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怕死当什么兵!/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回头一就看到跑在最后面的古琳在慌忙之间绊了一跤,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她下意识地将目光转向了正快速向下滑动的山坡,却看到方向位置正对着古琳。

“该死!”聂然愤怒地咒骂了一声,虽然他们发现及时,所有人基本上已经跑到了边缘地带,可边缘的冲撞力道依然不容小觑。

那泥沙以极快的速度呼啸而来,让古琳站起来再跑肯定是来不及了!

于是,聂然连忙朝着古琳呵道:“快抱住那棵最粗的大树!”

古琳原本已经被那滚滚而来的泥沙给吓蒙了,整个脑袋已经当机了。

可没想到,就在这时候,伴随着雷电、暴雨和泥沙倾斜的轰鸣声中,聂然的声音凭空炸响,将她的思绪重新拽了回来。

“如果不想死就快抱住那颗树,死死的抱住!”

死?

她会死吗?

当这个认知从她脑海中闪现时吗,她第一个反应是:不,她不要死,她不想死!

古琳猛地回过神,顺着聂然所指的方向,下意识地扑身抱住了那颗粗壮的树干。

“轰——”

就在她刚抱住那棵粗壮的树干后,滚滚的泥沙伴随着石块冲撞了过来。

那巨大的力道和泥沙的翻涌让古琳的手险些没抓住。

“都各自找树抓紧,千万别松手!”

聂然和李骁以及严怀宇他们几个是最先发现问题的,所以跑的最快,几个人几乎已经完全脱离了滑坡地带,但其他人就没那么幸运了。

因为队伍太过长,速度无法提高,当泥沙倾泻下来时,后面的十几个人还没有脱离危险地带。

距离大远,李骁冒着大雨和雷鸣,不停地冲那群人大喊。

“抱紧,都不要松手!”

那群人在看到那奔腾而来的泥沙,立刻快速地扑向了就近最粗壮的大树。

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那些男兵甚至怕被泥沙掩埋,用极快的抱着树往上爬去。

不知过了多久,泥沙飞石终于停息了下来。

好在已经到了边缘地带,所以泥沙并没有将他们完全掩盖,而是将他们半个身体埋在了泥土里。

那群人看到上面的泥沙不再滚动后,纷纷挣扎着想要从泥沙里爬出来。

但聂然随后的一句话,让他们顿时停下来。

“你们再挣扎下去,小心第二次山体滑坡。”她径自看着那座像是被一刀切下的截面处,在轰鸣的雷声中,她的声音比这雨水还要冷上三分。

“呜呜呜……我好想回家,这里太危险了……”不知从哪里响起了一个微弱的哭泣声音。

原本一颗颗绷紧的心在这一声抽泣声的感染下,所有人的情绪都悲情了很多。

他们现在半截埋在土里,如果再发生一次山体滑坡,那他们连逃都没办法逃,极有可能会这次被掩埋。

想到这里,其中一个女兵噙着泪水哭道:“不行,我要发求救信号,不然我会死在这里的!”

“我也要发,这里实在太恐怖了!”

顿时,所有人都同意了起来。

比起生命,考核算什么!

一个个陆陆续续的朝着天空开始发射信号弹。

“砰——”

“砰——”

“砰——”

……

接二连三的发射,让李骁的眉头紧皱了起来。

刚才一共响起了十二个声音,几乎去了一半的人。

聂然的视线依然紧紧地盯着山的横截面,冷冷地说道:“暂时不会有人来救你们的,这种天气不适合飞行救援活动。”

在这种雷电区域这么频繁的地方,直升飞机是不可能会过来。

然而聂然的话简练冷漠到几乎残酷,让人听得心顿时凉了半截。

不会有人救她们?

怎么会这样!

所有人的心顿时慌乱了起来。

“你们别乱动,这很容易造成第二次滑坡!”李骁对着那群焦虑不安地人说完后,转而对着身边的聂然说道:“你不要引起他们的恐慌。”

“我只是实事求是而已。”聂然眉头紧锁地看着那座山,许久过后她这儿神色稍稍轻松了一下,继续道:“只要你们不乱动,应该不会再出现第二次山体滑坡的现象,所以你们安静地等待救援吧。”

众人听到后,皆松了口气。

只要山体不滑坡就好。

“不过,你们最好期望雷不会劈到你们抱着的那棵树,不然救援队来了也只能把你们的尸体带回去。”聂然凉凉地丢下了这句话,震得那群人的心重新提了上来。

是啊,除了山体滑坡之外,还有雷啊!

