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 出事了!/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宇娇看她们真的都要走了,瞬间就急了,大喊着:“不,不,不要,你们别走,别走!别丢下我!”

聂然此时还特别好心的替她找了个方法,“如果你觉得和蛇同住屋檐下的感觉不太好,可以用信号弹,估计十分钟,他们就立刻把你解救出来了。”

“聂然,你公报私仇!你就是故意不想救我!”站在坑里的乔宇娇看到她站在外面居高临下那副神气样,咬牙切齿地怒瞪着她。

聂然半蹲在洞口外,扬起一个十分欠揍的笑容点了点头,“对啊,我就是不想救你,而且考核里有规定我必须要救你吗?”

“你!”乔宇娇气得直跺脚,可偏偏又没办法。

就算现在她现在能出去,也打不过聂然,而且弄得不好,自己可能直接被她给打死。

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何佳玉这时折返了回来,故意气她道:“就是啊,你就自己一个人蹲在里面吧!”

说着还不解气的将洞口的土往洞里面踢了几脚,乔宇娇避闪不及,弄了一脸的沙土。

“啊!你干什么!你个神经病!”乔宇娇连忙将脸上的沙土给擦掉,那湿漉漉的泥土脏兮兮黏腻腻的,太恶心了!

出完了气后,聂然和何佳玉两个人转身往队伍方向走去,但才走了两步就被李骁给拦住了。

她皱着眉,严肃地道:“她一个人在这里,会出问题的。”

聂然敛了敛几分玩笑,嘲讽着问:“难道你不怕她在队伍里害了所有人吗?”

刚才的事情大家都看在眼里,任性,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脾气,不合群,这种人在队伍里只会拖累所有人。

“可我们是一个集体。”李骁转头看了眼那个洞口正拼命呼喊的乔宇娇,语气里有些艰难地说道。

她何尝不知道乔宇娇的存在会让整个班的进度放慢很多。

可看不见不知道,那也就算了。

但明明看见了,却还要把乔宇娇丢在这里,这种荒山野岭的地方,她一个人又在坑洞里面,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可怎么办!

更何况,丢下战友自己走掉,她……做不到。

何佳玉这下不乐意了,“喂,刚才小然子迷失在大雾里,你可不是这样说的!”

“那不一样。”

聂然有着比她还要强大的野外生存经验,一个人行走完全没问题,可现在坑洞里的这个,没有野外能力,会随时丧命的。

“随便你,反正我又不和你们走,只要你不怕再次被她拖累,你就把她拉上来吧。”聂然从绳索里解开一根,重新束在自己的腰间,背着包就打算转身离开了。

李骁心下一沉,也顾不得什么一把抓住了聂然的手臂,“别!”

聂然从没见过她有这么大反应的时候,她的视线从李骁的脸慢慢转移到她抓着自己的手。

李骁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发现了自己有些异常波动的反应后,这才把手收了回去。

“我们需要你。”她站在那里,冷漠地面容中带着一丝诚恳。

刚才她被聂然从大雾里救出来后,又再一次重新定位了方向,发现自己在大雾里竟然连东南西北都搞错了。

这种情况下,她根本没办法带着他们。

聂然冷笑地轻哼了一声,丢了下一句,“可我不需要你们。”

接着,头也不回地往前面走去。

他们两个说话声音极低,旁边的人听得并不清楚,所以他们看见聂然自己背着包要离开的时候,十分的惊讶。

严怀宇第一个跑上去拦住她,“小然然,你又要去哪儿?”

“一个人在外面毕竟危险。”乔维似有深意地说道。

聂然转头望去,两个人眼神一对上,她立刻了然乔维已经看出当时她故意甩掉他们的意图了。

念着刚才被聂然从大雾中解救出来的这份情,大家看她要走,都以为是和李骁闹意见不和了,所以要离开。

于是,纷纷都聚拢过去挽留着道。

“是啊,好不容易咱们六班人都在一起了,聂然你别为了那女的生气离开啊,一个人多危险啊。”

“嗯嗯嗯,这里雾太大,容易走丢,还是别离队比较好。”

“好吧。”突然,站在那里没有动弹的李骁妥协了,她转过身,对着聂然说道:“好吧,我同意让她留在这里。”

还在坑洞里的乔宇娇听到李骁的话后,急得冲着外面喊道:“别,别丢下我,你们别丢下我!”

