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 一枪击毙,震慑/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丛林间的鸟儿被惊扰地四处乱飞。

那两个被枪顶着脑袋的海盗伴随着那一声枪响,心脏一个猛缩,紧接着就像是没了骨头的蛇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聂然倏地看向了窗外,开枪了?是谁开的枪?海盗?还是李骁他们?

最终她拧着眉头低咒了一声,“该死!”

聂然大力地一脚踹在了那个已经躺倒在地上的海盗,“装什么死!我还没开枪呢!”

“啊?没开枪?”那地上的两个闭眼“死”了的海盗这时候睁开眼,把自己浑身摸了遍后,在确定身上没有枪眼,也没有伤口后,那颗心总算是缓过来了,忍不住叹息了一口,“呼……吓死我了。”

“可不是,差点都尿裤子了。”另外一个劫后余生的海盗拍着自己的小心脏,答了一句。

聂然听着他们两个人的对话,无语极了,就这出息还当海盗。

“你在这里盯着,我去看看!”她对着乔维吩咐了一句。

乔维叮嘱道:“千万小心。”

聂然点头,转身就下了楼,一路快步朝着村里面走去。

难不成他们暴露了?!

想到他们被暴露,自己还要去救,她忍不住骂了一句,“一群废物!”

竟然连偷袭都不会,这个预备部队到底每天都教给他们什么鬼东西!

亏她还高看李骁这个未来要进一班以及从一班退出来的严怀宇马翔他们三个,早知道还不如自己出面!

至少可以一击击毙,哪里像现在这样。

她一路狂奔进了村内,还没跑近,远远的就看到在一户小院门口,严怀宇他们几个手里一人一把手枪对着不远处的那几个海盗,显然是得手了。

两个站队各自一左一右僵持不下。

聂然挑了挑眉,看来也没她想的那么废物。

但再走进一看,就发现其中一个海盗抓着一名他们六班的女兵,手枪抵在了那女兵的头上,叫嚣着,“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打死她!”

“啊!”那女兵被他的一句话吓得瑟瑟发抖,脸色都白了起来。

那海盗猛地勒紧了她的脖子,恶声恶气地道:“死丫头,敢暗算我?!看老子等会儿怎么弄死你!”

聂然看到这一场景就明白过来了,果然还是高估六班的整体水准了。

她悄无声息地渐渐靠近。

院门外两方人马依然紧张地对峙着。

“你们都他妈放聪明点,赶紧放下枪,不然我毙了她!”说着,那海盗就拉开了保险,黑洞洞的枪口死死地抵住了怀里女兵的太阳穴上。

“救我,快救我……”那女兵带着哭腔呼喊了起来。

严怀宇迟疑了几秒,但手上的枪却还是没有放下。

刚才他可是和小然子保证要拿下这些海盗,现在要是海盗没抓到,反而搭上他们自己,那他还有什么脸去见小然子。

更何况,他一个男的几次三番要女孩子救,这也太丢脸了!

但这个女兵怎么办?

放弃她?

不,不行!

他握着手枪的手紧了又紧,眼神凝重万分。

那海盗见他们不动弹,像是被逼急了,作势要扣动扳机,怒吼着,“快点,我可没那么多耐性!”

顿时,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气氛在那一瞬间变得一触即发。

严怀宇看到他即将扣动的扳机,急忙应了下来,“好,我放,我们放,你别激动,别激动!”

海盗听到后,得意地冷哼了一声,“别给我耍花招,不然老子一枪嘣了她!”

严怀宇他们几个慢慢半蹲了下来,将枪支放在了地上。

“往后退!”那海盗又是一声命令。

严怀宇他们几个不得已地往后退了几步。

“再往后退!”

连续退了三次,那海盗见他们已经离枪支一段距离后,这才嚣张地笑了起来,“敢对老子拔枪,也不看看老子是谁!一个个的都活腻味了,兄弟们,拿枪,给我扫死他……”

“砰——”

