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没有救援,雷区出问题了!/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暂时找个屋子把他们关起来。”

她为了保险起见,也为了刚才他那奇怪的话语,决定将他们还是关起来比较好,防止会出现什么意外。

“那这个人呢?”依安德指了指地上的那个已经死透了的海盗,问道。

聂然淡淡地瞥了那尸体,“如果你们要吃点肉,可以肢解了他。”

想吃肉就……肢解了他?!

在场的人听到她的话后,起先还没反应过来,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只想吐。

虽然他们是没什么粮食吃,但是吃人肉……这也太恶心了吧!

就连那几个作恶无数的海盗听到聂然的话后,也不禁白了脸色。

吃人肉……肢解……

这小女孩儿看上去人那么小,怎么说出来的话比他们这些海盗还要恐怖和残忍。

她真的是当兵的吗?

“我……我们不想。”依安德强忍着心里那阵恶心,回答道。

“哦,那就喂鱼去吧。”

聂然扫了眼那群人苍白的脸色,瞧把他们给吓的。

人肉怎么了,和猪肉羊肉不是一样都是肉,更何况人肉滋味其实也挺好的,至少在前世她饿到濒临死亡时吃起来的感觉,真的特别的好。

那群人听到了聂然的吩咐后,连忙将活着的海盗一个个捆绑好了连踢带踹的将他们丢进了一间柴屋,然后又拖着那个死了海盗往悬崖处走去。

海岛的冬季,天总是黑的格外的快。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回到悬崖的时候,已经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聂然举着火把看了眼已经排除的地雷数量,十几个,七八个男人一共挖出十几个,平均一个下午就挖了两个。

要不是想到他们是新手的份上,她真想把地雷砸他们身上。

“在这周围插上火把,连夜给我挖。”聂然深吸了口气,压制住心里的火气,接着对严怀宇他们几个说道:“晚上能见度低,比白天的危险性更大,你们有谁不怕的,一起帮忙挖,如果照这个速度等四天后海盗回来,我们就全都死定了。”

“我去!”严怀宇第一个举手。

本来在没打海盗之前,他就想要去挖地雷。

现在听到聂然这样说后,立刻撸着袖子就往里面走去。

“我也去,我也去!”何佳玉积极响应号召后,又笑眯眯地蹭到了聂然的身边,“然姐,我都挖地雷了,下次再教我几招格斗呗。”

这次野外训练之前,她就和聂然约定好等训练完毕后两个人好好练练,顺便她能再偷摸的学几招,结果没成想走悬崖峭壁的时候遇到滑坡就莫名其妙来了这里,又莫名其妙的打海盗,这事儿就彻底耽搁了。

要知道她从聂然进六班开始,就一直没能和她打过一架。

不是被罚站,就是被关小黑屋,现在又变成挖地雷打海盗。

她不过就是打个架嘛,弄得像西天取经,历经九九八十一难似的。

“瞧你说的那是什么话,挖地雷还讲条件,这地雷是给小然子一个人挖的吗?是给所有人好不好!你再叽叽歪歪的,小心小然子发烧后遗症发作,骂死你!”严怀宇说着就扯着何佳玉的手往雷区里走去。

何佳玉原本想甩开他的手,结果一听然姐发烧后遗症发作,她当即就歇菜。

她可没忘记那天然姐醒过来的时候发得那一通大火,以及那阴寒的眼神。

想想都浑身发冷。

算了算了,严怀宇说得对,还是别在这时候惹然姐生气比较好。

她难得没有反驳,让严怀宇倍感新奇,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地往雷区走去。

四周的火把全部点燃,照亮了这一方天地。

李骁、乔维他们几个人也随后加入了排雷行动中。

虽然这东西危险异常,一不小心就容易爆炸,但在这种时候,除了刚缴获的几杆枪之外,眼下只有这些地雷可以和那群海盗拼。

况且,这里是也是最容易找到救援的关口。

排雷是势在必行的。

有严怀宇何佳玉这些人的带队,叶慧文那些人也纷纷上前。

他们是比不上一班,但生死当前,那群普通岛民都敢上,他们这些当兵的有什么理由缩在那里没有任何的作为。

聂然看到大部分的人都去了,只有两三个兵还留在原地,其中就包括刚才那个被海盗抓着的女兵。

只见她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眼眶里还噙着泪水,在发现聂然在看向自己时,她不禁心里发虚的低下头,躲开了视线。