李骁听着从洞里发出的声音后,轻皱了下眉,但当她的视线落在叶慧文以及其他战友身上的时候,她眼底又重新坚定了几分。

她不能因为乔宇娇一个,把整个班都至于不顾境地。

聂然可以带他们走出这片大雾,他们需要她!

她走到了那个洞口前,半蹲着洞口对着里面的人说道:“乔宇娇,我们要走了,如果你想上来的,你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不,不要!”乔宇娇连忙摇头。

“你,加油!”李骁难得会有鼓励人的时候,当她说完这句话后,站了起来,对着其他说道:“我们走吧。”

她快步朝着前面去,其余人立刻跟了上去,将乔宇娇一个人丢在了那个黑乎乎的坑洞里面。

而聂然则因为严怀宇和何佳玉两个保镖跟在身后跟着,所幸前面那段路和李骁选的那一条共通一段,所以她也不说什么了,跟着队伍往前走去。

“不,不要走!你们别走,你们别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听着那渐行渐远的脚步声,乔宇娇这下是真的心慌了,这里那么黑,又孤身一个人,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

“你们快回来!快回来救我啊!我不要一个人在这里,我不要!”

可惜无人回应。

死寂的坑洞里连落叶的声音都能听见,害怕和恐惧随着时间的慢慢消逝,将她的理智一点点的蚕食。

“李骁,聂然!你们敢不救我,我回去告诉教官!你们故意抛弃战友,你们会被处罚的!”

“你们赶紧给我回来!”

让人窒息的安静终于让她逐渐到了崩溃的边缘。

“聂然你给我出来,聂然你个贱人!你公报私仇,你不要脸!你敢这么对我,我让我爸爸来收拾你!你给我等着!”

“你快点给我回来!不然我和你没完!”

……

渐渐地,乔宇娇喊累了,喊不动了。

她声音嘶哑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低低地哭泣了起来,“你快给我回来啊,聂然……你快回来……李骁……我害怕……呜呜……”

她每哭一声,那坑洞里就会回荡着她的声音,那一阵又一阵的哭声,虽然是她自己发出来的,可在此时此刻格外的阴森恐怖。

洞口外寒风呼啸,夹杂着她的哭声。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砰——”天空中倏地亮起了一道色彩斑斓的烟雾。

而这时还未走远队伍里,李骁在听到身后传来的那一声响声后,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

“四分三十四秒。”一旁的聂然从离开后就默默地在心里计算着时间,四分钟,这时间可一点都不长。

聂然看了眼身边的李骁,带着一缕嘲弄,“我还是那句话,一个连自己都能放弃的人,不配别人的舍身相助。”

说完,她若有似无地看了眼李骁那只正往地上丢东西做记号的手。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李骁的那些小心思,李骁刚才故意和乔宇娇说话时偷摸着将皮带系在旁边的树桩上,然后将皮带踢下去,那一些小举动她其实都看在眼里。

可惜啊,李骁该做的小动作也做了,该暗示的也暗示了,什么都替乔宇娇算好了,只要她自己爬上来,按着沿路的标记走过来,肯定就能和大部队集合。

但……

她即使什么都想好了,可唯一没想到的是乔宇娇有多么的娇气,娇气到连拽着绳索爬出来的想法都没有。

她看了一眼身边李骁的表情,她面无表情的脸上闪过一抹名为失望的情绪。

失望?

李骁和自己不一样,她是正统的军人世家出身,军人之间的不放弃不抛弃她贯彻的很彻底,哪怕她对那个人没有感情,也知道那个人对自己并没有用处,甚至会拖累自己,但从小灌输的思想绝不会让她轻易放弃任何一个战友。

