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野外生存,迷失方向/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站在空旷的海岛上,他们就这样仰着头看着那架直升飞机渐渐地越变越小,直到化为一个小黑点,消失在了天边。

“这海岛好荒凉啊。”

“会不会有什么野兽出没啊。”

“应该不会吧,指导员不可能把我们送到那么危险的地方。”

几个女兵站在那里低声的讨论着。

“不一定哦,这种地方就算没野兽,蜘蛛毒蛇估计肯定不会少。”另外一边的男兵估计吓唬起那几个女兵起来。

“不会吧!”几个女兵听到后,果然瑟缩地往后退了几步,面色露出一种惊恐的表情。

其中一个男兵恶作剧地指着女兵身后的某一处,大喊了一声,“哇,那里有东西!”

那几个女兵立刻跳了起来,惊呼地“啊!”了一声。

男兵们顿时笑成一团,发现被骗的女兵们顿时怒得要揍他们。

寂静的海岛上只听到他们喧闹的声音。

只有聂然静静地站在一边,看着手中的地图。

真奇怪,霍珩怎么会那么轻松的就让他们六班组团考核呢,按照她前世的经验不都是每一个都会被单独的放在海岛的某个角落,然后自行考核的吗?

她仔细地观察着地图上每一条的路线,又就地看了下地质土壤,最终发现了其中的奥秘。

这海岛上泥土湿润,说明湿气很重,又加上刚才从上往下看的时候,整个岛屿被丛林覆盖,湿气在树林间久了就会形成大雾。

要知道就算一开始二十五个人全部走同一条路,在大雾里很容易掉队,而且这路线里有好多分支和小岔路,就算没有雾也难以辨别,更别说在大雾之中了。

走错几步路,肯定会完全脱离大部队。

这个霍珩,怪不得那么胸有成竹。

大雾,加上岔路,还缺少食物和淡水。

人会渐渐从疲惫变成烦躁,最后转为绝望。

这次的考核,真是要上点心才行啊。

她辨别了一下方向,又将自己的裤腿全部塞进了军靴之中,用鞋带扎紧,袖口也同样扎紧,不露出一丝缝隙。

这里的环境阴冷潮湿,蛇虫鼠蚁肯定非常多,如果不小心钻进衣服里被咬伤不及时治疗很容易引起各种不适。

紧接着,她又将那锋利无比的刀片贴身插在腰间,以防有什么危险时可以随时拔出。

一切全部准备妥当,她辨别了一下方向,便朝着里面走进去。

一旁正在寻找路线的古琳看到她一个人就往里面走去,连忙喊道:“聂然你去哪儿?”

聂然挑了挑眉,去哪儿?当然去找路线,抓紧离开这里啊。

她指了指前方的丛林,“进去。”

不远处的严怀宇听到她的话后,急忙走了过来,抓着她的手腕道:“小然子,你跟我一起走,我带着你。”

乔维站在旁边点了点头,“是啊,跟我们安全点,也不知道这海岛上会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东西。”

“嗯嗯,海岛那么大,一个人挺危险的。”马翔在这时也附和了起来。

从远处走过来正要打算带着聂然一起走的何佳玉听到严怀宇的话后,哼哼地道:“笑话,我家然姐那么厉害的人能怕什么,我看是你怕,才抓着我家然姐不放的吧。”

严怀宇见自己被鄙视,立刻就反驳了起来,“胡说,小爷我在一班什么没尽力过,这区区一座小岛怕个屁啊!”

这两个人一天不斗上几句就浑身不舒坦。

几个人早就已经习惯他们两个人的这种模式了,静静地看戏。

聂然鉴于自己的手腕被严怀宇抓着,又手腕的伤刚好不想因为挣扎弄伤,所以事不关己地站在旁边,继续默默地研究着地图。

“那你抓着然姐干什么,男女授受不亲懂不懂!”何佳玉将聂然往自己身边拖去,说道:“然姐,我们走。”

接着就头也不回的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严怀宇看着原本在自己身后的聂然被抓走,立即就急了起来,“喂,你要把小然子带去哪里啊?你别带着她乱走,小心真遇到什么!”

