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 AB计划,兵分两路/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们虽然是当兵的,还是最优秀的预备部队,模枪射击擒拿格斗统统都受过训练,但现在要真刀实枪的去杀人,这……还真是头一回。

乔维这回真的是搞不明白聂然心里在想什么,“既然你要杀掉他们,为什么还要冒着那么大的危险挖这么多的地雷?”

一旁的依安德听到后又挥手又摇头,“不行不行,那守门的有十几个海盗,而且人人都有枪,你根本无法靠近。”

因为有了伊舍和弗雷之间的婚约关系,加上所有可以出逃的地方都埋了雷,所有看守的人也只是把大门严防死守而已,并不完全限制他们的活动。

但,也仅此而已。

如果有人妄图靠近大门,那么一定会被机枪给一通扫射。

“只有十几个人?”严怀宇惊讶地问道。

依安德点了点头,“嗯,一个月前其他海盗全部出海去了。”

严怀宇这下乐了起来,“那感情好啊,这样的话解决掉这十几个人海盗,我们就都可以逃出去了。”

“是啊,然姐,用地雷炸死那十几个人后,我们就可以带着岛民们跑了。”何佳玉也点头附和着。

“跑哪里去?四周都是海,这么冷的天,浅海区的水温最起码零下十几度,你觉得他们游的出去吗?”聂然毫不客气的给他们泼了一盆凉水。

“……”这两个人当下就沉默了。

聂然看他们不吭声,继续道:“就算你们带着这几百个岛民顺利游出去了,在没有地图淡水食物和信号弹的情况下,你们怎么保证这些人的存活?而且期间你们必须还要保证,海盗不会开船来追击你们。”

“……”

聂然连消带打的一番话,彻底让他们歇了菜。

的确,这些都是问题。

单单就食物和淡水问题,那么大的消耗供求量,根本没办法实现所有岛民一起逃走的计划。

古琳很是纠结地问道:“那只能和他们硬拼吗?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吗?”

她是希望这些岛民能脱离海盗的爪牙,但如果要聂然涉险,她不愿意!

聂然看着眼前那一片青黄枯萎的草地,淡淡地道:“有,就是我刚说的兵分两路,你们出去把救援部队带过来。”

“那你岂不是一个人被迫留下了。”

这件事怎么感觉又回到原点了!严怀宇拧着眉头,很不乐意地道。

聂然偏头瞅了他一眼,“不放个人质在这里,这些人怎么相信你们是出去找救援,而不是逃了。”

“既然是做人质,那我来做好了!”

他一个男的留在这里,总比一女的留这儿强啊。

那群海盗都是没人性的,万一把她糟蹋了怎么办!

更何况,不就是挖地雷嘛,真当他这个曾经在一班混过的人什么都不懂啊!

聂然见他往自己胸口咚咚咚地拍了三下,那一副男人气概的样子,不禁扬了扬唇角。

“不行,万一你们在没有地图食物淡水的情况下自顾不暇,找不到救援,那么这些地雷就是我的B计划。”

其实她从头到尾就没打算依靠这些人出去找救援,她从来不找人求救,只自救。

“B计划?什么意思啊?”何佳玉一脸疑惑不解地看着她。

其他几个人听了也是一头雾水。

唯有李骁和乔维拧着眉头,深深地看着她。

“这不是你们该关心的,你们现在应该准备好逃生用的东西,以防在海里出现任何的意外。”

她向来不喜欢把自己的计划过多的分享给别人,说得太多容易坏事。

倒是刚才依安德说那些海盗一个月前就已经出了海,以他们这种级别的地雷来看,应该不是那种干大票的海盗,想来不会跑太远,还是要抓紧时间做足准备才可以,以防他们随时回来才行。

聂然紧紧地盯着那些人的操作,怕他们出了什么岔子。

“啊——!”突然,一个细微的声音从岛内响起。

隐约间似乎听到是岛内女孩子的尖叫声。

“什么声音?”严怀宇似乎也听到了,皱着眉问了一句。

就在大家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时候,就看到远处一个人大步朝着他们的方向跑来,焦急地大喊:“不好了,不好了,族长,那群海盗来了!”

