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闯大祸了,陈家乱套了/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这时候汪司铭似乎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下意识地看了过去。

只见聂然站在那里,冷着眉眼看着自己。

汪司铭马上走了过去,问道:“是不是聂叔叔给你打电话了?”

聂然瞟了他一眼,在绕过他之前,硬邦邦地丢下了几个字:“以后别多管闲事。”

汪司铭看到她那张阴沉着的脸,还以为聂诚胜在电话里骂了她,所以这才那么生气。

他随即跟了上去,认真地解释道:“我只是想让聂叔叔赶紧替你想办法!陈悦的父亲背景不容小觑,特别是陈悦的叔叔现在做的不小,而且很得上面的信任,这其中的利害关系非常复杂。”

这关系到聂家的未来,他实在不能不提前告知,这样也好让聂叔叔有个缓冲准备的时间。

聂然看着他,嗤地笑了起来,“你表面上都是替我和聂家着想,但其实还是替汪家着想吧,毕竟聂家倒台了,你们汪家就少了个同盟,平衡关系一旦打破,这其中的利益关系的确非常复杂。”

汪司铭的神色一滞。

“怎么样,是不是被戳中心事了?”聂然嘲讽地哼笑了一声,撇下他继续往里走去,可才走了两步,手臂上突然一个力道将自己拉了回去。

汪司铭认真地道:“你就是这样想我的?”

他突然有种好心当成驴肝肺的感觉!

如果不是聂叔叔要自己在部队多照顾她,又因为火车上那件事欠了她好几份人情,他才不会去多管这一桩闲事。

“不然呢?我们之间的感情好像没有到你会无条件帮我的份上吧?”

她真是烦透了这群人所谓的好心,为什么一定要装作一副正义之士的样子来插手自己的人生。

难道他们不知道什么叫做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这句话吗?!

明明她可以自己解决,可以自己完成,可他们却总要来搀和一脚,最后还反而把事情弄得一团糟糕。

这就是所谓的战友情?

那她可真是消受不起!

聂然面无表情地正想挥掉他的手,却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喂,你们在干什么!”

两个人同时朝一方向看去,只见严怀宇他们几个人从不远处跑了过来,其中跑的最快的就是严怀宇。

刚才他们几个正路过打算回寝室,结果听到一旁的乔维说什么好像一对小情侣在吵架,而且那人看上去像汪司铭。

他当时立刻燃起了八卦之心。

汪司铭啊,那个总是装的风轻云淡胸有成竹的一班尖子生汪司铭,竟然也有一天会站在女生楼下和人吵架,那多劲爆的事情啊!

几个人正要找了个好位置蹲点看戏,结果看到了那女的侧脸……不正是小然子嘛!

当时他心里头的火气噌地一下就冒上来。

虽然他也不懂为什么会生气,但是……他就是很生气!

在看到汪司铭还抓着小然子的手不放的时候,他更是立刻就从草丛里跳了出来,快步跑了过去。

“姓汪的,你拉着小然子的手想干什么!”严怀宇一把甩开了汪司铭的手,将聂然藏在了自己的身后,怒斥道:“亏我昨天晚上还对你改观,觉得你这小子挺良心的,为了给聂然求情跟着我们跑了一夜,合着是别有用心啊!”

面对严怀宇一连串的炮轰,汪司铭对此表示又无奈又气愤,“……严怀宇你到底在乱说什么,我和聂然是在说正事!”

严怀宇不屑地哼哼了起来,“少来啊,大晚上的站在路灯下拉拉扯扯,你和我说是正事?你是不是当我傻?!”

汪司铭气急,“你能不能不要搅和!聂然这次闯大祸了,你懂不懂?!”

“什么大祸,你说出来,我听听看,到底有多大?切!还大祸,当小爷我是吓大的啊?!”

严怀宇觉得汪司铭这根本就是在故意模糊视线,为自己开脱找借口。

汪司铭冷冷地道:“陈悦的父亲你应该不会不知道是谁吧!”

陈悦的父亲?严怀宇想了想,脑袋里并没有什么印象。

他皱起眉头,“不知道啊,是谁啊?”

他和陈悦又不熟,也不喜欢她,怎么会知道她爹是谁啊!

“那陈悦的叔叔,陈茂和你总该知道吧!”

当陈茂和三个字一冒出来,原本神色松垮的严怀宇骤然变了样子,他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问道:“陈茂和是……是陈悦的叔叔?!”

汪司铭见他总算正经起来了,这才点头,“是啊!现在陈悦变成这个样子,你觉得她的家人会就此罢休吗?”