就像她从小被灌输的利益至上,一切都要将利益发挥到最大化,为了利益可以不惜牺牲一切。

所以说,理念不同,怎么能站在一起做事。

她冷笑着站在已经停下来的队伍里,并不言语。

因为走的距离并不远,所以那一声信号弹的发生声音让队伍里的人不禁都停下了脚步,朝着天空看去。

“哈哈,总算少了个累赘了!”身后的何佳玉看着那个刚刚在半空中湮灭的光亮,高兴得恨不得拍手。

当时会被大雾包围起来,也是因为乔宇娇一直走在最后拖拖拉拉的嚷嚷得直喊累。

李骁向来极有团队精神,以至于在路上停停歇歇了好几次,这才没及早走过那场大雾。

“可不是,一个大麻烦没了,接下来的路程肯定快很多。”严怀宇也点了点头,赞同道。

没过一会儿,救援机带着螺旋桨的嗡嗡嗡声从不远处飞来。

直升机悬在半空中,很快机舱门打开,一道绿色的迷彩身影从飞机舱内慢慢降落了下来。

离得远,聂然并不能看清那个人的面孔,但她感觉到,那不是霍珩。

不过也是,救援这种事情什么他怎么可能会亲自来。

直到五分钟后,她就看到乔宇娇被救援人员拽着一点点的上升,看到那吓得已经像个死人一样耷拉在半空中的那个人,聂然嘴角微勾起一抹冷笑。

这次回去,乔宇娇应该会被彻底踢出预备部队了吧。

从着陆到现在也不过三四个小时而已,这应该史上最快求救记录了吧。

这种成绩拿出去,连普通的兵都比她强。

直升飞机来去不过短短十五分钟,当它再次消失在天际线后,聂然转身重新往丛林深处走去。

霍珩虽然规定他们一个星期到达终点,但她还是想早点到比较好,终点肯定有热汤热菜等着自己。

想到这里,她脚下的步伐又快了些许。

而周围的人看到乔宇娇像个破布袋子被吊上去的时候,则站在原地不禁唏嘘了起来,但更多的是如释重负,就像何佳玉说的那样,总算少了一个累赘了。

“走吧。”李骁低低地提醒了一句,跟上了聂然的脚步。

在场的人们顿时回过神,也急忙跟了上去。

没有这一个累赘,他们可要好好加把劲,把刚才浪费的时间给加快补回来才行。

一行人就这样不停歇地往前走去。

茂密的丛林内,大雾时不时的随着风向来回的飘动,让他们偶尔不得不停下脚步重新定位自己的方向,以防走进岔路之中。

不过好在,有聂然的敏锐的方位认知,又加上李骁对于周围事物的惊人记忆,两个人倒是配合默契,硬生生的杀出了一条“血路”。

等好不容易走出了大雾,可迎接他们是更加茂密高耸的树林以及灌木丛。

那遮蔽了天日的丛林内,越往里走越感觉到温度在不停地往下降,湿气也越来越重。

“这里很潮湿。”不是一般在外围时的那种潮湿。

李骁拧了拧眉头,那种湿气就像是水渗透进衣服里一样,冰冷,黏腻,很不舒服。

“嗯,要下雨了。”聂然点了点头,神色也严肃了几分。

她环顾了一圈周围的地理环境,没有洞穴可以躲避,也没有天然屏障,看来只能自己搭建了!

何佳玉紧跟在后面,问道:“啊?然姐,你怎么知道?”

“笨,看天色啊,都阴沉那副样子了,肯定要下雨了!”同样在身后的保镖二号严怀宇借着这个机会教训她一顿。

天色的确是一个提示,但更多的是周围的湿气以及气味。

“你才笨!”被鄙视了的何佳玉毫不犹豫地反击。

“你要不笨怎么会连下不下雨都不知道。”

“你!”

眼看着两个人又要吵起来了,乔维站出来打起了圆场,“既然要下雨,那我们就地避雨吧,这里没有洞穴可以躲藏,只能自己砍树造个遮蔽处了。”

“来不及了。”聂然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影又看了一眼铅灰色的天空,才不过短短几十秒的时间,那远处滚滚而来的厚重云层像是要压境而来,抑得人心口发闷。

她眉头皱起起,“想不沾雨水是不可能了,要么分开自己找地方避雨,要么就所有人冒雨继续前行,你们自己选。”

这里没有可以一下子容纳二十四个人的洞穴,所以除了分开各自躲雨外,就剩下大家一起冒雨了,可于其冒雨,不如继续往前走。

这样也不浪费时间。

然而聂然说的轻松异常,但这道选择题一砸下来,立刻砸懵了所有人。

分开避雨,冒雨前行?

就没有一个既能大家不分开,又不用冒雨的方法吗?

