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 研究地形要逃跑?/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严怀宇才进门,就直接地问道:“你打算怎么打?”

聂然知道他们要进来,所以并没有立刻上床,而是坐在床边上用热水重新倒在那碗已经冷掉的面里,拌了一下后就呼噜噜的大口吃了下去。

她现在需要食物来尽快的将她的身体调养好。

“这不用你们操心”她大口吞咽着,可又觉得自己的话太冷硬,鉴于自己是欠了人情的,随后又干瘪地补了一句,“都去睡吧。”

严怀宇皱着眉头,眼神里带着焦躁和不安,“这怎么能不操心,这海盗要几百来号人呢,咱们这几个都不够人家玩儿的。”

“是啊然姐,你这玩儿的也太大了吧。”何佳玉也皱着眉头,一脸不赞同地道。

“我既然敢说,就一定能做到!”她的手停了停,刚才在依安德那里已经花光了所有的耐心,现在这群人还来烦自己,聂然这下真是不给他们好脸了,“出去!”

众人看到她

李骁看着她冰冷的神情,心下计较了一番,觉得既然聂然刚才认了那份人情,应该不会做得太过出格,但该提醒的她还是要提醒一句。

“你最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话说完后,她率先就走了出去。

那群人见过了白天聂然那一失常举动,心里还有些畏惧,这会儿见李骁第一个走了,也纷纷地离开了木屋内。

只有乔维走了之后却又很快的折返了回去。

“吃完了就敷一下吧,正好可以消消食。”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那次他把聂然的手给弄伤之后,就习惯性的会去关注她的那些跌打扭伤。

观察的时间越久,他就发现这个人真是有着非比寻常的忍耐力。

撞伤了,扛着。

扭伤了,忍着。

割伤了,最多就用水冲一下伤口。

从来没喊过一次疼,好像她的那根神经没有一样。

以至于,后来渐渐地替她去拿药拿成了习惯。

“记得别沾水。”他将一只碗放在了她的手边,里面是刚刚捣烂的草药。

这种荒芜小岛,连灯泡都没有,用的还是灯油,更别提跌打损伤的喷雾剂了,所以他只能亲自去找草药了。

还好这里一屋子都伤患,岛上的医生就把那些草药都在院子里堆,他直接拿一些用干净的石头捣烂出汁水就可以了。

见她不回应自己,乔维也很识趣的往外走去。

毕竟刚才他揣摩错了心思,把事情差点搞砸了。

虽然现在的情况依然没有好多少,但看聂然的样子,应该在她的掌握之中吧。

关上了门后,屋子里只剩下聂然一个人了。

她还是坐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吃着面条,两三口的解决完毕后,她放下筷子静静地坐在那里。

胃里的饱足感让她总算脑子清楚了些许。

只要不掺杂感情的事,她心里的各种盘算总是格外的清晰和精准。

等到将一切事物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详细的安排开始逐渐完善之后,胃里的食物也消化的差不多了,聂然这才注意到了手边的那碗草药汁。

她伸手,将草药全部细细地敷在脚踝处,等着草药上的汁水慢慢挥发,接着再把碗里剩下的草药汁浇在了已经微干了的草药上。

现在这种情况下,能降低疼痛和伤口恶化就尽量降低,接下来的这一仗不像以前只需要暗杀个人就可以解决了,而是面对着几百个未知的海盗。

这是一场硬仗!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等到脚踝上的草药全部干透了,她一点点的扒拉了下来,绿色的药汁在她白嫩的脚上留下了一层淡淡的绿黄色。

她也懒得擦,把那些药草清理掉后,直接躺在床上睡觉了。

经过刚才那场暗杀,她才这身体早就已经乏累了下来,全程不过是硬撑着罢了。

现在吃了东西,敷了药,又有一张床,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而另外一边的霍珩显然就没有聂然这么舒服了。

那天他虽然说自己一个人出发,但李宗勇哪里真的会同意,又排了三个士兵跟着他一去出发,超低空飞行了将近半个多小时后才接近了那片求救信号发射区域。

然后就发现山体的滑坡导致地面一片凌乱,好多人都陷在泥潭之中等待着救援。

他生怕聂然也在其中,立刻马上随着升降绳索往下移动。

才一到地面,他就立刻搜索起聂然的身影,但却怎么也找不到那妮子的身影,他心里的担心越发的剧烈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被泥沙冲到别的地方。

正打算让其他两个士兵下来救援,自己去找聂然的时候,李骁却及时地告知了他,聂然没事,已经带着另外一批人往前去了。

当他听到这个消息后,这才稍稍的松了口气。

正打算追上去拦截聂然他们的时候,突然之间山体再一次的滑坡了!

