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没错,我就是不想救你!/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另一边藏匿在树林之中的聂然听着他们的脚步声和呼喊声渐渐退出了这片丛林后,这才走了出来。

总算把这群人给甩掉了,不然带着这么一群叽叽喳喳的人上路,耳朵根就别想清静了。

聂然看着眼前那一片白茫茫的大雾,紧接着根据地图上的路线,以及刚目测过的地理环境,她重新定位了下自己所处的位置,然后再次朝着深处走去。

大雾将视线遮盖,聂然只能完全凭靠着自己敏锐的第六感来感知周遭的一切。

丛林深处,一片死寂,偶尔有几声鸟儿的鸣叫在提醒着这里还有活物。

可那阵阵回荡的尖锐叫声,直教人毛骨悚然。

地面上柔软而带着潮湿的土壤,每踩下去一步就会发出的那种黏腻的声音。

聂然虽没有紧握着军刀,但全身依然戒备着。

以她前世的野外训练经验来看,这个岛屿的危险级别并不高,但这是霍珩挑选的地方,她还是要小心为上。

走了大约半个小时,眼前的雾气渐渐被风吹散了很多。

视线没有了障碍,聂然的脚步也变得快了起来。

只是越深入其中,就发现里面并没有太多大型野兽的脚印,也就是说这里没有猛兽。

有了这个认知后,聂然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没有攻击性的大型野兽也就意味着至少在她捕猎的时候,不用怕那股血腥味会引来其他的掠食者。

这点还不错。

高耸的灌木丛林将头顶那一方视线全部遮盖住,越是往里面走,阴冷的湿度随着风直往衣服里面灌去,就像是要吹进骨头缝隙里一样。

高大的树木显得前方的路途一片深幽黑暗,压抑地喘不过来气息。

而就在这时候,她却忽然听到远处隐约有人的声音响起。

“天啊,哪儿这么大的雾。”

“好可怕啊,我们不会迷路了吧?”

“完了完了,不会有野兽什么的吧?这时候要是野兽出没,我们肯定跑不掉了。”

聂然慢慢走近,那对话声逐渐的清晰了起来。

怎么会这么巧,在这里碰到六班的人?

他们选择的路程好像不是这条路吧?

聂然看了眼手中的路线图,结果发现他们竟然走进岔路里了。

哈,看来李骁对这雾也束手无策啊。

幸好她没跟着这群人乱走,不然真不知道要浪费多少时间啊。

聂然听着那些人的声音,正打算悄然离开时,却听到人群里严怀宇一声低低的懊恼声响起,“也不知道小然子在其他地方会不会也这样,她一定很害怕吧。早知道刚才就应该去找她才对!以前她有事我们还能帮帮忙,现在她一个人……唉……”

刚才要不是乔维和马翔两个人架着他不让他离开,说什么小然子不会有事,还说现在选的这条路和小然子选的路中间会有所交叉,说不定能在半路遇上。

结果遇上个屁,现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哪儿,说不定离小然子越来越远了!

“不会的,这雾是从聂然那个方向吹过来的,想来她那边应该没问题了。”一旁的乔维测了测风向,又重新定位了自己的方位,继续道:“你应该庆幸她没有跟着我们一起走那么多冤枉路。”

“可她一个人,我总不太放心。”严怀宇很不甘愿地低声嘟囔了一句。

何佳玉很笃定地道:“然姐不会有事的,我相信她。”

严怀宇对于她莫名的自信感而感到不屑,他冷哼着道:“你倒是挺自信。”

他现在担心的要命,他们倒好,一个个的迷之自信,真不知道这自信从哪儿来的!

何佳玉昂扬了下头,理所当然地道:“那当然了,她是我第二个崇拜的人!能被我何佳玉崇拜的人都不是一般人!要是她连这点小小的雾气都躲不过,那也太枉费我为她跑了一夜,留了一夜的汗了吧。”

严怀宇切了一声道:“我们也为她跑了一夜啊,说的好像就你一个人跑似的。而且整个班级也为她站了一上午呢!有什么枉费不枉费的!”

