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被关小黑屋,众人不服!/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摆了一道的陈悦脸色一白,立刻解释道:“那是因为你偷袭我,我没有防备才这样的。”

聂然点了点头,又很严肃地补了一刀:“唔……原来反应还很差。”

这下把陈悦给气得不轻。

她原本的意思是说聂然偷袭上不了台面,结果却被她这么一解释,成了自己的无能了!

“你个丫头片子真是气死我了!”安远道在一旁听到聂然的话后,这才反应了过来,于是把坐在地上的陈悦给一把拽了起来,“你给我起来!你们两个来正大光明的来一场,我让你好好看看一班到底如何!”

敢说他亲手培养的兵不如六班?

这开什么玩笑!

这些兵他可都是精心训练出来的,就算现在进特种兵也不一定会比那些老鸟们差!

而被气着的陈悦此时为了自己和一班的荣誉,立刻站直了身体,显然是想乘此机会给她一个教训。

可没想到,聂然却淡淡地瞟了眼她的脚,冷笑着道:“怎么,脚好了?又不崴了?”

正打算摆起架势的陈悦这下心头一惊。

人群里的严怀宇立刻起哄地道:“哈哈,露马脚咯。”

“哼!我就知道她在骗人!”何佳玉很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我比你早知道。”严怀宇得瑟地瞟了眼身旁的何佳玉。

向来不服输的何佳玉也立刻反驳道:“我比你更早!”

“我一开始就知道!”

“我一听到这件事后就知道!”

“我都不用听,就知道这事儿肯定是一班搞得鬼。”

“你不用听就知道?你未卜先知啊?你又不是神棍!”

“什么神棍,我这叫心灵感应懂不懂!”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就这样斗鸡似得的当场呛了起来,完全不顾念周围紧张的气氛。

惹得所有人的视线都纷纷地望向了他们两个。

站在何佳玉身边的施倩看到周围人异样的目光后,急忙扣住了何佳玉,这两个人不过就是打了一顿,怎么就像是冤家对头似的给杠上了呢。

她故作训斥的样子说道:“这时候你们能不能别闹了!吵得人家一班的女兵都想不出借口了!”

施倩说话连讽带刺的,惹得陈悦站在那里尴尬不已。

“好吧,那就听听看她怎么胡扯吧。”

何佳玉也没走脑,顺着施倩的话就说道。

这下陈悦的脸一阵红一阵青,当场就想骂人了,可碍于自己的形象不能发作,只能硬着头皮,满脸优秀学生的模样说道:“我只是服从教官的命令而已,这不代表我脚不疼。”

她这一句话说的格外的冠冕堂皇,顺便还把聂然上次不服从教官的事情也讽了一顿。

何佳玉听了,一脸膈应的样子道:“真是够恶心的。”

严怀宇也趁机捂着自己的嘴,对乔维说道:“快扶我去厕所,我听得要吐了。”

他们两个人耍宝的样子,顿时让周围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陈悦听着那笑声,只觉得阵阵刺耳,气得垂在身体两侧的手直哆嗦。

“你们都闹够了没有。”站在包围圈正中心的霍珩这时候开了口,那平静却低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威慑力,让他们两个不禁都停了下来。

不远处的陈悦听到霍珩说这句话时,认为这是替自己解围,瞬间所有的怒火烟消云散了。

她有些羞涩地望着霍珩,眼底满是感动。

聂然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暗暗地翻了个白眼。

看样子,这姑娘又开始自作多情了。

“安教官抱歉了,麻烦你把你的士兵带回去吧,这件事我会严肃处理的。”

霍珩自始至终没有看陈悦一眼,可陈悦却觉得他这是因为男人不善言辞的害羞,这下更加坚定了心里原本已经有些动摇的心。

她发誓,她一定要拿下这个男人!

对面的聂然看到她眼神变得更加坚定了起来,就知道这姑娘是彻底拜倒在霍珩这个腹黑狼的西装裤下了。

不禁为她默哀了一把。

这得前世做了多大的孽,才会爱上这种男人啊。

一旁被嫌弃的霍珩见聂然还是那淡定的模样,眼眸沉了沉,然后对着聂然道:“聂然,因为你殴打战友,所以我决定关你禁闭半个月。”

“禁闭半个月?”

