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 她怒了!彻底闹翻!/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那一瞬间,队伍被暗流全部冲散了,聂然在最后紧要关头,也只能护住自己的头部,以防被汹涌而来的石块击打而晕厥死亡。

在这么冰冷的河水里,如果长时间的无法清醒,得到的将是永久的沉睡。

聂然感觉到自己的背部被接二连三的石块打击到,只觉得背部火辣辣的疼。

但庆幸有这种疼痛,才让她没有被这极冷的河水冻得失去知觉。

没有了别人的羁绊,她一个猛子再一次地扎进了更深处。

越往下,石块的数量就越少,也容易躲,但坏处就是,越往下水越冷,体温也会随之流逝的越快。

在湍急的河流中不知过了多久,身边早已经没有了六班人的踪迹。

急流之下,岩石还在从后面不断的涌过来,她在下游里来回自由灵活的闪避着。

但时间一长,聂然觉得自己有些支撑不下去了。

要知道她为了躲避这些犹如流弹一般的岩石,一直都处于中下游,很久没上去换气,现在已经憋得头开始发胀了起来。

可又无法确定上游那边是不是也和那边的情况一下有滑坡或者是掉石块的现象,所以她凭着最后的意志力又发狠似的在中下游拼命地游了一会儿,直到她感觉到自己的胸腔憋得快要炸裂到即将快要到达极限的时候,她终于不得已地往上面游去。

上游的水温比下游的要高几度,但石块却比下游的多了很多,虽然没有下游的大,可那密密麻麻的石块一个不慎被撞到后脑勺也是很危险的。

她双手紧贴着腰间的两侧,靠着双腿摆动,犹如一条美人鱼一般在水里快速地朝着上方游去。

终于,她破水而出,飞溅起了一朵又一朵的浪花。

“呼——”聂然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胸口的憋闷感才舒缓了很多。

然而,她还不等重新入水,只觉得头顶一个阴影将她瞬间笼罩了起来,并且伴随着熟悉的撞击碎裂的声音。

妈的,这里也要开始掉石头了!

聂然连抬头看的时间也没有,深深地吸了口气立刻扎进了水里,并且以最快的速度往下游游去。

但,就在同一时间,身后顺着急流而来的石块也冲了过来。

聂然心头一沉,如果继续往下游一定会被那块石头撞到,可如果不动,头顶上方的那块石头以它的重量一定会砸到自己。

她顿时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之中。

眼看着水面的阴影处越发的变大,时间就变得越发的紧迫起来。

聂然看到这两面夹击的状态情况,在脑子里飞快计算着最佳的逃脱方法,苍白的面色上满是沉冷。

直到最后关头,她一咬牙,继续奋力往下游去。

“扑”上方的石块从高空落下,水面被击碎。

聂然因为游动的及时,堪堪躲过了来自上方的猛烈水流。

但石块依然快速地往下沉去,带着势不可挡的速度。

聂然眉头紧皱,游动的速度越发的快了起来。

眼看着两者就要相撞之际,原本身后那块顺着急流而来的石块也用极快地速度冲着聂然而来。

她眼眸半眯,眼底闪过一抹冷静地决绝。

五……四……三……二……一……那夹杂着激流而来的石块直直地撞了过来。

在那一瞬间,聂然以一种防守的姿态将自己蜷缩起来,抵抗那猛烈的一击。

“砰——”身侧的石块将她整个人连带着一起撞了出去。

与此同时,那块是巨石快速的沉落,正巧与撞聂然的石块擦肩而过,然后彻底沉入河底。

但,这并没有让她脱离危险境地,反而刚才那一击的相撞将她憋在胸腔里的空气全部被挤压了出去。

水泡从她嘴里源源不断地冒了出来。

没有了空气,又被撞击的双腿暂时神经性麻木,聂然整个人就这样被急流快速地往前面冲去。

很快,她就开始因为缺氧开始变得昏沉了起来。

身边的碎石不断地冲撞到她,但双腿的无力,使得她根本无法躲闪。

直到最后又是一次猛烈撞击后,终于她眼前一黑,彻底陷入了黑暗之中。

……

迷迷糊糊之间,她感觉耳边有细微的对话声传来。

“这姑娘在水里冻得太久,又撞上了暗礁,我看悬啊。”一个苍老的女人叹息地说了一句。

“那怎么办,她会不会死?”那是个男生的声音,听上去也格外的虚弱,一时间聂然分辨不出那人是谁,只觉得有些熟悉。

“不知道,这要看她造化了。”

死?