这两个选项实在是难抉择,分开意味着接下来的路就要自己走,可这海岛大的吓人,又有大雾阻碍,一个人走很容易出错。

但冒雨前行……

这天气一看就知道不会是小雨那么简单,大雨、暴雨……这种极冷的天气里还要冒雨,如果自己抵抗不行,发烧感冒又支持不住的话,那就要退出这场考核了。

就在所有人都为难之际,天空的云层汹涌地翻滚着,才不过几分钟,倏地一道闪电从头顶划破,带着极大的亮光闪得人心头发颤。

还不等他们做什么反应,紧接着“轰隆——”一声巨响,炸得那些女兵尖叫连连。

“啊!”

“快躲起来!”

又是一阵雷鸣声炸响,所有人捂着耳朵像是无头苍蝇一般往树下乱窜。

“轰隆——轰隆——”

天色愈发的暗沉了起来,就像是到了傍晚时分的天色,阴暗的没有一丝光线。

巨大的闪电在天上闪现个不停,顷刻间瓢泼的大雨就这样倒了下来。

聂然看着他们一个个抱着大树不撒手,冷眼旁观地道:“如果你们那么想被雷劈,那就好好躲在树下吧。”

她依然站在原地,整个人在雷电极快地闪过时犹如鬼魅一般。

众人们这才想起打雷不能站在树下的常识。

可这雷电实在是太大了,颤颤巍巍的一个个都走了出来,偶尔一个雷炸响,有几个女兵也不顾男女之间的尴尬,下意识地就瑟缩在了男兵的背后。

“这雷怎么会这么大,好……好恐怖啊……”

“是啊,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雷。”

所有人都聚在一起,男兵们因为自持男人的身份,强压着心里的恐慌,可女兵们不行了,一个个瑟缩地躲在男兵身后,面露出惊恐不已的眼神。

聂然看着他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是被吓傻的样子,无语极了。

这种雷有什么好怕的,该害怕的是这些树吧!

万一被雷电劈中砸下来,那可是会死人的!

聂然低头重新看了眼地图,打算继续往前走。

反正都已经被雨给淋湿透了,还不如节省点时间继续往前走。

可正当她想要继续往前时,那一脚踩下去后,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你们看!”乔维忽然指着不远处的地面道:“这土好像在隆起。”

李骁和聂然同时回头朝着那一处隆起的地面看去,这首严怀宇也顺着乔维的方向可能了过去。

三个人就这一眼,倏地眼睛瞳孔猛地一缩,异口同声道:“不好,山体滑坡!”

三道声音同时响起后,李骁急忙对着那群还站在那里望天看闪电的人喊道:“快,所有人往山体两侧跑,不要跟着滑坡下方跑!”

她的话音刚落下,地面的抖动就开始变得剧烈了起来,甚至还能听到不远处那座山体传来的闷闷的声音。

几个人唰的一下看去,只见山体上方整面像是被刀切开一样,全部往下快速的滑落。

在场的人看到这种震撼的场面,吓得连跑都不知道跑了。

“快跑!”聂然看他们像是被定格了一样,在逃跑之际一脚就踹向了一个傻愣男兵的屁股上。

那男兵瞬间被这一脚给踢醒了,连带着周围的人也回过了神,立刻跟着聂然的方向一起跑去。

“轰——”山体的强大力道将刹那间就将那些弱小的树干给撞断掩埋住,以势不可挡的速度不断往下倾斜。

聂然一看,自己身后拖拖拉拉的跟着一大推的人,简直无语了。

李骁之所以让他们两边分散跑为的就是能提高跑步时间,加快分散速度,可现在他们这样全一股脑地跟着自己跑,队伍那么长,很容易最后几个人会因为跟不上速度,而被山体迅速掩埋!

这群没脑子的蠢货!

突然,队伍的末端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尖叫声。

“啊——!”

这两天我们家楼下装修,那敲打得真是一个给力,整栋房子都跟着颤……吵得简直哟醉人!说好的补偿也没给你们补偿上!妈蛋,都等着,等小夏子霸气侧漏给你们补偿昂!

聂然:呵呵,能比我更霸气?

霍珩:我家媳妇儿最霸气,是谁都不能比的!<( ̄ˇ ̄)/

小夏子:真是媳妇儿的脑残粉……(¬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