“我没听错吧,指导员罚聂然禁闭……半……半个月?”

“天啊,这也太狠了吧!”

当霍珩说完后,在场所有人瞬间哗然。

就连正打算带着陈悦走的安远道听到这个惩罚后都不禁停了下来,错愕地看着霍珩。

要知道,关禁闭已经是犯了极其严重的士兵才会受到这种惩罚,一般三天到七天就会把人放出来。

现在指导员居然要关聂然半个月?!

一个人在小黑屋里,没有光线,没有声音,所有的感官都被封闭,只有她自己一个人,时间一久,人的精神会逐渐崩溃掉的!

聂然听到这个处罚后,眼底浮现出了一抹薄薄地杀气。

半个月?!心理能力差的人,等出来以后基本上就是个废人了!

这个霍珩是打算弄死自己吗?

“指导员,罚禁闭半个月这是不是太严重了?”而率先回过神来的乔维,皱着眉头抗议地道。

“殴打战友,这件事的性质更严重。”霍珩看着聂然,头也不回地径直回答道。

“殴打?你有证据吗?更何况,她算老几,也配我动手去打她。”

来此时此刻,霍珩能清楚明白的感觉到聂然周身的气压已经开始渐渐沉了下去,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周围的人听到后,不禁齐齐地倒吸了口凉气。

这话,真是狂妄至极。

气氛一度跌至到了冰点。

唯独严怀宇好像并没有搞清楚眼前的暗潮汹涌,跳起来应和着:“就是,这女兵有什么值得聂然去揍她啊!长得又没小然子漂亮!再说了这件事根本就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那凭什么罚我们六班的人!难不成当我们六班好欺负啊!”

正被小姐妹搀着的陈悦原本听到聂然不屑的话语后,已是暗自咬牙,随后又听到严怀宇的话时,顿时只觉得心头像是被捅了一刀。

女孩子最注意的就是容貌,现如今被别的男生这么正大光明的嫌弃,这对于陈悦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她的手握紧了几分,却又不得不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而霍珩在听到严怀宇说聂然漂亮时,眼神顿时落在了他身上,不轻不重的语气里带着一缕不易察觉的冰冷,“你觉得不公平?”

“没错!”严怀宇头一昂,表示不服。

霍珩淡定地丢下了一句,“罚跑五公里,现在马上执行。”随后回头,继续盯着聂然看去。

严怀宇被莫名惩罚,立刻就不爽了起来,“凭什么!”

“六公里。”

霍珩头也不回的加码,让严怀宇气结语塞,憋了许久后才恨恨地道:“我头一次这么希望季正虎在场!”

季正虎虽然对六班没什么感情,但至少公平公正!而不是像这个指导员这么专制霸道,没人性!

竟然连证据都不要,就把聂然送去禁闭。

不行,聂然要是真这么不明不白的进去了,以后档案上可是会记上一笔的!

而且半个月啊,等聂然从里面走出来,到时候心理的影响可是会伴随她一辈子的!

严怀宇仔细想了想后,决定还是早点下楼罚跑完,然后回来继续和指导员据理力争。

“靠!小然子,你撑住,等小爷回来助你一把!”

严怀宇说完以后就转身下楼去执行罚跑,却忽然听到身后霍珩冷静的声音传来。

“十公里。”

顿时,他身形一个踉跄,差点摔了个狗吃屎。

靠!靠!靠!爆个粗都不让,果然没人性!严怀宇在心里恨恨地骂咧了一句,一溜烟儿跑下楼去了。

没有了严怀宇在一旁破坏,气氛重新又凝滞了起来。

霍珩盯着聂然看了许久后,这才沉声说道:“今天,我就是没证据,也要罚你禁闭。”

“……”刹那间,聂然的眼眸里倾泻出一抹不易察觉的杀气。

没有证据也要罚她禁闭?

这霍珩到底凭什么可以对自己说这番话,是嫌命太长了吗?!

在场的人听到霍珩的话后,眼底满是诧异地看了看周围的人,以此来确定是不是自己耳朵出问题没听错了。

就是没证据也要罚禁闭?

那潜台词的意思不就是故意找茬罚聂然吗?

为什么呢?

他不是六班的指导员吗?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的兵呢?

难道说,聂然得罪了指导员,所以指导员借此机会要整治她一番?

