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心寒,杠上了/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们要干什么?”站在办公室楼下的两个站岗士兵一看到严怀宇他们几个人从不远处走了过来,连忙呵声制止地问道。

营长的办公大楼可不是他们这些小兵可以随便进出的。

严怀宇往前走了几步,大声道:“我要见营长!”

那两个站岗的士兵见他们穿着迷彩服,肩膀上并没有任何的肩章,一看就知道是受训士兵,于是急忙呵斥着他们离开,“营长正在工作,你们赶紧离开。”

离开?开什么玩笑,他们跑得累成狗,为的就是要见营长一面,怎么可能会就此罢手。

严怀宇不退反进了一步,对着那两个站岗的士兵道:“不行!这件事很重要,我必须要汇报给营长!”

站岗的两个士兵听到后皱着眉头,即使是重要的事情也应该是教官或指导员来报告给营长,什么时候轮到受训士兵来报告了。

这么不合规矩的越级,这些毛头小子也不怕被自己的教官回去一顿练。

他们冷着脸,完全不为所动的样子,乔维都看在眼中,也紧跟着走到了严怀宇的身边,说道:“这事关一条人命,你们赶紧打个电话通报一下,不然到时候营长生气了,怪罪你们。”

果然,那两个站岗的人一听,面面相觑地看了对方一眼。

就连严怀宇他们几个听到乔维的话也不禁惊讶地看了眼他一眼,但见他面色严肃凝重的样子后,顿时了然。

“没错!这可是事关人命的大事,要是报告晚了,出了事你们担待的起吗?”严怀宇连声附和着。

两个哨兵原本犹疑的心在他这番话后,彻底唬住了。

其中一个人急忙转身上楼通报。

“会不会太扯啊,万一营长不信怎么办?”趁着通报期间,严怀宇走到乔维身边,小声地问道。

其余人也赶紧凑了过去,同样用一种很担忧的眼神看着乔维。

乔维面色很淡定地说道:“这至少惊动营长了,总比和这两个放哨的站在门口争执强。”

众人顿时茅塞顿开。

严怀宇赞成地点了点头道:“有道理。”

一旁的施倩也欣赏地朝他的胸口拍了拍,“不错啊,你还挺聪明的。”

看到从身边冒出来的施倩,乔维本来一惊,立刻想往旁边躲去,结果还没来得及动呢,就被她摸了一把。

这下乔维彻底僵在原地了。

他……是不是又被调戏了?

一晚上连续被一小姑娘调戏两次,他男生的脸面都没有了!

正当他心头郁闷不已之时,只看到那名哨兵“噔噔噔”的一路下了楼,他抿着唇面色刚毅。

站在门口的看着他沉默地一路小跑而来,心里立刻“咯噔”了一下。

严怀宇看着他的神色,嘟囔着道:“完了,我看这脸色不像是同意的样子。”

“我也这么觉得。”何佳玉也紧张地咽了口口水,她真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啊,这要是还没见到营长就又去跑一圈那实在是太怄了。

“不会是指导员事先已经和营长打过小报告了吧?”古琳这时也开口轻声嘀咕了起来。

“我看难说,刚才指导员那一脸迷之淡定,说不定早就留了后手了。”

他们几个人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那位哨兵跑了出来,然后站定在了门口,停顿了三四秒后,这才冷冷地道:“进去吧。”

原本等待宣判被罚的众人们,一听,愣了三秒。

进去?

那就是说放行了?!

众人急忙回过神后,几个人快步朝着里面走去。

“天,我刚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施倩走进大楼内,看了眼还站在原地的哨兵,后怕得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大喘了一口气。

同样紧张到一直处于身体紧绷状态的马翔这时候也松了口气,“这一招玩儿的可真悬啊,吓死我了。”

“我也是,紧张得快喘不来气了。”古琳赞同地点头。

“现在不过是餐前小菜而已,等会儿见了营长肯定比这个更紧张更吓人。”严怀宇一边走一边给身后的小伙伴们做心里建设。

“你能不能别吓唬人了,不知道我们已经很紧张了吗?!”何佳玉一巴掌就拍在严怀宇的肩上,低声怒斥道。

严怀宇本就没防备,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给拍得又惊又痛,他捂着自己的肩膀,低声地嗷了一声,“啊!痛死了!妈的,何佳玉你个男人婆,下手怎么比男人还重!”

