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 反悔?杀掉他们!/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严怀宇他们一群人看到聂然最后离开时候那沉冷而又阴翳的眼神后,都呆滞地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直到房门被她“砰”的一声甩上后,这才心头一震地回过了神。

严怀宇一脸担忧地看着那扇被关上的木门,“小然子是不是发烧烧坏脑子了?怎么整个人都失常了。”

旁边的人刚从聂然那一顿劈头盖脸的训斥中缓过神来,机械着点头。

这哪里是是失常啊,简直就像是变了人似的。

那么的冷血戾气,浑身都充斥着一种生人勿近的冰冷气息,让人心惊。

“不,她没有烧坏脑子。”站在身后的乔维目光沉沉地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停顿了几秒继续道:“确切的说,这才是她。”

从聂然在大雾里故意甩掉他们的时候,他就已经隐隐感觉到,聂然好像并不将他们放在心上。

虽然她从来不表露出讨厌的情绪,对人也会说笑,甚至还会帮何佳玉揍张一艾,但是真的遇到事情来临的时候,她就会把他们全部排除在外,将自己包裹的密不透风,完全不让任何人侵入。

现在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将她拖下水,她自然会变得愤怒,暴躁,甚至将本来面目暴露出来。

而旁边严怀宇一时间没转过弯来,傻愣愣地转头看向乔维,“啊?什么意思?”

乔维将视线和思绪都收了回来,笑了笑,“意思就是,我们接下来别打扰她了,让她好好休息吧。”

身边的伊舍连连小鸡啄米似地点了点头,“嗯嗯,你们别打扰她了,阿妈说她背部的撞击的确挺严重的。还是想想怎么打海盗吧。当初你们不是和我阿爸约定好了,这个女孩子的醒过来,就替我们打海盗的吗?”

伊舍长着一张娃娃脸,人又娇小,所以特别的可爱,忽闪着一双大眼睛满是期待地看着乔维。

乔维站在那里,对着她微笑,“娜舍,打海盗这件事我们需要从长计议才行,你别急。”

他自然是比不上霍珩那翩然温润的成熟风度,但他冲着伊舍柔柔一笑的时候,却还是迷倒了伊舍那颗少女心。

“好,那我给你们去做饭。”她绞着衣角,扭捏地点了点头,乖顺地就回到了厨房里。

几个人见她在厨房忙碌,不好妨碍她,只能走了出来。

“美男计用的不错,瞧那傻妞被你骗得。”施倩在后面嘲讽地刺了他这么一句。

乔维得意地冲她挑了挑眉,“你应该庆幸我的美男计对她有用,不然的话怎么可能那么顺利进岛救治。”

施倩不屑的切了一声,“嘚瑟。”

“你们也把所有的军装拿出来,全部烧掉。”良久不出声的李骁这时候突然开口说话了。

众人一听,不由得齐齐看向她。

“为什么?”严怀宇第一个不同意,这当兵的把军装烧掉,那像话吗?!

再者说了,他们也不能穿着身上这一套岛民们的衣服就跑了吧。

李骁皱着眉头一直盯着那扇紧闭的木门,冷冷地解释了一句,“如果海盗来了,看见我们穿着迷彩服,我们会被打死的。”

刚才她也不明白聂然为什么要烧军装,在她看来军装是代表着身为军人身份和荣誉的象征,聂然怎么可以为了和他们彻底划清界限把军装也给烧了!

可随后冷静下来觉得聂然不是那种会耍孩子气的人,想了大半天终于恍然大悟了过来。

现在村子周围全部被埋了地雷,出口又被人给把手着,逃出去的几率比较小,如果这时候海盗上岛的话,一旦军人身份暴露,他们都会被枪杀,一个不留。

怪不得,聂然当时听到伊舍的话后,第一个反应就是把军装给全部烧掉,以防万一。

在这种盛怒之下,她还能第一时间将所有利弊全部估算完毕。

对此,李骁真是不得不服。

至少,她在这里已经五天了,只想着如何和族长周旋,拖延时间,关于身份的暴露她真的没有想到。

“可是,我们真的不帮他们打海盗吗?”古琳突然间小小弱弱地说了一句。

在这里不过短短五六天的时候,她就看到这里的岛民们被海盗迫害的样子,有些老人们有的被砍断了手,也有的被砍断了脚,其中最让她无法忘怀的就是岛上那些明明处于花骨朵般的女孩子居然大着肚子在路上行走。