那群人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不禁有些好奇聂有底做了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让指导员严厉的惩治。

要知道,她的一句不服可是足足站了九天,现在又要被小黑屋半个月,看来那件事比不服从命令更为严重。

可在场的只有陈悦不这么想,她觉得霍珩之所以会这样说,完全是因为自己被聂然推到在地,他心疼自己了,所以这才严厉的惩罚了聂然。

顿时,脸上闪过两抹绯红,眼神变得更加温柔似水了起来。

而乔维他们几个人一听到自家指导员这样说,一时间也不能确定是不是聂然又闯了什么大祸,犹豫着不敢随意开口。

可就是犹豫了那么片刻时间,霍珩已经把人给带走了。

一路上,聂然都默默地跟在霍珩的身后,直到在一个无人的空旷场地上,她立刻停下脚步,眸光微冷地看着眼前霍珩的背影,“你到底哪来的自信会让你觉得我会乖乖受罚。”

霍珩这时也停下了脚步,转身,和她隔着不过半米远的间距,声音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这里虽不是特种部队,但预备部队的大门也不是那么随便进出的。”

“谁告诉你我要偷跑了。”话音刚落,冰冷至极的眼眸中寒光乍见,聂然徒然迎面而上,手化为五指利爪呼啸而去。

对面的霍珩眼神微闪,却依然不动。

聂然眼底一片冰凉,手上的力道并没有对他减弱半分,而是速度极快的一把扣住了霍珩的喉骨。

此时,她只需要稍稍用点力,喉骨就算被她直接掐断。

“我要杀了你。”她的眉眼深处带着隐隐的嗜血之色。

霍珩的神色不变,像是没有看到自己被掐的处境一般,声线平稳地数到:“你闹的越大,只会让事情越糟糕,你的父亲也会因此得知此事。”

聂然怒极反笑,嘴角冷厉的笑勾勒了起来,“你敢威胁我?”

黑暗下,凛冽的寒风吹起,短短的刘海随风而动,那双黝黑的眸子里有着闪烁着惊人的光亮,手下的动作更是用力了几分。

霍珩感觉到股压力,声带因此也变得有些低哑了起来,“我只是怕你冲动,自己坏了自己的计划。”

倏地,手微滞,她的眼底极快的划过了一抹惊讶之色。

“……”

他知道自己的想法?

这不可能!

他在诈自己!

聂然冷笑着,手轻轻地摩挲着他微微凸起的喉结,“怕死就直说。”

“你能同意这一年之约,应该不是怕他吧。”

霍珩这句话一说出口,聂然的神色僵了几分。

这个霍珩,还真能猜测到自己几分心思。

这个男人,太危险!

她半眯着眼眸,看着眼前的霍珩,手上的力道不松反紧了起来。

突然,只见他嘴角轻轻扬了扬,深邃的眼眸里像是漩涡一般,要将人吸进去。

多日没见过霍珩笑容的聂然,冷不丁的看见他眼底浮现地笑意,心间一怔,然而就在这时候霍珩乘此机会骤然一口抓住了聂然手伤的手腕,轻轻一扭。

疼痛让聂然很快回过神来,但霍珩早已挣脱了开来。

该死的,又用美男计!

“忍半个月和惊动他之间,我劝你选前者比较好。”往后退了几步的霍珩和她之间这次相隔了有两米远。

他的喉骨被聂然伤了一些,声音变得有些沙哑了起来。

但在夜色之中,那声音听上去低沉中带着些许的磁性,更像是一种蛊惑。

忍半个月,惊动他……的确,不过是半个月的时间而已,她前世逃跑被罚关禁闭也不是没有过,如果为了这区区半个月的时间,毁了自己将来的自由人生那就太不划算了。

她思索了片刻,最终决定,忍了!

在两米开外的霍珩感觉到了她周身的低气压慢慢散去后,心头忽而一松。

原来,这妮子发起怒来,是真的会杀人的。

只是……她不过十几岁的年龄,身上怎么会有如此浓重的杀伐的气息,就算聂诚胜想要提前培养她当兵,可那狠辣的杀招和凌厉的眼神,都不是一个军人所具备的,更像是一个……杀手……

杀手?!