对此,聂然倒没什么太大的反应,恐惧死亡,保护自己本来就是人的一种本能,这并没有什么错。

只能说这几个人丢了当兵的脸。

看了那几个兵一眼后,聂然命人把那些已经挖好的雷一个个小心翼翼地搬到了离悬崖处不远的一个荒废了的亭子间。

她坐在里面,将那些地雷谨慎的一点点拆除,找了个大木匣子,将所有的黑火药都倒在了木匣子中,在把延时元件,雷管,碟形弹簧,撞针,一个个的都拿了出来,再分门别类的放在另外几个匣子里。

“你这是要干什么?”

于是当严怀宇他们几个人搬着第二批刚挖出来的地雷进来时,看到聂然把所有的地雷全部给拆掉时,不禁惊讶地问了一句。

“然姐,你怎么把这些地雷都给拆了?”

“是啊,你拆了,不就报废了嘛!”

何佳玉和施倩两个人也很不解地问道。

“这些地雷型号太老,威力不大,我要改装。”聂然头也不抬的将手中的那个地雷给拆了。

何佳玉吃惊地看着她手上极快的拆卸速度,“然姐你会改装地雷?”

“嗯。”

“天,不愧是我然姐!就是牛!”何佳玉听到她的肯定回答后,这下彻底成了聂然的死忠粉了。

激动得一把扑上去,抱着就不撒手了。

聂然正集中精神将雷管和撞针拿出来,没注意到她的动作,等发现的时候,自己已经结结实实地被她抱了一把。

向来不喜欢和人如此亲近的聂然眉头轻拧了拧,正想要挣脱开何佳玉的怀抱时,站在那边的严怀宇不干了!

他急忙放下手里的地雷,快步走了过去,一把将何佳玉从聂然的身上给拨了下来,“走开走开,我都没抱过小然子,你凭什么抢我前面。”

“什么抢你前面,你要不要脸啊,我和然姐的关系比你近多了好不好!我和她可是同住一个寝室的!”何佳玉为了表示亲昵,故意勾着聂然的手不放。

“那又怎么样,我认识小然子的时间还比你早呢!你赶紧给我放开!”严怀宇立刻上前把她从聂然身边给拽离开来。

“认识的早又怎么样,要感情好才行!”

“你怎么知道我和她感情不好了。”

“我怎么不知道了,要是感情好,你也不会羡慕一个拥抱了。”

“谁羡慕了,这有什么好羡慕的。”

“你不仅羡慕了,你还嫉妒了。”

“谁嫉妒了,你胡说什么!”

……

两个人又再一次的不分时间地点的吵了起来。

聂然向来不怎么管这种闲事,她看自己拆卸的差不多了,就开始重新组装了起来。

其余人也早已看惯了严怀宇和何佳玉两个冤家对头吵架,所以并不在意,各自将地雷一个个全部搬运好了,施倩和乔维两个人同步将他们两个给拖了出去。

倒是向来远离这种只非之地的李骁这次并未提前离开,反而走到了聂然的身边,看着她极快的手速,加上熟稔的程度,完全就像是个专业的技术人员。

当李骁看到她将那些东西一点点的复原,却又将其中的结构稍稍的改了些许时,有些不确定地道:“跳雷?”

聂然勾了勾唇,颇为赞许地睨了她一眼,“有点眼力,不愧是新兵连的尖子生。不过,我这个只能说是勉强像个跳雷而已,东西不够,只能用别的凑了。”

“可这耗程太大了。”李骁看了她手中还未做完的跳雷。

虽然杀伤力是大,看她刚才的制造方式,射程和覆盖率应该在远超过那些普通地雷。

但制作过程特别的慢,很费时间。

“耗程再大也要做,我自救可就全靠它了。”聂然将引信和两侧的雷管放了进去,随口说了一句。

李骁听到后眉头微蹙,像是郑重承诺一样字字道:“一定会找到救援的。”

“嗯,希望你们成功。”聂然很不在意地点了点头。

李骁见她这样不敷衍,也没什么可说下去的了,只能皱着眉头离开重新去挖地雷。

现在只能越早出去,才能越快找到救援。

一夜,整整一夜,天际线已经泛起了一层淡淡的鱼肚白,悬崖边的火把全部已经燃尽。

“通了!通了!这条路总算是通了!”