“你是不是听不懂重点的啊,我的意思是她是不会让我失望的!明白不?!”何佳玉很鄙夷地朝他翻了个白眼,“还说我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我看你的语文估计是数学老师教的。”

“我哪里听不懂重点了,明明是你说的不好,才会让我误解。”严怀宇立刻反驳了起来。

“喂,你不要拉不出屎怪地球没有吸引力好不好!”

“什么,什么拉屎不拉屎的,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说话那么粗鲁啊!”

眼看着这两个人的战争又要爆发起来。

这时候,原本打算离开的聂然却站在那里静静地听着他们的对话。

叹息了一声,算了,就当他们替自己站一上午的人情吧。

当即,她对着不远处的六班喊了一声:“李骁,你现在是不是在队伍的最前面?什么方向位?”

李骁在六班颇有些小小威望,六班的人很多人都多少会听她一些,所以这次带路的应该是她无疑。

突如而来的声音响起,让六班那群无头苍蝇齐齐愣了愣,就连严怀宇和何佳玉也顿时停了下来。

“是小然子!”严怀宇听到那声音后,瞬间就激动了起来,“小然子,你还好吗?有没有事啊?”

自己都处在这个境地了还在问自己有没有事,也真是操碎了他那颗心了。

聂然无奈地轻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我没事。”

严怀宇立即就朝着聂然的方向跑了过去,“太好了,你站在那里别动啊,我过来找你!”

“你才应该站在那里别动,不然又走进岔路里,那就彻底和大部队脱离了。”聂然听到他的脚步声后,连忙说道。

身后的乔维也赶忙将严怀宇拉了回来,“你听聂然的,别乱动。”

聂然说的没错,这里面岔路太多,又加上大雾,一不小心就会走丢。

现在好不容易在半路上重新遇到了聂然,如果又为此丢失了严怀宇,这样来回反复实在是得不偿失。

站在最前面的李骁这时候开口道:“对,我在队伍的最前端,人朝着西北面。”

东面?

聂然看了眼地图,不对,不可能是西北面。

李骁的声源应该是从自己的右边传来,那边明明是东北方向,怎么可能是西北。

看来他们被大雾弄得连方向感都已经没了。

聂然看了眼地图,发现东北方向有一座悬崖,天,就以他们现在这种零方向感,说不定就走过去了。

她心里默默地估算了下方向,继续说道:“八点方向,笔直走。”

很快,就看到大雾之中模模糊糊的人影在晃动,然后逐渐的清晰了起来,直到李骁的面孔从大雾里走了出来。

聂然明显的看到她在看到自己时松了一口气。

难得啊,她竟然有一天能看到李骁那张冷漠的脸上会出现紧张的时刻。

聂然双手环胸地站在那里,好整以暇地欣赏着李骁的表情。

李骁似乎看到她眼底的趣味,马上恢复成原来的表情。

“小然子,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下次可别再乱跑了!”而随后从大雾里走出来的严怀宇在看到聂然的那一刻,立刻就飞奔了过去,双手半举在空中一副要激动拥抱的样子。

聂然听到后,下意识地身形一闪。

严怀宇再次扑了个空。

“小然子!”严怀宇看到聂然又躲了自己一次,很是怨念地看着她,抗议了一声。

就抱一下怎么了,又不会少掉块肉!

小然子干嘛总是躲着自己!

正当他还想继续索抱的时候,突然之间听到大雾内一声凄厉的尖叫响起,“啊——!”

刚从大雾里走出来的还未来得及松口气的众人们在听到这声尖锐的大叫声,心瞬间再次提到了嗓子眼。

难不成有野兽出没了?

“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严怀宇的手还举在半空中没有放下来,朝着那个发声源看去。

“救命啊,救命啊!”那闷闷的声音从不远处来了过来。

几个胆子比较大的男兵重新走进了大雾之中去探查一番,发现有四个女兵掉进了一个洞里面去。

“有人掉进坑洞里面去了。”

听到大雾里传来的消息后,在场的人这才松了口气。

还好,只是掉坑洞里去了,不是被什么野兽毒蛇之类的给咬了或者是攻击了。

坑里的四个女兵见有人站在外面,连忙冲着外面的人喊道:“快把我们拉上去!”

“快快快,谁有绳子啊?”

