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了结一个私人恩怨/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冬日难得的大晴天,吹走了前几日的阴霾。

聂然一路疾走,眼中蒙着一层阴翳之色。

该死的,刚才霍珩的眼神让她的气息又产生了些许的波动,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第一次是被方亮骗说刘震是厉川霖的杀父仇人,她心头产生过一丝极细微的异样感。

后来就再也没有过了。

她以为这个身体里遗留下的情绪已经随着原主人的离去而消散了。

可没想到……

这次,这次她居然被霍珩的一个眼神就打乱了自己的情绪,那是一种不属于自己本身情绪在心头起伏。

这个身体曾经的情绪到底是有多丰富,都已经过了那么久了,竟然到现在还能影响到自己!

被打乱了情绪的聂然面色沉冷到了极点。

一路上,和她擦肩而过的士兵被她骇人的脸色都惊到了,纷纷自动避让开来。

她从后来走出来后就往寝室楼走去,却无意间路过训练场,眼角的余光看到偌大的训练场上站着两排人身姿挺拔地站着。

还有几个正在呼哧呼哧地跑着。

因为经过一夜的跑步后,他们的速度非常慢,脸色也疲惫不堪,但脚步依然坚定,似有一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拼命。

站在训练场不远处的树林下看到整个六班站在训练场上,严怀宇他们几个还在不停地绕着训练场一圈圈地跑着。

你关了多久,他们就跑了多久……

聂然的耳朵里突然不自觉地冒出了霍珩的这句话,她的眉间轻不可见地颤了一下。

闹这么大,为的就是给她看部队里的战友情?

不,霍珩不是这种莽撞的人。

或许给自己看是其一,但他一定还有别的想法在其中。

聂然站在树下,神色平静地看着。

其中何佳玉好像因为脚下发飘,差点摔了一跤,幸好旁边的李骁扶了她一把。

李骁?

她为什么会跟着她们一起跑?

严怀宇和古琳这几个人为自己罚跑已经很让人惊讶了,李骁的出现真的就是惊悚了。

她可不认为自己和她之间有什么战友情。

一圈……两圈……三圈……

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这样一圈圈的跑着,那边还有两排人伫立在训练场正中央吹着冷风,聂然心里只觉得烦躁。

妈的,这下欠人情欠大发了!

她低咒了一声,随即走进了训练场内。

寒风之中,她半眯着眼眸,站定在训练场门口。

“聂然?”正在跑圈的古琳在看到聂然后,疲惫的眼眸中忽而亮了起来。

她的一阵惊呼,惹得周围施倩何佳玉还有严怀宇几个人顿时顺着她的方向望去。

果然,是聂然!

“小然子!”严怀宇当下就是一声大喊。

瞬间整个六班的人都看向了她,一看是被放出来的聂然,立刻快速朝她聚拢过去。

严怀宇他们几个急忙加快了脚步,跑到了聂然的身边。

“小然子你怎么被放出来了?”严怀宇很是惊讶地问道,顺便还上下仔细巡视了一番,以防在禁闭室里吃了什么苦头。

据说,禁闭室里特别的恐怖,虽然他们不知道有多恐怖,但是据以前的老兵说里面会动私刑。

所以他很怕聂然会在里面受到什么刑罚。

六班里的一个男兵急忙插嘴道:“肯定是指导员承受不住压力所以把聂然放出来了呗。”

“说明这件事聂然是清白的。”另外一个女兵也补了一句。

这句话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同。

“聂然,禁闭室里老鼠是不是特别的大?犯错的士兵是不是要被咬啊?”

因为聂然被放了出来,大家也都觉得这算是阶段性一个胜利,所以放松过后更多的是对禁闭室的好奇。

要知道禁闭室不是一般人可以随便进的,刚进来的时候就听到老兵们说预备部队的禁闭室很可怕,坊间各种版本都有,以至于现在各种古怪想法都有。

“聂然,禁闭室里闹鬼吗?死人尸体有没有?”

“有没有超级大的蜘蛛和蟑螂啊?”

