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你欠我一次,我相信她/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刚和李宗勇说完挂了电话后的陈茂中正从机场的VIP通道里走出来,打算坐车前往预备部队。

可手机才刚开机,结果就看到屏幕上显示自己有几十个未接电话,并且都从家里打过来的。

陈茂中很是莫名,怎么父亲会那么高频率的给自己打电话?

正想回拨过去,电话再次震动了起来,号码还是原来那一个。

陈茂中不解地接起了电话,还没来得及问发生什么事情,就听到电话那头陈茂中的父亲就很是焦急地说道:“你弟弟茂和出事了,你赶紧回来一趟,现在立刻马上。”

茂和出事了?!

这是什么情况?

陈茂中急忙问道:“不,不是啊,爸,怎么他就出事了,他出什么事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记者吃饱没事干,去暗访了那个村庄,然后就全乱套了,你快点回来吧!”陈茂中的父亲的语气里充满了不安的焦躁。

陈茂中透过电话听到里面传来阵阵哭喊声,紧接着还未来得及说话电话就被挂断了。

“喂,喂,喂?”陈茂和连连喊了几声,结果只有一阵忙音。

暗访?这怎么可能呢!

陈茂中现在感觉自己脑袋里都是懵的。

这事情来的太快,快得让他措手不及。

“师长,车子已经在外面准备好了。”这时候秘书在旁边小声地说道。

“现在插播一条最新消息!有爆料人称……”

骤然之间,机场里所有的电视机屏幕全部跳转,变成了同一个接收频道。

那里面放着的不是别人,就是关于这次陈茂和的事情!

一旁的秘书看到电视里那张熟悉的脸后,忍不住惊呼了一句,“天,这不是陈……”

说到一半后,他下意识地捂住了嘴,眼睛不自觉地瞄向的身旁的陈茂中。

只见陈茂中看着电视里自己的弟弟狼狈不堪的样子,喃喃自语地摇头道:“怎么会变成这样?这不可能,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呢,这不可能是他的弟弟,他弟弟是那么的意气风发的人,怎么会变得如此的落魄。

昨晚不是也没什么事情吗?

怎么会一下子就变成这样了?

他感觉自己脑子里一片懵然。

电视机里的记者依旧不停地说着:“据消息人称,现在第三方已介入,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本台现场报道。”

接着,电视机再次跳转回了原本的频道。

机场里的旅客们立即开始窃窃私语了起来。

“哟,这个人前几天我还在电视上看到他呢。”

“我也是我也是啊,就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变成这样了,一点预兆都没有。”

“谁知道啊,你没听到电视里说第三方都介入了呢,看来是完了。”

那些人小声的讨论声不断地传入陈茂中的耳朵里,他心里的烦躁不安在他们的声音里越变越大。

最终还是没有克制地对他们怒吼了起来,“你们说什么!什么完了,你们胡说八道什么!”

众人被他这一声大喊给吓了一跳,嘟囔着道:“这人脑子是不是有病啊?”

“说不定的。”

“走走走,这年头疯子多,走哪儿都不安全,万一逼急了捅我们怎么办,走走走。”

“对对对,你说的没错,咱们还是走吧。”

“赶紧走,赶紧走。”

离陈茂中最近的几个人立刻麻溜儿的就跑了,只留下陈茂中一个人站在原地。

他眼底满是愤怒,冲着身边的秘书就说道:“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我要立刻回去!快给我订机票!”

被吼懵了的秘书吓得一个激灵,马上忙不迭地点头,“是,是……我马上去……”

然后就踉踉跄跄地往机场内跑去。

而同一边的聂家。

聂诚胜在电视里看到这个消息后,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好好好,我说那丫头还真是福星高照的很,竟然躲过了这一次。”

现在陈家这个样子,还哪有什么心思关注打不打人这件事,他们这回啊自身都难保了。

聂诚胜一改昨日的阴霾低沉,早上胃口还极好的又添了一碗白粥。

坐在他对面的叶珍看到这则消息后,先是一愣,随即便是气得咬牙切齿。

怎么这陈家早不倒,晚不倒,偏偏这时候倒了呢!

这么巧合的被聂然那死丫头给躲过了一劫,真是气死人了!

聂诚胜抬头,见叶珍那僵直坐在那里不动弹的样子,立刻想到了昨晚上他对聂然说的那一番话。

糟糕!

这事儿是结束了,可他和聂然之间的关系怎么办?

昨晚他说了那么绝情的话,那孩子心眼实的很,万一当真了,那他将来岂不是少了一个左膀右臂?!

再加上,她昨晚上说自己把一班的陈悦给打败了,那实力可不容小觑啊。

没道理自己的女儿给别人打下手,不为自己做事吧?!

想到这里,他收起了笑,猛地拍了一把桌子,“都是你,说什么要撇清关系,现在你看看,这事情结束了,我们父女之间的感情也完了!”