“什么?”

众人顿时大惊。

这都还没来得及准备,怎么海盗这么快就突然返航了呢?

“这,这可怎么办啊!”依安德这下也慌得没了主意。

这地雷都挖出来了,万一被那群人发现,他们可怎么办啊!

聂然皱了皱眉头,冷声问道:“来了多少人?”

那人默算了一下后,说道:“七八个人。”

所有人一听,这才松了口气。

“你个臭小子能不能说完整了!我还以为他们返航回来了呢!”柯鲁怒斥了一声,一颗心总算是放了回去。

还好,比起一百多个海盗返航来说,七八个海盗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不是的,是守门的那几个,正在抓我们岛上的姑娘!族长,你快去看看吧!”来人着急忙慌地催促着。

“这群没人性的海盗!”一听到又是抓女孩,就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了!依安德愤恨地怒骂了一句,急忙召集那群人道:“快,咱们快回去!”

“我们也去帮忙!”

严怀宇不用他们明说也知道那群人抓女孩儿要干什么了,马上就撸着袖子往里面走去,但却被乔维给拦住了。

“不行,我们不能被那群海盗发现,你忘记上次族长说的吗,他放我们进来已经是冒风险了,我们现在堂而皇之的出现,一定会拖累这群岛民的。”

“是啊,你们可千万别出面!”依安德连连点头,然后对着柯鲁他们说道:“咱们快走吧,不然就晚了!”

那七八个正挖雷的岛民们听到依安德的话后,连忙从雷区里小心翼翼地走了出来,正要往岛内走去时,却听到聂然冷声地道:“不,你们留在这里继续挖地雷。”

柯鲁一闪而过的错愕后便是愤怒,“现在谁还有心情挖地雷啊!”

“你们去了有用吗?”聂然轻轻地扫视了他们一圈,冷冷一笑,“我想应该是没什么用吧,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女孩子大着肚子在街上走了。”

她的话就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得那群男人们脸上热辣的发烫。

“所以,于其你们回去浪费时间,不如抓紧把地雷挖了,早一点挖完,早一点将她们从苦海中脱离出来。”

远处的村子里再次传来了女孩子的尖叫声,听得那几个男人又急又怒,但这次却没有再没有冲动地往村子里跑去。

“我回去,我不会挖雷,我过去阻止,你们几个都留在这里快点挖。”依安德觉得聂然说的没错,打海盗的事情刻不容缓,于是吩咐他们留下后,就要往村子里走去。

“那我也来帮忙一起挖,不就是挖雷嘛!我一个专业出身的,难不成还不如你们这群菜鸟?!”而一旁的严怀宇这回真是彻底忍不住了。

这群普通人都敢徒手挖雷,他好歹也是一个当兵的,没道理孬成这样!

说着,撒开膀子就要往地雷区走去。

何佳玉听着那远处那撕心裂肺的声音,热血往头顶冲去,也撸起了袖子,“我也去!多挖几个,到时候炸死这帮畜生!”

眼看着依安德和严怀宇两个人兵分两路各自忙活时,聂然勾唇一笑地道:“谁告诉你不能见海盗了,我给你一次英雄救美的机会。”

“可是乔维不是说……”

聂然一口打断地道:“几百个海盗当然不能这么冲上去了,现在不过七八个而已,怕什么。”

被一语点醒的严怀宇恍然大悟地道:“对哦!他们七八个,我们十几个!”

“可他们有枪啊。”还未来得及走的依安德小小地提醒着。

聂然斜睨了他一眼,“那又如何。”

她又不是正面和他们交锋,再者说了,枪也不是万能的,有时候它还不如军刀匕首好使。

留下了这么一句话后,聂然随即转身往村里面走去。

……

一群人快步朝着村里走去。

才到村里,就看到不远处的一户人家小院内,一个男人搂着一个女孩儿,垂涎着笑道:“来来来,小妞儿乖,快跟本大爷去乐呵乐呵!”

