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还人情,搏命/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柯鲁听到聂然淡漠地回答后,顿时气得跳了起来。

什么叫做他们不会打海盗!

那这一个早上是在干什么!

陪她逛风景吗?!

“你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他们不替我们打海盗?他们不打,那谁打?!”

聂然抬头撇了他一眼,淡淡地吐出了一个字:“我。”

“你?就你一个人去打几百个海盗?”柯鲁极为不屑地嘁了一声。

身边的严怀宇一听,立刻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小然子,你疯啦?”

自从聂然醒过来之后,就好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如果说以前是和蔼中带着疏离,那现在就是冷漠中透着拒绝,就像是完全把自己包裹起来了一样。

而且说话做事都和以前完全不同。

所以,当听到小然子要一个人要摆平这几百个海盗的时候,他觉得这也不是不可能啊!

于是,第一个站起来反对!

聂然径自对着柯鲁说道:“当然不只我一个人,还有你们所有岛民。我留在这里和你们打海盗,然后放他们走。”

“这怎么行!”还不等柯鲁拒绝,何佳玉听到后,头一个反对。

他们一群人跑路了,留下然姐一个人,那算怎么回事!

“是啊,聂然,你这样太危险了。”古琳也连连摇头了起来。

可聂然像是没听到一样,自顾自地对旁边的李骁说道:“我欠你们的,这次就当还了。”

李骁听到后,脸色马上沉了下来。

还不等她开口说话,对面的柯鲁就说道:“走什么走,一个都不能走!都要留下给打海盗!”

本来人就少,打海盗已经很困难了,现在居然只留下一个,那还顶什么屁用啊!

“你不放他们走,那海盗你们自己去打。”聂然眯了眯眼,语气冰冷地对着柯鲁说道。

威胁,这明晃晃的就是威胁!

柯鲁被她又是掐脖子,又是威胁,还陪她白白逛了一早上的风景,这心里的气早就憋不住了。

“你有什么资格威胁我!”柯鲁当下狠拍了下桌子。

瞬间,周围和柯鲁一伙的岛民们纷纷站了起来,麻木着脸看着聂然那十几个人。

严怀宇那一行人也即刻站了起来,聚拢在聂然身边。

两两对峙之下,院子里的气氛骤然剧变。

其他做饭的几个妇女感觉到后,立刻带着那些刚进来盛饭的孩子们离开了这个危险的小院。

对此,聂然只是冷笑着将腰间的军刀拿了出来,那刀刃上泛着几缕寒芒,她就这样把玩在指尖,没有丝毫的畏惧,“我想你不太懂什么叫威胁。”

话音刚落,她眼眸一凛,指尖的刀随着她的手腕倏地甩了出去。

“喀”的一声响起后,只见那把雪亮而森冷的军刀好巧不巧地钉在了柯鲁未来得及抽离的五指指缝之间。

那黑色的刀柄因为强烈的震动在微微颤抖着。

嘶——

在场的人不禁齐齐的瞪大眼珠子,倒吸凉气。

这……这是巧合吧?

严怀宇他们三个人在火车上就见过聂然刀功的,所以这时候也并没有太大的惊奇,反而得意地仰着头,看着那群已经傻了眼的人。

那心里的自豪感,就好像那刀子是他自己甩的似得。

“这时候我如果说一句,‘再废话,下一把刀就戳在你脑门上’,这才叫威胁,懂吗?”聂然又从腰间摸出了一把刀,这把是从昨晚柯鲁暗杀自己时抢下来的。

柯鲁还没来来得及大怒自己的手差点被剁,结果又看到她手里那把自己的匕首,什么威胁,这根本就是羞辱,是羞辱!

这下惊怒愤慨暴躁一股脑的全都蓬勃而出了,两眼几乎充血。

他当下反手抓起那把军刀就要甩出去,却听到依安德立刻呵斥了一声,“柯鲁,不许无礼!”

“族长!”柯鲁的手滞在了半空,他愤怒的双眼里愤怒的火光还在熊熊燃烧。

依安德压根不理她,转头对着聂然说道:“好,我答应你的要求。”

柯鲁气愤不已再次抗议,“族长!我不同意你这样做!”

“柯鲁,你在这样不听劝,我只能把你关起来了!”