“谁让你吓唬人,不打死你都算轻的了。”

“喂!什么叫不打死我都算轻的了?你给我说清楚!”

乔维见他们两个似乎有要开吵的迹象时,急忙指着走廊的尽头的办公室大门说了一句,“到了!”

刹那间,严怀宇和何佳玉两个人熄火,暂停。

几个人站在门口,来回深呼吸了几下后,严怀宇果断地敲了敲门。

只听到里面一声极其威严无比的声音传来,“进来。”

让门外的几个人心头微微一颤。

出了严怀宇他们几个之外,古琳她们这群女生可从来没和营长说过话啊,可想而知那种心情该有多么的紧张。

严怀宇一把拧开了办公室的门,清脆地喊了一声:“报告!”

坐在自己办公桌前的李宗勇看到严怀宇他们几个后,沉声斥道:“怎么就事关人命了?你们几个臭小子要是敢谎报军情,小心我可饶不了你们。”

听到最后那句话时,何佳玉她们几个刚想踏进去的脚不由得滞了一滞。

反倒是严怀宇倒是一副豁出去的样子,他觉得现在既然已经站在这里,开工就没有回头箭,于是挺着腰杆大声地道:“报告营长,我们没有谎报军情!”

“那好,你说说,怎么就要出人命了?”李宗勇随手将桌上的文件给合上,打算听一听他们的汇报。

“刚才在教学楼我们六班的人与一班的人发生冲突,结果指导员罚了我们六班的一个士兵禁闭。”严怀宇十分简练的用一句话就把事情给概述了。

李宗勇一听,冷冷地反问了句,“没了?”

严怀宇见营长没什么表情,一时揣测其中的用意,乖乖地摇了摇头,“没了。”

结果,只听到“砰——”的一声,李宗勇猛地一拍桌子。

那巨大的拍桌声音让站在那里的几个人忍不住身躯微震。

“胡闹!指导员罚犯错的士兵禁闭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怎么就变成出人命了!你们知不知道谎报军情这后果有多严重!你们是不是想在档案上记一笔!”李宗勇对着他们就是一顿的怒斥。

严怀宇不服气地梗着脖子道:“可是他是在无凭无据之下贸然惩罚的,而且罚得极其严重,竟然要关禁闭半个月!这在我们预备部队里可从来没有的事。”

“半个月?!”李宗勇这下愣住了,这臭小子要不要这么狠啊,竟然罚人半个月禁闭?

万一被关太久,那被罚的士兵心理出现问题怎么办。

不,不对,这臭小子手段是严苛了点,但还不至于对自己的兵下这样的狠手。

思索了半响过后,他皱着眉问道:“那个士兵是谁?”

严怀宇见事情有了转机,立刻回答道:“是聂然。”

又是这个丫头!

李宗勇这下算是清楚了。

这两个人估计是闹什么矛盾了,所以这才有了这一场闹剧。

李宗勇想着,以那臭小子对聂然的疼爱程度,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要知道当初得知她罚站的消息,这臭小子可是担心得直接从A市连夜开车过来,足以可见这臭小子是把聂然放在心尖尖上了。

李宗勇缓了缓语气,说道:“好,这件事我知道了,我会去调查的。”

说着,就挥了挥手,让他们回去。

严怀宇他们几个又不傻,听李宗勇这样说,摆明了就是敷衍。

就连何佳玉她们几个女兵也看出营长截然相反的态度。

难不成指导员真和营长提前打过小报告了?

而且看营长这样子也是默认了。

这算什么,互相之间的庇护?

心头的那股正义之感瞬间将刚才被营长拍桌后的恐惧给驱散了,他们几个人站在那里,一动也不肯动。

李宗勇低头想要处理事情,却见他们不愿意走,禁不住眉头紧皱地呵斥道:“你们还站在这里干什么?马上就要熄灯了,是不是想违纪?!”

严怀宇站得笔挺,毫无惧色地道:“抱歉营长,这事关我们六班的名誉,所以还请营长立刻马上调查清楚,还我们班一个清白。”

几次三番下来,严怀宇也学聪明了,每次替聂然说事不是被冠上不服从的帽子,就是被冷遇敷衍,所以这下他利用六班名誉来说。

整个六班,二十五个人,一个班级的集体荣誉,他就不信,营长还能把这事儿敷衍下去。

果然,李宗勇被他这冠冕堂皇的话给噎了一噎,“嘿!我说你小子什么时候有这么高的觉悟了?”