那些女孩子比她们的年龄还要小,却步履蹒跚着扶着腰,做着农活。

纯真的眼眸充满了对生活的希望。

那场景看到,就让人鼻尖发酸,眼眶发热。

整个岛上的人,活得暗无天日,如同人间炼狱一般。

“他们真的很可怜。”古琳嗡着鼻子说道。

“不是我们不帮,而是就我们这十几个连把枪都没有的伤患,怎么和两三百个海盗对抗,帮也要在能力范围之内才可以。”乔维也同样无奈地耸肩。

他们现在自顾都不暇,哪有能力去帮别人。

万一逃不出去,迟早岛民们会因为觉得受到欺骗,然后愤怒的杀掉他们。

“是啊,等我们逃出去以后,让部队派兵来打海盗,这样远比我们这十几个人强很多。”马翔看到古琳眼眶红红的,忍不住又笨拙地安慰了一句,“所以,你别哭。”

“对,我们活下去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帮助。”何佳玉用力地点了点头。

“可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该怎么出去?”严怀宇皱着眉头,很是头痛。

众人一听,也忧愁了起来。

是啊,现在他们到底要怎么出去才行?

……

而在另一边的一间茅草房屋内,伊舍的父亲,这个族里的族长依安德听到了手下人的汇报后,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惊讶地道:“你说什么?他们把军装给烧掉了?”

那名手下点了点头,“是的,我亲眼看到他们把军装给塞进了厨房的灶台下面,全部烧光了。”

依安德气得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愤怒地道:“这群混蛋,敢骗我!”

那响亮的拍桌声吓到了刚进屋送饭的伊舍,她不解地走了进去,问道:“阿爸,你怎么了?”

“你还问怎么了,就是因为你说他们会给我们打海盗,我才让他们进来,可现在呢,那女的一醒过,他们就把军装烧了!你懂不懂这意味着什么!”依安德说到这里,气恼地更是连续拍桌了好几次。

那砰砰作响的木桌声吓得伊舍瑟缩了一下,手里的餐盘也不小心抖动得差点摔在地上。

她将碗筷放在桌上,小声地问道:“意味什么啊?”

依安德被自己小女儿的智商而感到着急,他恨恨地道:“这意味着他们不想表露身份!也就是说,他们不会替我们打海盗!”

当初在发现这群人的时候,他是拒绝的,可架不住伊舍对他各种哀求,并且还说他们是军人,可以救整个岛的岛民,他这才顶着危险危险将他们放了进来,并且找人医治。

可现在他们说翻脸就翻脸,显然是把他给耍了!

让他愤怒不已!

被训斥了一番的伊舍皱着小脸,疑惑地道:“不会吧!刚才乔维还和我说,他们要从长计议关于打海盗的事情呢。”

“从长计议的意思你不懂吗?就是说这件事无限期的延缓了!他们这是在拖延!”依安德看到自己的小女儿这样单纯,气得简直不知如何是好。

“那族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身边的一个同样中年男人皱着眉头,焦躁不安地问道。

这私下把人带进这里已经是死罪了,更何况还是军人,整个族人可能都会因此丧命。

依安德想了又想,最终咬牙沉声地道:“既然他们不想替我们解决这群海盗,留着也没什么意义了!”

“阿爸,你难道是要……”伊舍听到后大惊地扑了过去,“不,不要!他们都是好人,别这样!”

“这件事你不要管,你去休息吧。”依安德将她扒着自己的手给甩开,冷冷地道。

伊舍连连摇头,死死地抓着他的手,“不!不行!阿爸,你别对付他们!”

依安德眼神锐利地看着她,“别对付他们?你是不想让我对付那个叫乔维的吧!”

伊舍被戳中的心思后眼神变得犹疑了起来,手也慢慢地松开了力道,“阿爸……你……你说什么啊……我不懂……”

“你最好是真的不懂!”依安德一看到她那副心虚的样子,就什么都明白了,他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我……”伊舍低着头,呐呐的不言语。

依安德看着自己的小女儿绞着衣角,不说话,既心疼却又无奈地道:“你要知道,弗雷一直想要娶你,你要是动了不该动的心思,整个岛屿上的岛民都会因此丧命的!所以,你自己最好知道该怎么做!”