“聂然,那里面有没有什么可怕的刑具啊。”

“你当在古代啊,还有刑具。”听着那些叽叽喳喳的奇怪问题,何佳玉皱起眉头不耐烦地反驳了回去,紧接着就死死抓着聂然的手不放,嚷嚷着道:“聂然你必须要和我打一架,我这都跑了一晚上,全都为了你。”

“算了吧,聂然关了一晚上,肯定很累很害怕,你让她休息会儿吧。”古琳护着小鸡仔似的将聂然护在自己的身后。

“就是,脑子里就想着打架,你能不能想点别的东西。”严怀宇一脸鄙视地对她说道。

何佳玉连忙反呛了回去道:“哟哟哟,说的你脑子里好像装什么好东西了一样。”

“反正比你好就行。”

两个人一松懈下来,又开始像斗鸡似的斗起了嘴。

一旁的乔维走到了聂然的身边,轻声问道:“你的手擦过药没?要不要去医务室?”

毕竟这手上的伤是他弄出来的,不问几句他作为男人心里总觉得有点不安。

可还不等聂然开口,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霍珩的声音,“集合!”

立刻,所有人都快速的站在了指定的位置上。

霍珩快步走来,冷冷地扫视了一圈,在看到聂然的时候,眼神不禁停顿了一秒,随后才说道:“关于这次的考验,你们过关了。”

他的一句话让队伍里有些骚动了起来。

“考验?”

“什么考验?”

“不是惩罚吗?怎么变考验了?”

“指导员到底在搞什么鬼。”

霍珩听着队伍里的声音,又再一次的继续道:“这次你们并没有因为我的镇压而轻易的放弃整个六班的名誉和战友,这一点非常的好!是这半个月来,唯一一次让我满意的地方!”

这下在场的人都明白了过来。

什么惩罚呀,根本就是这个指导员借着聂然的事情试探他们呢!

“靠,害我白跑了一晚上。”何佳玉在队伍里忍不住爆粗了一句。

“指导员太奸诈了!”施倩默默点了点头。

“腹黑啊指导员!”

那群被耍了一圈的士兵们各自嘟囔了起来。

站在队伍里的聂然对此只是心头冷笑了一声。

果然如此,她就知道霍珩这人做事不会那么简单冲动,他一定是把所有的后果全部考虑周全了才会行动。

这个想法,真是一箭双雕啊。

队伍里窃窃私语的声音越来越大,霍珩皱了皱眉头,徒然一声怒喝道:“你们给都我记着,六班不是一个概念,不是一个数字,它就是你们,你们每一个人都属于并且代表着六班!六班的好与坏完全取决于你们的强与弱!如果不想自己被瞧不起,被别人说是老鼠屎,甚至被别人说六班是预备部队的耻辱,那么从现在开始,从这一秒开始统统给我打起精神来!”

他的话一声比一声响亮,是从未有过的激昂。

六班所有人想到刚才被一班的人如此鄙视,那种耻辱感渐渐在霍珩的每一字每一句当中化为了一腔热血在胸口沸腾了起来。

“预备部队的排名从来不是从一到六,能不能改变在于你们!这份耻辱能不能洗刷也在于你们,你们所有人!”

改变?真的可以改变吗?

打破预备部队这一传统,会是他们吗?

渐渐地,他们感觉到自己热血在沸腾,眼底的斗志在燃烧。

“是!”整齐划一的声音再次响起。

只是这一次却响彻了整个训练场,久久不息。

那声音惊得让刚从训练场入口进来的一班士兵们都愣了愣神。

队伍里的施倩看到站在不远处正望着指导员的陈悦,心头忽而一动,她不怀好意地道:“指导员,既然是考验,那聂然打人这件事也是子虚乌有的咯?”

霍珩立即将视线转移到了聂然的身上,目光直直地看着她,“当然,她是我的兵,我无条件的相信她。”

他的话掷地有声,眼底满含认真之色,可惜聂然却连个眼神都不赏给他,只是暗自不屑,见了鬼的兵,谁要当他的兵!