那海盗的笑随着一声枪响后,立刻僵硬在了脸上,瞪大的眼珠里充满了不可思议。

随即,直直地摔倒在了地上。

在场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枪声给吓蒙了。

聂然从不远处的重重树林之中走了出来,看见那海盗除了太阳穴上有自己的一个杰作外,他那只用来握枪的手背上也有一个血洞。

聂然禁不住扬了扬眉,看了一眼滚了一身泥半蹲在地上的李骁

眼底划过一抹玩味儿。

够速度的啊,这么远的距离竟然也能扑到枪。

不过到底没杀过人的经验,只是打了这海盗的手。

幸好自己开的及时,不然即使打穿了海盗的手,手指的神经线还是会下意识的抽搐,而扣动扳机,造成不必要的死亡。

所以说,这群人到底是刚入伍没多久的新手,要真让他们上场打海盗,肯定要吃败仗的。

还好自己有先见之明,决定早点把他们送走,甩掉这群包袱。

“你浪费了一颗子弹。”聂然对李骁平静地说了一句。

子弹的用途就是杀人,而她没有击毙那个人,那就是浪费。

李骁面色沉重的看着已经倒在地上的海盗,太阳穴处那一血洞里的血液正潺潺冒出。

这是她第一次亲眼看见聂然杀人,也是第二次看见她站在一具尸体旁边。

一点犹豫和迟疑都没有,就这样果决的开了枪。

她在部队训练的时间远超过聂然,射击训练也高于聂然,要开枪击中靶子,她不是做不到。

但问题是,眼前这个不是靶子,而是一个人……

她没实战过,当然也不会有那种实战,所以在最后关头的那一瞬她还是换了个目标方向,打了那个海盗的手。

可聂然没有,她利落的一枪直接击毙了敌人,决绝的没有任何余地,也直接断了任何意外的可能。

她不禁又想到当初两个人在某个清晨的走廊里,自己问的那个问题。

——你到底是谁?

现如今这个问题再次回到她的脑海,并且越发的强烈。

这么果断狠辣的作风,完全不像一个新兵,她到底是谁?!

李骁目光沉沉地看着聂然的背影,许久,许久。

……

“小然子,你怎么来了?”

原本还憋屈的严怀宇在看到聂然及时的出现后,高兴不已,连忙跑了过去。

其实刚才和李骁是同一时间模到枪的,但是他突然想起聂然的叮嘱,要求不要开枪,这才滞了一下,结果被李骁抢占了先机。

正愁这枪声一响,聂然那边会不会出问题的时候,结果她就从树林里走出来了。

“是不是那边已经全部搞定了?”他又惊又喜地问道。

“嗯。”聂然点了点头,用枪指了指那几个海盗,对着岛民说道:“把他们全部绑起来。”

“对对对,那这几个人渣绑起来!”

那群岛民在聂然的召唤下这才缓过神来,立刻手忙脚乱的一窝蜂跑上前去将另外七个海盗压制住了。

没有了枪支的海盗就像是一条丧家之犬一样,根本不用怎么围攻就被轻松绑了起来。

那群岛民深受这群海盗多年的迫害,民愤激怒之下,把绑得像粽子的海盗们踹倒在地上,拳脚相加来发泄。

聂然看了眼那群被打得快没人形的海盗,然后扭头对马翔说道:“另外四个人还在大门那边,你去接应一下乔维。”

说着,就把枪递给了他。

他们三个向来铁三角,严怀宇这会儿正跟着岛民们一起踹人,还带着何佳玉和施倩,只有马翔留在原地,所以她就只好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他。

却没想到马翔在看到她手中的枪支后,像避开什么毒物一样往后退了几步。

聂然讶异地挑眉,发现马翔整个人眼神恍惚,明明大冷的天额头上却不断的冒汗。

鸣枪恐惧症?

应该不会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部队是不可能把他招进来的。

一个不能开枪的兵,和废物有什么差别!

刚从人堆里挤出来出完气的严怀宇看到马翔那苍白的脸色,以及聂然一脸探究的样子,瞬间就明白了过来。

他连忙跑上前去,挡在了马翔的面前,笑着对聂然道:“小然子,怎么了,需要我帮忙吗?”

聂然被打断了思绪后,眼神从马翔的身上转移到了严怀宇身上,“还有四个人在大门那里,乔维正盯着,你找几个人接应一下乔维。”