依安德的话才说完,手下的几个人就朝着柯鲁的方向走了过来。

柯鲁顿时变了变脸色,最终不甘心地扭过头去,犹如困兽一般,不停地粗喘着。

“我可以把他们都放走,但是你一定要替我们打赢这场仗!”解决了柯鲁后,依安德对着聂然格外郑重地说道。

他之所以能这次这么破釜沉舟孤注一掷,其最大的原因就是昨晚伊舍的那番话。

那番话将他多年的自我欺骗全部撕碎,那血淋淋的现实在告诉他,他不能在这样躲下去了。

女儿的幸福,岛民的生命,一件件一桩桩都摆在他的眼前,逼得他不得不下这个决定。

于其被弗雷一点点的毁了这里,不如来一场生死搏斗,赢了皆大欢喜,输了大不了就是一死。

其实,他们现在这样苟延残喘的活着,每天担心受怕着海盗们的到来,真的还不如死了来得痛快。

“放心,我既然敢说替你们打,就是有了十足的把握。”聂然淡定地回了一句。

十足?

那群人不由得诧异地看着她。

他们没听错吧,一个十七八的姑娘和她们说,对付那几百个海盗有十足的把握。

要知道,那海盗手里人人都有枪的,而他们除了刀就剩下弓箭了。

可那些个东西在枪的面前,就像是一堆废铜烂铁,压根起不到什么作用。

这姑娘到底有什么天大的本事,可以这么自信地说道。

“你想把那群海盗引入地雷区?”一直没有开口的李骁,这会儿终于开口了。

但这一出口,却震得所有人心头一跳。

引到地雷区?!

依安德想了又想,觉得这的确是个方法!

这下看聂然的眼神都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众人用一种崇拜的眼神看着聂然,可只有柯鲁嘲弄的冷哼一声:“你当他们傻啊!这里的地雷都是他们亲自一个个埋的,他们怎么可能会跟着你去雷区啊。”

经过他这么一提醒,那些人眉头重新皱了起来。

是啊,这地雷是他们亲自埋的,怎么可能引得进去啊。

“连你都能想到的问题,你觉得我会做吗?”聂然神色淡然地回了一句。

什么叫连他都能想到的问题,这不是摆明了在讽刺他智商低吗?!

柯鲁刚想拍桌站起来,结果被依安德一个眼神,又不得不给黑着脸重新坐了回去。

“族长,给我几个男的,要身强力壮的,豁得出命的那种,更重要的是,聪明!一学就懂的那种。”聂然见他暂时被压制着,于是对依安德吩咐了起来。

“好,但是……你要做什么啊?”依安德很是不解地问道。

早上陪她逛了一圈整个雷区,她除了拨弄那些泥土之外,什么事情都没说也没问,到现在他还完全不知道这个姑娘到底要做什么。

聂然嘴角勾了勾,对他们说了三个字:“挖、地、雷。”

“哐当——”一下,柯鲁被她的话给惊得失了平衡,直接从长板凳上的最前端给摔了下去。

就连李骁那张向来冷傲的脸也出现了惊讶的神色。

更别提严怀宇那伙人,直接愣住了。

柯鲁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猛地一拍桌子,怒吼着道:“你开什么玩笑,那地雷一大片,怎么可能挖的完!而且那东西那么危险,一碰就炸!”

聂然理所应当地说道:“所以我要找豁得出命的人。”

“你……”

柯鲁被她这句话噎地一口气闷在胸口,脸色难看的很。

“记住,人越多越好,效率才快,这几片雷区范围大,地雷数目肯定不小,正好可以拿这些地雷来打海盗。”聂然一边说吩咐着,心里一边默默盘算着把地雷挖好后的所有一系列的安排。

依安德皱着眉头,沉重地道:“可那玩意儿太危险,而且一炸的话,会引起守卫的那些海盗。”

聂然点了点头,依安德还以为她也这么认为,可没想到她却随后轻描淡写地补了一句,“所以你们必须要小心。”

“……”

众人这回彻底默了。

这是重点吗?!

是重点吗?!

这挖地雷又不是挖颗白菜那么简单,那可是生死的问题!

是一句小心点儿就能解决的吗?!

他们这群人连地雷完整的样子都没见过,怎么能上去挖,那不是摆明去送死吗?!