捕捉那敏感的字眼后,聂然下意识地将所有的感官全部集中了起来。

谁会死?是她吗?

不行,她好不容易重活一世,怎么能短短半年就嗝屁了?!

她还想要从部队里走出去,然后去过自由自在生活,不用费尽心思的去想怎么完成任务,不用每天睡觉还担心会不会下一秒有人从窗口,房门外钻进来暗杀自己。

她想要努力地睁开眼睛,但昏沉而虚弱的她只觉得眼皮很是沉重。

没一会儿,就折腾不动,又再一次的陷入了昏迷之中。

不知昏昏沉沉的过了多久,她只知道自己喉咙干的要冒烟,整个人都像是被架在火上烤一样,热得快要烧死过去了。

终于,在她就要感觉自己渴死的时候,求生的信念让她睁开了眼睛。

周围灰蒙蒙的一片,现在应该白天,她躺在一张床上,四周的环境算不上破破烂烂,但也勉强可以遮风挡雨。

屋子里没有人,安静极了。

她看见原本应该穿在自己身上的军装此时整齐地放在床边。

聂然吃力地从床上坐起来,想要去拿木桌子上的茶杯,但无奈后背被石块撞击的有些猛,一拉扯整个背就疼得厉害。

“唔——”她疼得小脸紧皱,手不小心撞倒了水杯,只听到杯子骨碌碌地滚落,直接摔在了地上。

“哐当”一声异响,惊得外面人纷纷冲了进来。

最先冲进来的是严怀宇,他一推开门,就看到聂然半坐在那里,皱着眉一副难受的样子,急忙跑了过去,“小然子!”

随后进来的是李骁和施倩乔维一伙人。

何佳玉因为刚才在门外跑太猛,栽了一跟头,所以比他们慢了几步,但冲进来后嗓音却比任何的都响亮,“然姐!”

“聂然!你终于醒了!”跟着李骁一起来,最终也跳入河水的古琳也走到了她的面前,眼泪婆娑地说道。

“我们被这里的岛民救了,你睡了四天。”李骁还是那副冷冷的样子,但在看到聂然醒过来的那一瞬时她还是小小地松了口气。

剩下那十几个人都大大小小受了伤,但好并不致命,一个个听到聂然醒过来了,也都从外面挤进了这个小屋子里。

从人群外围一点点挤进来的一个陌生女孩在看到聂然醒过来时,满是欢呼雀跃地道:“太好了太好了,你终于醒了!那这样的话,你们就可以去打海盗了!”

聂然在听到这句话后,原本想要对这个陌生女孩说的道谢话立即吞进了嘴里。

“打海盗?”她以为自己听错了,虚弱地撑着床沿,问道。

严怀宇皱着眉,扶着聂然的手,严肃地道:“小然子,你不知道吧,这里竟然有海盗!而且特别的猖獗!”

聂然沉默了片刻,突然一把甩开了严怀宇的手,语气冰冷而又淡漠地道:“抱歉,我不认识他们。”

严怀宇一惊,“小然子,你是不是烧糊涂了,胡说八道什么呢?”

说着他的手就要往聂然的额头上贴。

结果,又是被她一把拍开。

“我没糊涂,我的确不认识你们。”她神情冷淡,没有起伏。

那个陌生女孩子听到聂然的话后,惊讶地啊了一声,“不认识?怎么会不认识呢,你们不是朋友吗?”

“不是,我只是过路的,山体滑坡,和他们一起冲到了这里。”聂然极力的将自己和他们撇了个干净。

那群人不明白为什么聂然要这样做,各个皱起了眉头。

其中严怀宇和何佳玉的反应最大,两个人同时喊了她一声。

“小然子?”

“然姐?”

可惜,聂然恍若未闻。

她从床上滑下,努力的用手撑着木桌,防止自己摔倒。

“多谢你们的救命之恩,我这里也没有别的东西,只有一把军刀,已经是我的全部家当了,希望你们收下。”

在河里面的时候,为了能灵活游动,她早已把那背包丢在了水里,全身上下就剩下这一军刀还贴身插在腰间。

那个女孩子连忙摇头摆手着,“不不不,我不要刀,我要你们救救我们岛民。”

聂然见她死活不肯收,也不强求,只是把刀放在了桌上,“我只是来攀岩探险的,没办法救你们,你找他们好了。”

说完以后她便拿着自己的衣服打算往门外走去。

严怀宇连忙抓住了她的手,着急地喊了一声,“小然子,你要去哪儿?你才刚醒来,不能乱走动!”