“好,我马上去!”严怀宇满口应了下来,然后就带着马翔一溜烟儿的跑了。

聂然看着马翔那失魂落魄的背影,眉头不禁轻拧了几下。

“那个,接下来要怎么办啊?”依安德在这群岛民里还算理智,让大伙发泄一些后就马上喊停,跑过来请示了下聂然。

聂然将视线收了回来,又再一次看了眼地上的海盗。

只是这一次不止鼻青脸肿那么简单了,那几个人哪里还有刚才进村时的横行霸道,一个个躺在地上出气多进气少,就快死了一样。

聂然勾了勾唇,走了过去。

周围那群岛民看到她后,马上自动分开了一条路。

她踹了踹地上那几个人,连个反应都没有。

聂然淡然地扫视了一圈众人,那群人见聂然脸色不冷不热的,以为做错了事情,一个个都不敢开口。

自从刚才他们亲眼看到这个姑娘一枪爆了海盗的头以后,对她总有种心里发毛的感觉。

前几次看到她拿刀射柯鲁的时候,他们都以为只是吓唬人而已,毕竟当兵的,杀害无辜百姓,那可是犯罪。

但结果刚才看到那人在他们眼前被打死的时候,他们才明白,她是真敢杀人。

而且,杀人简直可以说是不眨眼,完全没有任何顾忌的。

聂然看着周围噤声的岛民,知道自己刚才那一枪吓坏他们了,她也不说什么,只是站立在那里,静静等待着。

不一会儿,严怀宇他们铁三角就带着另外四个海盗走了过来。

“给我过去!”就在走进的时候,严怀宇对着其中一个海盗就是屁股上一脚,直接把他踹了进去。

“哎哟!”

那海盗什么也没看清,一个力道冲过去后,直接摔倒在了那名被枪杀的海盗身边,他的脸摔在了地上只觉得水湿乎乎的沾了他一脸,可等他抬头一看的时候,那哪里是什么水。

地上一大滩的红色刺得他眼睛生疼。

是血,是人血!

他畏惧地看了眼身边的人,是老四!

老四已经躺在地上没了气息,血缓缓的从从那个血洞里流出来。

那海盗惊骇不已,他抬头对着聂然说道:“你,你们哪条道上的!我们老大是弗雷,这一带都是我们家老大说了算!你们知不知道,你们……”

他那声音让聂然直觉得聒噪不已,也不拿东西塞,一枪直接抵在了他脑门上。

吓得那人直接把后半段的话给吞了回去。

“还说吗?”聂然邪邪地冷笑了一声,那眼眸里沉冷如冰。

那人吓得摇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害怕得嗷嗷直叫,“你们……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如果要钱,等我们老大回来,他会给你的……”

聂然轻蔑一笑,“连出海的资格都没有,还想让你们大哥用钱来赎你们?”

被戳穿了后,那人的脸色一阵青白。

他们这几个人大哥确实并不看中,所以才把他们哥儿几个留在这里。

刚才说什么让大哥来赎人也不过是拖延的计策而已。

没想到这姑娘眼毒的很,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想法。

眼看着躲不过去了,他只能妥协着道:“你……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想问问,你家老大什么时候回来。”

“你们找我们老大干什么?难道……你们要害老大?”那海盗想到这里后神色一变,梗着脖子就道:“不,我不知道!有种的就杀死我好了!”

他嘴巴闭紧,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让聂然嘴角微抽了几下。

虽然他是说对了,但总有种不经大脑思考随口说说的感觉。

“杀你?太便宜你了。”随后,她转头对着不远处看着的伊舍说道:“伊舍,你前两天不是和我说,在后山找到一株剧毒无比的药草,想找人实验实验么。”

被突然点了名的伊舍错愕地指了指自己,随后恍然大悟地点头,“对,没……没错!”

“给他们人手一碗,试试药性。”

“什,什么?!”

那几个海盗瞬间傻了眼。

毒……毒草?实验?那他们岂不是变成白老鼠了!

当时,他们四个人脑海里的画面惊人的一致。

躺在地上,口吐鲜血,疼得全身抽搐,最终活生生的被疼死。

站在那里的伊舍连忙应答了下来,“好,我现在就去。”

那几个人海盗听到伊舍脆生生一口答应后,急忙摇头,“不,不,不,我们不要吃,不要吃!”

“你觉得现在由得了你么?”聂然把玩着手里的枪支,玩味儿的笑。

那几个人看到她恶魔一般的笑容后,心里只觉得一阵胆颤,“我……我……”

“还灌什么药,我要杀了他,杀了他!”突然,从小屋里冲出了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孩儿。

她手里拿着一把刀,眼神中充斥着怨毒,直直地冲向了那个海盗。

聂然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那女孩儿的手腕。

虽然说这些海盗死不足惜,死光了都无所谓,可杀第一个是震慑,第二个她是用来威吓来达到自己目的的,如果这第二个也杀掉的话,很容易激起这些海盗的血性。

到时候,可能就真的是鱼死网破,一点消息都拿不到了。

那女孩儿看到自己的刀还差一点就能捅进那海盗的心脏里,就被人制止,不由得怒声道:“你为什么要阻止我!”