可惜何佳玉压根就不搭理他,指着地图对聂然说道:“然姐,你看,我们走这条路好不好?”

“要不然咱们整个班一起走一条路吧,别散开了,路上人多到时候有什么事情也好互相帮个忙。”乔维这时候提议了一句。

其他的女兵一听到,都立刻点起了头。

她们原本就想要一起走,有男兵在,出什么事情有男的在总是心里稍微有点底,但怕自己这样说了会被男兵们嘲笑,所以一直憋着。

没想到现在男兵自己提出来,那她们当然是连声赞同了。

“没错没错,还是走一条路吧。”

“对啊,本来就是一个班的,分散开多不好。”

这次的提议中没有任何一个人举反对票,所有人顺利的全票通过。

聂然看在一边有些傻眼。

这是生存考核,又不是集体春游,这些人没有竞争意识的吗?

如果在前世,她根本不会和同伴一起走,因为他们的长官会要求,二十个人同时进入丛林,最后只能有一个走出来。

所以,她会见一个,杀一个,直到自己可以从那里面成功走出来为止。

正当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时,却听到李骁的一声,“也好。”

听到李骁的回答后,聂然彻底无语了。

这个李骁可真是有颗圣人的心啊。

这里面那么多浑水摸鱼的,她也不怕到时候被拖累。

聂然冷眼旁观地看着那群人的应和,暗自摇头。

一行人正打算朝着海岛深处进军,却忽然听到何佳玉喊了一声,“等等!那个最后面那位,你好像不是我们班的人吧?”

瞬间,所有人都朝着最后一位看了过去。

只见乔宇娇看到所有人异样的目光后,紧张的有些结巴了起来,“我……我怎么不是六班的人了?”

何佳玉双手环胸,冷笑着道:“不,你不是,你怎么能是咱六班的人呢,你不是早在那天作伪证陷害然姐的时候,就已经是一班的人了吗?”

看着何佳玉步步朝着自己而来,乔宇娇忍不住往后退了一小步,“我……我……我只是实事求是地说而已,我……我没陷……陷害……”

“你没陷害?你居然有脸说没陷害?”何佳玉听到她的回答后,简直要被气笑了。

一时没忍住,她撸起袖子就想冲上去了。

施倩立刻抓住了她,劝慰道:“算了,别为这种人浪费力气。”

马上就要进丛林深处去了,还是要保留点体力不叫好。

何佳玉冷冷地咒骂了一句,“不要脸!”随后转身走到聂然面前说道:“然姐我们走,眼不见心不烦。”

说着就要去拉她的手。

聂然将手往后一避,躲了过去,她看着乔宇娇说道:“不了,我挺心烦,所以我自己走。”

“别啊,然姐!你这一个人多危险啊,为了这个女人把自己置于危险境地多不划算啊。”何佳玉一听,立刻反对地说道。

就连向来爱喝何佳玉斗嘴的严怀宇这时候也难得地赞同道:“是啊小然子,这时候还是别斗气了,考核重要。”

聂然笑了笑,“你们加油!”

接着头也不回地往另外一条路走去。

她可没什么兴趣和这群人浪费时间,一个人的话她根本花不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或许三四天就可以完成了。

可刚一走进去,她就听到身后一个小小的脚步声响起。

聂然转头一看,只见古琳正默默地跟在身后,她不禁问道:“你干什么?”

古琳小脸上满是认真的神色,“我怕你一个人危险,我陪你一起走。”

“我也和你一起走。”严怀宇从另外一边走了过来。

“还有我们两个。”

乔维和马翔也马上跟了过来。

“然姐你非要分开走吗?那我要跟着哪边走啊?”何佳玉看了看聂然,又看了看身边的李骁,为难地皱其了眉头。

这两个都是自己佩服崇拜的人,这太难选择了!