霍珩暗自摇头,连忙将这个想法抛置于脑后,这妮子怎么可能是杀手呢。

聂诚胜和聂老爷子两代人都是当兵的,没道理会送自己的女儿送去当杀人工具。

两个人怀着各自的心思朝着后山的禁闭室走去。

预备部队的禁闭室建造在后山的半山腰,禁闭室的大门有两个士兵站岗,他们一看到霍珩身上的制服后,立刻敬礼。

“这个士兵禁闭半个月。”

那两个人还是头一次听到禁闭半个月的,这下都瞪大了眼睛仔细看了眼霍珩身后的聂然。

这小姑娘是犯了什么滔天大错,竟然要罚半个月?

虽然心里嘀咕不已,但面上还是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应答道:“是!”

他转身一边将其中一扇禁闭室的门推开,一边背对着聂然说道:“进去之前你要把你的鞋带,腰带……”

他回身,交出来三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完,就看到聂然已经解下腰带和鞋带,很熟稔的把东西全部递了过去。

那名士兵看着她这么自动自发的上交,嘴角微抽。

这姑娘应该关过很多次禁闭吧,不然怎么会这么熟悉流程。

那名士兵在确定聂然身上没有可以让自己自杀或者自残的物品后,这才退开了一步,示意她进去。

聂然看着那漆黑一片的禁闭室,小黑屋这三个字果然名副其实啊。

整个房间内除了一扇用铁栅栏封掉的铁窗之外,只有一个塑料马桶以及一张木板床。

居然是木板床,部队里果然比基地里人性化很多啊。

想当初她被罚禁闭的时候,那不能称为房间,严格来说是个箱子,一个铁箱子,里面除了一个塑料马桶之外,就是床都是铁做的。

那时候也是冬天,那铁做的床上什么都没有,躺上去就像是躺在冰块上似的。

于是她就只能坐在地上,可那地也是铁皮铺的,无奈之下她就那么傻站着,一直站到禁闭结束,腿都没了知觉,最后只能爬出去。

现如今看到一张木板床,而且上面还有条被子,有吃有喝有睡,不用训练,还不受冻,这哪里是禁闭啊,分明是休假啊。

“这里每天只有一餐,都会通过这个窗口递进来。”身后的霍珩走到了她身边,提醒了一句。

聂然偏头,看了他一眼,嘴角却勾起了一抹冷笑,那语气里是遮掩不住的阴翳,“霍珩,你报复我,还威胁我,很好。”

清冷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随着冷风轻轻漾起,让人只觉得背脊骨发凉。

随后,她头也不回地跨进了禁闭室。

“砰——”的一声关门声响起,门锁的声音喀喀地响动了几下后,彻底归于沉静。

只是霍珩却站在门外久久不肯离开。

他微微拧着眉头,神情凝重,冷峻的眼眸中是满满的担忧和不安。

一旁的士兵见他失神地盯着那扇铁门看,也不好打扰,只能静静地站在他身后。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终于,霍珩的眼神在几番变换之下,渐渐变得坚定了起来。

最后他深深地看了眼那扇铁门,然后转过身,同样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了。

那士兵虽然搞不懂这位教官站了那么久是为什么,但此时见他离开,那名士兵还是很尽忠职守地朝着霍珩的背影敬了个礼。

直到那抹身影彻底消失在了山林之间后,士兵这才皱着眉疑惑地朝着霍珩看的方向又看了一眼。

可怎么看他都看不出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最终只能回到自己的岗位上继续站哨。

……

而这一头的聂然刚被送进,那头才跑完十公里的严怀宇急忙往大楼内冲去,结果却在楼梯口撞上了正下楼的乔维他们几个。

“你们怎么下来了?事情结束了?小然子人呢?”他呼哧带喘地像炮仗似地问了一连串。

但见乔维脸色沉重,摇了摇头地回答:“聂然被送进小黑屋了。”

“什么?!”严怀宇大吃一惊,怎么还被送进去了?

那怎么办!

那小然子的将来岂不是被这莫须有的罪名给毁了!

这时候正巧安远道也下了楼,严怀宇这次是真怒了,上次小然子顶撞他,被罚了九天,军医说再晚下去,高烧,肺炎,加上身体虚弱,人就要废了。

今天又是这个安远道,害得小然子要去禁闭!

这次时间更久,半个月!