那柯鲁瞪着她瞪得眼珠子都快掉了,可聂然像是不知道似的。

因为对于聂然来说,挖地雷真的没什么可以震惊的。

她前世在基地的时候,为了逃出去经常和地雷打交道,记得她第一次跑出去结果就踩中了地雷,那时候她压根就不懂什么叫地雷,只听到那些人说出口那边地上很危险,踩上去后一旦离了脚就会爆炸。

都说初生的牛犊不怕虎,那时候她脚下踩着一颗地雷,又不知道怎么排雷割断引信,无意间看到了不远处有个深坑,就凭着生死有命这四个字,她一咬牙奋力一跃滚了进去。

当然最后还是中弹了。

在滚进去之际,背后被插了三个钢片,脸上也被插到了几个小的钢片,紧接着爆炸声响起后,那个坑被炸地直接倒塌,差点把她给活埋了。

不过还好当时不远处有个坑,不然当时就不是几个钢片了,应该是浑身插满了钢片了。

有了那一次亏之后,她知道要想逃就必须要对付地上那些东西,所以每天趁着半夜就偷溜进弹药装备库里面鼓捣,将那些东西一个个的拆一个个的研究。

等到长官正式教他们这些东西的时候,她基本上已经可以在雷区穿梭自如了。

所以对她来说,地雷没那么可怕。

但对于其他人来说就不是了,特别是严怀宇和李骁他们这些正统部队里出来的人来说,没有防爆服,没有任何排雷装备,就这样上上阵,简直就是在拿生命开玩笑啊!

所有人听到挖地雷后,都一个个的皱着眉头,明显对于她这个提议存在很大意见。

但聂然并不在意,她继续说道:“下午让他们先跟我去悬崖那片区域排雷,其他地方先不动。”

依安德听到她这样仔细交代,不由得问了一句,“是因为那边很容易挖吗?”

“不,最难挖,但却是逃生最好的地方。”聂然回答完后,接着就转头对严怀宇他们几个人说道:“挖完之后,你们就立刻走。”

严怀宇第一个摇头反对,“不行,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太危险了,我们不能丢下你。”

“那你们留在这里有用吗?排雷,你们敢吗?”聂然一句话还真就问住了他们。

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之下就这样排雷……的确有些迟疑。

可这真不能说他们胆小,就算是一班这种经常被安远道拉出去野外训练的人也不一定敢这样不穿防爆服就上阵的。

这实在是太危险了,完全就是不要命的做法,一着不慎,整片雷区就全部引爆了,到时候说不定尸骨无存。

如果是无意间踩在地雷上,那自然是另当别论,但现在明知道眼前是一大片的雷区,还往上面走,那和找死有什么差别!

谁敢拿自己的命去博。

这次就连李骁也站在了严怀宇这边,冷而轻地对她说道:“不行,我还是不同意你这个方法,就算是还人情也不是这样还的。”

“是啊,聂然你再想想别的办法吧,这太危险了。”就连对这群岛民存有几分心疼的古琳对于聂然这样激进的做法也很是不赞同。

聂然走到了柯鲁面前,径直将他刚才丢在桌上的军刀拿了回去,“其实也不算完全还人情,你们从那边跳海之后,就立刻想办法和部队联系,派人救援,算是兵分两路吧。”

随即她转身对着依安德说道:“族长,立刻找人手给我,我需要尽快动手。”

乔维眼看着她要走,急急地阻了她的路,面色严肃认真地道:“聂然,这地雷不是那么好玩儿的!”

一旁的何佳玉也点头,“然姐你再考虑考虑吧!”

施倩这时候也劝道:“他们都是生手,连我们都不如,万一一个不注意,会死伤无数的。”

聂然扫了柯鲁一眼,似是挑衅的语气说道:“放心,他们为了自己也为了下一代,死那么几个人,这笔买卖还是划算的。”

柯鲁冷哼了一声,偏过头去。

“族长,你选完了人让他们去悬崖那边找我。”她绕开了乔维往外走去。

“我不同意她这样做!这个方案太冒险了!”乔维对着依安德说道。

“你们现在有什么资格说同意不同意,一群阶下囚!”柯鲁对聂然没办法,可不代表对这群人没办法,他将刚才在聂然那边所受的气全部撒在了乔维他们的身上。

发泄完毕后,他雄赳赳气昂昂地往小院子外头走去。

“你干什么去?”依安德生怕柯鲁又去找聂然的茬,到时候闹得不愉快,把打海盗这件事给耽搁了。

“我去挖地雷!”

刚才那死丫头都故意说给他听了,他如果还不去,岂不是被她给笑话了!

依安德见他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出去,刚想阻拦,“你别……”去字还没说出口,人已经走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先按照聂然的方法找了七八个男人,然后带着他们过去。

有些胆大的岛民们就跟了上去,这辈子还头一次见过挖地雷的,以前看过地雷爆炸,那轰隆的声音比打雷还可怕,这会儿居然有人要把这个可怕的东西从地里面完好无损的给挖出来,这让他们心里又害怕又好奇。

眼看着小院子里都没了人,严怀宇那一行人也马上跟上去,生怕聂然会到时候出什么差错。

一大群人就这样浩浩荡荡地走到了悬崖边上。

只看到聂然一个人蹲在那里用刀扒拉着,脚边那两颗是已经排好的雷。

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严怀宇他们几个即使从一班出来的,看到这种排雷速度也禁不住睁大眼愣住了。

他们怎么有种聂然在挖白菜的错觉呢?!