严怀宇的神色渐渐的凝重了起来,收起了所有的玩笑之色,最后竟抓着聂然的手臂,语气认真地道:“小然子,你这几天不是正巧请假吗?那正好出去玩儿几天吧。”

汪司铭听到他的话后,无语地道:“部队是不允许训练期间有人出去的。”

“那汪司铭……那……现在怎么办?”严怀宇眼底满是焦躁不安地问道。

站在旁边的马翔和乔维不由得一脸莫名地问道:“陈茂和是谁啊?”

乔维家里和陈家那边不沾边,省份比较远,所以并不熟悉这个人。

而马翔家里是农民出身,这些东西他根本不懂。

严怀宇沉着脸色解释了一句,“比我家老头子还要大一级的人。”

他们两个一听,顿时惊讶了一把。

严怀宇的老爹他们是知道的,那级别已经是挺厉害了,能比严怀宇老爹的等级还要大……

怪不得严怀宇会有这种神情。

那……小然子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那两个人担忧地望向了身旁一脸平静的聂然。

严怀宇想了大半天,带着侥幸心理,弱弱地问道:“其实这事儿最多就是训练的时候手误,应该不会太大问题吧。”

但只是得到汪司铭冷冷的一眼,“你觉得陈悦的父亲会信你这套说辞吗?”

严怀宇被他这么无情地泼了一盆冷水,泄气地道:“这可怎么办啊!”

他挠着头在楼下来回走动了几圈,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问道:“要不然我去和营长说说?或者咱们可以像昨天一样,集体去抗议啊!”

汪司铭摇了摇头,“没用的,这已经不是内部问题了,陈茂中看到自己的女儿在预备部队被人打成这样,他不会松口的,而他的背后是整个陈家,只怕预备部队最后承受不住。”

严怀宇听到他冷静的分析,只觉得更为烦躁,忍不住低咒了一声,“靠!这个陈悦怎么偏偏是陈茂中的女儿!”

正当所有人都陷入苦恼之中时,却见聂然冷静地绕过他们往寝室里走去。

严怀宇急忙冲她喊了一句,“小然子你去哪里?”

“睡觉。”聂然丢下这两个字后,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寝室大楼内。

“她……她还有心情睡觉?!”

严怀宇听到她的话后,错愕地张大了嘴巴。

这心得多大才能睡得下去啊!

其实真不是她心有多大,而是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无非就是从预备部队退出去,然后永远取消服兵役的资格。

部队对于她来说,本来就没有任何的留恋,现在提前走反倒是让她觉得一身轻松。

所以她根本无所谓。

汪司铭深深地看了眼聂然的背影,随即转身往男寝大楼走去。

“你又去哪儿?”严怀宇见他也要走,不禁问了一声。

同样汪司铭也丢给了他一句,“回去休息。”然后就离开了。

严怀宇看了看女寝大门口,又瞧了瞧汪司铭的背影,怒声道:“合着就我一个人在这儿着急上火啊?!喂!汪司铭你不是很聪明的嘛,想个办法啊!”

说着,他快步追了上去。

……

夜色越发的沉寂了起来。

在漆黑一片的夜色中,忽然在遥远的天际线见明明灭灭地闪现出一个红色的光亮。

随着那红光规律的闪现,嗡嗡嗡的螺旋桨声音越发的靠近,直到最后才看赫然看清那一架直升飞机从远处飞了过来。

它盘旋在大厦的楼顶。

很快,从里面跳下来一个人,那人正是霍珩。

“大哥啊,现在已经是十二点了,你让我大冬天的不睡觉跑楼顶等你,真的好吗?!”打楼顶上除了霍珩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男人,他在看到霍珩的出现后,连声抱怨地迎风走了过去。

霍珩快步走了过去,面色沉沉地道:“韩尧,我有点事需要你马上去办。”

那个叫做韩尧的男人穿着一身运动服,头发被风吹得散乱,狭长的桃花眼此时被冻的有些微僵,但在看到霍珩的神色时,他顿时绷紧了几分。

两个人在楼顶找了个避风的地方坐了下来。

“说吧,什么重要的事情非要你亲自过来不可?”韩尧严肃地问道。

霍珩不问反答地道:“你明天就要去江省了?”