霍珩见她没有丝毫动容的样子,只能在心底暗暗叹了口气。

自作孽啊。

而站在门口的陈悦在听到霍珩的话后,脸色微微泛白。

无条件……相信?

那昨晚的事,他并不是为了自己了?

不仅不为了自己,甚至连相信都没有相信。

那岂不就是说,昨晚她在指导员眼中不过是小丑演戏了?!

顿时,脸色又白了几分。

张一艾看到陈悦那张脸色,立刻转移话题的在一旁不屑地说道:“他们还想改变排名?简直就是笑话。”

身边另外几个女兵也纷纷应和道:“就是啊,六班本来就代表着差班,这点就算预备部队不明说,但也默认的啊,想改变根本就是做梦”

“想把我们一班挤下去,真是说大话。”

“估计是一腔热血过了头了。”

张一艾她们几个人的声音不大不小的在门口响起,一班其余的人听到后加上早上的群殴,那些士兵们的眼神里也渐渐流露出了一种鄙夷和嘲讽的目光。

早上和张一艾打过架的何佳玉听到她在一旁冷冷讽刺的声音后,顿时怒跳了起来。

“张一艾你是不是当我们耳聋啊,有本事就正大光明的说,在背后说小话算什么本事!”

被点了名的张一艾冷笑着道:“我说什么小话了,我不过是说了实话而已。”

“我看你是早上挨揍没挨够!”何佳玉撸起袖子就要冲过去。

她好不容易被自家的指导员说得满腔的热血,现在被这个张一艾不阴不阳的说完后,只觉得一腔热血变怒火了。

“你那是偷袭,卑鄙!”张一艾也同样不服气地驳斥了起来。

早上群架的时候,她可没忘记这个何佳玉狠狠地抓了自己的脸,而且还害得她罚跑了整整一个上午这件事,这笔账她非要讨回来不可!

“我卑鄙?行,咱两单挑!一对一!”

“一对一就一对一!我还不信我打不过你。”

两个人就这样完全无视了身边指导员,各自叫嚣着冲向了对方。

安远道站在人群的最后面一直静静地看着,没想到她们两个竟然就真的在指导员面前打起架来了!

他马上怒喝了一声,“都干什么!”

随即就拨开了人群,走了进去。

“早上没打够是不是?!是不是还想受罚!?”

何佳玉和张一艾两个人还未纠缠的身形一顿,当场偃旗息鼓。

她们真的不想再罚跑了!

“安教官,何佳玉只是想和一班的人切磋而已,这算不上打架斗殴吧。”施倩急忙替何佳玉圆起了谎。

要知道何佳玉已经跑了一晚上了,如果安远道再罚她跑步,可能真的会跑晕过去。

“对对对,我和她切磋一下!”何佳玉听到后,忙不迭地点头。

“安教官我们只是一班与六班之间的友好交流而已,您不会连这个都不同意吧?”严怀宇最爱的就是气安远道,这时候当然也毫不犹豫地就搅和了进来。

安远道对此怒瞪了他一眼。

友好交流?

这算哪门子的友好交流!

“安教官,你觉得来一场班与班之间的切磋如何,反正今天下午一班和六班都是格斗训练。”一直站在队伍里没有说过话的聂然此时却突然开了口。

一班和六班的人全都瞬间将目光放在了她的身上。

什么?一班和六班切磋?

六班的人……能行吗?

正当六班的人犹豫之际,却听到霍珩十分赞同地点头,“嗯,这个提议不错。”

一旁的安远道听到后立刻拒绝,“这怎么行!一班和六班打,那你们还不被揍惨了?”

他说完后,明显感觉到六班所有人的眼神里带着一丝愤怒。

惹了众怒的他这下略有些尴尬地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一班的训练强度比任何一个班都要高,所以六班可能会……比较吃亏……”

只见聂然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古怪地笑容,视线落在陈悦的身上,轻声道:“这可不一定。”

那低语的声音乍一听感觉轻柔的很,但落在霍珩的耳朵里,只觉得毛骨悚然。

周围的温度都不由得降低了几度。

一边搞不清楚状况的何佳玉接茬道:“就是,我在打架方面是能手,来一个我打一个,来一双我打一双!”