他看到山顶在震动摇晃,而泥潭里还有三四个人没有被救上来。

一旦山体滑坡,必定会将他们全部掩埋!

迟疑了两秒后,他最终只能深深地看了眼前方,让李骁追上去拦截他们,自己则转身朝着那群需要救援的人飞奔而去。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山体倒下的那一瞬间,最后一个人终于从泥潭里救了出来,并且捆绑在了升降绳索上。

当直升机重新往上缓缓升起时,那滚滚而来的泥沙正从他们脚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掩盖。

那群人看到自己刚刚被陷下的地方不过几秒时间已经重新被泥沙给覆盖时,心里一阵后怕。

好不容易带着这群人脱离了危险,并且安全返回后,雷区的活动已经减弱了不少,等他再次回去想要去找先头部队的时候却发现,那妮子选的那条路也经历了一次山体滑坡,半个山体全部倒了下来,把整个河拦腰截断。

看着眼前的场景,他整个人都傻了。

他宁愿相信那妮子被水冲走了,也无法接受她被掩埋在这片山体之下的任何一个事实。

那妮子向来满肚子坏水,被刀枪指着的时候都能平安无事的度过,没道理区区一个山体滑坡就能困住她啊。

更何况刚才在山林之间的山体滑坡她不也一样逃脱过去了吗!

所以他完全不相信聂然会死。

于是立刻下命令,让所有人地毯式搜索整片水域!

十五架飞机同时在这片水域上没日没夜的搜索着,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他心里那份希望就开始越来越小,那份恐惧就开始不断的在心里一点点的扩大。

早已经已经过了72小时的黄金搜索时间,按理说在这种暗礁涌动的急流水域之中,生还的可能性真的不大。

可他还是不想放弃,命所有人继续搜救!

李宗勇在得知了这一情况后,急忙赶赴现场。

在看到自己的学生那满身的狼狈,通红的眼睛时,他心里也不是滋味,但总不能这么让他继续发疯下去!

他跨步上前,怒喝道:“72小时的黄金搜救时间已过,你为什么不收队!”

“人还没有找到,不能收队。”霍珩连头都没有抬一下,看着手中的地图,又重新将搜索范围扩大了一倍。

那话语里的冷静得犹如正常人一般的语气让李宗勇觉得很不对劲!

“都已经五天了,十五架飞机来回不间断的搜索都没有看到她的人影,你怎么还能确定她活着。”他沉着声音,用一种试探的语气问道。

果然,霍珩就像是被戳中了伤疤一样,眼尾渐渐逼出来一抹猩红,他阴鸷着眼神,森然地道:“我知道,她一定活着!”

他周身的那股黑暗气息在不停的散发出来,完全顾不得眼前那个人到底是谁。

李宗勇被他骇人的眼神给惊得心头一跳,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在他摄人气息下,不自觉地又重新把话给咽了回去。

只能由着他继续搜索。

……

木屋外的天色一点点的亮了起来。

胃里有了饱足感的聂然这一觉睡得十分的舒坦。

当然,如果小院内没有那些人的窃窃私语声来扰她清梦的话,她会更加舒坦!

当她睁开眼睛,从床上起来的时候,明显就感觉到身体没有昨天的虚弱,虽然身上的伤口还隐隐作疼,但总体来说,这已经好很多了。

打开房间的门,看见天空的云朵还是灰得阴沉,小院子里已经站满了人。

依安德焦躁不安地站在那里,从昨晚和聂然达成协议确定要打海盗之后,他下半夜几乎就没有怎么睡,一大早就已经在小院子里等候了。

而严怀宇他们也同样是为了海盗的事情,聂然心里想什么他们一点都不知道,昨晚上一群人围在一起想了大半天也没揣摩出意思来,心里着急的不行,索性天一亮就跑出来等了。

现在所有人一看到聂然从屋子里出来后,一个个都将视线定格在了她的身上。

依安德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一上来就连环炮轰地道:“你终于醒了,现在可以安排了吗?你打算怎么做?什么时候动手?需要点什么准备?”