那禁闭室里要什么没什么,还在山里,山里夜晚温度极低,小然子本来大病刚愈,万一又着凉发烧了,这次可连知道的人都没有啊!

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扑了上去,抓住了安远道的手,骂骂咧咧了起来,“安远道,都是你,明明没有证据的事情非要说是小然子干的!小然子才刚刚大病初愈,万一在禁闭室有个三长两短的,我看你怎么安心!”

安远道被他这么指着鼻子一顿骂咧,也心气不爽了起来,“命令是你们指导员下的,又不是我下的,臭小子你对我咋呼什么!有本事找你们指导员去咋呼!”

其实他也觉得关禁闭罚的有点狠了,毕竟陈悦除了脚有轻微的小扭伤,其他什么事情都没有。

哪有那群女兵嘴里的作为的什么殴打,最多只能算得上是一点小争执罢了。

“要不是你非说小然子打了你的兵,指导员能下这个命令吗?!”

面对严怀宇的步步紧逼,安远道好像有些心虚了起来,的确,如果不是当时他一口咬定是聂然打了自己的兵,六班的指导员的确是不会下这个命令。

但,这也不能怪他啊,当时他看见自己的兵倒在地上,心里早就火急火燎了,哪里知道那陈悦居然只是小小的轻微扭伤。

虽然心里一遍遍的说自己没错,但等反驳的时候,安远道的声音却小小的弱了几分,“那我的兵的确受了伤,现在被送去医务室了,我又没说错!”

“她受伤关小然子什么事情啊!你有证据证明是小然子动的手吗?”严怀宇气急败坏到了极点。

身边的一群人见严怀宇竟然这么责问教官,各个都惊讶万分。

这严怀宇的胆子也太大了吧!

而且,他对于聂然的事情那么着急上火干什么?

一旁的乔维看他的言行有些过了头,连忙抓住了他,小声地提醒道:“刚才指导员说就算没有证据,也要罚聂然,感觉是故意针对她。”

严怀宇一听,气焰一下子灭了,满是错愕地看着乔维,“你说指导员故意针对小然子?为什么?她最近有做错什么事情吗?”

他皱着眉仔细回顾着这些日子以来聂然的一举一动,思来想去都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啊。

每天都和他们一起训练,一起吃饭,并没有再做出什么对教官不敬的举动啊?

站在楼梯口的何佳玉看他那苦着脸沉思的样子,疑惑地推了他一把,“我说你很奇怪啊,为什么关于聂然的事情你这么激动?你不会对聂然有什么想法吧?”

她觉得一个男生对一个女生这么忙前忙后,着急上火的,除了喜欢应该也没有别的了吧?

严怀宇的思绪被打断,正要发作,却听到何佳玉这番话后,立刻急了起来,这一急说话也变得有些结巴了,“你……你胡……说什么呢!我帮她,只是因为当初在火车上她救过小爷我一命!懂不懂!”

严格来说应该算是救了吧。

反正最后他们几个都平安无事,倒是那个光头男被小然子打得手都断了。

“救过你?”何佳玉神色有些惊讶了起来。

格斗那天她和严怀宇打过,严怀宇到底是从一班退出来的人,那格斗的本事真不是六班其他人能比的,何佳玉被他打得只能说是勉强在挡,还手的机会几乎没有。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竟然现在和自己说,当初他被聂然给救过。

上帝啊,那聂然的格斗术得多牛啊!

想到这里,她就更加期待起和聂然好好打上一架了!

反正在同一个寝室,说不定还能偷师学上几招,到时候在对付这个严怀宇!

严怀宇看何佳玉那微妙的眼神,感觉心里毛毛的,故意挺直了胸膛说道:“当然了,小爷我是最讲哥们义气的,她救我一次,我当然也要救她一次当回报啊!”

他说到这里后,就急忙楼下匆匆跑去,“不说了,我现在就要去找指导员评理去!”

“我也去,当初她也救过我。”乔维也跟了上去。

“还有我,她也救过我。”马翔想到上次火车上的事情,也赶紧跟了上去。

“那个……能不能带上我?”何佳玉身边一直没有开口说过话的古琳这时候却小声地问了一句。

“你?”严怀宇他们几个听到是个女孩子的声音后,这下都停了下来,很是讶异地看着那位在班级里完全没有任何地位可言的班长。

古琳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她有些局促不安地说道:“聂然当初在跑步的时候帮我过,所以我也想帮帮她!”