“那来一群呢?”施倩笑着挪揄道。

“那……只能逃了。”何佳玉很认真地想了想后,回答。

施倩看她傻了吧唧的样子,笑着轻推了她一下脑袋,“瞧你那出息!”

“废话,一群我怎么可能打得过,除非给我一把机关枪我突突了他们。”说着,何佳玉还用手比划出两把枪的样子对着一班的扫射了起来。

张一艾他们当场脸就黑了下来。

“别丢人行不行。”严怀宇看她那样子,也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我怎么丢人了,我说的是实话啊,难不成你一个人能单挑一群?来来来,有本事你把一班给挑了,我给你一个大写的服。”何佳玉转头就对着严怀宇叫嚣了起来。

乔维看着何佳玉就像是炮筒子,谁点谁着的样子,好心地在旁边提醒道:“不如这样吧,你们两个比赛,看谁撂倒的人多,算谁赢。”

何佳玉沉思了片刻后,点头道:“这个主意好!严怀宇你敢不敢啊。”

严怀宇冷哼了一声,“就没有小爷不敢的事情。”

“好啊,那等会儿咱两就比比!”

“比就比!”

他们几个人就这样旁若无人的说着,可一班众人却随着他们的对话怒了起来。

什么叫撂倒的人多,算谁赢?!

他们一班,预备部队最优秀的班,是别人随随便便说撂倒就撂倒的吗?!

如果是二班三班,或许他们还放在心上,可六班……预备部队里有名的差班,他们连体能跑都有时候不能准点到,更别提格斗训练了,那不是动动手指就能结束的事情吗?

可现在就是一群他们一班从不放在心上的人竟然当着他们面说,要撂倒他们,对此还做比赛。

正式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班的人立刻决定等会儿格斗的时候,要给这群六班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一个教训!

很快,两班人马包围成一个大圈,以学号的顺序来各自比赛。

可也不知道到底是一班怒火太强,还是六班的人太弱了,连续上场了七八个人,纷纷不到十分钟全部就被KO了下去。

一班的气势越发的嚣张,而六班也渐渐地开始萎靡不振了起来。

何佳玉看着对面张一艾那得意洋洋的眼神,又看到自己班刚被打败后下了场的战友,马上就怒了。

“靠,我看不下去了,我要求上场!”她从地上猛地站了起来,将外套一脱,立刻就上了场。

不得不说,何佳玉打靶不行,但打架还真是一把好手。

大概是天天找人打架,所以打出经验来了,几个来回之后,还真把一班的一男兵给打趴了下去。

那男兵看到自己被一女兵打败,脸上面子挂不住,灰溜溜地就下了场。

“严怀宇看到没,我已经搞定一个了。”何佳玉很是得意地朝着坐在地上的严怀宇扬了扬眉。

“有什么了不起,你等着!”严怀宇对此不屑地切了一声,然后从地上站了起来,环顾了一圈,指着当初和他在山头比赛跑步的孙皓道:“喂,耗子你来和我打。”

“什么耗子,我叫孙皓!”孙皓很不高兴地辩驳了一句。

严怀宇不耐烦地道:“不都一样,有什么关系,快点起来和我打,耗子!”

孙皓听他一口一个耗子,气得立刻站了起来,冲上去和他干架。

严怀宇以前因为不喜欢一班,做训练的时候都是马马虎虎完成的,但今天不一样,他和何佳玉之间可是有了约定的。

所以在对待孙皓上招式都格外的认真。

没一会儿,孙皓招架不住,就被他给打趴在了地上。

“看,我也一个了。”严怀宇也同样得意地冲着一旁的何佳玉得瑟了起来。

何佳玉看到后,立刻转身继续了起来,很快和她对应学号的一班女兵不过十几招的功夫就被她打趴在了地上,“两个。”

“三个。”

“四个。”

“五个。”

……

随着数字在不断地往上叠加,六班那股颓废的气势渐渐消散开来了,反而是一班,他们的脸色变得有些难堪了起来。

一直坐在那里的张一艾看到又一个女兵被何佳玉给打败之后,这下沉不住气了,她从地上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怒气冲冲地道:“我来和你打!”