聂然感觉到身后有人靠近,但她并没有因此分心,她一瞬不瞬地盯着那颗雷的引信线管,然后干脆利落的用军刀轻轻一割,一颗雷就算是排好了。

等第三颗雷放在了脚边后,她用刀很是随意地挥了几下,对着那七八个男人说道:“快点过来,我只教一次,过期不候。”

那几个男人愣了愣,带着一种恐惧而又猎奇的心态走了过去,严怀宇他们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一堂免费课程,纷纷凑上前去。

“先把周边的泥土用刀全部划拉干净,记得动作要小心,不要碰到地雷的引信。”聂然手上的动作极快。

“什么叫做引信?”其中一个岛民好奇地问道。

聂然一边清扫泥土一边回答道:“引信就是启动装置,是由引爆雷管和压发机构和外壳组成的,当压发机构受到完结作用力并且移动到一定距离后,力传递到引爆雷管上,雷管受到挤压就会爆炸。”

她说完后,觉得自己好像说的太过书面化,他们不一定会听得懂,接着又补充了一句,“通俗的讲就是机关,踩到的话就会引发爆炸,所以你们在清扫泥土的时候,千万不要碰到这个机关。”

聂然用军刀指了指已经清理干净的某一处,“看清楚它的样子了吗?”

毕竟是排地雷,又都是新手,而且还没有任何的防护措施,所以几乎用最大的耐心在和他们一步步的讲解。

“这颗是松发地雷,它是需要抬起脚才会触发的地雷,所以如果当你们踩到以后千万不能松开自己的脚,不然爆炸后里面的钢弹就全部炸裂,其威力是子弹的几倍,当然也别妄想逃跑,因为它的覆盖率在14米左右,你们根本跑不过它。”

抬脚才会触发?

那也就是他们万一踩到就要一辈子站在那颗地雷上?

“那我们一直不能动吗?”一旁的柯鲁皱着眉发问。

聂然头也不抬地清理着另外一半的泥土,淡淡地道:“看我心情,想救就救,不想救你们就只能去死。”

柯鲁当下就急眼了,嚷嚷着道:“你这样也太不负责了吧!”

什么叫想救就救,不想救去死?

他们是人啊,又不是一颗白菜,烂了坏了可以直接丢掉,这人死可不能复生啊!

聂然手上的刀顿了顿,抬头,面无表情看着同样半蹲在那里的柯鲁,“你们自己的人生为什么要我负责,没有人要为别人的人生负责。”

“可是我们是新人啊!”

话是这么说,没有人要为别人负责,但是……但是他们是新人啊,应该有额外的照顾吧!

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好歹也要互相帮助一下吧!

聂然冷嗤了一声,“谁不是从新手开始做起的。”

她当年做新手排雷的时候都没有人教她,完全就是靠看书,瞎琢磨,这么一点点的琢磨出来的,哪里像他们这么开心,还有自己这么极尽耐心的教导。

竟然现在还和自己说要自己负责任,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但是这会死的。”柯鲁特别将死这个字眼说得很重,以此来强调和突出这件事的重要性。

可惜,聂然只是讥讽地一笑,“你以为打海盗就没有人死吗?”

“我……”

柯鲁被她这么两三句给打发得心里简直憋屈到了极点。

这个人怎么对这种生死大事一点都不在意呢!

好吧,就算她作为当兵的不怕死,但好歹也要为别人着想一下吧!

哪有她这种,见到不合作的就拿刀威胁,救人还要看心情,她真是兵吗?

不是说当兵的都有一颗舍身为人民的心吗?

在这姑娘身上,怎么一点都没体现出来啊!