韩尧挑了挑眉梢,“哟呵!你倒是消息很灵通啊。”随后靠在了墙面上,望着头顶的头顶的天空,叹息着:“是啊,我被老爷子一纸调派,说是要去历练历练。

“那真是恭喜了。”

霍珩并肩坐在他身边,对于韩尧现在的年龄说是去下派历练,但是等作出一番成绩后,回去必定是接连往上跳的。

韩尧对此却一点都不以为意,只是哼哼道:“恭喜什么,那陈茂和又不是吃素的,我这么单枪匹马进去说不定到最后尸骨无存啊。”

那陈茂和是左系的人,他一右系的人过去,那不是纯粹找死嘛!还说非要他做出点成绩才行。

这老爷子也太狠了,一脚就把他蹬去了狼窟历练,万一出什么事他也不怕没儿子给他送终。

霍珩看着他那愤慨的样子,将手中的牛皮纸袋递了过去,“那这个算是给你的保命符。”

“这是什么?”韩尧疑惑的接过他手中的纸袋,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一看后,立刻从地上跳了起来,“靠?!你小子哪儿弄来的?”

怪不得这人亲自来一趟,这资料要是流到别人手里,那真的是……

他粗粗翻了几张,看到这里面都是历年来陈茂和手下那些人违规操作的证据,从陈茂和上任到现在的所有违规操作所有的细枝末节全部都在上面。

后面几张是关于村庄建设问题漏洞,以及现如今村庄的现状,完完全全的都写在上面。

霍珩指了指其中的一页纸,“这个村庄当年曾经获得过上面的重点扶持,而且也弄得不错,可这几年却突然不行了,而且民的生存现象特别的糟糕。最重要的是这个时间点掐得特别好,就在陈茂和上任后。”

霍珩说的村庄不是别的地方,就是当时霍启朗要建造军火库的地点。

他当时在看到村民的生存现状后,立刻就找人调查了这一区域的负责人,结果追根究底后发现竟然左系的人!

他曾经不止一次的迟疑过,要知道那村庄地势平坦,只是外面的路被截断了所以才会与世隔绝,村庄后面的两座大山完全可以隐蔽起来,将来如果在这里建造了军火库,他完全可以让自己的士兵从这里做突围。

但当他看到老村长那希冀的目光,还有那群老人们那苍老的脸庞后,他最终还是决定,转移到海岛,并且还能保留下一个左系的罪证,以备不时之需。

只是这个需求来的还挺快。

坐在旁边的韩尧看着手中的资料越来眉头越深了起来,那双桃花眼此时此刻满是一片沉重。

或许身边的人并不清楚,但他很明白那个村庄不仅是重点扶持那么简单,曾经上面拨款过四五次,以各种名目,而且每次的款项都不小。

按理说就算没有原来当初那么好,也不至于破败成这个样子。

可现在一看照片,很明显,有人黑了。

不得不说这个保命符,真的是……太“保命”了。

“你是说要我在这里面做文章?”韩尧面色凝重地问道。

霍珩摇头,“做不做文章是你的事情,我只要你现在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现在?

不是说给他做保命用的吗?

他这生命还没受到威胁呢,这就把这些都曝出来,那可不是保命,是玩儿命啊!

韩尧上下打量着了他几眼,“不对劲,很不对劲,你小子什么时候对于我这么好了?大晚上不睡觉跑过来给我送保命符。”

霍珩也不回答,继续说道:“我要你现在立刻马上动手。”

看到他这样着急,韩尧不禁觉得奇怪了起来,“怎么,陈茂和惹你了?”

只见霍珩摇了摇头,停顿了片刻,声音里透着些许的冷意,“不,是陈茂中惹了我的人。”

韩尧这下挑了挑眉,不怀好意地问道:“你的……人?男人女人?”

“女人。”

面对霍珩的坦然,韩尧了然的点了点头,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原来是公报私仇啊。”

“如果他没做错事,我也报不成。”霍珩再次仔细叮嘱了一番道:“记住,好好敲打敲打。”

韩尧挥了挥手中那厚厚一叠文件,咧嘴一笑,“放心,你这一敲打估计能把左系的一根肋巴骨也敲断了。”

“总之,一定要快,最好在明天早上就能闹得沸沸扬扬。”

刚才李宗勇给他打电话说是陈茂中打电话给他,要求在明天早上给一个结果。

所以,这件事必须要速战速决才行。

看出了他眼底的急迫,韩尧拍了拍他的肩膀,“行,谁让咱两当初在部队是上下铺的关系呢!放心,有我在,他们这个年必须得过得热热闹闹的!”

“那些村民的生存问题,你到时候也好好跟进一下。”霍珩随后立刻补了一句。

韩尧的笑容一僵,很是八卦地凑到他面前问道:“你的女人不会是那个村庄里的人吧?”