严怀宇想着多一个人,说不定说一份希望,立刻点头,“行!一起去!”

于是,四个人快步就往门外走去。

可结果在走到大楼门口时,何佳玉也跑了出来,主动请缨地道:“我,还有我,我也要去。”

严怀宇皱着眉头,上下打量她道:“你去凑什么热闹。”

何佳玉胸口一拍,很是豪气地道:“本姑娘生平最爱打抱不平不行啊!而且这有关咱们六班以后的名誉问题,我当然要去了。”

其实最重要的是,聂然要在那里面待半个月,也就以为这她半个月没办法和聂然打架切磋,那不是憋死她了嘛!

就冲这点,她也要把聂然从禁闭室里给捞出来不可!

更何况,她觉得以聂然的性格不会做这种事情。

“没想到你集体荣誉感还挺强的。”严怀宇调侃着冲她挑了挑眉。

何佳玉脸不红心不跳地嗯了一声,“你眼瞎,我不怪你。”

气得严怀宇当场跳了起来,“你说什么!”

乔维看着两个人又要斗起来了,立刻抓着严怀宇就往外面走,“好了,我们早点找指导员,这件事就早点结束。”

五个人刚要往外走去,但何佳玉看到身后又多了两条尾巴,立刻停下脚步问道:“那你们两个干嘛?”

施倩无奈耸了耸肩,“老娘向来跟着大部队走,你都跑去抗议了,我怎么能落单。更何况,我觉得聂然还不错,至少当初她还教我们拧泥块,勉强算的话我也欠她一人情咯。”

何佳玉点了点头,觉得有道理,当场小手一挥,“行,既然都去,那走走走,咱们所有人都去集体去抗议!”

说完,几个人都浩浩荡荡地朝着指导员办公室走去。

才刚到门口,他们几个人整齐划一地一声大喊:“报告!”

大晚上的,办公室里只有霍珩一个人在值班,只是他听到声音后连头都没抬起,完全没有被他们的声音影响到一样,继续在纸张上画画写写着,“如果是求情就不必了,这件事已经结束了。”

“指导员这件事都没有调查清楚,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是小然子做的,怎么能随随便便的就下结论。”严怀宇立刻走了进去,辩驳了起来。

“在部队你们做的就是服从,而不是质疑,如果你们这点都不知道,我向你们应该重新回新兵连训练。”他的声音平淡得没有一丝起伏,显然并不将他们的话放在眼中。

“服从的基础是在于你说的对我们才能听,现在我们明知道你做错了,怎么还能一味的服从!”

“就是啊,你连最基本的证据都没有,就处罚了聂然,这也太不公平了吧!”何佳玉也连忙发表起了自己的观点。

“在部队你只能服从,没有公平。”

严怀宇听到他的这番话后,怒声地道:“你这是什么逻辑,我们是你的兵,又不是犯了罪的囚犯,怎么会连最本的公平都没有!”

此时,霍珩放下了手里的笔,抬头,冷声道:“如果你不服,你可以继续五公里。”

严怀宇被他气得话一噎,却又不知道怎么说下去!

倒是站在何佳玉身后的施倩这时候从她们几个人里面站了出来,冷笑着道:“指导员,我看你是被那个一班的女兵鬼迷心窍了,所以连作为指导员最公允的判断都没有了,我想不如让季教官来判决这件事吧。”

施倩这番话可以说是极其的目无尊长,但这时候已经顾念不上这些了。

好不容易重新占了上风,严怀宇立刻点头道:“没错,我们要求季教官来判决这件事。”

“对,我们要季教官!”

“指导员做事有失公允,我们要求季教官来判决。”

一时间,几个人都连番出声地应和着。

只可惜,那乱糟糟的声音在霍珩一个冷厉的眼神中,不知不觉中就消散了。

霍珩等到彻底安静后,这才继续说道:“当面顶撞,质疑并且不服从指导员的命令,罚跑二十公里,现在立刻马上执行。”

罚跑,罚跑,罚跑!对已经罚跑过的严怀宇来说,霍珩和安远道这种用体罚来压制士兵们的招数,已经让他不耐烦了。

他恨恨地说道:“你就算再怎么罚,也不能让我们服气!你这样没有证据就私自惩罚,我们要报告给营长!”