他们怎么把这茬给忘记了!

聂然将一切忠告全部说完后,她背着行囊就往里面走去。

“你去哪儿?”李骁再一次地抓住了她的手。

聂然指了指里面的方向,“当然是继续完成考核了,他们都已经放过信号弹了,到时候可以直接被接走,但我可没有放。”

“你还要完成任务,这大暴雨加山体滑坡的,这次考核肯定不能再继续了。”严怀宇也跑过来阻拦聂然。

“是啊,这种恶劣天气不能继续了,不然会有生命危险的。”

“对对对,我们都留在这里等救援吧。”

身边那群幸运逃脱的人看到自己的战友被半截埋在黄土里,心有余悸的附和了起来。

“当兵的怕有生命危险,那你们还当什么兵?”聂然冷漠淡然地看着他们,“山体滑坡就把你们吓成这样,如果发生战争,你们是打算做叛徒吗?”

叛徒……

那群人听到这两个字后,心头微愣了起来。

他们从来没想过自己将来有一天会不会上战场。

在那次指导员的振奋激昂的话语中,他们也只是想到要如何摆脱六班是差班的头衔。

但,战争那么遥远的事情,好像从来没有在他们的脑子里出现过。

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上了战场,他们会做叛徒吗?

背叛亲人,背叛部队,背叛生养他们的祖国……

聂然冷冷地看了眼周围剩下的那十几个沉默不语的人,然后朝着丛林深处继续走去。

她娇小的背影在暴雨中逐渐远去,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闪电和雷鸣,每一步都如此的坚定不移,让人不由得心生敬畏。

“然姐,我跟你走!”忽然,站在人群里的何佳玉嚎了一声。

只见她眼底燃着花火,踩着矫健的步伐一路向着聂然走去。

“靠,小爷我才不要不做叛徒!”严怀宇低咒了一声后,立刻朝着前方的聂然喊道:“小然子,等等我!”

“喂!何佳玉你个臭丫头,你耍威风好歹带上我啊!”刚回神的施倩气恼的喊了一声,紧接着也跟了上去。

“嗯,当兵做叛徒,挺丢脸的。”乔维不露声色地说了一句后,也赶忙跟了上去。

马翔向来跟在严怀宇和乔维的身后,现在听到乔维这么一说,觉得有理,沉默不语地也走了。

这一个两个的都跑了,剩下的那些人看了看埋了半截的战友,又看了看正往前走的聂然一伙人,犹豫了起来。

“当兵做叛徒,简直就是耻辱!”站在人群里的叶慧文掷地有声说完后,也往前面走去了。

“我不要当耻辱!”

“我也不想!”

“靠,老子好不容易来预备部队,沦落到六班也就算了,这会儿还要我当叛徒?做梦!”

“做不了第一,怎么也不能做叛徒啊!”

“那群姑娘都不肯做叛徒,我一男的做叛徒?那不是笑话!”

……

渐渐地,又是七八个人带着满腔的热血跟着聂然往前继续走去,站在原地的只有还剩下四五个人。

他们真的不想再进去了,里面的危险性肯定不比滑坡小,他们的能力不如聂然,家里底子又丰厚,就算不待在预备班,其他地方还不是随他们挑。

何必做这种冒风险的事情!

“李骁,你打算如何?”那几个人看着李骁还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以为她也怕死。

“我等救援队来。”李骁站在那里,看着那群像笋一样被埋在地里的战友们。

剩下那几个人心头顿时一喜。

得!李骁都怕死,他们就更有理由留下来等救援了!

……

在离小岛最近的一暂时的军事基地内,只听到霍珩那冷的犹如冰块一般冒着丝丝寒气,“有雷区?前几天我让你预先探查的时候,你不是说未来一个星期没有问题的吗?!”

窗外那接连不断的暴雨和轰鸣的雷声,让他的眼尾猩红了起来。

“数据的确是这样显示的,但是今天凌晨的时候发现从西南方向有一股强冷空气和热流来回交替涌动,原本并没有往那个岛屿方向移动,但刚才不知怎么了……”那名士兵看着眼前指导员那即将要爆发出来的怒意,吓得声音越来越小。

而就在此时,另外一名士兵从外面匆忙地跑了进来,“报告,数据显示,海岛地面有明显震感!”