“是啊,阿妈说你是这些人里面伤得最重的,千万不可以乱动。”伊舍也在一旁附和着。

聂然使劲地挣脱,“放手!”

“然姐!”何佳玉也在一旁皱着眉,担忧地喊了一声,

聂然身体虚,连走路都费劲,哪里挣脱地了,连甩了几下无果后,她沉下脸来,一道犀利无比的眼神甩了过去,语气带着生病时的虚弱却又威慑力十足,“我不喜欢说第二遍!”

严怀宇怔愣了一下。

气氛顿时陷入了微僵之中。

这时候,乔维走了出来,对着那个陌生的女孩儿微笑着道:“不好意思,伊舍,我们可能需要一点时间来私下交谈一下。”

那个名为伊舍的女孩回过神,点了点头,“哦,好的,那你们聊,我去给你们做点吃的。”

乔维又笑了笑,点头道:“谢谢。”

立刻,伊舍的脸上泛起了红晕。

等到伊舍走出去,贴心地替他们关上门后,严怀宇马上就挡在了她的面前,“小然子,你为什么要这样说?!”

“是啊,你为什么说你自己是来攀岩探险的?还说和我们不认识。”身后的其他战友们对于她刚才的话很是不赞同。

“你不会是因为听到打海盗,所以孬了,怕死吧?”其中一个战友忽然怀疑地出声问道。

严怀宇扭头就冲着那人驳斥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小然子不是这样的人!”

但他的话才说完,却听到聂然淡淡地道:“没错,我孬了,所以你们这么英勇无敌的,就别带我这么累赘了。”

然后她直接就提步想要往门外走去。

“聂然!”李骁见她从自己身边擦身而过,及时地伸手及时抓住了她,皱着眉低声喊了一句。

聂然被他们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挠后,突然之间,一个用力将手中的军装掷地在了地上。

她拼尽了全力挣脱开李骁的手,眼底翻滚着暴戾,转身怒喝道:“你们还拖累的我拖累的不够吗?!我说过让你们滚远一点,滚远一点!为什么就是不听!如果不是你们,我根本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何佳玉被她的话给惊到了,瞠目地看着她,“然……然姐……”

“你们迷路了要人当向导,遇到滑坡连逃跑还要人来提醒,摔下悬崖了更是要人来救!你们当什么兵啊?!你们不如回家睡大觉好了!部队要你们这种人,简直就是在浪费粮食!猪都比你们有贡献,至少人还能吃!你们呢!”聂然才刚醒,还没有喝过水的嗓子干涩嘶哑的很,她每说一个字就感觉喉咙像是被刀片给刮了一下,但她还是要说。

这些话她憋了很久,也忍了很久,现在已是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

“知不知道害人害己四个字怎么写?你们想要去送死我不拦着你们,但拜托你们别把我搭进去好不好!”

在场所有人听到她的话后,瞬间像是被定格了一样。

他们从来没见过这么狂躁的聂然,也从来没听过这番话。

当初她不是还为了给六班的人出气,把陈悦打得半死吗?

她不是还帮何佳玉怎么打张一艾的吗?

在考核的时候她不是还救过他们的吗?

怎么才睡了一觉的时间,说翻脸就翻脸了呢?

而且这种脾气性格的聂然是他们从来没见过的。

她浑身那股生人勿近的骇人气势让在场的人沉默地不敢开口讲话。

“你们还要打海盗?你们打什么海盗啊,你们见过海盗吗?知道海盗这两个字怎么写吗?”聂然冷漠地脸上勾起了一抹嘲讽,眼底满是一片冰凉。

她拖着这群累赘的时候,她忍了。

这群累赘害得她一身狼狈,她也忍了。

可现在这群累赘居然自不量力的告诉她要去打海盗,她真是忍无可忍了!

他们到底要给自己找多少麻烦才算完!

打海盗,呵,他们到底知不知道海盗是一群怎么样的人!

居然敢在这里大言不惭的说要打海盗。

就凭他们这一群手上缠着绷带,拿着拐杖的人还敢说要去打海盗,简直就是笑话!