这下,所有人瞬间把目光都集中在了严怀宇的身上。

营长?要不要玩儿这么大啊!

上次聂然的事情已经惊动营长了,这才还惊动他,会不会惹营长生气啊?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没有得到回应的严怀宇立刻用眼神暗示起了他们。

那几个人马上回过神,胡乱地点头道:“对!没错!”

“是啊,我们……我们要报告给营长听!”

严怀宇其实压根没想真的报告给营长,只是想吓唬吓唬霍珩,让他好放了小然子。

可他应该不会知道,营长曾经是霍珩的老师,两个人的师徒感情好的犹如父子两个,怎么吓唬得住他。

所以霍珩十分淡定地看了下噶在墙壁上的钟表,“在报告给营长之前,先把二十公里完成。”

严怀宇见自己的威吓一点作用都没有,怒得火星子恨不得迸出来,他咬着牙大喊了一声,“完成就完成!”

然后拨开了身后的马翔和乔维,第一个冲出去罚跑去了。

报告给营长就报告给营长,他有不是不认识营长办公室的大门!

大不了被营长再罚一次好了,反正这三十公里都跑下来了,再跑几次也无所谓!

站在办公室里的几个人看到霍珩那冷飕飕的眼神后,连忙跑出来。

“严怀宇,你真要报告给营长啊?”何佳玉拧着眉头,率先问道。

严怀宇眉头一扬,不耐烦地道:“怎么,你怕了?怕了就罚完睡觉去,别在这里挡小爷的路。”

被鄙视了何佳玉被一激,张口就道:“开什么玩笑,我会怕?!我向来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

“那就跑吧,跑完告状去!”

说着他一马当先地再次冲向了训练场。

何佳玉看着他的背影后,这才醒过神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

她忍不住就想抽自己一嘴巴子,瞧这嘴贱的!

施倩看到她懊悔的样子,笑着勾住她的脖子,道:“行了别懊悔了,有道是年少不轻狂还怎么是青春,聂然当初可是站九天呢,我们就跑二十公里,还不计算时间的,便宜很多了。再者说了,你难道不想早点让聂然出来陪你打一架?”

最后一句话瞬间说进了何佳玉的心坎里去了。

刹那间,何佳玉就满血复活了!

对,为了那激动人心的一架,她拼了!

不就是营长嘛,他还能把自己吃了不成?!

想到这里,她撒开丫子也朝着严怀宇的方向冲了过去。

“你做心理辅导还挺不错的。”乔维站在她旁边,笑了笑。

“客气,我做生理辅导也不错哦。”

施倩贼贼一笑,在乔维僵硬的笑容中,笑呵呵地跟着何佳玉一起跑了起来。

生理……辅导?

那是什么东西?

“我怎么有种你被调戏的感觉?”马翔随后小声地补刀了一句,然后也急忙跑进了训练场开始了二十公里的罚跑。

调戏?

他被调戏了?

乔维看着一脸懵然地看着那个正在绕在训练场地快跑的施倩。

“你在发什么呆啊,赶紧跑啊!”严怀宇见他迟迟不动,在训练场上冲乔维喊了一声。

乔维缓过神后,哦了几声,跟着大部队一起跑了起来。

只不过偶尔和施倩擦肩而过时,他总是会跑到最外围的地方,离她离得远远的。

几圈下来,施倩就发现了,她每次路过乔维的时候都冲他眨巴了下眼,这下乔维跑得就更远了。

只不过这样的玩闹在跑到第十公里之后,就渐渐地没有了。

接下来的十公里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耐力跑,拼的就是坚持两个字。

不过好在,他们六个人都不是轻易服输的人,咬牙熬了熬竟然也熬了过去。

当他们跑完了第二十圈后,整个人就像是没有骨头的蛇一样,气喘吁吁地瘫倒在了地上。

“行了,二十公里结束了,咱们找营长去!”严怀宇努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将身边的马翔也一并给拽了起来。

“走,找营长!为了能和聂然打架,我这次真是拼了我!”何佳玉从地上费力地爬了起来,摇摇晃晃地挂在了施倩的身上。

几个人就这样一边努力喘息着,一边朝着营长的办公室走去。

今天万更啦,求票求花求夸奖,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