何佳玉刚打完一个,正爽着呢,现在看到张一艾那张怒火中烧的脸,更加高兴了起来,“好啊,我正想找你呢!”

两个水火不容的人一上场身形就纠缠在了一起,张一艾不愧是一班排名第十的人,打起架来动作利落,不拖泥带水,一看就知道实力不低。

你来我往之间的连续过招,可何佳玉虽说是实战出真知,可张一艾也不玩儿虚的,这来回了几十招后,何佳玉在她的虚晃一招之下,被一拳打在了脸上。

那力道打得直接上她打翻在了地上。

“怎么样,服不服输。”张一艾握着手腕,转了几圈,十分藐视地看着趴在地上正要爬起来的何佳玉。

何佳玉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狠狠地擦了一下嘴角的血,“不服!再来!”

说着就冲了上去。

张一艾冷冷一笑,“那你是自己找打,可怪不得我。”

她手下的力道又迅猛了几分,何佳玉跑了一晚上又没有吃过东西,加上刚才连打了几个人后,体力有了几秒的迟缓。

可就是这几秒,却让张一艾钻了空子。

连番打击之下,何佳玉一次比一次摔的惨。

一次……

两次……

三次……

她身体被摔倒在沙地上发出的“砰砰——”的沉闷声,每一下都像是击打在六班众人的心坎里。

更别提施倩这个经常和何佳玉打闹玩乐的好友了,她看到何佳玉被打得鼻青脸肿不说,还像个破麻袋被一次次地摔在地上,眼底满是着急。

可偏偏她又知道,何佳玉那固执的性子,不打到爬不起来她是绝对不会起来的。

“砰——”又是一记沉闷的摔跤声,沙土被震得四处飞扬。

站在不远处的安远道看到眉头立刻拧紧。

这样的格斗已经超出了训练的范围了!

这个张一艾是想废六班的人吗?!

他刚要上前呵止,却被霍珩给拦了下来,“别急,再等等。”

安远道看了眼躺在地上还没爬起来的何佳玉,“还等?再等下去,你们班的人可就要送医院了。”

“不一定。”霍珩从最开始一直紧紧盯着聂然的表情。

他刚才分明看到聂然在最后那一击下,眼底的神色沉了一下。

安远道听到他的话后,眉头皱成了一个深深的川字。

不一定?

难道这个何佳玉还能在爬起来打?

这不可能吧!

而严怀宇看到何佳玉躺在地上的样子,最后嚷嚷着打抱不平了起来,“喂!切磋而已,有必要下死手吗?”

张一艾耸了耸肩,活动了下手腕和脖子,很是无辜地道:“这是她自找的,我也不想这样的,只要她认输,比赛就能结束了。”

“放屁!姑奶奶死都不会认输的!”从地上艰难爬起来的何佳玉,顶着一张已经被打得惨不忍睹的脸,骂骂咧咧地道。

安怀宇一听,马上气得跳脚了起来,“你他妈都被打成猪头了,你还打个屁啊。”

“我就是要看不爽她,非打赢她不可。”何佳玉吐了一口刚吃进嘴里的沙子,然后再次踉跄地过去。

就在她那一拳刚送出去的时候,突然一只手挡了下来。

何佳玉被打肿的眼睛半眯着,看着那双手的主人,疑惑不解地道:“聂然你干什么?”

聂然将她的手放了下来,微微一笑地问道:“跑了一夜,又打了那么多人,不累?”