伊舍猛地抬头,唰的一下脸色变得惨白。

的确,弗雷对她是存了心思的,一直想强抢了她,在岛民奋力争斗失败后,他的父亲只能妥协,用她的婚姻来保这住这里一片平安。

但条件是,伊舍必须年满十八岁才可以嫁,弗雷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喜欢她,竟然应了下来,并且和平友好的每年会带一些食物回来,只是除了伊舍不碰之外,其他的女孩子他们依然不会放过。

每次他们的归来,就像是一场炼狱。

他们的笑声掺杂着那些女孩子低低的哭声,让人心碎不已。

伊舍昏昏沉沉地从那间木屋里走了出来,在岛上浑漫无目的地走了一圈又一圈。

她今年就要十八了,也就是说弗雷可以娶她了。

但……她真的一点都不想嫁给那个总是浑身脏兮兮油腻腻,吃饭用手抓,脏话满天飞的粗鲁男人。

她喜欢乔维那样的,干干净净的素净样子,吃饭用筷子,说话斯文,就是偶尔损别人,也总是淡淡的一句话,却气得别人跳脚不已。

这才是她理想中的王子。

伊舍想着这几天乔维对自己总是温柔细语的样子,心里泛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那两张脸在她的脑海中来回的不停转换,在岛上走了一下午后,到底还是年轻,憋不住的冲到了乔维住的小院子里去了。

伊舍也不顾那群人在不在场,一把抓住了乔维的手,着急忙慌地道:“你愿不愿意娶我?”

“噗——”

晚饭时间,那几个人刚就着烧军装的火给自己折腾了点吃的,结果在听到伊舍的话后,刚吃的东西差点全喷了出来。

“你说什么?”乔维显然也被吓到了,手中的空碗差点因为手都而打翻在了地上。

“得,玩儿过火了。”严怀宇蹲坐在门槛上,听到这句话后,嘟囔了一句。

“乔维,你愿不愿意娶我,我马上就要十八了,我成年了!”

伊舍死死地抓着他的手,乔维看着她激动的样子,原本的惊吓慢慢平复了下来,他感觉到伊舍的不对劲,所以轻皱了下眉头,问道:“伊舍,你怎么了?”

“我不想嫁给弗雷,我一点也不想嫁给他!可是阿爸已经同意了,但是我现在想反悔了,我喜欢你,如果弗雷知道我反悔的话,他就会杀掉这里人,求求你帮帮我!”

她激动的情绪导致话语间有些乱,但隐隐约约之间乔维有些明白了过来。

乔维双手按在了她的肩上,将让她安静下来,“伊舍你别急,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他能感觉到这小丫头的不安,而且她不安的时间点太过微妙了。

“我……”伊舍怔愣一下,也发觉自己情绪波动的太过厉害,顿时低头喏喏地道:“我就想问你,你愿意不愿意娶我……”

她不想乔维死,她希望乔维能喜欢她,这样就乔维就愿意去和弗雷打了,而且她相信乔维一定能打败弗雷。

小女孩的想法永远都是那么的简单。

“或者说,你有没有喜欢我?”见他一直不答话,伊舍感觉到了一丝悲伤,原本紧抓着他的手,也无力地垂了下来。

乔维眼神闪过一凌,但最终还是轻声问道:“伊舍,到底发生什么事情让你这么不安?”

伊舍脸色一白,摇头,“没,没有……我只是想问问你。”

“真的?”乔维显然不信。

她白天和晚上的举动截然相反,这其中必定有问题!

“嗯……我就是只是单纯的想问问你……喜不喜欢我……”

伊舍不肯说,乔维也不强求,他停顿了半响,才淡然地说道:“我喜欢的。”

原本随着时间的一点点离去,伊舍心里的悲伤懊恼全都慢慢涌现了出来,但却在听到乔维的这三个字后,眼睛猛地亮了起来。

“真的吗?”