“我没有,你有吗?”

“你有吗?”

“我也没有。”

几个男兵互相问了一番无果之后,又对着不远处的队伍喊了一声,“喂,你们谁有绳子之类的东西啊,这个坑太深了,我们没办法把她们拽出来。”

队伍里的人听到后各自在包里找了起来,但并没有找到绳索之类的东西。

就在大家苦恼的时候,不知道谁忽然灵光闪现道:“用树皮,用树皮搓出绳子来把他们拽出来。”

“对对对,砍树,砍树!”另外一些人也附和了起来,甚至拔刀朝着一旁的树木走去,“来来来,大家把树皮给扒下来。”

众人都觉得有理,也开始纷纷拔刀砍树皮了。

聂然看到他们的举动,真的是要醉了。

预备部队怎么会有六班这种班级出现,难道不怕被别的部队笑话吗?

她朝着那个坑洞走了过去,目测了一下,洞口并没有那些男兵说的深,还是一个半人的距离。

“喂!”聂然冲着里面的人喊了一声,“叠叠乐会吗?”

外面正努力砍树的众人一听,叠叠乐?这时候玩什么积木啊?!

“一个蹲好,踩着另外一个人的肩膀爬上来。”聂然精简地用一句话概括给底下正傻愣着的四个姑娘,又看了看阴沉的天色,海岛的天气瞬息万变,要抓紧赶路才行。

“快点,别磨磨蹭蹭的!现在只能靠你们自己,不然就留在里面等着救援队来好了。”她不耐烦的又催促了一句,

洞里面的女兵听到要等救援队,那岂不是意味着要放弃这次考核了?

不行!一共一个星期的生存考核,现在一天时间都没到就要放信号弹,这也逊了!

别说别人会笑话她们,就是她们自己看了成绩也臊得慌。

“来,我比较重,我站在下面,你们踩着我上去!”其中一个女兵拍了拍肩膀后,半蹲在了地上。

“那我最轻,我先上!”另外一个女兵也毫不犹豫地就踩上了那人的肩膀,双手趴着洞里凸出来的石块,想要替下面的女兵卸点力道。

下面的女兵咬着牙一点点地站了起来,几个男兵看见那个女兵距离地面越来越近,立刻几个人伸手各自抓住她的手,“快,用力!”

几个男兵手上一用劲,很快就将她拖拽出了洞口。

坑底下的人看到一个已经上去了,顿时心里一喜,另外一个人也赶忙踩了上去,努力往上爬。

没一会儿,也同样手脚并用地爬了出去。

“来,来,来,我也要上,我也要上!”乔宇娇也急忙胡乱地踩上了那女兵的肩膀上。

但那女兵一连被踩了两个人,又加上乔宇娇用力不得当,并没有像其他两个女兵一样抓着墙面上的石块,而是把整个力道全部压在了那个女兵的身上,以至于她连站都站不起。

“喂,你别晃啊!”乔宇娇站在上面,感觉脚下的人在来回不停的晃动,心里害怕地道。

“你……你抓住墙上的石头,别……别抖。”下面的女兵死死咬着牙根坚持着。

“那石头太尖了,我怕疼……啊——!”话还为说完,乔宇娇感觉到脚下的人一个踉跄,紧接着一个平衡没掌握好,两个人就这样同时摔了下去。

“砰”的一声,重物摔在地上的声音响起。

乔宇娇被这一摔,差点把自己的骨头给摔散架了。

“哎哟喂!”她摸着自己被摔疼的手,怒声道:“喂,叶慧文你到底行不行啊!快把我给摔死了!”

“明明是你在上面来回晃动,我才会身形不稳摔倒的。”那个名叫叶慧文的女兵从地上爬了起来,揉着自己酸疼的肩膀说道。

“我哪有!根本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乔宇娇也从地上站了起来,怒声了起来,“要不是你不稳,我怎么可能会摔倒!”