接着就往房间里拖去。

而其他几个男人也各自分散在其他有姑娘家的门口,各自一人搂着一个女孩,甚至有的夹在腋下往房间里走去。

“不要,不要,救命啊!阿妈阿爸救我,救救我!”那几个女孩子奋力挣扎哭喊着,对着自己的母亲呼救。

“你别动我女儿,你别动!”

她们的父母抱着海盗的大腿苦苦哀求着。

被阻碍了的海盗用力的一脚踢在了心窝子上,“滚开!”

当场把人被踢翻在了地上。

没有了阻碍的海盗大步地搂着女孩子们往屋子里走,女孩死死地抓着门框,嘶喊地喊着,“阿妈,阿妈!”

指甲抠在木门上,被海盗一个大力,木头上划出了几道痕迹。

木屑刺在了指甲里,五指里渗出了一片鲜红。

那海盗邪笑着,“叫吧叫吧,等会儿我会让你叫的更大声!”

话音刚落,就听到他手上利落的一挥,“嘶——”布料撕碎的声音响了起来。

“啊!”女孩子的整个袖子都被扯了下来,雪白的肩头露在外头,刺得那海盗眼神发亮,直接将女孩儿压在门框上,那张臭烘烘油汪汪的大嘴不停地在她脖子上啃噬着。

女孩儿不停地挣扎着,面色无比的痛苦。

“你别动我女儿!”那女孩儿的父亲看到自己的孩子被如此糟践,愤怒无比的他从地上一跃而起,随手抄起了一个锄头指着那海盗怒喝了起来。

他的怒吼声很是响亮,不仅让那名海盗停了下来,也让周围那几个正搂着别家姑娘的海盗停了下来。

那海盗松开了嘴,看着那大锄头对着自己,顿时对着他鄙夷地嘲笑起来,“哟呵,居然敢拿锄头对着我,胆儿够大啊!”说着,他还冲着其他几个海盗嚷嚷着,“喂!瞧瞧,他拿锄头威胁我!我好怕啊!”

瞬间,周围那些海盗爆发出了一片嘲讽地笑声。

“我看你是昏了头了,是不是想尝尝枪子儿的味道啊?”那海盗随手从腰间掏出了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立刻对准了那女孩儿的父亲。

那女孩儿的父亲被这枪口吓得不禁往后踉跄了几步,脸色泛白。

“你……你……”

见女孩儿的父亲犹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无力地站在那里后,他气焰高涨地哈哈大笑了起来,转头对那女孩儿不怀好意地笑道:“来,乖!让大爷我先爽爽,就当给你们提前适应适应了,过两天大哥回来了你们以为能逃得过去?哈哈哈……”

说着就很是暴力的将女孩儿的裤子给扯了下来,将她扛了进去。

而其他海盗也很快各自将手里的女孩儿扛进了房间里,然后就听到门外传来一阵阵年轻女孩儿的哭叫声和布料撕碎的声音。

“天!”古琳看到那一幕后,忍不住捂着嘴低呼了一声。

“简直泯灭人性!”何佳玉双手握拳,磨着后槽牙一字一句地说道。

而早已按捺不住的严怀宇卷起袖子就往外头冲,结果被乔维和聂然眼明手快地扣住。

严怀宇低吼着:“小然子,你别拽我,我非要砍死那群猪狗不如的东西!”

猪狗不如?

还好吧,她见过比这更猪狗不如不如的,那些恶心而又血腥的虐待画面,到现在她还记忆犹新的很。

因此她很是淡定地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你想英雄救美我不反对,但是被让他们有机会开枪,”

被惹怒了的严怀宇这时候愤怒的小眼神就像是淬了毒的箭,他咬牙切齿地道:“放心,这点本事我还没有,那就白当这几年的兵了!”

“你也千万别开枪杀他们!不然惊动到守门那边的话,我就很难下手了。”聂然说着就松开了他的手,但这回严怀宇并没有冲出去。

而是转头看向聂然,“下手?你要动手了吗?”