“就在刚才!作为六班里资历最老的兵,我觉得营长当初说的话没错,我们应该要给新兵们做榜样,以实际行动来告诉他们如何保卫六班的名誉。”

他一脸正色的回答让李宗勇气得脸色铁青,却又无可奈何的很。

毕竟新兵进部队时,他的确是有说让老兵做榜样,告诉新兵们什么叫做集体荣誉感和使命感。

可没想到这话却被他现在用来反将自己一军,这个混蛋小子,真是皮痒痒了!

他恨恨地怒瞪了严怀宇一眼,最终只能无奈地拿起电话,按下了内线,没好气地冲着电话里训道:“怎么回事,你的兵都跑到我这儿来打小报告了,赶紧来一趟。”

也不等电话里霍珩的回答,李宗勇说完之后就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没过多久,霍珩就从门外走了进来,他看到这几个人站在营长办公室内,也没什么反应,只是喊了一声报告。

“聂然又怎么了?”李宗勇当下也不和他绕圈子了,直接发问道。

“和一班的一名女兵起了冲突,打了人,我罚她禁闭。”霍珩是平静的用一句话回答。

可就是他的冷静是的严怀宇严重的不满,“聂然没打人!这件事根本没有证据证明聂然打了人,是指导员自己单方面的结论。”

霍珩面无表情地看向他,“那你们有证据证明她没打人吗?”

又来了,又回到这个问题上了!

每次到这里,事情就会像是被打了死结一样。

对于霍珩的一口咬定,让他们愤怒却又无力。

严怀宇很不服气地道:“既然双方都没有证据,凭什么只听信一班的话,罚我们班的人?”

“就凭我是你们的指导员!你们只要在我手上一天,就必须听我的,所以我命令你们现在立刻马上回去睡觉。”霍珩的声音沉冷的声音一响起,办公室内的气氛就凝滞了几分。

他身上那种低压的气势,让人有种不自觉就会臣服的感觉。

严怀宇看到他那双深邃而又冷冰的眼眸,只觉得心间一紧,但还是强撑着道:“可聂然明明就是无辜的!那个一班的女兵的话漏洞百出,根本不能相信!你让一个无辜的女兵关禁闭半个月,这也太过分了吧!”

霍珩对着严怀宇身后的那群人淡淡地环顾了一圈,“相不相信是我的事,你们需要做的就是服从我的命令,执行我的命令。”

坐在位置上的李宗勇此时也点了点头,“没错,部队里讲的就是无条件服从。”

在场的人听到营长这么说,不禁拧起了眉头。

聂然明明没有任何错,却也要因为一句无条件服从而被关禁闭,而且一关就是半个月。

如此的无理和独断!

难道他们不知道其他士兵看在眼里会心寒吗?!

他们当兵是因为他们对于国家有着一腔的热血,所以才来这里进行严格的训练,而不是遭受这种不平等的待遇!

严怀宇虽然来部队的目的并不是这些,但……遭遇到这些,还是会让他愤怒。

他眼底的怒火越来越甚,像是隐隐有火光在跳动,他紧握着拳一字一句道:“如此专制的服从,我是不会服的!”

“目标训练场,跑到服为止。”霍珩丢下了这么一句后,便转过身不再看向他们。

严怀宇死死地握着拳头,恶狠狠地怒声道:“跑死我们,我们也不服!”

然后率先就走了出去。

其余人看了眼营长,见他没有发声后,失望和愤怒让他们愤然离去。

此时他们的注意力已经不再是聂然被关后的求情,更多是对于作为一名士兵对于部队的失望!

坐在位置上的李宗勇看到自己的兵带着愤慨离去后,这才皱了皱说道:“半个月,这是不是有点狠啊。”

霍珩径自坐在了李宗勇的面前,却沉默不言。

“小两口吵得那么凶啊?”李宗勇看见他脖子上被聂然抓出来的印记后,不由得惊讶地道。

这脖子都受伤了,应该是打起来了吧。

到底什么事情值得这两个人闹得如此大的地步?