“好好好,是我问题,赶紧上!”在这种坑洞里,叶慧文实在是懒得和她计较,重新蹲了下去,示意她踩上来。

“不要,你摔疼我了,我不想踩了。”乔宇娇大小姐的脾气一上来,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靠!你他妈分不分时间点啊,这时候耍什么小姐脾气!”站在坑外面的何佳玉听到后,简直都快要气炸了。

如果可以,她真想跳下去把那个乔宇娇给毒打一顿,出出气。

而站在坑洞里面的叶慧文依然忍耐着道:“既然你不想上去,那我踩你,我要上去。”

“什么?你踩我?我才不要呢!”她冷哼着偏过头去,一副不合作的样子,

叶慧文这回是真被气到了,可又不能拿她怎么办,只能咬牙强忍着。

“叶慧文你别急,大不了咱们给你继续砍树把你拉上来!别和这种老鼠屎计较!”何佳玉义愤填膺地说完后,就打算阻止六班所有人去砍树皮。

“喂,我用皮带把你拉上来,会有点危险,你敢不敢?”就在这时候,站在洞口的聂然忽然冲着下面的叶慧文喊了一声。

皮带?

叶慧文想了想,军用皮带比起普通的皮带应该会更结实一点吧。

虽然是冒险了点,但是比起树皮的速度更快些,而且也可以尽快脱离这个坑洞,和这个任性自大的娇娇女!

叶慧文思索了再三后,一咬牙一跺脚地道:“敢!”

拼了!反正也是出不去,于其被战友丢在这里,不如试一把!

“你们把皮带都解下来,拧成一根,记住一定要拧紧。”

聂然率先带头将皮带解了下来,紧接着周围的人也开始解起了自己腰间的皮带,并且一根拧着一根,快速的拧成了一根绳索。

“你自己试试看,如果可以就喊一声,我们把你拉上来。”聂然站在一旁冲着下面说了一句后,很快一根牛皮做的简易绳索从洞口抛了下来。

叶慧文抓住了那根牛皮绳索用力地拉扯了几下,确定没什么问题后,这才朝着上面喊了一声。“可以了!”

随后紧紧地抓着牛皮绳索,为了防止自己的重量会让绳索断裂,她另外一只手撑着墙面上石块,来卸掉些许的重量。

上面的人生怕太用力会拉断绳索,只能一点点地往上拉。

三分钟后,终于把叶慧文平安无事地拽了上去。

坑洞里的乔宇娇看到叶慧文毫发无伤的上去了,觉得这个小白鼠实验还算成功后,她马上站了起来,大声嚷嚷道:“还有我,还有我!快把皮带再扔下来,我要上去。”

聂然手里把玩着皮带,勾着一抹冷笑道:“我为什么要救你?”

“我……我是六班的人啊!我……你们不能抛下我,你们要救我上去。”乔宇娇理直气壮地回答道。

“救你?你这种人也配别人救?”站在洞口的何佳玉忍不住朝着洞口呸了一声。

刚才幸好这牛皮带够结实没出什么问题,万一出什么问题,这怎么着也要摔出个骨折。

而这一切就是因为乔宇娇的不合作和任性导致的!

还救她?

不胖揍一顿都算是好的了!

何佳玉看着坑洞里的人,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对了,然姐,刚才她听到你迷路,还说你活该来着!”

“不,我……我没有……”乔宇娇见形势对自己不利,马上否认道。

聂然也不气恼,反而唇畔微微翘起,对着下面的乔宇娇说道:“我听说这种洞一般都是蛇的老窝,里面潮湿阴凉,适合冬眠。”

乔宇娇顿时神情紧张了起来,环顾了一圈四周的环境,“不,不会吧!”

“然姐,你看那里是不是蛇啊?”何佳玉立刻指着洞口的某一个地方问道。

乔宇娇当下就害怕得跳了起来,“啊——!哪里,那里?”

聂然将食指放在了自己唇边,似模似样地轻声道:“嘘,别吵醒它,小心它有起床气,咬你。”

说完后,她就催促着其他的人道:“快快快,咱们走吧,这蛇爱集体出动,密集恐惧症的人可千万不能看。”

洞口外面的那群人本来在看到乔宇娇任性不合作的时候就已经很不爽了。

现在见她报应来了,当然不会反对了,一个个的都快速地往离开。

来来来,玩儿个小活动吧~请问:李骁迷失时的实际地理位置在哪里?

前五名哦,正版读者来参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