特别是对于她这种有选择恐惧症的人来说。

“你们都跟着李骁走,这样比较安全。”聂然很好心的提醒道。

第一,她是真的不想有太多人跟着自己,以防到时候其中一个出了事,害自己分心拖慢了进程。

第二,她选的路并不好走,虽然是一条捷径,可以让自己提前完成,但同样危险系数也比较高,并不适合他们走。

可古琳却怎么也不肯,固执地摇头道:“不行,你一个人不安全。”

她觉得聂然进医务室已经两次,不是这儿受伤就是那儿受伤的,她还是跟在一旁看着比较好。

严怀宇也点头道:“是啊,你不安全,我要保护你。”

“那儿人太多,挤得慌,换条路走不容易堵。”乔维双手插在口袋里,晃悠着走了过来,微笑着道。

身边还拖着一个马翔。

严怀宇听到他的话,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你当是高速公路啊,还堵。”

聂然听到他们的话后,沉思了片刻后,终于松了口,“随便你们吧。”

说完,她转身走进了丛林深处。

才不过刚刚走进去,就感觉到里面巨大的树木交叉的生长,细细长长的藤蔓挂在树枝上,常年潮湿的气息让树林很是阴森。

好在这里的天气比较冷,并没有当年在雨林里的那种落叶腐烂的味道。

可天气的寒冷也意味着,这会让自己的体温急剧流失,需要补充更多的食物和淡水。

才不过走了短短几分钟,聂然就明显感觉到湿气越来越重,她嘴角轻勾了勾,脚下的速度越发的慢了起来。

没过多久,几缕雾气就朝着他们几个人飘来。

“这怎么突然起雾了?”严怀宇看着远处飘来的雾气,微微皱了皱眉。

接着雾气越来越浓,顷刻间一片白茫茫的雾气将他们全部包裹了起来。

“这雾好大啊!我都看不清眼前的路了。”严怀宇双手在半空中胡乱地挥舞着,想要把眼前的雾气能挥散掉一些。

身后的乔维也出了声,“我也看不见了。”

马翔对着身旁的古琳提醒道:“你抓着我的包吧,不然小心走丢了。”

这林子里突然冒出来的雾气,让古琳很是无措,所以也顾不得别的了,她抓着马翔的包,轻声道了一声,“谢谢。”

“小然子,你也抓着我,以防走丢。”严怀宇如法炮制的对着身边的聂然说道。

但,身边没有人回应他。

严怀宇觉得奇怪,身手往旁边抓去,结果只抓了一手的雾,其他什么也没有。

“小然子呢?”严怀宇疑惑地问了一声。

几个人顿时停下了脚步。

“不是在你身边吗?”身后的乔维一心,心里头也是一惊。

“没有啊,我刚看见她在你旁边。”严怀宇指着乔维说道。

两个人听到各自的对话后,瞬间心头一沉。

严怀宇当下就对着那一片白茫茫的雾呼喊了起来,“小然子?小然子!你在哪儿?”

“……”可惜,无人回应他。

“小然子肯定走丢了!怎么办?”严怀宇语气沉重地对身旁的乔维说道。

自己能够叫这么响,还能没半点反应,肯定已经走很远了。

乔维思索了再三,说道:“我们先撤出去,雾太大,我们不能盲目的闯进去,不然到时候聂然没找到,我们自己也完了。”

“那小然子岂不是越走越深了。”严怀宇看着眼前一片白色,心里焦急万分。

说好要保护她,怎么最后还是把她给弄丢了呢。

“六班的人应该还在外面商量路线,咱们先出去,人多说不定能想到办法。你现在在这里乱吼乱叫,她也听不见,何必白浪费这力气。”乔维看到他这么的焦躁不安,劝了几句。

可心里却觉得奇怪,这雾来的也不过短短的十几秒,这聂然怎么就那么快不见了呢。

严怀宇听到他的话,无奈之下只能被马翔和乔维两个人给原路返回。

好在他们走的距离并不长,很快就从那片大雾里走了出来。

刚一走出来,严怀宇就看到那群人正在商讨路线图,快步走过去喊道:“不好了不好了,小然子不见了!你们快跟我一起去找!”