“累,可我要打赢她。”何佳玉恨恨地重新望向眼前得意万分的张一艾。

聂然神色不变,淡淡地道:“我替你打赢她。”

“切!口气不小,小心到时候和她一个猪头样!”张一艾听到她的话后,凉凉讽刺地道。

“是吗?”聂然神情闲散而又悠闲,“那我挺期待的。”

她的气息还未变,却见何佳玉却摇了摇头,语气里满是坚定,“不行,我要自己亲自打赢她。”

聂然看着她那张打得已经花了的脸,沉默了片刻后,将那只握着何佳玉的手松了开来。

“好。”

随即,退到了一旁。

既然这是何佳玉自己的选择,那她尊重。

何佳玉摆好了架势再一次地冲了上去,只是这一次她的目光中带着一种破釜沉舟的决绝。

她知道自己的体能已经达到极限了,再不速战速决,最后都不用张一艾来打,自己就直接倒下了。

两个人的身影再次纠缠在了一起,聂然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她能感觉到何佳玉这次是拼劲全力在打,但很可惜不过十招,何佳玉已处于下风。

被打败,不过就是时间问题而已。

十分钟过后,眼看着何佳玉再次要被张一艾的过肩摔给摔回沙地里吃沙时,聂然忽然出声喝了一声,“抓她的肩膀!”

何佳玉一愣,立刻眼明手快地扣住了张一艾的肩膀,让她无法使出力气。

“锁喉骨。”

“勾腿。”

“用三指擒住,然后过肩摔。”

连续几道口令后,何佳玉终于在“砰——”的一声中,将张一艾成功的丢进了沙地里,让她也啃了一回沙子。

这一回何佳玉几乎是用了吃奶的力气摔她,所以张一艾躺在地上好久都没有爬起来。

她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像是被震得移了位一样,疼痛让她忍不住蜷缩在沙地里。

在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了起来,他们没想到,何佳玉真的会打赢了张一艾。

更没想到是,这场格斗术是在聂然的口述下成功的。

五招,就用了五招,就把张一艾给打趴在地上爬不起来。

这……这……这也太厉害了吧!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五招对于聂然来说已经很多余了。

刚才在扣住张一艾锁骨的时候,其实直接掐断喉骨这人就嗝屁了好不好,哪里需要后面那几招。

而还处于发懵状态的何佳玉在几秒的缓冲后,大脑这才反应过来,巨大的惊喜让她一把抱住了聂然,“哈哈哈,我打赢了,打赢了!我终于打赢她了!聂然你好聪明啊,你怎么知道她每一步的动作?”

聂然不喜欢被人近身,这回让她没有安全感,所以她不露声色地离开了她的怀抱,浅笑着回应给她两个字:“套路。”

套路?

何佳玉这才恍然大悟,对此更加激动了起来,一把拉着聂然的手道:“不行不行,咱两打一场吧,我现在越来越想和你打了。”

施倩看她那精神头十足的样子,这才稍稍地放松了下来,“你还想和她打?你少做梦了,你连躺地上这个都是聂然帮忙的。”

“什么啊,虽然聂然有指点我,但这人可是我亲自打倒的!”何佳玉满是兴奋之色地抓着聂然,“来吧,聂然,我们先来打一场。”

“你顶着这张猪头脸,我下不去手,我认输。”说着,她故作投降状的举起双手,很是巧妙地避开了那只抓着自己的手。

“噗——哈哈哈哈!猪头,赶紧回来吧。”施倩听到后,马上大笑了起来,并且召唤起何佳玉了起来。

何佳玉摸了摸自己被打肿的左边,眼底满是怨念。

聂然看到她的眼神后想了想,觉得还是算了吧,到时候陪她打一场好了,就当还了她跑了一夜的人情。

“等会儿和你打。”

只是聂然的松口并没有让何佳玉搞定,反而皱着眉头,很是不乐意地道:“为什么不是现在?”

“因为我还有点私人恩怨要了结。”她话音刚落,眼神就落在了坐在人群里没有挪动过的陈悦身上。

何佳玉顺着她的眼神一看,立刻了然,叮嘱着道:“千万别手软!往死里打!”

说完后,她就乖乖地把场地让了出来。

聂然嘴角地笑意深了几分,眼底隐隐有暴风雨席卷而来,她指着陈悦淡淡地道:“你,出来。”

其实唔……小夏子真的想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二少作为当局者,关心则乱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