霍珩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这么问,但要是回答道:“不是啊,怎么了?”

“那你干嘛还关心那边的生存问题?”韩尧一脸很奇怪地看着他。

“替你着想,积累点声誉。”

这个说法对于韩尧来说,一点都不可信!他小声嘟囔着道:“骗谁啊,从进部队开始就没见过你小子有这么好心的时候。”

他可没忘记当年在部队里,这家伙每次犯错的时候,都是如何设计自己替他顶包的。

最重要的是,自己还心甘情愿地替他顶,最后这事儿被送到了老爷子那儿,回去就是一顿地抽啊!

现在想想只觉得当年太蠢!

感受到了身旁浓浓怨气的霍珩觉得事情既然已经说完了,还是早点走比较好。

于是他打了个电话,对着电话里发出了一个指令,“过来吧。”

接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对身边的韩尧说了一句,“时间差不多了,我先走了,这件事你辛苦一下。”

话音才落,不远处嗡嗡嗡的螺旋桨的轰鸣声再次响了起来。

霍珩拍了拍他的肩,接着头也不回地朝着楼顶边缘走去。

被留在原地的韩尧马上抱怨了起来,“啊?就这么走了?好歹给我看看咱未来嫂子的样子吧!”

直升飞机的轰鸣声越来越大了起来,那席卷而来的旋风让他不禁往后退了又退。

“以后会见到的。”霍珩冲着他说完这句话后,快速地登上了直升机。

直升机再次缓缓升起,在空中盘旋了几圈后,这才飞走了。

站在寒风中的韩尧看着手里的资料,眉目间沉了又沉。

刚才霍珩特意让飞机盘算几圈,那是他们曾经的暗号,意思是让他必须加快速度,越快越好。

完了,这下真是玩儿大发了!

他一个人独闯人家老窝也就算了,还一上任就送给人家一大礼。

唉……算了算了,老爷子的五十大寿就要到了,就拿这个给他乐呵乐呵吧。

打定了注意后,他等了十分钟后,急忙下了楼,一路开车走了。

夜色越发的浓重了起来。

终于,在几个小时后,天际终于泛起了一层灰蒙蒙的鱼肚白。

霍珩是在后山降落的,刚一降落,早已在那里等候勤务兵立刻跑上前去。

他对着霍珩敬了个礼,大声地道:“报告指导员,营长要你下飞机后马上去他的办公室一趟。”

“好,我知道了。”霍珩同样回敬了一下后,匆匆下山往营长办公室走去。

在路过训练场地的时候,他看到一到六班所有人都在训练场上负重五公里耐力跑,在那么多的人群中,他一眼就看到了那抹娇小的身影。

周围人大概都被这负重五公里已经折磨地气喘吁吁,只有她还是做匀速跑,神色平淡。

看到她那模样,霍珩的嘴角忍不住就轻轻扬了起来。

好像这一夜未睡的疲惫感在这一刻,全部消失了。

“指导员。”身后的勤务兵见他突然不动了,禁不住小声地提醒了一句。

霍珩回过神后,又看了那抹身影一眼,然后快速地朝着办公室走去。

而在训练场正在跑步的聂然似乎是感觉到有人在盯着自己,才转过头去,却只看到一抹即将进入转角的熟悉背影在眼前一闪而逝。

这个人是谁?

为什么一大早的就从后山的方向跑了出来?

是被罚禁闭的士兵吗?

“快跑!”突然,季正虎的身体挡住了她的视线,并且冲着他们六班大吼了起来。

她被这么一吼,只能将视线收了回来,继续向前跑去。

……

另一边,霍珩一路快步走进了李宗勇的办公室。

李宗勇见他总算出现了,忍不住训斥地道:“你小子昨晚神神秘秘的借了辆直升飞机就跑了,到早上才回来,说!干什么去了!”

霍珩从后山这么跑过来,累得要命,替自己倒了杯水大口地喝了起来,一杯喝完后这才回答道:“办点事。”

李宗勇问道:“关于那丫头的?”

“嗯。”

“解决了?”

霍珩将空了的水杯放在了桌子上,点了点头,“应该快了。”

应该……快了?李宗勇有些不太明白,解决了就解决了,没解决就没解决,什么叫做快了?

这算哪门子的答案啊!

就在他想问这臭小子是怎么解决的时候,营长办公室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打断了他即将要说出口的话。

“嘀铃铃——”听着那一阵阵的电话铃声。

李宗勇不得已只能转身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将电话接了起来。

电话才搁到耳边,就听到陈茂中的声音在电话那端响起,“李营长,不知道我昨晚要的答复,你今天可以给了吗?”