“嗯,我们兵分两路,你们解决这里,我去大门那边。”

本来她还想趁着晚上的时候去偷袭,一并给解决了,结果没想到他们自己撞了上来。

分批解决也不错,白天的话还能熟悉下地形。

“你一个人?”何佳玉惊讶地问。

“嗯,我一个人比较方便。”聂然应了一声后,又对着李骁道:“这里交给你们了,别出错。”

李骁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很快又补了一句,“你自己也是。”

“然姐,我跟你去吧。”

聂然看了眼她那晶亮的眼睛就知道这姑娘心里打着什么算盘。

“你跟着你家骁姐比较好,在新兵连的时候她枪法很准的。”

果不其然,何佳玉看李骁的眼神绿幽幽的,渗人的很。

“真的吗?那我跟着骁姐好了!下次然姐你再教我那个甩刀!”

李骁皱了皱眉头,沉默地看了聂然一眼,眼神里似乎带着一丝……幽怨。

成功把包袱甩掉的聂然对着李骁扬了扬嘴角后,就转身往这个岛屿的唯一出口处走去。

海岛的冬季风格外的湿冷,又加上这里的树林茂密,一路走过来,只听到树木哗哗作响。

突然间,她停下了脚步,头也不回地道:“你应该去帮你兄弟,而不是跟着我。”

几秒过后,乔维从不远处的一棵树后走了出来,他双手插在口袋里,“他有马翔没问题的。”

“我也没问题。”

很明显,她拒绝乔维的插手。

乔维也不马上说一些恳求拜托的话,而是走到了她面前,替她仔细地分析了一遍,“守卫处有四个海盗,每个人都有枪,又是白天不好隐匿,你一定有需要我的时候。”

聂然垂着眼眸思索了一番,觉得他的分析也不算错。

白天因为无法完美的隐匿起来,的确比晚上危险一点,但是分析的不错归不错,她还是不要乔维的帮忙。

谁知道他会不会像当时的叶慧文一样,到了紧要关头又拖累自己!

所以她现在真是一点都不需要别人的帮忙,恨不得赶紧把这群人送走。

“我不需要,你赶紧走。”

乔维无奈地叹气,“那好吧,那我就在这里随便看看好了,反正这里风景不错。”

耍无赖?

聂然眼眸半眯起,冷声道:“你信不信,我先解决了你。”

“不会的,你人情还没还完,怎么会解决我呢。”

看着乔维笃定地微笑,聂然沉默了半响,最终硬邦邦地说了一句,“行动的时候别妨碍我。”

目的达到的乔维立刻啪的一下站立好了军姿,笑眯眯地对她敬礼道:“一定!”

聂然面无表情地扫了他一眼,转身往里面走去。

没过多久,就看到一个类似于碉堡的房子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没有防御工事那样有小窗口,然后架着机关枪,就一间三层高的楼,最顶端修盖了一间房。

估计是长年累月没有人敢反抗,原本应该站在这里的岗哨早就没有了,而且就连摄像头都没有。

果然还是高估这群不入流的海盗了。聂然站在楼下暗暗地想着。

然而就在这时候,窗口一个人影飘过,她下意识地想要避开,但无奈脚上的伤让她的腿部无法快速地作出反应。

聂然心头一个咯噔。

完了,这是要暴露了!

正想着要不然直接滚下旁边的滑坡时,忽然一个力道将她直接拽离了那个窗口的视线范围内,闪身躲进了角落之中。

“看吧,我说你需要我。”头顶乔维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笑意。

聂然站直了身体,声线沉冷地道:“就算没有你,我一样能逃脱。”

说完后,她径直朝着楼上走去。

乔维笑着摇了摇头,随后无奈地跟了上去。

两个人刚走上楼,就远远地听到门里面那几个海盗的骂骂咧咧的声音,“那几个混蛋,都过了这么久也不赶紧来交接,是不是玩得把咱们给忘了?妈的,再这么憋着,老子非憋疯了不可。”

“谁让你手背呢。”

“你不背,你不背怎么留这儿,没去玩儿啊。”

另外一个海盗劝了几句,“行了,少说几句,不就玩儿个女人么,那村里那么多,等会儿随便玩儿就是了,来来来!现在玩儿两局先。”

“玩什么,我也来!”