忽然,柯鲁的一声呼喊声响起,叫醒了那些正在不远处因为等待了一夜而疲惫不堪的岛民。

在亭子里已经差不多改装完的聂然听到了柯鲁的呼喊后,拍了拍手上的黑火药屑,走了过去。

只看到柯鲁还有严怀宇他们几个人站在悬崖的边缘处。

果然,一条两人并肩宽的小路被清理了出来。

“看来你们这些菜鸟新手还挺速度啊。”聂然看着他们那几个站在悬崖处满脸兴奋的人,淡淡一笑。

严怀宇邀功着道:“什么速度,都是我们自己挖出来的,等他们挖,估计后天都挖不完。”

聂然像是没瞧见他那张求夸奖的脸,径直点头道:“嗯,那也不算白吃国家那么多饭了。”

说完后,她对着依安德说道:“我让你们去大门口那边拿的绳索,拿了吗?”

“拿了拿了,昨个儿晚上我就拿过来。”依安德马上一路小跑着将放在地上的绳索拿了过来。

聂然接过绳索,随后就递了过去,“这是海盗他们专用的绳索,比一般绳索都要结实,你们顺着这个攀爬下去,更安全点。”

那几个人一听到要离开,原本激动兴奋的神情一下子就从脸上消失了。

“小然子……”

“然姐……”

聂然直接将绳索交给了李骁,说道:“现在海水的温度在零下十几度左右,你们最好往西面方向游,五个小时内必须要登陆,不然会四肢麻痹而导致抽筋,死在海里。”

反正她也不靠这群人的救援,别一个个到时候为了找救援把自己一个个泡在海水里给冻死了。

一切交代完毕,她发现这十几人一动不动的,苦着脸,完全没有了刚才的精气神了。

他们昨晚都被那几个海盗给冲昏了头,一心想着排雷找救援,打海盗,直到现在听到聂然让他们离开,他们才想到,这雷排了,也就意味着要和聂然分开了。

他们要把聂然一个人留在这里。

一个人孤军奋战地带领着这些根本没有战斗力的岛民去和海盗拼杀。

“小然子。”严怀宇又低低地叫了她一声名字。

聂然站在那里,也催他们赶紧走,只是淡定地提醒着他们,“你们晚一分钟,这个村子就晚一分钟得救,而我的死亡率也会增加。”

她将所有的现实都摊开摆放在他们的面前,逼得那群人不得不收起心头的不舍,立刻离开。

“走吧。”李骁沉沉地看了聂然一眼,率先将绳索套好,慢慢地从悬崖边滑了下去。

“小然子,你等我!”严怀宇郑重其事地说道,脸上是史无前例的认真和严肃。

“然姐,你一定要活下去!”

何佳玉这一句话喊得极其响亮,在这一方天地里久久不散,那悲壮的声音让聂然不禁眉角突突了一下。

严怀宇立刻拍了她一下脑门,训道:“会不会说话!”

何佳玉似乎也发觉自己说得有点奇怪的感觉,看到周围那齐刷刷的视线集中在自己身上后,颇有些心虚地解释,“我……我的意思是,坚持到救援来。”

“聂然,这个平安玉坠子是我妈妈给我的,说是从高僧那里求来的,现在我把它给你,它肯定能保佑你。”古琳从悬崖那头又走了回来,将脖子上的那块小小的玉坠子塞进了聂然的手中。

聂然看了看手里那块玉坠子,高僧那里求来的?

这玉色偏暗,质地也不纯,更没有光泽度和滋润度,她前世虽然不是干这一行的,但是也因为任务的关系学过一些,这玉一看就知道连一百块钱都没有。

还高僧?