这是,人群里一个小小的嘟囔声响了起来,“说的你好像见过一样……”

“没错,我见过!”聂然立刻接上了话。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当年她为了完成暗杀一名海盗头子而伪装其中时,看着那群海盗是如何的为所欲为。

他们虽然没有部队那名训练有素,也没有杀手那样冷酷无情,但是在金钱和食物的刺激下,他们会疯狂而又残忍的掠夺。

那种天性驱使出来的手段是直接、残暴、毫无人性的。

聂然将心头的记忆压了压,顺便也将心头的怒火也压了下来,几秒过户,她的声音再次冷了下来,“我不想说海盗有多么的惨无人道,但是我只能和你们说一句话,看在同班一场的份上,每年清明不给你们送花,但会替你们倒一杯酒,以祭奠你们的亡灵!”

说完后,她头也不回地就往门外走去。

“聂然!”

“小然子!”

“然姐!”

几个人齐声对她喊道,可聂然并不搭理,她打开门就往外头走去。

可没想到,却因此差点撞上了刚给他们做好食物的伊舍,她小心地捧着手里的食物,惊讶地问道:“你要去哪儿?”

聂然淡淡地说道:“我已经没什么太大问题了,所以我还是不打扰你们了。”

伊舍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个说没问题的人,很是担心地说道:“没问题吗?可是阿妈说,你的背部被石头撞了好几次,全部淤青,需要静养看看有没有内脏出血的情况。”

“不用了,我感觉自己没什么事情,多谢你们的救命之恩。”聂然对她表达了感谢之后,头也不回地往岛屿外头走去。

“诶,你等等!”伊舍见她这么匆忙,赶紧放下了手里的食物,追了过去,“你是出不去的!”

聂然眉头紧锁,眼底带着一丝戒备之色,“为什么?”

难不成她要被软禁起来了?

“我们这里唯一的出口有海盗专门看的,其他地方也被埋了地雷,你们出不去的。”伊舍认真地回答道。

埋雷,找人看守,怎么感觉这个村子更像是一个监狱。

“那我们是怎么进来的?”聂然只觉得奇怪不已。

既然出不去,那他们这群人又是怎么进来的呢?

伊舍指了指村庄后面的那片茂密森林,“你们是被水流冲到后山那边,我阿爸捡木柴的时候无意间发现的你们。”

水流?

聂然想了想,觉得游泳游出去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只是可能以她的身体状况需要再休息几天才行。

站在她面前的伊舍像是看出了她心中的心思一般,直接说道:“如果你是想游泳离开,我觉得你还是别白费心思了,那水下暗礁和漩涡很多,一不小心就会被卷进去,我们村里面有好多人都死在那里面,所以说你们能这么平安无事,真的已经是奇迹了。”

走不掉,还有海盗出没,聂然感觉自己的头又痛上了几分。

该死的,当初就不应该带上这一群人,不然也不会让自己陷入这种境地。

沉思了良久之后,她这才说道:“厨房在哪里?”

伊舍不懂她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但还是乖乖地回答道:“就在旁边的小木屋,不不过你要干什么去?你是不是饿了,如果饿了我给你做了面条。”

聂然却没有回答,而是转身回到了屋子里,将刚才丢在地上的军装全部捡了起来,然后朝着伊舍所指的方向走去。

众人都好奇她拿着衣服往厨房走去干什么,不禁跟了上去。

却看到她一推开厨房的门,随即就将军装塞进了灶台下的火炉内。

严怀宇看到后,立刻快步想要将衣服从火炉内拿出来,但却被聂然一个凌厉眼神给阻止了。

严怀宇地站在她身边,眼睁睁地看着衣服在火光中一点点的燃烧成灰烬,气恼不已地道:“小然子,你到底要干什么?为什么要把军装都烧掉?!”

他真是搞不明白,怎么睡了一觉,小然子就像时变了个人一样,陌生的完全不认识了。

聂然在确定军装彻底被烧得干干净净后,这才转身对着门口的那群人丢下了一句,“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我的事不用你们管,同样,你们的事情我也不会管!”

紧接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厨房。

【小剧场】

霍珩:蠢夏你竟然虐我媳妇儿,让她被石头撞还差点溺死,你给我出来!

小夏子:咳咳咳……意外,意外,纯属意外,呵呵,呵呵呵……如果不想看然哥被虐,想看然哥发威,你让妹砸们快点砸票砸花呀~

霍珩:妹砸们,想看我家媳妇儿威慑力十足的样子吗?快来砸花砸票吧!我还想快点出场救媳妇儿呢!你们难道不想看我和媳妇儿恩爱画面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