在柯鲁那愤怒的小眼神下,聂然依旧淡定地继续讲解,“接下来将引信部分的外壳装置给拆卸下来,然后将连接着还未撞击到弹簧的跳针这根线给剪了,这颗地雷就算排掉了。”

聂然手法老道干练,一刀下去,第四颗雷也排除完毕。

那几个人听到后,连连点头,看到她把地雷从地里面挖出来后,这才松了口气道:“原来这么简单啊。”

听上去挖地雷有多恐怖,其实也不过就是挖土,拆装卸,最后用刀割断那根线,结束。

“简单?”聂然扫了一眼其中那个说简单的男人,嘲讽地勾了勾唇,“希望你遇到诡雷的时候也能说简单。”

诡雷这两个字从聂然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六班那群人的眼神顿时变了。

“诡雷是什么东西?”柯鲁在感觉到他们怪异的神情后,不由得出声问了一句。

“是一种伪装式地雷,看上去你排除了这颗地雷,但但其实这颗雷不过是诱饵,一旦割断了引信,就会触发到另外一颗,将其爆炸。”李骁在说这段解释的时候,神情里透露出的严峻是进岛后前所未有的。

诡雷是一个最为头痛的存在,它和其他地雷不同,更多的是考验排雷者的心思是否缜密,小心。

它出现的形式也和其他地雷不同,它可以藏匿在你完全想象不到,或者是你不会注意的地方。

危险系数远远超过这里的松发地雷。

“啊?这地雷还有诱饵啊?”

柯鲁看着他们凝重的表情后,也不禁心里发沉。

“你们现在还有不懂的地方吗?”聂然倒是没有他们这样沉重的心,诡雷?

这些海盗们埋的地雷都是淘汰货,怎么可能还会想到这么高级的手段,她其实不过就是吓吓他们而已,以防这群人觉得排雷太过简单,掉以轻心,到时候反而害死了自己。

这群人果然在生死问题上,格外的郑重,连忙问道:“那怎么样才能知道是不是诡雷?”

“看你们运气。”聂然故意吓唬他们地说道。

“什么?!”那群人这下心里七上八下了起来,什么叫看运气?

这怎么能用一句看运气就打发了!

聂然看自己的效果已经达到,再次冷着脸说道:“记住,你们是在为你们自己做斗争,不是为我,所以你们的死活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一旦引起爆炸,惊动海盗,我不会管你们的。”

不管?这里所有出口都是雷区,她就算丢下所有人也逃不出这里!

柯鲁好不容易逮到了一个机会,刺了她一句,“说的你好像能从这里走出去一样。”

聂然缓缓勾起了一抹笑,“那你可以试试,看看我到底走不走得掉。”

柯鲁被她这么一激,气得磨了磨后槽牙。

试试?他难不成真吃饱了没事干引海盗来?

拿几百个岛民的生命开玩笑?!

这个死丫头真是气死人不偿命!

柯鲁吵不过她,也打不过她,只能堵着气拿着刀蹲地上开干了起来。

其他人见新手课堂已经结束,也拿着刀开始小心翼翼地按照聂然刚才的步骤一点点地清扫地雷上的泥土。

还好这些泥土在海风大雨的冲刷下都基本上露出了点,所以并不难找。

聂然站在那里,看着他们七八个大男人蹲在地上像小姑娘磨绣花针似的慢慢做着手上的活儿。

李骁站在她身边,目光沉沉地看着,“你把引信线都剪了,还怎么用这个打海盗。”

“到时候再接上。”

“接上?”严怀宇听到她的回答后,声音立刻提高了八度,“这里的雷起码上百个,会接死人的!”

聂然把视线落在那片空旷的雷区上,“那不然呢,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更何况,她也没说要把所有的地雷全部用上啊。

但她的话在一说出口时,其余的人就默了。

的确,这一举两得的办法已经是目前最好的了。

不仅能将地雷占为自己所用,还能清理出一条逃生路……逃生路?

严怀宇顿时脑袋闪过了一个想法,兴奋地抓着聂然的肩膀猛摇,“对啊,既然已经有了逃生路,这些岛民为什么不能跟着一起走?带他们一起走不就好了吗,何必还要打什么海盗!”

聂然先前被他一顿摇,摇得头都晕了,这会儿听到他的话后,冷笑着拨开了他的手,“这里的岛民少说有两百个人,还不拖家带口,怎么走?更何况人全都消失了,你当守门的那些海盗是瞎子吗?”

“可你这样挖,难道就不怕守门会在某一处暗暗观察吗?”乔维出声问了一句。

聂然嘴角绽开一抹冷酷地笑,自信而笃定地道:“不会,他们不会发现的,因为我等会儿就会去把他们解决掉。”

在场的几个人震惊地看着她,问道:“你要杀了他们?”

这张字数多了对不对,我们家楼下那家终于不敲了,我打算字数慢慢涨上来,哈哈~

这一章里面大白菜的戏份好多,原谅我最近好想吃大白菜,可是已经过季了……嘤嘤嘤……你们要理解蠢夏有一颗放荡不羁爱白菜的心~好好爱我哦,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