面对李宗勇惊诧,霍珩对此只是摆了摆手,“没什么大事。”

“还没什么大事?你看看你的脖子,再瞧瞧我的兵,都犯众怒了!你这是要搅得我这预备部队不安宁啊。”李宗勇靠在椅背上,听起来虽又责怪的意味,但脸上怎么看都像是看好戏的样子。

“你放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霍珩的脸色此时也不怎么好看,沉重异常。

“说实话,我不怎么放心,你们两个吵架把我的兵一个个折磨成那样,我心疼啊。”

看着李宗勇那一脸痛心疾首的样子,霍珩眉角微抽了一下,“我当年被你虐得差点脱水死了,都没见你心疼,甚至最后还把我从病床上拽起来做耐寒训练。”

一提起当年年轻气盛时的英雄往事,李宗勇就有些心虚了起来,“咳咳咳……总之,你们两个都给我悠着点。”

“知道了。”霍珩应了一声后,起身直接往外面走去。

他走出李宗勇的办公室后并没有没有回去,而是直接去了训练场。

远远的,他就看到了几道身影在训练上移动着。

霍珩站在训练场入口的黑暗中,他的眼神深如冰潭,就这样看着他们一圈圈地绕着训练场跑着,偶尔他还能听到严怀宇对于自己的咒骂。

空旷的训练场上,只听到他们的脚步声以及时不时随风飘散的骂咧声。

突然,身后一阵脚步声逐渐响起,越来越近,直到站定在霍珩的身边后,这才停了下来。

“不会出问题吧?”

霍珩没有回头地答了一句,“不会。”

“其实……陈悦没什么太大的问题,脚只是轻微扭伤而已,关半个月是不是太猛了。”身边的人轻声嘟囔了一句,特别是最后那句话时又轻了几分,以至于在呼啸的大风里,几乎听不清。

终于,霍珩扭过头看向身边的人,“那安教官觉得关多久才合适?”

“我觉得三天就差不多了。”安远道极小声地嘀咕着,眼神放在远处那些在罚跑的几道身影上。

“有人说安教官有个外号叫安魔头,我想这应该是谣传。”霍珩也将视线重新发转移到了训练场上,声音被风吹得有些幽远了起来。

安远道被霍珩的这句话一激,当下就有些尴尬地嚷嚷了起来,“我……我……我就是随便一说而已,当……当什么真啊。”

他因为激动而变大的声音引起了训练场里那几位的注意。

此时霍珩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不远处的路灯光线薄薄地镀在他身上,又半隐没在阴暗里,整个人看上去阴冷了几分。

他就这么无声地站立在那里,但却让人觉得心头像是被压了一座山。

几个人沉默地继续往前跑着,那满腔的愤怒都化为了动力,使得脚下的速度也不自觉地快了许多。

看着训练场里他们无声的快跑,安远道拧了拧眉头,他真有些担心这次的罚跑事件会重演那次的罚站事件。

想想也挺头痛的,那个聂然才来部队不过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把部队闹得这么人仰马翻的。

正当安远道郁闷不已之时,忽然之间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叫喊:“安教官!”

安远道一听,转头看去,只见方亮和汪司铭两个人从远处跑了过来。

“你们跑过来干什么!”安远道看了眼时间,马上就要熄灯了,他们两个现在跑下来,不要被警告处分吗?!

方亮跑到安远道面前,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聂然一定是无辜的。”

当时下课后他很快就下了楼,并不知道这件事,还是同寝的两个战友回来后他才得知这件事情,当时他第一时间就去了教官办公室找安远道,可惜并没有找到。

绕了一大圈后,问了站岗的哨兵才知道,安远道在训练场,于是这才又急忙跑了过来。

安远道看他这么匆忙不已得连外套都没穿就跑了过来,这下气就不打一处来了,“你小子别给我感情用事,在新兵连她是你的兵,但现在已经不是了。”

“可是这次的事情都没有调查清楚,怎么能关她禁闭呢!这可是很严重的违纪惩罚。”方亮神色焦急,因为跑了太长时间,呼吸间还喘息个不停。

这时候一起跟随而来的汪司铭也同样说道:“安教官,聂然不会打人的。”

安远道看着自己两个士兵这么替一个六班的丫头片子说话,怒声地道:“你怎么知道她不会打人,你有证据吗?”