叶珍被他这么一顿拍吓了一跳。

这怎么能全怪她?!这事情虽是她提议的,但是决定权在聂诚胜的手上啊!

他当时要是一口否决,没存这个心思,她就算再怎么说破大天,他也不会做啊!

但想到自己的儿子还在军校受苦,为了能让儿子早点回来,她只能咬牙……忍!

她硬挤出一丝勉强地笑,“这……这我也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啊,我本来也是好心怕聂然的事情妨碍了你的前途,聂家的未来啊。”

聂诚胜冷冷地哼了一声,“聂家什么时候用你来担心了!”

自从那天聂熠对聂然那种态度后,就有点提防忌讳的感觉,总怕自己老了管不了他了之后,他也会这么对自己。

以至于接下来对叶珍的态度也变得不冷不热了许多,又加上聂然变得出息了很多,心思多多少少都被分散了。

叶珍当然能感觉到,所以她一直按捺着。

“就算不担心聂家,我也担心你啊,被陈家记恨上,那你的将来该怎么办。而且我想,聂然不会怪你的,毕竟她打人本身就不对,她会明白你是为她好的。”叶珍最后话一转,给聂然挖了个陷阱,“她那么懂事,又没有大小姐脾气,会理解你的。”

万一到时候聂然不肯原谅聂诚胜,那也是她聂然不懂事,有大小姐脾气造成的。

聂诚胜听她这么一说,好像也没什么错,毕竟自己是长辈,更何况血缘关系是怎么也切不断的。

于是这才消了消气,冷冷道:“最好是这样。”

……

因为陈茂和一事外界早已闹得沸沸扬扬,只有部队里却还是训练、训练、不停地训练。

季正虎的回归,六班整整一天都不停地在训练,外界变成什么样他们没时间去关心,也没什么心思去关心。

他们只知道再操练下去,他们就要累死了。

直到晚饭时间,季正虎这才放了他们。

好不容易吃了饭,填饱了肚子,终于有种活过来的感觉。

几个人趁着休息的时间,这才聊了起来。

“你们说这都快一天过去了,怎么还没动静啊。”何佳玉顾忌周围人,刻意压低了声音问道。

“你想要什么动静啊!”

严怀宇瞪了她一眼,这是什么心态!他们几个昨晚一夜没睡就希望这事儿能安静地翻篇儿,为了生怕今天聂然会被单独叫去办公室,特意把这件事告诉了何佳玉她们几个,也好到时候配合他一起反抗。

结果这位倒好,到现在还惦念着要有动静。

“上头没动静,我觉得这件事他们大概也认为聂然没做错。”

乔维觉得昨天聂然打架的时候,一班的安教官和六班的指导员都没有反应,甚至最后指导员还罚了一班,想来应该是他们也认为陈悦是在说谎吧。

不怎么吭声的马翔这时候小声地说道:“我就怕,这件事闹太大了,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呸呸呸,乌鸦嘴!能不能说点好的!”

严怀宇一听立刻就想拿手里的筷子敲他,马翔吓得连忙往后躲去,“我也只是猜测而已,”

“你就不能猜测点好的吗?!”严怀宇放下筷子后,急忙对身边的聂然说道:“小然子,反正这件事你别怕,就算有什么,我们人多,大不了再抗议一回。”

“对,没错!”

“反正了不起跑两天两夜呗,反正然姐我挺你。”何佳玉一直记着聂然替自己出气打张一艾的事情,所以特别仗义地说道。

聂然听着周围几个人你一句我一言的话,心里只觉得疑惑不已。

这件事严格意义来说,她打了人,把人打进了医院,应该是她的错,可是为什么这群人却站在自己这边呢?

受害人躺在医院他们不愤慨,却替自己担心不已。

真是一群奇怪的人。

突然,食堂门外有人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嘴里不停地喊着:“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食堂内所有人的目光不禁都转移到门口,严怀宇一看是自己班的吴树仁,连忙搭茬问道:“出什么大事了?”

吴树仁粗喘着气,指着挂在食堂最前方的电视机,说道:“快,快打开电视!”

严怀宇不解地问道:“什么事情啊这么神秘兮兮的。”

“快!打开了你们就知道了。”吴树仁似乎是真的跑急了,满脑子都是汗。

严怀宇看他这个样子,半信半疑地就去问炊事班的班长要来了遥控器。

电视机一打开,就看到那白底蓝字的新闻标题,瞬间所有人都放下了手里的筷子,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电视。

“被……被举报了?!”严怀宇看了好几遍,以防自己今天体能消耗太多出现眼花的情况,特意揉了揉眼睛。

“对,是在今天早上被爆出来了!”吴树仁喘匀了几口气后,这才点了点头,接了话茬。

乔维看着电视屏幕里似乎人证物证明全部齐全的样子,神色也变得严肃了几分,“这是要玩儿真的?”