根本就是被骗了。

“既然是你妈妈的,那你自己留着吧。”

聂然说着就要把东西重新还给她,结果古琳怎么也不同意,“不不不,现在你比我更需要它!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救援来救你的!”

也不等聂然说话,她一扭头就重新往悬崖边缘走去。

十几个人很快一个接一个的快速顺着绳索一路下滑到了悬崖底。

聂然走到悬崖边缘处,看着那群人泡在冰冷的海水里,先是朝着自己的方向抬头望了一眼,接着就渐渐往前游去了,直到最终在蓝色的大海里模糊了起来。

聂然就这样迎着风一个人孤寂的站在那里。

那单薄瘦弱的身影在阴沉的天色中,让那群岛民看着,总有些心里不是滋味。

他们为了自己能够活下去,逼着一个才十几岁的小女孩孤零零地一个人留在这里。

她也有父母疼爱,却在这里为了他们这群不相干的人,而堵上自己的命。

这是不是……太过分了?

可一想到这么多年受到海盗的迫害,再加上昨天下午又杀海盗,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依安德只能深吸了口气,走到她身边,看着那一片深蓝的大海,说道:“希望他们能早点找来救援。”

海风呼啸而过,海浪阵阵,她望着海平面,平静地道:“不会,他们找不到救援的。”

“什么?”聂然的这句话将依安德那份愧疚彻底给打散了。

聂然唇角轻扬,“这里是海盗窝,弗雷这么谨慎小心没有被部队抓到过,足以可见他选的地方我藏点有多么的隐秘,怎么可能那么有船只经过。”

“那……那你……”依安德这下真是不明白了,这姑娘到底是怎么想的,明知道他们找不到救援,那为什么还要把他们丢出去。

这可是大海啊,一旦变了天,滔天的巨浪会把这些人给直接给拍进海底的!

“他们留在这里太碍事,会降低计划执行率。”

她喜欢一个人做事,带上这群人她怕到时候又和在悬崖上一样,发生意外。

只是聂然的陈述却在依安德的耳朵里听来冷酷的很,“可是你这样把他们丢出去,没吃的没喝的,会死的。”

“放心,他们不会有问题的。”

她勘察过地形,凭着自己当时在直升机降落时的那一眼记忆,她如果没估算错的话这个无人小岛应该是藏匿在那座他们用来考核的大岛后方。

因为那次山体滑坡他们并没有直接冲出大海,而是冲到了这里,也就是说两个岛屿之间是有联系的。

在她的记忆力,这两座岛的距离不是特别远,目测需要游上几个小时,当然前提是方向不能错,不然一切就都白搭了。

“但即使这样,你把他们丢下,会不会……不太好啊……”

不是当兵的都是团结一致,集体荣誉特别强的吗?

怎么到这姑娘身上,这种品质一点都没有呢?

而且不仅没有这种品质,还特别的残忍嗜杀。

“那你的意思是,让他们留在这里被海盗打死就好了?”

其实依安德很想告诉她,刚才那群人打海盗的时候感觉也挺厉害的,一下子就破门进去就把海盗给打趴了。

但看到聂然那冰冷无波的神色后,他就把话给吞回了肚子里面去了。

聂然再次看了眼西面的那个方向,然后转身走了回去。

“你们继续抓紧时间排,天黑之前必须排完。”聂然直接对那群人说完后,就往亭子走去,但没走几步后却又突然停了下来,并且折返回来,“对了,排雷的时候自己都仔细点,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不要擅自做主。”

她到现在还记着昨天那个海盗最后那一句话,总觉得这人话里有话的感觉。

昨晚有严怀宇李骁这些人盯着排雷,所以她还能稍微放点心。

现在就全靠他们自己了,聂然觉得有必须要提醒一下才行。

“嗯嗯,我们知道。”

看到那群人都一个个乖乖点头后,她这才回到了亭子间里,将剩下的那些也全都改装完毕。

那边不断的排雷,并且源源不断地送到亭子间内,聂然则不停的改装,努力提升地雷的性能。

两边的合作也还算可以。

其他的岛民趁着他们在排雷,也开始分工合作了起来,女人们做起了大锅饭,将后勤工作全部包揽了下来,男人们就把家里那些弓箭菜刀,凡是能伤人的一律磨得又尖又利,随时做好了背着弓箭,抡着菜刀去拼命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天色又再次暗沉了下来。