霍珩听到后,整个人一震,一拳狠狠地砸在了桌子上,发出了好大一声,吓得屋子里的那些士兵们连声音都不敢发。

暴雨,地震,明明前几天自己亲自去踩过点,也命人预测过这几天的天气,怎么会……

该死的!

他握紧的拳头上微微凸起了几根青筋,咬牙强压下心头已经快要抑制不住的暴躁,随即转身就往外面走去。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走出门口,就和正走进来的李宗勇迎面撞了上去。

李宗勇看他那副铁青阴沉的脸色,不禁皱眉问道:“你要去哪儿?”

霍珩压着心头的怒气,冷着声音道:“我要去把她们都找回来!”

“这种暴雨天气不适合飞行,而且雷区活动频繁,你可能自己也会出现问题的!”

李宗勇刚才在办公室里已经得知消息,但不放心这臭小子会不会因为聂然那丫头而理智被怒火全烧了,冲出去盲目救人,所以特意跑过来看看。

现在一看,果然如此!

这个臭小子,以前的冷静自持,永远操纵全盘的那种自信到哪里去了!

怎么现在一个丫头,就让他全都乱了分寸了!

真是没出息!

李宗勇恨铁不成钢地怒瞪着他。

霍珩看着自家老师那眼神,他的理智告诉自己聂然不一定会有问题,她虽然爱剑走偏锋,可每次都能化险为夷。

但情感告诉他,他现在应该要去,而且是必须马上要去才行!

“可是刚才传来消息说有海岛上的一处有震感,那边的山林异常陡峭,这种暴雨之下,我怕会是山体滑坡!”

这才是他最怕的事情!

山体滑坡不比枪伤刀伤,那是来自大自然的威慑。

他真的好怕……万一……他简直无法想象自己该有多后悔!

“那你现在去了又如何,暴雨和雷区,你确定你能……”李宗勇的话还未说完,就听到一个士兵匆忙地跑了进来。

“报告,我看到有好几个人在放求救信号!”

霍珩听到后,眼前顿时一亮,扑过去抓住了那名士兵的肩膀问道:“哪里?”

“在A区!”

“快,所有人立刻集合前往A区!”霍珩当下对着所有人下达命令。

还好,有信号,有信号就说明他们没事,他们都能没事,聂然肯定也不会有事!

他在心里不断的安慰着,带着军帽就想往外冲去。

结果,再次被李宗勇给拦住了。

“你疯了?你这样做,万一闪电击中飞机,你打算让这群人跟着你一起去死吗?!”他的话刚落,窗外又是一阵震耳发聩的“轰隆”声响起。

那红得发亮的闪电在天空闪过,是那么的让人心悸不已。

霍珩想了又想,觉得李宗勇说的没错,于是点了点头。

李宗勇看他赞同自己的话语,这才稍稍松了口气,但随即霍珩的一句话,让他的脸色僵得发青。

“给我一架直升飞机,我自己去!”

“你!”

李宗勇气得还没说完,就被霍珩一句给打断了,“我超低空飞行,不会有事的。”

然后就看到自己最得意的学生头也不回地往停机坪走去。

超低空飞行有什么用!

连树都能劈到,更别提直升飞机那个铁家伙了!

唉……这聂丫头,一定是臭小子的劫。

看着他快速离去的背影,李宗勇无奈地摇了摇头。

……

“轰——”又是一声极其响亮的雷声炸响在天际。

那滚滚而来的乌云恨不得将一切都吞噬压制住。

聂然看着身边那群跟过来的人,头痛而又无奈。

她当时说那番话是给自己开脱,并没有让他们跟过来的意思啊!

“后面的路可越来越难走,你们确定要继续?”聂然趁机想要劝他们离开。

带着这一群累赘,她真的非常不乐意!

她又不是李骁,出了事情还会帮他们。

严怀宇义正言辞地道:“当然了,我们不做叛徒!”

这和叛徒有什么关系啊!

聂然对于严怀宇的脑回路真是彻底没了想法。

“对,我们不做叛徒。”

“就是,才不要当叛徒呢!”