起床气还没散去的聂然此时冷冷地说道:“下午我会来找你的,我现在要去个地方。”

说着,她就往院子外面走去。

“你不会是想打算逃跑吧?”已经站在院门外站了一夜的柯鲁听到她的话后,这时候听到后又要往后拖,立刻怀疑地道。

“你们也配让我用逃这个字眼吗?”聂然依然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走去。

“喂!你别太过分!”柯鲁这回终于急了,挡住了院子大门,指着她鼻子的手都气得有些颤抖了起来。

一大老爷们被小姑娘这样几次三番的鄙视,又加上昨晚上被她掐着脖子,脸丢的不是一点点。

聂然看了眼那根手指头,冷冷地道:“如果不是念你们救我一命的份上,你这只手早就废了。”

柯鲁听到她那不带一丝人气儿的话语,下意识地就把手给缩了回去。

“好了。”依安德急忙来打圆场,瞪了柯鲁一眼,让他收敛着点,随后又转头对着聂然道:“不过你要去哪里啊?这里地势险要,我带你去,你看怎么样?”

聂然想了想,觉得依安德说的也对,这儿那么大,自己胡乱走也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于是点头同意了下来。

“凡是所有埋地雷的区域,你都带我去看一遍。”

依安德没想到她要去的地方是这里的禁区,但看她那眉眼料峭的样子,他还是忍下了那句疑问,点头道:“好的。”

“族长,我也要去!我要保护你!”

“那个,我们也去。”身后严怀宇一行人自告奋勇地举了手,跟了上来,但又怕聂然不同意,连忙补了一句,“我们就远远地跟在你后面,绝对不打扰你,我们发誓!”

身后那群人连连点头。

聂然现在时间紧任务重,也实在懒得搭理,沉默地往外走去。

严怀宇他们以为她这是默认了,赶忙跟了上去。

就这样,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朝着雷区走去。

山岩石壁处,聂然站在雷区前,看着那片杂草丛生的平地,还好是冬天,如果是夏天,这些草必定长到齐腰处,到时候这些雷可就更难找了。

她往前走了几步,看到一处地雷因为常年雨水和海风的吹袭,已露出一点点黑色。随即半蹲了下去,拿出那把军刀在那颗地雷旁扒拉着泥土。

站在不远处的柯鲁看到她这么胆大的在地雷旁玩儿,吓得赶紧往后退去,他曾经见过一次地雷爆炸时的场景。

那巨大的黑色蘑菇云和震耳欲聋的响声让他永生永世都无法忘记。

柯鲁一边往后退,一边还冲着聂然喊:“喂!你小心点,要是踩到雷区,整个区域都会连着一起爆炸的!”

严怀宇他们几个人还好,其余那八九个人听到整个区域一起爆炸时,都胆战心惊地小小往后退了一步。

可聂然恍然未闻地半蹲在那里,将那颗地雷边缘的泥土都清理了干净,仔细研究了一下后,就这样拍了拍手上的泥土又重新走了回来。

李骁见她没有拆下那颗地雷,向来冷傲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不解。

“走,下一处。”聂然从走到了依安德的面前,淡淡地说道。

“这,这就完了?”依安德看了眼那颗已经彻底暴露在空气外头的那颗地雷,除了上面的泥土被挥扫干净,其他的却还是原封不动的在那里。

这就看了一眼,这到底算什么?

“嗯,带我去下一处。”聂然的神情还是那么冷冷淡淡的,显然是不想多谈。

对此依安德也只能带着她往下一处走去。

第二处雷区聂然还是同样的动作,找到一颗雷,把周围的土都扫干净,仔细观察一番后,就拍了拍土重新又走了出来。

第三四次处依然如此。

从第四处雷区里走出来后,聂然握着军刀问道:“还有吗?”

“没有了,一共就这四处。”依安德摇了摇头,想等着她接下来的解释。

但结果,聂然只是很淡定地说了一句,“哦,那回去吧。”

“啊?不是吧,你这就完了?”像这样傻跑了大半个村的边界处,结果什么都不做,这不是耍人玩嘛!