李宗勇一愣,用眼神无声地问对面的霍珩,不是说解决了吗?怎么陈茂中还在追问答复啊?

“这个……”

听到李宗勇的迟疑,那头的陈茂中冷冷道:“看来李营长是下不了这个决定了!那既然如此,我看我还是亲自来一趟比较好。”

李宗勇眉头紧皱了起来,“陈师长,你这样擅自插手干预其他部队的事情好像不太好吧。”

真当他李宗勇是软柿子是不是!

“我作为家长,只是希望预备部队能给小女一个公道。”

说着,陈茂中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从来没被人挂断电话的李宗勇这下真是气大发了,一连两次被挂,还都是同一人,更要命的是这个人还和自己不是一个阵队里的。

他一看到对面那个罪魁祸首一脸平淡的样子,心里的怒火就全部冲他发了过去。

“这就是你说的解决了?人都要跑到咱地界上了,你知不知道?!”

“放心,他来不了的。”霍珩胸有成竹地回答道。

李宗勇看他一脸的自信,越发好奇他到底干了什么。

就在这时,霍珩感觉到自己口袋里的手机轻震了一下,随即他轻轻勾了勾唇角。

接着打开了桌上的笔记本电脑,随便开了一个网页,马上一个醒目的一号粗宋的标题闯入了眼帘。

霍珩这才颇为满意地笑了起来。

“你到底在干什么?”李宗勇见他满脸都是奸计得逞的笑容,好奇地问道。

“你自己看吧。”霍珩随手将电脑转到了李宗勇的面前。

李宗勇定睛一看,吓得直接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这……这……这是是你干的?!”

霍珩点了点头,“嗯。”

“你从哪儿搜集来的这些证据的?”李宗勇将那些照片一张张的看过去,还有那个所谓爆料人的语音视频也仔细地听了一番。

这些密集证据,够陈家喝一壶的了!

更重要的是,还不止一个网站,他随便点开任何一个新闻网,全部都是这些消息,甚至各大视频网站也全部都在讲这些内容。

很显然这一切都是有备而来的

霍珩对李宗勇从来不做任何隐瞒,“巧合,本来霍启朗是打算买下那个村庄做军火库的,后来我发现那个村庄隶属于陈茂和管辖的,所以换了个地方。”

李宗勇听他说完后就立刻明白了过来,“你这臭小子还真耐得住,怪不得那么胸有成竹的让那丫头闯祸,原来又是一箭双雕。”

霍珩这回倒是摇了摇头,“本来没想那么早把这事儿翻出来的,但我不能让她有事,所以就提前了。”

李宗勇不屑地冷哼了一声,“瞧你那出息!”

真是温柔乡英雄冢。

更何况那还不是个温柔乡,一个冰窝他还这么甘之如饴,要等将来真成温柔乡,指不定会这小子会怎么样呢!

“我想陈家现在应该是顾不了这次的惩罚了,不如我们谈谈接下来预备部队的考核吧。”霍珩看到自己老师对自己鄙视的眼神,他轻咳了几声转移了话题。

李宗勇觉得这何止是顾不了这次惩罚啊,这视频消息一漏出来,证据要是确凿,他们整个陈家都保不住了。

这个臭小子做事真是够狠的,完全不给人留后路。

“这次预备队考核我要参与。”霍珩自顾自地说道。

“你要参与?说!你又出要打什么坏主意了?是不是想借着考核来个英雄救美,博取好感?”

事情才结束,这小子那么着急忙慌的参与考核,肯定又有什么自己的小心思在里面。

霍珩看到李宗勇那戒备的样子,无奈地笑了起来,“老师,我是那种沉迷于女色不做正事的人吗?”

李宗勇点头,“你还真是。”

“……老师。”

面对霍珩的抗议,李宗勇指了指电脑屏幕,“难道我说错了?你看看陈家不就是最好的例子。”

不过是女孩子之间的小小争执,最后竟然演变成了整个陈家都要遭殃。

都说红颜祸水,现在他总算是明白了。

“那是他们自找的。”霍珩看到电脑上那些耸人听闻的标题,温润的嘴角凝出了一抹寒气。

李宗勇无奈地道:“好好好,那你说这次考核你想要干什么?”

“这次考核,我想换个地方。”霍珩顿了顿,目光里带着些许的深意继续道:“不在陆地上,而是在……海岛上。”

昨天没写多,今天写七千五,慢慢再重新涨上去!哈哈哈~接下来就是考核了,很精彩哦~

期待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