“哟呵,你还玩儿?上次差点输的就剩条内裤了,怎么,这儿会儿又有钱了?”

“哼!这可是我的保命钱,今个儿我非要翻本才行!”

“行啊,那咱们先玩儿上几把!”

聂然和乔维静静地听着里面的对话,在确定四个人全部都在木屋时,聂然用眼神示意一旁的乔维。

乔维轻点了下头,然后将手里的一颗石子儿丢在了走廊上。

“嗒——”

“什么声音?”很快,里头就传来了一个海盗疑惑的声音。

几个人正摸牌的手立即停了下来,仔细听了听,但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打趣道:“你是不是想女人想出幻觉了,哪儿有声音。”

“不是啊,我刚是听到一声音。”那海盗皱着眉,说道。

“你听岔了,快点来摸牌摸牌!”

在其他人的催促下,那名海盗也就重新将心思转移到了扑克牌上了。

聂然听着里面又再次传来打牌的声音后,又看了眼乔维。

乔维马上又丢出了一颗石子儿。

这回那名海盗不干了,“不对不对,我真听到声音了!我去瞧瞧,说不定是那几个人回来了!”

他丢下牌就往门外走去。

“哈哈哈,瞧他那猴急样!”屋内那三个人笑话完后,又继续道:“来来,我们打完这一副牌再去。”

那海盗兴冲冲刚走出门口,结果一把森寒的军刀就搁在了他的脖子上。

他那张笑脸顿时凝固了。

“不许喊,不然我就杀了你,听到没!”聂然冷冷地说完后,手间的匕首又再次贴近了那海盗的脖子,吓得他惊恐不已地点头。

乔维急忙用刚在一楼顺来的几根绳索将他绑在了楼梯口。

“怎么样,是不是他们回来了?!”里面的海盗见门外没什么动静,不由得抽空问了一句。

聂然的刀紧紧地贴着那海盗的大动脉,甚至将锋利的刀片轻轻地一划,割出了一条浅浅的血痕,那海盗感觉到那轻微的疼痛感,惊慌失措地连忙应答着,“是……是啊……他们回来了。”

“想办法让他们一个个出来。”

聂然低声在他耳边吩咐了一句后,那海盗吞咽了口口水,强装镇定地道:“那个混蛋居然还脚软了,真不知道他是几天没沾荤腥,发泄成这幅鬼样子!你们快来个人帮忙。”

“哈哈哈,瞧他们那出息,居然还脚软,丢不丢人啊!”里面的海盗又是一阵嘲笑,其中一个从里面走了出来,“行了行了,我来帮忙!”

不一会儿,那个原本要去帮忙的海盗也在门外呼喊了起来。

“老六,老七,你们……你也出来帮个忙吧,这混蛋晕过去了,拖不动他。”

“什么?晕过去了?这也太没用了吧!来了来了。”

最后两名海盗嘲笑着丢下了手里的牌,从里面走了出来。

那两个人定睛一看,哪里什么人晕了脚软了,只看到自家兄弟被绑在了楼梯上,动弹不得。

那两个人立刻去摸腰间的枪,结果还没来得及拔出来,一把泛着寒芒的刀刃悄无声息的从脖颈处贴了上来。

“你……你们是谁?”刀架在脖子上让他们两个不敢随意的乱动。

“把手举起来!”聂然冷声地命令道。

那两个人赶忙松开了腰间的枪,双手举了起来。

聂然将他们腰间的枪全部缴了,随后把军刀别在了腰间,用枪顶着他们的脑袋,熟练的拉开了保险。

那两个人听到后,瞪大了眼睛,腿软的渐渐跪了下去,“大姐,大姐别,别这样,我们……我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别杀……”

我们两个字还未来得及说完,忽然之间“砰——”的一声枪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