤害,这件事也应该就这么算了才是。

可偏偏不知道霍珩怎么了,就是咬着聂然不松口,“可你同样也没有证据证明自己是清白的,所以还是要处罚你。”

六班的人听到后,都觉得自家的指导员有些不对劲。

明明是自己班的指导员,怎么胳膊肘总是往外拐啊?!

聂然知道霍珩这次是打算拿着这件事死咬着自己不放来报复自己了,于是她也不再坚持。

“好,在处罚之前我有几个问题想问安教官。”

安远道见她话锋转向自己,没好气地道:“你说。”

“我想问问,这位女兵在你们班排名多少?”

安远道皱了皱眉,这个问题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吗?

虽然觉得很莫名,但他还是回答道:“陈悦在我们班级排名向来都在前五。”

说到前五的时候,那言语中有着抑制不住的得意。

“那格斗能力又如何?”

“那当然是优秀了。”

要不是陈悦在班级里成绩优异,他也不会听到这件事拔腿就跑上楼。

但……聂然问这些问题,到底要干什么?

“这样啊,那我也心满意足了。”只见聂然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很是高兴的样子。

可这一系列莫名的问题,以及聂然莫名的点头回答让安远道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完全不懂她这样做的含义。

“你什么意思?你心满意足什么了?”

聂然灿烂一笑地道:“一个综合指数排名都在前五,格斗优秀的一班女兵却被一个刚进六班的菜鸟给打在地上爬不起来,难道我不应该高兴吗?原来所谓的一班,也不过如此。”

顿时,所有人的人都明白了过来。

严怀宇一听,哈哈,就知道这丫头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准能把安远道给气得半死。

向来捧场的他连连拍手了起来,“哈哈哈!对对对,也不过如此,不过如此!”

“被我们六班的菜鸟打趴下,还是前五?哈哈哈,笑死人了!”何佳玉也哈哈大笑了起来。

人群中响起一片低低地嗤笑声。

字数少了别嫌弃,明天扫墓去,要早点睡~双休日应该会万更,哈哈哈~

活动的答案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或借刀杀人,任意一个。前五名我会奖励币币哒!

没有抢到的也别气馁,小活动以后会经常出现的,大家及时追文,幸运总会降临哒~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