聂然就着远处的火把,看着手上那一颗刚被剪掉引线的地雷,她觉得总是做一种的不够保险,是不是再改造几颗那种需要拉引线的,等把那群海盗引入特定点后,才找个机会拉动引线爆炸。

旁边的依安德看她刚大病初愈,又一夜没睡,好心提醒她去休息一会儿,结果被聂然拒绝了。

现在这种时候哪里还有心情睡觉,要是这场仗输了,那她可以睡一辈子了。

天色越来越暗,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弱弱小小的声音从桌旁响了起来。

“吃饭了。”

聂然此时全身心都投入在那颗地雷上,并没有搭理身边的人。

谁料,她正打算放雷管时,一颗小脑袋凑了过来,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东西啊?”

聂然定睛一看,竟然是那天要求吃肉的小男孩儿,好像是叫克里的。

见她不回答后,克里又再次问道:“大英雄姐姐,你真的能拯救我们岛吗?”

他仰着脖子,那双晶亮的眼睛里满是纯真。

大英雄?

聂然还是第一次被人称呼为大英雄,而且还用这种期冀的眼神,感觉很别扭。

她还是更习惯别人在喊她一号的同时,那眼底带着震惊,害怕,惊恐,那种扭曲而又狰狞的样子。

聂然瞥了他一眼后,冷冷道:“我不是大英雄。”

“不是吗?可伊舍姐姐说,能拯救我们岛的人就是大英雄,大家都这么听你的话,连族长都不敢反驳你,所以你一定就是大英雄。只有英雄才会让人……尊敬,对,尊敬!”

尊敬?!

聂然听到他的形容后,兴味地翘起了唇角。

那些人在看到她的时候是尊敬吗?分明就是害怕好不好!

克里见她嘴角带着笑意,大着胆子又问道:“英雄姐姐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聂然看了眼手中的地雷,缓缓地笑了起来,“这是地雷,用来杀人的。”

她故意说得恐怖,想把这小屁孩给吓跑,但没想到这小屁孩却一本正经地道:“不对,这个是用来杀坏人的。”

这有什么差别,都是用来杀人!聂然暗自想着,一个分神,食指不小心割到了铁片。

“嘶——”

只见,血立刻渗了出来。

克里看到后惊慌失措地喊道:“呀!出血了!”

“一点伤而已,没……”

她的话还没说完,克里马上抓过她的手放在嘴边,一边用力地吹一边说道:“我来帮你呼呼,呼呼就不疼了,这是我阿妈告诉我的,可灵验了。”

看着他的腮帮子一鼓一鼓的不停吹,聂然神情微微一怔。

“怎么样,克里帮姐姐吹完后,是不是不疼了?”吹了好一会儿,克里因为大脑有些缺氧,小眼犯着迷糊地问道。

聂然看他样子,又看了看自己手指上他吹的太猛而喷出来的口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

克里对此很是骄傲,像是做了一件极其了不起的事情,“看吧,我就说很灵验的。”

“克里,你别耽误姐姐了,快把面条分给其他人去。”大老远伊舍就看到克里缠着聂然,有过昨天杀海盗这么一件事后,她生怕克里会惹到聂然,急忙跑了过去将他支走。

“哦,我知道了。”克里冲着聂然又是一笑后,举着食盒就往外头跑去。

没有了克里,亭子间里就剩下了聂然和伊舍两个人,伊舍坐在她旁边,思来想去了很久,终于还是忍不住地问道:“那个……他们都走了?”

聂然知道她话里的意思,直截了当地回答道:“他不会回来了。”

伊舍的笑顿时僵在了嘴角,过了几秒后才继续道:“嗯,我知道了。”

她虽然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没事,但那张笑得比哭还要难看的脸还是泄露出心里最真实的情绪。

聂然向来不会安慰人,更何况在现在这种生死关头,都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谁还有心情去关心感情事。

两个人坐在那里,各自忙着各自的事,一片沉默。

“不好了不好了,雷区出事了!”忽然之间,一个人从远处跑了过来,冲着聂然喊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