柯鲁很不理解地质问道。

“嗯。”聂然点了点头,将军刀别在了自己的腰间,往村子里头走去。

留下了一地莫名的群众。

柯鲁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小声地对着依安德问道:“族长,你说她是不是故弄玄虚的唬我们啊?”

依安德这时候也是皱着眉头,明显也是被聂然这一圈逛下来给逛懵了,他思索了片刻后,才开口道;“先看看吧,别急。”

就这样,十几个人跟在聂然的身后很是迷茫地回到了村内。

“你们回来啦?来,跑了一上午肯定很累吧,吃点东西吧。”刚回到村里,伊舍就带着那群妇女和姑娘们将午餐做好,并且还一碗碗全部盛饭在了桌子上。

期间,还特意将盛好的面条亲自递给了乔维。

依安德看到后,立即咳嗽了几下。

伊舍回过神后,皱巴着小脸一副留恋不已地看了他一眼,这才离开。

那群人走了一上午,现在看到吃的,各个开始狼吞虎咽了起来,李骁端着食物趁着依安德和柯鲁不注意的时候,走到了聂然的身边。

她低声问道:“聂然,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说是要打海盗,却偏偏把村子外的边境处全部逛了个遍,地雷一点没动,反而把地势全部摸清楚了。

李骁这回是真不明白了。

坐在一旁的何佳玉也很是好奇地问道:“对啊,跑了这一大圈的,然姐你到底要干什么呀?”

聂然吃了一口面条后,很是平静地回答:“给你们找逃生路。”

果然是逃跑!

李骁一听到她的回答后,神色一凛,“你想从雷区逃走?”

何佳玉皱了皱眉头,像是被惊吓到了一样,“不是吧,那雷区的地雷多到吓人,可以说是险象环生啊!”

“什么时候行动?”

身边的严怀宇还有施倩也纷纷凑了过来。

“不是我,是你们。”

聂然的解释让李骁的眉头皱了起来,“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字面意思?

李骁一时间没转过弯来,愣了几秒。

“姐姐,为什么我们吃的和他们吃的不一样?我也想吃肉。”就在他们坐在那里商讨逃走计划的时候,只听到不远一个小男孩奶声奶气的话语传了过来。

伊舍笑着摸了摸那小男孩的头,“他们是要为我们族人打海盗的,是大英雄,当然要吃的好了。克里乖,姐姐下次给你好不好?”

那小男孩眨巴着大眼睛,一听到是大英雄三个字后,特意冲着聂然的方向看了一眼,眼底分明亮起了一抹异常地光。

只见他大力地点了点头,“好!”

然后乖乖地捧着自己的碗走到了一边,吃了起来。

在路过聂然他们那一桌旁的时候,严怀宇他们几个特意看了眼那男孩碗里的东西,一碗米汤里面清澈的几乎和水没什么差别,碗底有几粒米沉淀着。

一个正在长身体的孩子,吃的是这些东西。

而他们呢,严怀宇他们几个人又看了看自己碗里那一大碗的面条,还有几片肉。

这天差地别的待遇,让他们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其中,向来心软的古琳最是受不住,她本来对这里岛民就存在一份心疼,现在听到那话后,端着面条就走到了那男孩面前。

“那个,我分给你一点吧,我吃不掉那么多。”

那男孩连连摇头,“不行不行,姐姐说你们是大英雄,一定要吃好的。这样才能替我们打败海盗。”

可眼睛却死死地盯着那碗面条不放,甚至说话的时候还馋的吞了口口水。

“……”

孩子纯真无邪的话语就像是一记热辣的耳光,打得他们脸上火辣辣的疼。

刚才他们还在商讨怎么逃出去,现在却成了孩子们心中的大英雄。

这不是讽刺是什么?

众人一片沉默。

“不用,他们不替你们打海盗,所以明天给他们伙食减半吧。”就在这压抑的沉默中,吃完面条的聂然突然来了这么一句,瞬间所有的气氛全部打破。

哈哈哈哈,男主打了个酱油,看到木有,那愤怒的小眼神,啧啧啧……连老师都不认了,真真是魔怔了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