“我做事,不喜欢有人在旁边插手。”聂然抓着她的手腕,眼底一片冷意。

她眼中的冰寒之色让那女孩儿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怒火也随之被浇灭了。

依安德看着聂然不善的脸色,又想到刚才那一枪,立刻当起了和事老,“小朵,你先别冲动,赶快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吧。”

他一边说一边冲着小朵的父母使眼色。

小朵的父母一收到族长的眼色,急忙跑了过来半拉半拽的将已经呆滞的女儿往屋里拖去。

“药来了,药来了!”这时候,伊舍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了四碗黑乎乎的药汤,味道极其的难闻和冲鼻。

那海盗好不容易从刀口下逃生出来,还未来得及松口气,就听到那一碗碗浓黑的汤汁摆放在了自己的面前,急中生智之下竟然也会挑拨离间了起来。

“依安德你别犯糊涂了,这些外人怎么可能帮你们,不过是想占领这里,到时候他们说不定会把你们杀光!你赶紧的,赶紧放了我们,这样我们还能帮你们!”

到现在为止他们还以为聂然这群人也是海盗,想要侵占这里,所以对着依安德一顿的劝说。

可惜,依安德度对此冷哼着道:“他们占领这里,只会更好!”

当兵的占领这里,那他们将来的生活就有保障了。

“什么?!”那海盗一听依安德居然心甘情愿的让他们占领这里,一度觉得这老头的脑袋肯定是坏了。

聂然对着身边的严怀宇说道:“灌下去。”

严怀宇立刻二话不说端起药碗就往那海盗嘴里送。

那海盗一看,顿时瞪大了眼睛,求饶道:“别别别,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有话好说?那就是想要合作了。”聂然笑着看了其余的三个人,那三个人像小鸡啄米似地连连点头。

“好,那你们老大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那海盗看了看身边的几个人后,才说道:“三四天吧。”

聂然半蹲在他的面前,浑不在意地接过严怀宇手中的汤药,在他们面前吹了吹碗里的热气,“那到底是三天还是四天?”

她的动作在那四个人的眼里分明就是无声的威胁。

那海盗闻着那恶臭的汤药,当下一口说道:“四天。”

“那你和你们老大之间怎么联系?”聂然继续问道。

那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用眼神交流着,聂然也不阻止,就这么静静地等着。

最终那名海盗一顿的摇头,“不,不联系,全靠默契。”

聂然似乎早已知道他会是这个答案,轻轻地笑了起来,将药递给了严怀宇,一字一句地道:“灌下去。”

严怀宇很利落地接过汤药,就走了过去。

那海盗吓得急忙咬紧了的牙关,模糊不清地说道:“有有有,我们有联系,我们靠电台联系。”

“电台?”聂然眉梢微挑。

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用无线电台!?

是他们老大因为小心谨慎呢,还是的确这支海盗团比较不入流,连基本装备都没有。

不过,聂然更愿意相信前者。

能占领这一带这么多年,连部队都没有发觉,就凭这点也不像是买不起设备的人。

“一般什么时候你们会有联系?”聂然继续问道。

“就老大要回来了,才会联系一下,其他时候就不联系,老大说怕被追截到信号。”鉴于那碗热乎乎的汤药在自己的鼻尖,他只能乖乖地回答着。

果然如此!聂然听到他的回答后,嘴角微扬。

那人看到聂然沉默不语地微笑,很是不安地弱弱问了一句,“那个……我们都交代了,能不能放了我们啊。”

聂然重新拉回了自己的思绪,居高临下地道:“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在骗我?”

那几个海盗连连保证道:“没有,没有,我肯定没骗你!”

但很可惜,聂然并没有相信,说了一句“动手吧。”就往后面退了几步。

严怀宇和乔维以及一群岛民端着药就往那几个海盗嘴里灌,那些海盗本来紧闭着牙关,可惜被严怀宇他们几个硬生生的扣住了下颚,把药直接灌了进去。

那药汁又臭又苦,一碗喝下去后,那群人恶心的只想吐出来。

“你个贱人,你骗我们!”恼羞成怒的海盗恶狠狠地等着聂然,恨不得能将用眼神杀死她。

“你他妈说谁贱人!”严怀宇当场一脚照着那海盗的心窝子上踹去。

踹得那个人疼得脸色煞白,直不起腰来。

聂然微微一笑,颇为无辜地道:“我这也是不得已啊,万一你们骗我怎么办?不过你们放心,这药呢有法子解,就是需要点时间。你们乖呢,到时候解药就给你们,如果不乖呢……那你们就好好享受一下这毒发的滋味吧。”