“什么?!”

众人听到后大吃了一惊。

聂然不见了?!

这才短短几分钟啊,怎么一个大活人就不见了呢?!

这让本来就害怕的女兵们变得更加惊恐了起来,这里面不会有什么脏东西或者是野兽之类的吧?!

人群中只有乔宇娇听到后,低垂着头嘴角满含着笑意地小声说道:“活该。”

自从聂然毒打了陈悦之后,她就一直生活在恐惧和不安之中,生怕聂然会来报复自己。

就感觉有把刀一直悬在自己的脑袋上,不知道何时掉下来的感觉。

时间久了,她就觉得聂然是故意这样对自己,就是想让自己一直提心吊胆着。

于是,对她的仇恨日益加重了起来。

现在听到她忽然不见了,心里止不住的高兴。

可在身旁耳尖的何佳玉正好捕捉到了她那一声低语,本来就看乔宇娇不顺眼,现在听到她落井下石幸灾乐祸,瞬间就怒了。

她冲着乔宇娇就吼了一句,“你说什么?”

乔宇娇吓了一跳,连忙摇头否认道:“我……我什么都没说啊……”

眼看着要打起来了,施倩再一次地拉住了她,然后问道:“聂然怎么会突然不见了?”

严怀宇解释道:“刚才我们走了不过几分钟,突然间就起雾了,正要喊小然子当心点,结果发现她不见了!”

“天!然姐肯定会在里面迷失方向的!快,快,快去找!大家都一起去找!”何佳玉这下也懒得搭理乔宇娇了,转身就想去找人。

结果被李骁给挡住了。

“骁姐?”何佳玉疑惑地看了她一眼,显然是不明白李骁这时候挡她的意思。

李骁语气平平地道:“不用去找了,她有信号弹在身上,如果遇到问题会自己求救的。”

何佳玉急了,“可是这样的话,她的考评会出问题的!”

她可没忘记刚才指导员说,这次如果谁没有准时在一个星期之内到达终点的话,会在考评记录一笔。

这可是决定生死的一笔啊!

李骁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冷冷地说道:“那你是打算让班里所有人为了她,迷失在那片大雾里吗?”

“我……”何佳玉微微语塞。

严怀宇见何佳玉歇菜了,立刻说道:“可现在小然子在里面生死未卜,作为一个班级的人,难道我们就这样袖手旁观吗?”

“她不会有事的。”李骁还是那样的冷淡,但语气里十分肯定。

因为她才不会相信聂然会迷路。

刚才她看到聂然站在一边扎袖口和裤脚的时候那熟练的姿态,根本就是不是一个初出茅庐的人。

一个如此经验老道的人,怎么可能会迷路。

但,也不知掉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严怀宇这时候满脑子都是小然子不见了,听到李骁这样说,愤怒地道:“行,你们不去找,我去找!”

最后竟然直接转身往那片大雾里冲进去了。

乔维看到后,眼明手快地拉住了他,“你别意气用事,现在那里面的雾气那么大,你闯进去到时候没找到聂然,你自己也会迷失在那里面的。”

“可就这样放弃?”严怀宇怒瞪着他,问道。

“……她不是三岁孩子,支撑不下去的时候,会放信号弹。”片刻后,乔维也说了同样的话。

他觉得聂然突然走丢实在太过蹊跷。

如果真的发觉自己迷路,她完全可以大喊大叫的呼救,可她并没有。

而且在起雾后,她就再也没有发过声音。

乔维隐隐有种感觉,聂然好像是故意不说话,似乎是想避开他们。

可是,为什么要避开他们呢?

不知道昨天的章节你们有没有看出漏洞……在这里我还是要抱歉一下,因为昨天一整天都在纠结考核这部分,写的时候时间点没吻合,然后修改的审核时间已经过了,没办法重复改了,所以只能明天统一的改了。

还有就是:今早上有点事缠身,没办法写多,我检讨……我明天会努力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