只见乔维浅笑着,点了点头,“我喜欢你,就像喜欢我妹妹一样。你知道吗?我妹妹和你一样大,但没你活泼,文静的不像个女孩子,我一直很苦恼,就觉得十七八的女孩子就应该有你这样的朝气和活力才对。”

即使他的背后是一片暮色,但在她眼里,乔维那朝气蓬勃的笑容之下就像是万丈光芒平地而起一般,瞬间将她的心给照亮了。

“真的吗?”

他说自己活泼可爱,他在夸自己!有了这个认知后的伊舍,早就把刚才那句愿不愿意娶之类的话丢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嗯,下次有空我让你们两个见见面吧。”乔维笑着揉了揉她的头顶。

“好!”

伊舍高兴地眼里就像是暗夜中的星星,闪耀动人。

乔维又是一番低语安慰后,伊舍这才欢快地离去了。

严怀宇看着伊舍的背影彻底消失后,这才站了起来,走到了乔维的身边,疑惑地问道:“你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妹妹?”

“没有啊。”乔维将碗筷放在了桌子上,笑着耸肩。

严怀宇瞪大了眼睛,“那你……”

乔维得意地笑,完全和刚才在伊舍面前的那种好哥哥的形象完全不符,“这叫转移视线,懂不懂。”

严怀宇这才明白了过来,捶了他一拳,“你小子,奸诈成鬼精了!”

那说的一板一眼的样子,害得他刚才真以为这小子有个沉闷的妹妹。

他当时还脑洞打开的想着,这小子那么聪明狡诈,怎么可能妹妹会那么文静,会不会是同父异母之类的。

结果现在他却告诉自己,压根就是他杜撰出来的,凭空捏造出的一个人。

真是白费他那些脑细胞了。

这时候,坐在对面的施倩坏坏地笑着调侃起了他,“其实你答应下来也不错啊,这伊舍可是族长的女儿,你要是娶了她,将来下一任族长可就是你了。”

乔维挑了挑眉,又来?

有了上一次的调戏,这回乔维可是淡定的很,“哦?我要是娶了她,那你怎么办?难不成你想两女侍一夫?我倒是不介意啊,就是不知道伊舍同不同意。”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乔维走了过去,用极低的声音在她耳边说道:“你上次不是想和我生理辅导吗?”

“你!”施倩没想到自己被乔维杀了一记回马枪,咬牙瞪了他一眼后,只能离去。

后知后觉的严怀宇又傻乎乎地走了过去,问道:“你真喜欢施倩?”

这臭小子是不是又唬他呢?

怎么从来没听他提起过关于施倩的任何只字片语呢?

“是她自己先招惹我的。”乔维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嘴角微勾,很是得意。

但他话语里的意思是关于上次的生理辅导而已,而严怀宇自动理解成,乔维默认了。

当下,他不由得调侃了起来,“啧啧,你小子部队训练还顺便谈恋爱,倒是方便啊。”

“你要是羡慕,你也找一个啊,不过就怕没人要你。”吃完了饭后的何佳玉抽空冷嘲热讽了他一句。

严怀宇哼哼地道:“放心,我要谁也不要你。”

何佳玉对此翻了个白眼,“你倒是想得美,也不看看你自己那德行,还想要我,你要的起么你!”

“怎么要不起了,长得不漂亮,脾气又不好,能力也没小然子强……”本来严怀宇是想嫌弃一把何佳玉,却没想到又扯到了聂然,神色有些微僵。

“你家小然子现在的脾气可比我差多了。”何佳玉嘲弄地刺了他一句。

严怀宇一想起早上聂然那表情,心里头就不是滋味,但还是嘴硬地道:“她是烧糊涂了,等退烧了肯定会好了。”

就在这时候,李骁率先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捧着一碗没动过的面,往里屋走去。

在场的人看到她推开那扇木门,不禁面面相觑了起来。

要知道李骁也不是个好对付的人啊,聂然又失了常,这万一哪句话没说对,这两个人会不会当场打起来啊?

可又鉴于这两个人的能力远在他们这群人之上,那群人也不敢随意凑上去,就怕成炮灰被揍死。

于是,只能一个个站在小院子里,屏息凝神地盯着那扇门。

你们希望她们两个打起来吗?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