严怀宇好歹从这种环境里出生,所以这些证据在一开始就全部摆出来,基本上是板上钉钉了。

他一改嘻哈的样子,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嗯,我看不能善了。”

食堂里的众人们听着电视里记者的声音,从刚开始的震惊渐渐变沉了低低地小声议论。

“等一下!”严怀宇忽然喝了一声,思索地道:“现在陈家自顾不暇,是不是也意味着没精力在管打人这件事了?”

何佳玉认真地思考一番,然后点头道:“好像是哦!哇塞,然姐你也太幸运了吧!昨天把人给打了,今天整个陈家就变成这样了。这算不算有克人命啊。”

严怀宇当下就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呸呸呸,何佳玉你能不能说点人话!什么叫克人命?!你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吧!”

其他的人听到他们两个人的对话后,特别是一班的张一艾看到陈家变成如今这幅模样,心里又急又怒。

急的是,也不知道陈家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怒的是竟然就这样被聂然逃过一劫!

要知道她昨晚可是特意和悦姐的母亲打了电话,特意将事情添油加醋说了好多,结果现在……

全都白说了!

而聂然盯着电视屏幕,眉头紧紧地皱起。

何佳玉说自己幸运,这……真的只是幸运吗?

不,不对,昨天自己才打完人,今早上就出这种事情,这绝对不可能只是巧合那么简单!

她不禁想到昨晚上在门外偷听时,霍珩说的那番话,以及早上那抹一闪而过的背影……

后山,那里除了关禁闭之外,还有一个宽阔的草坪,专门停放直升飞机的地点。

难道说……他昨晚上坐飞机出去解决这件事的?

聂然想想也觉得不是不可能,毕竟他们部队地处偏僻地带,要是开车出去,得好几个小时后才能进城,飞机的话快的可不止一点点。

但她明明已经明令禁止……

这个该死的家伙又擅自做主了!

这群人脑袋是有问题吗?

怎么就那么喜欢插手她的事情?

她半眯着眼眸看着电视机屏幕,手握紧了三分。

人群中不知谁忽然间喊了一声,“指导员来了。”

严怀宇一听,立刻将电视机给关了,所有人全都坐在位置上,装作一脸没事的样子。

刚走进的霍珩看着他们正襟危坐的样子,不经意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遥控器,嘴角轻轻地牵动了一下。

紧接着,他大步走了进去,对着六班的人说道:“六班,今天晚上野外生存考核,二十分钟后所有人全副武装在后山集合。”

这句话就像是一个炸弹,把六班的人全都给炸懵了。

六班所有人听到后,都被这一通知给震懵了。

霍珩见他们没有人动弹,面无表情地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冷冷地道:“还有十九分钟。”

瞬间,众人回过神,急忙丢下了手中的碗筷,匆忙地冲向了寝室。

但只有聂然在走到霍珩面前时,停下了脚步。

她压低了声音,冷声质说道:“陈家的事情,是你干的。”

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霍珩坦然地点头:“是。”

以聂然的能力,这件事一出来的时候,她就能想到幕后主导是谁,所以霍珩也不遮掩。

“我有没有说过一人做事一人当。”聂然眼眸微眯,气势凌空稍稍一变。

“那你告诉我,如果没有我的插手,你要怎么做?离开吗?别忘了,你和营长有过一年之约,你不会想借此机会毁约吧?”霍珩像是看穿了她一般,最后一句话格外的意味深长。

聂然气息一变,居然被发现了!

她的确是存了离开这份心的。

但这个机会是他霍珩自己送上门来的,她凭什么不能将计就计!

打完了人出完了气,乖乖受罚认错,然后离开,多理所当然,顺理成章的事情啊!

这个混蛋,总坏她的事!

“……”聂然微微偏了偏头,冷声道:“我不会领你情的。”

霍珩神情不变,但压低地声音里却透着几缕笑意,“这样不太好吧,要知道我的插手可是成功避免了你成为一个不守信用的人,你不感谢我也就算了,怎么还否认了我做的一切。”

靠!谁要他来替自己避免了!

这人什么时候起变得这么无赖了!

“更何况以陈悦的伤势,陈家的能力,他们是不可能只是简单的让你离开而已,这点我相信你在看到电视的时候应该明白。”

聂然神色微变。

的确,以陈家的能力,她想要全身而退是不太可能。

但也不代表她不能退啊!

“可我现在的办法,不仅能让你全身而退,还能让你平安无事,所以你欠我一次。”霍珩像是看出了她心中的心思,直接了当地回答道。

聂然眉头拧起,思索了片刻后,似有些妥协地意味:“……那你想怎么样。”

霍珩听到后,心头一喜。

看来老师说的真是一点没错,这妮子真的不喜欢欠别人人情。

这下总算是找到她软肋了!