最后那句话里透露出的阴鸷和残忍的嗜血气息,让其他三个人背脊骨泛起了一阵寒气。

而就在这时候,柯鲁那伙人从村外头一路匆忙跑了进来,“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有人受伤了,我们在老远就听到枪声了。”

“谁让你们回来的,雷全都排了?”聂然皱着眉,霍地一个阴气森森的眼神飞射了过去。

那个被踹到在地上的好不容易缓过气来的海盗听到聂然那句话后,惊得差点跳了起来,“排雷?你们不要命了,这整片雷区一起爆炸会把半个岛屿给炸没的!”

柯鲁看到海盗被绑在地上,先是震惊了几秒,随即像是要解了这多年的气,一边踹一边说道:“人家当兵的,天天都在炮弹堆里忙活的人会没你懂!”

“你们是兵?!”

那几个海盗面容震惊的已经扭曲了起来。

完了,他们一直以为这几个人是同道中人,没想到……没想到是当兵的,完了完了,这下是真的完了。

惊动到军队了,这次肯定要被围剿了。

怪不得依安德那个老头说愿意被占领,原来是这个意思!

看到他们已经彻底傻眼呆滞的样子,聂然转而对着柯鲁问道:“你们那边挖的如何了,暂时只要能挖出一条可以通行的小路就可以了。”

提到这个,柯鲁不禁低下了头,“估计……有点悬。”那地方实在太大,再加上他们是新手,速度堪比乌龟。

他的这句话犹如一盆冷水把所有人浇了个透心凉。

海盗还有四天就回来了,这地雷要是没排完,这些人就无法出去找救援,而且地雷没办法排出来,也就没武器可以打海盗。

就算抓了这么几个海盗有什么用。

难不成整个族人全部逃走?

可他们什么设备也没有,既没船只也没有木筏,就算现在造也来不及啊,这几百个村民得要多大的船只啊。

就在大家陷入这烦恼之中时,何佳玉却开口问了一句,“然姐,这出口都没人把守了,咱们为什么不直接从出口出去啊?”

严怀宇经过她这么一提醒,一拍脑门地道:“对啊!这出口都没人管了,我们可以直接进出啊。”

聂然摇了摇头,“我看过那边的地形了,出去的话最起码要在丛林里绕两天,太浪费时间了,你们直接从悬崖那边下去更快。”

她现在要尽快把这群人送走才行,六班不是一班有作战经验,虽然其中一大部分的娇娇女和少爷们都在那场滑坡中都发送了求救信号离开了。

但剩下的这十几个人里面,体能或许勉强可以,但作战经验却是零。

就连李骁开枪都有那么一些迟疑,更别提其他人了。

所以他们必须要马上走才行!

现在的他们连地图都没有,压根不知道自己的坐标位置,如果还在丛林里瞎转悠,一,浪费时间消耗体能。二,万一撞上海盗又被抓回来怎么办!

“从悬崖口下去,可以直接到达浅海区,这样你们比较容易看到过路的船只,也更容易得到救援。”

救援?那几个海盗听着他们的对话,瞬间明白了过来。

“哈,原来你们不是来部队派来围剿我们的。”那海盗听到他们是要逃走以后,这下底气足了起来,坐在地上,满是嚣张的气焰,“我看你们还是别白费心思了,悬崖那里的地雷最多,而且老大也快回来了,你们是绝对不可能跑出去的!而且就算你们成功逃出去了,到时候我们开船追你们,你们能比船快?!哈哈哈!你们死定了!”

“就是啊,想从悬崖下去,你们真当自己是飞檐走壁的了,也不怕被摔死。”

在得知了他们是求救的后,那几个海盗的底气莫名地足了很多。

聂然看着他得瑟不已的笑容,冷冷地说了一句,“我看你是不想要解药了吧?”

刚还止不住笑的海盗在聂然的一句话后,笑声戛然而止,随即他硬撑着道:“你,你快把解毒的药给我,不然我到时候让老大打死你们。”

“你先有名活到你老大回来再说吧。”

那海盗先是怒极,紧接着却由忽然阴阳怪地冷哼了一声,说道:“你们可别后悔。”

聂然看着他怪异的神情,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皱。

然哥帅不帅?一枪爆头,威胁人起来也是帅呆了!嗷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