汪司铭沉默了半响,才说道:“……她不会打人。”

她只会坑人。汪司铭在心里默默地补了一句。

自从见识过她是如何陷害自己的弟弟后,有如何的火车上袖手旁观,汪司铭就知道她不是个冲动的人。

她腹黑,冷漠,恶毒,伪善,看上去平静的很,可一旦有什么反击,绝对不会只是殴打那么简单。

安远道听他如此笃定地回答后,冷哼了一声,“你相信?你和她什么关系啊,你就这么相信她?!”

话音才落,只听到训练场上正跑得气喘吁吁的严怀宇在看到了汪司铭后,突然灵机一动,觉得要是一班这个优秀班的人也反对的话,那岂不是在啪啪啪打这群教官和指导员的脸吗?!

于是立刻吼了一声道:“嘿!汪司铭你小子还不赶紧一起来跑,别忘了当初小然子可是在火车上救过你的,快快快,快来一起跑!”

这下安远道惊地下巴都差点掉地上了,“火车上是聂然救你的?”

他一直以为,是这小子把六班的人给救了,合着……合着是聂然那丫头片子救了他?!

与此同时,霍珩也将视线放在了汪司铭的身上,那目光中带着一丝打量和冷厉。

聂然救他?

为什么?!

那妮子从来都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她为什么要救这个臭小子?

要知道那妮子从来都没主动救过他啊,凭什么这臭小子占了这第一次!

当下幽深的眼眸里浸满了寒气。

对面的汪司铭在感觉到霍珩那冰冷的视线里夹杂着一丝……敌意?

指导员为什么要对自己充满敌意呢?

对此表示不明白的汪司铭按捺下了心头的莫名,对着按远道点头,“嗯,她救我。”

按远道这下气得肺都要炸了,指着他鼻子就怒骂道:“我的兵还要一六班的菜鸟救?丢人,丢人啊!你,你,你给我下去跑,滚去跑!”

汪司铭看到自己的教官面色难看到了极点后,最终还是挺直了胸膛喊了一声:“是!”

随后就跑进了训练室。

方亮见他被罚,打算自己单枪匹马地劝安远道三思,结果……话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安远道对着他也是一阵怒斥,“你还站这里干什么,你也给我滚去一起跑!”

被无辜拖下水的方亮,只能也喊了一声“是!”后,跟着一起跑进了训练场里。

在那里一直小跑等着汪司铭的严怀宇看到他真的进训练场罚跑后,眼底闪过一丝惊愕,随即咧嘴一笑了起来,“哈哈哈,你小子不错不错,也不枉费小然子救你。就这件事,我对你改观了。”

话说完后,他就哥两好的想要去勾汪司铭的脖子,结果手还没来得及搭上去,汪司铭就面无表情地加快了速度往前跑。

严怀宇的手臂半举在空中尴尬不已。

他立即冲着汪司铭的背影大声喊道:“喂,你干嘛跑那么快,是不是看不起我啊……喂!”

然后也加快速度跑了过去。

站在训练场外的安远道到自己最得意的两个优秀士兵在训练场里一圈圈地跑着,气呼呼地道:“这两个臭小子真是气死我了!个没出息的,居然被个丫头片子给救了!简直丢一班的脸!”

“被她救很正常。”这时候,霍珩突然开口淡淡地说了一句。

安远道神色一怔,被她救很正常?这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是说,聂然的能力远远超过一班?

安远道还未来得及开口询问,眼角的余光就瞥到一个黑影从训练场的另外一个出口走了进来。

“那是谁?”他定睛一看,失声地喊了一句:“李骁?!这姑娘跑来干什么?她不会也想跟着罚跑吧?”

安远道的话才刚说完,就看到李骁跑进了训练场内,然后跟着队伍一起跑了起来。

“疯了疯了,真是疯了!”他看着眼前这一幕,因为太过惊慌,嘴里开始喃喃自语了起来。

而在训练场上正努力往前跑的何佳玉在看到自己身边的人要超过自己时,她忍不住扭头去看是谁都已经跑了那么多圈了,还有精力反超自己。

结果这一看,彻底插了眼。

“骁姐?你怎么来了?”何佳玉一度还以为是自己跑出了幻觉,这回也不让施倩帮忙了,自己狠掐了自己一把,结果手用劲太猛了,疼得差点让她爆粗。

是真的,竟然真的是李骁!只不过骁姐怎么不睡觉,跑这儿来了呢?