后面那群人跟着严怀宇的话应和了起来。

那一声声越发响亮的声音让她头痛不已,“好好好,随便你们。”

反正到时候出了危险她是不会救的!

打定主意后,她也懒得管身后那群人,自顾自地冒着暴雨继续往前走去。

暴雨越来越大,豆大的雨水砸在头上和脸上生疼的很。

又停停走走了大半个小时,她选的和李骁选的共通的那一节路已经走完了,但奇怪的是,在地图上写着是两个岔路,结果在现实里一看,却成了一条河。

聂然仔细观察着眼前凭空出现的一条河流,又看了看手中的地图,发现李骁替他们选的路线已经被雨水涨潮没了道路。

“你们那条路被拦了,你们可能要重新选一条路了,祝你们好运。”聂然简单地解释完毕后,就换了个角度,朝着自己选地那条路继续走去。

总算甩掉这群包袱了。

可就在她暗自松了口气时,却听到身后的严怀宇说了一声,“小然子,既然这条路不行,那我们就走你选的那条路好了!”

聂然微扬的嘴角在他的这句话里,立刻凝住了。

“对啊,然姐选的路不一定会被骁姐选的差!”

其余的人早在聂然替他们在大雾里指点方向的时候就已经对她信服了很多,所以都同意严怀宇的提议。

聂然看他们又像跟屁虫一样的跟了过来,不由地皱了皱眉,“我选的路是这几条里最危险的路,我劝你们不要跟过来。”

“最危险?那你为什么还要选?”严怀宇不明白地问。

“因为这条路最快。”

聂然丢下了这句话后,自认为自己的震慑效果已经到了,转身就继续往里走。

但没过一会儿,在大雨中她就听到到身后细细索索的脚步声响起。

聂然回身望去,只看见那群人正跟一步步地跟在她的身后。

“真的很危险。”她停顿了几秒后,又生怕他们还缠着自己,补了一句道:“而且我不会救你们。”

她选的路是水路,现在暴雨不断,水涨的肯定很厉害,而且路面泥泞湿滑,那条路又陡峭,一不小心就会出现问题。

“小爷我是来保护你的,谁要你来救了!”严怀宇哼哼了几声,走到她的面前。

身后的何佳玉也拍了拍胸膛,“然姐,我会保护好我自己的,你放心!”

“能力虽没你强,但连山体滑坡这种事我都能躲过去,应该跨个海岛不成问题。”施倩一只手搭在何佳玉的肩膀上,笑着自说自话道。

“别太小看我们。”乔维双手插在裤袋里,耸了耸肩地朝她一笑。

……好吧,好吧,反正她把话都已经说明了,既然是自己找死,那也怪不得她了。

聂然重新往里面走去,不再搭理他们。

行行复行行,很快荆棘的灌木丛慢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湍急的水流声,和越发陡峭的山壁岩石。

那群刚才还信心满满的人在看到如此恶劣的环境下,禁不住也倒吸了口凉气了起来。

先不说这因为暴雨而涨了不少的河流,就是不下雨,这里的雾气也一定不会比刚才他们在灌木丛里的少。

浓重的大雾,崎岖的山路,这一个不小心就会失足摔下去,万丈深渊,必定尸骨无存。

这么决绝的一条路,就是拥有作战经验丰富的老兵都不会轻易尝试的路,现在这么一个小姑娘就因为这条路时间短,距离近,所以才选。

真不知道说她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说她实在太过自信。

聂然看他们踌躇地站在那里不敢动,知道他们是怕了,于是丢下了一句,“远离返回三百米有个岔路,那条路相对来说更安全点。”

接着,自己一个人径自往山路上走去。

一行人看着她沉稳轻松的往绝壁上走去,都瞠目地看着。

【小剧场】

霍珩:媳妇儿,你为什么要走那么危险的路?!

然哥:因为妹子们不给花不给票不留言,所以我打算找个机会跳下去得了~反正她们不爱我!~

霍珩(磨刀):都快把花、票、留言全掏出来,不然……哼……哼!

小夏子:对对对,不然就……哼哼!

霍珩(冷笑):我的意思是,读者如果不掏花、票、留言就哼哼了你!

小夏子:是不是楼下装修太吵,所以出幻听了……嗯,幻听了……我去睡觉,晚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