虽然心中狂喜,但霍珩面上还是摆出一副淡然的姿态,说道:“认真完成这次的任务,不要带着任何自己的小心思。”

又是十几秒的沉默。

霍珩见她眼底浮掠起一层层的寒气,然后再一层层地褪去。

他抬手又看了眼手表,出声提醒道:“你还有十分钟的准备时间。”

终于,她咬着牙,挤出了几个字:“你给我记着。”

接着头也不回地朝着寝室里狂奔而去。

霍珩站在原地,嘴角微不可见地扬起了一个弧度。

因为霍珩和聂然说话的声音刻意压低,所以其他人根本听不见,只是见他们两个的气氛好像不太对劲。

聂然一直都是冷冷的态度,似乎像是有些生气的样子。

他们觉得大概是和昨天打人的事情有关,聂然肯定是被指导员给训斥了,所以才会这么不高兴。

当下也就不再去细想了。

二十分钟后,六班所有人全副武装地全部站在了后山的山顶上。

一架直升飞机的螺旋桨已经启动,二十五个人全部站立在指定地点上,集合完毕后,所有人一个接着一个的进入飞机内部。

很快,直升飞机就开始慢慢上升。

二十五个人就这样静静地坐在里面,气氛有些紧张和压抑。

霍珩站在最前面,说道:“这次你们的考核地点在海岛上!所有人在只有一瓶淡水,两包压缩饼干的基本条件下,在海岛上生存一个星期,并且按照地图路线安全到达终点。”

海岛?

所有人听到后,彻底傻了眼。

完了,他们野外生存只在陆地上训练过,从来没有上过海岛,这……这没有淡水的地方根本活不过一个星期啊。

六班的人听到指导员的话后,整个人从恐慌开始变为绝望。

只有聂然一个人安静地坐在那里,神色淡定。

霍珩看在眼里,却不做任何的表情,继续道:“如果超过一个星期的,或者中途想要放弃的,直接发射信号弹,会有人来接你们!但这会在你们的年度考评中记录一笔,所以到底放不放这个信号弹你们自己决定。”

刚燃起小小的侥幸心理的人听到霍珩后面那番话后,顿时被浇灭了。

机舱里螺旋桨的轰鸣声让人心烦意乱,所有人握着手中的信号弹,神色紧张地等待着飞机的降临。

漫长的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终于,在两个小时后,飞机下降了。

所有人的视线都朝着窗外看去,只看到下面是蔚蓝的大海,大海中散落着几处小小的岛屿。

每一座之间都隔着一段距离,就如同孤岛一般。

直升飞机降临在了其中的一个岛屿上,所有人都被霍珩催促着下了飞机。

直到最后,聂然要下飞机临出舱门时,却被霍珩从后面轻轻拽住,在她耳边说了一句,“别忘了我的话,还有……一切小心。”

他的手紧紧地抓着聂然的手臂。

聂然神色淡漠而又冰冷地看了他一眼,用力一挣,随后跳下了飞机。

霍珩看着她毫不留恋的样子,心里只觉得沉了沉。

二十五个人全部到齐。

霍珩站在舱门口,在螺旋桨的巨大声音下,他冲着六班的人喊道:“记住,一个星期,我在终点等你们。”

话刚说完,直升机慢慢地再次上升。

霍珩站在舱门口看着那渐渐变小的人,从副驾驶座走出来的李宗勇站在了霍珩的身边,视线也随之往下看去。

“你故意选海岛做考核,是不是还想让她去打海盗?”

早上听到他的提议后,李宗勇就觉得有问题!

什么考核,分明就是想试探下聂然的能力。

霍珩的视线紧紧地盯着其中一抹人影,神色坚毅地道:“到底能不能还是要凭她自己的本事。”

李宗勇看出他眼中的不舍和焦虑,不由得摇了摇头,“真不懂你心里想什么,人家男人喜欢姑娘恨不得将她藏在怀里,让她不受到任何伤害,你倒好,把她丢到危险的地方。”

霍珩的视线还是紧紧的抓着那抹身影不放,“她不会甘心做我背后的女人,而我也需要她不断的强大起来,才能不受伤。”

他何尝舍得啊,只是在这枪林弹雨之中,他无法保证自己时时刻刻,每分每秒都站在她身边保护着她,所以他只能让这妮子不断的磨练,只有她自己强大起来,才不会被外界伤到丝毫。

李宗勇瞥了他一眼,“那你真放得下心?”

直升机的飞行高度越来越高,底下的人越变越小,霍珩这才进入舱门内。

在转身之际,他眼底满是认真之色地道:“我相信她。”

关于接下来的考核我今天下午想了一下午,推翻了再来推翻了再来,来回N次,为的就是想给大家一个不一样的,所以……可以期待一下吧,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