自从进预备部队,她就没见过李骁除了训练之外,有把其他的放在心上的。

她永远都是那副冷冷淡淡的样子,把一切都拒之于外。

可随后一想,她就明白过来了,“哦对,骁姐和聂然是一个新兵连的,这情分不一样!”

李骁听到这话,偏了偏头,冷静异常的对何佳玉说道:“我和她没情分。”

没情分?没情分那骁姐跑这儿来干什么?

何佳玉有些弄不明白地问道:“那骁姐你为什么要来?”

“为了六班的声誉,六班不能再被聂然毁了。”李骁冷冰冰地回答道。

第一次聂然罚站,其他班的人明里暗里都在说六班是一盘散沙,完全不知道集体荣誉感,不仅如此还顶撞教官,简直没有当兵的样子。

如果这次聂然殴打事件又被定罪的话,那六班的声誉就彻底被毁了!

越想,她的神情就越冰冷,脚下的速度也变得更快了起来。

“……”身边的何佳玉在听完了李骁的话后,脑袋一下子有些转不过弯来。

这次聂然明明是无辜的,为什么骁姐说聂然也毁六班呢?

这期间的而逻辑关系在哪里啊?

一时间有些莫名的何佳玉边跑边深深思考着这其中的联系。

原本的六个人现在又增加了三个,一下子队伍壮大到了九个人。

训练场上只听到他们一步步的脚步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以后,霍珩忽然转身朝着训练场外走去。

安远道看他要离开,连忙问道:“你去哪儿?”

“我的值班时间结束了,回去休息。”

安远道这下急了,指着训练场上那几个人就问:“那你就把他们丢在这里,不管不顾了?”

“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和我无关。”霍珩淡淡地留下了这么一句话,就继续往外走去。

“可是……”安远道看了眼训练场里那些罚跑的人,又看了看已经走出训练场外的霍珩,这下心里两难了。

鉴于上次事件后严重后果后,安远道还是走到了训练场内,看着那群人问道:“你们要打算跑到什么时候!”

“跑到指导员肯把聂然放出来为止!”严怀宇大声地回答,随即激起了众人一阵的附和。

安远道听到后,恨铁不成钢地低咒了一句,

瞧一个个都倔驴样儿,全被聂然那丫头片子给带坏了!

行吧,反正他已经仁至义尽了,接下来该怎么样,随便他们去吧!

反正即使都倒下了,也都是六班的事,他一个一班的教官瞎操什么心啊。

安远道最后看了眼训练场上的九个人,接着转身也走了出去。

一直时刻关注着训练场门口动静的何佳玉看到安远道也离开后,气喘吁吁地拍了拍身边的施倩,“施倩,你快帮忙看看,指导员和安教官是不是都走了。”

“嗯,好像是走了。”施倩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后,点了点头道。

已经跑得没力气的何佳玉一听到盯着他们的人都走了,这下心里头一松,连忙说道:“要不然我们休息休息再跑?”

施倩想了想,劝了一句,“为了保险起见,你再撑一会儿吧,万一他们猫在哪个角落里呢。”

何佳玉听到后,刚想要停下来的脚又再次迈了起来,她有气无力地爆了个粗口,“靠,我为了打个架我容易嘛我!”

“不容易不容易,等聂然出来让她陪你打一个星期,如何?”施倩看她那一脸要昏厥的样子,连忙搀着她一步步继续往前跑去。

“什么一个星期,必须陪练一个月!”

开什么玩笑,她为了聂然跑了不下四十公里,怎么这么也应该陪练一个月,给她打爽了才行!

不然她多亏的慌啊!

见她顿时来了精神后,施倩这才松开手,一边哄一边跑地道:“好好好,为了这一个月你抓紧跑吧。”

整整一个晚上,他们几个人就这样跑跑歇歇,然后继续跑跑歇歇,如此反复了N次,直到天色逐渐变亮了起来。

“我真他妈佩服聂然了!这种睁着眼睛等天亮的感觉就一晚上我都要疯,这八个晚上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在训练场上小跑着的何佳玉看着头顶已经蒙蒙亮的天空,由衷地感叹了一句。

乔维摇头道:“何止啊,我们还有一群人陪着,她可是孤孤单单一个人,那种感觉应该更深。”

“她总是让人匪夷所思。”汪司铭也望着天空的天际线,轻轻地说道。

“那丫头就是个疯丫头。”在场的几个人里,方亮和聂然之间认识和相处之间的时间最长,所以他的感触最深。

“哔——”六点准时起床号响起。

因为没有紧急集合,所以寝室里的人都按部就班的刷牙洗脸整理内务,然后进入食堂吃完了早餐后,休息了半个小时后,各自进入训练场,开始准备新一轮的训练。

当陈悦她们几个进入训练场时,看到昨晚上和指导员顶撞的那群人还在训练场上跑步,很显然是被罚了一晚上。

其中一个女兵幸灾乐祸地看着他们道:“啧啧,竟然还在跑啊,为了个聂然够拼的啊他们,真不知道聂然给他们灌什么迷魂汤了。”

张一艾看着那几个人,得意地道:“再拼指导员不松口有什么用。”

提起指导员,陈悦的脸上是掩盖不住的光彩,聂然和六班的人之所以会遭受这么大的罪,还不是因为指导员心疼她,才会变成这样。

她抿着淡淡地笑意,扯了扯张一艾,轻声地道:“走吧。”

昨晚她和张一艾两个人偷摸地商讨了很久,最终都觉得指导员是故意偏帮她们,所以现在看到陈悦那种表情后,张一艾忍不住调侃地道:“瞧把你给美的。”

“哪有。”陈悦害羞地嗔笑了一声。

两个人就这样继续往前走着,却不料身旁的人一声惊呼,“等等,那不是咱们一班的方亮和汪司铭吗?”

张一艾一听到汪司铭三个字后,马上就转过头去,“哪里,哪里?汪司铭在哪里?”

她从新兵连就开始暗恋汪司铭了,后来也是因为汪司铭她才会努力考进预备部队,好不容易拼了命的训练才和汪司铭进了同一个班,可是他总是对自己冷冷淡淡的。

但也并不妨碍她喜欢汪司铭,总觉得早晚有一天他会看见自己的好。

“他们两个是陪着六班的人一起罚跑吗?”其中的一个姑娘疑惑不解地道。

张一艾在那群人之间看见了那抹熟悉的身影,心头惊讶不已。

他怎么会和六班的人混在一起?

眼看着他们一点点的向她们这边靠近,她连忙跑上前去问道:“汪司铭,你怎么跟着他们一起跑?”

“诬陷别人,不要脸!”严怀宇看到张一艾后,冷冷地鄙夷道。

一大早句被人骂不要脸的张一艾先是一愣,随即就怒了。

只是她还未来得及开口就听到身边的何佳玉的骂骂咧咧,“和她费什么话,她就是个贱人!”

何佳玉将一夜未睡的怒气全部撒在了张一艾的身上。

“没错!圣女婊一个。”施倩也同样附和。

古琳跑了一夜,小脸苍白极了,无比恳切地道:“聂然不会这种事情的,拜托你们把真相说出来吧。”

“陈悦,这其中真的没有误会吗?”方亮也跟了上来问道。

“她不会说的,走吧。”汪司铭连一个眼神都没有赏给张一艾,催促着他们几个就往前跑去。

几个人在与她们几个人擦身而过之际,纷纷露出一种鄙视的眼神对着张一艾和陈悦,其中何佳玉的怒火最盛,一边往前跑一边还对她们两个比了个中指,对此来无声的抗议。

随后跟来的马翔也在路过她们时,摇头道:“你这样做,不好。”

“一班怎么会有你们这种传说中的老鼠屎呢!安教官也真是看走眼了。”乔维丢下了一句话后,飞快地往前面跑去。

被这九个人一人一句怒骂后,陈悦和张一艾几个人气得人都哆嗦了起来。

张一艾看着还在对她们遥遥比着中指的何佳玉,立刻气不打一处来,大声地朝着他们怒骂道:“你们……你们六班才是一群败类!是整个预备队的耻辱!你们才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极大的愤怒让她的吼声异常的响亮,瞬间整个训练场上一阵阵回荡着张一艾的声音。

原本正在做预热的六班们听到了她的话后,刹那间眼神齐刷刷地射向了张一艾。

今天的一万奉上哈,么么哒!~夏夏累惨,睡觉去了,晚安昂~各位妹子也要注意休息哦!

过两天再想个小活动之类一起玩儿~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